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古典文学名著《太平御览》:居处部·卷四全文

关键词:曰楼於记云造帝作志君

○楼《尔雅》曰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四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堂

《说文》:堂,殿也。

《释名》曰:堂,犹堂堂;高显貌也。

《礼记》曰:堂上不趋,堂上接武,堂下布武。

又曰:将上堂,声必扬。

又曰:礼有以高为贵者,天子之堂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

又曰:觐礼,天子不下堂而见诸侯。下堂而见诸侯,天子之失礼也,由夷王以下。

《尚书大传》曰:天子堂广九雉,诸侯七雉,伯、子、男五雉。(雉,三尺也。)

《续汉书》曰:中平二年,造万金堂於西园。

《三十国春秋·西凉传》曰:李暠於南门外临水起堂,名曰靖恭堂,以议朝政,阅武事。堂成,图赞自古明王忠臣、孝子贞女,暠自为序,以明鉴戒。文武群僚亦皆图焉。是月,白雀翔于靖恭堂,暠颂之。

《梁书》曰:高祖五年,改阅武堂为德阳堂,改听讼堂为义贤堂。

《后魏书》:任城王澄从高祖於观德殿,高祖曰:"躬以观德。"次之凝闲堂,高祖曰:"名要有义,此堂天子闲居之义。不可纵奢以忘俭,自安以忘危,故此堂后作茅茨堂。"谓李冲曰:"此东曰步元庑,西曰游凯庑。此坐虽非唐尧之君,卿等当无愧於元、凯。"冲对曰:"臣既遇唐尧之君,不敢辞元、凯之誉。"高祖曰:"光景垂落,朕同宗则有载考之义,卿等将出无远,何得默尔?"(示听德音。)即命黄门郎崔光、郭雅、邢峦、崔休等赋诗言志。烛至,公卿辞,高祖曰:"在夜载考,宗族之义。卿等且还,朕与诸王宗室欲成此夜饮。"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四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堂

《说文》:堂,殿也。

《释名》曰:堂,犹堂堂;高显貌也。

《礼记》曰:堂上不趋,堂上接武,堂下布武。

又曰:将上堂,声必扬。

又曰:礼有以高为贵者,天子之堂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

又曰:觐礼,天子不下堂而见诸侯。下堂而见诸侯,天子之失礼也,由夷王以下。

《尚书大传》曰:天子堂广九雉,诸侯七雉,伯、子、男五雉。(雉,三尺也。)

《续汉书》曰:中平二年,造万金堂於西园。

《三十国春秋·西凉传》曰:李暠於南门外临水起堂,名曰靖恭堂,以议朝政,阅武事。堂成,图赞自古明王忠臣、孝子贞女,暠自为序,以明鉴戒。文武群僚亦皆图焉。是月,白雀翔于靖恭堂,暠颂之。

《梁书》曰:高祖五年,改阅武堂为德阳堂,改听讼堂为义贤堂。

《后魏书》:任城王澄从高祖於观德殿,高祖曰:"躬以观德。"次之凝闲堂,高祖曰:"名要有义,此堂天子闲居之义。不可纵奢以忘俭,自安以忘危,故此堂后作茅茨堂。"谓李冲曰:"此东曰步元庑,西曰游凯庑。此坐虽非唐尧之君,卿等当无愧於元、凯。"冲对曰:"臣既遇唐尧之君,不敢辞元、凯之誉。"高祖曰:"光景垂落,朕同宗则有载考之义,卿等将出无远,何得默尔?"(示听德音。)即命黄门郎崔光、郭雅、邢峦、崔休等赋诗言志。烛至,公卿辞,高祖曰:"在夜载考,宗族之义。卿等且还,朕与诸王宗室欲成此夜饮。"

