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古典文学名著《太平御览》:居处部·卷一全文

关键词:曰宫於,宫室作中幸皆见里

是曰十宫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一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宫

《世本》曰:尧使禹作宫。

《释名》:宫,穹也;屋见垣上穹隆也。

《尔雅》曰:宫谓之室,室谓之宫。

《史记》曰:《天官书》曰:"玄武,虚、危,主宫室。"

《大戴礼》曰:周时德泽和洽,蒿茂大,以为宫柱,名为蒿宫。

《毛诗》曰:定之方中,作为楚宫;揆之以日,作为楚室。

又曰:鼓钟于宫,声闻于外。

《易》曰: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

《左传》曰:襄公作楚宫,穆叔曰:《太誓》云:'人之所欲,天必从之。'君欲楚夫,故作其宫,若君不复適楚,必死是宫也。"六月,公薨于楚宫。

又曰:晋成虒祁之宫,又成铜鞮之宫数里。

《论语》曰:禹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简然矣。

《史记》曰:驺子之燕,昭王拥彗先驱,请列弟子坐而受业。筑碣石宫,亲往师之。

又曰:秦始皇造阿房宫,征发天下工匠。

又曰:秦始皇所居之宫有祈年宫、长信宫、梁山宫。

又曰:戎使由余於秦,秦缪公示以宫室积聚,由余曰:"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亦苦民矣。"

又曰:项羽屠咸阳,焚其宫室,三月火不灭。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一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宫

《世本》曰:尧使禹作宫。

《释名》:宫,穹也;屋见垣上穹隆也。

《尔雅》曰:宫谓之室,室谓之宫。

《史记》曰:《天官书》曰:"玄武,虚、危,主宫室。"

《大戴礼》曰:周时德泽和洽,蒿茂大,以为宫柱,名为蒿宫。

《毛诗》曰:定之方中,作为楚宫;揆之以日,作为楚室。

又曰:鼓钟于宫,声闻于外。

《易》曰: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

《左传》曰:襄公作楚宫,穆叔曰:《太誓》云:'人之所欲,天必从之。'君欲楚夫,故作其宫,若君不复適楚,必死是宫也。"六月,公薨于楚宫。

又曰:晋成虒祁之宫,又成铜鞮之宫数里。

《论语》曰:禹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简然矣。

《史记》曰:驺子之燕,昭王拥彗先驱,请列弟子坐而受业。筑碣石宫,亲往师之。

又曰:秦始皇造阿房宫,征发天下工匠。

又曰:秦始皇所居之宫有祈年宫、长信宫、梁山宫。

又曰:戎使由余於秦,秦缪公示以宫室积聚,由余曰:"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亦苦民矣。"

又曰:项羽屠咸阳,焚其宫室,三月火不灭。

image.png

又曰:卢生说始皇曰:"人主为微行,所居而人知之,则害於神。愿上居居无令人知,则不死之药,殆可得也。"乃命咸阳之旁三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充之,所幸,有言其处者,死。始皇幸梁山宫,望见丞相骑众,不善之,中人以告丞相,损车骑。始皇怒曰:"此中人泄吾语。"捕时在旁者,斩之。自是莫知所在,决事悉於咸阳宫。

又曰:始皇二十七年,作长信宫於渭南。通骊山,作甘泉前殿。筑甬道,自咸阳属之。(筑墙垣如街巷。)

又曰:汉武帝时,河决。天子自临决河,沈白马玉璧,作《瓠子歌》。於是筑宫其上,名曰宣房宫。

又曰:樗里子卒,葬於渭南章台之东。曰:"后百岁,是当有天子之宫夹我墓。"樗里疾室在於昭王庙西渭南阴乡樗里,故俗谓之樗里子。至汉兴,长乐宫在其东,未央宫在其西,武库正值其墓。秦人谚曰:"力则任鄙,智则樗里。"

《汉书》曰:汉八年,萧丞相营作未央宫,立东阙、北阙、(苍龙,玄虎,二阙。)前殿、武库、大仓。高祖还,见宫阙壮丽,甚怒,曰:"天下方未定,何治宫室过度也!"何曰:"非壮非丽,无以威四夷,且令后世无以加也。"

又曰:初,江充召见犬台宫,(晋灼曰:黄图上林有走狗观也。古曰今书本犬台有作太台,字者误也。汉无太台宫也。)自请愿以所常被服冠见上,上许之。充为人魁岸,容貌甚壮。帝望见而异之,谓左右曰:"燕赵固多奇士。"既至前,问以当世政事,上悦之。

又曰:武帝六年冬,行幸回中。春,作首山宫。

又曰:上幸不其,祠神人于交门宫,若有向坐拜者。作《交门之歌》。

又曰:幸河东之明年正月,凤凰集祋祤,於所集处得玉宝,起步寿宫。

又曰:柏梁灾,越巫勇之乃曰:"越俗,有火灾,又起屋,必以大,用胜服之。"於是起建章宫,为千门万户。

又曰:梁孝王,吴、楚破,梁最亲,有功。又为大国,居天下膏腴,北界泰山,西至高阳,四十馀城,多大县。孝王,太后少子,爱之,赏赐不可胜道。於是孝王筑东苑,方三百馀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室,为复道,宫连属於平台四十馀里。(如淳曰:在梁东北离宫所在。晋灼曰:或说在城中东北角。)得赐天子旌旗,从千乘万骑,出警入跸,拟於天子。

又曰:孝武作建章宫,为千门万户。有凤凰阙,高二十馀丈,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南有玉堂璧门大鸟之属。立神明台、井幹楼,度高五十馀丈,辇道相属焉。

又曰:秦起咸阳而西至雍,离宫三百,(师古曰:凡言离宫者皆谓於别处置之,非常所居也。)钟鼓帷帐,不移而具。又为阿房之殿,高数十仞,(师古曰:阿房者,言殿之四阿皆房也。一说,大陵曰阿,言其殿高若於阿,上为房也。房,次王作旁说云。始皇作四十殿,未有名,以其去咸阳近,且号阿旁。阿,近也。八尺曰仞也。)东西五里,南北千步,从车罗骑四马驰骛,旌旗不挠。(师古曰:挠,屈也。言庭之广大,殿之高敞,众骑驰骛无所触。建立旗旌,不屈挠。)为宫室之丽至於此,使其后世曾不得聚庐而托处焉。

又曰:邹阳谏吴王曰:"臣闻秦倚曲台之宫,(应劭曰:始皇帝所治处也。若汉家未央宫也。)悬衡天下,(服虔曰:关西为衡。应劭曰:衡,平也。如淳曰:衡,犹称也,言其悬法度於其上也。师古曰:此说秦自以为威力强固,非论平法也。下又言陈胜连从兵之据,则是说从横之事耳。服释是也。)画地而不犯,(师古曰:画地不犯者,法制之行。)兵加胡越;至其晚节末路,张耳、陈胜连从兵之据,(师古曰:从音子容切。)以叩函谷,咸阳遂危。(师古曰:叩,击也。)何则?列郡不相亲,万室不相救也?"

