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黄怒波:企业家要懂大势要认命,但绝不能认怂

关键词:说,社会,企业家会做,现在,企业星,中国,黄怒波

我说做企业也好

文|章剑锋

出品|《why星人》栏目

拍摄|网易新闻直播中心团队

网易新闻重磅意见领袖栏目《why星人》本期专访中坤集团创始人黄怒波。

他有着多重身份,改革开放之初放弃政府体制内的铁饭碗,果断下海创业,成为92派企业家群体中的代表成员之一(其他知名成员包括汇源朱新礼、新东方俞敏洪、泰康陈东升、万通冯仑等),在房地产和旅游业领域,一度气吞风云,开发了北京大钟寺商业广场等大型地产项目,并将安徽宏村运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地。

他也是一位诗人、学者,北大的文学博士和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之前还是中国诗歌学会会长,出版了多部小说、诗文集和学术论文集。

他还是一位登山家,现为中国登山协会特邀副主席(另一位特邀副主席是万科创始人王石)、美国纽约探险家俱乐部国际资深会员,完成了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攀登并徒步到达南北极,并且三次登顶珠峰。

拍摄/王峥

以下是采访正文,考虑到篇幅较长,为便于阅读,分成了上下篇:

上篇:要认命,但绝对不能认怂

“你就认了吧,这是命,谁叫你挣钱呢?谁叫你做民企呢?”

《why星人》:前一段,外界比较关心中坤的危机,网上有各种声音,作为核心的当事人,也请你坦诚相告,中坤究竟遭遇了什么阵痛?

黄怒波:前些年我们走的传统企业道路,比如做传统旅游,有大量的景区,做了世界文化遗产地黄山宏村,新疆南疆五个地州我们也都进去了,也做房地产,比如大钟寺广场。在这个传统的行业里边,如果当时一直走下去,现在基本上可以说死无葬身之地了。

有时候跟做企业的朋友探讨,我很感慨,你看我们一批起来的地产界领袖,现在还剩下几个?有一半差不多都进去了吧,还有一半现在虽然是做得很大,也很难熬。

大家说今年太难了,为什么?因为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我说我做了这么多年企业,哪一天不是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从开始下海到现在,经历了多少国内外的大事件,一直就在不确定性当中生存。

这个不确定性目前看有这么几个方面:

一方面,像这次新冠来了,旅游业整个完,你去看,现在黄山高速路都不许人下去,旅游行业怎么办?对民企要求不许裁员、不许减薪,问题是拿什么活呀?

中坤幸亏也是前些年就开始调整,出现了什么问题,比如一般民营企业对景区都是短贷长投。它哺育一个4A、5A景区,没有10年20年是不行的,但民营企业拿不到长期贷款,只能靠一年两年的短贷去投资,这就是7个锅6个盖的一个游戏。当这个疫情来了,你立刻门票都没有了,旅游企业这次大批要倒掉,大批要死亡掉。

大量的倒闭失业,旅行社首先倒霉,一个旅行社要是有50个导游的话,这些人往哪儿转呀?他们都做10年20年了,除了导游别的不会干。

另一个方面,来自市场或行业的变化。

重资产类的民营企业包袱太重,比如说在景区,当年有村民给我们劳动,做一天30块钱,当时就觉得高得了不得,现在一天200块,你找不来人。我们的90后员工,这一代的年轻人越来越有个性,你批评他一顿他就辞职不干了,打电话叫他把工资领走他都不要,人力资本市场也在变化。

传统旅游模式也不可持续,旅游企业主要是靠门票经济,像南疆景区,我算着一年以后做好了会有两个亿的门票收入,安徽宏村已经达到将近两个亿门票了,但是门票经济只是中国发展过程当中一个特殊的经济模式,西方景区大量是公益的,不收门票,所以门票经济迟早在中国经济发展中要退到次要的地位,那你传统的旅游投资模式就不行了。

