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对话丨李一男:时代比努力和天赋更重要

关键词:李,晚点做,Auto,李一男说,觉得没,中国车

我觉得算法上面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宏观环境复杂多变,李一男选择 “随行就市”。

文丨王海璐

编辑丨宋玮

李一男有一辆黑色的宝马 7 系轿车,十几年前买的。他在院子里搭了一个木头凉棚,凉棚上铺着草席,正午的阳光透过草席,在水泥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子。饱经风霜的车漆,反射着模模糊糊的光晕。

助手开来一辆蔚来 ES6,停在他的车旁边。李一男打量着,不做评价。两个人打岔,都说要换成自家的。今年秋天,李一男花 4 年时间造的车要上市了。

去年 12 月,新车第一次在工厂亮相。那是一辆定位中高端的五座 SUV,分为纯电动和增程式混合动力两个版本。前脸有一对圆圆的大灯——不同于这两年流行的贯穿式设计,倒和小牛的两轮电动车有相似的基因。

时隔多年,李一男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他穿着休闲西装,态度谦和,少言寡语。有媒体总结那场发布会上的李一男语录:“我不想说。”“我还答不上来。”“我没有。”“我不在乎。”“我忘了。”

5 月的一个上午,《晚点 Auto》再次见到李一男是在他家里。他的家也是他工作的地方,一个 20 平米的房间被装修成了办公室,里面放着办公桌、办公椅。百叶帘垂下,遮住半墙窗户。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院子。一簇月季花,每天被剪下一朵,插在客厅的花瓶里。

除了出差、见人,李一男大部分时间呆在家里,偶尔出去跑跑步。最近 2 周,他大概只去过公司 2、3 次。他的公司 “牛创” 在北京的办公地点位于昌平,大概 200 多人的团队,和 “小牛电动” 在同一栋楼里。

李一男不操心管理细节,也因此很少出现在公司。用他的话说:在家也是看电脑,去公司也是看电脑,去常州出差也是看电脑,有什么分别?

这一段创业,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产品和品牌上面。他希望做自己感兴趣、擅长的事,成为组织里的 “价值增加者”。至于他不擅长的,就交给专业的人打理。那可能并不是一件坏事。“有些时候你觉得你自己在创造价值,说不定是在价值摧毁价值。”李一男说。

李一男离开他的上一家创业公司 “小牛电动”,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不再能为那家公司增加价值了。

他把小牛的成功归结为团队的成功,他自己只参与了开头。“我早就出来了,2015 年就出来了。小牛我就没管过。” 李一男说。

2014 年,小牛电动创始人胡依林想创业,给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发了一封微博私信。李想把他介绍给了自己的多年好友、明势资本创始人黄明明。

当时李一男在金沙江创投做投资。黄明明来找他聊这个项目,询问他有没有兴趣参投。“他一拍大腿,说这个项目我想亲自跳下去干。” 黄明明对《晚点 Auto》回忆。

那个时候,中国两轮电动车市场总规模大概 800 亿——相当于奥迪 A6 鼎盛时期一年的销售额。不算大,但也不小。李一男认为融 “个把亿” 美元能做下来。

那一年,他也考虑过造车。当时造车新势力兴起,李斌创立了蔚来汽车,说从头造一辆车需要 200 亿人民币。李一男算了算,大概也要这么多钱。

他又 “摸了摸自己口袋”,“知难而退” 了。“要融不到,弄个半截的话,多难受。” 李一男说。

相比之下,小牛只需要融个把亿美元,他觉得他搞得定。

小牛的名字是李一男取的。注册域名的时候,他突发奇想,“niu.com 不是很牛吗?” 于是找到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出面,从一个福建人手里买下了这个域名。吴后来参与了小牛的多轮融资。

李一男为小牛拉来了 5000 万美元 A 轮融资,参与了 B 轮融资的前半段,还和团队一起开发出小牛的第一款产品 N1。

2015 年 6 月,小牛 N1 在北京 751 发布。李一男穿着衬衫、牛仔裤,骑着白色的两轮电动车上台,说:“无论对多少事情失望,都没有理由对最好的时代失望。”

就在那场发布会的 3 天后,李一男被警方带走。

他重获自由已是 2017 年底。小牛在创始人胡依林、COO 李彦的带领下已经步入正轨,当年销售额突破 7.7 亿人民币,且开始筹划上市。李一男把 CEO 的职位正式交接给李彦,淡出了小牛的管理。

