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疫情中的上海汽车人:新车卖不出也交不出,销售目标被迫“清零”

关键词:工作会,公司线,汽车,上海,时间,办公,疫情车

目前无法在公司办公就没办法做这部分测试了

作者|毕然

编辑|傲敦

加入新势力汽车品牌半年多以来,赵丹已经习惯北京、上海双城工作节奏,每周或隔周就会在北京工作三四天时间。3月17日一早,赵丹从北京飞回上海,到家后至今未走出过小区。

居家的40多天里,赵丹的工作没有受到过大影响。本就“半远程办公”的她还是习惯在早上八点多就进入工作状态,与同事们线上协作办公,一直到当天工作完成。不过,她的工作节奏还是偶尔会被需要下楼做核酸、抢菜、帮忙给邻居发物资等琐事打乱。

不是所有人都像赵丹一样,能把大部分工作切换到线上完成。4天后的3月21日,把必须在店内完成的工作进行交接后,沈晗成开始居家办公,不过这样的协作也只维持了短短6天时间。3月28日,沈晗成和他的同事们全部无法正常到店卖车。他们对月度销售目标迅速进行了调整。

疫情之下,上海不少人的工作只能被迫暂停,而汽车产业停下的生产线只是最显见的困难,随着轰鸣声的消失,生产以外的所有进度开始悄悄放缓。

被迫停下的生产、交付和测试

被动放下手头的工作,是过去一个多月时间不少在上海工作的人的唯一选择。身为理想汽车产品专家,通过线上或自然到店获客、邀请用户线下看车并体验、转化订单并配合交付,是沈晗成的本职工作。试驾和订单转化率等,是公司对他工作考核的量化指标。

无法外出的现实,让交付变成了不可能。对沈晗成来说,订单转化成为一件艰难的事。一方面,出不去就没有办法邀请用户亲身体验产品,另一方面,一些原本有看车买车打算的人可能因为疫情或其他现实原因暂时放弃了购车想法。

“特别是对于连面都没有见过车的潜在客户来说,很难推进订单进度。”沈晗成说,100台是疫情前理想上海门店的平均月订单数字,疫情后,这一数字恐怕面临着被迫“清零”。

自3月下旬到现在一个多月时间里,爱驰市场部孙浪依然维持着早晚打卡的习惯,但工作效率被拉低许多,而且面临巨大压力。“因为爱驰刚好处于销售模式调整期,要从以前直营和4S店相结合的模式转向代理制,在转换的过程中遇到了疫情,原有的营销速度和节奏势必会被延缓。”

与销售岗一样,汽车研发岗人员的工作也受到不少影响。在汽车研发这条长链路上,尽管写代码等可以通过远程工作完成,但实车测试必须开到测试场,无法外出就使得这部分工作只能停下。

身为蔚来汽车产品经理的钱波,每当在功能交付时需要去到测试场地,如今无法外出令一部分实车功能性测试的工作效率有所降低。而就在这两天,脉脉平台上有人爆料称蔚来上海研发中心复工25%,吃住都在公司。

“我们智能驾驶的测试没有办法根据原有计划完成,目前只能做基础测试,影响还蛮多的。”年初入职阿维塔汽车的李颖虽然不直接负责技术相关工作,但由于前期测试工作的延迟,对她工作造成了间接影响。

阿维塔和华为虽然分处上海静安和浦东新区,虽然相隔几十公里,日常工作十分紧密,李颖说之前有一半时间大家都在一起办公一起加班,工作效率很高,但疫情之后这样的线下沟通只能终止。“数据保密措施比较严,有些测试会基于内网,目前无法在公司办公就没办法做这部分测试了,各个厂家可能都是差不多的情况。”李颖说。

“这部分没办法,只能等复工。”王琳也表达了同样的想法,因为理想汽车在上海只有研发中心,目前还不在复工复产的白名单上,所以还只能维持居家办公的状态。

与不知何时才能完全恢复正常工作节奏的交付和测试岗位相比,一线生产的情况似乎更为明朗一些。据不完全统计,特斯拉、上汽乘用车、上汽大众等企业已经在上周陆续恢复生产,虽然有部分车型开始正式下线,但具体什么时间能够恢复到正常生产节拍、将车辆交付到用户手中,仍是一个未知之数。

原上汽通用车联网高级经理周剑鸣认为,虽然上汽复工了,但非生产型企业都还没怎么复工,据他估计,5月初才能实现比较大范围复工。而在王琳看来,事情的关键可能不在于单一企业的复工复产,还是要供应链跟得上,不仅仅是类似博世等一级供应商,还有二级、三级乃至四五级供应商的供货节奏,“并不是说主机厂自己追就可以了,还是需要这个链条都完全恢复才能真正实现追赶”。

特殊时期的自救:从逃离到协作

生活轨迹被定格,并不意味着工作也要被同时冻结。为了原定工作不受到影响,特殊时期大家纷纷开展了“自救行动”。有人选择提前离开,有人选择内外合作。

以钱波为例,按照规划,近期是车型功能交付的时间段。在预感到疫情发展可能超出预期后,他在3月中旬就“逃离”了上海,一直出差到4月中下旬才回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3月17日晚九点半,上汽集团创新研发总院副总设计师兼设计中心全球执行总监邵景峰在朋友圈敲下了这样一段话:早8:30,晚9:25,运动量剧减,喉咙变哑,糖分剧增,静默48小时已过,期待小区明天解封。