又曰:后元二年,幸盩厔,作五柞宫。(张晏曰:有五柞树,因以名。)

又曰:甘露二年,幸萯阳宫。(在鄠,萯音倍。)

《后汉书》曰:永平三年夏旱,而大起北宫,锺离意诣阙免冠上疏曰:"伏见陛下以天时小旱,忧念元元,降避正殿,躬自克责,而比日密云,遂无大润,岂政有未得应天心者邪?昔成汤遭旱,以六事自责曰:'政不节邪?使人疾邪?宫室崇邪?女谒盛邪?苞苴行邪?谗夫昌邪?'窃见北宫大作,人失农时,此所谓宫室荣也。自古非患宫室小狭,但患人不安宁。宜且罢止,以应天心。臣意以匹夫之才,无有重行能,久食重禄,擢备近臣,比受厚赐,喜惧相半,不胜愚戆征营,(征营,不自安也。)罪当万死。"帝策诏报曰:"汤引六事,咎在一人。其冠履,勿谢。比上天降旱,密云数会,朕戚然惭惧,思获嘉应。故分布祷请,闚候风云,北祈明堂,南设雩场。(明堂在洛阳城南,言北祈者,盖时修雩场在明堂之南也。)今又敕大匠止作诸宫,减省不急,庶消灾谴。"诏因谢公卿百僚,遂应时澍雨。

又曰:东平王苍薨,元和三年,东巡狩,幸东平宫,追念苍,谓其诸子曰:"思其人,至其乡,其处在,其人亡。"因泣下沾襟。

《魏志》曰:帝营作许昌宫,杨阜谏曰:"尧尚茅茨而万国安,禹卑宫室,而天下乐。桀作璇室象廊,纣为倾宫鹿台,皆丧社稷也。"

《吴志》曰:后主二年六月,起新宫於大初之东,制度尤广。二千石已下,皆自入山督摄伐木。又坏诸地大开苑囿,起土山作楼观,加饰珠玉,制以奇名,右临硎,左弯碕。又开城北渠引后湖水。激流入宫内,巡绕堂殿。穷极伎巧,功费万计。

又曰:赤乌十年春二月,適南宫。三月,改作大初宫,诏移武昌材瓦。有司奏:"武昌宫作已二十八年,恐不堪用,宜别更置。"帝曰:"大禹卑宫室为美。今军事未已,所在多赋,妨损农业。且建业宫乃朕从京来作府舍耳,柱材率细,年月久远,恐损坏,今武昌宫材木自可用缮之。"

《晋书》曰:尚书仆射谢安石以宫室朽坏,启作新宫。帝权出居会稽王第。二月,始兴功,内外日役六千人。安与大匠毛安之决意修定,皆仰摸玄象,体合辰极,并新制置省阁堂宇名署。时正构太极殿欠一梁,有梅木流至石头,石头津主启闻,取用之。因画花於梁上,以表瑞焉。又起朱雀重楼,皆绣栭藻井,门开三道,上重名朱雀观。观下门上有铜雀悬楣上,刻木为龙虎,左右相对。

王隐《晋书》曰:高堂隆刻邺宫屋材云:"后若干年,当有天子居此宫。"惠帝止邺宫,治屋土剥更屋,始见刻字,计年正合时。

《载记》曰:石勒欲营邺宫,先是廷尉续咸谏止之。及是霖雨,中山西北暴水,流漂巨木百馀万根,集于堂阳。勒大悦,谓公卿曰:"诸卿知否?此非为灾,天意欲吾营都矣。"於是营之,勒亲定规模。

又曰:刘曜命起丰明观,立西宫,建凌霄楼於镐池。侍中乔豫、和苞上疏曰:"臣闻人主之兴作也,上准乾象,俯顺人时,是以卫文承乱亡之后,宗庙流漂无所,而犹上宪营室作为楚宫。故能上兴康叔、武公之迹,延九百之庆也。今奉诏书将营丰明观,市道刍荛咸非之,曰一观之费足以平凉州矣。又奉敕旨复欲拟阿房而建西宫,模琼楼而建凌霄,以此功费亦可以吞吴、蜀,剪齐、魏矣。"书奏,曜大悦。

《宋书》曰:少帝以石头城为长乐宫,东府城为未央宫。

《齐书》曰:高祖永明元年秋七月,车驾幸青溪旧宫,设金石乐,在位者赋诗。

《唐书》曰:东都平,太宗入观隋氏宫室,嗟后主罄人力以逞奢侈。薛收进曰:"峻宇雕墙,殷辛以灭;土阶茅栋,唐尧以昌。秦帝增阿房之饰,汉后罢露台之费,故汉祚延而秦祸速,自古如此。土崩瓦解,取讥后代,良以奢虐所致。"太宗悦其对。

image.png

又曰:高祖尝避暑於仁智宫。

又曰:阎立德受诏造翠微微宫玉华宫,咸称旨,赏赐甚厚。

又曰:太宗将幸九成宫,姚思廉谏曰:"离宫游幸,秦皇、汉武之事,固非尧、舜、禹、汤之所为也。"言甚切至,太宗纳之。

《西京杂记》曰:赵王如意年幼,未能亲就外傅,戚姬使旧赵内傅赵媪傅之,号其室为养德宫。

又曰:五柞宫有五柞树,皆连抱,上枝覆荫数十亩。其西有青桐观,观有三梧桐树,树下石骐麟二枚,刊其胁为文字,是秦始皇骊山墓上物也。头高一丈三尺,东边者前左脚折,折处有赤如血。父老谓其有神,皆含血而属筋焉。

《帝王世纪》曰:纣作倾宫,七年乃成,大十里,高十丈。

又曰:尧有贰宫。

《汉武故事》曰:上起明光宫,发燕、赵美女二千人充之。取年十五已上、二十已下,满四十者出嫁。掖庭令总其籍,时有死出者隋补之,凡诸宫美人可有七八千。建章、未央、长乐三宫皆辇道相属,悬栋飞阁,不由径路。

