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古典文学名著《太平御览》:居处部·卷五全文

关键词:曰於闻作王记君,诸侯臣子

公孙卿言於帝曰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五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台上

《尔雅》曰:观四方而高曰台,(积土四方者。)有木曰榭。

《释名》曰:台,持也;言筑土坚高能自胜持也。

又曰:《尚书》曰:散鹿台之财。

《毛诗》曰:经始勿亟,庶民子来。谓文王之作灵台也。

又曰:《新台》,刺卫宣公也。纳伋之妻,作新台於河上而要之,国人恶之,而作是诗。

《礼记·月令》:五月,可以居高明,可以处台榭。

《左传》曰:夏启有钧台之飨。

又曰:宋平公筑台,妨於农收。子罕请俟农功之毕,公弗许。筑者讴曰:"泽门之晳,实兴我役。邑中之黔,实慰我心。"(子罕黑居邑中。)子罕闻之,亲执扑以行筑,而抶其不勉者,曰:"吾侪小人,皆有阖庐以避燥湿寒暑,今君为一台而不速成,何以为役?"讴者乃止。

又曰:晋灵公不君,从台上弹人,观其避丸者。

又曰: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

又曰:有蛇自泉台出,入于国,如先君之数八月声,姜薨,毁泉台也。

《史记》曰:秦始皇作琅琊台,刊石颂德。

又曰:晋灵公造九层之台,孙息曰:"臣能累十二棋,加一鸡子於上。"公曰:"危哉!"息曰:"公造九层之台,三年不成,实危於此。"公乃止。

又曰:赵武灵王为野台以望齐中之山境。徐广注:野,一作望齐也。

又曰:蜀寡妇清,其先得丹穴(徐广曰:涪陵出丹也。)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谓其多,不可訾量。)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侵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为筑女怀清台。

又曰:淮南王安立思仙台。

又曰:楚灵王为章华之台,伍举谏曰:"昔楚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

又曰: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士,谓之黄金台。

又曰:子路闻蒯聩入,驰往,入城造蒯聩。蒯聩与孔悝登台,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请得而杀之。"蒯聩弗听。於是子路欲燔台,蒯聩惧,乃下石乞、壶黡攻子路,断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

又曰:汉武帝起柏梁台,高数十丈,悉以香柏,香闻数十里。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五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台上

《尔雅》曰:观四方而高曰台,(积土四方者。)有木曰榭。

《释名》曰:台,持也;言筑土坚高能自胜持也。

又曰:《尚书》曰:散鹿台之财。

《毛诗》曰:经始勿亟,庶民子来。谓文王之作灵台也。

又曰:《新台》,刺卫宣公也。纳伋之妻,作新台於河上而要之,国人恶之,而作是诗。

《礼记·月令》:五月,可以居高明,可以处台榭。

《左传》曰:夏启有钧台之飨。

又曰:宋平公筑台,妨於农收。子罕请俟农功之毕,公弗许。筑者讴曰:"泽门之晳,实兴我役。邑中之黔,实慰我心。"(子罕黑居邑中。)子罕闻之,亲执扑以行筑,而抶其不勉者,曰:"吾侪小人,皆有阖庐以避燥湿寒暑,今君为一台而不速成,何以为役?"讴者乃止。

又曰:晋灵公不君,从台上弹人,观其避丸者。

又曰: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

又曰:有蛇自泉台出,入于国,如先君之数八月声,姜薨,毁泉台也。

《史记》曰:秦始皇作琅琊台,刊石颂德。

又曰:晋灵公造九层之台,孙息曰:"臣能累十二棋,加一鸡子於上。"公曰:"危哉!"息曰:"公造九层之台,三年不成,实危於此。"公乃止。

又曰:赵武灵王为野台以望齐中之山境。徐广注:野,一作望齐也。

又曰:蜀寡妇清,其先得丹穴(徐广曰:涪陵出丹也。)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谓其多,不可訾量。)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侵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为筑女怀清台。

又曰:淮南王安立思仙台。

又曰:楚灵王为章华之台,伍举谏曰:"昔楚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

又曰: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士,谓之黄金台。

又曰:子路闻蒯聩入,驰往,入城造蒯聩。蒯聩与孔悝登台,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请得而杀之。"蒯聩弗听。於是子路欲燔台,蒯聩惧,乃下石乞、壶黡攻子路,断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

又曰:汉武帝起柏梁台,高数十丈,悉以香柏,香闻数十里。

image.png

《汉书·郊祀志》曰:王莽篡位二年,好神仙事,以方士言起八风台於宫中。台成,作乐其上。

《史记》云: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孙卿言於帝曰:"仙人好楼居。"帝乃使卿持节候神,作通天台,高三十丈,雷雨悉在其下,去长安三百里,望见长安城。武帝祭天台,舞八岁童女三百人,置祠具招仙人。祭天已,令人升通天台,以候天神,天神既下所祭。若大流星,乃举烽火而就行宫望拜,上有承露盘,仙人掌擎玉杯承云表之露。元凤间,台自毁,椽桷皆化为龙凤,随风雨飞去。《西京赋》云:"通天眇而竦峙,经百常而基擢,上班华以交纷,下刻峭而若削也。"

又《艺文志》:《曲台后仓记》七篇。如淳注曰:行礼射曲台,后仓为记,故曰《曲台记》。

又曰:赵武灵王建藂台於邯郸。

又曰:文帝尝欲作露台,计之直百金,曰:"百金,中民十家之产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

又曰:贰师击右贤王,召李陵,使为贰师将军辎重。陵召见武台,(师古曰:未央宫有武台也。)叩头自请曰:"臣所将屯边者,皆荆楚勇士奇材剑客也。力扼虎,射命中。愿得自当一队到兰于山南,以分单于兵,毋令专乡贰师军。"上曰:"将军恶相属邪?吾发军多,无骑予女。"陵对曰:"无所事骑,(师古曰:犹言不事复骑也。)臣愿以少击众,步兵五千涉单于庭。"上壮而拜之。

