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三只松鼠越折腾越过气:增长乏力股价从90元跌至20元

关键词:松鼠,零食%,品牌线,市场-中,营收,坚果

三只松鼠的营收还是良品铺子的1.3倍

初代顶流,越折腾越过气

一边是初代网红品牌们越发激烈的竞争,另一边是跃跃欲试的长江后浪。没有品牌永远火爆,可永远有品牌火爆。强敌环伺下,三只松鼠(21.310, 0.04, 0.19%),又还能再折腾多久?

近日,零食巨头三只松鼠因“2021年全年闭店超300家”的新闻登上热搜。这一初代网红品牌,以一种不算体面的方式,重新回到大众视野。

人们这才发现,曾立下雄心壮志要开一万家门店的三只松鼠,在被迫按下暂停键之前,“万店计划”的进度条仅仅走到12%的位置。

线下渠道拓展不力,三只松鼠赖以生存的线上流量红利也已见顶。曾经一路高歌猛进的三只松鼠,业绩增长显得有些乏力,巅峰时期接近90元的股价,如今只在20元上下徘徊。

2012年横空出世时,三只松鼠凭借着海底捞式的服务意识,在门槛不高、鱼龙混杂的线上零食市场中拥有了姓名。购买即赠送湿纸巾和封口夹、客服统一称呼消费者为“主人”、承诺“如果不喜欢,吃到最后一颗也可以退”……这些备受欢迎的营销思路,或多或少都把三只松鼠助推到初代零食网红的宝座上。

初代网红三只松鼠,你有多久没吃了?

然而,近些年来,随着主打差异化的新兴品牌不断入场,产品同质化高、营销频频翻车的三只松鼠,似乎不再能赢得年轻人的喜爱。

昔日意气风发的行业一哥,如何沦落到了如此境地?它还能够扭转乾坤、东山再起吗?

三只松鼠,只剩一只了?

4月22日晚间,三只松鼠发布了2021年财报。赶在披露截止日期4月30日的前一周,还特意选了大家都忙着休假的周五闭市时间,这个时间选择不可谓不精妙。

一直以来,资本市场流传着这样一条不成文的定律:一般来说,业绩出色的公司会选择早早发布年报,坐等市场的积极反馈;而拖到月末才匆匆交卷的公司,则更像是考试成绩欠佳的学生。迟迟不肯掏出试卷让家长签字,是他们最后的倔强。

但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难看的数据也终会影响市场表现。在年报发布后两个交易日里 ,三只松鼠股价就下跌了四分之一,市值直接蒸发了28亿元。截至5月25日收盘,三只松鼠股价为21.48元,市值86.13亿元,与巅峰时期的360亿元相比,已经缩水近八成,有网友调侃,“原来的三只松鼠,跌得就剩一只了”。

三只松鼠股价兜兜转转,又回到最初的起点。/Google财经

无怪乎投资者刻薄,毕竟三只松鼠交出的这份答卷,委实不怎么好看。2021年,三只松鼠全年营业收入为97.7亿元,较去年略有下降,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3.20亿元,实现了30.69%的增长。

乍一看,数据还不错,可仔细一窥,三只松鼠落寞的境地便一览无余。2017年到2021年,三只松鼠营业收入从55.54亿元上涨至97.7亿元,近乎翻倍,扣非净利润却只是从2.78亿元到3.20亿元,涨幅仅为15%,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

和营收下滑形成对照的,是消费者们不再买账。2021年,三只松鼠线上2C销售额从2020年的51.98亿元下跌至43.21亿元,订单数量从6657万降至6154万,均价也从78元降到70元。其中,天猫系营收下滑22.32%,京东系营收下滑11.84%。

线上销售不景气,线下门店也略显冷清。

就更别提“内功修炼”的研发费用不足6000万元,仅占营收的0.59%,同期的营销费用却超过20亿元,足足是前者的36倍。

而同日发布的2022年Q1财报,更是只能用惨淡来形容。由于包含春节这一重大节日,一季度向来是休闲零食的销售旺季。然而,今年一季度三只松鼠营收为30.89亿元,同比下降15.85%;净利润1.61亿元,同比下降48.75%。

同行的衬托,更是让三只松鼠的凄惨境况雪上加霜。

“电商零食三巨头”之一的百草味前两年“卖身”了百事,背靠大树好乘凉;曾经的“万年老二”良品铺子(23.960, 0.27, 1.14%),尽管也是“一地鸡毛”,但好歹近几年营收实现了平稳增长。