2018 年 10 月,小牛上市的时候,李一男和团队一起去了趟华尔街。他仍然是这家公司最大的股东,持股 39%,拥有 27.7% 投票权,但却不是那场盛宴的主角。

从华尔街回来的第二个月,李一男就启动了造车项目。

2018 年 10 月,牛电科技在纳斯达克上市。李一男(一排左四)和 CEO 李彦(左七)、创始人胡依林(左八)及团队一起庆祝

早在 2018 年初,就又有人 “鼓捣” 李一男:“男哥,现在造车,条件比以前好太多了。”

中国新能源车产业链逐渐成熟、完善,而第一批造车新势力冲在前面,也进一步带动了智能化相关产业的发展。李一男并不避讳,“我们之所以能够产生,得益于中国强大的供应链。”

2018 年,他组建起造车项目组,定义了一款车出来,到全国各地的工厂和供应商走访。起初他只想花很少钱,投入一、两年时间,找一家代工厂生产。但看了一圈后发现,这充其量只能把别人的车 “换壳”,做不出他想要的产品。如果花很多钱、投入三年以上时间,还不如从头开始。

那一年,受到宏观经济环境影响,中国汽车总体销量出现了负增长。2019 年环境更差,不仅整体下滑了 8.2%,新能源车也下降了 4%。在美国上市的蔚来,股价跌破发行价。李一男的造车项目刚立项就遇到了寒冬。

但寒冬也有好处。车企各自遇到危机,“招人就跟捡贝壳一样。” 李一男说。

他在北京和上海组建起造型设计、智能座舱和自动驾驶的研发团队,产品研发和制造放在常州。曾在本田、小鹏任职的杨敬一加盟担任总裁。

新公司名为 NIUTRON(牛创),结合了小牛的 “NIU” 与宇宙中最小的不带电粒子 “Neutron”(中子),代表对宇宙奥秘的探索。李一男是学物理的,量子物理,他强调。读大学的时候,他和做工程的父亲有一个经典争论——量子力学和牛顿力学哪个更高级。

李一男 15 岁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一直被视作 “少年天才”。但大三的时候,他参加华裔物理学家李政道发起 “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计划(CUSPEA)” 落榜,那一刻深刻认识到,“在我前面还有那么多聪明人”。李一男 “梦断物理”,研究生转到了光学工程专业——与物理相关,又相对好就业的方向。

光学方向主要研究激光器,与今天自动驾驶车上的激光雷达原理相似。但李一男后来还是没有选择这个方向就业。他在大学老师的推荐下进了华为,自学了无线电。

李一男在华为的早期经历,被外界近乎神化:2 天转正、半个月晋升主任工程师、半年晋升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2 年被提拔为华为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27 岁的时候,李一男已经是华为最年轻的常务副总裁。

早年这一段最顺遂的经历,李一男一半归功于 “任老板” 和他的直属领导——华为常务副总裁郑宝用的信任,另一半归结为 “时代造就”。

他是第一批接受正统科班教育的毕业生。在他之前的一代人,由于历史的原因学业中断,这在需要连贯性理论支撑的行业里,劣势就很明显。

他被破格提拔,得益于技术上的突出贡献。他能够做出突出贡献,是因为从小接受良好的科班教育,有连贯的理论基础,完整系统的知识结构。他认为这没什么诀窍,“是从小做方程式、运用题做出来的。”

但他没能一直抓住机会。2000 年,30 岁的李一男选择离开华为,创办了 “港湾网络”。先是做华为的设备代理商,后来开发了自己的产品,从华为的经销商转变为竞争对手。2003 年,任正非成立 “打港办”,全力围剿。港湾最终资金链断裂,2006 年被华为收购。

李一男的人生剧本被改写。他回到华为,过了 2 年 “比较清闲” 的日子,然后开始了一路跳槽生涯。先是去百度做了 1 年半 CTO,又到中国移动子公司 “无限讯奇” 做了一年半 CEO,然后去金沙江做了 3 年多投资。

他说自己在金沙江 “啥也没投”。但如果黄明明没有来找他,他可能还会继续做很长时间。做投资人有个好处,“大不了就投不了,跟着别人后面转,也没有人 question(质疑)。”

过去的每一段经历,李一男的总结都是 “挺好的”,“大家都对我很好”。他坦然承认自己过去的鲁莽,把所有的失败指向自己——虽然那可能并不是全部的事实。为了脱责而自我美化的漂亮话,他一句都说不出口。