《后汉书》曰:永平初,马援女立为皇后,显宗图画建初中名臣列将於云台,(云台在南宫。)以椒房故,独不及援。东平王苍观图,言於帝曰:"何不画伏波像?"帝笑而不言。

《魏志》曰:《武纪》建安十五年,作铜雀台。十八年,作金虎台,又作冰井台。

《魏略》云:黄初五年,文帝东征,留郭后於永始台。霖雨,城楼多坏,有司请移止,后曰:"昔楚昭王出游,贞姜留渐台,江水至,使迎而无符,不去,卒没。今帝在远,未有急而便移止,奈何也。"

何晏《景福殿赋》曰:镇以崇台,实曰永始,复道重阁,猖狂是俟。

《吴志》曰:孙权於武昌,临钓台,饮酒大忻。权使人以水洒群臣,曰:"今日酣饮,醉堕台乃止。"张昭曰:"纣为糟丘酒池,长夜之饮,当时亦以为乐,不以为恶。"权有惭色而罢。

《晋书》曰:汝南文成王亮大妃伏氏,尝以小病,祓於洛水,帝兄弟三人侍从,并持节鼓吹,震耀洛滨。武帝登凌云台望见,曰:"伏妃可谓富贵矣。"

又曰:范宁为豫章太守,大设庠序,遣往交州采磬石,以供学用。改革旧制,不拘常宪。远近至者千馀人,资给众费,一出私禄。并取郡四姓子弟,皆充学生,课读五经。又起学台,功用弥广。

又曰:凉张茂筑灵钓台,周轮八十馀堵,其高九仞。武陵人阎鲁夜叩门呼曰:"武公遣我来曰:何故劳百姓筑台乎?"姑臧令辛岩以鲁妖妄,请杀之。"茂曰:"吾信劳人。鲁称先君之令,何谓妖乎!"大府主簿马鲂曰:"今世难未夷,唯当弘尚道素,不宜劳役,崇饰台榭。比年已来,转觉众务日奢於往,每所经营,轻为雅权度,实非士女所望於明公。"茂曰:"吾过也。"命止作役。

崔鸿《十六国春秋·夏录》曰:赫连勃勃大破南凉傉檀於百井,杀众数万,以人头为京观,号曰髑髅台。

《韩子》曰:景公与晏子游少海,登柏寝之台,望其国曰:"美哉焕乎!后世将孰有之?"晏子曰:"其田氏乎!"曰:"寡人有国,如田氏有之,为之奈何?"对曰:"君若欲夺之,则近贤远不肖,治其烦乱,绥其刑罚,振贫穷,恤孤寡,行惠而好俭,民将归君。虽十田氏,其如君何?"

又曰:越王伐吴,先宣言:"吾闻吴王筑如皇之台,掘渊泉之池,罢苦百姓,剪财货以尽民力。余为民诛之。"

《幽明录》曰:海中有金台,出水百丈,结构巧丽,穷极神功,横岩云渚,竦曜星河也。

《晏子春秋》曰:景公起大台,岁寒,役者皆冻。晏子遂如台,执扑鞭其不务者,曰:"吾细人也,皆有阖庐以避燥湿寒暑,今君为一台而不速成。"国人皆以晏子助君虐也。晏子归而君令罢役。仲尼曰:"古之善为臣者,美名归之君,灾祸归之身。"

陆贾《新语》曰:楚灵王作乾溪之台,立百仞之高,欲登浮云,窥天上。

《王孙子》曰:昔卫灵公坐重华之台,侍御数百,随珠照日,罗衣从风。仲叔御谏曰:"昔桀行此而灭,纣用此以亡。今四境内侵,诸侯加兵,土地日削,内宠无乃太盛欤!"公下席再拜,曰:"寡人过矣。"於是出宫女数百人,百姓大悦。子贡闻之,曰:"所谓能受谏也。"

《贾子》曰:翟王使使之楚,楚王夸之,飨於章华之台,三休,乃至。

《南雍州记》曰:隆中诸葛亮故宅有旧井一,今涸无水。盛弘之《记》云:宅西有三间屋,基迹极高,云是孔明避水台。先有人姓董,居之,灭门;后无复敢有住者。齐建武中,有人修井,得一石枕,高一尺二寸,长九寸,献晋安王。习凿齿又为宅铭。今宅院见在。

《楼观本记》曰:尹喜宅南山阜上,先馆舍即大夫观望之台也。昔老君於此山腾空,时人因号曰老子陵,盖非坟墓也。故《尔雅》云:"大陆曰阜,大阜曰陵。"此之谓矣。

image.png

《新序》曰:桀作瑶台,殚百姓之财。伊尹谏之,桀曰:"吾有天下,犹天之有日,日亡,吾亡矣。"

又曰:魏王将欲为中天之台,曰:"敢谏者死。"许绾入曰:"闻大王将为中天之台,愿加万亿。"王曰:"子何力能加?"曰:"臣闻天与地相去万五千里,今王因而半之,当立七千五百里高;其趾当方八千里,尽王之地,不足以为台趾。古者尧舜建诸侯五千里,王必愿为台,不起兵伐诸侯,尽有其地犹不足,又伐四夷,得万八千里,乃足以为台趾。材木之积,人徒之众,食廪之输,以千万亿度。八千里之外,当尽农亩之地,足以奉给。王台具者已备,乃可作。"王默然而罢。

又曰:纣为鹿台,十年乃成,大三里,高千尺,临望云雨,故天下叛。

沈怀远《南越志》曰:熙安县东南有圆冈,高十丈,四面为羊肠道。论者曰:"尉佗登此望汉而朝,名曰朝台也。"

