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古典文学名著《太平御览》:居处部·卷二全文

关键词:曰室於子事入成中言贼

室曰慎之终室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二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室

《说文》曰:室,实也。

《释名》曰:室,实也;物满实其中也。

《毛诗》曰:《斯干》,宣王考室也。"筑室百堵,西南其户。"

又曰:如彼筑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郑《笺》云:如当路筑室,得人而与之谋所为,路人之意不同,故不得成。

又曰:彼姝者子,在我室兮。

又曰:宛其死矣,他人入室。

《尚书》曰:若考作室,既厎法,厥子乃不肯堂,矧肯构?

《周礼·冬官·匠人》曰:内有九室,九嫔居之。外有九室,九卿居之。

《礼记·檀弓下》曰:晋献赵文子成室,晋大夫发焉。(文子,赵武也。作室成,晋君献之,谓贺也。诸大夫亦发礼以往也。)长老曰:"美哉轮焉!美哉奂焉!歌於斯,哭於斯,(聚国旋於斯。"文子曰:"武也。)得歌於斯,哭於斯,是全要领以从先大夫於九原也。"北面再拜稽首。

又曰:室中不翔。

又曰:儒有一亩之宫,环堵之室。

《左传·襄十五年》:宋向戍来聘,见孟献子,尤其室,曰:"子有令闻,而美其室,非所望也。"对曰:"我在晋,吾兄为之,毁之重劳,且不敢间。"

又曰:郑伯有嗜酒,为窟室,而夜饮酒,击钟焉,朝至未巳,朝者曰:"公焉在?"其人曰:"吾公在壑谷。"(壑谷窟室。)

又曰:吴公子光伏甲於窟室而享王。(掘地为室。)

又曰:怒於室而色於市。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二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室

《说文》曰:室,实也。

《释名》曰:室,实也;物满实其中也。

《毛诗》曰:《斯干》,宣王考室也。"筑室百堵,西南其户。"

又曰:如彼筑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郑《笺》云:如当路筑室,得人而与之谋所为,路人之意不同,故不得成。

又曰:彼姝者子,在我室兮。

又曰:宛其死矣,他人入室。

《尚书》曰:若考作室,既厎法,厥子乃不肯堂,矧肯构?

《周礼·冬官·匠人》曰:内有九室,九嫔居之。外有九室,九卿居之。

《礼记·檀弓下》曰:晋献赵文子成室,晋大夫发焉。(文子,赵武也。作室成,晋君献之,谓贺也。诸大夫亦发礼以往也。)长老曰:"美哉轮焉!美哉奂焉!歌於斯,哭於斯,(聚国旋於斯。"文子曰:"武也。)得歌於斯,哭於斯,是全要领以从先大夫於九原也。"北面再拜稽首。

又曰:室中不翔。

又曰:儒有一亩之宫,环堵之室。

《左传·襄十五年》:宋向戍来聘,见孟献子,尤其室,曰:"子有令闻,而美其室,非所望也。"对曰:"我在晋,吾兄为之,毁之重劳,且不敢间。"

又曰:郑伯有嗜酒,为窟室,而夜饮酒,击钟焉,朝至未巳,朝者曰:"公焉在?"其人曰:"吾公在壑谷。"(壑谷窟室。)

又曰:吴公子光伏甲於窟室而享王。(掘地为室。)

又曰:怒於室而色於市。

image.png

《论语》曰:子游为武城宰,子曰:"汝得人焉耳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於偃之室也。"(澹台灭明者,孔子弟子,子游之同门也,修身正行,公事乃肯来我室,得与之语耳,非公事不肯来。言无私谒。)

《国语》曰:智襄子为室美,士茁夕焉。智伯曰:"室美夫!"对曰:"美则美矣,抑臣亦有惧也。"襄子曰:"何惧?"对曰:"臣以秉笔事君,记曰:'高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植。'臣惧其不安人也。"室成,三年而智氏亡。《说苑》同。

又曰:赵文子为室,斫其椽而砻之。张老夕焉而见之,不谒而归。文子驾而往,曰:"吾不善,子亦告我,何其速也?"对曰:"天子之室,斫其椽而砻之,加密石焉;诸侯砻之;大夫斫之;士首之,(首之,斫其首也。)备其物,义也,从其等,礼也。今子贵而忘义,富而忘礼,吾惧不免,何以敢告。"文子归,勿令砻也!"

