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薛仁贵征东第22回:番将力擒张志龙,周青怒锁先锋将

关键词:周青说,大老爷,火头军,中军营见前,张环擒

周青说

《薛家将》,清代如莲居士所著小说,是以讲述薛仁贵及其子孙们的故事为主要内容的系列长篇小说和评书。《薛家将》与《杨家将》《呼家将》等构成了我国通俗小说史上著名的“三大家将小说” 。本书包括几个部分,分别叙述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的故事。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薛仁贵征东》共41回,内容大致以薛仁贵的生平为经线,以他征东的事迹为纬线。薛仁贵本来是一介平民,应募投军,被埋没在火头军中,虽屡立奇功,但是他所有的功劳,却被奸臣张士贵的女婿何宗宪冒领去了。后来经元帅尉迟恭侦查了很多次,才水落石出。因此,张士贵被治罪,他被封为平辽王,征东的故事就告一段落。

第22回 番将力擒张志龙 周青怒锁先锋将

《薛家将》,清代如莲居士所著小说,是以讲述薛仁贵及其子孙们的故事为主要内容的系列长篇小说和评书。《薛家将》与《杨家将》《呼家将》等构成了我国通俗小说史上著名的“三大家将小说” 。本书包括几个部分,分别叙述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的故事。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薛仁贵征东》共41回,内容大致以薛仁贵的生平为经线,以他征东的事迹为纬线。薛仁贵本来是一介平民,应募投军,被埋没在火头军中,虽屡立奇功,但是他所有的功劳,却被奸臣张士贵的女婿何宗宪冒领去了。后来经元帅尉迟恭侦查了很多次,才水落石出。因此,张士贵被治罪,他被封为平辽王,征东的故事就告一段落。

第22回 番将力擒张志龙 周青怒锁先锋将

image.png

诗曰:

蓝家兄弟虎狼凶,何惧唐师百万雄。

小将志龙遭捉住,这番急杀老先锋。

那番将蓝天碧一闻志龙之言,呵呵冷笑道:“不必夸能,魔家这支金槍,从不曾挑无名之将。既要送死,快通名来!”张志龙道:“我乃先锋大将张大老爷长公子爷张志龙便是,谁人不知我本事厉害,快快放马过来。”

蓝天碧纵马上前,把槍一起,喝叫:“蛮子,魔家的槍到!”插、插几槍,望张志龙劈面门挑将进去。志龙把槍架在旁首,马打冲锋过去,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有六个回合,番将本事高强,张志龙哪里是他对手,杀得气喘吁吁,把槍一紧,望蓝天碧劈胸挑进去。天碧也把槍噶啷一声,挠在旁首,才交 肩过来,便轻舒猿臂,不费气力,拦腰一把,将志龙提过马鞍鞒,带转丝缰,望关里边去了。

何宗宪见大舅志龙被番将活捉了去,便大怒纵马摇戟,赶到关前大喝:“番狗,你敢擒我大舅,快放下马来,万事全休,若不放还,可知我白袍小将军骁勇么!”这惊动了关前蓝天象,催开战马,摇动金背大砍刀,对前来抵敌的何宗宪道:“来的穿白小蛮子,你可就是火头军薛仁贵么?”宗宪冒名应道:“然也。你既闻火头爷大名,何不早早下马受死,反要死在戟尖之下。”天象说:“妙阿,我正要活擒火头蛮子。”放马过来。宗宪串动手中方天戟,照着蓝天象面门上挑将进来。天象把刀枭在旁首,马打冲锋过来,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到八个回合,何宗宪用力架在旁首,却被蓝天象拦腰挽住,把宗宪活擒在手,竟自回关,打着得胜鼓,来见安殿宝。即把所擒郎舅二人囚入囚车,待退了大唐人马,活解建都处决。

单讲唐营内,张士贵闻报子婿被番将擒去,急得面如土色,心惊胆战,说:“我的儿,你大哥、妹丈被番邦擒去,出兵速救还好,若迟一刻,谅他必作刀头之鬼。为今之计怎么样处置?”志彪、志豹说:“爹爹,大哥,妹丈本事好些,尚且被他活捉了去,我弟兄焉能是他敌手?薛礼又有大病在床 ,如今谁人去救?”士贵叫声:“我儿,不如着周青去,自然救得回来。”中军那里应道:“有,大老爷有何吩咐?”张环说:“你到前营月字号,传火头军周青来见我。”应道:“是。”中军来到前营前,也不下马,他是昨日新参的内中军,不知火头军厉害之处,竟这样大模大样,望里面喝叫一声:“呔!老爷有令,传火头军周青。”内边这几位火头将军,也有在床 前伏侍仁贵,也有在那里吃饭。周青听见他大呼小叫,便骂:“不知哪个瞎眼狗囊的,见我们在此用饭,还要呼叫我们,不要睬他。”仍旧是忙忙碌碌,只管吃饭,不走出来。

外边中军官传唤了一声,不见有人答应,焦躁起来,说:“你们这班狗忘八,如此大胆!大老爷传令都不睬了。”周青听得中军叫骂,大恼起来说:“哪个该死狗囊的,如此无理。待我出去打他娘。”周青起身,往营外一看,只见这中军在马上耀武扬威,说:“狗囊的,你方才骂哪个?”中军道:“怎么?好杀野的火头军,大老爷有令传你,如何不睬,又要中军爷在此等候,自然骂了。你也敢骂我?这等大胆的狗头,我去禀知大老爷,少不得处你个半死。”周青说:“你还要骂人么?”走上前来,夹中军大腿上一拢,连皮带肉,抠出一大块。那中军官喊声:“不好。”在马上翻将下来,跌倒在地,中军帽也滚开了,一条令箭折为三段,爬起身就走。周青说:“打死你这狗头,你还要看我怎么?不认得你爷老子叫周青。”那个中军吃了亏,好不气恼,撞见了那些中军,好不羞丑,说:“啊唷,反了,反了,火头军倒大如我们。”那些中军说:“你原不在行,我们去传他,也观风识气,他们在里边吃饭,要等他吃完,在里边闲话,又要等他说完,况且这班火头,大老爷都怕他的,凭你营中千总、百总、把总之类,多要奉承他的。岂用得你中军去大呼小叫的,自然被他们打了。”那新参的中军道:“嗄!原来如此。我新任的中军,哪里知道。”只得来见张环说:“大老爷,这班火头军杀野不过,全不遵大老爷之令,把令箭折断,全然不理,所以中军吃亏,只得忍气回来缴令。”

image.png

张士贵听言,心中大怒说:“我把你这该死的狗头重处才是。我大老爷逐日差中军去传火头军,何曾有一言得罪,今日第一遭差你去,就折断令箭,不遵号令。想是你一定得罪了他们,所以吃亏回来。左右过来,把这中军锁了,待我大老爷自去请罪。”两旁答应,就把中军锁住。张环带了中军步行往前营来,三子跟着。中军见了,好不气恼,心想,早晓大老爷是这样惧怕火头军,我也不敢大呼小叫的了。

不表中军心内懊悔,张士贵已到营前,火头军闻知,尽行出来迎接。周青道:“本官来了,请到里边去。”张环进往营中,三子在外等候。八名火头军叩见过了,周青便说:“未知本官到来,有什么吩咐?”张环道:“薛礼病恙可好些么?我特来望他。”周青说:“既如此,本官随我到后营来。”张士贵同到后营,走近薛礼床 前。周青叫道:“薛大哥,大老爷在此望你。”薛礼梦中惊醒说:“周兄弟,大老爷差人在此望我么?”张环说:“薛礼,不是差人,我大老爷亲自在此看望你。”仁贵说:“阿呀,周兄弟,大老爷乃是贵人,怎么轻身踏贱地,来望小人?周青,你不辞大老爷转去,反放进此营,亲自在床 前看望,是小人们之大罪也。况薛礼性命,全亏大老爷恩救在此,今又亲来望我,小人哪里当得起,岂不要折杀我也。”张环道:“薛礼,你不必如此,我大老爷念你是有功之人,尊卑决不计较,你且宽心。未知这两天病势如何?”仁贵下泪说:“是。大老爷,感蒙你屡救小人性命,今又不论尊卑,亲来看望,此恩难报。小人意欲巴得一官半职,图报大恩。看起来不能够了,只好来生相报。”张环说:“又来了,你也不必纳闷,保重身躯,自然渐愈。”仁贵说:“多谢大老爷费心,小人有病在床 ,不知外事,未知这两天可有人来开兵么?”张环道:薛礼,不要说起。昨日番将讨战,两位小将军已被他们擒去,想来性命难保,今早差中军来传周青去救,不知怎样得罪了,被周青打了一场,令箭折断,故尔我大老爷亲锁中军,一则来看望,二则来请罪。”

