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网络筹款平台收“服务费”之争

关键词:平台,筹款,水滴筹,成本,公司,运营,收取,公益,记者

水滴公司五年多持续为大病患者补贴水滴筹平台的运营成本

网络大病筹款平台自成立以来就备受关注,各界对其一直存在争议。

近日,有网络大病筹款平台被曝向捐款人收取3元“支持费”等服务费用引发争议,有用户质疑,为何自己献爱心给大病患者的捐款要被平台扣去3元?南都记者实测发现,目前,轻松筹平台相关选项默认关闭,而安心筹、初心筹平台则默认开启。

此外,除部分平台收取“支持费”,水滴筹于4月7日宣布收取单个筹款项目提现金额3%的服务费,单个筹款项目最高不超过5000元。

告别免费时代之后,自成立之初便一直宣称“0手续费”的网络筹款平台相关收费标准如何确定,是否合理?此类收费应当如何监管?这些网络筹款平台,盈利模式是否明晰?南都、N视频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不再免费

网络筹款平台开始向捐款人收费

近日,轻松筹被曝出向捐款人收取“支持费”,甚至捐款1元也被收取3元。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社交媒体和黑猫投诉上,能搜索到众多对于此事的投诉。有用户投诉称,“看到别人在朋友圈需要帮助,出于好心捐款10元,付款时13元,受捐者只收到10元。他们用很小的字默认支付多扣除3元,这属于强制消费、隐藏消费,利用大家的爱心。捐款我认,多掏的这3元我不认。”

还有用户投诉称,“捐款过程中《用户资助说明》为预先勾选项,诱导用户支付3元为患者享受极速提款、技术支持、专属顾问等服务。”该用户还质疑,平台对外宣传无服务费,为何收取这3元?收费标准是什么?收费后如何提供这些服务?

南都记者注意到,针对众多关于此事的投诉,轻松筹方面的回复则完全一致,回复内容为,“平台未收取任何服务费用,也无误导支付之意,如您有爱心愿意帮平台继续运营,请留下您助力我们的费用,当然如您需要退费,请您在轻松筹公众号-个人中心-我的捐款-资助平台处申请退费。”

有用户表示,理解平台运营需要成本,但对于收费方式很反感。“如此强行收取,伤了帮助他人的善意。”

4月14日,南都记者实测发现,在点击进入轻松筹筹款链接后,下方会有一栏选项,询问用户是否阅读并同意《绿色通道服务说明》《健康告知》。并解释称,“轻松筹已为超过200万经济困难的大病家庭提供免费筹款服务。支持3元领取住院管家、手术安排、远程会诊等六项健康服务。”

该选项目前为默认关闭状态,但输入捐款金额点击确认支付后,屏幕下方会有弹窗,再次出现上述解释,并附有确认和取消两个选项。如点击确认,则仍需多支付3元,如点击取消,则只需支付实际捐款金额。

对此,轻松筹工作人员回应南都记者称,“支持费”是给平台的运营成本费用,平台页面也有详细说明,捐款者有选择权,不是强制性行为。“若捐款者反悔,申请后平台会退还这3元‘支持费’。该项举措是方便平台更好地运营,维持运营成本。”

除轻松筹外,南都记者实测发现,在安心筹平台捐款时,下方会有“加入安心大家帮”选项,平台解释称,限时3元加入安心大家帮(随时可退款),最高可获得30万大病救助金。该选项为默认开启状态,如用户不手动取消,则会在捐款金额基础上增加3元。而在初心筹平台上捐款时,有“支持平台3元”选项,该选项同样默认开启。

收费依据

“平台实质是商业性质的企业主体”

南都记者注意到,除针对捐款方的收费外,也有平台开始对筹款方收取服务费。

水滴筹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从4月7日开始,水滴筹全国统一实行收费政策,在平台上收取筹款方3.6%的手续费。其中3%是平台在提现时收取的手续费,单个筹款项目最高不超过5000元。而0.6%是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通道费用。

该工作人员表示,水滴筹从2016年成立至今帮许多家庭筹款成功,但筹款板块长期处在亏损状态,而维持公司运营成本的其他业务板块,如保险业务等,其盈利部分不足以支撑平台的运营成本。因此公司选择打破自成立以来就采用的免费模式,向筹款方收费提供服务。