《春秋繁露》曰:广室多阴,远天地之和也,故圣人弗为。

《汉书》曰:文帝征贾谊入见,上方受釐,坐宣室,因感鬼神事,与谊言之。

又曰:武帝为窦太主置酒宣室,使谒者引内董君。是时东方朔陛戟殿下,辟戟而前曰:"董偃斩罪三,安得入乎?"上曰:"何谓也?"朔曰:"偃以人臣,私侍公主,其罪一也。败男女之化,而乱婚姻之礼,伤王制,其罪二也。陛下富於春秋,积思於六经,留神於王事,驰骛於唐、虞,折节於三代。偃不遵经劝学,反以靡丽为右,奢侈为务,尽狗马之乐,极耳目之欲,行邪狂之道,经淫辟之路,是乃国家之大贼,人主之大蜮。(师古曰:蜮,魅也。音或。说者以为短狐,非也。短狐射工用於此不当其义,今俗犹言魅蜮也。)偃为淫首,其罪三也。"上默然不应,良久曰:"吾业已设饮,后而自改。"朔曰:"不可。夫宣室者,先帝之正处也,非法度之政不得入焉。故淫乱之渐,其变为篡,是以竖貂为淫而易牙作患,庆父死而鲁国全,管、蔡诛而周室安。"上曰:"善。"有诏止,更置酒北宫,引董君从东司马门入。更名东交门。(苏林曰:以偃从北门入,交会於内,故名之也。)赐朔黄金三十斤。董君之宠由是日衰。

又《霍光传》曰:盖主等奏废光,光闻,止画室中不敢入。帝召入,慰勉之。(注:画室,近臣计画之室。师古曰:雕画之室也。)

又曰:孔光凡典枢机十馀年,守法度,修故事。上有所问,据经法以心所安而对,不希旨苟合;如或不从,不敢强谏争,以是久而安。时有所言,辄削草稿,以为张主之过,以奸忠直,人臣大罪也。(师古曰:奸,求也。奸忠直之名也。奸音干也。)有所荐举,惟恐其人之闻知。沐日归休,兄弟妻子燕语,终不及朝省政事。或问光:"温室省中树皆何木也?"(晋灼曰:长乐宫中有温文殿。)光嘿不应,更答以他语,其不泄如是。

又曰:京房所言屡中,天子悦之,数召见问,房对曰:"古帝王以功举贤,即万化成,瑞应著。末世以毁誉取人,故功业废而致灾异。宜令百官各试其功,灾异可息。"诏使房作其事,房奏考功课吏法。上令公卿朝臣与房会议温室,皆以房言烦碎,上下相司,不可许。上意乡之。时部刺史奏事京师,上召见诸刺史,令房晓以课事,刺史复以为不可行,唯御史大夫郑弘、光禄大夫周堪初言不可,后善之。

汉三年,魏王豹叛汉附楚,汉使大将韩信击,虏豹。薄姬内人传诣洛阳织室。汉王见薄姬,内后宫,幸之,生文帝。

《后汉书》曰:祭彤为太仆。从东巡狩,过鲁,坐孔子讲堂,顾指子路室谓左右曰:"此太仆之室。太仆,吾之御侮也。"

又曰:袁闳见时险乱,而家门富盛,常对兄弟叹曰:"吾先公福祚,后代不能以德守之,竞为骄奢,与乱代争权,此即晋之三郤矣。"延嘉末,党事将作,遂散发绝世,欲投迹深林。以母老不宜远遁,乃筑土室,四周於庭,不为户,自牖纳饮食。东向拜母。母思闳,时往就视,母去,便自掩闭,兄弟妻子莫得见也。及母殁,不为制服设位,时莫能名,或以狂生目之。潜身十八年,黄巾贼起,攻没郡县,百姓惊散,闳诵经不移。贼相约语不入其闾。乡人就闳避难,皆得全免。年五十七,卒於土室。

又曰:马援之攻五溪蛮,初军至下隽,有两道可入,从壶头侧路近而水险,(壶头,山名也。在今辰州沅陵县东。《武陵记》此山与东海方壶山相似,因名壶头。)从充则涂夷而运远,(充县,属武陵郡。)帝初以为疑。及军至,耿舒欲从充道,援以为弃日费粮,不如进壶头,扼其喉咽,蛮贼自破。以事上之,帝从援策。三月,进营壶头。贼乘高守隘,船不得上。会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以中病,遂困,乃穿岸为室,以避炎气。(《武陵记》曰:壶头山旁有石窟,援所穿室也。室内有蛇数百斛,以大云是援之馀灵耳。)贼每乘险鼓噪,援曳足以观之,左右哀其壮意,莫不为流涕。

谢承《后汉书》曰:陈蕃家居,不好扫室。宾客存之者或曰:"可一扫乎?"蕃曰:"丈夫当为国家扫除天下,岂徒室中!"