列位要晓得,九个火头军,只有薛仁贵服着张环,如今见他亲来看望,也觉毛骨悚然。今听见大老爷说周青不服法,气得面脸失色,登时发晕,两眼泛白,一命呜呼去了。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不见苏醒。周青着了忙,也叫薛大哥,仍不醒来。这恼了周青,大喝本官不是:“我大哥好好下床 安静,要你来一口一声叫什么薛礼、薛礼,叫死了。兄弟们,把本官锁在薛礼大腿上,待他叫醒了大哥始放走。若叫不醒,一同埋葬。”王新鹤与李庆先拿过胡 桃铁链,把张环锁在仁贵腿上。这士贵好不着恼,说:“怎么,周青你太无法无天了,擅敢把我大老爷锁住。”周青说:“你不要喧嚷,叫不醒大哥,连你性命也在顷刻。”这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薛礼方才悠悠苏醒说:“啊唷,罢了,罢了。那有这等事?”正是:

堪笑投军众弟兄,全无礼法枉称雄。

本官看得如儿戏,打得中军面发红。

便叫大老爷。士贵应道:“我被周青锁在你腿上。”仁贵听了,不觉大怒说:“怎么,周青你还不过来放了么?”周青说:“大哥醒了,我就放他。”走将过来把链子开了。此时仁贵气得大喊:“反了,反了!大老爷,小人该当万死。这周青容他不得,我有病在床 ,尚被周青如此无法,得罪大老爷。我若有不测,这班兄弟胡 乱起来,大老爷性命就难保了。趁小人在此,你把周青领去,重打四十铜棍,责罚他一番。”张环答应。周青说:“凭你什么王亲国戚,要锁我火头军却也甚难,本官焉敢锁我起来。”张环心下暗想:“他与薛礼不同,强蛮不过的,哪里锁得他住?”叫声:“薛礼,我大老爷不去锁他。”仁贵说:“不妨,李兄弟取链子锁了周青,待大老爷拿去重责。”周青说:“大哥要锁锁便了。”

李庆先用大链锁了周青,张环拿了,走不上三两步,周青说:“兄弟们,随我去。他若是罢了就罢;若不然,我们就夺先锋做。”张士贵听了此言,心中好不惊骇,说:“不好。”只得重又走近仁贵床 前,叫声:“薛礼,那周青倚仗强蛮,诸事不遵法度,我大老爷不去处他。只要周青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就将功赎罪了。”仁贵点头道:“这也罢了。周兄弟,如今大老爷不来加罪你,你可好好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将功免罪。快去快去。”周青不敢违逆兄长,只好连忙结束,上马端兵,同了七个兄弟,跟随张环,来到中营。姜兴本、姜兴霸啸鼓掠阵,王新鹤、李庆红坐马端兵助阵。

image.png

周青一马当先,冲到关前,大叫:“呔!关上番儿,快报进去,今有大唐火头军周青在此索战,叫那番狗早早出马受死。”番兵闻叫,连忙报入帅府。蓝家兄弟早已满身披挂,放炮开关,出来迎住。喝道:“中原来将,留下名来,是什么人?”周青道:“你要问怎的,我说来也颇有名,洗耳恭听。我乃月字号内九员火头军里边,姓周名青,本事高强,你早献出二位小将军,投顺我邦,方恕你蝼蚁之命。若有半句支吾,恼了周将军性子,把你一锏打为肉酱。”蓝天碧呵呵冷笑说:“我们闻大唐火头军中,只有穿白姓薛的骁勇,从来不听见有你姓周之名,你就有仙人异法,六臂三头,也不惧你。放马过来,照我槍罢。”二马交 锋,蓝天碧提槍就刺,周青急架相还。二人战到十个回合,怎经得周青铁锏厉害,番将抵挡不住,面皮失色。那周青越发厉害,冲锋过来,把左手一提:“过来罢!”将蓝天碧擒在手内,捺住判官头,兜转丝缰,望营前而来。

再讲关前蓝天象,见兄长被擒,心中大怒,忙纵坐骑出阵,大叫:“呔!蛮子不要走,你敢擒我哥哥,快快放下来。”那周青到营前将蓝天碧丢下。张士贵吩咐绑住,周青又冲出阵,大喝:“番狗!你若要送命,快通名来。”天象说:“我乃副先锋麾下,名唤蓝天象,可知我的刀法精通么?你敢把我兄长擒去,我今一刀不把你劈为两段,也不算魔家骁勇。”周青冷笑自言道:“且不要管他。”便放马过来。天象上前提刀就砍,周青急架忙还,二人杀在一堆。只听刀来锏架叮当响,锏去刀迎进火星。一来一往鹰转翅,一冲一撞凤翻身。这二人战有二十回合,蓝天象招架不住,被周青劈头一锏,打得脑浆进裂,翻下马来,呜呼哀哉了。那众小番急把关门闭了,去报副元帅。周青得胜回营,张士贵满心欢喜。带过蓝天碧喝问道:“番狗!你今被天邦擒在此,死在顷刻,还敢不跪。”天碧说:“呔!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我见狼主曲膝,岂肯跪你?要杀就杀,不必多言。况又父兄之仇不共戴天,你来审我怎么。”张环说:“既如此,吩咐推出营外斩首。”两旁一声答应:“嘎!”就把蓝天碧割去首级,号令营门,这且不表。

单讲独木关副元帅安殿宝,正坐三堂,忽有小番飞报进来说:“启上元帅爷,不好了,二位将军被大唐火头军伤了。”那金脸安殿宝听见此言,不觉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吩咐带马抬锤。手下一声答应,安殿宝通身打扮,跨上鞍辔,手执银锤,离了帅府,带领偏正牙将,放炮开关,吊桥坠下,五色旗幡招转,豁喇喇冲到营前,高声大叫:“呔!唐营下的,快报说,今有安元帅在此讨战。有能者火头军,早早叫他出营受死。”不表安殿宝讨战,单言周青连忙出马,随了众弟兄来到营外,望前一看,好个金面安殿宝。你道他怎生模样?但见他:头戴金狮盔,霞光射斗;身穿雁翎铠,威武惊人。内衬绛黄袍,双龙取水;前后护心镜,惯照妖兵。背后四根旗,上分八卦,左边铁胎弓,倒挂金弦。右有狼牙箭,腥腥点血,坐下黄鬃马,好似天神。面如赤金,两道绣丁眉,一双丹凤眼。高梁大鼻,阔口银牙。手端两柄大银锤,足足有那二百斤一个。虽为海外副元帅,要算东夷第一能。那周青见了,内心胆怯,叫声:“众兄弟,你们看这黄脸番儿,谅来决然厉害。倘我有差迟,你们就要上来帮我。”众人应道:“是,晓得。哥哥放心上去,快些擂起战鼓来。”说罢,战鼓一啸,旗幡摇动。周青冲上前去,把亮铁锏一起。那边银锤架定,大喝:“来将何名,留下来好打你下马。”周青道:“你要问我之名,洗耳恭听。我乃张大老爷前营内火头军薛礼手下,周青便是。可知我双锏厉害么?你这黄脸贼,有什么本事,敢来讨战。”安殿宝说:“本帅只闻火头军薛礼骁勇,哪曾有你之名?可晓本帅银锤骁勇,穿白将只怕逢我也有些难躲,何在于你。”周青道:“不必多言,若要送死,须通名姓下来。”殿宝道:“本帅双名殿宝,东辽一国地方,靠着本帅之能。你有多大本事,敢来送死?”周青听言大怒,舞动双铁锏,喝声:“照打!”当的一声,并锏直望番将顶上打将下来。安殿宝不慌不忙,拿起银锤望锏上噶啷一枭,周青喊声不好,在马上乱晃,险些跌下马来,说:“啊唷!果然好本事。”一马交 锋过去,圈得转马来。安殿宝量起银锤,直望周青劈面门打下来。那周青看锤来得沉重,用尽平生气力抬挡上去,马多挣退十数步,眼前火星直冒。看来不是他敌手,回头叫声:“众兄弟,快来!”七个火头军齐声答应,纵马上前,刀的刀,槍的槍,把个安殿宝围在当中。三股叉分挑肚腹,一字镋照打颅头,银尖戟乱刺左膊,雁翎刀紧斩前胸,宣花斧斧劈后腮,紫金槍直望咽喉。那安殿宝好不了当,舞动大银锤,前遮后拦,左钩右掠,上护其身,下护其马;迎开槍,逼开斧,抬开刀,挡开戟,哪里放在心上。八人战他一个,还是他骁勇些,晃动锤头,左插花,右插花,双龙入海,二凤穿花,狮子拖绣球,直望八人头顶上、背心中、左太陽、右勒下、当胸前,当当的乱打下来。八个火头军哪里是他对手,架一架,七八晃,抬一抬,马都退下来了。战到个四十回冲锋,不分胜败。杀得来:风云惨惨天昏暗,杀气腾腾烟雾黄。

