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裁掉3000人,字节教育梦醒

关键词:教育,字节,业务,在线,行业,大力,跳动,硬件,产品做

在负责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之前

成立不足三年的字节教育再次传出裁员消息,原本卯着一股劲儿想在教育领域大力出奇迹的大力教育,终究也没躲过行业大地震。

双减之下,教培行业纷纷开始积极寻找转型之道,智慧教育、职业教育、教辅工具等赛道成为了香饽饽。作为行业后辈,在 K12 在线教育鼎盛时期乘风而起的大力教育,既没有传统教育机构雄厚的师资力量积累,又缺少在成人职业教育方面的经验,竞争乏力。

随着自营业务不断缩减或转型,字节教育 “大力” 激流勇退。

01

"万人"团队缩减过半

6 月 18 日,据科创板日报报道称,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已进行大调整,预估优化约 3000 人左右,该业务目前总人数不足 5000 人。据了解,此次优化业务线涵盖智能学习国内国外、青少年、学浪、开言、瓜瓜龙、教育中台等,仅留下智能学习对公、大力智能、成人业务,优化员工将获得 “N+2” 赔偿。截至发稿,字节跳动针对上述信息未给予正式回应。

早在 2021 年年底,字节教育就曾经历过一波大裁员。伴随着教育行业 “双减” 政策落地,在线教育行业迎来了寒冬,多家头部在线教育企业开始裁员瘦身。2021 年 7 月下旬,包括新东方、好未来、高途、作业帮、掌门一对一等含有学科类培训的在线教育平台纷纷传出裁员消息。

成立仅 10 个月的字节教育也没有逃过这一劫。字节旗下包括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线,预估优化了 2000 人。

2021 年 11 月 2 日,字节跳动 CEO 梁汝波发布内部信将字节跳动业务划分为六大板块,其中教育板块被分为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园合作四大板块。这也意味着,字节低幼阶段业务逐步停止运营,中小学阶段业务转型发展,职业教育和家庭教育成为未来发展重心。

字节教育成立之初,曾斥巨资招兵买马,开出 200 万年薪招聘清北毕业的名师,从同行挖了不少老师进来。2020 年 3 月陈林表曾在微头条上表示,今年字节要给教育团队招一万人。如今,字节教育的 “万人” 团队已经砍掉大半,旗下大力教育的四大在线教育业务 “GOGOKID”、“你拍一” 和 “清北小班” 和 “汤圆英语” 都相继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停运公告。

字节的教育梦基本走向破碎。

02

大力没有奇迹

字节从开始就不具备做教育的基因,布局教育的初心也只是为了寻求在头条、抖音之外的第三条增长曲线。

通常来说,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在布局教育板块上,多是做 B 端生意,即给行业提供底层技术支持,并不干涉教育内容业务。相较之下,字节的野心要更大,字节做教育的逻辑是通过自营及收购教育企业,亲自下场做业务。

早在 2018 年,字节就埋下了做教育的野心。一款主打知识付费的名为 “好好学习” 的 APP,被看作是字节在教育领域的首次试水,但这款 APP 上线后在市场上声量并不高。即使在 2020 年在线教育最火的阶段,该 APP 仍然没有泛起半点涟漪。2021 年 1 月 20 日,运行两年的好好学习 APP 下线。

在线教育赛道打得火热之际,字节接连推出了 20 多款教育产品,覆盖了 pre-k、K12、启蒙等多年龄段和多领域,重点狙击猿辅导、作业帮等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几乎涵盖了所有热门细分赛道。

旗下产品包括面向 4-12 岁儿童的 Gogokid;针对 1-4 年级学习需求,主打 AI+ 教育的 AI KID;真人形象 +AI 口语授课的汤圆英语;中小学在线辅导平台大力课堂等。此外,还通过投资并购了中小学课程在线辅导品牌清北网校;针对成人的开言英语、学霸君 B 端业务、锤子硬件等。

碎片化铺设之下,看似热闹却没有形成闭环。2020 年 10 月,大力教育作为独立品牌正式成立。大力教育由字节跳动核心员工陈林出任 CEO。在负责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之前,陈林曾是今日头条 CEO,并负责社交(飞聊、多闪)、懂车帝、Lark 等创新业务。