《晋书》曰:嵇含,字君道。祖喜,徐州刺史。父蕃,太子舍人。含好学,能属文。家在巩县亳丘,自号亳丘子,署其门曰归厚之门,室曰慎之终室。

《宋书》曰:武帝六年五月,初置阴室于覆舟山,备藏冰也。

image.png

《唐书》曰:太子承乾,盛农之时营造曲室,累月不止。左庶子于志宁切谏,不从。

《家语》曰:鲁有独处室者,邻之嫠妇亦独处室。夜暴风雨,室坏,趋而托之,鲁人闭户不受。

《三辅黄图》曰:明堂有十二室,法十二月。

杨龙骧《洛阳记》曰:显阳殿北有避雷室,西有御龙室。

《神异经》曰:西北荒有石室,有百二十人同居,齐寿千二百岁。

《十洲记》曰:昆仑山上有琼华之室。

《淮南子》曰:西方有金室。

《列仙传》曰:彭祖,殷大夫也。历夏至商末,号七百岁。历阳有彭祖仙室。

《汉宫殿名》曰:神明台,武帝造。高五丈,上有九室,今人谓之九天台。武帝求神仙,恒置九天道士百人。

《洛阳宫室名》曰:洛阳有望舒凉室、含章鞠室、清暑凉室。

《老子》曰: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管子》曰:尧有衢室之问者,下听於民也。(事具帝王部。)

《晏子》曰:景公谓晏子曰:"寡人欲朝夕相见,为夫子筑室於闺内,可乎?"对曰:"臣闻之,隐而显,近而结,惟至贤耳。如臣者,饰其容止待令,犹恐罪戾也。今君近之,是远之也。"

又曰:景公问晏子曰:"吾欲服圣王之服,居圣王之室,如此则诸侯其至乎?"对曰:"法其节俭则可,法其服室无益也。"

《拾遗录》曰:老君居反景之室,日与世人绝迹。

又曰:燕昭王坐祇明之室,升於泉昭之馆,常有白凤、白鸾绕集其间。

《列子》曰:虚室生白。张湛注云:夫视有若虚者,虚室而纯白独生。

《庄子》曰:原宪居圜堵之室,蓬户不完,桑以为枢,瓮以为牖,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

《尸子》曰:厚积不登高台,不处大室;高台多伤,大室多阴,故皆不居。

《吕氏春秋》曰:高亢作室。

又曰:齐宣王为大室,大盖百亩,堂上三百户。三年而未成,群臣莫敢谏。

《淮南子》曰:高阳魋将为室,问匠人。匠人对曰:"未可也。木尚生,加涂其木,必将挠。以生材任重涂,今虽成,后必将败。"高阳魋曰:"不然。夫木枯则益劲涂,乾则益轻。以劲材任轻涂,今虽恶,后必善。"匠人穷辞,无以对,受命而为之室。其始成,竘然善也,而后果败。

又曰:昆仑有璇室。

又曰:有石城金室。

又曰:古者民泽处复穴,(凿岩岸之腹以为密室。)冬日则不胜雪霜雾露,夏日则不胜暑热蚊虻。圣人乃作,为之筑土构木,以为室屋,上栋下宇,以蔽风雨,以避寒暑,百姓安之。

《盐铁论》曰:匈奴织柳为室,旃席为盖。

《说苑》曰:延陵季子游於晋,曰:"吾入其都,新室恶,故室美;故墙高,新墙庳,是以知民力屈也。"

又曰:一室之中,有王道焉,父母之谓也。故君正则百姓治,父母平则子孙孝慈。是以孔子家儿不知倨。所以然者,生而见善教也。

《新序》曰:鲁哀公为室而大,公仪子谏曰:"室大,众与人处则晔,少与人处则悲,愿公適之也。"曰:"闻命矣。"筑室者不辍。明日,又谏:"国小室大,百姓必怨吾君,诸侯闻之,必轻吾国。"公曰:"闻命矣。"筑室不辍。明日,又谏曰:"左昭右穆,为室而大,以临二先君,无乃害於孝乎!"於是哀公毁室而止。

《风俗通》曰:《论语》:"夫子宫墙数仞。"《礼记》:"季武子入宫不敢哭。"由是言之,宫室一也。秦以来,尊者以为常号,乃避之耳。室也,实。《弟子职》曰:"室中握手。"《论语》曰:"譬如墙。"由此言之,宫其外,室其内也。

《楚辞》曰:砥室翠翘,挂曲琼些。(言卧内之室,以砥为壁,干而滑泽,以翠鸟之羽雕饰王钩以经衣。曲琼,玉钩也。)

又曰:凿山楹而为室,下披衣於水渚。雾露濛濛其晨降兮,云依斐而承宇。

又曰:网户朱缀刻方连,冬有奥突夏室寒。(奥,複室。夏,大室。事具居处部。)

又曰:筑室兮水中,葺之以荷盖。

又曰:像设君室静闲安,高堂邃宇槛层轩。

潘岳《狭室赋》曰:"伊余馆之褊狭,良穷弊而极微。"