当年我算着说拿这么多景区,门票增长收入怎么也会比利息的增长收入要高吧,当时利息很低,也就3%到5%,现在的贷款民营企业没有10%-15%利息基本拿不到。这一系列的因素逼迫着我们民营企业要涅槃,市场经济就这样,你不适合你就得淘汰掉。

再一个方面,就是我们还要面对非市场因素的影响。

什么叫非市场因素?比如调控,这个对企业杀伤性极强。你像俞敏洪那个行业,整个突然就给消灭掉了,大家对资本的介入越来越警惕,你也不能说不对,现在看来资本进入到哪一个行业,哪一个行业就会带来波动,带来不稳定。

国家在进步,经济在发展,对大多数民企来讲,传统的重资产经营模式,肯定走不下去了。

《why星人》:你们怎么应对?

黄怒波:我们就把重资产陆续卖掉,退出,比如把景区项目退出来,控股权让给国企,这样我就不再负债前行了。把大钟寺这样的不动产坚决卖掉,用于减债。

一个重点,高利贷一定要清除,为什么大家要借高利贷?这对民营企业来讲最后都是饮鸩止渴,可是没办法。你资金链出了问题,商业贷款还不了了,银行会干什么事呢?给你推荐高利贷。

比如银行说,你这两个亿还不了,你得还啊。行长求你说,你要不还我,我帽子就没了,我给你介绍小贷。那可是砍头息啊,他一来就先把一年的利息全部拿走,然后我把这个钱给银行还掉了,银行是开心了。可是高利贷他不饶你呀,所以我可以说大量的民营企业就死在高利贷上。

高利贷很残忍的,你不知道,他们什么黑道什么办法都会使上的,企业家们经历过的东西根本没法给你详细描述。他们专门把债卖掉,一道道转卖,转卖都是很狠的,基本上最后你就别想活下去了。所以我说民营企业倒掉的,基本上都是靠高利贷饮鸩止渴的结果。

我们没死掉,那是因为我们遇到困境比较早,当年我们拿到的资产都是优质低价的,像旅游景点,那时候还没有人去做,旅游景区门票分成比例很低,所在景点农民们的期望值也不高。现在不行了。

房地产也是,我要是不做大钟寺项目,后果也不堪设想,不管怎么样这个项目我盖起来了,而且当时地价成本也很低,位置又是在三环以内,又是大型的商业项目,就给后来的公司进来做了铺垫,现在五环之内都不会批这种大型的办公设施了。

我说当年进入重资产这个赛道,有点像傻小子睡炕,全靠火力壮,拿到了这一类不可稀缺的资产,现在是不可能了,你没有这些资产抵押,你活不下去的。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哪怕是一切归零,那我们也都能接受,还能再来啊。”

《why星人》:你之前发文章劝俞敏洪认怂,出发点是什么?

黄怒波:那一阵我叫敏洪出来喝酒,一开始他不来,他说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当时都想一整个行业眼看都没了,我想叫他出来大家喝个酒吧。后来有一次我去看朱新礼(汇源果汁创始人),那次叫敏洪他去了,我们三个在一块,我说喝个酒,我说咱们英雄再来嘛,这英雄一世,倒下才是英雄呢,你不倒你谁知道呢?

黄怒波:一个行业消失了,倒下的才是英雄,无非是从头再来 (来源:why星人)

我叫他认怂,其实是不光写给俞敏洪,而是讲给所有企业家听的,也是正话反说的调侃。我是希望大家要多多保重。民营企业家像我们这一代人,中国几千年没有过的,什么都经历过,但是不要气馁。

我们有经验,有创业的基础,在这个数字经济时代,我们要还做一些事。反过来,我们也要给新一代人做个示范,永远创新、永远创业,我们还得干,不能够自暴自弃,也不能就此罢手。我们这是给后面的人希望,如果我们这一代都躺倒了,你想想后面的人会怎么说,哟,千万不能创业,别像他们这样,不过如此。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没有选择逃避,没有选择躺平,而是选择坚持我们企业家的使命。

我常跟体制里的朋友讲,我说如果我当年还跟你们一样,不下海,我现在根本就是一个退休老头,顶多也就当个部长,也就到头了,你再看人家王石,他都71岁了,还准备再去上市,这就人生的精彩。

《why星人》:你和俞敏洪你们的心态都很放松么?在一起就没有苦闷的时候?

