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最虚的华人首富更虚了

关键词:币,赵长鹏安,货币,交易,越南,财富,虚拟中,中国

币安迎合了中国大量的加密货币投资者

币圈首富,流浪地球。

文 | 华商韬略 李 君

按照中国丈母娘的标准,赵长鹏这样的女婿显然不行,没车没房,还是个赌徒。

果不其然,他的941亿美元身价,风一吹,就散了。

【梭哈是一门艺术】

2022年3月,已经跑到越南、刚下飞机不久的赵长鹏发了一条推特,说他爱Ph (越南语中指河粉)。

越南Ph 好不好嗦不知道,但一款已经快要归零的虚拟货币PHO倒是蹭了一把,半天之内,其价格就从0.018美元最高涨至0.065美元,涨幅达到360%。

消失大半年的PHO项目组被馅饼砸中,立马发了条动态@赵长鹏:

“感谢再生父母捞我一把!”

赵哥吼一吼,币圈抖三抖。说起币圈,圈外人只知道“不疯狂不成魔”的孙宇晨,但圈子里的资深玩家,都把赵长鹏视为“永远的神”。

2014年,赵长鹏卖掉上海的房子,用全部的钱梭哈比特币。

梭哈果然是一门艺术,一年后,上海房价涨了一倍,比特币惨遭腰斩。

不过这动摇不了赵长鹏的信仰,“加密货币看起来很新很酷,这就像20年前的互联网。”之后他再也没买过房子等固定资产,在他眼里房子的“流动性太差了”。

后来,比特币经历了一轮飞升,这位大哥靠玩币和做交易平台币安,2021年底,便成了币圈首富。

据《财新周刊》报道,2022年1月,彭博亿万富豪指数显示,赵长鹏以941亿美元(约合6348亿元人民币)的净资产,超过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成为“华人首富”。

不过,赵长鹏对此极力否认,在朋友圈发文称,“没有流动性的估值都是虚的,流动性为王。”疑似回应媒体报道。

今年4月5日,他还闯入了“福布斯2022全球富豪榜”前20名,跻身第19位,风头盖过了迈克尔·戴尔、张一鸣、曾毓群等。

不过,随着近期惨烈的行情震荡,“华人首富”的椅子怕是坐不住了。

截至6月26日,在福布斯全球实时富豪榜中,赵长鹏的财富暴跌至174亿美元,缩水超过80%,排名也跌到了94。

【深不可测的财富】

这位有着“王兴的面相,罗永浩的作风”的加拿大华人,从内到外都是故事。

在赵长鹏的自述里,自己的童年可谓艰难,他出生在江苏的一个农村,父亲本是大学教授,被打成“走资派”后驱逐到农村,后来,心灰意冷的父亲远走加拿大读博。

1989年,母亲领着12岁的他在加拿大驻北京领事馆前排了整整36个小时的队,才拿到签证,一家人远走高飞,得以团聚。

到了加拿大以后,赵长鹏感觉自己得到了新生,“我第一次喝到鲜牛奶!”“我的高中时光太棒了!”

大学毕业后,赵长鹏进入金融科技行业,先是成为东京证券交易所的软件开发师,之后又在纽约工作多年,在那里参与了彭博交易软件的开发。

2013年,他从一位技术投资者那里听说了比特币,读完比特币白皮书后,他决定投资10%的资金,之后便卖房、辞职,一发不可收拾。

2017年,赵长鹏预感下一波行情要来,随即在上海成立了币安交易所,这家公司没有总部,也没有办公室,全球3000多名员工都在家办公。

即便如此,币安迎合了中国大量的加密货币投资者,发展得相当顺利。

到2021年,币安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拥有约1亿用户,上线了600多种数字货币,并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交易,总交易量达到惊人的 34.1万亿美元。

三月的统计数据显示,币安每天的交易额能达到760亿美元,通过收取手续费、上币费、服务费等,币安赚得盆满钵满。照此规模,估值达3000亿美元。

市场可能持平,但币安无论如何都在赚钱。

这似乎是所有行业的定律:买家卖家赚没赚到不说,中介永远旱涝保收。

以致于币圈有个梗:“玩币归赵”——最后你手里的币都会被赵长鹏赚走。

凭着财富出圈以后,美国《财富》杂志给赵长鹏做了一次专访,《财富》一直是坚定的反币主义者,坚持不懈抨击加密行业,双方的对话暗流涌动。

记者问赵长鹏:“有深不可测的财富是什么感觉?”

赵长鹏不屑一顾:“如果他们认为我的身价有那么多,那就随他们吧。”

他反复强调自己对钱并没有什么感觉,生活也没有什么改变,穿得依然是便宜的西装,戴Apple watch。

杂志记者在稿件最后写道:

“这货说这话的时候,正住着每晚2000美元的酒店呢!”