李尤《室铭》曰:室以安宁,寝息幽闲。室寒空隟,遮遏风寒。无曰寂寞,屋漏昭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论语》曰:子游为武城宰,子曰:"汝得人焉耳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於偃之室也。"(澹台灭明者,孔子弟子,子游之同门也,修身正行,公事乃肯来我室,得与之语耳,非公事不肯来。言无私谒。)

《国语》曰:智襄子为室美,士茁夕焉。智伯曰:"室美夫!"对曰:"美则美矣,抑臣亦有惧也。"襄子曰:"何惧?"对曰:"臣以秉笔事君,记曰:'高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植。'臣惧其不安人也。"室成,三年而智氏亡。《说苑》同。

又曰:赵文子为室,斫其椽而砻之。张老夕焉而见之,不谒而归。文子驾而往,曰:"吾不善,子亦告我,何其速也?"对曰:"天子之室,斫其椽而砻之,加密石焉;诸侯砻之;大夫斫之;士首之,(首之,斫其首也。)备其物,义也,从其等,礼也。今子贵而忘义,富而忘礼,吾惧不免,何以敢告。"文子归,勿令砻也!"

《春秋繁露》曰:广室多阴,远天地之和也,故圣人弗为。

《汉书》曰:文帝征贾谊入见,上方受釐,坐宣室,因感鬼神事,与谊言之。

又曰:武帝为窦太主置酒宣室,使谒者引内董君。是时东方朔陛戟殿下,辟戟而前曰:"董偃斩罪三,安得入乎?"上曰:"何谓也?"朔曰:"偃以人臣,私侍公主,其罪一也。败男女之化,而乱婚姻之礼,伤王制,其罪二也。陛下富於春秋,积思於六经,留神於王事,驰骛於唐、虞,折节於三代。偃不遵经劝学,反以靡丽为右,奢侈为务,尽狗马之乐,极耳目之欲,行邪狂之道,经淫辟之路,是乃国家之大贼,人主之大蜮。(师古曰:蜮,魅也。音或。说者以为短狐,非也。短狐射工用於此不当其义,今俗犹言魅蜮也。)偃为淫首,其罪三也。"上默然不应,良久曰:"吾业已设饮,后而自改。"朔曰:"不可。夫宣室者,先帝之正处也,非法度之政不得入焉。故淫乱之渐,其变为篡,是以竖貂为淫而易牙作患,庆父死而鲁国全,管、蔡诛而周室安。"上曰:"善。"有诏止,更置酒北宫,引董君从东司马门入。更名东交门。(苏林曰:以偃从北门入,交会於内,故名之也。)赐朔黄金三十斤。董君之宠由是日衰。

又《霍光传》曰:盖主等奏废光,光闻,止画室中不敢入。帝召入,慰勉之。(注:画室,近臣计画之室。师古曰:雕画之室也。)

又曰:孔光凡典枢机十馀年,守法度,修故事。上有所问,据经法以心所安而对,不希旨苟合;如或不从,不敢强谏争,以是久而安。时有所言,辄削草稿,以为张主之过,以奸忠直,人臣大罪也。(师古曰:奸,求也。奸忠直之名也。奸音干也。)有所荐举,惟恐其人之闻知。沐日归休,兄弟妻子燕语,终不及朝省政事。或问光:"温室省中树皆何木也?"(晋灼曰:长乐宫中有温文殿。)光嘿不应,更答以他语,其不泄如是。

又曰:京房所言屡中,天子悦之,数召见问,房对曰:"古帝王以功举贤,即万化成,瑞应著。末世以毁誉取人,故功业废而致灾异。宜令百官各试其功,灾异可息。"诏使房作其事,房奏考功课吏法。上令公卿朝臣与房会议温室,皆以房言烦碎,上下相司,不可许。上意乡之。时部刺史奏事京师,上召见诸刺史,令房晓以课事,刺史复以为不可行,唯御史大夫郑弘、光禄大夫周堪初言不可,后善之。

汉三年,魏王豹叛汉附楚,汉使大将韩信击,虏豹。薄姬内人传诣洛阳织室。汉王见薄姬,内后宫,幸之,生文帝。

《后汉书》曰:祭彤为太仆。从东巡狩,过鲁,坐孔子讲堂,顾指子路室谓左右曰:"此太仆之室。太仆,吾之御侮也。"

又曰:袁闳见时险乱,而家门富盛,常对兄弟叹曰:"吾先公福祚,后代不能以德守之,竞为骄奢,与乱代争权,此即晋之三郤矣。"延嘉末,党事将作,遂散发绝世,欲投迹深林。以母老不宜远遁,乃筑土室,四周於庭,不为户,自牖纳饮食。东向拜母。母思闳,时往就视,母去,便自掩闭,兄弟妻子莫得见也。及母殁,不为制服设位,时莫能名,或以狂生目之。潜身十八年,黄巾贼起,攻没郡县,百姓惊散,闳诵经不移。贼相约语不入其闾。乡人就闳避难,皆得全免。年五十七,卒於土室。