《六韬》曰:殷君喜治宫室七十三所。大宫百里,宫中九市。

《列仙传》曰:钩弋夫人,齐人,病六年,右手拳。望气者云:"东方有贵人气。"推而得之。召到,姿色甚伟,帝披其手,得一玉钩,而手寻展。故名其宫为钩翼宫。

《十洲记》曰:方丈山上有玄琉璃宫。

《博物志》曰:夏桀之时,为长夜宫於深谷之中,男女杂处,三旬不出听政。其后大风飘沙,一夕填此宫谷。

《邺中记》曰:石虎在时,自襄国至邺二百里中,四十里辄立一宫,宫有一夫人,侍婢数十,黄门宿卫,石虎下辇即止。凡虎所起,内外大小殿、台、观、行、宫四十四所。

《郡国志》曰:武帝游五柞宫,欲广,上林令谯隆谏曰:"尧、舜至治广德,不务苑囿。"帝初不悦,后拜为中郎。

《墨子》曰:上古之人,未知为宫室,就陵而居处,下润伤民,故圣人作,为宫室。宫室之法,高足以避润湿,中足以御风寒,上足以待霜雪,墙高足以别男女,故以便生,不以为乐也。今之为宫室,必厚敛百姓,暴夺民财,为曲直之室,青黄刻镂之饰,故国贫而人难诉也。

《管子》曰:黄帝有合宫以听政。

《穆天子传》曰:天子升於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

《越绝书》曰:美女宫,周五百九十步。土城者,勾践所习教美西西施、郑旦宫室。

《方言》曰:吴有馆娃之宫。

《列子》曰:周穆王时,西域国有化人来,王执化人之袪,腾而上天。暨及化人之宫,化人之宫,构以金银,络以珠玉,出云雨之上,实为清都紫微也。

《孟子》曰:齐宣王见孟子於雪宫。

《吕氏春秋》曰:武王胜殷,清箕子之宫也。

《神异经》曰:东方有宫,青石为墙,高三仞,左右阙高百尺,画以五色,门有银榜,以青石碧镂,题曰天地长男之宫。西方有宫,白石为墙,五色玄黄门,有金榜而银镂,题曰天地少女之宫。中央有宫,以金为墙,阙有金榜以银镂,题曰天皇之宫。南方有宫,以赤石为墙,赤铜为门,阙有银榜,曰天地中女之宫。北方有宫,以黑石为墙,题曰天地中男之宫。东南有宫,以黄石为墙,以黄榜碧镂,题曰天地少男之宫。西南有宫,以黄铜为墙,题曰地皇之宫。

《十洲记》曰:青丘山上有紫宫,天真仙女多游於此。

又曰:方丈山有琉璃宫。

《纪年》曰:穆王所居,郑宫春宫。

《说苑》曰:楚使使聘齐。齐王享之梧宫,使者曰:"大哉梧乎!"王曰:"江海之鱼吞舟,况大国之树。"

《三辅故事》曰:桂宫周匝十里,有光明殿、走狗台,土山复道横北庭,从宫中西上城至神明台。

《三辅黄图》曰:有夜光宫、望远宫、昭台宫、蒲桃宫、棠梨宫、蒷阳宫、长平宫、五柞宫。

《汉宫阙名》曰:长安有长乐宫、未央宫、长门宫、鼓篁宫、承光宫、宜春宫、池阳宫、长平宫、黄山宫、望仙宫、长杨宫、集灵宫、延寿宫、祈年宫、通天宫、馺娑宫、沛宫、林光宫、甘泉宫、龙泉宫、首山宫、交门宫、明光宫、五柞宫、万岁宫、竹宫、寿宫、建章宫、太一宫、思子宫、(见《汉书》,长乐等宫,或在京师,或在外邵,或帝王所居,或祀祠所在,或因事以置。)夜光宫、棠梨宫、扶荔宫(见《三辅莫图》)、桂宫(见《三辅故事》)、鼎湖宫、谷口宫。

《魏略》曰:大秦国城中有五宫,相去各十里,宫室皆以水精为梱,食器亦然。

《郡国志》曰:金河府摩磷宫北二十里有石殿一,飞桥向岸,画以古贤哲士,太常卿蒋少游制。太和五年,文明太后来幸,钓得鲤鱼一双,长三尺,以黄金锁穿鳃,放於池中。后皆长五尺,沉泛相随。正光元年五月五日,天清气爽,闻池内锵锵声,水中惊沸,须臾,雷电海冥,有气五道自池中属於天,久之乃灭,波止水定,唯见一鱼化为龙矣。

又曰:秦川宫,昔非子到秦,於此筑宫室。

又曰:庐山有三宫,上宫在悬崖之表,人所不及;次宫在山岩下,两边有阴阳沟,有石羊马,夹道相对;下宫在彭蠡湖际。

《隋图经》曰:大业十六年,自江都还洛阳,敕於汾州北临汾水起汾阳宫,即管涔山汾河源所出之处。当盛暑之时,临河盥潄,即凉风凛然如八九月,其北多雨,经夏罕有晴日,一日之中,倏忽而雨,倏忽而晴,晴雨未曾经日。虽高岭千仞,岭上居人掘地深二三尺,即得清泉用之。

《寿春图经》曰:十宫,在县北五里长阜苑内,依林傍涧,疏迥跨屺,随地形置焉。并隋炀帝立也,曰归雁宫、回流宫、九里宫、松林宫、枫林宫、大雷宫、小雷宫、春草宫、九华宫、光汾宫,是曰十宫。

《西京记》曰:通义坊,唐高祖龙潜旧宅,武德元年以为通义宫。六年,高祖临幸,大宴群臣,引见邻里父老,班赐有差。贞观元年,立为兴圣尼寺焉。

又曰:大明宫,南接京城之北面,西接京城之东北隅。初,高宗尝患风痺,以宫内湫湿,屋宇拥蔽,乃於此置宫。司农少卿梁孝仁充使制造。北据高冈,南望爽垲,视终南如指掌,坊市俯而可窥。

《东京记》曰:上阳宫,在皇城西南东苑,前苑东垂,南临洛水,西亘谷水。上元中,韦机充使所造。列岸修廊连亘,掘地,得铜器似盆而浅,中有隐起双鲤之状,鱼间有四篆字曰:"长宜子孙"。时人以为李氏再兴之符。高宗末年,常居此宫以听政也。

《两京记》曰:上阳宫西有西上阳宫,两宫夹谷水,虹桥架空,以通往来。

《楚辞》曰: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珠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又曰:卢生说始皇曰:"人主为微行,所居而人知之,则害於神。愿上居居无令人知,则不死之药,殆可得也。"乃命咸阳之旁三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充之,所幸,有言其处者,死。始皇幸梁山宫,望见丞相骑众,不善之,中人以告丞相,损车骑。始皇怒曰:"此中人泄吾语。"捕时在旁者,斩之。自是莫知所在,决事悉於咸阳宫。

又曰:始皇二十七年,作长信宫於渭南。通骊山,作甘泉前殿。筑甬道,自咸阳属之。(筑墙垣如街巷。)

又曰:汉武帝时,河决。天子自临决河,沈白马玉璧,作《瓠子歌》。於是筑宫其上,名曰宣房宫。

又曰:樗里子卒,葬於渭南章台之东。曰:"后百岁,是当有天子之宫夹我墓。"樗里疾室在於昭王庙西渭南阴乡樗里,故俗谓之樗里子。至汉兴,长乐宫在其东,未央宫在其西,武库正值其墓。秦人谚曰:"力则任鄙,智则樗里。"