image.png

和苞《汉赵记》曰:刘聪嘉平三年,廷尉陈元达极谏,聪怒,将斩之。聪时幸逍遥园李中堂,元达抱堂下树叫曰:"臣所言者,社稷之计。"聪免之。於是易李中堂为愧贤堂。

《北史》:齐文襄於邺东起山池游观。河间王孝瑜遂於第作水堂龙舟,植幡槊於舟上,数集诸弟,宴射为乐。武成幸其第,见而悦之。故盛兴后园之玩习。於是贵贱慕效,处处营造。

又曰:若干惠事母以孝闻。周文帝造射堂,新成,与诸将宴射,惠窃叹曰:"亲老矣。何时办此?"周文闻之,即日徙堂於惠宅。

《论衡》曰:王者之堂,墨子称尧舜堂高三尺,儒家以为卑下。假使之然,高三尺之堂,蓂荚生於阶下,须临堂察之,乃知荚数。夫起视堂下之荚,孰与悬日历於扆坐,顾辄见之也。

《风俗通》曰:殿堂象东井形,刻作荷菱。菱,水物也,所以厌火。

《晋宫阁名》曰:洛阳宫有则百堂、螽斯堂、休征堂、延禄堂、仁寿堂、绥福堂、含芳堂、乐日堂、椒华堂、芳音堂、显成堂、承先堂、五福堂、嘉宁堂。

《瑞应图》:帝琴堂前有二桔树连理,改琴堂为连理堂。

《华阳国志》曰:文翁立讲堂,作石室,一曰玉堂,在城南。永初后,堂遇火,太守更修立,又增二石室。

《虞氏家记》曰:虞潭为右卫将军,太夫人年高,求解职。被诏不听,特假百日,迎母东归。起堂养亲,亲集会,作诗言志。

《齐地记》曰:临淄城西门久有古讲堂,基柱犹存,齐宣王修文学处也。

《拾遗记》曰:董偃尝卧延清之堂,设火齐屏风。

又曰:海人献龙膏,为灯於燕昭王,王坐通云之堂。

王子年《拾遗记》:汉武息于延凉室,卧梦李夫人授帝蘅芜之香,帝惊起,而香气犹著衣枕,历明不歇。帝弥思涕,及改延凉室为遗芬梦堂。

《襄沔记》:白马泉,每年刺史三月上旬於此泉起曲水流杯堂,引泉水为祓禊之所,临时构造,事竟毁除。其流杯堂本在垒城西。

《郡国志》:王屋县有孔子学堂,西南七里有石室,临大河,水势湍急,五里之间,寂无水声,如似听义。

又曰:齐桓公宫城西门外有讲堂,齐宣王立此学也,故称为稷下学。莒子如齐,盟于稷门,此也。

《宋永初山川古今记》:永康县缙云堂,黄帝练丹处。

又曰:费北有积弩堂。

《益州记》:太文翁学堂,在城南。

《羊头山记》曰:学堂,洛阳南开阳门外,长十丈,广三丈。堂前石经四部,本碑凡四十八枚,西《尚书》、《周易》、《公羊》十六碑,南《礼记》五碑,东《论语》三碑,有谏议大夫马日磾碑,议郎蔡邕铭。

又曰:圣寿堂,石虎造。垂王佩八百,大、小镜二万枚,丁香末为泥油瓦;四面垂金铃一万枚,去邺三十里闻响。

《十洲记》曰:昆仑山有光碧之堂,西王母所居。

《郡国志》:鸡陂之侧,即春申君子假君之殿也。后太守居之,以数失火,故涂以雌黄,遂名黄堂。

《说苑》曰:圣人之於天下,譬如一堂之上也。今有满堂饮酒者,一人独累然向隅而泣,则一堂之人皆不乐矣。

《管子》曰:堂上远於百里,门廷远於万里。今步者一日百里之情通堂上,有事十日而君不闻。步者十日千里之情通堂下,有事一月而君不闻,步者百日万里之情通门庭,有事期年而君不闻。此谓远於万里也。

《汉武内传》曰:上元夫人言:"西王母有六甲之术,用之可以游景云之宫,登流霞之堂。"

《汉武故事》曰:玉堂去地十二丈,基阶皆用玉。

《东京赋》:金华玉堂,白虎麒麟。

image.png

潘尼诗曰:鸾凤栖堂庑,不若翔寥廓。

《文选·天台山赋》:玉堂荫映乎高隅。

《楚辞》曰:鱼鳞屋兮龙堂。

古诗云: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庭中生桂树,华灯何煌煌!

○堂皇(附)

《汉书》曰:坐堂皇上。室而无四壁,曰皇也。

《广雅》曰:堂皇,合殿也。

《洛阳记》曰:洛阳宫有桃间堂皇、杏间堂皇、柰间堂皇、竹间堂皇、李间堂皇、鱼梁堂皇、醴泉堂泉、百戏堂皇。

《晋宫阙名》曰:洛阳宫有水碓堂皇、择果堂皇。

陆机《四言诗序》曰:天子晏朝士於宣猷堂皇,遂命机赋诗。

○楼

《尔雅》曰:狭而修曲曰楼。

《说文》曰:楼,重屋也;樔,泽中守草楼也。

《释名》曰:楼有户牖,诸孔娄娄然也。

《史记》曰:方士言武帝曰:"黄帝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帝乃立神明台、井幹楼,高五十丈,辇道相属。

《汉书》曰:济南人公玉带上黄帝明堂图。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通水,水圜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盖楼之始也。

又《郊祀志》云:其南有玉堂,璧门大鸟之属,立神明台、井幹楼,高五十丈,辇道相属焉。颜师古注云:《汉宫閤疏》云:"神台,高五十丈,上有九室。"

《东观汉记》云:公孙述造十层赤楼也。

《后汉书·张奂传》曰:初,奂为武威太守,其妻怀孕,梦带奂印绶登楼而歌。占者曰:"必将生男,复临兹郡,命终此楼。"既而生子猛,以建安中为武威太守。杀刺史,州兵围之急,猛耻见擒,乃登楼自焚而死。