又曰:马援之攻五溪蛮,初军至下隽,有两道可入,从壶头侧路近而水险,(壶头,山名也。在今辰州沅陵县东。《武陵记》此山与东海方壶山相似,因名壶头。)从充则涂夷而运远,(充县,属武陵郡。)帝初以为疑。及军至,耿舒欲从充道,援以为弃日费粮,不如进壶头,扼其喉咽,蛮贼自破。以事上之,帝从援策。三月,进营壶头。贼乘高守隘,船不得上。会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以中病,遂困,乃穿岸为室,以避炎气。(《武陵记》曰:壶头山旁有石窟,援所穿室也。室内有蛇数百斛,以大云是援之馀灵耳。)贼每乘险鼓噪,援曳足以观之,左右哀其壮意,莫不为流涕。

谢承《后汉书》曰:陈蕃家居,不好扫室。宾客存之者或曰:"可一扫乎?"蕃曰:"丈夫当为国家扫除天下,岂徒室中!"

《晋书》曰:嵇含,字君道。祖喜,徐州刺史。父蕃,太子舍人。含好学,能属文。家在巩县亳丘,自号亳丘子,署其门曰归厚之门,室曰慎之终室。

《宋书》曰:武帝六年五月,初置阴室于覆舟山,备藏冰也。

《太平御览》是宋代著名的类书,为北宋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始于太平兴国二年(977)三月,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983)十月。《太平御览》采以群书类集之,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所以初名为《太平总类》;书成之后,宋太宗日览三卷,一岁而读周,所以又更名为《太平御览》。全书以天、地、人、事、物为序,分成五十五部,可谓包罗古今万象。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居处部·卷二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室

《说文》曰:室,实也。

《释名》曰:室,实也;物满实其中也。

《毛诗》曰:《斯干》,宣王考室也。"筑室百堵,西南其户。"

又曰:如彼筑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郑《笺》云:如当路筑室,得人而与之谋所为,路人之意不同,故不得成。

又曰:彼姝者子,在我室兮。

又曰:宛其死矣,他人入室。

《尚书》曰:若考作室,既厎法,厥子乃不肯堂,矧肯构?

《周礼·冬官·匠人》曰:内有九室,九嫔居之。外有九室,九卿居之。

《礼记·檀弓下》曰:晋献赵文子成室,晋大夫发焉。(文子,赵武也。作室成,晋君献之,谓贺也。诸大夫亦发礼以往也。)长老曰:"美哉轮焉!美哉奂焉!歌於斯,哭於斯,(聚国旋於斯。"文子曰:"武也。)得歌於斯,哭於斯,是全要领以从先大夫於九原也。"北面再拜稽首。

又曰:室中不翔。

又曰:儒有一亩之宫,环堵之室。

《左传·襄十五年》:宋向戍来聘,见孟献子,尤其室,曰:"子有令闻,而美其室,非所望也。"对曰:"我在晋,吾兄为之,毁之重劳,且不敢间。"

又曰:郑伯有嗜酒,为窟室,而夜饮酒,击钟焉,朝至未巳,朝者曰:"公焉在?"其人曰:"吾公在壑谷。"(壑谷窟室。)

又曰:吴公子光伏甲於窟室而享王。(掘地为室。)

又曰:怒於室而色於市。

image.png

《论语》曰:子游为武城宰,子曰:"汝得人焉耳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於偃之室也。"(澹台灭明者,孔子弟子,子游之同门也,修身正行,公事乃肯来我室,得与之语耳,非公事不肯来。言无私谒。)

《国语》曰:智襄子为室美,士茁夕焉。智伯曰:"室美夫!"对曰:"美则美矣,抑臣亦有惧也。"襄子曰:"何惧?"对曰:"臣以秉笔事君,记曰:'高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植。'臣惧其不安人也。"室成,三年而智氏亡。《说苑》同。

又曰:赵文子为室,斫其椽而砻之。张老夕焉而见之,不谒而归。文子驾而往,曰:"吾不善,子亦告我,何其速也?"对曰:"天子之室,斫其椽而砻之,加密石焉;诸侯砻之;大夫斫之;士首之,(首之,斫其首也。)备其物,义也,从其等,礼也。今子贵而忘义,富而忘礼,吾惧不免,何以敢告。"文子归,勿令砻也!"