《汉书》曰:汉八年,萧丞相营作未央宫,立东阙、北阙、(苍龙,玄虎,二阙。)前殿、武库、大仓。高祖还,见宫阙壮丽,甚怒,曰:"天下方未定,何治宫室过度也!"何曰:"非壮非丽,无以威四夷,且令后世无以加也。"

又曰:初,江充召见犬台宫,(晋灼曰:黄图上林有走狗观也。古曰今书本犬台有作太台,字者误也。汉无太台宫也。)自请愿以所常被服冠见上,上许之。充为人魁岸,容貌甚壮。帝望见而异之,谓左右曰:"燕赵固多奇士。"既至前,问以当世政事,上悦之。

又曰:武帝六年冬,行幸回中。春,作首山宫。

又曰:上幸不其,祠神人于交门宫,若有向坐拜者。作《交门之歌》。

又曰:幸河东之明年正月,凤凰集祋祤,於所集处得玉宝,起步寿宫。

又曰:柏梁灾,越巫勇之乃曰:"越俗,有火灾,又起屋,必以大,用胜服之。"於是起建章宫,为千门万户。

又曰:梁孝王,吴、楚破,梁最亲,有功。又为大国,居天下膏腴,北界泰山,西至高阳,四十馀城,多大县。孝王,太后少子,爱之,赏赐不可胜道。於是孝王筑东苑,方三百馀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室,为复道,宫连属於平台四十馀里。(如淳曰:在梁东北离宫所在。晋灼曰:或说在城中东北角。)得赐天子旌旗,从千乘万骑,出警入跸,拟於天子。

又曰:孝武作建章宫,为千门万户。有凤凰阙,高二十馀丈,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南有玉堂璧门大鸟之属。立神明台、井幹楼,度高五十馀丈,辇道相属焉。

又曰:秦起咸阳而西至雍,离宫三百,(师古曰:凡言离宫者皆谓於别处置之,非常所居也。)钟鼓帷帐,不移而具。又为阿房之殿,高数十仞,(师古曰:阿房者,言殿之四阿皆房也。一说,大陵曰阿,言其殿高若於阿,上为房也。房,次王作旁说云。始皇作四十殿,未有名,以其去咸阳近,且号阿旁。阿,近也。八尺曰仞也。)东西五里,南北千步,从车罗骑四马驰骛,旌旗不挠。(师古曰:挠,屈也。言庭之广大,殿之高敞,众骑驰骛无所触。建立旗旌,不屈挠。)为宫室之丽至於此,使其后世曾不得聚庐而托处焉。

又曰:邹阳谏吴王曰:"臣闻秦倚曲台之宫,(应劭曰:始皇帝所治处也。若汉家未央宫也。)悬衡天下,(服虔曰:关西为衡。应劭曰:衡,平也。如淳曰:衡,犹称也,言其悬法度於其上也。师古曰:此说秦自以为威力强固,非论平法也。下又言陈胜连从兵之据,则是说从横之事耳。服释是也。)画地而不犯,(师古曰:画地不犯者,法制之行。)兵加胡越;至其晚节末路,张耳、陈胜连从兵之据,(师古曰:从音子容切。)以叩函谷,咸阳遂危。(师古曰:叩,击也。)何则?列郡不相亲,万室不相救也?"

又曰:后元二年,幸盩厔,作五柞宫。(张晏曰:有五柞树,因以名。)

又曰:甘露二年,幸萯阳宫。(在鄠,萯音倍。)

《后汉书》曰:永平三年夏旱,而大起北宫,锺离意诣阙免冠上疏曰:"伏见陛下以天时小旱,忧念元元,降避正殿,躬自克责,而比日密云,遂无大润,岂政有未得应天心者邪?昔成汤遭旱,以六事自责曰:'政不节邪?使人疾邪?宫室崇邪?女谒盛邪?苞苴行邪?谗夫昌邪?'窃见北宫大作,人失农时,此所谓宫室荣也。自古非患宫室小狭,但患人不安宁。宜且罢止,以应天心。臣意以匹夫之才,无有重行能,久食重禄,擢备近臣,比受厚赐,喜惧相半,不胜愚戆征营,(征营,不自安也。)罪当万死。"帝策诏报曰:"汤引六事,咎在一人。其冠履,勿谢。比上天降旱,密云数会,朕戚然惭惧,思获嘉应。故分布祷请,闚候风云,北祈明堂,南设雩场。(明堂在洛阳城南,言北祈者,盖时修雩场在明堂之南也。)今又敕大匠止作诸宫,减省不急,庶消灾谴。"诏因谢公卿百僚,遂应时澍雨。

又曰:东平王苍薨,元和三年,东巡狩,幸东平宫,追念苍,谓其诸子曰:"思其人,至其乡,其处在,其人亡。"因泣下沾襟。

《魏志》曰:帝营作许昌宫,杨阜谏曰:"尧尚茅茨而万国安,禹卑宫室,而天下乐。桀作璇室象廊,纣为倾宫鹿台,皆丧社稷也。"

《吴志》曰:后主二年六月,起新宫於大初之东,制度尤广。二千石已下,皆自入山督摄伐木。又坏诸地大开苑囿,起土山作楼观,加饰珠玉,制以奇名,右临硎,左弯碕。又开城北渠引后湖水。激流入宫内,巡绕堂殿。穷极伎巧,功费万计。

又曰:赤乌十年春二月,適南宫。三月,改作大初宫,诏移武昌材瓦。有司奏:"武昌宫作已二十八年,恐不堪用,宜别更置。"帝曰:"大禹卑宫室为美。今军事未已,所在多赋,妨损农业。且建业宫乃朕从京来作府舍耳,柱材率细,年月久远,恐损坏,今武昌宫材木自可用缮之。"

《晋书》曰:尚书仆射谢安石以宫室朽坏,启作新宫。帝权出居会稽王第。二月,始兴功,内外日役六千人。安与大匠毛安之决意修定,皆仰摸玄象,体合辰极,并新制置省阁堂宇名署。时正构太极殿欠一梁,有梅木流至石头,石头津主启闻,取用之。因画花於梁上,以表瑞焉。又起朱雀重楼,皆绣栭藻井,门开三道,上重名朱雀观。观下门上有铜雀悬楣上,刻木为龙虎,左右相对。

王隐《晋书》曰:高堂隆刻邺宫屋材云:"后若干年,当有天子居此宫。"惠帝止邺宫,治屋土剥更屋,始见刻字,计年正合时。

《载记》曰:石勒欲营邺宫,先是廷尉续咸谏止之。及是霖雨,中山西北暴水,流漂巨木百馀万根,集于堂阳。勒大悦,谓公卿曰:"诸卿知否?此非为灾,天意欲吾营都矣。"於是营之,勒亲定规模。