又曰:黄昌为郡守。陕县彭氏造高楼临道。昌行县,彭氏妇人辄升高楼而观,昌乃杀之。

《蜀志》曰:周群作小楼,多令奴更直台上视天灾,才有一气,即白群。群自上楼观之。

《晋书》曰:石崇作楼,令婢绿珠作歌舞於上。孙秀求绿珠不得。及崇被收,方在楼上,谓珠曰:"我今为汝死矣。"珠乃坠楼而死。

又曰:於石头东城内起高楼,加累入於霄汉,连堞带於积水,署曰入汉楼。

《宋书》曰:大明元年五月壬子,紫气出景阳楼,状如烟,回薄久之。诏改景阳为景云楼。

《赵书》云:赵梁袭长安,秦王业奔射雁楼,格战至天明,不拔。

《齐书》曰:东昏侯后宫起仙华、神仙、玉寿诸殿,穷尽雕采,以麝香杂香涂壁。时世祖于楼上施青漆,世谓之青楼。帝曰:"武帝不巧,何不绝用琉璃。"

又曰:焦度尝战败,逃於营亭湖中,江州刺史王景文诱降。复拒沈攸之於郢城,登楼辱詈攸之。攸之攻,不能下。至今呼此楼为焦度楼也。

又《魏虏传》云:虏自佛狸世至万民,世增雕饰。正殿西筑台,谓之白楼。楼南又有伺星楼。

《梁书·处士陶弘景传》云:弘景止於句容之句曲山。永明初,更筑三层楼。弘景处其上,弟子居其中,宾客至其下。

又曰:武帝大同十年,幸兰陵,固赋《归旧乡诗》。己酉,幸京口城北固楼,曰:"此不足以固守,然北望江山,实为壮观。"乃改名北顾,因幸回宾亭,宴帝乡故老及迎候者少长数千人,各赉钱三千文与之。

《周书》曰:《长孙俭传》云:"为荆州刺史,人安其业。吏人表请为俭构清德楼,树碑刻颂。朝议许焉。"

盛弘之《荆州记》云:西鄂城东有三女楼。周稚殁三女,造此楼於墓所。

《老君本记》云:周康王时,文始真人结草为楼,占星候气。

《登真隐诀》云:长绵楼上太清上宫,名玉晨道君所居。

《吴越春秋》云:会稽郡小城,勾践筑,周千一百二十步,西北立为龙翼楼。

《世说》云:桓征西,治江陵城甚丽,顾长康曰:"遥望层城,丹楼如霞。"

《墨子》云:偏城三十步置坐候楼,楼出堞四尺;百步一木楼,楼前面九尺,高七尺。二百步一立楼,去城中二丈五尺。

《洛阳地记》曰:洛阳城内西北角有金墉城,东北角有楼,高百尺,魏文帝造也。

盛弘之《荆州记》曰:荆州城西百馀步有丹霞楼,临川康王之置。

《吴越春秋》曰:范蠡为勾践立飞翼楼,以象天门;为两蟉绕栋,以像龙角。

《羊头山记》曰:原城西门南角有万岁楼,俗传飞入江,常以铁锁维之。又楼上时见一道白气如烟,刺史必死,轻者贬谪,州人至为常候。

《郡国志》曰:定州安县城上楼,谓之神女楼。

又曰:马邑白楼,即后魏纳姚兴女为后,后悲思,因造此楼登望,饰以铅粉,故名之。

又曰:金华县,因山为名。城南临溪水高阜上有楼,名曰玄畅楼,宋沈约造以吟咏於此处。

韦述《两京新记》曰:上阳宫有丽青台浴日楼。

《十洲记》曰:昆仑山有玉楼十二层。

《虞氏家记》曰:吴小城白门,盖吴王阖闾所作也。至秦始皇帝守宫吏烛燕窟失火,烧宫而此楼故存。

《濑乡记》曰:老子庙有皇天楼、九柱楼、静念楼,皆画仙人云气。

袁彦伯《罗山疏》曰:仰望石楼,眇然在云中。

《金陵地记》:吴嘉禾元年,於桂林苑落星山起三重楼,名曰落星楼。

《吴都赋》曰:享戎旅於落星之楼。

《世说》曰:凌云台楼观极精巧,先称平众材,轻重当宜,然后造构,乃无锱铢相负揭。台虽高峻,恒随风摇动。魏明帝登台,惧其势危,别以大材持之,楼便即颓坏。论者谓轻重力偏故也。

《九江录》曰:庾亮在武昌,诸佐吏殷浩等乘秋夜佳景共登南楼,俄而,不觉亮至,众将避之,公曰:"老子於此兴复不浅。"便坐谈咏。至今名庾公楼。

《幽明录》曰:邺城凤阳门五层楼,去地二十丈,安金凤凰三头於其上,一头飞入漳河,清朗见在水底,一头今独存。

《水经》:邓州伯陵山上有入乡楼。

《益州记》曰:成都有百尺楼。

《晋宫閤名》云:洛阳有凤皇楼。

诗曰: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乐府诗》云: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