黄怒波:我们在一起从来都很开心,觉得好玩,你看这个行业没了,再来呗。我们这一代人脸皮太厚,什么都经历过了,还说什么尊严,这个社会有时候把你侮辱到极点都有过。哪怕是一切归零,那我们也都能接受,还能再来啊。

为什么?我已经知道什么叫创业了嘛,我也知道资本是怎么回事了,何况像我,还留下很大的一个基础。

我们这一代人,比较鬼,因为经历过,你看我干的都是跟土地资产有关的,卖了那些东西还能剩下来,再一个比较农民思维,插过队嘛,就知道永远家里得留点余粮,这事不能赌。

我看俞敏洪的心理素质比我还强,他是经过生死的人,被绑架过几次,他跟凡人不一样。那些人一共绑了7个,其他的都杀死了,就他活着。

第一次绑他,因为新东方创业当时天天身上带着现金,把他绑了以后,原来跟他打交道的一个手下,说这是个好人,就放了他一马,没杀他,但那些人钱花完了又回来了,把他堵在楼道,司机跑掉去求救,俞敏洪被绑匪用给马(一说象)打的麻药打了一针,没杀他。躺了几天几夜,医生说,你命是救过来了,但你可能脑子会坏了。

所以后来我调侃俞敏洪,怪不得他到中国妇联做检查呢,因为被打过麻药脑子坏了。他就说,黄怒波脑子才坏了,为什么坏了?因为他登珠峰脑子缺氧。

敏洪没问题的,他心理承受能力极强,我们这一代人都很强,王石这些人心理也都很强。

俞敏洪创业精神很强,他有实力,他有他自己的资产模式。他还剩100个亿,他要是被封掉了,那几万员工怎么办?要是一给遣散,一分钱都没了,所以他说我不遣散,我还能活10年,他每年消耗10个亿。你现在只要能活着,你就有创新机会。

他已经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了,只要折腾去吧,说不定他还能折腾出什么来。

《why星人》:俞敏洪是搞直播带货去了,搞农业平台,我看你是在做人文课堂,在做一个人文教育型的丹曾文化,你们这都属于新的转型吧?

黄怒波:我有两个时代很兴奋,第一是赶上改革开放,你们体会不到,当年我在中宣部工作天天激动得不行,因为突然看到社会开放了,也预感到未来会有大变化,所以像陈东升(泰康人寿董事长)我们这一批人就知道不能老死在体制里,要下海,至于出来能不能干好,不知道,但知道中国从来没有过的一个时代到了,我如果在体制里平淡一生,那多没意思。

第二个让我兴奋的时代,就是现在,数字化浪潮,数字经济时代。2018年北大120周年校庆,我用了几年时间去做学校的工作终于做通了,带着北大山鹰社重新登顶珠峰。我是指挥,驻扎在前进营地,指挥大家怎么样朝前行进。我一直不懂什么叫微信,也不怎么用网络,当时买了几十本书,背到营地帐篷里,学生们上山,我在营地没事做,就看书,看完一本往地上扔一本,等到下山的时候,我就懂了,知道我该干什么了,因为新时代到了,我就做丹曾人文,数字化的人文教育,从生产知识开始。

我认为这个时代跟92年一样,会淘汰一大批人,数字经济的淘汰会更残酷。这个社会面临巨大的问题是数字素养怎么提高的问题,不懂什么叫数字经济,不知道数字创新的人,就会变成社会廉价的劳动力,就会出局,这是一个挑战。

《why星人》:数字经济会淘汰一大批人,这个怎么理解?