良品铺子的日子也不好过,但收入已经快追上三只松鼠了。/雪球

2019年,三只松鼠的营收还是良品铺子的1.3倍,二者中间隔了24个亿,不过短短3年,这一差距被缩小到了4亿。 也不知道是三只松鼠不给力,还是良品铺子太努力。

就连专注卖了十几年瓜子的洽洽,也开始偷袭占据了三只松鼠半壁江山的坚果业务。2021年,洽洽坚果业务实现了13.66亿元的收入,扬言要在四年之内做到坚果细分赛道的绝对第一(这意味着要超越坚果营收50个亿的三只松鼠),其中既有把坚果业务做大的野心,也难掩对这位昔日霸主的轻蔑。

营业数据拿不出手,资本市场表现不佳,休闲零食一哥的宝座也要保不住。人们不免疑惑,三只松鼠,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狂奔的松鼠,跑不动了?

如今残喘度日的三只松鼠,也曾有过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光辉岁月。

辞职创业之前,“松鼠老爹”章燎源已在詹氏食品公司做了多年销售。2012年,他察觉到了零食电商的发展趋势,选择果断辞职创立三只松鼠。当时电子商务正值野蛮生长期,活跃用户人数呈火箭式上升,淘宝更名“天猫商城”,倾注大量资源扶持新品牌。三只松鼠,就这样幸运地成了风口上的猪。

同年“双十一”,成立仅几个月的三只松鼠,凭借坚果这一爆品,一举摘得零食特产类销售桂冠,成交近十万单,766万元的销售额更是打破了品类纪录。

坚果类产品,至今仍是三只松鼠的王牌。

有意栽培的平台、出手阔绰的资本、精通营销的创始人以及寻求消费升级的年轻人,就这样凑在了一起,天时、地利、人和,最终造就了三只松鼠爆火的神话。

那时候,公交站牌、电梯、购物广场,凡有广告屏幕的地方,都能看到三只松鼠的身影。

随手打开一部热门都市剧,《欢乐颂》《小别离》《微微一笑很倾城》……三只松鼠都跑了个龙套,刷了个脸熟。这种植入成风还不仅限于国内,不论是热门韩剧《W两个世界》还是著名美剧《生活大爆炸》中,都能看到三只松鼠的露出。

2016年大爆剧《欢乐颂》中,邱莹莹(杨紫 饰)的人设就是爱吃三只松鼠。

真金白银砸下来的营销,在业绩上似乎看到了回响。从历年财报来看,2015-2019年这五年中,三只松鼠营业收入平均增长率高达66.88%,2019年营收更是突破百亿元。

资本也来锦上添花。创立短短三年内,三只松鼠进行了四轮融资,总额超3亿元。2019年7月,顶着“电商零食第一股”名号的三只松鼠在深交所上市,市场反应积极,热情高涨,连续八天涨停。2020年5月,受疫情影响,线上经济概念被再次炒热,三只松鼠更是创下股价新高,市值攀至360亿元,一时间风头无二。

不少观众发现三只松鼠的广告已经走出国门。/《生活大爆炸》第10季

然而,盛况之下,总有隐忧。创始人章燎源曾公开表示三只松鼠是时势造英雄的产物,“成功在于每一步,都踩在了互联网发展的节奏上”,三只松鼠算是吃尽了前些年电商发展的流量红利。

作为纯粹的网生品牌,三只松鼠对线上平台有种近乎病态的依赖,2018年线上销售占比为86.67% ,2019年更是达到了惊人的97%。这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打法,利好时自然赚个盆满钵满,稍有不慎却会搭上全副身家。

很多人感觉近年来的“双十一”“618”,不再像之前那么声势浩大,人们也不再把“剁手”“买买买”挂在嘴边。在消费回归理性、流量日渐分散的今天,三只松鼠的落寞似乎也是一种必然。

如今,三只松鼠的多款产品都打出“买一送一”“第二件半价”促销活动。

除了被流量扼住喉咙,三只松鼠似乎也没有守好食品卫生这一道防线。

三只松鼠自称是“零食的搬运工”,没有自建生产线,而是在产成品上直接贴牌。这种轻资产模式固然能让品牌前期跑得更快,但随着规模扩大,弊端也日渐凸显。近年来,三只松鼠就频频被监管部门检出食品安全问题。

而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上,也能看到超过1600条关于三只松鼠的投诉,主要集中在吃出异物、食品变质等问题上。

不仅是外部形势严峻,三只松鼠内部管理也存在不少问题。高管倒卖自家纸箱牟利、员工联合供货商吃回扣被判刑、本是拿手好戏的营销事件也屡屡翻车……花团锦簇的热闹中,人很容易忘记,命运赠送的所有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越折腾,越过气?

