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大病众筹背后的灰色产业链,你的爱心捐款可能只有30%给了患者……

关键词:推广,筹款,链接筹,王红光,患者,平台,推手,捐款,转发

有职业推广人以筹款链接的转发推广牟利

  北京青年报

  “这是我妈妈,在协和医院确诊为食道癌……无奈发起水滴筹款,恳请大家帮帮我!”2022年5月21日,王红光在朋友圈发布了第一条筹款链接。一天内,他收到了8000多元捐款,这让正为治疗费用发愁的王红光感到些许欣慰。

  捐款金额的增长幅度在一周后越来越小,与之相反的是,许多陌生人的消息涌入他的手机。对方告诉王红光,自己可以帮他推广筹款链接,以便更快地筹集到治疗费,而推广的分成比例为捐款额的70%。

  记者了解到,原本作为患者治疗希望的大病众筹背后,已经衍生出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有职业推广人以筹款链接的转发推广牟利,日收益可达上千元。推广所得的爱心捐款,最高有70%作为佣金流入职业推广人手中。

  付费推广募捐链接

  “需要帮忙筹钱吗?不提前收一毛钱,比如我们帮你转发筹到2000元,我们收取68%。”

  6月25日,王红光收到一条陌生人消息,询问是否需要帮忙推广筹款链接。当王红光质疑收取费用过高时,对方回复:“啥事不用干就有钱还想咋样?”

  王红光拒绝了对方的提议,除了觉得收费比例太高,他还担心这种推广可能是骗局。

  今年4月,王红光58岁的母亲在武汉协和医院被确诊为食道癌。医生告诉他们,前期治疗费至少要准备十几万。

  王红光家经济条件不宽裕,早年母亲为了省钱,没买农村合作医疗,因此所有的治疗只能自费。4月底母亲住院,每天的花费要上千元,花光家中积蓄后,王红光又向亲戚朋友借了几万块钱。

  在医院门口,水滴筹的工作人员找到王红光母子,问他们需不需要筹款。

  “筹到钱能不能提现?提现钱能不能到账?”王红光问。对方回答,只需要出示病历等材料,其余的都交给他们来操作。

  王红光决定试一试。5月21日,他为母亲发起了第一次筹款,目标金额20万。工作人员告诉他,要多在朋友圈和群里转发。一周后,捐款者超过500人,工作人员帮王红光申请了平台首页推广48小时,首页的展示流量又为他新带来1100元的捐款。

  筹款链接有效期是30天,一开始,王红光在朋友圈转发链接,亲戚朋友们的捐款比较多,一周之后,基本上就没人捐钱了。最终王红光共收到2万多元捐款,平台收取3%的服务费,还有0.65%的提现手续费。

  癌症的治疗费用像一个无底洞,两个多月来,王红光家花掉五六万的治疗费,之前筹集的钱很快就见了底,6月21日,他发起了第二次筹款,这一次,他的目标筹集金额是30万,八九天的时间,只筹到了3000多元。

  在他转发筹款链接的过程中,不断有陌生人联系他,声称可以帮忙推广。一开始,王红光不相信这些说辞,但眼看筹款金额增长越来越慢,他有些动摇,水滴筹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商业推广一旦被举报,患者将失去筹款资格。

  商业推广有可能被举报,而不推广根本没人捐钱。因此,当再次有人提出可以帮忙推广时,王红光给对方转了账。对方称,50元帮忙推广3天,80元推广7天,120元可以一直推广到项目结束,期间每天24小时持续推广,先转账后推广,结束后效果不满意全额退款。此时,母亲刚做完第二次化疗。

  “之前的我都没相信,但一直筹不到钱,走投无路的时候,哪怕被骗也想试一试”,王红光说。

  转账过后,对方“消失”了。

  “这种钱都骗,良心何在?”王红光在筹款病友群里曝光了自己受骗的经历,才发现被骗过钱的不止他一个人。

  和王红光同在一个病友筹款群里的赵延兵从不相信这些。为妻子发起筹款后,他一共收到过四次询问推广合作的消息,有人打着“水滴筹推广专用号客服”的名号,还有人说可以帮他们申请补助,收取1%的费用。对方向赵延兵出示了一张筹款链接的截图,称当天帮另一户患者家庭申请到了4万元补助。赵延兵说自己身上没有钱,提出“到账后再付10%”,见他没有先付款的意思,对方很快结束了对话。

  不仅受捐人可能被骗,好心捐款的人也有可能被骗。小红书用户高珊告诉记者,2022年5月19日,她所在的业主群里,一位备注为4.702的群友转发了一条筹款链接。看到邻居遇到困难,有几位业主捐了款。第二天上午,群公告显示,经过了解核实,转发链接的并不是真正的业主,被识破身份后已退群。