作为在线教育领域的后来者,本身就没有太多教育资源积累的字节,采取了和网易有道类似的策略,不惜亏本砸钱造硬件来切入教育市场。

大力教育试图用一款售价 749 元的 “大力智能学习灯” 打通字节教育的生态环。该台灯配备了摄像头和屏幕,以课业辅导、远程陪读、坐姿纠正为主要卖点。台灯上的屏幕可以进入 “大力爱辅导 App”,替代父母陪伴,完成交作业、检查作业、错题解答等步骤。看似亏钱,但实际上以台灯为代表的硬件产品使用场景广泛,且用户黏性较强,是为不同内容教育产品的最佳引流入口。

张一鸣在八周年内部信中明确提到,教育是字节跳动当下优先级最高的战略重点。究其原因,除了教育承载着头条、抖音之外的第三条增长曲线,更重要的是,字节的硬件战略,计划从教育切入。

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许多机构看似初期都是砸钱、亏本在做硬件。从长期来看,随着用户规模的提升,产品的边际成本会降低,且获客效率、用户粘性在提高。对教育机构们而言,这笔投资要比砸钱做营销来的更划算。在这一布局上,字节教育走在了行业前列,通过一件硬件产品全部打通,进而形成字节跳动教育产品的闭环生态。

踩着在线教育热的风口,字节本来是有希望能在教育行业占据一席之地。然而,这一切止步于 2021 年末的双减政策。双减政策之下,各以学科教育为核心营收的教育机构都在寻求转型,多数和字节一样看准了教育辅助工具、家长社区、教师社区、成人职业教育等方面进行探索。

据了解,字节近期新推出了教师服务平台 “谭水源”,被视为大力教育转型的一部分。但在教辅工具、成人职业教育这些领域,字节面临的对手众多。

03

教育梦碎 2022

有传闻称字节在教育板块前后投入了百亿资金,但随着双减政策落听,这百亿投入基本算打了水漂。

大力教育曾经被字节寄予厚望。据媒体报道,2020 年字节教育业务的整体预算近 40 亿元,且在未来五年,字节还计划以每年百亿元的规模持续注资教育行业,并做好了三年甚至更长时间不盈利的准备。

虽然没有教育基因,但字节的优势在于平台流量巨大。在教育行业陷入流量焦虑之下,不少在线教育公司严重依赖外部流量采买,由于投放渠道同质化,也一度导致获客成本居高不下。

字节旗下的头条以及抖音坐拥超过 6 亿 DAU,是教育领域兵家必投之地。2020 年在线教育同行的疯狂投放,助推了字节跳动广告业务的飙涨。根据媒体报道,几家头部的在线教育机构仅在抖音平台上的日均投放额便超过 300 万元。其中,猿辅导日均投放最高达到了 1400 万元,作业帮最高达到 800 多万元,且各机构的投放力度随着行业竞争加剧,水涨船高。

据《路透社》报道,字节跳动 2020 年在中国的广告收入有望达到至少人民币 1800 亿元。字节尝到了教育内卷带来的广告收益同时,也受损于自身教育业务拓展带来的损失。

如今,字节将不赚钱的教育业务裁撤掉,被外界解读为赴港 IPO 前所做的准备。早在 2020 年就曾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正研究分拆抖音赴香港上市,并与高盛等投行洽谈上市安排。但之后其 IPO 进程并无实质进展,随后字节在其官方头条号否认了此消息。

近日,号称深度参与了中国互联网赴美上市半壁江山的高准出任字节 CFO,让字节上市又有了新进展。高准的此次任命,也被理解为是字节跳动计划上市的信号。而最新消息是,字节公司的多个海外认证变更为 “抖音”,这也意味着抖音或将从字节公司拆分出来单独上市。

出道第 10 年,字节系认知度最高的作品仍然是抖音,而作为字节曾经重仓的教育梦,终究难圆。

作者|张尧

编辑|胡展嘉

运营|陈佳慧

出品|零态 LT(ID:LingTai_LT)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6-23 22:45:07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