【“首富”的海外漂流】

赵长鹏还和贾跃亭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永远在国外”

虽然“炫”了这么多钱,但虚拟货币的不合法性让他逃不过流离的命运。

时间回到2017年9月,币圈地震,央行、网信办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虚拟货币发行融资活动为“非法金融活动”,所有相关交易平台都需要在月底前清理关闭交易。

一道政令保护了头脑发热的投资者,也让所有币圈大佬一夜间成了“法外狂徒”,赵长鹏随即遁走,开启“海外漂流记”,此后再未踏上过中国大陆的土地。

海外的日子也不好过,漂流第一站是日本。在岛国第二年,日本金融厅就以币安未在日本注册,或给投资者带来损失为由向其发出警告,币安在没有拿到正式牌照的情况下,不能向民众提供交易服务。

日本是不能呆了,之后他开始全球“招安”。

如果说以往的赵长鹏桀骜不驯,一件印有币安logo的T恤或帽衫就是标配,现在,到处流窜的赵长鹏顿悟,拥抱监管才是出路,他西装革履,到处求通行证。

在英国,赵长鹏和政府官员、立法者们一起参加葡萄酒会,极力展现“良好的企业形象”。

不过,英国人表面笑嘻嘻,实则头脑清醒着。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明确表示,币安没有设立总部,广泛的经营地域使其无法进行监管。并补充说,“币安集团内的任何实体均未持有任何形式的英国授权、注册或许可证”。

在阿联酋,为了向当地政府表决心,宣称“从不买固定资产”的赵长鹏甚至在迪拜买了一套公寓,让家人搬了过去。

在中国台湾,他与当时的“地区立法委员”许毓仁在脸书上直播,极力拍马屁:“台湾非常适合发展区块链行业,所以我们现在非常希望能够在台湾落地……非常荣幸得到您的支持,所以我们希望币安在台湾能够落地,在这里把办公室建起来。”

不过,这些套路都没有用,美国司法部和国税局甚至开始对币安围追堵截。

在全世界几乎所有监管机构眼里,加密货币没有相应的价值支撑,还可能因为私密性被用来洗钱、暗网交易,生来便带有原罪。

多次争取未果,赵长鹏开始把目标瞄准东南亚。不只是赵长鹏,一众币圈乃至赌博业等高净值人士疯狂涌入东南亚,在他们眼里,东南亚小国也没别的出路,或许愿意赌一赌。

他一路“漂流”到越南,一下飞机不仅盛赞了越南河粉,还穿上了当地特色的服装。

“越南区块链产业的潜力是巨大的。你们有很多对技术充满热情和知识渊博的员工。在与越南技术社区互动后,我看到你们对创新非常感兴趣,很多人对区块链这样的新技术感兴趣,越南是亚洲区块链领域的潜在市场……”赵长鹏的话术已经非常成熟。

文首提到他带来的PHO的疯涨,显然是计划中给越南献殷勤的礼物。

赵长鹏还一脸喜气洋洋地表示,“今天,我与越南区块链协会一起承诺,币安将始终遵守越南法律的规定,将用户放在首位,让越南用户和世界各地的用户相信它。”

没办法,他实在太渴望为币安找一个家了。

在近期的采访中,他又对外宣称,美国、法国、意大利正在争相邀请币安在他们的国家建立总部。

【财富自由的一场梦】

中国香港、东京、伦敦、新加坡……

赵长鹏在全球各地若隐若现,他有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在一个小房间里通过线上的方式统筹遍布全球的工作人员。

他不喜欢抛头露面,但在社交媒体上又非常活跃。因为这对币安有好处,有用的事就去做,喜不喜欢不重要。所以,尽管到处“流窜”,赵长鹏依然积累了一批忠实的信徒。

与其他国家的机构化操作不同,中国的虚拟货币交易入场者,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散户。

在币安交易所,赵长鹏还专门设置了一套“负责交易程序”,如果一个散户来玩币,程序会问散户两个问题,第一,你觉得有多大几率会赔钱?他如果写低于50%,就不会不让他玩;第二,如果赔钱了,他觉得是谁的责任?如果觉得是别人的责任,那也别玩。

换句话说:够胆就玩,死不足惜。

一串代码能价值几何?绝大多数投资者对比特币建立初衷一无所知,但是被高回报率所吸引,还是一头扎了进去。

若干年前,比特币刚刚兴起时,多少普通老百姓将其视为阶层跃升的“最后机会”,带着暴富的梦,投入的可能是半辈子的积蓄。大涨之时,手上有“币”的朋友以为财富自由就在举手之间。

如今,随着美联储加息,流动性盛宴曲终人散,缺乏明确的价值基础、只依赖于流动性交易的数字货币崩盘了,包括前段时间被追捧的“数字藏品”(NFT),价格也出现快速下跌。

没有实业支撑的赵长鹏,财富已蒸发了近800亿美元。当然,这虚拟的身家他不在意,毕竟对处于现在这个位置的他来说,钱只是数字的多少而已。

而这一波真正被“割”到排队上天台的,和当年欣喜若狂的是同一批人,都是普通的散户。

想当年,中本聪设想的是要建立一套去中心化的支付体系,而如今,绝大多数的虚拟货币被赵长鹏这样的少数人所掌握。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起起伏伏中,虚拟货币存在的真正意义或许才能浮现出来——人类历史上众多用于炒作牟利的工具之一。

究其本质,这只是一场不创造任何附加价值的零和游戏。当故事讲得够好,所有人都相信这串代码有价值时,它就是有价值的。是币或是其他,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断有人入场,将这个“局”维持下去。

那流失的真金白银去哪儿了呢?

【参考资料】

[1]《专访赵长鹏:无法理解超高定价的NFT 将很快宣布总部地址》财富杂志

[2]《赵长鹏:加密资产熊市或持续4年,但我偏要加码》福布斯

[3]《对话币安赵长鹏:在加密货币的中间地带》晚点LatePost 段旭

[4]《「华人首富」的魔幻漂流》观网财经 贺喜格

[5]《The Wealthiest Person In Crypto Climbs Into World’s 20 Richest》FORBES[6]《THE WORLD'S REAL-TIME BILLIONAIRES》 FORBES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6-27 08:13:22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