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说唐后传第五十三回:唐天子班师回朝,张士贵欺君正罪

关键词:说中,仁贵见,天子,父子,功劳,薛仁贵,张环,朝廷

天子见王叔保奏

  《说唐演义全传》是清代长篇章回体英雄传奇小说,简称《说唐》,又名《说唐前传》《说唐演传》《说唐全传》。后与《说唐演义后传》《说唐三传》合刻,改名《说唐全传》。今存最早刻本为清代乾隆癸卯(1783)刊本10卷。成书于清雍正、乾隆年间。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这三部书,虽然不是出自一人这手,内容也基本各自独立,但故事情节、人物关系上,也还是有脉络相连。一般读者读这类书,多半是为了看看故事,消遗解闷,都希望故事情节、人物命运,其来龙去脉有最完整的交待。这三部书合在一起印行,总名之曰《说唐合传》。

  《说唐演义全传》以瓦岗寨群雄的风云际会为中心,铺叙自秦彝托孤、隋文帝平陈统一南北起,到唐李渊削平群雄、太宗登极称帝止的一段故事。它以相当篇幅揭露了隋炀帝荒淫无道,大兴徭役,宇文氏恃宠骄横,残暴凶狠,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而统治阶级内部的倾轧矛盾,又加剧了隋王朝的分崩离析之势,致使全国各地爆发了反隋起义。书中着力塑造了一群瓦岗寨起义英雄的形象,这些人中既有来自下层的城市贫民、捕差马夫,又有身据要津的勋戚贵胄、功臣名将,也有浪迹江湖的豪杰义士、绿林好汉。这些人物聚集在反隋的旗帜下,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隋末起义队伍广泛的社会基础。而李世民则是作品中歌颂的“真命天子”,在他身上寄寓着“仁政”的理想,对他归顺与否是群雄成败的根本条件,也是作者评定褒贬的基本标准。这使作品中表现出浓厚的封建正统观念和宿命论色彩。

  《说唐演义全传》是清代长篇章回体英雄传奇小说,简称《说唐》,又名《说唐前传》《说唐演传》《说唐全传》。后与《说唐演义后传》《说唐三传》合刻,改名《说唐全传》。今存最早刻本为清代乾隆癸卯(1783)刊本10卷。成书于清雍正、乾隆年间。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这三部书,虽然不是出自一人这手,内容也基本各自独立,但故事情节、人物关系上,也还是有脉络相连。一般读者读这类书,多半是为了看看故事,消遗解闷,都希望故事情节、人物命运,其来龙去脉有最完整的交待。这三部书合在一起印行,总名之曰《说唐合传》。

  《说唐演义全传》以瓦岗寨群雄的风云际会为中心,铺叙自秦彝托孤、隋文帝平陈统一南北起,到唐李渊削平群雄、太宗登极称帝止的一段故事。它以相当篇幅揭露了隋炀帝荒淫无道,大兴徭役,宇文氏恃宠骄横,残暴凶狠,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而统治阶级内部的倾轧矛盾,又加剧了隋王朝的分崩离析之势,致使全国各地爆发了反隋起义。书中着力塑造了一群瓦岗寨起义英雄的形象,这些人中既有来自下层的城市贫民、捕差马夫,又有身据要津的勋戚贵胄、功臣名将,也有浪迹江湖的豪杰义士、绿林好汉。这些人物聚集在反隋的旗帜下,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隋末起义队伍广泛的社会基础。而李世民则是作品中歌颂的“真命天子”,在他身上寄寓着“仁政”的理想,对他归顺与否是群雄成败的根本条件,也是作者评定褒贬的基本标准。这使作品中表现出浓厚的封建正统观念和宿命论色彩。

image.png

  说唐后传·第五十三回 唐天子班师回朝 张士贵欺君正罪

  诗曰:

  圣驾回銮万事欢,京城祥瑞众朝观。万年海国军威震,全仗元戎智勇兼。

  那征东将士个个受朝廷恩典,多是欢心。犒赏已毕,元帅传令散队回家。于今槍刀归库,马散山林,众军各散回返家乡故土,真个夫妻再聚,子母重圆,安享快乐,太平食粮,不必细表。