南都记者注意到,4月7日水滴公司还曾发布《水滴筹服务费试运行公告》,其中提到,为确保筹款人充分知晓平台服务费规则,平台将在发起筹款前告知并征得筹款人同意,并在筹款人提现时再次提示。

而对于3%的收费标准,平台方面表示,收取服务费不以盈利为目的,仅为了保障平台持续健康运行,经过内部仔细核算,决定收取少量服务费,以覆盖平台部分运营成本。

对此,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周如南向南都记者表示,这是平台走向成熟的体现。“许多公益组织为某个项目进行公益慈善的公开募捐时,都会收取10%以内的手续费,只有少数不收手续费。而筹款平台不属于公益慈善,按照《慈善法》,属于个人求助私立性救济。”

周如南告诉南都记者,筹款平台如果明确告知用户公益是有成本的,就不会有道德风险和商业模式的经营风险。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则向南都记者指出,这些平台实质是商业性质的企业主体,运营过程中确实会产生一些成本和支出。如果企业根据运营的实际情况,来收取一定的费用弥补成本,只要不违反法律且做到事先有效的告知,(付费与否)完全由用户自己来选择,从法律上来说没有明显的问题。

“但这些企业实际上开展的又是带有公益属性的业务,我觉得在开展公益属性业务的同时,又掺杂了经营的项目在其中,这种行为可能从法律上讲很难说它违法,但是项目本身确实不纯粹。”陈音江表示,企业追求利益可以理解,但提供公益或者爱心服务的企业却要从别人的爱心中扣取一部分手续费,就会让一部分人在情感上比较难接受,也会影响人们献爱心、捐款的意愿,甚至影响募捐结果。

“所以我认为,只要是跟公益有关的项目,还应尽量保持公益的纯粹性,不能把公益当做一种牟利的工具,打着公益的幌子去挣取利益,亵渎了公益的初衷。”陈音江说。

盈利模式

以公益板块引流以商业板块变现

水滴筹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水滴筹平台常常被认为是公益组织,实质上平台自身是一家商业公司。“我们并不希望通过收取服务费来实现所谓的盈利,而是希望能够维持合理的运营成本。”

但成立多年来,大多数网络大病筹款平台均对外宣称“0服务费”,在打破免费模式前,这些做着“免费公益”的商业公司如何维系运营,一直是许多人心中的疑惑。

周如南向南都记者表示,筹款平台基本是公益先行商业跟进的运营模式,分为公益和商业两个板块。商业板块实现变现,做跟医疗风险相关的商业性保险或金融产品的业务来制造盈利。

据其介绍,有研究表明,普通人在经历过身边的亲友进行重大疾病筹款行为时,会更加关注医疗方面的保险,行为转化率更高,筹款平台就是通过这种运营模式,实现了流量用户沉淀以及商业转化。

周如南称,筹款平台通过前期“烧钱”确保市场占有率,后期实现变现,所以成本是由他们的盈利部分承担。此后,当这种“烧钱”的商业模式受到了资本的青睐和认可时,会不断有风投进行融资,保证他们的市场占有率。当这种市场占有率形成、商业模式打通,后续将会实现一种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

南都记者了解得知,以水滴公司为例,水滴公司此前使用“众筹+互助+保险”的商业模式,2021年3月互助业务关停后,就只剩“保险+众筹”两大业务,通过水滴筹众筹平台吸引流量,水滴保保险业务获得收入。

2021年5月,水滴公司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据其招股书显示,水滴保险市场收入是水滴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受到水滴保险市场上消费者数量的显著影响,而保险消费者主要来自水滴筹和水滴互助带来的内部流量、第三方渠道流量和自然流量三个来源。

依靠“互联网+”发展的水滴公司,走的是和其他互联网公司一样的流量打法,“烧钱”获客。2018年至2020年,水滴公司用户获取和品牌建设的营销费用分别为8629.90万元、7.93亿元和17.43亿元。而在销售和营销费投入不断攀升背后,是水滴公司亏损逐年增高。2018年至2020年,水滴净亏损分别为2.09亿元、3.22亿元和6.64亿元。

直到2021年第四季度,水滴公司才一转此前亏损局面。据水滴公司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和2021财年未经审计财报数据显示,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调整后净利润约590万元,而此前第三季度调整后净亏损4.536亿元,2020年同期调整后净亏损1.91亿元。