随着潮水不断退去,三只松鼠渐渐意识到,那套曾经引以为傲的、让自己在线上渠道一骑绝尘的流量玩法,失灵了。

于是,三只松鼠开始积极拥抱曾经被自己弃之如敝履的线下渠道,一边着手建立分销网络,另一边开设店铺,创始人更是在2019年年底立下5年内开出一万家店的小目标。

可三只松鼠的运气的确不算好,疯狂扩张的雄心壮志撞上了疫情,再加上急于求成,管理粗放,门店销售并不达预期,而租金、人力等各项支出,反倒成了吞噬现金流的巨兽。

在一线城市的商业中心,门店租金往往价格不菲。

于是,便出现了一边开新店、一边关掉经营状况不佳老店的魔幻情景。2021年全年,三只松鼠的自营门店“投食店”,新开12家,闭店43家;加盟门店“联盟店”,新开341家,闭店288家。最终,三只松鼠选择关掉超300家店铺止血,2022年4月更是宣布全面暂停开店计划,断臂求生。

万店计划进度条刚走了十分之一,便被踩了急刹车。

分销倒是贡献了16.47%的收入。不过分销讲究薄利多销,这意味着三只松鼠的供货价不会太高,无法和C端销售相提并论。表面看来收入的确得到了提升,但在经销商层层盘剥下,本来毛利率就明显低于同行平均水平的三只松鼠,最后又还能盈利几何?

就连卖日用品起家的名创优品的零食,相比之下都更具价格优势。

而除了努力挣脱流量扼喉,曾经疯狂扩张、一个月上新几百款产品的三只松鼠,也开始过上了节衣缩食的日子。

近年来,三只松鼠一边缩减SKU,一边着手培育子品牌。2020年,三只松鼠宣布砍掉300个SKU,并陆续推出小鹿蓝蓝、养了个毛孩、铁功基、喜小雀四个子品牌,分别聚焦婴童食品、方便速食、宠物食品、定制喜礼。不过,看起来野心勃勃的蓝图,更像是管理层的一厢情愿,除了小鹿蓝蓝,其他三个子品牌并未在市场激起什么水花,于是在财报中也销声匿迹了。

几次三番折腾下来,三只松鼠管理费用疯涨,从2018年的1.13亿元升至2021年的2.83亿元,涨幅高达150%,却收效甚微。

2021年,三只松鼠又提出要回归坚果主业,强化以坚果为核心的品牌形象。靠坚果起家的三只松鼠,走出半生,又回到了原点。曾经热衷于跑马圈地,以快时尚方式来做休闲零食的三只松鼠,打法是越来越保守了,只求活下去。

盯上儿童市场的三只松鼠,还卖起了玩具和玩偶。

实际上,不仅是曾经的行业一哥夹起尾巴做人,整个初代网红零食品牌们,如盐津铺子(66.670, 0.42, 0.63%)来伊份(13.750, -0.21, -1.50%)等,最近日子都不太好过——大股东减持套现,股价陷入“跌跌不休”的魔咒,消费者们热情也不复当初。

相比之下,整个行业却是形势大好。根据Frost&Sullivan数据,预计2025年我国休闲零食行业零售额将达到11,014亿元,坚果炒货仍处于蓬勃发展中,预计未来几年市场规模年复合增长率可达9.0%。

可它从不闻旧人泪。如今备受青睐的是每日黑巧、王小卤这种新一代网红产品,它们没有数以百计的SKU,不追求囊括全品类休闲零食,而是专注走小而美路线,把某一细分赛道做到极致。

一边是初代网红品牌们越发激烈的竞争,另一边是跃跃欲试的长江后浪。没有品牌永远火爆,可永远有品牌火爆。强敌环伺下,三只松鼠,又还能再折腾多久?

未标注图片均为作者供图。

三只松鼠2019-2021年财报&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

《2年蒸发270亿,三只松鼠“瘦”成一只了》财经天下周刊,2022-05-02

《头部品牌集体消沉,初代网红零食怎么就不香了》,全天候科技,2022-05-13

《三只松鼠2年关店300家上热搜,网友:三只松鼠已跌成“一只” 》,鞭牛士,2022-05-03

《三只松鼠热搜外的难言之隐》,有数DataVision ,2022-01-13 

《被数据“圈”住的三只松鼠》,财经,2020-12-03

《三只松鼠质量问题频发,都是“贴牌”生产惹的祸》,雷达财经,2020-11-05

《全年营收70亿,净利润3亿,三只松鼠到底做对了什么》,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19-07-11

作者 

佟冬冬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5-27 09:57:41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