《汉宫阁名》云:长安有马伯骞楼,又有贞女楼。

《晋宫阁名》:晋有伺星楼。

又曰:总章观、仪凤楼,在观上广望观之,南又别有翔凤楼,又有庆云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和苞《汉赵记》曰:刘聪嘉平三年,廷尉陈元达极谏,聪怒,将斩之。聪时幸逍遥园李中堂,元达抱堂下树叫曰:"臣所言者,社稷之计。"聪免之。於是易李中堂为愧贤堂。

《北史》:齐文襄於邺东起山池游观。河间王孝瑜遂於第作水堂龙舟,植幡槊於舟上,数集诸弟,宴射为乐。武成幸其第,见而悦之。故盛兴后园之玩习。於是贵贱慕效,处处营造。

又曰:若干惠事母以孝闻。周文帝造射堂,新成,与诸将宴射,惠窃叹曰:"亲老矣。何时办此?"周文闻之,即日徙堂於惠宅。

《论衡》曰:王者之堂,墨子称尧舜堂高三尺,儒家以为卑下。假使之然,高三尺之堂,蓂荚生於阶下,须临堂察之,乃知荚数。夫起视堂下之荚,孰与悬日历於扆坐,顾辄见之也。

《风俗通》曰:殿堂象东井形,刻作荷菱。菱,水物也,所以厌火。

《晋宫阁名》曰:洛阳宫有则百堂、螽斯堂、休征堂、延禄堂、仁寿堂、绥福堂、含芳堂、乐日堂、椒华堂、芳音堂、显成堂、承先堂、五福堂、嘉宁堂。

《瑞应图》:帝琴堂前有二桔树连理,改琴堂为连理堂。

《华阳国志》曰:文翁立讲堂,作石室,一曰玉堂,在城南。永初后,堂遇火,太守更修立,又增二石室。

《虞氏家记》曰:虞潭为右卫将军,太夫人年高,求解职。被诏不听,特假百日,迎母东归。起堂养亲,亲集会,作诗言志。

《齐地记》曰:临淄城西门久有古讲堂,基柱犹存,齐宣王修文学处也。

《拾遗记》曰:董偃尝卧延清之堂,设火齐屏风。

又曰:海人献龙膏,为灯於燕昭王,王坐通云之堂。

王子年《拾遗记》:汉武息于延凉室,卧梦李夫人授帝蘅芜之香,帝惊起,而香气犹著衣枕,历明不歇。帝弥思涕,及改延凉室为遗芬梦堂。

《襄沔记》:白马泉,每年刺史三月上旬於此泉起曲水流杯堂,引泉水为祓禊之所,临时构造,事竟毁除。其流杯堂本在垒城西。

《郡国志》:王屋县有孔子学堂,西南七里有石室,临大河,水势湍急,五里之间,寂无水声,如似听义。

又曰:齐桓公宫城西门外有讲堂,齐宣王立此学也,故称为稷下学。莒子如齐,盟于稷门,此也。

《宋永初山川古今记》:永康县缙云堂,黄帝练丹处。

又曰:费北有积弩堂。

《益州记》:太文翁学堂,在城南。

《羊头山记》曰:学堂,洛阳南开阳门外,长十丈,广三丈。堂前石经四部,本碑凡四十八枚,西《尚书》、《周易》、《公羊》十六碑,南《礼记》五碑,东《论语》三碑,有谏议大夫马日磾碑,议郎蔡邕铭。

又曰:圣寿堂,石虎造。垂王佩八百,大、小镜二万枚,丁香末为泥油瓦;四面垂金铃一万枚,去邺三十里闻响。

《十洲记》曰:昆仑山有光碧之堂,西王母所居。

《郡国志》:鸡陂之侧,即春申君子假君之殿也。后太守居之,以数失火,故涂以雌黄,遂名黄堂。

《说苑》曰:圣人之於天下,譬如一堂之上也。今有满堂饮酒者,一人独累然向隅而泣,则一堂之人皆不乐矣。

《管子》曰:堂上远於百里,门廷远於万里。今步者一日百里之情通堂上,有事十日而君不闻。步者十日千里之情通堂下,有事一月而君不闻,步者百日万里之情通门庭,有事期年而君不闻。此谓远於万里也。

《汉武内传》曰:上元夫人言:"西王母有六甲之术,用之可以游景云之宫,登流霞之堂。"

《汉武故事》曰:玉堂去地十二丈,基阶皆用玉。

《东京赋》:金华玉堂,白虎麒麟。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四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堂

《说文》:堂,殿也。

《释名》曰:堂,犹堂堂;高显貌也。

《礼记》曰:堂上不趋,堂上接武,堂下布武。

又曰:将上堂,声必扬。

又曰:礼有以高为贵者,天子之堂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

又曰:觐礼,天子不下堂而见诸侯。下堂而见诸侯,天子之失礼也,由夷王以下。

《尚书大传》曰:天子堂广九雉,诸侯七雉,伯、子、男五雉。(雉,三尺也。)