又曰:刘曜命起丰明观,立西宫,建凌霄楼於镐池。侍中乔豫、和苞上疏曰:"臣闻人主之兴作也,上准乾象,俯顺人时,是以卫文承乱亡之后,宗庙流漂无所,而犹上宪营室作为楚宫。故能上兴康叔、武公之迹,延九百之庆也。今奉诏书将营丰明观,市道刍荛咸非之,曰一观之费足以平凉州矣。又奉敕旨复欲拟阿房而建西宫,模琼楼而建凌霄,以此功费亦可以吞吴、蜀,剪齐、魏矣。"书奏,曜大悦。

《宋书》曰:少帝以石头城为长乐宫,东府城为未央宫。

《齐书》曰:高祖永明元年秋七月,车驾幸青溪旧宫,设金石乐,在位者赋诗。

《唐书》曰:东都平,太宗入观隋氏宫室,嗟后主罄人力以逞奢侈。薛收进曰:"峻宇雕墙,殷辛以灭;土阶茅栋,唐尧以昌。秦帝增阿房之饰,汉后罢露台之费,故汉祚延而秦祸速,自古如此。土崩瓦解,取讥后代,良以奢虐所致。"太宗悦其对。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一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宫

《世本》曰:尧使禹作宫。

《释名》:宫,穹也;屋见垣上穹隆也。

《尔雅》曰:宫谓之室,室谓之宫。

《史记》曰:《天官书》曰:"玄武,虚、危,主宫室。"

《大戴礼》曰:周时德泽和洽,蒿茂大,以为宫柱,名为蒿宫。

《毛诗》曰:定之方中,作为楚宫;揆之以日,作为楚室。

又曰:鼓钟于宫,声闻于外。

《易》曰: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

《左传》曰:襄公作楚宫,穆叔曰:《太誓》云:'人之所欲,天必从之。'君欲楚夫,故作其宫,若君不复適楚,必死是宫也。"六月,公薨于楚宫。

又曰:晋成虒祁之宫,又成铜鞮之宫数里。

《论语》曰:禹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简然矣。

《史记》曰:驺子之燕,昭王拥彗先驱,请列弟子坐而受业。筑碣石宫,亲往师之。

又曰:秦始皇造阿房宫,征发天下工匠。

又曰:秦始皇所居之宫有祈年宫、长信宫、梁山宫。

又曰:戎使由余於秦,秦缪公示以宫室积聚,由余曰:"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亦苦民矣。"

又曰:项羽屠咸阳,焚其宫室,三月火不灭。

image.png

又曰:卢生说始皇曰:"人主为微行,所居而人知之,则害於神。愿上居居无令人知,则不死之药,殆可得也。"乃命咸阳之旁三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充之,所幸,有言其处者,死。始皇幸梁山宫,望见丞相骑众,不善之,中人以告丞相,损车骑。始皇怒曰:"此中人泄吾语。"捕时在旁者,斩之。自是莫知所在,决事悉於咸阳宫。

又曰:始皇二十七年,作长信宫於渭南。通骊山,作甘泉前殿。筑甬道,自咸阳属之。(筑墙垣如街巷。)

又曰:汉武帝时,河决。天子自临决河,沈白马玉璧,作《瓠子歌》。於是筑宫其上,名曰宣房宫。

又曰:樗里子卒,葬於渭南章台之东。曰:"后百岁,是当有天子之宫夹我墓。"樗里疾室在於昭王庙西渭南阴乡樗里,故俗谓之樗里子。至汉兴,长乐宫在其东,未央宫在其西,武库正值其墓。秦人谚曰:"力则任鄙,智则樗里。"

《汉书》曰:汉八年,萧丞相营作未央宫,立东阙、北阙、(苍龙,玄虎,二阙。)前殿、武库、大仓。高祖还,见宫阙壮丽,甚怒,曰:"天下方未定,何治宫室过度也!"何曰:"非壮非丽,无以威四夷,且令后世无以加也。"

又曰:初,江充召见犬台宫,(晋灼曰:黄图上林有走狗观也。古曰今书本犬台有作太台,字者误也。汉无太台宫也。)自请愿以所常被服冠见上,上许之。充为人魁岸,容貌甚壮。帝望见而异之,谓左右曰:"燕赵固多奇士。"既至前,问以当世政事,上悦之。

又曰:武帝六年冬,行幸回中。春,作首山宫。

又曰:上幸不其,祠神人于交门宫,若有向坐拜者。作《交门之歌》。

又曰:幸河东之明年正月,凤凰集祋祤,於所集处得玉宝,起步寿宫。

又曰:柏梁灾,越巫勇之乃曰:"越俗,有火灾,又起屋,必以大,用胜服之。"於是起建章宫,为千门万户。

又曰:梁孝王,吴、楚破,梁最亲,有功。又为大国,居天下膏腴,北界泰山,西至高阳,四十馀城,多大县。孝王,太后少子,爱之,赏赐不可胜道。於是孝王筑东苑,方三百馀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室,为复道,宫连属於平台四十馀里。(如淳曰:在梁东北离宫所在。晋灼曰:或说在城中东北角。)得赐天子旌旗,从千乘万骑,出警入跸,拟於天子。

又曰:孝武作建章宫,为千门万户。有凤凰阙,高二十馀丈,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南有玉堂璧门大鸟之属。立神明台、井幹楼,度高五十馀丈,辇道相属焉。

又曰:秦起咸阳而西至雍,离宫三百,(师古曰:凡言离宫者皆谓於别处置之,非常所居也。)钟鼓帷帐,不移而具。又为阿房之殿,高数十仞,(师古曰:阿房者,言殿之四阿皆房也。一说,大陵曰阿,言其殿高若於阿,上为房也。房,次王作旁说云。始皇作四十殿,未有名,以其去咸阳近,且号阿旁。阿,近也。八尺曰仞也。)东西五里,南北千步,从车罗骑四马驰骛,旌旗不挠。(师古曰:挠,屈也。言庭之广大,殿之高敞,众骑驰骛无所触。建立旗旌,不屈挠。)为宫室之丽至於此,使其后世曾不得聚庐而托处焉。

又曰:邹阳谏吴王曰:"臣闻秦倚曲台之宫,(应劭曰:始皇帝所治处也。若汉家未央宫也。)悬衡天下,(服虔曰:关西为衡。应劭曰:衡,平也。如淳曰:衡,犹称也,言其悬法度於其上也。师古曰:此说秦自以为威力强固,非论平法也。下又言陈胜连从兵之据,则是说从横之事耳。服释是也。)画地而不犯,(师古曰:画地不犯者,法制之行。)兵加胡越;至其晚节末路,张耳、陈胜连从兵之据,(师古曰:从音子容切。)以叩函谷,咸阳遂危。(师古曰:叩,击也。)何则?列郡不相亲,万室不相救也?"

