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揭秘:宋朝男人都很怕老婆吗?

关键词:宋朝,嫁妆嫁,惧内,男人,男方,怕老婆,宋代中说

为何宋朝男人多惧内

揭秘:宋朝男人都很怕老婆吗?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关于宋朝,国内外评价大相径庭,国内重点在于宋朝软弱,国外着重宋代文明非凡,所以出现了“墙内开花墙外香”,或“国内恶评国外赞誉”的奇怪现象。姑且不问这些争论,但宋代绝对是一个最可爱的王朝,流行的一个风俗让如今男人羡慕不已,当然不是惧内(怕老婆),而是与之有因果关系的一件事。

揭秘:宋朝男人都很怕老婆吗?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关于宋朝,国内外评价大相径庭,国内重点在于宋朝软弱,国外着重宋代文明非凡,所以出现了“墙内开花墙外香”,或“国内恶评国外赞誉”的奇怪现象。姑且不问这些争论,但宋代绝对是一个最可爱的王朝,流行的一个风俗让如今男人羡慕不已,当然不是惧内(怕老婆),而是与之有因果关系的一件事。

image.png

宋朝人特别惧内,根据文献记载,在中国历朝历代中,关于宋朝惧内的记载最多,而且很多都是我们熟知的历史名人,简直颠覆了我们的传统认知。

沈括,写下《梦溪笔谈》,历史名声直冲霄汉,但在面对第二任妻子张氏时却胆小如鼠,“存中(沈括)不能制,时被棰骂,捽须堕地,儿女号泣而拾之,须上有血肉者,又相与号恸,张终不恕”,不是动口不动手,而是拳打脚踢外加拽胡子,把老沈的胡子连皮肉都拽了出来,老沈一声不敢吭,子女看了都痛哭不已。当然,沈括对张氏却一往情深,张氏去世之后不久,老沈便郁郁而终。

至于我们熟知的“河东狮”、“胭脂虎”,也都是宋朝的事迹,苏轼好友陈季常家有一枚河东狮,以至苏轼以此打笑陈季常,“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胭脂虎说的是宋朝知县陆慎言的事迹,他妻子朱氏就是一头胭脂虎,宋初书法家陶糓(g)的《清异录》中记载,“朱氏女沉惨狡妒,嫁陆慎言为妻。慎言宰尉氏,政不在己,吏民语曰‘胭脂虎’”,陆慎言不仅家事都听老婆的,连政事都听,你看看这男人得有多怕老婆。

陈佩斯与朱时茂的小品中,有这么一句话,即“想不到堂堂相貌的朱时茂你,居然也会背叛革命”,套用在这里差不多意思,想不到一些牛叉的历史名人,居然也会怕老婆。

翻开宋朝历史,就会发现这一奇观,无论是忠臣还是奸臣,惧内现象比比皆是,一群朝堂上挥斥方遒的老男人,甚至阴险狡诈谋害英雄的坏蛋,一回到家中却又犹如“孙子”。

王钦若和秦桧,这俩都是奸臣坏蛋,但却又都惧内。秦桧怕老婆,这是我们熟知的事迹,阴谋陷害岳飞之事,就经常与妻子王氏商量,而王钦若怕老婆就鲜为人知了。王钦若,北宋时期的主和派代表人物,两度为相,五鬼之一。一次,王若钦家里后院盖了一书房,名曰“三畏堂”,同僚打趣他“你还有第四畏呢!”王钦若问:“是什么?”同僚答曰:“畏夫人。”成为一时笑谈。

除了奸臣,周必大、夏竦、晏殊、陆游等青史留名的忠臣,也都是出了名的惧内。注意,这里说的是出了名的惧内,不出名的惧内还不知道有多少。

总之,宋朝男人惧内是一个普遍现象,所以北宋文人曾巩留下这么一段感慨:“古者女子都安分守己,近世(宋代)不然,妇人自居室家,已相与矜车服,耀首饰,辈聚欢言以侈靡,悍妒大故,负力阀贵者,未成人而嫁娶,既嫁则悖于行而胜于色,使男事女,夫屈于妇,不顾舅姑之养,不相悦则犯而相直,其良人未尝能以责妇,又不能不反望其亲者,几少矣。”这句话里透露的信息很多,表明宋朝女性地位很高,生活的很自由,普遍追求享乐,与本文相关的是“使男事女,夫屈于妇”,典型的惧内朝代。

说到这里,就不免让人惊奇了,为何宋朝男人多惧内?封建社会,男尊女卑呀,怎么到了宋朝却颠倒了。武则天在唐朝时,还算正面形象,但到了司马光笔下,就成了牝鸡司晨,被极度批判,重点就在于武则天是女人。从武则天遭遇来看,宋朝儒家大兴,应该是标准的男尊女卑社会才对呀!