《续汉书》曰:中平二年,造万金堂於西园。

《三十国春秋·西凉传》曰:李暠於南门外临水起堂,名曰靖恭堂,以议朝政,阅武事。堂成,图赞自古明王忠臣、孝子贞女,暠自为序,以明鉴戒。文武群僚亦皆图焉。是月,白雀翔于靖恭堂,暠颂之。

《梁书》曰:高祖五年,改阅武堂为德阳堂,改听讼堂为义贤堂。

《后魏书》:任城王澄从高祖於观德殿,高祖曰:"躬以观德。"次之凝闲堂,高祖曰:"名要有义,此堂天子闲居之义。不可纵奢以忘俭,自安以忘危,故此堂后作茅茨堂。"谓李冲曰:"此东曰步元庑,西曰游凯庑。此坐虽非唐尧之君,卿等当无愧於元、凯。"冲对曰:"臣既遇唐尧之君,不敢辞元、凯之誉。"高祖曰:"光景垂落,朕同宗则有载考之义,卿等将出无远,何得默尔?"(示听德音。)即命黄门郎崔光、郭雅、邢峦、崔休等赋诗言志。烛至,公卿辞,高祖曰:"在夜载考,宗族之义。卿等且还,朕与诸王宗室欲成此夜饮。"

image.png

和苞《汉赵记》曰:刘聪嘉平三年,廷尉陈元达极谏,聪怒,将斩之。聪时幸逍遥园李中堂,元达抱堂下树叫曰:"臣所言者,社稷之计。"聪免之。於是易李中堂为愧贤堂。

《北史》:齐文襄於邺东起山池游观。河间王孝瑜遂於第作水堂龙舟,植幡槊於舟上,数集诸弟,宴射为乐。武成幸其第,见而悦之。故盛兴后园之玩习。於是贵贱慕效,处处营造。

又曰:若干惠事母以孝闻。周文帝造射堂,新成,与诸将宴射,惠窃叹曰:"亲老矣。何时办此?"周文闻之,即日徙堂於惠宅。

《论衡》曰:王者之堂,墨子称尧舜堂高三尺,儒家以为卑下。假使之然,高三尺之堂,蓂荚生於阶下,须临堂察之,乃知荚数。夫起视堂下之荚,孰与悬日历於扆坐,顾辄见之也。

《风俗通》曰:殿堂象东井形,刻作荷菱。菱,水物也,所以厌火。

《晋宫阁名》曰:洛阳宫有则百堂、螽斯堂、休征堂、延禄堂、仁寿堂、绥福堂、含芳堂、乐日堂、椒华堂、芳音堂、显成堂、承先堂、五福堂、嘉宁堂。

《瑞应图》:帝琴堂前有二桔树连理,改琴堂为连理堂。

《华阳国志》曰:文翁立讲堂,作石室,一曰玉堂,在城南。永初后,堂遇火,太守更修立,又增二石室。

《虞氏家记》曰:虞潭为右卫将军,太夫人年高,求解职。被诏不听,特假百日,迎母东归。起堂养亲,亲集会,作诗言志。

《齐地记》曰:临淄城西门久有古讲堂,基柱犹存,齐宣王修文学处也。

《拾遗记》曰:董偃尝卧延清之堂,设火齐屏风。

又曰:海人献龙膏,为灯於燕昭王,王坐通云之堂。

王子年《拾遗记》:汉武息于延凉室,卧梦李夫人授帝蘅芜之香,帝惊起,而香气犹著衣枕,历明不歇。帝弥思涕,及改延凉室为遗芬梦堂。

《襄沔记》:白马泉,每年刺史三月上旬於此泉起曲水流杯堂,引泉水为祓禊之所,临时构造,事竟毁除。其流杯堂本在垒城西。

《郡国志》:王屋县有孔子学堂,西南七里有石室,临大河,水势湍急,五里之间,寂无水声,如似听义。

又曰:齐桓公宫城西门外有讲堂,齐宣王立此学也,故称为稷下学。莒子如齐,盟于稷门,此也。

《宋永初山川古今记》:永康县缙云堂,黄帝练丹处。

又曰:费北有积弩堂。

《益州记》:太文翁学堂,在城南。

《羊头山记》曰:学堂,洛阳南开阳门外,长十丈,广三丈。堂前石经四部,本碑凡四十八枚,西《尚书》、《周易》、《公羊》十六碑,南《礼记》五碑,东《论语》三碑,有谏议大夫马日磾碑,议郎蔡邕铭。

又曰:圣寿堂,石虎造。垂王佩八百,大、小镜二万枚,丁香末为泥油瓦;四面垂金铃一万枚,去邺三十里闻响。

《十洲记》曰:昆仑山有光碧之堂,西王母所居。

《郡国志》:鸡陂之侧,即春申君子假君之殿也。后太守居之,以数失火,故涂以雌黄,遂名黄堂。

《说苑》曰:圣人之於天下,譬如一堂之上也。今有满堂饮酒者,一人独累然向隅而泣,则一堂之人皆不乐矣。

《管子》曰:堂上远於百里,门廷远於万里。今步者一日百里之情通堂上,有事十日而君不闻。步者十日千里之情通堂下,有事一月而君不闻,步者百日万里之情通门庭,有事期年而君不闻。此谓远於万里也。