  七成捐款流入推广者口袋

  真假难辨的筹款推广宣传广告存在于多个网络平台,以“轻松筹、水滴筹推广”等关键词搜索,能找到很多这样的推广“从业者”和机构。宣传话术大多雷同:我们负责帮病患转发推广筹款链接,爱心人士通过我们的推广链接捐款,作为推广者我们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在这门“生意”中,捐款金额被称为“量”,转发推广的过程叫做“上量”, 负责在各种微信群中转发推广筹款链接的人员被称为“推手”。

  记者联系到一位职业推广人刘畅,对方称,所筹得的钱款患者可以得到30%,另外的70%是他们的佣金。

  刘畅自称曾是某筹款平台的工作人员,离职后,他从事推广的“生意”。现在手下约有十名推手,高达募捐总额70%的佣金中,65%用来发给推手。

  “站在患者的角度,70%的比例很高,但我们也有成本。”刘畅说。市面上佣金比例大概在60%~70%,主要由三个因素决定:买群的花销、被封号的风险,以及投入的时间精力,“赚的其实是个辛苦钱。”

  转发筹款链接需要大量新群,职业推广人对发布筹款链接的微信群有一定要求,以活跃的宝妈群和业主群为主。市面上,一个微信群的价格在3-5元不等。根据经验,平均每个群能获得10-15元的爱心捐款。以每个群12元为例,推手可以获得7.8元(12×65%),扣除买群的费用,推手每转发一次获得的利润约为4-5元。

  推手对于目标客户也有筛选。刘畅告诉深一度记者,小孩子是最容易“上量”的,目前他们进行筹款推广的都是年龄5岁以内的患者,最大不超过8岁。一般情况下,每天能筹到3000-5000元,有的一天可以筹到1万元,即便运气差,也能有几百元的捐款。

  合作前,刘畅会告知对方,筹款的佣金每天结算,否则会停止推广。佣金每天下午4点到6点结算,收到客户的打款后,刘畅给手下的推手结算佣金,开启第二天的推广。

  同意合作的客户往往不设具体的筹款金额,“对于一些患者来说,1万元钱也行,总好过没有,这部分人就是我们的意向客户。”他说。遇到质疑佣金过高的患者家属,刘畅会将他们划归到意向客户之外。

  他还透露,圈内不少从事推广生意的人,有不少曾就职于筹款平台。对于“收钱后不推广”的骗局,刘畅也没有避讳,“这个圈子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

  推手可日入千元

  职业推广人封豪从事该行业已有一年多,他告诉记者,患者主要靠团队到各个平台寻找,只要有筹款链接就可以帮忙推广。为了证明病患情况的真实性,他向记者展示了与患者的聊天截图。

  按照筹得金额,推广人团队通常分为三个等级,每个等级的推手KPI各不相同。最低的安心筹,需保证日推量达到200元,而轻松筹和水滴筹,需要分别达到500元和3000元。

  新手只能跑量小的安心筹,日推量一般在200元到500元,业务熟练后,可以接轻松筹和水滴筹。推手需要在每天下午三点前向他预约领取链接,并保证能达到最低量,次日下午两点统计筹款金额。

  从进群到转发,封豪总结了一套完整的推广流程。初次发筹款链接可以转发到朋友圈,发的次数多了,以各种群聊为主,也可以做视频发到社交平台上。一条链接一天由同一人负责,便于统计金额。招推手时,封豪称可以“一对一指导,手把手教学”,并分享众筹渠道。另外,他还招收有群资源的代理和工作室,每天给对方提供筹款链接。

  微信群是推广最重要的资源,作为新人,前期没有群资源很难起步。有新人联系时,封豪总会先问对方,手里有多少群。他现有的一百多个群聊以业主群为主,主要靠之前的行业积累。

  推手转发筹款链接后,容易被踢出群聊,因此需要定期加新群或换群。封豪也做收微信群的生意,客户手里有群的话,可以按照每个群1元的价钱卖给他。另一位职业推广人告诉记者,除了批量买群外,在群里遇到同样转发筹款链接的“同行”,还能用自己手中的群和对方交换。

  多名职业推广人告诉记者,转发有固定的流程和话术。先发布一段文案介绍患者情况和财务状况,接着发筹款链接和视频,“一定要有视频,这是证明真实性的东西。”最后发一个小额红包,封面写上“求求大家救救我”之类的话,引起群友们注意。

  频繁加群带来的隐患是,推手易被封号或限制使用微信号,而如果被投诉举报,推手的微信号可能会被平台封禁。封豪对接的推手每人有10个以上的微信号。

  每天下午5点,封豪要给对接的推手们结算工资。收益由推手所筹到的金额决定,日推量500-1000 提成比例30%、日推量1000-3000提成比例40%。封豪称,自己的日收益平均在1000到3000元。