  再表贞观天子临朝,那日正当天气晴和,只见: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两班文武上朝,山呼已毕,传旨分立两班,有大元帅薛仁贵同诸将上朝,当金銮殿卸甲,换了朝王公服,盔甲自有官员执掌。朝廷命光禄寺大排筵宴,钦赐功臣。朝廷坐一席九龙御宴,左有老公爷们等坐席,右有众爵主饮酒,欢乐畅饮,直至三更,酒散抽身,谢恩已毕,散了筵席,龙袍一转,驾退回宫。珠帘高卷,群臣散班。天子回宫,有长孙娘娘接驾进入宫中,设宴献酒。朝廷将东辽之事,细说一遍。皇后也知薛仁贵功劳不小,我且慢表。

  再讲众爵主回家,母子相见,也有一番言语;老公爷回府,夫妻相会,说话情长;八位总兵自有总府衙署安歇。薛仁贵元帅自有客寓公馆,家将跟随伏事。当夜将将欢心,单有马、段、殷、刘、王五姓公爷,五府夫人,苦恨不已,悲伤哭泣。但见随驾而去,不见随驾而回。这话不过交 待个清楚。一到了次日清晨,朝廷登位,文武朝过,降旨下来,所有阵亡公爷、总兵们,在教场设坛追荐,拜七日七夜经忏。天子传旨,满城中军民人等,俱要戒酒除荤,料理许多国事,足足忙了十余日。不想这日天子驾坐金銮,文东武西,朝廷降下旨意,往天牢取叛贼张环父子对证。早有侍卫武士口称领旨前去,顷刻,下天牢取出张环父子女婿六人,上殿俯伏阶前。天子望下一看,但见他父子披枷带锁,赤足蓬头,龌龊不过。左有军师徐茂功,分付去了枷锁,右有尉迟恭,即将功劳簿揭开。薛仁贵连忙俯伏金阶。朝廷喝问道:“张士贵,肤封你三十六路都总管,七十二路总先锋,父子翁婿多受王封,荫子封妻,享人间富贵,也不为亏负了你。你不思以报国恩,反生恶计,欺朕逆旨,将应梦贤臣埋没营中,竟把何宗宪搪塞,迷惑朕心,冒他功劳。幸亏天意,使寡人君臣得会,今平静东辽,奏凯回朝,薛仁贵现今在此,你还有何辨?”士贵泣泪道:“陛下在上,此事实情冤枉,望我王龙心详察。臣当年征鸡冠刘武周之时,不过是七品知县出身,叨蒙皇爷隆宠 ,得受先锋之职,臣受国恩,杀身难报,敢起欺心灭王之心?若讲前番月字号内火头军,实叫薛礼,并无手段,又不会使槍弄棍,开兵打仗,何为应梦贤臣?所以不来奏明。况且破关得寨,一应功劳,皆臣婿宗宪所立。今仁贵当面在此,却叫臣一面不会,从未有认得,怎陷臣藏匿贤臣,功劳冒称已有,反加逆旨之罪?臣死不足惜,实情冤屈,怎得在九泉瞑目。”薛仁贵闻言大怒,说:“好个刁巧奸臣,我与你说为火头军之事,料然争论你不过,你既言宗宪功劳甚多,你且讲来,那几功自你们女婿得的?”张士贵心中一想说:“陛下在上,第一功就是天盖山活擒董逵,第二乃山东探地穴有功,第三是四海龙神免朝,第四是献瞒天过海之计。”却忘了龙门阵,做《平辽论》二功。竟说到第五箭射番营,戴笠篷鞭打独角金睛兽,第六功飞身直上东海岸,又忘记了得金沙滩,智取思乡岭二功。竟说到三箭定天山箭中凤凰城,凤凰山救驾之事,尽行失落,不说起了。明欺尉迟恭上的功簿不写字迹,只打条杠子为记色的。讲到槍挑安殿宝,夺取独木关,正说得高兴,就记得不清,竟住了口。谁知仁贵心中到记得清楚明白,一事不差。便说:“张环,这几功就算是你女婿何宗宪得的么?”张环道:“自然,多是我们的功劳。”仁贵笑道:“亏你羞也不羞,分明替我说了这几功。你女婿虽在东辽,还是戟尖上挑着一兵一卒,还是亲手擒捉了一将一骑,从无毫未之力,却冒我如许之大功,今日肉面对肉面在此,还不直说,却在驾前强辩。我薛仁贵功劳也多,你那里一时记得清楚?你可记得在登州海滩上,你还传我摆龙门大阵,又叫我做《平辽论》,东海岸既得了金沙滩、思乡岭,难道飞过去,不得功劳的么。还有冒救尉迟千岁,夺囚车。还有凤凰山救驾,割袍幅,可是有的么。为什么落了这几桩功劳,不说出来?”张环还未开口,尉迟恭大怒,叫道:“呵唷,张环的奸贼,你欺我功劳簿上不写字,却瞒过了许多功劳,欺负天子罪之一也。”茂功亦奏道:“陛下,这张士贵狼心狗肺,将驸马薛万彻打箭身亡,无辜死在他手,又烧化白骨,巧言班奏君王,罪之二也。”朝廷听言,龙颜大怒。说:“原来有这等事!我王儿无辜,惨伤奸贼之手。你又私开战船,背反寡人,欲害寡人的殿下,思想篡位长安。幸有薛仁兄能干,将你擒入天牢,如今明正大罪,再无强辩。十恶大罪,不过如是而已。”降旨锦衣武士,将士贵父子绑出午门,踹为肉酱,前来缴旨。锦衣武士口称:“领旨。”就来捆绑张环父子女婿。