黄怒波:怎么淘汰?哪些人会被淘汰?你像送外卖的人,肯定淘汰掉,你不懂什么叫数字经济,就变成社会低价的劳动力,如果年轻人都去送外卖送快递,这个社会怎么办?他以后会丧失创新能力,这种经济模式给整个社会素质的提高,带来极大杀伤力。

对于年轻人来说,我不能想象他们做10年外卖后怎么办?这一定是国家的大问题,需要考虑到。

数字经济的创业机会极多,但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整个世界会分化,出现数字贫困,数字鸿沟。我们在北京讨论元宇宙、数字经济,你在边远地带的人能讨论吗?在美国中国能讨论,非洲怎么办?没有数字素养,大部分都跟不上这个时代。

当然,年轻人还有机会,落后的地方也还有机会,他们可以抓紧往这儿转,可以依靠社会机制,比如说东数西算,把它放到贵州等地,大量设施投在那儿,靠这些措施来填平鸿沟,也是可以的。

张维迎与黄怒波/受访者供图

《why星人》:我看你跟经济学家张维迎老师同时还在做辛庄课堂,是在陕西吧?

黄怒波:我写的那篇叫俞敏洪认怂的文章,就是张维迎老师逼我写的,他说你是辛庄课堂的商业实践总导师,应该写点东西。

我为什么要跟张维迎老师合作做辛庄课堂,因为张维迎老师一直是维护企业家精神的,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他就说市场经济好,我也认同这一点,企业家精神是一个民族最珍贵的资产。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支持张维迎老师。

有一次他拉我到他老家陕西吴堡县,这个地方出了三个人,一个慕生忠,就是打通青藏公路的将军(开国少将)。另一个是著名作家柳青,从吴堡中学走出去的,还有一个就是张维迎老师。他家所在的村叫上辛庄村,他小时候住的窑洞还在。拉我去的时候,他跟我说,榆林市想给他弄一个张维迎商学院,以他的名字命名,我说可不敢这么叫。他问我怎么办,我说你家的村子叫辛庄,不如就叫辛庄课堂吧。他一听激动得不行,把这个课堂设在老家,第一个用意就是回报家乡。

第2, 也是我们给中国的企业家开设的一个弘扬企业家精神的课堂,我们只讲企业家精神,在这个意义上它是务虚的,我们不讲企业管理操作,大量讲的是企业的制度、企业家如何创新,还涉及心理学、进化心理学、美学,就是希望塑造一批心灵、智识比较健全的一代企业家。

我老实讲,我们这一代人心智都不健全,都是偏激的,尤其狼性很强。我的愿望就希望培养一批新的能跟社会融合的企业家。

张维迎老师讲得很好,他说再过30年看看,有了辛庄课堂,中国企业家有什么不一样。这是他作为老师的理想。我认为起码这个社会得有鼓吹企业家精神的人,不能唯利是图,光就想着挣钱。

我支持他,是公益的,我掏钱建校舍,1000多万吧。建起来以后,全国企业家可以去文化进修,也希望能把那个村子带动起来,现在那里成为当地的乡村振兴示范点了。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下篇:我们不是上帝神仙,我们就是个凡人

“真正企业家精神,是解决你个体对社会的存在价值,不只是为自己赚钱。”

《why星人》:你讲到狼性,讲到心智不健全,这怎么理解?

答:我们这个社会最大的问题,是成王败寇的价值观害人。为什么很多企业家赌呢?他急功近利,希望明天就能变成顶级企业,他就会赌一把。企业家的赌跟一般的赌不一样,他是拿社会资源在赌,拿银行贷款和员工的未来在赌。

所以这个末日情结在市场经济当中特别要不得,大家都觉得发财的为什么不是我,明天要不发财再没机会了,这是要解决的一个社会心理问题。

你看有的就赌得很大,像我们房地产圈里有的人,他觉得我地拿得越多越好,到现在这就是个大问题,你不开发,就收回,关键是土地税很贵,所以拿地越多的人,负担越重,等于把钱都投在地上,短贷长投,可能就要借高利贷了。

企业家这个赌性,熊彼特、德鲁克都说过,带来很大的社会危害。

某些企业家的赌性给社会带来很大的危害,社会对你有看法你也不冤 (来源:why星人)