在他的总结中,港湾的失利是由于自己 “年轻的时候 ego 比较大,超出了自己的能力。” 而此后的人生轨迹,是 “一步错、步步错”。

他好像一个宇航员,离开了宇宙飞船,“找不到一个地方(落脚),就只好飘。”

现在,李一男希望自己造一艘 “宇宙飞船”,在上面永久居住下去。

牛创 1500 多人了,和当年的港湾差不多规模。港湾的后期,他说自己最大的压力就来自于对员工的责任。所以这次创业,招人格外 “小心”。

蔚来、理想、小鹏目前的团队大概是牛创的 10 倍,且都在搭建和训练自己的研发正规军。李一男不去和同行比较。他说自己没有改变市场格局的野心。他做这家公司,商业上的目标是 “活下去”。在他的计算模型里,那不难。

他对这家企业最大的愿景,是让用户开着他的车充满自豪感,“觉得这个车真棒,这个品牌真好。” 就像他的宝马 7 系一样,可以开很多年。

虽然他也知道,如果所有人都和他一样的消费观,汽车就卖不动了。

去年到今年,汽车行业遇到了很多挑战。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芯片断供,今年上半年的疫情,更是直接导致零部件缺货、物流中断、车企停产。市场需求也受到抑制。牛创的车还没开始销售,人员少,与同行相比压力要小一些。但也还是受到一些影响,试驾车要 7 月底才能有。在各城市的开店和装修计划也推迟了。

李一男不去预判宏观形势。黑天鹅一只接着一只,企业能做的事情很有限,最可靠的做法可能就是 “随行就市”。“碰到这种情况,着急有什么用。索性算了,躺着(就)躺着了。” 李一男说。

几番大起大落,他早已学会放平心态。他相信今天汽车行业遇到的挑战都是暂时的,潮水的方向不会变。

最近他看一本生物分子学的书,讲复杂生命的起源: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地球上的水从地表进到地壳深处,产生碱性溶液喷出,和酸性的海洋形成了各种特殊环境。用了 20 亿年,逐步产生由氨基酸、RNA、DNA 等物质组成的原始细胞。再经历 20 亿年进化,出现哺乳动物和人类。

他认为企业和个人的成长是一个浓缩的人类进化史,个体需要在合适的环境和条件里,才能发挥创造性。早年他什么条件都不具备,就跳进了酸性的海洋。而今天的海洋,他认为已经具备孕育生命的条件,而他自己,也做好了准备。

李一男和他的自游家 NV

以下是《晚点 Auto》对李一男的专访:

晚点 Auto:你 15 岁就考上了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研究生毕业进了华为,一路升职。你如何总结自己前 30 年的人生经历?

李一男:说实话,我觉得一个人能做的事情很有限。但我特别庆幸,我们算是第一批受过正规科班教育的大学生。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科班教学没有停过,社会也非常平静。

老三届他们经过各种磨难,学业是中断的。某些学科需要连贯的理论基础。理论基础没有什么诀窍,就是从小到大一直做方程式、应用题。一旦学业被打断,在那些需要连贯性理论支撑的行业里面,劣势就很明显。

所以我还是感谢时代给我们的机会。像我这样聪明的人,多得很。比我年纪大的人,缺乏完整、连贯的成理论体系的教育。在我后面的人,他们有连贯的理论体系,但他面临的竞争更激烈。为什么我在企业里升得那么快?是因为前面没人。

晚点 Auto:当时的主流价值观是从政,或者在学业上取得成就。你们学校也出过不少院士,为什么你没有选择这条路?

李一男:我们物理系就出了两个院士,我是早早毕业打工去了,就为了挣那点钱。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够聪明。大三时参加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CUSPEA)项目,我们学校派了 5 个人参加,都没考上。总共这 100 个人里面,大概六、七十个都是中国科大的。我看这个样子还搞啥,就梦断物理了,于是我转到光学工程去,因为这个专业和物理的联系紧密,又比物理好就业,至少你可以当个工程师。物理如果学不上去,除了当物理老师还能干嘛?