《春秋繁露》曰:广室多阴,远天地之和也,故圣人弗为。

《汉书》曰:文帝征贾谊入见,上方受釐,坐宣室,因感鬼神事,与谊言之。

又曰:武帝为窦太主置酒宣室,使谒者引内董君。是时东方朔陛戟殿下,辟戟而前曰:"董偃斩罪三,安得入乎?"上曰:"何谓也?"朔曰:"偃以人臣,私侍公主,其罪一也。败男女之化,而乱婚姻之礼,伤王制,其罪二也。陛下富於春秋,积思於六经,留神於王事,驰骛於唐、虞,折节於三代。偃不遵经劝学,反以靡丽为右,奢侈为务,尽狗马之乐,极耳目之欲,行邪狂之道,经淫辟之路,是乃国家之大贼,人主之大蜮。(师古曰:蜮,魅也。音或。说者以为短狐,非也。短狐射工用於此不当其义,今俗犹言魅蜮也。)偃为淫首,其罪三也。"上默然不应,良久曰:"吾业已设饮,后而自改。"朔曰:"不可。夫宣室者,先帝之正处也,非法度之政不得入焉。故淫乱之渐,其变为篡,是以竖貂为淫而易牙作患,庆父死而鲁国全,管、蔡诛而周室安。"上曰:"善。"有诏止,更置酒北宫,引董君从东司马门入。更名东交门。(苏林曰:以偃从北门入,交会於内,故名之也。)赐朔黄金三十斤。董君之宠由是日衰。

又《霍光传》曰:盖主等奏废光,光闻,止画室中不敢入。帝召入,慰勉之。(注:画室,近臣计画之室。师古曰:雕画之室也。)

又曰:孔光凡典枢机十馀年,守法度,修故事。上有所问,据经法以心所安而对,不希旨苟合;如或不从,不敢强谏争,以是久而安。时有所言,辄削草稿,以为张主之过,以奸忠直,人臣大罪也。(师古曰:奸,求也。奸忠直之名也。奸音干也。)有所荐举,惟恐其人之闻知。沐日归休,兄弟妻子燕语,终不及朝省政事。或问光:"温室省中树皆何木也?"(晋灼曰:长乐宫中有温文殿。)光嘿不应,更答以他语,其不泄如是。

又曰:京房所言屡中,天子悦之,数召见问,房对曰:"古帝王以功举贤,即万化成,瑞应著。末世以毁誉取人,故功业废而致灾异。宜令百官各试其功,灾异可息。"诏使房作其事,房奏考功课吏法。上令公卿朝臣与房会议温室,皆以房言烦碎,上下相司,不可许。上意乡之。时部刺史奏事京师,上召见诸刺史,令房晓以课事,刺史复以为不可行,唯御史大夫郑弘、光禄大夫周堪初言不可,后善之。

汉三年,魏王豹叛汉附楚,汉使大将韩信击,虏豹。薄姬内人传诣洛阳织室。汉王见薄姬,内后宫,幸之,生文帝。

《后汉书》曰:祭彤为太仆。从东巡狩,过鲁,坐孔子讲堂,顾指子路室谓左右曰:"此太仆之室。太仆,吾之御侮也。"

又曰:袁闳见时险乱,而家门富盛,常对兄弟叹曰:"吾先公福祚,后代不能以德守之,竞为骄奢,与乱代争权,此即晋之三郤矣。"延嘉末,党事将作,遂散发绝世,欲投迹深林。以母老不宜远遁,乃筑土室,四周於庭,不为户,自牖纳饮食。东向拜母。母思闳,时往就视,母去,便自掩闭,兄弟妻子莫得见也。及母殁,不为制服设位,时莫能名,或以狂生目之。潜身十八年,黄巾贼起,攻没郡县,百姓惊散,闳诵经不移。贼相约语不入其闾。乡人就闳避难,皆得全免。年五十七,卒於土室。

又曰:马援之攻五溪蛮,初军至下隽,有两道可入,从壶头侧路近而水险,(壶头,山名也。在今辰州沅陵县东。《武陵记》此山与东海方壶山相似,因名壶头。)从充则涂夷而运远,(充县,属武陵郡。)帝初以为疑。及军至,耿舒欲从充道,援以为弃日费粮,不如进壶头,扼其喉咽,蛮贼自破。以事上之,帝从援策。三月,进营壶头。贼乘高守隘,船不得上。会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以中病,遂困,乃穿岸为室,以避炎气。(《武陵记》曰:壶头山旁有石窟,援所穿室也。室内有蛇数百斛,以大云是援之馀灵耳。)贼每乘险鼓噪,援曳足以观之,左右哀其壮意,莫不为流涕。

谢承《后汉书》曰:陈蕃家居,不好扫室。宾客存之者或曰:"可一扫乎?"蕃曰:"丈夫当为国家扫除天下,岂徒室中!"