毕竟不知如何胜败,且看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诗曰:

蓝家兄弟虎狼凶,何惧唐师百万雄。

小将志龙遭捉住,这番急杀老先锋。

那番将蓝天碧一闻志龙之言,呵呵冷笑道:“不必夸能,魔家这支金槍,从不曾挑无名之将。既要送死,快通名来!”张志龙道:“我乃先锋大将张大老爷长公子爷张志龙便是,谁人不知我本事厉害,快快放马过来。”

蓝天碧纵马上前,把槍一起,喝叫:“蛮子,魔家的槍到!”插、插几槍,望张志龙劈面门挑将进去。志龙把槍架在旁首,马打冲锋过去,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有六个回合,番将本事高强,张志龙哪里是他对手,杀得气喘吁吁,把槍一紧,望蓝天碧劈胸挑进去。天碧也把槍噶啷一声,挠在旁首,才交 肩过来,便轻舒猿臂,不费气力,拦腰一把,将志龙提过马鞍鞒,带转丝缰,望关里边去了。

何宗宪见大舅志龙被番将活捉了去,便大怒纵马摇戟,赶到关前大喝:“番狗,你敢擒我大舅,快放下马来,万事全休,若不放还,可知我白袍小将军骁勇么!”这惊动了关前蓝天象,催开战马,摇动金背大砍刀,对前来抵敌的何宗宪道:“来的穿白小蛮子,你可就是火头军薛仁贵么?”宗宪冒名应道:“然也。你既闻火头爷大名,何不早早下马受死,反要死在戟尖之下。”天象说:“妙阿,我正要活擒火头蛮子。”放马过来。宗宪串动手中方天戟,照着蓝天象面门上挑将进来。天象把刀枭在旁首,马打冲锋过来,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到八个回合,何宗宪用力架在旁首,却被蓝天象拦腰挽住,把宗宪活擒在手,竟自回关,打着得胜鼓,来见安殿宝。即把所擒郎舅二人囚入囚车,待退了大唐人马,活解建都处决。

单讲唐营内,张士贵闻报子婿被番将擒去,急得面如土色,心惊胆战,说:“我的儿,你大哥、妹丈被番邦擒去,出兵速救还好,若迟一刻,谅他必作刀头之鬼。为今之计怎么样处置?”志彪、志豹说:“爹爹,大哥,妹丈本事好些,尚且被他活捉了去,我弟兄焉能是他敌手?薛礼又有大病在床 ,如今谁人去救?”士贵叫声:“我儿,不如着周青去,自然救得回来。”中军那里应道:“有,大老爷有何吩咐?”张环说:“你到前营月字号,传火头军周青来见我。”应道:“是。”中军来到前营前,也不下马,他是昨日新参的内中军,不知火头军厉害之处,竟这样大模大样,望里面喝叫一声:“呔!老爷有令,传火头军周青。”内边这几位火头将军,也有在床 前伏侍仁贵,也有在那里吃饭。周青听见他大呼小叫,便骂:“不知哪个瞎眼狗囊的,见我们在此用饭,还要呼叫我们,不要睬他。”仍旧是忙忙碌碌,只管吃饭,不走出来。

外边中军官传唤了一声,不见有人答应,焦躁起来,说:“你们这班狗忘八,如此大胆!大老爷传令都不睬了。”周青听得中军叫骂,大恼起来说:“哪个该死狗囊的,如此无理。待我出去打他娘。”周青起身,往营外一看,只见这中军在马上耀武扬威,说:“狗囊的,你方才骂哪个?”中军道:“怎么?好杀野的火头军,大老爷有令传你,如何不睬,又要中军爷在此等候,自然骂了。你也敢骂我?这等大胆的狗头,我去禀知大老爷,少不得处你个半死。”周青说:“你还要骂人么?”走上前来,夹中军大腿上一拢,连皮带肉,抠出一大块。那中军官喊声:“不好。”在马上翻将下来,跌倒在地,中军帽也滚开了,一条令箭折为三段,爬起身就走。周青说:“打死你这狗头,你还要看我怎么?不认得你爷老子叫周青。”那个中军吃了亏,好不气恼,撞见了那些中军,好不羞丑,说:“啊唷,反了,反了,火头军倒大如我们。”那些中军说:“你原不在行,我们去传他,也观风识气,他们在里边吃饭,要等他吃完,在里边闲话,又要等他说完,况且这班火头,大老爷都怕他的,凭你营中千总、百总、把总之类,多要奉承他的。岂用得你中军去大呼小叫的,自然被他们打了。”那新参的中军道:“嗄!原来如此。我新任的中军,哪里知道。”只得来见张环说:“大老爷,这班火头军杀野不过,全不遵大老爷之令,把令箭折断,全然不理,所以中军吃亏,只得忍气回来缴令。”

《薛家将》,清代如莲居士所著小说,是以讲述薛仁贵及其子孙们的故事为主要内容的系列长篇小说和评书。《薛家将》与《杨家将》《呼家将》等构成了我国通俗小说史上著名的“三大家将小说” 。本书包括几个部分,分别叙述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的故事。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薛仁贵征东》共41回,内容大致以薛仁贵的生平为经线,以他征东的事迹为纬线。薛仁贵本来是一介平民,应募投军,被埋没在火头军中,虽屡立奇功,但是他所有的功劳,却被奸臣张士贵的女婿何宗宪冒领去了。后来经元帅尉迟恭侦查了很多次,才水落石出。因此,张士贵被治罪,他被封为平辽王,征东的故事就告一段落。

第22回 番将力擒张志龙 周青怒锁先锋将

image.png

诗曰:

蓝家兄弟虎狼凶,何惧唐师百万雄。

小将志龙遭捉住,这番急杀老先锋。

那番将蓝天碧一闻志龙之言,呵呵冷笑道:“不必夸能,魔家这支金槍,从不曾挑无名之将。既要送死,快通名来!”张志龙道:“我乃先锋大将张大老爷长公子爷张志龙便是,谁人不知我本事厉害,快快放马过来。”

蓝天碧纵马上前,把槍一起,喝叫:“蛮子,魔家的槍到!”插、插几槍,望张志龙劈面门挑将进去。志龙把槍架在旁首,马打冲锋过去,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有六个回合,番将本事高强,张志龙哪里是他对手,杀得气喘吁吁,把槍一紧,望蓝天碧劈胸挑进去。天碧也把槍噶啷一声,挠在旁首,才交 肩过来,便轻舒猿臂,不费气力,拦腰一把,将志龙提过马鞍鞒,带转丝缰,望关里边去了。

何宗宪见大舅志龙被番将活捉了去,便大怒纵马摇戟,赶到关前大喝:“番狗,你敢擒我大舅,快放下马来,万事全休,若不放还,可知我白袍小将军骁勇么!”这惊动了关前蓝天象,催开战马,摇动金背大砍刀,对前来抵敌的何宗宪道:“来的穿白小蛮子,你可就是火头军薛仁贵么?”宗宪冒名应道:“然也。你既闻火头爷大名,何不早早下马受死,反要死在戟尖之下。”天象说:“妙阿,我正要活擒火头蛮子。”放马过来。宗宪串动手中方天戟,照着蓝天象面门上挑将进来。天象把刀枭在旁首,马打冲锋过来,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到八个回合,何宗宪用力架在旁首,却被蓝天象拦腰挽住,把宗宪活擒在手,竟自回关,打着得胜鼓,来见安殿宝。即把所擒郎舅二人囚入囚车,待退了大唐人马,活解建都处决。