你比如一个海航倒了,当家的是进去了,但你这给整个中国社会带来多大的破坏?资产、行业、信誉,都被破坏了。还有,像某一个地产巨头发生经营危机了,比如他欠了施工队一个亿,他要是破产了,施工队只能拿回去1,000万。你看江苏南通那几家中国最大的最棒的建筑公司,不都是受到这个影响嘛,近期都破产了。有多少人失业,多少人买了房子交了贷款,房子拿不到了,这对社会杀伤力极大的。

所以中国一些民营企业走了一个非常野蛮暴利的发展阶段,社会对你有看法,你也没话说,因为你是个赌徒,你狼性。在这个背景下,作为民营企业家过来,你也够幸运了,你是个得到者,那你对背负的这些骂名就得坦然一点,心态就要正常一些。

谁叫你身在“天堂”呢?既然你得到了财富,背骂名也是应该的 (来源:why星人)

《why星人》:你说的这种情况,随着市场机制的健全和成熟,能得到解决吗?

黄怒波:我认为可以的,急功近利永远都有,关键是要解决掉创业价值观的问题。你创业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就是为了挣钱,那不是真正的创业,你就是谋生嘛。

商业社会就是这样,急功近利,有些人不惜代价,你比如某些公司上市,作假,后来败露了。当然成功的例子也很多,也有发了大财的,尤其像我们这些人,早些年糊里糊涂拿了一块地,一下就变成福布斯富豪了,这个时代是有的,但反过来代价也很大,社会就很动荡,有一群狼在的时候,你谁都不安全了。

所以我对北创营的学员说,你们要明白创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认为不管成功和失败,创业是我人生必须的一个经历,我不能在这个时代无所事事,那你就对了,你可能就不会急功近利了,你会考虑长远,而不是说拿了一笔钱我就回家,甚至说什么35岁退休到终南山养老去,我对这种情况特别反感。

拿一笔钱就回家,35岁退休到终南山养老,我最瞧不起这种创业者 (来源:why星人)

国家号召大众创新万众创业,表面看是靠这个来激活国家的经济活力,但背后藏着的是一个正确的民族价值观的塑造。

真正企业家精神,是解决你个体对社会的存在价值,不只是为自己赚钱。

我为什么非得成功呢?我失败也行啊,因为我在创新啊,创新就意味着失败的概率很高,但你只要去做人生就很精彩。最可怕的是你不尝试,选择躺平。

拍摄/王峥

“每次都觉得是灭顶之灾,但都过来了。”

《why星人》:也许有人会说,黄怒波因为已经很成功了,在富豪阶层了,所以可以境界不一样,层次不一样,但对大多数芸芸众生来讲,他可能就是要吃口饭,要赚钱,要住大房子,要把子女教育搞得好好的,还只能停留在这样一种想生存更好的层面。

黄怒波:的确,我也是那么过来的,这里面就有一个人的进化问题。如果我现在还是这样,觉得自己牛逼,我有钱了,我就该大把花钱,就该吃好穿好,那我就根本没进化。因为我本身就是从底层进化上来,我能有这个觉悟,说明我还是对的吧。

所以现在的人不读书,不读无用之书,是有问题的。因为知识让人进化,学习让人进化。我就是靠读书才进化过来的。

从小社会就排斥我,整个小学的时候,班里只要一丢东西,一定先搜我,认为只有我会偷,其实我从来没偷过东西。我就记得只有一次,班上有个女同学抽屉放了一块果丹皮那种东西,我从来没吃过,实在馋,偷偷拿舌头舔了一下,又放回去了。

因为我是最底层的人,别人永远可以无视你的人格尊严,都排斥我,怎么办呢?我就走野外,一个人走到野地里,进贺兰山,因为只有到野外跟野兽呆在一块,我才安全,跟人在一块,我绝对感到不安全。

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读书,书里有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我记得几岁的时候读《西游记》,还是繁体字,读入迷了,我妈妈打我,说你怎么什么也不干。后来一读书,我就上房,上房了她上不去。