《汉武内传》曰:上元夫人言:"西王母有六甲之术,用之可以游景云之宫,登流霞之堂。"

《汉武故事》曰:玉堂去地十二丈,基阶皆用玉。

《东京赋》:金华玉堂,白虎麒麟。

image.png

潘尼诗曰:鸾凤栖堂庑,不若翔寥廓。

《文选·天台山赋》:玉堂荫映乎高隅。

《楚辞》曰:鱼鳞屋兮龙堂。

古诗云: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庭中生桂树,华灯何煌煌!

○堂皇(附)

《汉书》曰:坐堂皇上。室而无四壁,曰皇也。

《广雅》曰:堂皇,合殿也。

《洛阳记》曰:洛阳宫有桃间堂皇、杏间堂皇、柰间堂皇、竹间堂皇、李间堂皇、鱼梁堂皇、醴泉堂泉、百戏堂皇。

《晋宫阙名》曰:洛阳宫有水碓堂皇、择果堂皇。

陆机《四言诗序》曰:天子晏朝士於宣猷堂皇,遂命机赋诗。

○楼

《尔雅》曰:狭而修曲曰楼。

《说文》曰:楼,重屋也;樔,泽中守草楼也。

《释名》曰:楼有户牖,诸孔娄娄然也。

《史记》曰:方士言武帝曰:"黄帝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帝乃立神明台、井幹楼,高五十丈,辇道相属。

《汉书》曰:济南人公玉带上黄帝明堂图。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通水,水圜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盖楼之始也。

又《郊祀志》云:其南有玉堂,璧门大鸟之属,立神明台、井幹楼,高五十丈,辇道相属焉。颜师古注云:《汉宫閤疏》云:"神台,高五十丈,上有九室。"

《东观汉记》云:公孙述造十层赤楼也。

《后汉书·张奂传》曰:初,奂为武威太守,其妻怀孕,梦带奂印绶登楼而歌。占者曰:"必将生男,复临兹郡,命终此楼。"既而生子猛,以建安中为武威太守。杀刺史,州兵围之急,猛耻见擒,乃登楼自焚而死。

又曰:黄昌为郡守。陕县彭氏造高楼临道。昌行县,彭氏妇人辄升高楼而观,昌乃杀之。

《蜀志》曰:周群作小楼,多令奴更直台上视天灾,才有一气,即白群。群自上楼观之。

《晋书》曰:石崇作楼,令婢绿珠作歌舞於上。孙秀求绿珠不得。及崇被收,方在楼上,谓珠曰:"我今为汝死矣。"珠乃坠楼而死。

又曰:於石头东城内起高楼,加累入於霄汉,连堞带於积水,署曰入汉楼。

《宋书》曰:大明元年五月壬子,紫气出景阳楼,状如烟,回薄久之。诏改景阳为景云楼。

《赵书》云:赵梁袭长安,秦王业奔射雁楼,格战至天明,不拔。

《齐书》曰:东昏侯后宫起仙华、神仙、玉寿诸殿,穷尽雕采,以麝香杂香涂壁。时世祖于楼上施青漆,世谓之青楼。帝曰:"武帝不巧,何不绝用琉璃。"

又曰:焦度尝战败,逃於营亭湖中,江州刺史王景文诱降。复拒沈攸之於郢城,登楼辱詈攸之。攸之攻,不能下。至今呼此楼为焦度楼也。

又《魏虏传》云:虏自佛狸世至万民,世增雕饰。正殿西筑台,谓之白楼。楼南又有伺星楼。

《梁书·处士陶弘景传》云:弘景止於句容之句曲山。永明初,更筑三层楼。弘景处其上,弟子居其中,宾客至其下。

又曰:武帝大同十年,幸兰陵,固赋《归旧乡诗》。己酉,幸京口城北固楼,曰:"此不足以固守,然北望江山,实为壮观。"乃改名北顾,因幸回宾亭,宴帝乡故老及迎候者少长数千人,各赉钱三千文与之。

《周书》曰:《长孙俭传》云:"为荆州刺史,人安其业。吏人表请为俭构清德楼,树碑刻颂。朝议许焉。"

盛弘之《荆州记》云:西鄂城东有三女楼。周稚殁三女,造此楼於墓所。

《老君本记》云:周康王时,文始真人结草为楼,占星候气。

《登真隐诀》云:长绵楼上太清上宫,名玉晨道君所居。

《吴越春秋》云:会稽郡小城,勾践筑,周千一百二十步,西北立为龙翼楼。

《世说》云:桓征西,治江陵城甚丽,顾长康曰:"遥望层城,丹楼如霞。"