又曰:后元二年,幸盩厔,作五柞宫。(张晏曰:有五柞树,因以名。)

又曰:甘露二年,幸萯阳宫。(在鄠,萯音倍。)

《后汉书》曰:永平三年夏旱,而大起北宫,锺离意诣阙免冠上疏曰:"伏见陛下以天时小旱,忧念元元,降避正殿,躬自克责,而比日密云,遂无大润,岂政有未得应天心者邪?昔成汤遭旱,以六事自责曰:'政不节邪?使人疾邪?宫室崇邪?女谒盛邪?苞苴行邪?谗夫昌邪?'窃见北宫大作,人失农时,此所谓宫室荣也。自古非患宫室小狭,但患人不安宁。宜且罢止,以应天心。臣意以匹夫之才,无有重行能,久食重禄,擢备近臣,比受厚赐,喜惧相半,不胜愚戆征营,(征营,不自安也。)罪当万死。"帝策诏报曰:"汤引六事,咎在一人。其冠履,勿谢。比上天降旱,密云数会,朕戚然惭惧,思获嘉应。故分布祷请,闚候风云,北祈明堂,南设雩场。(明堂在洛阳城南,言北祈者,盖时修雩场在明堂之南也。)今又敕大匠止作诸宫,减省不急,庶消灾谴。"诏因谢公卿百僚,遂应时澍雨。

又曰:东平王苍薨,元和三年,东巡狩,幸东平宫,追念苍,谓其诸子曰:"思其人,至其乡,其处在,其人亡。"因泣下沾襟。

《魏志》曰:帝营作许昌宫,杨阜谏曰:"尧尚茅茨而万国安,禹卑宫室,而天下乐。桀作璇室象廊,纣为倾宫鹿台,皆丧社稷也。"

《吴志》曰:后主二年六月,起新宫於大初之东,制度尤广。二千石已下,皆自入山督摄伐木。又坏诸地大开苑囿,起土山作楼观,加饰珠玉,制以奇名,右临硎,左弯碕。又开城北渠引后湖水。激流入宫内,巡绕堂殿。穷极伎巧,功费万计。

又曰:赤乌十年春二月,適南宫。三月,改作大初宫,诏移武昌材瓦。有司奏:"武昌宫作已二十八年,恐不堪用,宜别更置。"帝曰:"大禹卑宫室为美。今军事未已,所在多赋,妨损农业。且建业宫乃朕从京来作府舍耳,柱材率细,年月久远,恐损坏,今武昌宫材木自可用缮之。"

《晋书》曰:尚书仆射谢安石以宫室朽坏,启作新宫。帝权出居会稽王第。二月,始兴功,内外日役六千人。安与大匠毛安之决意修定,皆仰摸玄象,体合辰极,并新制置省阁堂宇名署。时正构太极殿欠一梁,有梅木流至石头,石头津主启闻,取用之。因画花於梁上,以表瑞焉。又起朱雀重楼,皆绣栭藻井,门开三道,上重名朱雀观。观下门上有铜雀悬楣上,刻木为龙虎,左右相对。

王隐《晋书》曰:高堂隆刻邺宫屋材云:"后若干年,当有天子居此宫。"惠帝止邺宫,治屋土剥更屋,始见刻字,计年正合时。

《载记》曰:石勒欲营邺宫,先是廷尉续咸谏止之。及是霖雨,中山西北暴水,流漂巨木百馀万根,集于堂阳。勒大悦,谓公卿曰:"诸卿知否?此非为灾,天意欲吾营都矣。"於是营之,勒亲定规模。

又曰:刘曜命起丰明观,立西宫,建凌霄楼於镐池。侍中乔豫、和苞上疏曰:"臣闻人主之兴作也,上准乾象,俯顺人时,是以卫文承乱亡之后,宗庙流漂无所,而犹上宪营室作为楚宫。故能上兴康叔、武公之迹,延九百之庆也。今奉诏书将营丰明观,市道刍荛咸非之,曰一观之费足以平凉州矣。又奉敕旨复欲拟阿房而建西宫,模琼楼而建凌霄,以此功费亦可以吞吴、蜀,剪齐、魏矣。"书奏,曜大悦。

《宋书》曰:少帝以石头城为长乐宫,东府城为未央宫。

《齐书》曰:高祖永明元年秋七月,车驾幸青溪旧宫,设金石乐,在位者赋诗。

《唐书》曰:东都平,太宗入观隋氏宫室,嗟后主罄人力以逞奢侈。薛收进曰:"峻宇雕墙,殷辛以灭;土阶茅栋,唐尧以昌。秦帝增阿房之饰,汉后罢露台之费,故汉祚延而秦祸速,自古如此。土崩瓦解,取讥后代,良以奢虐所致。"太宗悦其对。

image.png

又曰:高祖尝避暑於仁智宫。

又曰:阎立德受诏造翠微微宫玉华宫,咸称旨,赏赐甚厚。

又曰:太宗将幸九成宫,姚思廉谏曰:"离宫游幸,秦皇、汉武之事,固非尧、舜、禹、汤之所为也。"言甚切至,太宗纳之。

《西京杂记》曰:赵王如意年幼,未能亲就外傅,戚姬使旧赵内傅赵媪傅之,号其室为养德宫。

又曰:五柞宫有五柞树,皆连抱,上枝覆荫数十亩。其西有青桐观,观有三梧桐树,树下石骐麟二枚,刊其胁为文字,是秦始皇骊山墓上物也。头高一丈三尺,东边者前左脚折,折处有赤如血。父老谓其有神,皆含血而属筋焉。

《帝王世纪》曰:纣作倾宫,七年乃成,大十里,高十丈。

又曰:尧有贰宫。

《汉武故事》曰:上起明光宫,发燕、赵美女二千人充之。取年十五已上、二十已下,满四十者出嫁。掖庭令总其籍,时有死出者隋补之,凡诸宫美人可有七八千。建章、未央、长乐三宫皆辇道相属,悬栋飞阁,不由径路。

