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抖音外卖曲线复活:自发的直播外卖能拯救餐饮行业吗?

关键词:音抖,外卖,直播,业务美团,商家说,配送

配送或许是抖音在外卖业务上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

疫情之下,原本美团和饿了么牢牢把控的外卖市场,被抖音悄悄撕开了一道裂缝。虽然这并非抖音主动为之。

一家在北京拥有5家线下店的水煮鱼品牌已经在抖音上直播了半个月,餐厅经理对字母榜说,在抖音上直播外送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他们平时堂食的80%,“每天都是上千单。”

北京禁止堂食后,越来越多的北京餐厅开始在抖音直播销售团购套餐,并自行提供配送服务。这是一种略显另类的外卖服务,用户在直播间拍下团购套餐后,告知商家地址,商家自行或由第三方将餐品送至用户家中,部分商家提供五六环内的配送服务。

一位原本主要精力放在探店上的抖音达人说,五一假期后他就没有休息过,每天都在帮助餐厅直播。他未来几周的排期都已被约满,“(商家)蜂拥而至,我一个人当8个人在用”,最多的一天,他连续直播了9个小时。

这种另类“直播外卖”模式却并非抖音主动推动。抖音去年曾被传出内测“心动外卖”,但至今未曾真正落地。去年底,它对外表示公司暂无业务计划。在抖音中搜索“心动外卖”,会跳出一条官方提示:“心动外卖”相关的招商、代理信息均不属实。

“抖音对外卖的态度很暧昧”,一位抖音本地生活服务商负责人对字母榜说,“既不支持也不鼓励”。但最近,抖音为他们开放了一个接口,可以让他们为商家定制开发外卖的小程序,在直播间内实现类似美团外卖的功能,“后厨自动出单,第三方骑手自动接单。”

与外卖相比,直播才是抖音在本地生活上真正看重的模式。上述抖音达人称,自去年来,抖音就开始主动邀请达人开播,并加大对商家自播的扶持力度。

这或许与去年抖音内部组织架构调整有关,调整后,抖音本地生活业务改由韩尚佑负责,多家媒体报道称,韩同时也是抖音直播业务的负责人。

直播在本地生活上至今未有成功案例。两年前,美团与饿了么也曾尝试过直播业务,但都没有取得显著成效。不久前美团传出推出一款直播助手软件,依旧声量有限。

“抖音希望把在电商直播上的成功复制到本地生活上”,上述抖音本地生活服务商说。这一举措似乎已取得初步成效,该人士称,此前他们在山东一座三线城市帮助本地商场直播,单场销售额突破了百万,“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与电商业务类似,本地生活同样承担着抖音的商业化希望。最新消息是,抖音计划自6月1日起对本地生活服务抽佣。此前,抖音在本地生活类目上一直执行“零抽佣”政策。截至发稿,字节跳动未回复置评请求,字母榜从多个信息源处确认这一消息属实。

其中,结婚类目抽佣比例最高,为8%,游玩类目抽佣比例最低,仅为2%,餐饮类目抽佣比例为2.5%,佣金费率均包含0.6%的支付通道服务费。不过,抖音还制定了一系列的返佣政策,返佣比例换算下来为0.95%

开始抽佣也意味着,抖音本地生活业务正走向成熟。

A

北京宣布暂停餐饮堂食之后,几乎所有的线下餐厅都做起了外送生意,超过两千家商户在暂停堂食后申请了美团的“全城送”服务,饿了么外卖订单在五一假期的第二天就增长了三成。

但这两个平台并不能满足所有餐厅的需求。

中国的外卖客单价虽然在近几年逐年升高,但仍维持在百元以下。美团去年外卖的平均客单价是48.9元,但由于美团外卖的的GTV统计是按折扣前金额计算,实际支付的客单价只会比这更少。

暂停堂食之后,主营正餐的线下餐厅们很快发现,外卖平台并不能支撑起他们原有的营业额。外卖平台以快餐居多,少有人去点百元左右的套餐。上述水煮鱼商户说,虽然他们开店之初就开通了外卖服务,但精力从未放在外卖上,“每单都是二三十块钱,量是可以上去,但是客单价低。”