《墨子》云:偏城三十步置坐候楼,楼出堞四尺;百步一木楼,楼前面九尺,高七尺。二百步一立楼,去城中二丈五尺。

《洛阳地记》曰:洛阳城内西北角有金墉城,东北角有楼,高百尺,魏文帝造也。

盛弘之《荆州记》曰:荆州城西百馀步有丹霞楼,临川康王之置。

《吴越春秋》曰:范蠡为勾践立飞翼楼,以象天门;为两蟉绕栋,以像龙角。

《羊头山记》曰:原城西门南角有万岁楼,俗传飞入江,常以铁锁维之。又楼上时见一道白气如烟,刺史必死,轻者贬谪,州人至为常候。

《郡国志》曰:定州安县城上楼,谓之神女楼。

又曰:马邑白楼,即后魏纳姚兴女为后,后悲思,因造此楼登望,饰以铅粉,故名之。

又曰:金华县,因山为名。城南临溪水高阜上有楼,名曰玄畅楼,宋沈约造以吟咏於此处。

韦述《两京新记》曰:上阳宫有丽青台浴日楼。

《十洲记》曰:昆仑山有玉楼十二层。

《虞氏家记》曰:吴小城白门,盖吴王阖闾所作也。至秦始皇帝守宫吏烛燕窟失火,烧宫而此楼故存。

《濑乡记》曰:老子庙有皇天楼、九柱楼、静念楼,皆画仙人云气。

袁彦伯《罗山疏》曰:仰望石楼,眇然在云中。

《金陵地记》:吴嘉禾元年,於桂林苑落星山起三重楼,名曰落星楼。

《吴都赋》曰:享戎旅於落星之楼。

《世说》曰:凌云台楼观极精巧,先称平众材,轻重当宜,然后造构,乃无锱铢相负揭。台虽高峻,恒随风摇动。魏明帝登台,惧其势危,别以大材持之,楼便即颓坏。论者谓轻重力偏故也。

《九江录》曰:庾亮在武昌,诸佐吏殷浩等乘秋夜佳景共登南楼,俄而,不觉亮至,众将避之,公曰:"老子於此兴复不浅。"便坐谈咏。至今名庾公楼。

《幽明录》曰:邺城凤阳门五层楼,去地二十丈,安金凤凰三头於其上,一头飞入漳河,清朗见在水底,一头今独存。

《水经》:邓州伯陵山上有入乡楼。

《益州记》曰:成都有百尺楼。

《晋宫閤名》云:洛阳有凤皇楼。

诗曰: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乐府诗》云: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

《汉宫阁名》云:长安有马伯骞楼,又有贞女楼。

《晋宫阁名》:晋有伺星楼。

又曰:总章观、仪凤楼,在观上广望观之,南又别有翔凤楼,又有庆云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潘尼诗曰:鸾凤栖堂庑,不若翔寥廓。

《文选·天台山赋》:玉堂荫映乎高隅。

《楚辞》曰:鱼鳞屋兮龙堂。

古诗云: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庭中生桂树,华灯何煌煌!

○堂皇(附)

《汉书》曰:坐堂皇上。室而无四壁,曰皇也。

《广雅》曰:堂皇,合殿也。

《洛阳记》曰:洛阳宫有桃间堂皇、杏间堂皇、柰间堂皇、竹间堂皇、李间堂皇、鱼梁堂皇、醴泉堂泉、百戏堂皇。

《晋宫阙名》曰:洛阳宫有水碓堂皇、择果堂皇。

陆机《四言诗序》曰:天子晏朝士於宣猷堂皇,遂命机赋诗。

○楼

《尔雅》曰:狭而修曲曰楼。

《说文》曰:楼,重屋也;樔,泽中守草楼也。

《释名》曰:楼有户牖,诸孔娄娄然也。

《史记》曰:方士言武帝曰:"黄帝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帝乃立神明台、井幹楼,高五十丈,辇道相属。

《汉书》曰:济南人公玉带上黄帝明堂图。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通水,水圜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盖楼之始也。

又《郊祀志》云:其南有玉堂,璧门大鸟之属,立神明台、井幹楼,高五十丈,辇道相属焉。颜师古注云:《汉宫閤疏》云:"神台,高五十丈,上有九室。"

《东观汉记》云:公孙述造十层赤楼也。

《后汉书·张奂传》曰:初,奂为武威太守,其妻怀孕,梦带奂印绶登楼而歌。占者曰:"必将生男,复临兹郡,命终此楼。"既而生子猛,以建安中为武威太守。杀刺史,州兵围之急,猛耻见擒,乃登楼自焚而死。

