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我的心不听话总是在想你是什么歌

关键词:拍想说,郝杰会,觉得,东西,电影,导演没

他拍的所有电影都是不听话的

六年没露面的导演郝杰,出现在了爱奇艺的青年导演创制真人秀《开拍吧》节目上。

综艺节目中的他,拘谨沉默、不善言谈,经常紧闭着双眼,显得与周围的世界脱节。在节目中极具综艺感的导演易小星用“一个嘻哈节目里,来了一个唱山歌的”评价郝杰的格格不入。

《开拍吧》里的郝杰,和六年前那个年少轻狂的导演完全是两个状态。

六年前的郝杰是另外一种状态,他当时年轻气盛,年少轻狂,甚至豪言要接“陈凯歌的班,还要拿金棕榈”。他当时有狂妄的资本,前两部作品《光棍儿》(2010)和《美姐》(2013)连续两年拿下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奖,令郝杰成为当时极具潜力的青年导演。但是他的第三部作品《我的青春期》(2015)却遭遇了口碑滑铁卢,豆瓣评分6.1,相比前两部8.1分和7.8分的成绩,跌落不少。

郝杰曾凭借其执导影片《美姐》获得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奖及最佳剧情片奖。

《我的青春期》给了郝杰当头一棒,他经常做噩梦,梦见自己又重拍这部片子。他决定沉淀下来,闭关六年修炼内功,给自己充电。节目中,作为少数能够读懂郝杰的人,陈凯歌说他是今天这个时代的隐士,成为郝杰这样的人不容易,“你的一切都是从你的孤单里来的,你是个很孤单的人,但是你又在你们家房顶上拧了一灯泡,到点儿就把这灯给打开。这灯就是电影,它灭了六年了,你今天回来说还想拍电影,很不简单”。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中,郝杰坦言,这六年来最大的变化是成熟了。他剖析过去,以为自己很牛,靠抖点儿原生态和小才华,但那点儿小聪明不值钱,还差得远呢。明白了这些后,就会变得谦虚坚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节目中,郝杰因为无法拍摄命题作文,想要退赛,陈凯歌发表了一番肺腑之言,他说小时候,特别羡慕不听话的小孩,不听话的小孩永远挨打,打完了还是不听话,不会因为打,就改了。他也想做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可是不敢。郝杰就是个不听话的小孩,他拍的所有电影都是不听话的,这样的电影是和时代、观众趣味完全相悖的,在这样的时代,居然有郝杰这样的人肯拍这样的电影,他是一个要灭绝的物种。

郝杰也知道,自己要走的这条路注定是孤独的,因为“我的精神世界没有同行者”。

以下为郝杰导演自述

闭 关

你问我这六年都在忙什么,一个是看书,解决剧作的问题。我去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进修了半年。第二个是学习电影的视听表达。这六年我看的电影其实不多,但看的遍数多,我相信一般人不会那样干。

《我的青春期》拍成那个样子,我是不满意的。虽然我不迎合观众,不是所有人都说好就好,但它其实是有标准的,好不好,不用别人说,自己没个数吗。

那是我第一次尝试商业化,也没有经验,掌控不了整个局面,感觉费劲,力不从心。你明明想要弄好,但是却没有弄成,每天在妥协,每天都心想事不成。我不太想提这部片子,六年过去了,我没敢看过一眼,它就像疤痕一样,会做噩梦,老做梦在重拍,能改得好一点儿。

当年可能觉得有很多客观条件限制,但是很快我就发现除了外界原因,主要还是我的能力问题。第一,对什么叫真正的剧作,不是很清楚,就是靠直觉写。第二,什么是电影语言,也是靠着感觉来拍。在这些都不是很清楚的情况下,正好借此契机我要搞清楚,不然心里不踏实。为了搞清楚心就要沉下来。

你问我这六年都在忙什么,一个是看书,解决剧作的问题。我去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进修了半年,学习戏剧的传统是什么,从莎士比亚的经典作品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文学名著,这些人类戏剧和文学的天花板作品,沉下来10遍100遍地看,汲取营养,人家到底好在什么地方。

第二个是学习电影的视听表达,我看了一些经典的欧洲艺术电影,反复地拉片,那个拉片不是一遍遍地看,是我把人家的电影镜头全部剪散,一帧一帧地看。这六年我看的电影其实不多,但看的遍数多,我相信一般人不会那样干。

有时候我还临摹,主要临摹法国导演罗伯特·布列松的《死囚越狱》,照着人家的画面我自己再拍一遍,这个画面你看一秒就记住了,但你去布置拍摄时,会发现布置了一个月还没布置到位,灯光不一样了,道具不一样了,再一遍遍地尝试,就以这种掰开揉碎的方式练基本功。