《六韬》曰:殷君喜治宫室七十三所。大宫百里,宫中九市。

《列仙传》曰:钩弋夫人,齐人,病六年,右手拳。望气者云:"东方有贵人气。"推而得之。召到,姿色甚伟,帝披其手,得一玉钩,而手寻展。故名其宫为钩翼宫。

《十洲记》曰:方丈山上有玄琉璃宫。

《博物志》曰:夏桀之时,为长夜宫於深谷之中,男女杂处,三旬不出听政。其后大风飘沙,一夕填此宫谷。

《邺中记》曰:石虎在时,自襄国至邺二百里中,四十里辄立一宫,宫有一夫人,侍婢数十,黄门宿卫,石虎下辇即止。凡虎所起,内外大小殿、台、观、行、宫四十四所。

《郡国志》曰:武帝游五柞宫,欲广,上林令谯隆谏曰:"尧、舜至治广德,不务苑囿。"帝初不悦,后拜为中郎。

《墨子》曰:上古之人,未知为宫室,就陵而居处,下润伤民,故圣人作,为宫室。宫室之法,高足以避润湿,中足以御风寒,上足以待霜雪,墙高足以别男女,故以便生,不以为乐也。今之为宫室,必厚敛百姓,暴夺民财,为曲直之室,青黄刻镂之饰,故国贫而人难诉也。

《管子》曰:黄帝有合宫以听政。

《穆天子传》曰:天子升於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

《越绝书》曰:美女宫,周五百九十步。土城者,勾践所习教美西西施、郑旦宫室。

《方言》曰:吴有馆娃之宫。

《列子》曰:周穆王时,西域国有化人来,王执化人之袪,腾而上天。暨及化人之宫,化人之宫,构以金银,络以珠玉,出云雨之上,实为清都紫微也。

《孟子》曰:齐宣王见孟子於雪宫。

《吕氏春秋》曰:武王胜殷,清箕子之宫也。

《神异经》曰:东方有宫,青石为墙,高三仞,左右阙高百尺,画以五色,门有银榜,以青石碧镂,题曰天地长男之宫。西方有宫,白石为墙,五色玄黄门,有金榜而银镂,题曰天地少女之宫。中央有宫,以金为墙,阙有金榜以银镂,题曰天皇之宫。南方有宫,以赤石为墙,赤铜为门,阙有银榜,曰天地中女之宫。北方有宫,以黑石为墙,题曰天地中男之宫。东南有宫,以黄石为墙,以黄榜碧镂,题曰天地少男之宫。西南有宫,以黄铜为墙,题曰地皇之宫。

《十洲记》曰:青丘山上有紫宫,天真仙女多游於此。

又曰:方丈山有琉璃宫。

《纪年》曰:穆王所居,郑宫春宫。

《说苑》曰:楚使使聘齐。齐王享之梧宫,使者曰:"大哉梧乎!"王曰:"江海之鱼吞舟,况大国之树。"

《三辅故事》曰:桂宫周匝十里,有光明殿、走狗台,土山复道横北庭,从宫中西上城至神明台。

《三辅黄图》曰:有夜光宫、望远宫、昭台宫、蒲桃宫、棠梨宫、蒷阳宫、长平宫、五柞宫。

《汉宫阙名》曰:长安有长乐宫、未央宫、长门宫、鼓篁宫、承光宫、宜春宫、池阳宫、长平宫、黄山宫、望仙宫、长杨宫、集灵宫、延寿宫、祈年宫、通天宫、馺娑宫、沛宫、林光宫、甘泉宫、龙泉宫、首山宫、交门宫、明光宫、五柞宫、万岁宫、竹宫、寿宫、建章宫、太一宫、思子宫、(见《汉书》,长乐等宫,或在京师,或在外邵,或帝王所居,或祀祠所在,或因事以置。)夜光宫、棠梨宫、扶荔宫(见《三辅莫图》)、桂宫(见《三辅故事》)、鼎湖宫、谷口宫。

《魏略》曰:大秦国城中有五宫,相去各十里,宫室皆以水精为梱,食器亦然。

《郡国志》曰:金河府摩磷宫北二十里有石殿一,飞桥向岸,画以古贤哲士,太常卿蒋少游制。太和五年,文明太后来幸,钓得鲤鱼一双,长三尺,以黄金锁穿鳃,放於池中。后皆长五尺,沉泛相随。正光元年五月五日,天清气爽,闻池内锵锵声,水中惊沸,须臾,雷电海冥,有气五道自池中属於天,久之乃灭,波止水定,唯见一鱼化为龙矣。

又曰:秦川宫,昔非子到秦,於此筑宫室。

又曰:庐山有三宫,上宫在悬崖之表,人所不及;次宫在山岩下,两边有阴阳沟,有石羊马,夹道相对;下宫在彭蠡湖际。

《隋图经》曰:大业十六年,自江都还洛阳,敕於汾州北临汾水起汾阳宫,即管涔山汾河源所出之处。当盛暑之时,临河盥潄,即凉风凛然如八九月,其北多雨,经夏罕有晴日,一日之中,倏忽而雨,倏忽而晴,晴雨未曾经日。虽高岭千仞,岭上居人掘地深二三尺,即得清泉用之。

《寿春图经》曰:十宫,在县北五里长阜苑内,依林傍涧,疏迥跨屺,随地形置焉。并隋炀帝立也,曰归雁宫、回流宫、九里宫、松林宫、枫林宫、大雷宫、小雷宫、春草宫、九华宫、光汾宫,是曰十宫。

《西京记》曰:通义坊,唐高祖龙潜旧宅,武德元年以为通义宫。六年,高祖临幸,大宴群臣,引见邻里父老,班赐有差。贞观元年,立为兴圣尼寺焉。

又曰:大明宫,南接京城之北面,西接京城之东北隅。初,高宗尝患风痺,以宫内湫湿,屋宇拥蔽,乃於此置宫。司农少卿梁孝仁充使制造。北据高冈,南望爽垲,视终南如指掌,坊市俯而可窥。

《东京记》曰:上阳宫,在皇城西南东苑,前苑东垂,南临洛水,西亘谷水。上元中,韦机充使所造。列岸修廊连亘,掘地,得铜器似盆而浅,中有隐起双鲤之状,鱼间有四篆字曰:"长宜子孙"。时人以为李氏再兴之符。高宗末年,常居此宫以听政也。

《两京记》曰:上阳宫西有西上阳宫,两宫夹谷水,虹桥架空,以通往来。

《楚辞》曰: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珠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又曰:高祖尝避暑於仁智宫。

又曰:阎立德受诏造翠微微宫玉华宫,咸称旨,赏赐甚厚。

又曰:太宗将幸九成宫,姚思廉谏曰:"离宫游幸,秦皇、汉武之事,固非尧、舜、禹、汤之所为也。"言甚切至,太宗纳之。

《西京杂记》曰:赵王如意年幼,未能亲就外傅,戚姬使旧赵内傅赵媪傅之,号其室为养德宫。

又曰:五柞宫有五柞树,皆连抱,上枝覆荫数十亩。其西有青桐观,观有三梧桐树,树下石骐麟二枚,刊其胁为文字,是秦始皇骊山墓上物也。头高一丈三尺,东边者前左脚折,折处有赤如血。父老谓其有神,皆含血而属筋焉。