长期以来养成的消费习惯,使得大部分用户将外卖等同于工作餐,他们打开外卖App首先想到的是果腹而非改善,至于改善性需求,用户更偏向到餐厅直接就餐。

但抖音一直走的是到店套餐团购路线,类似于大众点评的用户心智,客单价自然会高出外卖平台一筹。再叠加短视频、直播等内容形态,用户很容易产生购买冲动。“基本上都是想对自己好一点,加个夜宵吃个小龙虾呀”,该水煮鱼商户说,他们在抖音上销售的套餐金额最低是139元。

北京暂停堂食的第二天,这家水煮鱼餐厅就开始在抖音上直播。一开始,他们设想的只是服务周边5公里范围内的顾客,员工骑个电瓶车就能配送。

但之后的火爆程度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一些距离更远的顾客也希望餐厅能够配送。他们核算了一下第三方配送的成本,决定将配送范围扩大至北京五环内。5月16日,他们五家门店在直播间内的单日总销售金额超过了10万。

“一些容易冲动的品类,比如烧烤、小龙虾、火锅以及烘焙,这些是能卖的不错的。”李耀(化名)是一家抖音本地生活服务商的负责人,他说,快餐在抖音上没有消费场景,“没人会主动在抖音上搜索外卖”,他们服务的商户也多以连锁正餐为主,“客单价在百元以上。”

小龙虾是近一段时间抖音上销售最为火爆的品类之一。每年的5月本就是小龙虾的销售旺季,但由于北京暂停堂食,商户们也都转向线上销售。有商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几天抖音直播间的小龙虾外送都处于爆单状态,日均销售金额突破10万。

探店主播“高进”(化名)说,最近抖音上的小龙虾直播已经到了泛滥的地步,一些单店的小龙虾店即便是首次开播,店家没有什么经验,在账号冷启动下也能达到单场一两万的流水。

火爆之下,抖音上的小龙虾的价格已经内卷到最低99元5斤,但质量亦直线下降。一位在朝阳区居住的女生对字母榜表示,她再也不会在抖音上购买小龙虾了,不仅个头小,虾看起来也不干净。“现在,抖音的达人群里有不少达人都明确拒绝低品质的小龙虾带货。”高进说。

B

“这其实还是商户的自主行为”,李耀说,虽然看起来像是“外卖”,但本质上仍然是抖音的团购。只是,消费者在下完单后不再到店消费,而改由商家远程核销券码,再自行配送上门。

在抖音官方没有开通外卖的服务下,这套流程十分繁琐。上述在抖音购买过小龙虾的女生说,她在直播间下单后,花费了不少时间才打通商家电话,之后再添加商家微信发送券码及地址,无法做到像外卖平台那样一键下单。

采访者供图

对于那些没有外卖经验的线下餐厅来说,缺少了平台的参与也让他们在应对突发情况时连连失误。在经历一场销售火爆的直播之后,一位抖音达人的粉丝群里问题频出,有的是商户将餐送错,有的是顾客迟迟联系不上商户,原定12点送达的餐食到中午才刚出配送信息。“太混乱了”,一位粉丝在群聊中说。

“它不是说产品质量有问题,要么是配送慢了,要么是商户马虎配错餐”,高进说,不少在抖音上直播外送的餐厅此前都没有做过外送业务,“整个流程从接单到送单,他们都没有一个预期。”

“假如有抖音配送,我们肯定选抖音”,上述水煮鱼商户说,他们在配送上主要靠美团跑腿、达达、闪送等第三方平台,“哪个快就用哪个。”

抖音虽然早早传出进军外卖领域的传闻,但至今未有实质性进展。

去年7月,曾有多家媒体报道抖音在内部成立了一个针对外卖的业务团队,并已经开始内测。8月,肯德基及喜茶开始在抖音上提供自营外卖服务。10月,抖音的“心动外卖”小程序获得登记批准。彼时外界猜测,抖音或将打造聚合模式的外卖平台,与美团、饿了么直面竞争。

但随后,抖音却对外表示,目前没有外卖相关的业务计划,“心动外卖”小程序也无法在抖音中搜索到。今年初,行业内再度传出心动外卖将于3月在上海、杭州等城市内测消息,抖音相关负责人其后称,传言不实。截至发稿,对于字母榜提出的外卖业务相关问题,字节跳动亦未置评。