我刚开始读大学,看不上我爸,他是工程师。我说你们那个东西就是画画图,搞个经典力学,我们学的是量子力学。量子的世界跟你们牛顿力学完全不一样,但今天量子力学我也忘掉了。

晚点 Auto:马斯克去年做一个演讲,推荐大家去学物理。

李一男:学一学挺好,但没必要花那么多时间。我当时对物理特别有兴趣,天天在图书馆浪费时间,学了一堆东西,但现在都忘掉了。其实应该多花点时间去看看别的,多锻炼一下身体,多玩一下。

晚点 Auto:外界对你的印象是少年天才,除了学术没有办法做到最拔尖,你少年时期还有什么其他苦恼?

李一男:交不到女朋友。我们学校女生太少。

晚点 Auto:华为是你的第一份工作,27 岁时,你已经是华为的常务副总裁。

李一男:那时候公司小,几百人。最主要就是我觉得任老板还有郑宝用(华为常务副总裁)他们对我很信任,我进去没几个月,就开始负责 CC08 万门交换机项目项目,招了好几十号人。

我跟郑宝用是校友,导师把我推荐给他。我学习能力也强。去的时候一点都不懂通信,现拿了一个芯片手册来学的。在企业有一个好处,和实际问题联系很紧密,当时香港的那些供应商、代理商会把最新的芯片的材料带给我们,很多都放到图书馆没人看。我看文献的速度快,就知道大概的原理。

晚点 Auto:一个人带几十个人,而且下属的年龄都比你大,管理上有挑战吗?

李一男:他们不是追随我,是追随任老板,华为给他发工资,发奖金。我也不怎么做管理,我没这个能耐,公司在管。我一直都是读书,到了工作上面,规规矩矩的,哪个级别干什么,自然而然养成了我的习惯。

晚点 Auto:在华为发展最好的时期,为什么选择出去创业?

李一男:年轻的时候 ego 比较大,超出了自己的能力。

晚点 Auto:如何总结第一段创业经历?

李一男:最大的体会就是,当企业做不好的时候,你感受到的 liability(责任)比什么都大。当时港湾也有一两千人,人是最大的财富,也是最大的责任。我当时意识到,我的能力不足以应付这么复杂的挑战,挑战是有多方面的。一个企业的生存和一个人的成长,最重要的离不开环境。如果环境没有,像地球上没有存在这种碱性溶液喷口,都是酸性的海洋,不可能出生命的。

你要有天时地利人和,才去做这个事情。做失败了,我觉得没什么好说。

晚点 Auto: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你又回到了华为,那两年是怎么度过的?

李一男:那段时间难得的比较清闲,我去了很多地方。跟我接触的人,包括任老板,其他人都对我挺好。我还去上海生活了 9 个月,深圳 9 个月,有 4 个半月在北京。但后面百度来找我,问你想不想学习互联网?我说好。至少在那个时代,百度的商业模式是全世界互联网行业里最牢固的商业模式,没有之一。我是过去学习的。

晚点 Auto:但你只在百度学习了一年多,就离开了。

李一男:可能我也没有完全达到李彦宏的想法。一步错、步步错。做到后边收不回来了。你托底的宇宙飞船飘在那里去,你找不到一个地方,就只好飘。我就是这样的。

晚点 Auto:接下来你去了中国移动的子公司——一个看起来没有太多空间让你施展才华的地方。

李一男:那时候想挣点钱,结果钱还没挣到。

晚点 Auto:接下来你又去了金沙江,成为了一名投资人。

李一男:做投资最好的一点,大不了就投不了,跟着别人后面转。反正多一份工资,一般对投资机构都不是个事。总比家里面待着好。

晚点 Auto:做了三年投资,从结果看,你不是一名好的投资人。

李一男:没什么拿得出手的项目。当时还是对自身的认识和自身能力有欠缺。我理解做投资第一重要的是找项目的能力。有些人天然就有 deal sourcing 的能力,我没有;第二要有判断力;第三你还能融得到钱,这些是相辅相成的。但总而言之,我自己的时间投入也不够。

晚点 Auto:2014 年你离开金沙江重新开始创业,为什么选择了两轮车这个赛道?

李一男:两轮车整个中国就是 800 亿人民币盘子。奥迪 A6 卖得好的时候,一年就是 800 亿。盘子不算特别大,但是也不小,想想大概也可以。

我们学理工科的是那种 top down 的思维。800 亿市场,我估计融个把亿美金应该是够了。事实上后来也差不多。而且当时大家觉得两轮车市场 low。不像汽车,几百万几千万的车都有。我相信这个市场一定会存在 premium market(高端市场),而且这个 premium market 也不小。

晚点 Auto:如果那时候 token(小牛电动创始人胡依林)没有找到投资人黄明明,黄明明没有找到你,你会出来创业吗?