郝杰曾仔细研究过法国导演罗伯特·布列松的《死囚越狱》,并进行了临摹。

布列松的片子追求极简,跟他混,各个部门都不太可能拿到奖,因为他全扔了,以最简单的方式拍电影,但是那个东西是属于电影的。你看《死囚越狱》,里边所有东西都司空见惯,拍个二战监狱,结果用一张破门和墙角就拍了。别人飞机大炮原子弹都用了,他就是一个小米加步枪,但我觉得他的力量更大。

现在不谈电影,只谈罗伯特·布列松,我想做这样的人。我受他影响很大,拉他的片子也是最多的,花一个月布置一个镜头,最后给别人看,一般人都看不出做了啥,有啥好。这种做了巨大的,扎扎实实的,还不容易被发现的美学实践,从性价比上就没人愿意做,它是曲高和寡的,但却是我喜欢的东西,对我人生影响很大。

这六年,也有一些项目找我,当时一个项目是《中国留学生》,最后在剧本阶段,我想坚持自己想要的方向,但是资方一直对剧本不太满意,分歧一直存在,没有做成。

不过我最大的收获是,项目停了我还在调研,最后调研下去,觉得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留学生是玄奘,所以我现在最想拍的是玄奘法师。至于能不能拍出来,就看它的机缘了,我走的是一条很难的路,走短线挣钱的那条路肯定不适合我,我的性价比也不高,对合作者来说,也是很难的,所以不着急。

孤 独

之前有个同事问我,郝杰你有朋友吗?我说谁还没有朋友,但我回想了半天,真没有。其实,我不需要人陪伴,但是真正想做一个事情,或者想跟人探讨的时候,没有同路人,那个是孤独的。

很多人会问,这六年,没有拍片,靠什么生活?第一,我已经拍过三部电影,第三部的编剧加导演片酬有上百万,所以有一些积蓄。第二,我的开销很少,在家看书、拉片都不费钱。第三,这中间也有一些合作伙伴,找我合作项目,我就去考察,在外地一待就好几个月甚至半年,光考察阶段他们就受不了了,做一部电影公司都要拖黄了,还没考察完。我真不是故意的,觉得不下大工夫,拿不出来好的东西。虽然最后没拍出来,但过程中人家也是付我钱的。

这六年,看书、拉片、修炼内功,我还真没觉得枯燥,因为里边任何一件事,就够一辈子忙活的。但是往深里走了之后,你会与世俗层面断了联系,资源越来越少。比如我去拍片,很可能连一个搭档的人或者演员都找不着,因为大家都不认识你,解释半天也不知道你是谁,还以为是骗子。

之前有个同事问过我一个问题,他说,郝杰你有朋友吗?我说谁还没有朋友,但我回想了半天,除了合作伙伴、老师、同行外,回答不出一个人来,我还真没有。其实,我不需要人陪伴,但是真正想做一个事情,或者想跟人探讨的时候,没有同路人,那个是孤独的。你想跟你敬仰的人或者你的老师,谈一谈莎士比亚、陀思妥耶夫斯基他们的作品到底哪儿好,你会发现这些很厉害的人,甚至他们就是研究这个的人,都没有那么多兴趣来那么深入彻底不懈地探讨这个事情,你还能问谁呢?

大家都说爱电影,嘴上也都说这片子牛,问要不要再看几遍时,却都没有耐心来跟你干这个事。大家不理解你在干什么,觉得你坚持自己就行,以为你现在是在倒退。我的精神世界没有同行者,找不到一个导师靠山,只能靠自己。

我想玄奘法师当年也是这样的。他特别想钻研佛教,我相信当年在唐朝的时候,他肯定是拜访了所有高僧大德,没有找到答案,否则他不可能执意去印度,他肯定也是孤独的。

复 出

我看网上也有一些人说我是装的,真不是。比如,让我说一句客套敷衍的话,真的很难,我说不出来。我不想听废话,也不想讲废话,我喜欢有营养的话,我已经没有能力客套了。

《我的青春期》之后,长达六年我没有接受过任何采访,也不露面参加任何活动,有点儿刻意。现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自己想出来。之前太理想化了,如果想拍片子还是得出来,既然选择了做电影还是得抛头露面。

正好爱奇艺来找我,说是有一个支持青年导演的综艺,可以提供平台和资金,给你自由空间去创作,那我说可以,当然我也有芥蒂,如果人家不让我拍自己想拍的,大不了我再退出。

前两部片子《冯海的梦》和《乡村往事》都是我想拍的,到了第三部短片,是命题作文,必须要拍这个,不说艺术上的坚持,现实操作问题,当下马上在北京拍,我人脉有限,疫情期间连个场景都解决不了,我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拍呢?我中途选择了退赛,结果陈凯歌导演把我骂了一顿,我又留下了。凯歌导演帮助我码好了团队,搞定了场景,润色了剧本,监制了整个制作。这才拍完。