话是这么说,但别忘了男女家庭地位的真理不在于夸夸其谈,而在于经济基础。与历朝历代大不相同的是,宋朝流行厚嫁。

秦桧老婆王氏陪嫁的嫁妆有20万贯,相当于今天的几千万元,《三朝北盟会编》中记载,秦桧和王氏被金兵放还之后,想要甩掉王氏,结果王氏大怒骂他,“我嫁到你们秦家,那可是明媒正娶,光嫁妆就值二十万贯,有什么对不起你的?”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辙嫁女,陪嫁开封城郊的9400亩农田,绝对是一份天文数字般的嫁妆。

一代名臣范仲淹,制定的苏州范氏族规中就有:男孩娶亲,彩礼统一按二十贯;女孩出嫁,嫁妆统一按三十贯。可见,宋代社会风气就是厚嫁,女方陪嫁要比男方彩礼重。

类似记载还有很多,宋人嫁女动不动就是一份大礼包砸下去,没有理性只有任性,把新郎砸的头晕脑胀,幸福感扑面而来,羡煞现代男人也!

有人不解,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妆送出去之后,还不是任凭一家之主的丈夫处置,妻子陪嫁虽多,只是肥了男方而已。

实际上,宋朝陪嫁嫁妆的处置权,一直在已婚妇女手中,而非在丈夫手里。北宋《宋刑统》和南宋《庆元条法事类》规定,嫁妆是已婚妇女唯一可靠的私人财产,男方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觊觎或动用,而且还有一个重点:如果夫妻双方协商离婚,嫁妆都要归还给女方。

你说说看,苏辙女儿、秦桧妻子王氏等的家庭地位能低吗?

男方想要保住这一份嫁妆,就必须善待尊重女方,否则就会鸡飞蛋打。当然,如果陪嫁太少,让男方觉得无所谓,那么对女方是否尊重就不好说了。

所以,为了抬高女儿在夫家的家庭地位,宋朝父亲往往就会给予一笔丰厚的嫁妆。南宋初年,四川华成县出现一奇怪现象,数百名长相不丑的老姑娘不嫁人,县令下乡调研考察之后发现,因为老姑娘家里穷,没有足够钱财置办嫁妆,男方又索要丰厚的嫁妆,承受不起而只能待字闺中。今天是没有嫁不出去的姑娘,只有娶不到媳妇的男人,不过在福建部分地区,如今还流行厚嫁风俗,甚至借钱厚嫁,往往嫁妆价值是男方彩礼的两倍。前几年福建有一新闻,穷男借高利贷娶亲,因为一娶亲,女方就要给彩礼的双倍嫁妆,男方很快就能还掉高利贷。这一地区的男人,让天下男人羡慕嫉妒恨也。

说到底,经济基础决定一切!

因为宋代厚嫁风俗,所以已婚女性有钱,家庭地位自然较高,宋代自然也就出现无数惧内的男人!所以,宋朝让男人又爱又恨,尽管嫁妆远比彩礼贵,却又带来一个惧内的新问题!

那么,惧内到底好不好呢?有人联想到宋朝军事上的皮软,但近代大文豪胡适却另有看法,“一个国家,怕老婆的故事多,则容易民主;反之则否”。看来,惧内到底好不好,还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话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宋朝人特别惧内,根据文献记载,在中国历朝历代中,关于宋朝惧内的记载最多,而且很多都是我们熟知的历史名人,简直颠覆了我们的传统认知。

沈括,写下《梦溪笔谈》,历史名声直冲霄汉,但在面对第二任妻子张氏时却胆小如鼠,“存中(沈括)不能制,时被棰骂,捽须堕地,儿女号泣而拾之,须上有血肉者,又相与号恸,张终不恕”,不是动口不动手,而是拳打脚踢外加拽胡子,把老沈的胡子连皮肉都拽了出来,老沈一声不敢吭,子女看了都痛哭不已。当然,沈括对张氏却一往情深,张氏去世之后不久,老沈便郁郁而终。

至于我们熟知的“河东狮”、“胭脂虎”,也都是宋朝的事迹,苏轼好友陈季常家有一枚河东狮,以至苏轼以此打笑陈季常,“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胭脂虎说的是宋朝知县陆慎言的事迹,他妻子朱氏就是一头胭脂虎,宋初书法家陶糓(g)的《清异录》中记载,“朱氏女沉惨狡妒,嫁陆慎言为妻。慎言宰尉氏,政不在己,吏民语曰‘胭脂虎’”,陆慎言不仅家事都听老婆的,连政事都听,你看看这男人得有多怕老婆。

陈佩斯与朱时茂的小品中,有这么一句话,即“想不到堂堂相貌的朱时茂你,居然也会背叛革命”,套用在这里差不多意思,想不到一些牛叉的历史名人,居然也会怕老婆。

翻开宋朝历史,就会发现这一奇观,无论是忠臣还是奸臣,惧内现象比比皆是,一群朝堂上挥斥方遒的老男人,甚至阴险狡诈谋害英雄的坏蛋,一回到家中却又犹如“孙子”。

王钦若和秦桧,这俩都是奸臣坏蛋,但却又都惧内。秦桧怕老婆,这是我们熟知的事迹,阴谋陷害岳飞之事,就经常与妻子王氏商量,而王钦若怕老婆就鲜为人知了。王钦若,北宋时期的主和派代表人物,两度为相,五鬼之一。一次,王若钦家里后院盖了一书房,名曰“三畏堂”,同僚打趣他“你还有第四畏呢!”王钦若问:“是什么?”同僚答曰:“畏夫人。”成为一时笑谈。