从营收数据来看,水滴公司盈利能力的提高,主要依靠的不是增加营收,而是控制成本。水滴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净营业收入从2020年同期的8.303亿元降至6.039亿元,同比下降27.3%。但2021年第四季度,水滴公司销售和营销费用比上一季度下降69.2%,总运营成本和费用下降47.5%,因此与前几个季度相比,净亏损率从负61.2%环比收窄至负11.8%。

只要是跟公益有关的项目,应尽量保持公益的纯粹性,不能把公益当做一种牟利的工具,打着公益的幌子去挣取利益,亵渎了公益的初衷。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

要明确筹款平台的性质。筹款平台需要民政、金融、市场管理以及卫健委等多个部门协同发力,交叉管理。

此外,行业想要更好地良性发展,最重要的是透明性。“树立行业的良好声誉,才能实现良性健康发展。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吕本富

焦点

收费费率咋核算?比例咋确定?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吕本富向南都记者表示,网络众筹平台的商业化操作需要一定的运营成本,且国家目前没有明确规定商业平台不得进行收费,其收取维持费用是合理的。但是,“关键在于收费的费率是如何核算的?这种收费的比例由谁来定?”

“因为涉及筹款性质,平台收费的费率是否需要相关部门批准,或是让市场自动调节,还是让所有筹款平台达成行业自律。”吕本富解释称,市场自动调节就看几大平台谁给出的费率更低,可能就会有更多的用户选择在该平台进行捐款和筹款,让平台自由竞争,但竞争要透明化。行业自律则需要行业内平台和专家一起商定收费费率。

针对公众关注的焦点问题,水滴筹业务负责人郭南洋回应南都记者称,自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平台水滴筹成立以来,水滴公司五年多持续为大病患者补贴水滴筹平台的运营成本,帮助了近240万大病患者,公司因此承受了较大的运营压力。为了维持水滴筹平台的稳定运营,从今年开始试运营收取小额服务费,以覆盖平台的部分运营成本。

郭南洋表示,从行业来看,2021年四季度以来,大病筹款行业遭遇到较大挑战,各家平台都在削减运营成本,同时有些平台也开始尝试通过平台支持费、服务费、手续费等形式增加收入,以维持平台可持续运营。

“水滴筹希望能够探索出一个相对合理的收费比例,推动全行业向更规范、更健康的方向发展。”郭南洋说。

对于公众关注的服务费收取费率问题,郭南洋称,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平台并不是公益组织,各平台的运营方都是商业公司,平台的开发、运营、维护,以及筹款顾问的薪酬都是维持大病筹款服务的成本,运营成本和人力成本是一直存在的。过去,这些成本都是由各个平台的母公司来全额补贴,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各家公司的成本压力也在增加,所以大家都开始通过各种办法降本增效。“但是有些硬性成本是不能省的,尤其是审核环节和服务环节,否则会影响到筹款项目的质量。”

对于收取服务费的费率设定,郭南洋表示,这是根据水滴筹往年筹款规模和运营成本来测算的,这样服务费大致能承担整个平台运营成本的50%-60%,剩余的部分仍然由水滴公司补贴,这样补贴的压力能够减轻一些。

监管

专家建议出台监管法律法规

此外,自成立之初便一直宣称“0手续费”,而如今各大平台打破免费模式,网络众筹平台收费应如何监管?

陈音江认为,为了促进这种新型业态的健康发展,需要建立健全相关的法律规定。“随着新兴互联网业态快速发展,像水滴筹这样的互联网捐助平台,相关法律法规是滞后的。”他表示,建立健全相关的法律规定,可以为监管部门提供执法依据,也为相关企业划定法律红线。

周如南则建议,为了更好地进行监管,首先要迅速出台相关立法,将筹款平台规范化。第二是政府要加强监管力度,交给相关职责部门管理。第三是行业需要自律,除了相应的行业共识和公约,要更加完善行业的相关规定,从而形成对行业的约束力。第四是媒体监督,媒体通过舆论监督,实现对筹款平台的行为约束。第五是公众监督,可以组成团队对筹款项目进行核实,避免造假行为出现,对社会道德层面造成冲击。

出品:南都即时

统筹:南都记者 向雪妮

采写:南都记者 马铭隆 实习生 吴岱雅 张纯纯 马璇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创作者,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5-09 11:32:23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