单讲唐营内,张士贵闻报子婿被番将擒去,急得面如土色,心惊胆战,说:“我的儿,你大哥、妹丈被番邦擒去,出兵速救还好,若迟一刻,谅他必作刀头之鬼。为今之计怎么样处置?”志彪、志豹说:“爹爹,大哥,妹丈本事好些,尚且被他活捉了去,我弟兄焉能是他敌手?薛礼又有大病在床 ,如今谁人去救?”士贵叫声:“我儿,不如着周青去,自然救得回来。”中军那里应道:“有,大老爷有何吩咐?”张环说:“你到前营月字号,传火头军周青来见我。”应道:“是。”中军来到前营前,也不下马,他是昨日新参的内中军,不知火头军厉害之处,竟这样大模大样,望里面喝叫一声:“呔!老爷有令,传火头军周青。”内边这几位火头将军,也有在床 前伏侍仁贵,也有在那里吃饭。周青听见他大呼小叫,便骂:“不知哪个瞎眼狗囊的,见我们在此用饭,还要呼叫我们,不要睬他。”仍旧是忙忙碌碌,只管吃饭,不走出来。

外边中军官传唤了一声,不见有人答应,焦躁起来,说:“你们这班狗忘八,如此大胆!大老爷传令都不睬了。”周青听得中军叫骂,大恼起来说:“哪个该死狗囊的,如此无理。待我出去打他娘。”周青起身,往营外一看,只见这中军在马上耀武扬威,说:“狗囊的,你方才骂哪个?”中军道:“怎么?好杀野的火头军,大老爷有令传你,如何不睬,又要中军爷在此等候,自然骂了。你也敢骂我?这等大胆的狗头,我去禀知大老爷,少不得处你个半死。”周青说:“你还要骂人么?”走上前来,夹中军大腿上一拢,连皮带肉,抠出一大块。那中军官喊声:“不好。”在马上翻将下来,跌倒在地,中军帽也滚开了,一条令箭折为三段,爬起身就走。周青说:“打死你这狗头,你还要看我怎么?不认得你爷老子叫周青。”那个中军吃了亏,好不气恼,撞见了那些中军,好不羞丑,说:“啊唷,反了,反了,火头军倒大如我们。”那些中军说:“你原不在行,我们去传他,也观风识气,他们在里边吃饭,要等他吃完,在里边闲话,又要等他说完,况且这班火头,大老爷都怕他的,凭你营中千总、百总、把总之类,多要奉承他的。岂用得你中军去大呼小叫的,自然被他们打了。”那新参的中军道:“嗄!原来如此。我新任的中军,哪里知道。”只得来见张环说:“大老爷,这班火头军杀野不过,全不遵大老爷之令,把令箭折断,全然不理,所以中军吃亏,只得忍气回来缴令。”

image.png

张士贵听言,心中大怒说:“我把你这该死的狗头重处才是。我大老爷逐日差中军去传火头军,何曾有一言得罪,今日第一遭差你去,就折断令箭,不遵号令。想是你一定得罪了他们,所以吃亏回来。左右过来,把这中军锁了,待我大老爷自去请罪。”两旁答应,就把中军锁住。张环带了中军步行往前营来,三子跟着。中军见了,好不气恼,心想,早晓大老爷是这样惧怕火头军,我也不敢大呼小叫的了。

不表中军心内懊悔,张士贵已到营前,火头军闻知,尽行出来迎接。周青道:“本官来了,请到里边去。”张环进往营中,三子在外等候。八名火头军叩见过了,周青便说:“未知本官到来,有什么吩咐?”张环道:“薛礼病恙可好些么?我特来望他。”周青说:“既如此,本官随我到后营来。”张士贵同到后营,走近薛礼床 前。周青叫道:“薛大哥,大老爷在此望你。”薛礼梦中惊醒说:“周兄弟,大老爷差人在此望我么?”张环说:“薛礼,不是差人,我大老爷亲自在此看望你。”仁贵说:“阿呀,周兄弟,大老爷乃是贵人,怎么轻身踏贱地,来望小人?周青,你不辞大老爷转去,反放进此营,亲自在床 前看望,是小人们之大罪也。况薛礼性命,全亏大老爷恩救在此,今又亲来望我,小人哪里当得起,岂不要折杀我也。”张环道:“薛礼,你不必如此,我大老爷念你是有功之人,尊卑决不计较,你且宽心。未知这两天病势如何?”仁贵下泪说:“是。大老爷,感蒙你屡救小人性命,今又不论尊卑,亲来看望,此恩难报。小人意欲巴得一官半职,图报大恩。看起来不能够了,只好来生相报。”张环说:“又来了,你也不必纳闷,保重身躯,自然渐愈。”仁贵说:“多谢大老爷费心,小人有病在床 ,不知外事,未知这两天可有人来开兵么?”张环道:薛礼,不要说起。昨日番将讨战,两位小将军已被他们擒去,想来性命难保,今早差中军来传周青去救,不知怎样得罪了,被周青打了一场,令箭折断,故尔我大老爷亲锁中军,一则来看望,二则来请罪。”

列位要晓得,九个火头军,只有薛仁贵服着张环,如今见他亲来看望,也觉毛骨悚然。今听见大老爷说周青不服法,气得面脸失色,登时发晕,两眼泛白,一命呜呼去了。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不见苏醒。周青着了忙,也叫薛大哥,仍不醒来。这恼了周青,大喝本官不是:“我大哥好好下床 安静,要你来一口一声叫什么薛礼、薛礼,叫死了。兄弟们,把本官锁在薛礼大腿上,待他叫醒了大哥始放走。若叫不醒,一同埋葬。”王新鹤与李庆先拿过胡 桃铁链,把张环锁在仁贵腿上。这士贵好不着恼,说:“怎么,周青你太无法无天了,擅敢把我大老爷锁住。”周青说:“你不要喧嚷,叫不醒大哥,连你性命也在顷刻。”这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薛礼方才悠悠苏醒说:“啊唷,罢了,罢了。那有这等事?”正是:

堪笑投军众弟兄,全无礼法枉称雄。

本官看得如儿戏,打得中军面发红。

便叫大老爷。士贵应道:“我被周青锁在你腿上。”仁贵听了,不觉大怒说:“怎么,周青你还不过来放了么?”周青说:“大哥醒了,我就放他。”走将过来把链子开了。此时仁贵气得大喊:“反了,反了!大老爷,小人该当万死。这周青容他不得,我有病在床 ,尚被周青如此无法,得罪大老爷。我若有不测,这班兄弟胡 乱起来,大老爷性命就难保了。趁小人在此,你把周青领去,重打四十铜棍,责罚他一番。”张环答应。周青说:“凭你什么王亲国戚,要锁我火头军却也甚难,本官焉敢锁我起来。”张环心下暗想:“他与薛礼不同,强蛮不过的,哪里锁得他住?”叫声:“薛礼,我大老爷不去锁他。”仁贵说:“不妨,李兄弟取链子锁了周青,待大老爷拿去重责。”周青说:“大哥要锁锁便了。”

李庆先用大链锁了周青,张环拿了,走不上三两步,周青说:“兄弟们,随我去。他若是罢了就罢;若不然,我们就夺先锋做。”张士贵听了此言,心中好不惊骇,说:“不好。”只得重又走近仁贵床 前,叫声:“薛礼,那周青倚仗强蛮,诸事不遵法度,我大老爷不去处他。只要周青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就将功赎罪了。”仁贵点头道:“这也罢了。周兄弟,如今大老爷不来加罪你,你可好好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将功免罪。快去快去。”周青不敢违逆兄长,只好连忙结束,上马端兵,同了七个兄弟,跟随张环,来到中营。姜兴本、姜兴霸啸鼓掠阵,王新鹤、李庆红坐马端兵助阵。

image.png

周青一马当先,冲到关前,大叫:“呔!关上番儿,快报进去,今有大唐火头军周青在此索战,叫那番狗早早出马受死。”番兵闻叫,连忙报入帅府。蓝家兄弟早已满身披挂,放炮开关,出来迎住。喝道:“中原来将,留下名来,是什么人?”周青道:“你要问怎的,我说来也颇有名,洗耳恭听。我乃月字号内九员火头军里边,姓周名青,本事高强,你早献出二位小将军,投顺我邦,方恕你蝼蚁之命。若有半句支吾,恼了周将军性子,把你一锏打为肉酱。”蓝天碧呵呵冷笑说:“我们闻大唐火头军中,只有穿白姓薛的骁勇,从来不听见有你姓周之名,你就有仙人异法,六臂三头,也不惧你。放马过来,照我槍罢。”二马交 锋,蓝天碧提槍就刺,周青急架相还。二人战到十个回合,怎经得周青铁锏厉害,番将抵挡不住,面皮失色。那周青越发厉害,冲锋过来,把左手一提:“过来罢!”将蓝天碧擒在手内,捺住判官头,兜转丝缰,望营前而来。