《晋书》曰:嵇含,字君道。祖喜,徐州刺史。父蕃,太子舍人。含好学,能属文。家在巩县亳丘,自号亳丘子,署其门曰归厚之门,室曰慎之终室。

《宋书》曰:武帝六年五月,初置阴室于覆舟山,备藏冰也。

image.png

《唐书》曰:太子承乾,盛农之时营造曲室,累月不止。左庶子于志宁切谏,不从。

《家语》曰:鲁有独处室者,邻之嫠妇亦独处室。夜暴风雨,室坏,趋而托之,鲁人闭户不受。

《三辅黄图》曰:明堂有十二室,法十二月。

杨龙骧《洛阳记》曰:显阳殿北有避雷室,西有御龙室。

《神异经》曰:西北荒有石室,有百二十人同居,齐寿千二百岁。

《十洲记》曰:昆仑山上有琼华之室。

《淮南子》曰:西方有金室。

《列仙传》曰:彭祖,殷大夫也。历夏至商末,号七百岁。历阳有彭祖仙室。

《汉宫殿名》曰:神明台,武帝造。高五丈,上有九室,今人谓之九天台。武帝求神仙,恒置九天道士百人。

《洛阳宫室名》曰:洛阳有望舒凉室、含章鞠室、清暑凉室。

《老子》曰: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管子》曰:尧有衢室之问者,下听於民也。(事具帝王部。)

《晏子》曰:景公谓晏子曰:"寡人欲朝夕相见,为夫子筑室於闺内,可乎?"对曰:"臣闻之,隐而显,近而结,惟至贤耳。如臣者,饰其容止待令,犹恐罪戾也。今君近之,是远之也。"

又曰:景公问晏子曰:"吾欲服圣王之服,居圣王之室,如此则诸侯其至乎?"对曰:"法其节俭则可,法其服室无益也。"

《拾遗录》曰:老君居反景之室,日与世人绝迹。

又曰:燕昭王坐祇明之室,升於泉昭之馆,常有白凤、白鸾绕集其间。

《列子》曰:虚室生白。张湛注云:夫视有若虚者,虚室而纯白独生。

《庄子》曰:原宪居圜堵之室,蓬户不完,桑以为枢,瓮以为牖,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

《尸子》曰:厚积不登高台,不处大室;高台多伤,大室多阴,故皆不居。

《吕氏春秋》曰:高亢作室。

又曰:齐宣王为大室,大盖百亩,堂上三百户。三年而未成,群臣莫敢谏。

《淮南子》曰:高阳魋将为室,问匠人。匠人对曰:"未可也。木尚生,加涂其木,必将挠。以生材任重涂,今虽成,后必将败。"高阳魋曰:"不然。夫木枯则益劲涂,乾则益轻。以劲材任轻涂,今虽恶,后必善。"匠人穷辞,无以对,受命而为之室。其始成,竘然善也,而后果败。

又曰:昆仑有璇室。

又曰:有石城金室。

又曰:古者民泽处复穴,(凿岩岸之腹以为密室。)冬日则不胜雪霜雾露,夏日则不胜暑热蚊虻。圣人乃作,为之筑土构木,以为室屋,上栋下宇,以蔽风雨,以避寒暑,百姓安之。

《盐铁论》曰:匈奴织柳为室,旃席为盖。

《说苑》曰:延陵季子游於晋,曰:"吾入其都,新室恶,故室美;故墙高,新墙庳,是以知民力屈也。"

又曰:一室之中,有王道焉,父母之谓也。故君正则百姓治,父母平则子孙孝慈。是以孔子家儿不知倨。所以然者,生而见善教也。

《新序》曰:鲁哀公为室而大,公仪子谏曰:"室大,众与人处则晔,少与人处则悲,愿公適之也。"曰:"闻命矣。"筑室者不辍。明日,又谏:"国小室大,百姓必怨吾君,诸侯闻之,必轻吾国。"公曰:"闻命矣。"筑室不辍。明日,又谏曰:"左昭右穆,为室而大,以临二先君,无乃害於孝乎!"於是哀公毁室而止。

《风俗通》曰:《论语》:"夫子宫墙数仞。"《礼记》:"季武子入宫不敢哭。"由是言之,宫室一也。秦以来,尊者以为常号,乃避之耳。室也,实。《弟子职》曰:"室中握手。"《论语》曰:"譬如墙。"由此言之,宫其外,室其内也。

《楚辞》曰:砥室翠翘,挂曲琼些。(言卧内之室,以砥为壁,干而滑泽,以翠鸟之羽雕饰王钩以经衣。曲琼,玉钩也。)

又曰:凿山楹而为室,下披衣於水渚。雾露濛濛其晨降兮,云依斐而承宇。

又曰:网户朱缀刻方连,冬有奥突夏室寒。(奥,複室。夏,大室。事具居处部。)

又曰:筑室兮水中,葺之以荷盖。

又曰:像设君室静闲安,高堂邃宇槛层轩。

潘岳《狭室赋》曰:"伊余馆之褊狭,良穷弊而极微。"

李尤《室铭》曰:室以安宁,寝息幽闲。室寒空隟,遮遏风寒。无曰寂寞,屋漏昭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唐书》曰:太子承乾,盛农之时营造曲室,累月不止。左庶子于志宁切谏,不从。