裴渊《广州记》曰:尉佗筑台,以朝汉室。圆基千步,直峭百丈,累道登进,顶上三亩,朔望升拜,号为朝台。

戴延之《西征记》曰:许昌城,本许由所居,大城东北九里有许由台,高六丈,广三十步,长六十步。由耻闻尧让而登此山,邑人慕德,故立此台。

《管子》曰:囷仓寡而台榭繁者,藏不足以供其费。台榭相望者,其上下相怨也。

《三辅故事》曰:未央宫前有东山台、钓台,仓池中有渐台。

《韩诗外传》曰:赵简子有臣曰周舍,立於门下,抱笔执牍,从之书过。简子与之居,无几而死。后与诸大夫饮於洪波之台,酒酣,泣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众人之唯唯,不如周舍之谔谔。今舍死,吾亡无日矣。"

《说苑》:楚庄王与晋战,胜之,惧诸侯之畏已也。乃筑为五仞之台。台成而觞诸侯,诸侯请约,庄王曰:"我,薄德之人也。"诸侯请为觞,皆仰而曰:"将将之台,窅窅其谋,我言而不尚,诸侯伐之。"於是远者来朝,近者入宾。

又曰:齐景公为露寝之台,成而不適焉。柏常骞曰:"为台甚急,台成,君何为不適焉?"公曰:"然。枭昔者鸣,其声无不为也。吾恶之甚,是以不適焉。"柏常骞曰:"臣请禳而去之。"公曰:"何其?"对曰:"筑新室,为置白茅焉。"公使为室,置白茅焉。柏常骞夜用事。明日,问公曰:"今昔闻枭声乎?"公曰:"一鸣而不复闻。"使人往视之,枭当陛布翼伏地而死。

《家语》曰:楚王将游荆台,司马子期谏,王怒,令尹子西驾於殿下曰:"今荆台之观,不可失也。"王喜,子西出从十里,还,引辔而止曰:"夫子期,忠臣也;若臣,谀臣也。愿王赏忠而诛谀也。"王乃还。

《五经异义》曰:天子有三台:灵台,以观天文;时台,以观四时施化;囿台,以观鸟兽鱼鳖。诸侯卑,不得观天文,无灵台,但有时台、囿台。

《归藏·夏后》曰:启筮,享神於晋之灵台,作璇台。

《山海经》曰:享神於大陵,而上钓台。

《老子》曰:九层之台,起於累土。

又曰:众人熙熙,如春登台。

伏滔《地记》曰:琅琊城东南十里有郎山,即古琅琊台也。秦始皇二十八年,至琅琊,大乐之,留三月,作琅琊台。台赤孤山也,然高显出於众山之上,高五里,下周二十五余里。山上垒石为台,石形如砖,长八尺,广四尺,厚尺半。三级而上,级高三丈。上级平敝二百馀步,刊石立碑,记秦功德。汉武帝亦登此台。

《吴越春秋》曰:楚灵王立。建章华之台,与群臣登焉。王曰:"台美乎!"伍举曰:"臣闻国君服宠以为美,安民以为乐,克听以为聪,致远以为明,不闻土木之崇高,虫镂之刻画,金石之清音,丝竹之凄唳,之为美。昔先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木不妨守备,用不烦官府,民不败时务,官不易朝常。今君为此台七年,国人怨焉,财用尽焉,年谷败焉,百姓烦焉,诸侯忿怨,卿士讪讥,岂前王之年盛,人君之所美者乎?臣之诚愚,不知所谓也。"灵王纳之,即除工去饰,不游於台。

又曰:范蠡於东武山起游台其上,东南为司马门,立增楼冠其山巅,以为灵台。起离宫於淮阳,中宿台在於高平,驾台在於成丘。立苑於乐野,燕台在於石室,斋台在於襟山。勾践之出游也,休息石台,食於冷厨。

又曰:吴王阖閤治宫室,立射台於安里,华池在平昌,南城宫在长乐。阖闾出入游卧,秋冬治於城中,春夏治於姑胥之台;旦食〈鱼且〉山,昼游胥台;射於鸥陂,驰於游台,兴乐石城。

又曰:越得神木一双,大二十围,长五十寻,阳为文梓,阴为楩柟。巧工施校,制以规绳,雕治圆转,刻削磨砻,分为丹青,错画文章,婴以白璧,镂以黄金,状类龙蛇,文彩生光。乃使大夫种献之於吴王,曰:"东海役臣臣孤勾践使臣种,敢因下吏闻於左右,赖大王之力,窃为小殿,有馀材,再拜,献之。"吴王大悦。子胥谏曰:"王勿受。昔者桀为灵台,纣起鹿台,阴阳不和,寒暑不时,五穀不熟,自取其灾,民虚国变,遂取灭亡。大王受之,后必为越所戮。"吴王不听,遂受而起姑胥之台。三年聚材,五年乃成,高见二百里。行步之人,道死巷哭,不辍嗟嘻之声,民疲士苦,人不聊生。

《帝王世纪》曰:周赧王虽居天子之位,为诸侯所侵逼,与家人无异。贳於民,无以归之,乃上台以避之。故周人因名其台曰逃债台。故洛阳南宫簃台是也。

《吕氏春秋》曰:有娥氏有二佚女,为九成台,饮食必以献王。

《孙子》曰:"昔卫灵公坐重华之台,侍御数百,随珠照日,罗衣从风。"

戴延之《西征记》曰:官渡台,去清口泽六十里,魏武造也。破袁绍於此。

杨龙骧《洛阳记》曰:凌云台,高二十三丈,登之见孟津。

邓德明《南康记》曰:雩都君山上有玉台,方广数丈,周回尽是白石柱,自然石覆,如屋形也。四面多松杉,遥眺峨峨,向像羽人之馆。风雨之后,景气明净。颇闻山上有鼓吹之声,山都木客,为舞唱之节。