再讲关前蓝天象,见兄长被擒,心中大怒,忙纵坐骑出阵,大叫:“呔!蛮子不要走,你敢擒我哥哥,快快放下来。”那周青到营前将蓝天碧丢下。张士贵吩咐绑住,周青又冲出阵,大喝:“番狗!你若要送命,快通名来。”天象说:“我乃副先锋麾下,名唤蓝天象,可知我的刀法精通么?你敢把我兄长擒去,我今一刀不把你劈为两段,也不算魔家骁勇。”周青冷笑自言道:“且不要管他。”便放马过来。天象上前提刀就砍,周青急架忙还,二人杀在一堆。只听刀来锏架叮当响,锏去刀迎进火星。一来一往鹰转翅,一冲一撞凤翻身。这二人战有二十回合,蓝天象招架不住,被周青劈头一锏,打得脑浆进裂,翻下马来,呜呼哀哉了。那众小番急把关门闭了,去报副元帅。周青得胜回营,张士贵满心欢喜。带过蓝天碧喝问道:“番狗!你今被天邦擒在此,死在顷刻,还敢不跪。”天碧说:“呔!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我见狼主曲膝,岂肯跪你?要杀就杀,不必多言。况又父兄之仇不共戴天,你来审我怎么。”张环说:“既如此,吩咐推出营外斩首。”两旁一声答应:“嘎!”就把蓝天碧割去首级,号令营门,这且不表。

单讲独木关副元帅安殿宝,正坐三堂,忽有小番飞报进来说:“启上元帅爷,不好了,二位将军被大唐火头军伤了。”那金脸安殿宝听见此言,不觉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吩咐带马抬锤。手下一声答应,安殿宝通身打扮,跨上鞍辔,手执银锤,离了帅府,带领偏正牙将,放炮开关,吊桥坠下,五色旗幡招转,豁喇喇冲到营前,高声大叫:“呔!唐营下的,快报说,今有安元帅在此讨战。有能者火头军,早早叫他出营受死。”不表安殿宝讨战,单言周青连忙出马,随了众弟兄来到营外,望前一看,好个金面安殿宝。你道他怎生模样?但见他:头戴金狮盔,霞光射斗;身穿雁翎铠,威武惊人。内衬绛黄袍,双龙取水;前后护心镜,惯照妖兵。背后四根旗,上分八卦,左边铁胎弓,倒挂金弦。右有狼牙箭,腥腥点血,坐下黄鬃马,好似天神。面如赤金,两道绣丁眉,一双丹凤眼。高梁大鼻,阔口银牙。手端两柄大银锤,足足有那二百斤一个。虽为海外副元帅,要算东夷第一能。那周青见了,内心胆怯,叫声:“众兄弟,你们看这黄脸番儿,谅来决然厉害。倘我有差迟,你们就要上来帮我。”众人应道:“是,晓得。哥哥放心上去,快些擂起战鼓来。”说罢,战鼓一啸,旗幡摇动。周青冲上前去,把亮铁锏一起。那边银锤架定,大喝:“来将何名,留下来好打你下马。”周青道:“你要问我之名,洗耳恭听。我乃张大老爷前营内火头军薛礼手下,周青便是。可知我双锏厉害么?你这黄脸贼,有什么本事,敢来讨战。”安殿宝说:“本帅只闻火头军薛礼骁勇,哪曾有你之名?可晓本帅银锤骁勇,穿白将只怕逢我也有些难躲,何在于你。”周青道:“不必多言,若要送死,须通名姓下来。”殿宝道:“本帅双名殿宝,东辽一国地方,靠着本帅之能。你有多大本事,敢来送死?”周青听言大怒,舞动双铁锏,喝声:“照打!”当的一声,并锏直望番将顶上打将下来。安殿宝不慌不忙,拿起银锤望锏上噶啷一枭,周青喊声不好,在马上乱晃,险些跌下马来,说:“啊唷!果然好本事。”一马交 锋过去,圈得转马来。安殿宝量起银锤,直望周青劈面门打下来。那周青看锤来得沉重,用尽平生气力抬挡上去,马多挣退十数步,眼前火星直冒。看来不是他敌手,回头叫声:“众兄弟,快来!”七个火头军齐声答应,纵马上前,刀的刀,槍的槍,把个安殿宝围在当中。三股叉分挑肚腹,一字镋照打颅头,银尖戟乱刺左膊,雁翎刀紧斩前胸,宣花斧斧劈后腮,紫金槍直望咽喉。那安殿宝好不了当,舞动大银锤,前遮后拦,左钩右掠,上护其身,下护其马;迎开槍,逼开斧,抬开刀,挡开戟,哪里放在心上。八人战他一个,还是他骁勇些,晃动锤头,左插花,右插花,双龙入海,二凤穿花,狮子拖绣球,直望八人头顶上、背心中、左太陽、右勒下、当胸前,当当的乱打下来。八个火头军哪里是他对手,架一架,七八晃,抬一抬,马都退下来了。战到个四十回冲锋,不分胜败。杀得来:风云惨惨天昏暗,杀气腾腾烟雾黄。

毕竟不知如何胜败,且看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张士贵听言,心中大怒说:“我把你这该死的狗头重处才是。我大老爷逐日差中军去传火头军,何曾有一言得罪,今日第一遭差你去,就折断令箭,不遵号令。想是你一定得罪了他们,所以吃亏回来。左右过来,把这中军锁了,待我大老爷自去请罪。”两旁答应,就把中军锁住。张环带了中军步行往前营来,三子跟着。中军见了,好不气恼,心想,早晓大老爷是这样惧怕火头军,我也不敢大呼小叫的了。

不表中军心内懊悔,张士贵已到营前,火头军闻知,尽行出来迎接。周青道:“本官来了,请到里边去。”张环进往营中,三子在外等候。八名火头军叩见过了,周青便说:“未知本官到来,有什么吩咐?”张环道:“薛礼病恙可好些么?我特来望他。”周青说:“既如此,本官随我到后营来。”张士贵同到后营,走近薛礼床 前。周青叫道:“薛大哥,大老爷在此望你。”薛礼梦中惊醒说:“周兄弟,大老爷差人在此望我么?”张环说:“薛礼,不是差人,我大老爷亲自在此看望你。”仁贵说:“阿呀,周兄弟,大老爷乃是贵人,怎么轻身踏贱地,来望小人?周青,你不辞大老爷转去,反放进此营,亲自在床 前看望,是小人们之大罪也。况薛礼性命,全亏大老爷恩救在此,今又亲来望我,小人哪里当得起,岂不要折杀我也。”张环道:“薛礼,你不必如此,我大老爷念你是有功之人,尊卑决不计较,你且宽心。未知这两天病势如何?”仁贵下泪说:“是。大老爷,感蒙你屡救小人性命,今又不论尊卑,亲来看望,此恩难报。小人意欲巴得一官半职,图报大恩。看起来不能够了,只好来生相报。”张环说:“又来了,你也不必纳闷,保重身躯,自然渐愈。”仁贵说:“多谢大老爷费心,小人有病在床 ,不知外事,未知这两天可有人来开兵么?”张环道:薛礼,不要说起。昨日番将讨战,两位小将军已被他们擒去,想来性命难保,今早差中军来传周青去救,不知怎样得罪了,被周青打了一场,令箭折断,故尔我大老爷亲锁中军,一则来看望,二则来请罪。”

列位要晓得,九个火头军,只有薛仁贵服着张环,如今见他亲来看望,也觉毛骨悚然。今听见大老爷说周青不服法,气得面脸失色,登时发晕,两眼泛白,一命呜呼去了。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不见苏醒。周青着了忙,也叫薛大哥,仍不醒来。这恼了周青,大喝本官不是:“我大哥好好下床 安静,要你来一口一声叫什么薛礼、薛礼,叫死了。兄弟们,把本官锁在薛礼大腿上,待他叫醒了大哥始放走。若叫不醒,一同埋葬。”王新鹤与李庆先拿过胡 桃铁链,把张环锁在仁贵腿上。这士贵好不着恼,说:“怎么,周青你太无法无天了,擅敢把我大老爷锁住。”周青说:“你不要喧嚷,叫不醒大哥,连你性命也在顷刻。”这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薛礼方才悠悠苏醒说:“啊唷,罢了,罢了。那有这等事?”正是:

堪笑投军众弟兄,全无礼法枉称雄。

本官看得如儿戏,打得中军面发红。

便叫大老爷。士贵应道:“我被周青锁在你腿上。”仁贵听了,不觉大怒说:“怎么,周青你还不过来放了么?”周青说:“大哥醒了,我就放他。”走将过来把链子开了。此时仁贵气得大喊:“反了,反了!大老爷,小人该当万死。这周青容他不得,我有病在床 ,尚被周青如此无法,得罪大老爷。我若有不测,这班兄弟胡 乱起来,大老爷性命就难保了。趁小人在此,你把周青领去,重打四十铜棍,责罚他一番。”张环答应。周青说:“凭你什么王亲国戚,要锁我火头军却也甚难,本官焉敢锁我起来。”张环心下暗想:“他与薛礼不同,强蛮不过的,哪里锁得他住?”叫声:“薛礼,我大老爷不去锁他。”仁贵说:“不妨,李兄弟取链子锁了周青,待大老爷拿去重责。”周青说:“大哥要锁锁便了。”

李庆先用大链锁了周青,张环拿了,走不上三两步,周青说:“兄弟们,随我去。他若是罢了就罢;若不然,我们就夺先锋做。”张士贵听了此言,心中好不惊骇,说:“不好。”只得重又走近仁贵床 前,叫声:“薛礼,那周青倚仗强蛮,诸事不遵法度,我大老爷不去处他。只要周青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就将功赎罪了。”仁贵点头道:“这也罢了。周兄弟,如今大老爷不来加罪你,你可好好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将功免罪。快去快去。”周青不敢违逆兄长,只好连忙结束,上马端兵,同了七个兄弟,跟随张环,来到中营。姜兴本、姜兴霸啸鼓掠阵,王新鹤、李庆红坐马端兵助阵。

《薛家将》,清代如莲居士所著小说,是以讲述薛仁贵及其子孙们的故事为主要内容的系列长篇小说和评书。《薛家将》与《杨家将》《呼家将》等构成了我国通俗小说史上著名的“三大家将小说” 。本书包括几个部分,分别叙述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薛刚反唐的故事。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薛仁贵征东》共41回,内容大致以薛仁贵的生平为经线,以他征东的事迹为纬线。薛仁贵本来是一介平民,应募投军,被埋没在火头军中,虽屡立奇功,但是他所有的功劳,却被奸臣张士贵的女婿何宗宪冒领去了。后来经元帅尉迟恭侦查了很多次,才水落石出。因此,张士贵被治罪,他被封为平辽王,征东的故事就告一段落。

第22回 番将力擒张志龙 周青怒锁先锋将

image.png

诗曰:

蓝家兄弟虎狼凶,何惧唐师百万雄。

小将志龙遭捉住,这番急杀老先锋。

那番将蓝天碧一闻志龙之言,呵呵冷笑道:“不必夸能,魔家这支金槍,从不曾挑无名之将。既要送死,快通名来!”张志龙道:“我乃先锋大将张大老爷长公子爷张志龙便是,谁人不知我本事厉害,快快放马过来。”

蓝天碧纵马上前,把槍一起,喝叫:“蛮子,魔家的槍到!”插、插几槍,望张志龙劈面门挑将进去。志龙把槍架在旁首,马打冲锋过去,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有六个回合,番将本事高强,张志龙哪里是他对手,杀得气喘吁吁,把槍一紧,望蓝天碧劈胸挑进去。天碧也把槍噶啷一声,挠在旁首,才交 肩过来,便轻舒猿臂,不费气力,拦腰一把,将志龙提过马鞍鞒,带转丝缰,望关里边去了。

何宗宪见大舅志龙被番将活捉了去,便大怒纵马摇戟,赶到关前大喝:“番狗,你敢擒我大舅,快放下马来,万事全休,若不放还,可知我白袍小将军骁勇么!”这惊动了关前蓝天象,催开战马,摇动金背大砍刀,对前来抵敌的何宗宪道:“来的穿白小蛮子,你可就是火头军薛仁贵么?”宗宪冒名应道:“然也。你既闻火头爷大名,何不早早下马受死,反要死在戟尖之下。”天象说:“妙阿,我正要活擒火头蛮子。”放马过来。宗宪串动手中方天戟,照着蓝天象面门上挑将进来。天象把刀枭在旁首,马打冲锋过来,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到八个回合,何宗宪用力架在旁首,却被蓝天象拦腰挽住,把宗宪活擒在手,竟自回关,打着得胜鼓,来见安殿宝。即把所擒郎舅二人囚入囚车,待退了大唐人马,活解建都处决。

单讲唐营内,张士贵闻报子婿被番将擒去,急得面如土色,心惊胆战,说:“我的儿,你大哥、妹丈被番邦擒去,出兵速救还好,若迟一刻,谅他必作刀头之鬼。为今之计怎么样处置?”志彪、志豹说:“爹爹,大哥,妹丈本事好些,尚且被他活捉了去,我弟兄焉能是他敌手?薛礼又有大病在床 ,如今谁人去救?”士贵叫声:“我儿,不如着周青去,自然救得回来。”中军那里应道:“有,大老爷有何吩咐?”张环说:“你到前营月字号,传火头军周青来见我。”应道:“是。”中军来到前营前,也不下马,他是昨日新参的内中军,不知火头军厉害之处,竟这样大模大样,望里面喝叫一声:“呔!老爷有令,传火头军周青。”内边这几位火头将军,也有在床 前伏侍仁贵,也有在那里吃饭。周青听见他大呼小叫,便骂:“不知哪个瞎眼狗囊的,见我们在此用饭,还要呼叫我们,不要睬他。”仍旧是忙忙碌碌,只管吃饭,不走出来。

外边中军官传唤了一声,不见有人答应,焦躁起来,说:“你们这班狗忘八,如此大胆!大老爷传令都不睬了。”周青听得中军叫骂,大恼起来说:“哪个该死狗囊的,如此无理。待我出去打他娘。”周青起身,往营外一看,只见这中军在马上耀武扬威,说:“狗囊的,你方才骂哪个?”中军道:“怎么?好杀野的火头军,大老爷有令传你,如何不睬,又要中军爷在此等候,自然骂了。你也敢骂我?这等大胆的狗头,我去禀知大老爷,少不得处你个半死。”周青说:“你还要骂人么?”走上前来,夹中军大腿上一拢,连皮带肉,抠出一大块。那中军官喊声:“不好。”在马上翻将下来,跌倒在地,中军帽也滚开了,一条令箭折为三段,爬起身就走。周青说:“打死你这狗头,你还要看我怎么?不认得你爷老子叫周青。”那个中军吃了亏,好不气恼,撞见了那些中军,好不羞丑,说:“啊唷,反了,反了,火头军倒大如我们。”那些中军说:“你原不在行,我们去传他,也观风识气,他们在里边吃饭,要等他吃完,在里边闲话,又要等他说完,况且这班火头,大老爷都怕他的,凭你营中千总、百总、把总之类,多要奉承他的。岂用得你中军去大呼小叫的,自然被他们打了。”那新参的中军道:“嗄!原来如此。我新任的中军,哪里知道。”只得来见张环说:“大老爷,这班火头军杀野不过,全不遵大老爷之令,把令箭折断,全然不理,所以中军吃亏,只得忍气回来缴令。”

image.png

张士贵听言,心中大怒说:“我把你这该死的狗头重处才是。我大老爷逐日差中军去传火头军,何曾有一言得罪,今日第一遭差你去,就折断令箭,不遵号令。想是你一定得罪了他们,所以吃亏回来。左右过来,把这中军锁了,待我大老爷自去请罪。”两旁答应,就把中军锁住。张环带了中军步行往前营来,三子跟着。中军见了,好不气恼,心想,早晓大老爷是这样惧怕火头军,我也不敢大呼小叫的了。