《家语》曰:鲁有独处室者,邻之嫠妇亦独处室。夜暴风雨,室坏,趋而托之,鲁人闭户不受。

《三辅黄图》曰:明堂有十二室,法十二月。

杨龙骧《洛阳记》曰:显阳殿北有避雷室,西有御龙室。

《神异经》曰:西北荒有石室,有百二十人同居,齐寿千二百岁。

《十洲记》曰:昆仑山上有琼华之室。

《淮南子》曰:西方有金室。

《列仙传》曰:彭祖,殷大夫也。历夏至商末,号七百岁。历阳有彭祖仙室。

《汉宫殿名》曰:神明台,武帝造。高五丈,上有九室,今人谓之九天台。武帝求神仙,恒置九天道士百人。

《洛阳宫室名》曰:洛阳有望舒凉室、含章鞠室、清暑凉室。

《老子》曰: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管子》曰:尧有衢室之问者,下听於民也。(事具帝王部。)

《晏子》曰:景公谓晏子曰:"寡人欲朝夕相见,为夫子筑室於闺内,可乎?"对曰:"臣闻之,隐而显,近而结,惟至贤耳。如臣者,饰其容止待令,犹恐罪戾也。今君近之,是远之也。"

又曰:景公问晏子曰:"吾欲服圣王之服,居圣王之室,如此则诸侯其至乎?"对曰:"法其节俭则可,法其服室无益也。"

《拾遗录》曰:老君居反景之室,日与世人绝迹。

又曰:燕昭王坐祇明之室,升於泉昭之馆,常有白凤、白鸾绕集其间。

《列子》曰:虚室生白。张湛注云:夫视有若虚者,虚室而纯白独生。

《庄子》曰:原宪居圜堵之室,蓬户不完,桑以为枢,瓮以为牖,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

《尸子》曰:厚积不登高台,不处大室;高台多伤,大室多阴,故皆不居。

《吕氏春秋》曰:高亢作室。

又曰:齐宣王为大室,大盖百亩,堂上三百户。三年而未成,群臣莫敢谏。

《淮南子》曰:高阳魋将为室,问匠人。匠人对曰:"未可也。木尚生,加涂其木,必将挠。以生材任重涂,今虽成,后必将败。"高阳魋曰:"不然。夫木枯则益劲涂,乾则益轻。以劲材任轻涂,今虽恶,后必善。"匠人穷辞,无以对,受命而为之室。其始成,竘然善也,而后果败。

又曰:昆仑有璇室。

又曰:有石城金室。

又曰:古者民泽处复穴,(凿岩岸之腹以为密室。)冬日则不胜雪霜雾露,夏日则不胜暑热蚊虻。圣人乃作,为之筑土构木,以为室屋,上栋下宇,以蔽风雨,以避寒暑,百姓安之。

《盐铁论》曰:匈奴织柳为室,旃席为盖。

《说苑》曰:延陵季子游於晋,曰:"吾入其都,新室恶,故室美;故墙高,新墙庳,是以知民力屈也。"

又曰:一室之中,有王道焉,父母之谓也。故君正则百姓治,父母平则子孙孝慈。是以孔子家儿不知倨。所以然者,生而见善教也。

《新序》曰:鲁哀公为室而大,公仪子谏曰:"室大,众与人处则晔,少与人处则悲,愿公適之也。"曰:"闻命矣。"筑室者不辍。明日,又谏:"国小室大,百姓必怨吾君,诸侯闻之,必轻吾国。"公曰:"闻命矣。"筑室不辍。明日,又谏曰:"左昭右穆,为室而大,以临二先君,无乃害於孝乎!"於是哀公毁室而止。

《风俗通》曰:《论语》:"夫子宫墙数仞。"《礼记》:"季武子入宫不敢哭。"由是言之,宫室一也。秦以来,尊者以为常号,乃避之耳。室也,实。《弟子职》曰:"室中握手。"《论语》曰:"譬如墙。"由此言之,宫其外,室其内也。

《楚辞》曰:砥室翠翘,挂曲琼些。(言卧内之室,以砥为壁,干而滑泽,以翠鸟之羽雕饰王钩以经衣。曲琼,玉钩也。)

又曰:凿山楹而为室,下披衣於水渚。雾露濛濛其晨降兮,云依斐而承宇。

又曰:网户朱缀刻方连,冬有奥突夏室寒。(奥,複室。夏,大室。事具居处部。)

又曰:筑室兮水中,葺之以荷盖。

又曰:像设君室静闲安,高堂邃宇槛层轩。

潘岳《狭室赋》曰:"伊余馆之褊狭,良穷弊而极微。"

李尤《室铭》曰:室以安宁,寝息幽闲。室寒空隟,遮遏风寒。无曰寂寞,屋漏昭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7-31 01:44:21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