《述征记》曰:广阳门北,魏明帝流杯池犹有处所。池西,平原懿公主第,有皇女台。西南,刘曜垒。垒西,曜试弩棚。西北有斗鸡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汉书·郊祀志》曰:王莽篡位二年,好神仙事,以方士言起八风台於宫中。台成,作乐其上。

《史记》云: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孙卿言於帝曰:"仙人好楼居。"帝乃使卿持节候神,作通天台,高三十丈,雷雨悉在其下,去长安三百里,望见长安城。武帝祭天台,舞八岁童女三百人,置祠具招仙人。祭天已,令人升通天台,以候天神,天神既下所祭。若大流星,乃举烽火而就行宫望拜,上有承露盘,仙人掌擎玉杯承云表之露。元凤间,台自毁,椽桷皆化为龙凤,随风雨飞去。《西京赋》云:"通天眇而竦峙,经百常而基擢,上班华以交纷,下刻峭而若削也。"

又《艺文志》:《曲台后仓记》七篇。如淳注曰:行礼射曲台,后仓为记,故曰《曲台记》。

又曰:赵武灵王建藂台於邯郸。

又曰:文帝尝欲作露台,计之直百金,曰:"百金,中民十家之产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

又曰:贰师击右贤王,召李陵,使为贰师将军辎重。陵召见武台,(师古曰:未央宫有武台也。)叩头自请曰:"臣所将屯边者,皆荆楚勇士奇材剑客也。力扼虎,射命中。愿得自当一队到兰于山南,以分单于兵,毋令专乡贰师军。"上曰:"将军恶相属邪?吾发军多,无骑予女。"陵对曰:"无所事骑,(师古曰:犹言不事复骑也。)臣愿以少击众,步兵五千涉单于庭。"上壮而拜之。

《后汉书》曰:永平初,马援女立为皇后,显宗图画建初中名臣列将於云台,(云台在南宫。)以椒房故,独不及援。东平王苍观图,言於帝曰:"何不画伏波像?"帝笑而不言。

《魏志》曰:《武纪》建安十五年,作铜雀台。十八年,作金虎台,又作冰井台。

《魏略》云:黄初五年,文帝东征,留郭后於永始台。霖雨,城楼多坏,有司请移止,后曰:"昔楚昭王出游,贞姜留渐台,江水至,使迎而无符,不去,卒没。今帝在远,未有急而便移止,奈何也。"

何晏《景福殿赋》曰:镇以崇台,实曰永始,复道重阁,猖狂是俟。

《吴志》曰:孙权於武昌,临钓台,饮酒大忻。权使人以水洒群臣,曰:"今日酣饮,醉堕台乃止。"张昭曰:"纣为糟丘酒池,长夜之饮,当时亦以为乐,不以为恶。"权有惭色而罢。

《晋书》曰:汝南文成王亮大妃伏氏,尝以小病,祓於洛水,帝兄弟三人侍从,并持节鼓吹,震耀洛滨。武帝登凌云台望见,曰:"伏妃可谓富贵矣。"

又曰:范宁为豫章太守,大设庠序,遣往交州采磬石,以供学用。改革旧制,不拘常宪。远近至者千馀人,资给众费,一出私禄。并取郡四姓子弟,皆充学生,课读五经。又起学台,功用弥广。

又曰:凉张茂筑灵钓台,周轮八十馀堵,其高九仞。武陵人阎鲁夜叩门呼曰:"武公遣我来曰:何故劳百姓筑台乎?"姑臧令辛岩以鲁妖妄,请杀之。"茂曰:"吾信劳人。鲁称先君之令,何谓妖乎!"大府主簿马鲂曰:"今世难未夷,唯当弘尚道素,不宜劳役,崇饰台榭。比年已来,转觉众务日奢於往,每所经营,轻为雅权度,实非士女所望於明公。"茂曰:"吾过也。"命止作役。

崔鸿《十六国春秋·夏录》曰:赫连勃勃大破南凉傉檀於百井,杀众数万,以人头为京观,号曰髑髅台。

《韩子》曰:景公与晏子游少海,登柏寝之台,望其国曰:"美哉焕乎!后世将孰有之?"晏子曰:"其田氏乎!"曰:"寡人有国,如田氏有之,为之奈何?"对曰:"君若欲夺之,则近贤远不肖,治其烦乱,绥其刑罚,振贫穷,恤孤寡,行惠而好俭,民将归君。虽十田氏,其如君何?"

又曰:越王伐吴,先宣言:"吾闻吴王筑如皇之台,掘渊泉之池,罢苦百姓,剪财货以尽民力。余为民诛之。"

《幽明录》曰:海中有金台,出水百丈,结构巧丽,穷极神功,横岩云渚,竦曜星河也。

《晏子春秋》曰:景公起大台,岁寒,役者皆冻。晏子遂如台,执扑鞭其不务者,曰:"吾细人也,皆有阖庐以避燥湿寒暑,今君为一台而不速成。"国人皆以晏子助君虐也。晏子归而君令罢役。仲尼曰:"古之善为臣者,美名归之君,灾祸归之身。"

陆贾《新语》曰:楚灵王作乾溪之台,立百仞之高,欲登浮云,窥天上。

《王孙子》曰:昔卫灵公坐重华之台,侍御数百,随珠照日,罗衣从风。仲叔御谏曰:"昔桀行此而灭,纣用此以亡。今四境内侵,诸侯加兵,土地日削,内宠无乃太盛欤!"公下席再拜,曰:"寡人过矣。"於是出宫女数百人,百姓大悦。子贡闻之,曰:"所谓能受谏也。"