节目中,郝杰拍摄的短片《冯海的梦》采用了全片黑白的效果。

虽然六年没拍片,但再次拍片的那种感觉还是爽的。第一部短片《冯海的梦》的摄影师王敏,拍过姜文的《鬼子来了》,那时候就拍黑白,核心团队找的最起码是能在一个维度探讨的,能感受到团队之间通过电影带给你的力量。

矫情的话不说,我拍的这几部短片,有不满意的地方,但这就是我想要走的路,大家感受不到那个东西是正常的,因为我就没有给,我不想煽情,我对极简和真相更感兴趣,在这个过程中,它必然失去观众,它确实不是用来消遣的。

第一次上综艺,压力肯定是有的,我这个人心理包袱很重,怕自己的作品不好。并且,上综艺我是不适应的,很多东西我是不知道的,一问三不知。为什么不跟大家聊天,综艺里很多演员我完全不认识,他们的作品我也没看过,我跟其他人在一起是脱节的。虽然现在看综艺效果还挺好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导演们都是捏了一把汗的,“你这一点儿也不综艺,我们怎么做啊,郝导,你不能综艺点儿吗?”

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的郝杰,有很多的不适应。

他们要的那个东西,我给不了,我生命里没有那个东西,我觉得不好笑,大家经常发出“哇”的惊叹,我说不了这样的话,我一个久经沧桑、历经苦难的人,那个东西我“哇”不出来,我不容易波动情绪,我波动不了。

我看网上也有一些人说我是装的,真不是。比如,让我说一句客套敷衍的话,真的很难,我说不出来,我需要闭着眼睛,咬着牙。我娱乐不了,我不想听废话,也不想讲废话,就是大家嘻嘻哈哈开心就好,我得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喜欢有营养的话,我已经没有能力客套了。

不 自 知

我研究人心,其实人是不自知的,人设都是不成立的,每个人自己说的话和写的日记,深刻地讲需要批判地看待,都是不可全信的,都是一面之词,自以为是。

如果站在制片环节,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包括在《开拍吧》中让我说植入广告。但是在我的作品里,你不能违背我想表达的那个东西,在不违背那个的前提下多不要脸都行。所以,这个要取决于我真正坚持的,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能不能在里面,如果不在,根本不行,如果在,就是可以的。

什么叫有价值?什么是艺术?你可以看10遍20遍,都会有新的感觉,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标准。但是绝大部分东西是一遍不如一遍,你看完一遍绝对不再想看。你看看人类历史上留下的那些东西,看多少遍之后,还能品出东西来,最重要的是品出来的这个东西是让人能觉醒自知的,而不是更不自知,误会自己误会别人的。

我走的这条路以后肯定会更难,但是我觉得任何时候,需要有人做那样的东西。它是跟市场和一切都无关的。我也没有办法,不是故意这样的,我也是这几年更明确地感觉到和别人的不一样,原来大家真的不感兴趣。我真的不是装,我没有办法,只能走这个路,这是我的命,你想改变命,改变不了,你的生理就会有反应,你得认这个命。

150年前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他的小说,我觉得全是写人的不自知。我从那里吸取了很多营养,《冯海的梦》中有些台词就跟他的小说中写得一模一样,我就是故意的。

郝杰认为,人都是不自知的,每个人说的话都需要批判地看待。

相比六年前,我胖了有10公斤,也老了,我有时候在分析不自知,为什么会胖、会老,除了年龄本身的增长之外,其实从个人的角度是委屈的,我以前不自知,觉得自己可以,但呈现的东西越来越孤独,资源越来越少,跟一个新演员沟通半天,像面试一样介绍,人家才知道你是谁,才愿意搭理你的情况下,你是委屈的,那种委屈会让人心里不愉快,和别人都哈着你,是完全相反的,我觉得对身体是有影响的。

我研究人心,其实人是不自知的,人设都是不成立的,每个人自己说的话和写的日记,深刻地讲需要批判地看待,都是不可全信的,都是一面之词,自以为是。我也可能是不自知的,说得这么高尚,有可能从此变成一个综艺咖,因为除了精神上不适应外,我个人肉体觉得上综艺比拍电影容易太多了,就好比普通和尚比玄奘容易太多了,好吃好喝好酒店住着,然后又赚钱,如果你只是把它当一个工作的话,就太爽了。

有可能我就从此贪恋上这种虚荣,自己会给自己找理由,为了下一部片子结识资源,不断地上综艺,如果变成那样的话,我就不知道我会如何自处了。

说自知,是妄语。

新京报资深记者 滕朝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标签: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5-06 17:21:43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