“商家在抖音上开通外卖的意愿还是很高的”,李耀说,疫情之前,就有不少商家主打向他们询问能否提供抖音外卖的服务,“但抖音的意愿一直很弱,也不太倡导我们做外卖(服务)。”

配送或许是抖音在外卖业务上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中国当下两大外卖巨头花了近10年的时间,才建立起一个覆盖全国的即时配送体系,两家合计管理的骑手超过1000万。

这是一个远比团购和电商都要复杂且艰苦的领域——直到2019年,美团才首次实现外卖业务盈利。外卖至今仍然是美团利润率最低的业务,去年,美团外卖超过7成的收入都被用于支付骑手的工资。

但抖音做业务的一贯思路是轻。即便是在物流领域,抖音最初的实践也是投资纵腾、炬星、迦智科技等物流科技公司,其测试的快递服务“音尊达”也以聚合为主,而非亲自下场。

“外卖配送不可能靠第三方去解决”,一位外卖行业人士说,外卖是一个高频且时效性极强的业务,运力是最基础的设施,一旦配送出现问题,“别人就不会选你”,“不自建团队是不行的”。

C

与外卖业务上的畏手畏脚相比,直播才是抖音刺向本地生活战场的一把利刃。

早期,抖音主要通过扶持达人拍摄“探店”类短视频来扩展本地商家,用户被视频种草后再促成交易——但这一转化效果并不明显。探店类视频后期同质化严重,且“造假”频发,消费者实际消费的套餐往往比达人探店时拍摄内容大幅缩水,透支用户信任。

去年,多家媒体报道称抖音定下的2021年本地生活业务年GMV目标是200亿元,但据《光子星球》报道称,截至去年11月底,这一目标仅完成100亿元。

短暂失利之后,抖音内部组织架构进行调整,本地生活业务原负责人Seven被撤换,改由直播负责人韩尚佑兼管,这或许是抖音今年来持续发力“直播+团购”的原因之一。

高进介绍说,他在去年6月第一次尝试直播时,尚没有多少达人开播,但到年底直播就已经在探店类达人中风靡开来,抖音也推出了一系列类似“心动主播团”的活动来鼓励达人直播。今年,则能明显感觉到商户自播的比例在增加。

字母榜体验发现,此前抖音同城频道与餐饮相关内容,多以达人或商家发布的短视频为主,近期同城频道信息流中,多了一些探店达人或商户的直播内容。

直播的优势在于更容易缔结交易。“短视频是一个常态化的卖货路径,但直播是一个爆点”,李耀说,相较于短视频,直播在促成交易上更具优势,“一场三四个小时的直播下来,商家交易额达到几万块是很轻松的”。据他介绍,为了鼓励商家开播,抖音还在流量端给予商户大量补贴。

相较于电商直播、健身直播,抖音的本地生活直播还差着一口气儿,尚未用流量浇灌出如罗永浩、刘畊宏般的标杆式人物,好在似乎它的对手们在直播业务也并不尽心。

“直播+团购”的销售模式并不新鲜,2020年初,美团及饿了么都曾试水在本地生活业务上加码直播,但成效不佳。现在,美团及饿了么的App内已经找不到直播服务的入口。美团仅在大众点评中内置了一个直播服务的入口,但也并非以餐饮为主,更多的是医美、旅游等直播,且开播商家较少。

去年12月,美团曾和快手达成互联互通合作,美团将在快手开放平台上线美团小程序,为美团商家提供套餐、代金券、预订等商品展示、线上交易和售后服务等完整服务能力,快手用户将能够通过美团小程序直达。

但不到半年时间,这一合作似乎不了了之,目前双方合作范围仍仅限于快手上的美团小程序,与微信小程序体验无差,快手首页导航内的本地生活服务入口也已经消失不见。

显而易见的是,倘若美团不补上内容这一课,被抖音在团购、外卖市场同时撕开的这道裂缝,将继续扩大。当然,抖音同样有自己在供应链端的课要补。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创作者,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5-21 18:09:55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