《贾子》曰:翟王使使之楚,楚王夸之,飨於章华之台,三休,乃至。

《南雍州记》曰:隆中诸葛亮故宅有旧井一,今涸无水。盛弘之《记》云:宅西有三间屋,基迹极高,云是孔明避水台。先有人姓董,居之,灭门;后无复敢有住者。齐建武中,有人修井,得一石枕,高一尺二寸,长九寸,献晋安王。习凿齿又为宅铭。今宅院见在。

《楼观本记》曰:尹喜宅南山阜上,先馆舍即大夫观望之台也。昔老君於此山腾空,时人因号曰老子陵,盖非坟墓也。故《尔雅》云:"大陆曰阜,大阜曰陵。"此之谓矣。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五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台上

《尔雅》曰:观四方而高曰台,(积土四方者。)有木曰榭。

《释名》曰:台,持也;言筑土坚高能自胜持也。

又曰:《尚书》曰:散鹿台之财。

《毛诗》曰:经始勿亟,庶民子来。谓文王之作灵台也。

又曰:《新台》,刺卫宣公也。纳伋之妻,作新台於河上而要之,国人恶之,而作是诗。

《礼记·月令》:五月,可以居高明,可以处台榭。

《左传》曰:夏启有钧台之飨。

又曰:宋平公筑台,妨於农收。子罕请俟农功之毕,公弗许。筑者讴曰:"泽门之晳,实兴我役。邑中之黔,实慰我心。"(子罕黑居邑中。)子罕闻之,亲执扑以行筑,而抶其不勉者,曰:"吾侪小人,皆有阖庐以避燥湿寒暑,今君为一台而不速成,何以为役?"讴者乃止。

又曰:晋灵公不君,从台上弹人,观其避丸者。

又曰: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

又曰:有蛇自泉台出,入于国,如先君之数八月声,姜薨,毁泉台也。

《史记》曰:秦始皇作琅琊台,刊石颂德。

又曰:晋灵公造九层之台,孙息曰:"臣能累十二棋,加一鸡子於上。"公曰:"危哉!"息曰:"公造九层之台,三年不成,实危於此。"公乃止。

又曰:赵武灵王为野台以望齐中之山境。徐广注:野,一作望齐也。

又曰:蜀寡妇清,其先得丹穴(徐广曰:涪陵出丹也。)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谓其多,不可訾量。)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侵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为筑女怀清台。

又曰:淮南王安立思仙台。

又曰:楚灵王为章华之台,伍举谏曰:"昔楚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

又曰:燕昭王置千金于台上,以延天下士,谓之黄金台。

又曰:子路闻蒯聩入,驰往,入城造蒯聩。蒯聩与孔悝登台,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请得而杀之。"蒯聩弗听。於是子路欲燔台,蒯聩惧,乃下石乞、壶黡攻子路,断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

又曰:汉武帝起柏梁台,高数十丈,悉以香柏,香闻数十里。

image.png

《汉书·郊祀志》曰:王莽篡位二年,好神仙事,以方士言起八风台於宫中。台成,作乐其上。

《史记》云: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孙卿言於帝曰:"仙人好楼居。"帝乃使卿持节候神,作通天台,高三十丈,雷雨悉在其下,去长安三百里,望见长安城。武帝祭天台,舞八岁童女三百人,置祠具招仙人。祭天已,令人升通天台,以候天神,天神既下所祭。若大流星,乃举烽火而就行宫望拜,上有承露盘,仙人掌擎玉杯承云表之露。元凤间,台自毁,椽桷皆化为龙凤,随风雨飞去。《西京赋》云:"通天眇而竦峙,经百常而基擢,上班华以交纷,下刻峭而若削也。"

又《艺文志》:《曲台后仓记》七篇。如淳注曰:行礼射曲台,后仓为记,故曰《曲台记》。

又曰:赵武灵王建藂台於邯郸。

又曰:文帝尝欲作露台,计之直百金,曰:"百金,中民十家之产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

又曰:贰师击右贤王,召李陵,使为贰师将军辎重。陵召见武台,(师古曰:未央宫有武台也。)叩头自请曰:"臣所将屯边者,皆荆楚勇士奇材剑客也。力扼虎,射命中。愿得自当一队到兰于山南,以分单于兵,毋令专乡贰师军。"上曰:"将军恶相属邪?吾发军多,无骑予女。"陵对曰:"无所事骑,(师古曰:犹言不事复骑也。)臣愿以少击众,步兵五千涉单于庭。"上壮而拜之。

《后汉书》曰:永平初,马援女立为皇后,显宗图画建初中名臣列将於云台,(云台在南宫。)以椒房故,独不及援。东平王苍观图,言於帝曰:"何不画伏波像?"帝笑而不言。

《魏志》曰:《武纪》建安十五年,作铜雀台。十八年,作金虎台,又作冰井台。

《魏略》云:黄初五年,文帝东征,留郭后於永始台。霖雨,城楼多坏,有司请移止,后曰:"昔楚昭王出游,贞姜留渐台,江水至,使迎而无符,不去,卒没。今帝在远,未有急而便移止,奈何也。"

何晏《景福殿赋》曰:镇以崇台,实曰永始,复道重阁,猖狂是俟。

《吴志》曰:孙权於武昌,临钓台,饮酒大忻。权使人以水洒群臣,曰:"今日酣饮,醉堕台乃止。"张昭曰:"纣为糟丘酒池,长夜之饮,当时亦以为乐,不以为恶。"权有惭色而罢。

《晋书》曰:汝南文成王亮大妃伏氏,尝以小病,祓於洛水,帝兄弟三人侍从,并持节鼓吹,震耀洛滨。武帝登凌云台望见,曰:"伏妃可谓富贵矣。"

又曰:范宁为豫章太守,大设庠序,遣往交州采磬石,以供学用。改革旧制,不拘常宪。远近至者千馀人,资给众费,一出私禄。并取郡四姓子弟,皆充学生,课读五经。又起学台,功用弥广。

