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AI团队拆散重组,负责人被迫离职,Meta的动荡还在持续

关键词:Meta,AI,离职,人工智能,RealityLabs,产品,FAIR,团队,组织,部门

Meta人工智能团队在打散重组中

本周内,Meta已经流失了两位高管。

就在Meta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本周三宣布将于今年离职后,Meta人工智能团队在打散重组中,又失去了一位高管。

6月2日,过去四年半在Meta担任人工智能实验室副总裁的Jerome Pesenti,在推特上官宣,将于今年6月中旬正式离职。

Pesenti在2018年1月加入人工智能实验室FAIR,彼时Meta还叫做Facebook。在此期间,他一直领导AI团队的基础和应用研究,该团队的核心工作就是监督Facebook平台上的有害内容,利用AI来改善产品,为Meta建立了强大的存在感。

伴随Pesenti离职的消息,组织架构层面,也出现一系列变动。

6月2日,Meta发布重大AI战略转型公告,LeCun领导的Meta人工智能实验室FAIR,将整合到Andrew Bosworth领导的开发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产品的Reality Labs部门。不过,FAIR仍旧由LeCun把握战略方向,与Joelle Pineau和Antoine Bordes共同进行管理。

与此同时,支持旗下各大APP的AI算法团队迁移进产品工程团队,AI4AR团队加入XR硬件团队,"负责任人工智能组织"并入社会影响团队。

也就是说,这次整合后,原人工智能团队被整体打散,不再作为一个具体的组织,而是更紧密的整合到各个产品组中。

AI组织结构去中心化

整个AI部门的重组,是由即将离去的Pesenti亲自操刀的。

在Meta发布的公告中指出,Pesenti感到过去集中的AI组织,不利于新技术在实际应用中的落地,而将AI系统的所有权分配给Meta各产品组,不仅支持了现有产品的落地,还将共同推进AI技术的发展。

过去几个月里,Pesenti对此制定了转型计划,待人工智能团队平稳渡过这段过渡期,他便会离开,目前其下一步去向暂时未定。

Meta首席技术官Andrew Bosworth,在宣布重组的公告中表示,这一变化旨在"大规模利用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

在这次人工智能团队的重大重组中,最受关注的还是FAIR未来的走向。

Meta首席科学家,FAIR负责人LeCun在一系列回应中表示,作为Reality Labs研究部门的下属组织,未来FAIR的"F",将不再代表Facebook,而是Fundamental,即Fundamental AI Research(基础AI研究)。

至于其所属得到Reality Labs实验室,目前已经成为肩负扎克伯格元宇宙愿景的核心部门。

从人数上来看,去年Reality Labs新增约13000名员工,员工总数达到17000名,占公司总员工数的20%。再加上如今整合过来的FAIR实验室,Reality Labs已经成长为一个庞然大物。

从业务上看,Reality Labs,早已不仅仅关注VR设备,目前已经涵盖了智能眼镜、混合现实头盔等硬件产品及企业解决方案。

从去年10月Facebook更名Meta后,Meta的所有工作重心,几乎都放在allin元宇宙上。

从推出第一款元宇宙触觉手套,到发布首个虚拟世界平台Horizon Worlds,再到不久前扎克伯格展示Project Cambria高端头显部分细节,都遭受到不少外界质疑。

将FAIR整合进RealityLabs,也是希望借助AI技术,尽快实现元宇宙的愿景。在短期内,与已经普及了人工智能推荐内容新方式的字节跳动,形成较量。

不过,在这次AI组织结构的去中心化下,一向没有产品压力的FAIR转而要对收益负责,其在Reality Labs下的发展如何,还未可知。

如此看来,今年Meta一批AI人才,包括带领过强化学习研究的Edward Grefenstette,AI研究工程经理Heinrich Kuttler等知名AI研究者的离职,或许正是受到这次部门重组的影响。

另一方面,这种分散组织的做法,也引起人们对MetaAI研究未来的担忧,乃至整个AI研究的担忧。

高管持续流失

自从扎克伯格宣布全面进军元宇宙以来,Meta已经流失了20多位核心高管和顶尖AI科学家。

其中职位最高的,包括在Meta担任了9年首席技术官的Mike Schroepfer,以及上述提到,近期刚刚离职的Meta二号人物Sheryl Sandberg,他的离开,也被扎克伯格称为"一个时代的终结。"

雷峰网了解到,除此以外,这些离职的高管,还涉及各部门的业务负责人。

包括前市场竞争部主管DeborahLiu、前首席收入官DavidFischer、前加密货币部门联合创始人Kevin Weil、前广告主管Carolyn Everson、前Meta应用负责人Fidji Simo、前席创意官Mark D\'arcy、前Meta加密货币负责人David Marcus、前职场业务副总裁Julien Codorniou……

据统计,仅在Meta官宣改名的2021年,就有18名核心高管离职。

不少元宇宙相关项目的负责人,也相继离职。

RealityLabs商务合作副总裁Hugo Barra、AR/VR内容副总裁Mike Verdu、FacebookAI产品主管Ragavan Srinivasan等在去年离职。

今年3月,MetaAR眼镜负责人Nikhil Chandhok提出离职,4月,又传出至少4位AI科学家离开的消息。

随着本周内,有"影子CEO"之称的Sheryl Sandberg,以及Meta人工智能团队重组过程中Jerome Pesenti的离去,Meta的离职浪潮,再一次被推向顶峰。

而在这轮高层动荡之后,Meta能否实现元宇宙的愿景,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创作者,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6-05 22:50:52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