我老家是银川的一个小县城,一到夏天蚊子多极了,家里又没有钱,连点煤油灯也不让,我就坐在路灯下看书,经常读到半夜就睡着了,有时候过路的人就把我摇醒,是书本给了我一个美好的世界,这也是我逃避现实的一个办法。

文革的时候,我10岁,当时到处搞运动,学校都不能正常上课了,平时没什么事,我就读书,我们家门口的城门楼里有个图书馆,我和几个小伙伴把门撬了,里面有大量的书读,到我下乡插队的时候,就把资本论等书都读完了。读书是清洗灵魂,你绝不会读脏书,你读懂了人类文化的精华,比如《安娜卡列尼娜》,《绞刑架下的报告》,我都读了多少遍,才10来岁,有这么多美好的东西,你心灵就不会变坏。

到后来上北大,我可以讲读遍了世界名著,只有两本书没读,一部《金瓶梅》,一部《红与黑》。可以说,是读书挽救了我,要不我就是个小流氓。

《why星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登山也是你的进化方式?

黄怒波:确实是,我小时候受人排斥走野外,后来做企业,就去登山。你知道释迦摩尼怎么成佛的?他在菩提树下悟了三天三夜,开悟了。登山也是这样。

上去一趟,不知道要走多少天,向导离你那么远,风大根本听不清说什么,戴着氧气面罩,也不能说话。这个过程中,我就把一辈子的事想了不知多少遍,慢慢就悟出来哪些人生经历是对的,哪些是不对的。登山就是独处,孤独让一个人的灵魂高贵。去南极,走着走着分不清天和地了, 脚 下滑雪板像打雷一样响,因为太安静了,所以我躺在帐篷里的时候,就去思考问题,平常你们谁能有功夫安静下来?

自然界的东西说不清,像我去登珠峰,你不知道,每次我出发是晚上走,天亮以后下来,那个大山让你恐惧,无比巨大,你看到底下那个营地,万丈深渊,太大了,天就在你头上,就让人觉得自己太渺小,这种美学感和压抑感无法言喻,下来以后,觉得唉呦自己多了不起,我活着上去活着下来。

人活着,跟登山是一模一样的,珠峰我登顶了三次,每一次都面对着死亡,各种困难,但现在回头想,我这一生太精彩了,我怎么那么了不起,全世界同一个人几次登顶珠峰的,没几个人吧。你再难,去登珠峰,登完下来你觉得还有什么难的?这就对生命有了重新的看法。所以为什么我说我从来不可能得抑郁症睡不着觉,每次都觉得是灭顶之灾,但都过来了。登山对我是一种性格的塑造。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人生最痛快的是,没钱我挣着了,然后有钱了,我又散出去了。”

《why星人》:我知道你做了不少的慈善,前前后后捐了几十个亿吧,而且给北大一捐就是十多亿,一般人都是闭口不言,趁这个机会,想请你也分享一下,做这个事的想法。

黄怒波:第一我得感恩,没有北大就没有我,有了北大我才能进中宣部,进了中宣部我才能知道好时代来了,才能出来。每个人都要找到他的精神图谱,北大就是我的精神图谱,不是说我自己能耐挣着钱了,是北大、是社会给我的空间。

第二,人不能为财富所累,你拿着这么多的钱干什么?只有捐出去你才睡得着觉。我就认为这个钱干嘛我一个人花呢?我也够啊,我当然也把我后半生所需都留够了,但你要多少才够呢?你像北大的诗歌研究院,是我一直在捐的,对中国100年诗歌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出了很多成果。

第三,你活着得有一个价值观,人在物质社会中要生存,在精神社会中也得生存。昨天我跟人讲,我说做企业也好,做官也好,无非是个生存方式,但读书写作精神充实,那才是你真正的财富,你才能过得踏实了。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捐钱是企业家的本能,真正的企业家到最后一定都会把钱还给社会的,因为他自己够了,你说他抱着几百个亿干什么呀?一定是个负担。