又曰:黄昌为郡守。陕县彭氏造高楼临道。昌行县,彭氏妇人辄升高楼而观,昌乃杀之。

《蜀志》曰:周群作小楼,多令奴更直台上视天灾,才有一气,即白群。群自上楼观之。

《晋书》曰:石崇作楼,令婢绿珠作歌舞於上。孙秀求绿珠不得。及崇被收,方在楼上,谓珠曰:"我今为汝死矣。"珠乃坠楼而死。

又曰:於石头东城内起高楼,加累入於霄汉,连堞带於积水,署曰入汉楼。

《宋书》曰:大明元年五月壬子,紫气出景阳楼,状如烟,回薄久之。诏改景阳为景云楼。

《赵书》云:赵梁袭长安,秦王业奔射雁楼,格战至天明,不拔。

《齐书》曰:东昏侯后宫起仙华、神仙、玉寿诸殿,穷尽雕采,以麝香杂香涂壁。时世祖于楼上施青漆,世谓之青楼。帝曰:"武帝不巧,何不绝用琉璃。"

又曰:焦度尝战败,逃於营亭湖中,江州刺史王景文诱降。复拒沈攸之於郢城,登楼辱詈攸之。攸之攻,不能下。至今呼此楼为焦度楼也。

又《魏虏传》云:虏自佛狸世至万民,世增雕饰。正殿西筑台,谓之白楼。楼南又有伺星楼。

《梁书·处士陶弘景传》云:弘景止於句容之句曲山。永明初,更筑三层楼。弘景处其上,弟子居其中,宾客至其下。

又曰:武帝大同十年,幸兰陵,固赋《归旧乡诗》。己酉,幸京口城北固楼,曰:"此不足以固守,然北望江山,实为壮观。"乃改名北顾,因幸回宾亭,宴帝乡故老及迎候者少长数千人,各赉钱三千文与之。

《周书》曰:《长孙俭传》云:"为荆州刺史,人安其业。吏人表请为俭构清德楼,树碑刻颂。朝议许焉。"

盛弘之《荆州记》云:西鄂城东有三女楼。周稚殁三女,造此楼於墓所。

《老君本记》云:周康王时,文始真人结草为楼,占星候气。

《登真隐诀》云:长绵楼上太清上宫,名玉晨道君所居。

《吴越春秋》云:会稽郡小城,勾践筑,周千一百二十步,西北立为龙翼楼。

《世说》云:桓征西,治江陵城甚丽,顾长康曰:"遥望层城,丹楼如霞。"

《墨子》云:偏城三十步置坐候楼,楼出堞四尺;百步一木楼,楼前面九尺,高七尺。二百步一立楼,去城中二丈五尺。

《洛阳地记》曰:洛阳城内西北角有金墉城,东北角有楼,高百尺,魏文帝造也。

盛弘之《荆州记》曰:荆州城西百馀步有丹霞楼,临川康王之置。

《吴越春秋》曰:范蠡为勾践立飞翼楼,以象天门;为两蟉绕栋,以像龙角。

《羊头山记》曰:原城西门南角有万岁楼,俗传飞入江,常以铁锁维之。又楼上时见一道白气如烟,刺史必死,轻者贬谪,州人至为常候。

《郡国志》曰:定州安县城上楼,谓之神女楼。

又曰:马邑白楼,即后魏纳姚兴女为后,后悲思,因造此楼登望,饰以铅粉,故名之。

又曰:金华县,因山为名。城南临溪水高阜上有楼,名曰玄畅楼,宋沈约造以吟咏於此处。

韦述《两京新记》曰:上阳宫有丽青台浴日楼。

《十洲记》曰:昆仑山有玉楼十二层。

《虞氏家记》曰:吴小城白门,盖吴王阖闾所作也。至秦始皇帝守宫吏烛燕窟失火,烧宫而此楼故存。

《濑乡记》曰:老子庙有皇天楼、九柱楼、静念楼,皆画仙人云气。

袁彦伯《罗山疏》曰:仰望石楼,眇然在云中。

《金陵地记》:吴嘉禾元年,於桂林苑落星山起三重楼,名曰落星楼。

《吴都赋》曰:享戎旅於落星之楼。

《世说》曰:凌云台楼观极精巧,先称平众材,轻重当宜,然后造构,乃无锱铢相负揭。台虽高峻,恒随风摇动。魏明帝登台,惧其势危,别以大材持之,楼便即颓坏。论者谓轻重力偏故也。

《九江录》曰:庾亮在武昌,诸佐吏殷浩等乘秋夜佳景共登南楼,俄而,不觉亮至,众将避之,公曰:"老子於此兴复不浅。"便坐谈咏。至今名庾公楼。

《幽明录》曰:邺城凤阳门五层楼,去地二十丈,安金凤凰三头於其上,一头飞入漳河,清朗见在水底,一头今独存。

《水经》:邓州伯陵山上有入乡楼。

《益州记》曰:成都有百尺楼。

《晋宫閤名》云:洛阳有凤皇楼。

诗曰: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乐府诗》云: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

《汉宫阁名》云:长安有马伯骞楼,又有贞女楼。

《晋宫阁名》:晋有伺星楼。

又曰:总章观、仪凤楼,在观上广望观之,南又别有翔凤楼,又有庆云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8-02 00:10:24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