除了奸臣,周必大、夏竦、晏殊、陆游等青史留名的忠臣,也都是出了名的惧内。注意,这里说的是出了名的惧内,不出名的惧内还不知道有多少。

总之,宋朝男人惧内是一个普遍现象,所以北宋文人曾巩留下这么一段感慨:“古者女子都安分守己,近世(宋代)不然,妇人自居室家,已相与矜车服,耀首饰,辈聚欢言以侈靡,悍妒大故,负力阀贵者,未成人而嫁娶,既嫁则悖于行而胜于色,使男事女,夫屈于妇,不顾舅姑之养,不相悦则犯而相直,其良人未尝能以责妇,又不能不反望其亲者,几少矣。”这句话里透露的信息很多,表明宋朝女性地位很高,生活的很自由,普遍追求享乐,与本文相关的是“使男事女,夫屈于妇”,典型的惧内朝代。

说到这里,就不免让人惊奇了,为何宋朝男人多惧内?封建社会,男尊女卑呀,怎么到了宋朝却颠倒了。武则天在唐朝时,还算正面形象,但到了司马光笔下,就成了牝鸡司晨,被极度批判,重点就在于武则天是女人。从武则天遭遇来看,宋朝儒家大兴,应该是标准的男尊女卑社会才对呀!

话是这么说,但别忘了男女家庭地位的真理不在于夸夸其谈,而在于经济基础。与历朝历代大不相同的是,宋朝流行厚嫁。

秦桧老婆王氏陪嫁的嫁妆有20万贯,相当于今天的几千万元,《三朝北盟会编》中记载,秦桧和王氏被金兵放还之后,想要甩掉王氏,结果王氏大怒骂他,“我嫁到你们秦家,那可是明媒正娶,光嫁妆就值二十万贯,有什么对不起你的?”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辙嫁女,陪嫁开封城郊的9400亩农田,绝对是一份天文数字般的嫁妆。

一代名臣范仲淹,制定的苏州范氏族规中就有:男孩娶亲,彩礼统一按二十贯;女孩出嫁,嫁妆统一按三十贯。可见,宋代社会风气就是厚嫁,女方陪嫁要比男方彩礼重。

类似记载还有很多,宋人嫁女动不动就是一份大礼包砸下去,没有理性只有任性,把新郎砸的头晕脑胀,幸福感扑面而来,羡煞现代男人也!

有人不解,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妆送出去之后,还不是任凭一家之主的丈夫处置,妻子陪嫁虽多,只是肥了男方而已。

实际上,宋朝陪嫁嫁妆的处置权,一直在已婚妇女手中,而非在丈夫手里。北宋《宋刑统》和南宋《庆元条法事类》规定,嫁妆是已婚妇女唯一可靠的私人财产,男方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觊觎或动用,而且还有一个重点:如果夫妻双方协商离婚,嫁妆都要归还给女方。

你说说看,苏辙女儿、秦桧妻子王氏等的家庭地位能低吗?

男方想要保住这一份嫁妆,就必须善待尊重女方,否则就会鸡飞蛋打。当然,如果陪嫁太少,让男方觉得无所谓,那么对女方是否尊重就不好说了。

所以,为了抬高女儿在夫家的家庭地位,宋朝父亲往往就会给予一笔丰厚的嫁妆。南宋初年,四川华成县出现一奇怪现象,数百名长相不丑的老姑娘不嫁人,县令下乡调研考察之后发现,因为老姑娘家里穷,没有足够钱财置办嫁妆,男方又索要丰厚的嫁妆,承受不起而只能待字闺中。今天是没有嫁不出去的姑娘,只有娶不到媳妇的男人,不过在福建部分地区,如今还流行厚嫁风俗,甚至借钱厚嫁,往往嫁妆价值是男方彩礼的两倍。前几年福建有一新闻,穷男借高利贷娶亲,因为一娶亲,女方就要给彩礼的双倍嫁妆,男方很快就能还掉高利贷。这一地区的男人,让天下男人羡慕嫉妒恨也。

说到底,经济基础决定一切!

因为宋代厚嫁风俗,所以已婚女性有钱,家庭地位自然较高,宋代自然也就出现无数惧内的男人!所以,宋朝让男人又爱又恨,尽管嫁妆远比彩礼贵,却又带来一个惧内的新问题!

那么,惧内到底好不好呢?有人联想到宋朝军事上的皮软,但近代大文豪胡适却另有看法,“一个国家,怕老婆的故事多,则容易民主;反之则否”。看来,惧内到底好不好,还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话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5-01 10:14:2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