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V神:加密世界的和平与共识需要斗争与付出

关键词:运动,认为会中,加密,金融,更多,今天,空间,许多人

但我认为合作和互相欣赏的空间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大

  10-15 年前的「新理想主义运动」场景与今天的一个很大区别在于,当时人们感觉可以同时加入所有好人团队。今天,这个世界有更多的对抗性思维和冲突。

  我一直在试图理解,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许多自由主义者对直接民主感到兴奋,「大型自由主义活动」中鱼龙混杂,而许多区块链人士和「开源社区」人士将彼此视为天然盟友。

  今天,我们看到@doctorow,签署了一封提倡更严厉地监管加密货币的倡议,这让许多加密货币倡导者感到不安和困惑,因为许多人仰望他的愿景并将自己视为同路人——其在 Devcon 的演讲表达了对加密金融化一些具体的担忧。

  但我认为,存在更深层次的原因,加密行业与技术左派的分歧并不是唯一的分歧:各种团体之间存在不同的冲突。

  例如:

  这一切都让我感到非常难过,我的天性一直是我想成为所有好人团队的一员,并将大家聚集在一起。但现在,我从小喜爱的这些圈子中的许多人正在互相攻击,并认为彼此有害。

  抱怨这种现象并不能解决问题,需要了解它。

  一个重要因素是,所有这些运动在过去十年中变得「更大」了。当一件事情很小的时候,即使你不喜欢它,它也不是威胁,所以小团体很容易活下去;但当一切都很大时,竞争会更多,问题因为出现。

  与此相关的还有我在从前的文章里谈到的「密集丛林」现象: https://vitalik.ca/general/2020/12/28/endnotes.html#big-x-is-here-to-stay-for-all-x…

  互联网自然而然地让一部分与另一部分保持距离,因此让生活的隔阂加剧。

  解释 3:理想主义的小动作一旦变大,很容易失去理想主义,并开始掺杂其他东西,而这些杂质则容易产生负面效应。正如 Cory 所说,加密最初只是去中心化爱好者,但现在也出现了各种类型的「金钱人」——这是出圈的必然,在非金融运动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类型的规范和经营很快就会引来骗子。

  解释 4:今天的文化总体上更多是出于对反乌托邦的恐惧,而不是对积极愿景的兴奋,现在所有人的第一个问题都是「你的东西会造成反乌托邦吗?」(如果真是这样,我认为我们应该正面对抗这种现象)

  解释 5:我们现在有社交媒体,社交媒体奖励消极情绪。(如果事实如此,我认为这是不健康的,我们应该直接与之抗争,但不太确定该如何做到这一点)

  我倾向于相信这只是部分原因,且它们是相互关联的。但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一条路径是更多地关注更新和较小的子运动,这些子运动对其价值观更加固执己见。以太坊的「再生金融」(regen finance)运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 Gitcoin、Proof of Humanity,以及如今的Optimism和MolochDAO)

  另一个例子可能是以太坊身份空间(sign-in+ ENS + POAP + 也许即将到来的灵魂绑定币 SBT 也是)。

  这些较小的空间有助于为未来创造新的乐观愿景,创造人们可以参与的东西,而不必成为金融化垃圾的一部分。

  但是,我们还必须保持各大集团之间的和平,并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即许多这些运动在最糟糕的版本中确实包含着彼此对人类光明未来憧憬的威胁。

  有一件事是,我认为在任何「大运动」中工作的人都应该更积极地考虑向外界提供橄榄枝:你如何才能使你正在建造的东西提高 10% 对反对者的吸引力。

  我确实认为许多人的分歧比他们想象的要少。例如 E. Glen Weyl 和Balaji Srinivasan虽然经常吵架,但当我和他们交谈时,他们都有一种强烈的「我们都在一条船上」的态度:这个世纪要么全人类崛起,要么全人类衰落。这是一个关键的共识!

  顺便说一句,我非常同意这种看法。

  就像,即使自私地说,核掩体可以阻止核武器直接杀死我,但它无法阻止核战争破坏我期待 60 年后能治愈衰老的科学生态系统。

  Balaji Srinivasan经常喜欢说的「live and let live」可以升级为「win and help win」。

  我想结论是,维持和平和寻求合作需要的是一种明确的付出,而不是默认和平是一切的假设前提。

  有「我们必须竞争的地方」的元素(例如,如果您的快乐阳光运动主张在全球范围内使金融隐私成为非法,那么对不起,我会与您抗争),但我认为合作和跨部落欣赏的空间,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大。

  最基本的是,「我们必须在某些地方与之对抗」(例如,如果你的快乐阳光运动主张在全球范围内侵犯金融隐私,那么很抱歉,我会与你斗争),但我认为合作和互相欣赏的空间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大。

  原文作者:Vitalik Buterin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6-03 14:50:26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