李一男:说句实话我真不知道。我没想那么多,我们口号第一个是探索,探索意味着什么可能都有,不去预设赛道,预设时间,预设节奏。你怎么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昏睡的公主,如果没有王子亲她,她是不是一辈子就昏睡在那里?You never know.

晚点 Auto:小牛这名字很特别,怎么取的?

李一男:当时我说找个稍微好一点的域名,niu.com 不是很牛吗?吴世春(梅花创投创始人)说,我去给你买这个域名,他就找厦门的福建人去买了。

我们当时还创造了一个中国产品众筹的记录,众筹了 7000 多万。但那个是亏钱的。想贴成本,结果成本算错了。我们团队都比较乐观。想的都是理论价格,实际上供应商根本交付不了。

晚点 Auto:在小牛,你的角色是什么?

李一男:我就来搭建团队,做最初的产品规格定义。Token 主要做产品设计。我好像也没管理,我就把要管的人都找到了。

晚点 Auto:如何总结小牛这段经历?

李一男:我觉得是小荷叶刚刚露出的尖尖芽。市值才那么一丁点,对应这么大的市场,能做的事情太多了。中国市场铅酸电池向锂电转移刚刚开始,锂电渗透率 20% 都不到。全球一年 7000 万台还都是有的,这个转型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晚点 Auto:为什么不陪伴尖尖芽长成荷花,而是要立刻出来再创业?

李一男:我早就出来了。2015 年就出来了。我就没在里面过。都是他们,李彦,Token,他们在带领小牛电动成长。其他事情,别人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又能够提供什么价值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每个人能够成为价值增加者。不能增加价值,有什么好说的呢?

晚点 Auto:很多人对你的印象停留在 2015 年那次发布会,你说我们不要对最好的时代失望这句话,那时候是准备干一票大的吗?

李一男:我啥时候都想干一票大的。

晚点 Auto:你还说,希望那是最后一次创业。

李一男:所以说,现在又在弄这个事情,好像是骗子。

晚点 Auto:为什么一定要赌这一把?

李一男:干啥不是赌呢。

我本身对新能源车的产业认识,一直有,我觉得能做出好产品来。另外,以我现在的情况,能融到做这个车必要的资金,我能融 200 亿。

晚点 Auto:为什么不在小牛的体系下做,而是要重新做一家公司?

李一男:汽车制造要至少 30 亿美金。我怎么能够用这么一个小蚂蚁去养一个大象?

晚点 Auto:造车这条路,如何走不下去了怎么办?

李一男:走不下去就走不下去。肯定会难过,你只能回家哭,你还能怎么样?自杀吗?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公司倒闭了。但至少我们要留下最后一笔钱,付遣散费,N+1,满足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我大不了看钱不行了就不搞了,先把供应商的钱还了。

晚点 Auto:2018 年下半年整体环境不好,2019 年更差。为什么在整个行业最悲观的时候立项造车?

李一男:我们之所以能诞生,最重要原因是得益于中国强大的供应链。中国汽车产业快速发展过程中,建立了强大的供应链,也得益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尤其是 A 股市场开放,大量汽车零部件公司上市。我觉得如果不是在中国的话,我们肯定没有机会做起来。全世界没有这么好的供应商条件。

至于环境不好,我刚开始造车的时候,不需要别人的钱,自己投了一些钱。刚开始你不就是画图,画图能花几个钱。后来天使轮钱不够了,(就做了 A 轮)5 亿美金,IDG 和 coatue 投资。我们花钱刚开始花的也少,招人就跟随便捡贝壳一样的。

晚点 Auto:最近中国汽车供应链遇到了很大麻烦,而你们的车 9 月就要交付,怎么办?

李一男:这些东西都是暂时的。如果整个社会解决不了,不是靠哪一个企业能做得了的。每个企业都生活在时代背景下面。企业和个人的发展都是就跟孵鸡蛋一样的,30 多度,多了一度也不行,少了一度也不行。

晚点 Auto:有一些小厂在倒闭,李想(理想创始人)就发朋友圈说,要去监测供应商的生存状况,该支援的支援。

李一男:车企去支援这个事情不现实。我们国家的政府是一个高效的政府。各级别的干部也都智商很高,学历很高,工作比我们还努力。我相信国家绝对有办法来规避。中国最重要的就是改革开放,改革开放的最核心就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意味着有人倒闭、有人发展。

晚点 Auto:去年开始锂等原材料涨价,带动下游车价上涨。如何看周期波动给企业经营的影响?