又曰:凉张茂筑灵钓台,周轮八十馀堵,其高九仞。武陵人阎鲁夜叩门呼曰:"武公遣我来曰:何故劳百姓筑台乎?"姑臧令辛岩以鲁妖妄,请杀之。"茂曰:"吾信劳人。鲁称先君之令,何谓妖乎!"大府主簿马鲂曰:"今世难未夷,唯当弘尚道素,不宜劳役,崇饰台榭。比年已来,转觉众务日奢於往,每所经营,轻为雅权度,实非士女所望於明公。"茂曰:"吾过也。"命止作役。

崔鸿《十六国春秋·夏录》曰:赫连勃勃大破南凉傉檀於百井,杀众数万,以人头为京观,号曰髑髅台。

《韩子》曰:景公与晏子游少海,登柏寝之台,望其国曰:"美哉焕乎!后世将孰有之?"晏子曰:"其田氏乎!"曰:"寡人有国,如田氏有之,为之奈何?"对曰:"君若欲夺之,则近贤远不肖,治其烦乱,绥其刑罚,振贫穷,恤孤寡,行惠而好俭,民将归君。虽十田氏,其如君何?"

又曰:越王伐吴,先宣言:"吾闻吴王筑如皇之台,掘渊泉之池,罢苦百姓,剪财货以尽民力。余为民诛之。"

《幽明录》曰:海中有金台,出水百丈,结构巧丽,穷极神功,横岩云渚,竦曜星河也。

《晏子春秋》曰:景公起大台,岁寒,役者皆冻。晏子遂如台,执扑鞭其不务者,曰:"吾细人也,皆有阖庐以避燥湿寒暑,今君为一台而不速成。"国人皆以晏子助君虐也。晏子归而君令罢役。仲尼曰:"古之善为臣者,美名归之君,灾祸归之身。"

陆贾《新语》曰:楚灵王作乾溪之台,立百仞之高,欲登浮云,窥天上。

《王孙子》曰:昔卫灵公坐重华之台,侍御数百,随珠照日,罗衣从风。仲叔御谏曰:"昔桀行此而灭,纣用此以亡。今四境内侵,诸侯加兵,土地日削,内宠无乃太盛欤!"公下席再拜,曰:"寡人过矣。"於是出宫女数百人,百姓大悦。子贡闻之,曰:"所谓能受谏也。"

《贾子》曰:翟王使使之楚,楚王夸之,飨於章华之台,三休,乃至。

《南雍州记》曰:隆中诸葛亮故宅有旧井一,今涸无水。盛弘之《记》云:宅西有三间屋,基迹极高,云是孔明避水台。先有人姓董,居之,灭门;后无复敢有住者。齐建武中,有人修井,得一石枕,高一尺二寸,长九寸,献晋安王。习凿齿又为宅铭。今宅院见在。

《楼观本记》曰:尹喜宅南山阜上,先馆舍即大夫观望之台也。昔老君於此山腾空,时人因号曰老子陵,盖非坟墓也。故《尔雅》云:"大陆曰阜,大阜曰陵。"此之谓矣。

image.png

《新序》曰:桀作瑶台,殚百姓之财。伊尹谏之,桀曰:"吾有天下,犹天之有日,日亡,吾亡矣。"

又曰:魏王将欲为中天之台,曰:"敢谏者死。"许绾入曰:"闻大王将为中天之台,愿加万亿。"王曰:"子何力能加?"曰:"臣闻天与地相去万五千里,今王因而半之,当立七千五百里高;其趾当方八千里,尽王之地,不足以为台趾。古者尧舜建诸侯五千里,王必愿为台,不起兵伐诸侯,尽有其地犹不足,又伐四夷,得万八千里,乃足以为台趾。材木之积,人徒之众,食廪之输,以千万亿度。八千里之外,当尽农亩之地,足以奉给。王台具者已备,乃可作。"王默然而罢。

又曰:纣为鹿台,十年乃成,大三里,高千尺,临望云雨,故天下叛。

沈怀远《南越志》曰:熙安县东南有圆冈,高十丈,四面为羊肠道。论者曰:"尉佗登此望汉而朝,名曰朝台也。"

裴渊《广州记》曰:尉佗筑台,以朝汉室。圆基千步,直峭百丈,累道登进,顶上三亩,朔望升拜,号为朝台。

戴延之《西征记》曰:许昌城,本许由所居,大城东北九里有许由台,高六丈,广三十步,长六十步。由耻闻尧让而登此山,邑人慕德,故立此台。

《管子》曰:囷仓寡而台榭繁者,藏不足以供其费。台榭相望者,其上下相怨也。

《三辅故事》曰:未央宫前有东山台、钓台,仓池中有渐台。

《韩诗外传》曰:赵简子有臣曰周舍,立於门下,抱笔执牍,从之书过。简子与之居,无几而死。后与诸大夫饮於洪波之台,酒酣,泣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众人之唯唯,不如周舍之谔谔。今舍死,吾亡无日矣。"

《说苑》:楚庄王与晋战,胜之,惧诸侯之畏已也。乃筑为五仞之台。台成而觞诸侯,诸侯请约,庄王曰:"我,薄德之人也。"诸侯请为觞,皆仰而曰:"将将之台,窅窅其谋,我言而不尚,诸侯伐之。"於是远者来朝,近者入宾。

又曰:齐景公为露寝之台,成而不適焉。柏常骞曰:"为台甚急,台成,君何为不適焉?"公曰:"然。枭昔者鸣,其声无不为也。吾恶之甚,是以不適焉。"柏常骞曰:"臣请禳而去之。"公曰:"何其?"对曰:"筑新室,为置白茅焉。"公使为室,置白茅焉。柏常骞夜用事。明日,问公曰:"今昔闻枭声乎?"公曰:"一鸣而不复闻。"使人往视之,枭当陛布翼伏地而死。