  筹款推广所得并不是封豪唯一的收入来源。他还招收项目学员,提供工具和运营技巧,学费688元。推手每介绍一人加入团队,还能获得新人筹款额10%作为好处费。

  少有患者能筹满目标数额

  大量推手的出现与模式化的运作,让许多爱心人士对公益链接的真实性存疑。为了筹款,王红光加了很多群聊,希望能多推广自己的筹款链接,被踢出群聊的情况时常发生。有一次,他在一个老乡群里发链接,群友们提出质疑,他只好把身份证照片发到群里,证明自己不是骗子。看到王红光身份证,一个群友给他转了200元。

  “他们把筹款平台都搞乱了,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反而被认为是假的。”王红光说,自己以前也在筹款平台上捐过款,那时他没有想到,会有“骗子”用别人的苦难来赚钱。对此,职业推广者们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当你自己筹不到钱的时候,有总比没有好。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千秋认为,大病筹款推广现象的出现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这种推广行为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难以监管。目前,没有法律明确禁止职业筹款推广行为。但捐赠人与受赠人之间形成赠与合同关系,即使没有明确的书面约定,捐赠人的赠与行为一般应理解为附条件赠与,即受赠人的求助信息必须真实、款项须用于事先说明的特定用途。如果受赠人将捐赠款项挪作他用,如与职业推广人分成,可能就有违赠与合同。捐赠人可以撤销赠与,要求退还捐款。

  二是现实需求的存在,与互联网上海量的捐赠信息相比,一些病患的求助难以被关注到,在有紧急需求的情况下,患者或家属与职业推广人达成合作交易,也是无奈之举。如果将这种行为一棍子打死,也可能会导致很多需要救助的家庭得不到帮助。

  而网络上,筹款平台工作人员与职业推广人的身份常常真假难辨。轻松筹的一名员工透露,公司的筹款顾问分为正式员工和代理人,二者的工作内容相同,只是待遇有所区别。自称是轻松筹代理人的陈见杭告诉记者,他们和一些市级大医院的科室有合作,公司的人会在检查科室外派发名片,大部分病人是主动找到他们寻求帮助。患者提供住院资料、身份信息和银行账户信息,他们会帮忙写好文案并生成链接,除了患者自己的转发,公司也会进行统一推广。记者向平台核实了陈见杭的身份,客服称,陈见杭确实是平台的筹款顾问。

  根据陈见杭的经验,很少有患者能筹满目标金额,捐款只能起到补贴的作用,“但无论多也好,少也好,最起码可以减轻一些负担。”

  邓千秋说,筹款平台有对求助信息的真实性进行严格审核的义务,还可能依据与信息发布者、捐赠者之间的合同约定承担监督捐赠款项使用的权利或义务,但平台不是执法机关,即使职业筹款推广行为违法,平台也不具有追究违法行为的法定职责,但是有可以依据其与信息发布者、捐赠者之间的合同约定,行使追究信息发布者未将捐赠款项用于特定用途的合同权利或义务。

  作为患者家属,赵延兵对这种商业推广筹款行为非常反感,但提到揭露这条灰色产业链,他有点犹豫,担心这种现象被公之于众后,会有人认为患者自己转发的筹款链接也是假的,给病患筹款带来更大的困难。

  6月17日,水滴筹发布声明,称其从未授权任何第三方组织或个人向筹款人提供所谓的推广服务。记者也从轻松筹公关人员处了解到,职业推广人与平台不存在雇佣关系。轻松筹的一名员工称,无法保障帮忙推广的团队的可靠性,不建议患者跟他们合作。6月27日,水滴筹再次发布《澄清说明》,称“职业筹款推广人”的存在,不仅严重影响了大病筹款行业的公众形象,而且一部分“职业筹款推广人”冒充各个筹款平台的工作人员,欺骗、诱导大病患者,甚至存在诈骗行为,侵害了大病患者、筹款平台的权益,已经构成违法。对于推广链接过程中可能涉及的诈骗行为,平台将配合各地公安机关一起严厉打击。

  王红光第二次筹款链接上的截止日期只剩下14天,医生说,他的母亲在完成两次化疗后,需要根据情况决定是否手术。为了应对接下来的治疗,王红光又用信用卡借了6万元。

  他依然每天在朋友圈和群里发筹款链接,但捐款数额停留在了五千多元。每天他都要点开链接很多次,每次都希望账面上的数字能变多一点。但他明白,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条捐款的“涓涓细流”只会越来越细,能获得的捐赠只会越来越少。(应受访人要求,文中刘畅、封豪、陈见杭为化名)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纪佳文 实习记者 王砚菥 张蔚婷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7-10 07:56:21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