《why星人》:钱太多究竟是一种什么负担,我们这些没钱的人体会不了这种感觉。

黄怒波:你没钱的时候天天想着挣钱,为这个睡不着,当你挣着钱了,又天天睡不着觉,怕被偷被抢,被当成富豪打掉,他疑神疑鬼对谁都不相信,你得藏,你像藏到开曼群岛,藏到瑞士银行,你藏着睡不着啊。

有钱的人他更容易得不到安全感,穷光蛋怕什么呢?所以你把财富捐出去,你心里觉得舒服。

《why星人》:你讲到这个财富观,让我想起佛经里的一个典故,释迦牟尼佛曾讲,钱财是五家共有,哪五家?盗贼、水、火、官府、不肖子,就是你的钱财实际上并不属于你一个人独有,经常盗贼惦记上了会来偷抢、水火天灾发生了会毁灭所有,官府如果发昏胡来的话,也可以把它征缴充公,还有家里的不肖子,也有可能败家把你败个精光。这样一看,你说太有钱睡不着觉,可能真的就能理解了。

黄怒波:人生最痛快的是,没钱我挣着了,然后有钱了,我又散出去了,俞敏洪和我都是这个心态。讲实话,我从来没想到我这么有钱,原来太穷想不到,现在回头看,把钱花掉捐掉才是你的,捐给社会、生产知识,钱就有用了,你存在银行里跟你有什么关系,那是银行的。

所以讲真正的企业家精神,是要解决掉你对社会的存在价值,他不是为自己赚钱。

《why星人》:讲到财富观,一直以来大家也会提起企业家原罪的问题,加上贫富分化的现实,大家对有钱人基本没什么好感。

黄怒波:贫富分化确实不能简单归结到企业家身上,因为企业家的任务是负责创新,解决就业和税收,贫富分化的调剂,主要得靠政府的游戏规则和政策机制。

这一点我认为政府做得非常优秀,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你们不在一线不知道,新疆那么偏僻的地方,老百姓不会饿着,不会没房子住。中国现在整个的国民财富提升得很高,尤其农村的稳定,中国政府把农业税全免掉了,我到门头沟一看,没有什么穷人,为什么?你没地没活干,我给你拨钱,你去巡山,一个月也有800块1000块。有饭吃饭有房子住,这是很了不起的一条,几千年没有过的。

我们的社会制度还在调整,也会不断进步,希望在调整当中逐渐能够把社会的尖锐矛盾缓和化。

但这个事怪企业家没有用,甚至有些人还想消灭社会资本,这个想法是有问题的。如果没有企业家继续创新,这个社会还怎么存在?拉动就业、拉动经济、促进消费、开发产品,哪一样少得了企业?没有社会资本行吗?

现在看到老百姓不消费了,社会不创新了,大量遣散人员了,失业多了,大家这才想到,噢企业家原来还有用,我们都哄他吧。这就又提出了要像尊重科学家一样尊重企业家了。

当大家意识到这个问题后,这一条会让企业家们感到踏实,因为终于看到企业家精神的宝贵了,看到它是一个社会的进步动力,那大家就放心了,起码你再干10年它不会变,可以好好放心干。

但是反过来说,我认为这个时代对中国民营企业家既苛刻仇视,同时又极宽厚,为什么?你看各地政府招商引资,像我这样的人走到哪儿市长就想见我一面,请我吃个饭,他们也要发展。只有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能有这么高的地位,当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什么的,我们也是够风光了。

那我们自己就该知足了。至少我心里很平衡,我想我小时候天天被批斗,最大的愿望是能有一个苹果吃,拿现在和那时候比一下,那是不是在天堂了?你在天堂,你还不背个亚当夏娃的罪吗?所以民营企业家心理要平衡,不要让人把你都说成上帝神仙,你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你也会犯错,你也会有原罪。

那社会对企业家的骂声,我倒认为可以背起来,上帝是公平的,你不可能什么都得到。像我这样的人,我是得到财富了,但我底下团队有多少人在干活啊,这样一想,你就知道你不该守着它。所以民营企业家的心态也要调整。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5-31 08:08:27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