《家语》曰:楚王将游荆台,司马子期谏,王怒,令尹子西驾於殿下曰:"今荆台之观,不可失也。"王喜,子西出从十里,还,引辔而止曰:"夫子期,忠臣也;若臣,谀臣也。愿王赏忠而诛谀也。"王乃还。

《五经异义》曰:天子有三台:灵台,以观天文;时台,以观四时施化;囿台,以观鸟兽鱼鳖。诸侯卑,不得观天文,无灵台,但有时台、囿台。

《归藏·夏后》曰:启筮,享神於晋之灵台,作璇台。

《山海经》曰:享神於大陵,而上钓台。

《老子》曰:九层之台,起於累土。

又曰:众人熙熙,如春登台。

伏滔《地记》曰:琅琊城东南十里有郎山,即古琅琊台也。秦始皇二十八年,至琅琊,大乐之,留三月,作琅琊台。台赤孤山也,然高显出於众山之上,高五里,下周二十五余里。山上垒石为台,石形如砖,长八尺,广四尺,厚尺半。三级而上,级高三丈。上级平敝二百馀步,刊石立碑,记秦功德。汉武帝亦登此台。

《吴越春秋》曰:楚灵王立。建章华之台,与群臣登焉。王曰:"台美乎!"伍举曰:"臣闻国君服宠以为美,安民以为乐,克听以为聪,致远以为明,不闻土木之崇高,虫镂之刻画,金石之清音,丝竹之凄唳,之为美。昔先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木不妨守备,用不烦官府,民不败时务,官不易朝常。今君为此台七年,国人怨焉,财用尽焉,年谷败焉,百姓烦焉,诸侯忿怨,卿士讪讥,岂前王之年盛,人君之所美者乎?臣之诚愚,不知所谓也。"灵王纳之,即除工去饰,不游於台。

又曰:范蠡於东武山起游台其上,东南为司马门,立增楼冠其山巅,以为灵台。起离宫於淮阳,中宿台在於高平,驾台在於成丘。立苑於乐野,燕台在於石室,斋台在於襟山。勾践之出游也,休息石台,食於冷厨。

又曰:吴王阖閤治宫室,立射台於安里,华池在平昌,南城宫在长乐。阖闾出入游卧,秋冬治於城中,春夏治於姑胥之台;旦食〈鱼且〉山,昼游胥台;射於鸥陂,驰於游台,兴乐石城。

又曰:越得神木一双,大二十围,长五十寻,阳为文梓,阴为楩柟。巧工施校,制以规绳,雕治圆转,刻削磨砻,分为丹青,错画文章,婴以白璧,镂以黄金,状类龙蛇,文彩生光。乃使大夫种献之於吴王,曰:"东海役臣臣孤勾践使臣种,敢因下吏闻於左右,赖大王之力,窃为小殿,有馀材,再拜,献之。"吴王大悦。子胥谏曰:"王勿受。昔者桀为灵台,纣起鹿台,阴阳不和,寒暑不时,五穀不熟,自取其灾,民虚国变,遂取灭亡。大王受之,后必为越所戮。"吴王不听,遂受而起姑胥之台。三年聚材,五年乃成,高见二百里。行步之人,道死巷哭,不辍嗟嘻之声,民疲士苦,人不聊生。

《帝王世纪》曰:周赧王虽居天子之位,为诸侯所侵逼,与家人无异。贳於民,无以归之,乃上台以避之。故周人因名其台曰逃债台。故洛阳南宫簃台是也。

《吕氏春秋》曰:有娥氏有二佚女,为九成台,饮食必以献王。

《孙子》曰:"昔卫灵公坐重华之台,侍御数百,随珠照日,罗衣从风。"

戴延之《西征记》曰:官渡台,去清口泽六十里,魏武造也。破袁绍於此。

杨龙骧《洛阳记》曰:凌云台,高二十三丈,登之见孟津。

邓德明《南康记》曰:雩都君山上有玉台,方广数丈,周回尽是白石柱,自然石覆,如屋形也。四面多松杉,遥眺峨峨,向像羽人之馆。风雨之后,景气明净。颇闻山上有鼓吹之声,山都木客,为舞唱之节。

《述征记》曰:广阳门北,魏明帝流杯池犹有处所。池西,平原懿公主第,有皇女台。西南,刘曜垒。垒西,曜试弩棚。西北有斗鸡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新序》曰:桀作瑶台,殚百姓之财。伊尹谏之,桀曰:"吾有天下,犹天之有日,日亡,吾亡矣。"

又曰:魏王将欲为中天之台,曰:"敢谏者死。"许绾入曰:"闻大王将为中天之台,愿加万亿。"王曰:"子何力能加?"曰:"臣闻天与地相去万五千里,今王因而半之,当立七千五百里高;其趾当方八千里,尽王之地,不足以为台趾。古者尧舜建诸侯五千里,王必愿为台,不起兵伐诸侯,尽有其地犹不足,又伐四夷,得万八千里,乃足以为台趾。材木之积,人徒之众,食廪之输,以千万亿度。八千里之外,当尽农亩之地,足以奉给。王台具者已备,乃可作。"王默然而罢。

又曰:纣为鹿台,十年乃成,大三里,高千尺,临望云雨,故天下叛。

沈怀远《南越志》曰:熙安县东南有圆冈,高十丈,四面为羊肠道。论者曰:"尉佗登此望汉而朝,名曰朝台也。"