邵景峰心里还是有些着急。按照规划,一年多以后,荣威、非凡、名爵三个品牌将陆续实现量产新车型,这三个品牌十几款车型的阶段性模型评审工作都需要在这段时间内完成。但那时已经有不少员工因居家隔离耽误了一周多的工作进度。

为此,上汽集团设计中心快速组建了三个先锋连队,负责最紧急车型设计和油泥模型制作的尖刀连入住设计中心,在安亭汽车创新港的突击连则负责整车数据制作,居住在昆山花桥区域无法到达上海工作的设计师们则在花桥组建了“特战连”。

邵景峰说,从3月下旬到4月11日,已经有设计中心尖刀连和突击连共62人入驻公司,在封控状态下连续工作三周,“特战连”26人也在花桥连续工作了两周。在这段时间,居家的和在现场工作的设计师远程协作,完成了一系列车型模型,评审也通过线上完成。

用上汽集团中心非凡品牌首席设计师齐精文的话来说,虽然是远程协作,但是设计开发团队还是保持完整并一起攻坚项目,失去的几周时间已经被抢了回来,目前各款车的设计节点都已归位。

而对于只能在家办公的一些人,不少车企也给予了许多技术支持。王琳回忆称,针对他们公司的技术人员,IT部门已经开通了VPN,让来不及带电脑回家的同事远程登录办公电脑,只要公司电脑不断电,就可以实现远程写代码等。钱波也说,蔚来研发并不会因为居家而完全停滞,IT部门会给予居家办公的技术支持。

针对只能停下来的沈晗成和他的同事们,理想也迅速调整了季度OKR,将试驾率、试驾满意度等需要线下完成的目标优化。他们转而重点关注线上的执行目标,如每天触达及跟进多少用户、实际打几通电话、分钟数多少等。

给正常办公提供技术保障、调整工作重点以外,不少车企们也为员工的生活物资提供了支持。据不完全统计,福特、通用、上汽大众、阿维塔等公司都为员工发放了诸如米面油、蔬菜、肉蛋、水果等在内的食物,令员工不用为吃喝发愁。

“我还好,有家人生活在一起,对于只身一人的同事,公司也会给予精神方面的照顾。”沈晗成说,居家办公期间,每天会有例行的大约半小时到一小时的早晚会,会后大家会闲聊几句,“有时候店长也会带领看看书、做运动,给大家一些精神关怀,避免人因为长时间不交流、不接触出现问题”。

居家不轻松,复工后节奏只会更快

从上周开始,不少位于上海的汽车人已经正式复工复产,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回归了一线。

上汽大众穆盛说,虽然其位于安亭的新能源工厂、三厂等生产主流车型的工厂都恢复生产,也有车型下线,但除了一线员工和部分在公司值班的,大部分人还是在家办公。

每天坐在电脑前工作的通用中国章篮十分怀念可以出门上班的日子。在他看来,在家办公虽然可以偶尔“摸鱼”,但效率实在不高,“而且容易沉迷工作无法自拔,甚至在周末也会按时起床打开电脑,因为早已忘记当天是星期几。”

同样负责传播工作的李颖认为,居家对工作实质影响并不是太大,日常工作“没有停,就是慢”,期间沟通成本略高,而且也容易造成不可避免的信息差。

如果不是这场突发的疫情,王琳所在公司的理想L9和李颖公司的产品阿维塔11都将在今年4月底开幕的北京车展上正式亮相,为了这两款重磅产品,她们也早早做了规划,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传播节奏一直在延后,已经做了好几次计划调整。”李颖说其实有关阿维塔11的发布,该做的都做好了,只是没有办法进行发布,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都做不了。而且,目前来看线上的传播效果并不理想。在她看来,线上动作做起来不难,难的是如何实现线下的用户承接,“而且我们团队都在上海,现在也出不去,感觉比较无力”。

和李颖一样,王琳和她团队也曾考虑过线上,但还是希望有机会能线下,“气氛好一些”。她们团队在北京也有同事,做起事情来不会像李颖那么难,只是没想到,北京的疫情又有反扑态势,她们又陷入了新一轮的纠结。

“目前还没有决定到底怎么做,但其实也还好,无非就是节奏调整下。”就目前来看,因为产品并未正式发布,从表面上来看李颖和王琳的工作量少了一些,但她们并没有休息下来。在这个被动拉长的准备期内,她们只能将工作无限期的进一步完善和优化。

李颖和王琳并不担心这部分被延误的工作,而是希望尽快摆脱现在被动的状态,哪怕是一个明确的时间点,也能令工作得到迅速推进。一旦解封,迎接她们的就是更加紧张的工作节奏,大家会努力用更短的时间,把过去延误一个月甚至两个月的进度追赶回来。

居家办公并不意味着人才市场被“冻结”。章篮说他认识的好多车企公关也接到了不少猎头的电话,不少新造车公司还是在拼命挖人。“现在是特殊时期,我还没想动,当然如果职业发展到了一个阶段,要去追求更高的职级或者年薪,新势力或许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章篮说。

近几日,一个有关解封时间安排的截图在部分汽车人的各个群中流传。“太可怕了,不愿意面对。”无论是王琳、李颖,还是钱波、孙浪,都不愿相信这一则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他们现在最大的期望是能走出家门去公司上班。(腾讯汽车张翠翠亦对本文有贡献)

《车市记“疫”》系列稿件:

“提车难”遇上疫情:预售新车涨价2次,销售暗示车主加价就能“加塞”

停驶的400多万辆车:燃油车主担心小电瓶亏电,新能源车主选择“躺平”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创作者,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5-02 00:07:2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