《帝王世纪》曰:纣作倾宫,七年乃成,大十里,高十丈。

又曰:尧有贰宫。

《汉武故事》曰:上起明光宫,发燕、赵美女二千人充之。取年十五已上、二十已下,满四十者出嫁。掖庭令总其籍,时有死出者隋补之,凡诸宫美人可有七八千。建章、未央、长乐三宫皆辇道相属,悬栋飞阁,不由径路。

《六韬》曰:殷君喜治宫室七十三所。大宫百里,宫中九市。

《列仙传》曰:钩弋夫人,齐人,病六年,右手拳。望气者云:"东方有贵人气。"推而得之。召到,姿色甚伟,帝披其手,得一玉钩,而手寻展。故名其宫为钩翼宫。

《十洲记》曰:方丈山上有玄琉璃宫。

《博物志》曰:夏桀之时,为长夜宫於深谷之中,男女杂处,三旬不出听政。其后大风飘沙,一夕填此宫谷。

《邺中记》曰:石虎在时,自襄国至邺二百里中,四十里辄立一宫,宫有一夫人,侍婢数十,黄门宿卫,石虎下辇即止。凡虎所起,内外大小殿、台、观、行、宫四十四所。

《郡国志》曰:武帝游五柞宫,欲广,上林令谯隆谏曰:"尧、舜至治广德,不务苑囿。"帝初不悦,后拜为中郎。

《墨子》曰:上古之人,未知为宫室,就陵而居处,下润伤民,故圣人作,为宫室。宫室之法,高足以避润湿,中足以御风寒,上足以待霜雪,墙高足以别男女,故以便生,不以为乐也。今之为宫室,必厚敛百姓,暴夺民财,为曲直之室,青黄刻镂之饰,故国贫而人难诉也。

《管子》曰:黄帝有合宫以听政。

《穆天子传》曰:天子升於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

《越绝书》曰:美女宫,周五百九十步。土城者,勾践所习教美西西施、郑旦宫室。

《方言》曰:吴有馆娃之宫。

《列子》曰:周穆王时,西域国有化人来,王执化人之袪,腾而上天。暨及化人之宫,化人之宫,构以金银,络以珠玉,出云雨之上,实为清都紫微也。

《孟子》曰:齐宣王见孟子於雪宫。

《吕氏春秋》曰:武王胜殷,清箕子之宫也。

《神异经》曰:东方有宫,青石为墙,高三仞,左右阙高百尺,画以五色,门有银榜,以青石碧镂,题曰天地长男之宫。西方有宫,白石为墙,五色玄黄门,有金榜而银镂,题曰天地少女之宫。中央有宫,以金为墙,阙有金榜以银镂,题曰天皇之宫。南方有宫,以赤石为墙,赤铜为门,阙有银榜,曰天地中女之宫。北方有宫,以黑石为墙,题曰天地中男之宫。东南有宫,以黄石为墙,以黄榜碧镂,题曰天地少男之宫。西南有宫,以黄铜为墙,题曰地皇之宫。

《十洲记》曰:青丘山上有紫宫,天真仙女多游於此。

又曰:方丈山有琉璃宫。

《纪年》曰:穆王所居,郑宫春宫。

《说苑》曰:楚使使聘齐。齐王享之梧宫,使者曰:"大哉梧乎!"王曰:"江海之鱼吞舟,况大国之树。"

《三辅故事》曰:桂宫周匝十里,有光明殿、走狗台,土山复道横北庭,从宫中西上城至神明台。

《三辅黄图》曰:有夜光宫、望远宫、昭台宫、蒲桃宫、棠梨宫、蒷阳宫、长平宫、五柞宫。

《汉宫阙名》曰:长安有长乐宫、未央宫、长门宫、鼓篁宫、承光宫、宜春宫、池阳宫、长平宫、黄山宫、望仙宫、长杨宫、集灵宫、延寿宫、祈年宫、通天宫、馺娑宫、沛宫、林光宫、甘泉宫、龙泉宫、首山宫、交门宫、明光宫、五柞宫、万岁宫、竹宫、寿宫、建章宫、太一宫、思子宫、(见《汉书》,长乐等宫,或在京师,或在外邵,或帝王所居,或祀祠所在,或因事以置。)夜光宫、棠梨宫、扶荔宫(见《三辅莫图》)、桂宫(见《三辅故事》)、鼎湖宫、谷口宫。

《魏略》曰:大秦国城中有五宫,相去各十里,宫室皆以水精为梱,食器亦然。

《郡国志》曰:金河府摩磷宫北二十里有石殿一,飞桥向岸,画以古贤哲士,太常卿蒋少游制。太和五年,文明太后来幸,钓得鲤鱼一双,长三尺,以黄金锁穿鳃,放於池中。后皆长五尺,沉泛相随。正光元年五月五日,天清气爽,闻池内锵锵声,水中惊沸,须臾,雷电海冥,有气五道自池中属於天,久之乃灭,波止水定,唯见一鱼化为龙矣。

又曰:秦川宫,昔非子到秦,於此筑宫室。

又曰:庐山有三宫,上宫在悬崖之表,人所不及;次宫在山岩下,两边有阴阳沟,有石羊马,夹道相对;下宫在彭蠡湖际。

《隋图经》曰:大业十六年,自江都还洛阳,敕於汾州北临汾水起汾阳宫,即管涔山汾河源所出之处。当盛暑之时,临河盥潄,即凉风凛然如八九月,其北多雨,经夏罕有晴日,一日之中,倏忽而雨,倏忽而晴,晴雨未曾经日。虽高岭千仞,岭上居人掘地深二三尺,即得清泉用之。

《寿春图经》曰:十宫,在县北五里长阜苑内,依林傍涧,疏迥跨屺,随地形置焉。并隋炀帝立也,曰归雁宫、回流宫、九里宫、松林宫、枫林宫、大雷宫、小雷宫、春草宫、九华宫、光汾宫,是曰十宫。

《西京记》曰:通义坊,唐高祖龙潜旧宅,武德元年以为通义宫。六年,高祖临幸,大宴群臣,引见邻里父老,班赐有差。贞观元年,立为兴圣尼寺焉。

又曰:大明宫,南接京城之北面,西接京城之东北隅。初,高宗尝患风痺,以宫内湫湿,屋宇拥蔽,乃於此置宫。司农少卿梁孝仁充使制造。北据高冈,南望爽垲,视终南如指掌,坊市俯而可窥。

《东京记》曰:上阳宫,在皇城西南东苑,前苑东垂,南临洛水,西亘谷水。上元中,韦机充使所造。列岸修廊连亘,掘地,得铜器似盆而浅,中有隐起双鲤之状,鱼间有四篆字曰:"长宜子孙"。时人以为李氏再兴之符。高宗末年,常居此宫以听政也。

《两京记》曰:上阳宫西有西上阳宫,两宫夹谷水,虹桥架空,以通往来。

《楚辞》曰: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珠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8-02 00:11:26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