裴渊《广州记》曰:尉佗筑台,以朝汉室。圆基千步,直峭百丈,累道登进,顶上三亩,朔望升拜,号为朝台。

戴延之《西征记》曰:许昌城,本许由所居,大城东北九里有许由台,高六丈,广三十步,长六十步。由耻闻尧让而登此山,邑人慕德,故立此台。

《管子》曰:囷仓寡而台榭繁者,藏不足以供其费。台榭相望者,其上下相怨也。

《三辅故事》曰:未央宫前有东山台、钓台,仓池中有渐台。

《韩诗外传》曰:赵简子有臣曰周舍,立於门下,抱笔执牍,从之书过。简子与之居,无几而死。后与诸大夫饮於洪波之台,酒酣,泣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众人之唯唯,不如周舍之谔谔。今舍死,吾亡无日矣。"

《说苑》:楚庄王与晋战,胜之,惧诸侯之畏已也。乃筑为五仞之台。台成而觞诸侯,诸侯请约,庄王曰:"我,薄德之人也。"诸侯请为觞,皆仰而曰:"将将之台,窅窅其谋,我言而不尚,诸侯伐之。"於是远者来朝,近者入宾。

又曰:齐景公为露寝之台,成而不適焉。柏常骞曰:"为台甚急,台成,君何为不適焉?"公曰:"然。枭昔者鸣,其声无不为也。吾恶之甚,是以不適焉。"柏常骞曰:"臣请禳而去之。"公曰:"何其?"对曰:"筑新室,为置白茅焉。"公使为室,置白茅焉。柏常骞夜用事。明日,问公曰:"今昔闻枭声乎?"公曰:"一鸣而不复闻。"使人往视之,枭当陛布翼伏地而死。

《家语》曰:楚王将游荆台,司马子期谏,王怒,令尹子西驾於殿下曰:"今荆台之观,不可失也。"王喜,子西出从十里,还,引辔而止曰:"夫子期,忠臣也;若臣,谀臣也。愿王赏忠而诛谀也。"王乃还。

《五经异义》曰:天子有三台:灵台,以观天文;时台,以观四时施化;囿台,以观鸟兽鱼鳖。诸侯卑,不得观天文,无灵台,但有时台、囿台。

《归藏·夏后》曰:启筮,享神於晋之灵台,作璇台。

《山海经》曰:享神於大陵,而上钓台。

《老子》曰:九层之台,起於累土。

又曰:众人熙熙,如春登台。

伏滔《地记》曰:琅琊城东南十里有郎山,即古琅琊台也。秦始皇二十八年,至琅琊,大乐之,留三月,作琅琊台。台赤孤山也,然高显出於众山之上,高五里,下周二十五余里。山上垒石为台,石形如砖,长八尺,广四尺,厚尺半。三级而上,级高三丈。上级平敝二百馀步,刊石立碑,记秦功德。汉武帝亦登此台。

《吴越春秋》曰:楚灵王立。建章华之台,与群臣登焉。王曰:"台美乎!"伍举曰:"臣闻国君服宠以为美,安民以为乐,克听以为聪,致远以为明,不闻土木之崇高,虫镂之刻画,金石之清音,丝竹之凄唳,之为美。昔先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木不妨守备,用不烦官府,民不败时务,官不易朝常。今君为此台七年,国人怨焉,财用尽焉,年谷败焉,百姓烦焉,诸侯忿怨,卿士讪讥,岂前王之年盛,人君之所美者乎?臣之诚愚,不知所谓也。"灵王纳之,即除工去饰,不游於台。

又曰:范蠡於东武山起游台其上,东南为司马门,立增楼冠其山巅,以为灵台。起离宫於淮阳,中宿台在於高平,驾台在於成丘。立苑於乐野,燕台在於石室,斋台在於襟山。勾践之出游也,休息石台,食於冷厨。

又曰:吴王阖閤治宫室,立射台於安里,华池在平昌,南城宫在长乐。阖闾出入游卧,秋冬治於城中,春夏治於姑胥之台;旦食〈鱼且〉山,昼游胥台;射於鸥陂,驰於游台,兴乐石城。

又曰:越得神木一双,大二十围,长五十寻,阳为文梓,阴为楩柟。巧工施校,制以规绳,雕治圆转,刻削磨砻,分为丹青,错画文章,婴以白璧,镂以黄金,状类龙蛇,文彩生光。乃使大夫种献之於吴王,曰:"东海役臣臣孤勾践使臣种,敢因下吏闻於左右,赖大王之力,窃为小殿,有馀材,再拜,献之。"吴王大悦。子胥谏曰:"王勿受。昔者桀为灵台,纣起鹿台,阴阳不和,寒暑不时,五穀不熟,自取其灾,民虚国变,遂取灭亡。大王受之,后必为越所戮。"吴王不听,遂受而起姑胥之台。三年聚材,五年乃成,高见二百里。行步之人,道死巷哭,不辍嗟嘻之声,民疲士苦,人不聊生。

《帝王世纪》曰:周赧王虽居天子之位,为诸侯所侵逼,与家人无异。贳於民,无以归之,乃上台以避之。故周人因名其台曰逃债台。故洛阳南宫簃台是也。

《吕氏春秋》曰:有娥氏有二佚女,为九成台,饮食必以献王。

《孙子》曰:"昔卫灵公坐重华之台,侍御数百,随珠照日,罗衣从风。"

戴延之《西征记》曰:官渡台,去清口泽六十里,魏武造也。破袁绍於此。

杨龙骧《洛阳记》曰:凌云台,高二十三丈,登之见孟津。

邓德明《南康记》曰:雩都君山上有玉台,方广数丈,周回尽是白石柱,自然石覆,如屋形也。四面多松杉,遥眺峨峨,向像羽人之馆。风雨之后,景气明净。颇闻山上有鼓吹之声,山都木客,为舞唱之节。

《述征记》曰:广阳门北,魏明帝流杯池犹有处所。池西,平原懿公主第,有皇女台。西南,刘曜垒。垒西,曜试弩棚。西北有斗鸡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8-02 00:10:41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