李一男:我没有判断,我也不想判断。如果真有这个本事判断变化的话,你就直接去做大宗商品的期货,干嘛不用你的知识来赚钱?

我觉得绝大部分预测都是错的,大宗商品的波动一定是非常剧烈的。石油价格 100 美金的时候,谁又想到下一个周期,只有十几美金。80 年代有一个最重要的理论,觉得地球到了 50 亿人口就爆炸了。今天到了 60 亿,还在继续生活。

印度的国土面积只有中国的 1/3,人口跟中国差不多,全世界第一大稻米出口国,全世界前 5 名的小麦出口国,你能想象吗?所以你怎么知道地球上能存在多少铝也好,镍也好,钢也好。材料科学的变化,也许有一天配方又改了改,过两天验证就不需要金属了。所以我觉得,我们放长远一点来看。短期如果是做期货的,你有判断能力,跟巴菲特(一样)直接去买石油股,他认为在未来一两年里面,石油价格肯定还是要继续上涨。

晚点 Auto:“自游家” 有考虑涨价吗?

李一男:根据我们的成本来,随行就市。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我们就不要不去做这样的一个大范围的预测。变贵了涨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晚点 Auto:你是技术出身,但是在车辆自动驾驶等方面,投入却相对保守,为什么?

李一男:我们还没有太多的能力能够大量投入,都是合作方地平线在投入。我们自动驾驶团队也没多少人,主要是从功能的角度上面提需求。

晚点 Auto:你们的芯片是地平线提供,算力 200 多 TOPS(Tera Operations Per Second,算力单位),同行用英伟达的芯片,比如蔚来,他们能做到 1000 多 TOPS。

李一男:余凯跟我熟,他是踏踏实实在做芯片,我觉得他能做成。我们现在算力已经是特斯拉 FSD 芯片的 1.8 倍,我觉得算法上面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肯定算力越多越好,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核心还是算法上能够进步。

晚点 Auto:你们为什么不使用激光雷达?

李一男:现在来说,不使用激光雷达的智能辅助驾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比较合适的选择。我们可能在某些场景上面会受到一定的限制。这些限制也不见得坏。因为我们不希望一方面说这个能力有多强,另外一方面在法律法规上面,又要驾驶员承担所有的责任。

晚点 Auto:你认为特斯拉那种纯视觉算法是更好的技术路线吗?

李一男:我不想去评价,我也不是技术专家。算法不应该依赖于高精地图、激光雷达。在某种场景上面,它有价值,我们也不否认。

晚点 Auto:所有电动车创业者中,你是唯一开燃油车的。为什么不换车?

李一男:我已经有两辆车了,还要那么多车干嘛?明明用得好好的,就要把它淘汰掉,我有些舍不得。我在等着我们自己的车出来,买自己的车。

晚点 Auto: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么想的话,就没有替代需求了。

李一男:每个人的消费习惯不一样,我也不想去把我的消费习惯强加给每个别人,但是反过来也不会倡导大家每年换一辆车,这是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

晚点 Auto:中国每年汽车市场销售总量 2000 多万,你们占到其中多少?

李一男:我们不想做多少。汽车要达到盈利平衡点很低,我们没有想过要改变什么格局。

晚点 Auto:行业会认为 10 万台是一个生存线,车企要活得好需要卖百万台。

李一男:取决于你是多少钱的车,利润率多少。你做几万块钱的车,有些供应商每做一台车还亏钱,做得越多不是亏得越多吗?

晚点 Auto:牛创的使命是什么?

李一男:让我们的用户为拥有我们的车感到自豪,觉得这个车真棒,品牌真好,这是我们最主要做的。商业目标是我们要能活下来,要能赚钱。

晚点 Auto:看你一直在家工作,为什么不去公司上班,和团队一起工作?

李一男:我去公司干什么?在家看电脑,去公司也是看电脑,在常州也是看电脑,没什么区别。CEO 自我觉得可能在创造价值,但说不定是在摧毁价值。这个很难说。

实习生易思琳对本文亦有贡献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创作者,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5-23 04:45:35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