不表中军心内懊悔,张士贵已到营前,火头军闻知,尽行出来迎接。周青道:“本官来了,请到里边去。”张环进往营中,三子在外等候。八名火头军叩见过了,周青便说:“未知本官到来,有什么吩咐?”张环道:“薛礼病恙可好些么?我特来望他。”周青说:“既如此,本官随我到后营来。”张士贵同到后营,走近薛礼床 前。周青叫道:“薛大哥,大老爷在此望你。”薛礼梦中惊醒说:“周兄弟,大老爷差人在此望我么?”张环说:“薛礼,不是差人,我大老爷亲自在此看望你。”仁贵说:“阿呀,周兄弟,大老爷乃是贵人,怎么轻身踏贱地,来望小人?周青,你不辞大老爷转去,反放进此营,亲自在床 前看望,是小人们之大罪也。况薛礼性命,全亏大老爷恩救在此,今又亲来望我,小人哪里当得起,岂不要折杀我也。”张环道:“薛礼,你不必如此,我大老爷念你是有功之人,尊卑决不计较,你且宽心。未知这两天病势如何?”仁贵下泪说:“是。大老爷,感蒙你屡救小人性命,今又不论尊卑,亲来看望,此恩难报。小人意欲巴得一官半职,图报大恩。看起来不能够了,只好来生相报。”张环说:“又来了,你也不必纳闷,保重身躯,自然渐愈。”仁贵说:“多谢大老爷费心,小人有病在床 ,不知外事,未知这两天可有人来开兵么?”张环道:薛礼,不要说起。昨日番将讨战,两位小将军已被他们擒去,想来性命难保,今早差中军来传周青去救,不知怎样得罪了,被周青打了一场,令箭折断,故尔我大老爷亲锁中军,一则来看望,二则来请罪。”

列位要晓得,九个火头军,只有薛仁贵服着张环,如今见他亲来看望,也觉毛骨悚然。今听见大老爷说周青不服法,气得面脸失色,登时发晕,两眼泛白,一命呜呼去了。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不见苏醒。周青着了忙,也叫薛大哥,仍不醒来。这恼了周青,大喝本官不是:“我大哥好好下床 安静,要你来一口一声叫什么薛礼、薛礼,叫死了。兄弟们,把本官锁在薛礼大腿上,待他叫醒了大哥始放走。若叫不醒,一同埋葬。”王新鹤与李庆先拿过胡 桃铁链,把张环锁在仁贵腿上。这士贵好不着恼,说:“怎么,周青你太无法无天了,擅敢把我大老爷锁住。”周青说:“你不要喧嚷,叫不醒大哥,连你性命也在顷刻。”这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薛礼方才悠悠苏醒说:“啊唷,罢了,罢了。那有这等事?”正是:

堪笑投军众弟兄,全无礼法枉称雄。

本官看得如儿戏,打得中军面发红。

便叫大老爷。士贵应道:“我被周青锁在你腿上。”仁贵听了,不觉大怒说:“怎么,周青你还不过来放了么?”周青说:“大哥醒了,我就放他。”走将过来把链子开了。此时仁贵气得大喊:“反了,反了!大老爷,小人该当万死。这周青容他不得,我有病在床 ,尚被周青如此无法,得罪大老爷。我若有不测,这班兄弟胡 乱起来,大老爷性命就难保了。趁小人在此,你把周青领去,重打四十铜棍,责罚他一番。”张环答应。周青说:“凭你什么王亲国戚,要锁我火头军却也甚难,本官焉敢锁我起来。”张环心下暗想:“他与薛礼不同,强蛮不过的,哪里锁得他住?”叫声:“薛礼,我大老爷不去锁他。”仁贵说:“不妨,李兄弟取链子锁了周青,待大老爷拿去重责。”周青说:“大哥要锁锁便了。”

李庆先用大链锁了周青,张环拿了,走不上三两步,周青说:“兄弟们,随我去。他若是罢了就罢;若不然,我们就夺先锋做。”张士贵听了此言,心中好不惊骇,说:“不好。”只得重又走近仁贵床 前,叫声:“薛礼,那周青倚仗强蛮,诸事不遵法度,我大老爷不去处他。只要周青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就将功赎罪了。”仁贵点头道:“这也罢了。周兄弟,如今大老爷不来加罪你,你可好好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将功免罪。快去快去。”周青不敢违逆兄长,只好连忙结束,上马端兵,同了七个兄弟,跟随张环,来到中营。姜兴本、姜兴霸啸鼓掠阵,王新鹤、李庆红坐马端兵助阵。

image.png

周青一马当先,冲到关前,大叫:“呔!关上番儿,快报进去,今有大唐火头军周青在此索战,叫那番狗早早出马受死。”番兵闻叫,连忙报入帅府。蓝家兄弟早已满身披挂,放炮开关,出来迎住。喝道:“中原来将,留下名来,是什么人?”周青道:“你要问怎的,我说来也颇有名,洗耳恭听。我乃月字号内九员火头军里边,姓周名青,本事高强,你早献出二位小将军,投顺我邦,方恕你蝼蚁之命。若有半句支吾,恼了周将军性子,把你一锏打为肉酱。”蓝天碧呵呵冷笑说:“我们闻大唐火头军中,只有穿白姓薛的骁勇,从来不听见有你姓周之名,你就有仙人异法,六臂三头,也不惧你。放马过来,照我槍罢。”二马交 锋,蓝天碧提槍就刺,周青急架相还。二人战到十个回合,怎经得周青铁锏厉害,番将抵挡不住,面皮失色。那周青越发厉害,冲锋过来,把左手一提:“过来罢!”将蓝天碧擒在手内,捺住判官头,兜转丝缰,望营前而来。

再讲关前蓝天象,见兄长被擒,心中大怒,忙纵坐骑出阵,大叫:“呔!蛮子不要走,你敢擒我哥哥,快快放下来。”那周青到营前将蓝天碧丢下。张士贵吩咐绑住,周青又冲出阵,大喝:“番狗!你若要送命,快通名来。”天象说:“我乃副先锋麾下,名唤蓝天象,可知我的刀法精通么?你敢把我兄长擒去,我今一刀不把你劈为两段,也不算魔家骁勇。”周青冷笑自言道:“且不要管他。”便放马过来。天象上前提刀就砍,周青急架忙还,二人杀在一堆。只听刀来锏架叮当响,锏去刀迎进火星。一来一往鹰转翅,一冲一撞凤翻身。这二人战有二十回合,蓝天象招架不住,被周青劈头一锏,打得脑浆进裂,翻下马来,呜呼哀哉了。那众小番急把关门闭了,去报副元帅。周青得胜回营,张士贵满心欢喜。带过蓝天碧喝问道:“番狗!你今被天邦擒在此,死在顷刻,还敢不跪。”天碧说:“呔!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我见狼主曲膝,岂肯跪你?要杀就杀,不必多言。况又父兄之仇不共戴天,你来审我怎么。”张环说:“既如此,吩咐推出营外斩首。”两旁一声答应:“嘎!”就把蓝天碧割去首级,号令营门,这且不表。

单讲独木关副元帅安殿宝,正坐三堂,忽有小番飞报进来说:“启上元帅爷,不好了,二位将军被大唐火头军伤了。”那金脸安殿宝听见此言,不觉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吩咐带马抬锤。手下一声答应,安殿宝通身打扮,跨上鞍辔,手执银锤,离了帅府,带领偏正牙将,放炮开关,吊桥坠下,五色旗幡招转,豁喇喇冲到营前,高声大叫:“呔!唐营下的,快报说,今有安元帅在此讨战。有能者火头军,早早叫他出营受死。”不表安殿宝讨战,单言周青连忙出马,随了众弟兄来到营外,望前一看,好个金面安殿宝。你道他怎生模样?但见他:头戴金狮盔,霞光射斗;身穿雁翎铠,威武惊人。内衬绛黄袍,双龙取水;前后护心镜,惯照妖兵。背后四根旗,上分八卦,左边铁胎弓,倒挂金弦。右有狼牙箭,腥腥点血,坐下黄鬃马,好似天神。面如赤金,两道绣丁眉,一双丹凤眼。高梁大鼻,阔口银牙。手端两柄大银锤,足足有那二百斤一个。虽为海外副元帅,要算东夷第一能。那周青见了,内心胆怯,叫声:“众兄弟,你们看这黄脸番儿,谅来决然厉害。倘我有差迟,你们就要上来帮我。”众人应道:“是,晓得。哥哥放心上去,快些擂起战鼓来。”说罢,战鼓一啸,旗幡摇动。周青冲上前去,把亮铁锏一起。那边银锤架定,大喝:“来将何名,留下来好打你下马。”周青道:“你要问我之名,洗耳恭听。我乃张大老爷前营内火头军薛礼手下,周青便是。可知我双锏厉害么?你这黄脸贼,有什么本事,敢来讨战。”安殿宝说:“本帅只闻火头军薛礼骁勇,哪曾有你之名?可晓本帅银锤骁勇,穿白将只怕逢我也有些难躲,何在于你。”周青道:“不必多言,若要送死,须通名姓下来。”殿宝道:“本帅双名殿宝,东辽一国地方,靠着本帅之能。你有多大本事,敢来送死?”周青听言大怒,舞动双铁锏,喝声:“照打!”当的一声,并锏直望番将顶上打将下来。安殿宝不慌不忙,拿起银锤望锏上噶啷一枭,周青喊声不好,在马上乱晃,险些跌下马来,说:“啊唷!果然好本事。”一马交 锋过去,圈得转马来。安殿宝量起银锤,直望周青劈面门打下来。那周青看锤来得沉重,用尽平生气力抬挡上去,马多挣退十数步,眼前火星直冒。看来不是他敌手,回头叫声:“众兄弟,快来!”七个火头军齐声答应,纵马上前,刀的刀,槍的槍,把个安殿宝围在当中。三股叉分挑肚腹,一字镋照打颅头,银尖戟乱刺左膊,雁翎刀紧斩前胸,宣花斧斧劈后腮,紫金槍直望咽喉。那安殿宝好不了当,舞动大银锤,前遮后拦,左钩右掠,上护其身,下护其马;迎开槍,逼开斧,抬开刀,挡开戟,哪里放在心上。八人战他一个,还是他骁勇些,晃动锤头,左插花,右插花,双龙入海,二凤穿花,狮子拖绣球,直望八人头顶上、背心中、左太陽、右勒下、当胸前,当当的乱打下来。八个火头军哪里是他对手,架一架,七八晃,抬一抬,马都退下来了。战到个四十回冲锋,不分胜败。杀得来:风云惨惨天昏暗,杀气腾腾烟雾黄。

毕竟不知如何胜败,且看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周青一马当先,冲到关前,大叫:“呔!关上番儿,快报进去,今有大唐火头军周青在此索战,叫那番狗早早出马受死。”番兵闻叫,连忙报入帅府。蓝家兄弟早已满身披挂,放炮开关,出来迎住。喝道:“中原来将,留下名来,是什么人?”周青道:“你要问怎的,我说来也颇有名,洗耳恭听。我乃月字号内九员火头军里边,姓周名青,本事高强,你早献出二位小将军,投顺我邦,方恕你蝼蚁之命。若有半句支吾,恼了周将军性子,把你一锏打为肉酱。”蓝天碧呵呵冷笑说:“我们闻大唐火头军中,只有穿白姓薛的骁勇,从来不听见有你姓周之名,你就有仙人异法,六臂三头,也不惧你。放马过来,照我槍罢。”二马交 锋,蓝天碧提槍就刺,周青急架相还。二人战到十个回合,怎经得周青铁锏厉害,番将抵挡不住,面皮失色。那周青越发厉害,冲锋过来,把左手一提:“过来罢!”将蓝天碧擒在手内,捺住判官头,兜转丝缰,望营前而来。

再讲关前蓝天象,见兄长被擒,心中大怒,忙纵坐骑出阵,大叫:“呔!蛮子不要走,你敢擒我哥哥,快快放下来。”那周青到营前将蓝天碧丢下。张士贵吩咐绑住,周青又冲出阵,大喝:“番狗!你若要送命,快通名来。”天象说:“我乃副先锋麾下,名唤蓝天象,可知我的刀法精通么?你敢把我兄长擒去,我今一刀不把你劈为两段,也不算魔家骁勇。”周青冷笑自言道:“且不要管他。”便放马过来。天象上前提刀就砍,周青急架忙还,二人杀在一堆。只听刀来锏架叮当响,锏去刀迎进火星。一来一往鹰转翅,一冲一撞凤翻身。这二人战有二十回合,蓝天象招架不住,被周青劈头一锏,打得脑浆进裂,翻下马来,呜呼哀哉了。那众小番急把关门闭了,去报副元帅。周青得胜回营,张士贵满心欢喜。带过蓝天碧喝问道:“番狗!你今被天邦擒在此,死在顷刻,还敢不跪。”天碧说:“呔!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我见狼主曲膝,岂肯跪你?要杀就杀,不必多言。况又父兄之仇不共戴天,你来审我怎么。”张环说:“既如此,吩咐推出营外斩首。”两旁一声答应:“嘎!”就把蓝天碧割去首级,号令营门,这且不表。

单讲独木关副元帅安殿宝,正坐三堂,忽有小番飞报进来说:“启上元帅爷,不好了,二位将军被大唐火头军伤了。”那金脸安殿宝听见此言,不觉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吩咐带马抬锤。手下一声答应,安殿宝通身打扮,跨上鞍辔,手执银锤,离了帅府,带领偏正牙将,放炮开关,吊桥坠下,五色旗幡招转,豁喇喇冲到营前,高声大叫:“呔!唐营下的,快报说,今有安元帅在此讨战。有能者火头军,早早叫他出营受死。”不表安殿宝讨战,单言周青连忙出马,随了众弟兄来到营外,望前一看,好个金面安殿宝。你道他怎生模样?但见他:头戴金狮盔,霞光射斗;身穿雁翎铠,威武惊人。内衬绛黄袍,双龙取水;前后护心镜,惯照妖兵。背后四根旗,上分八卦,左边铁胎弓,倒挂金弦。右有狼牙箭,腥腥点血,坐下黄鬃马,好似天神。面如赤金,两道绣丁眉,一双丹凤眼。高梁大鼻,阔口银牙。手端两柄大银锤,足足有那二百斤一个。虽为海外副元帅,要算东夷第一能。那周青见了,内心胆怯,叫声:“众兄弟,你们看这黄脸番儿,谅来决然厉害。倘我有差迟,你们就要上来帮我。”众人应道:“是,晓得。哥哥放心上去,快些擂起战鼓来。”说罢,战鼓一啸,旗幡摇动。周青冲上前去,把亮铁锏一起。那边银锤架定,大喝:“来将何名,留下来好打你下马。”周青道:“你要问我之名,洗耳恭听。我乃张大老爷前营内火头军薛礼手下,周青便是。可知我双锏厉害么?你这黄脸贼,有什么本事,敢来讨战。”安殿宝说:“本帅只闻火头军薛礼骁勇,哪曾有你之名?可晓本帅银锤骁勇,穿白将只怕逢我也有些难躲,何在于你。”周青道:“不必多言,若要送死,须通名姓下来。”殿宝道:“本帅双名殿宝,东辽一国地方,靠着本帅之能。你有多大本事,敢来送死?”周青听言大怒,舞动双铁锏,喝声:“照打!”当的一声,并锏直望番将顶上打将下来。安殿宝不慌不忙,拿起银锤望锏上噶啷一枭,周青喊声不好,在马上乱晃,险些跌下马来,说:“啊唷!果然好本事。”一马交 锋过去,圈得转马来。安殿宝量起银锤,直望周青劈面门打下来。那周青看锤来得沉重,用尽平生气力抬挡上去,马多挣退十数步,眼前火星直冒。看来不是他敌手,回头叫声:“众兄弟,快来!”七个火头军齐声答应,纵马上前,刀的刀,槍的槍,把个安殿宝围在当中。三股叉分挑肚腹,一字镋照打颅头,银尖戟乱刺左膊,雁翎刀紧斩前胸,宣花斧斧劈后腮,紫金槍直望咽喉。那安殿宝好不了当,舞动大银锤,前遮后拦,左钩右掠,上护其身,下护其马;迎开槍,逼开斧,抬开刀,挡开戟,哪里放在心上。八人战他一个,还是他骁勇些,晃动锤头,左插花,右插花,双龙入海,二凤穿花,狮子拖绣球,直望八人头顶上、背心中、左太陽、右勒下、当胸前,当当的乱打下来。八个火头军哪里是他对手,架一架,七八晃,抬一抬,马都退下来了。战到个四十回冲锋,不分胜败。杀得来:风云惨惨天昏暗,杀气腾腾烟雾黄。

毕竟不知如何胜败,且看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11-07 01:30:22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