image.png

  单说尉迟恭,原来得细心,仔细睁眼看绑,却见张环对东班文武班内一位顶龙冠,穿黄蟒的眼色斜丢。侍卫扎绑不紧,明知成清王王叔李道宗与张环有瓜葛之亲,在朝堂卖法,暗救张环。连忙俯伏金阶奏道:“陛下,张环父子罪在不赦,若发侍卫绑出,恐有奸臣卖法,放去张环,移调首级,前来缴旨,那里知道?不如待臣亲手将先王封赠的鞭,押出张家父子到午门外打死,谁敢放走张环。”朝廷依了敬德之奏,只吓得张环面如土色,浑身发抖。急得王叔李道宗并无主意,只得大胆出班俯伏金阶,奏道:“陛下龙驾在上,老臣有事冒奏天颜,罪该万死。”天子道:“王叔有何事奏闻?”李道宗奏:“张环父子屡有欺君之罪,理当斩草除根,但他父子也有一番功劳在前,开唐社稷,辅助江 山,数年跋涉,今一旦尽除,使为人臣者见此心灰意冷,故而老臣大胆冒奏,求陛下宽洪,放他一子投生,好接张门后代,未知我王龙心如何?”天子见王叔保奏,只得依准。说:“既然王叔行德,保他一脉接宗。”降下旨意,将张环四子放绑,发配边外为民,余者尽依诛戮。侍臣领旨,传出午门外,放了张志豹,哭别父兄,配发边外。后来子孙在武则天朝中为首相,与薛氏子孙作对,此言不及细表。先讲尉迟恭将张环父子女婿五人打死,割落首级,按了君法,成清王李道宗将他父子五人尸骸埋葬。王叔宠 妃张氏,容貌超群,已经纳为正室,闻父兄因与薛仁贵作对,打死午门,痛哭不已,怨恨仁贵在心,必要摆布,好与父兄报仇。王叔十分解劝,方得逍遥在宫,不表。

  单言尉迟恭缴过旨意,仁贵侍立在旁,有黄门接了湖广汉陽荒本一道,奏达天子。朝廷看本,顿发仁慈。说:“湖广如此大荒,不去救济,民不能生,恐有变乱之患。”便对茂功说:“徐先生,你往湖广定遭罢。寡人开销钱粮,周济子民,招安百姓,要紧之事,非先生不可。”徐责力领旨。当日辞驾,离了长安,竟往湖广救荒而去,此非一日之功。

  当夜驾退回宫,群臣散班。其夜朝廷睡至三更,梦见一尊金身罗汉,到来说:“唐王,你曾许下一愿,今日太平安乐,为何不来了偿此愿?”天子梦中惊醒,心中记得,专等五更三点,驾登龙位,文武朝见,三呼已毕,侍立两旁。天子开言说:“寡人当初即位时,天下通财,铸国宝不出,曾借湖广真定府宝庆寺中一尊铜佛,铸了国宝,通行天下。曾许复得辽邦,班师回朝,重修庙宇,再塑金身,不想今日安享班师,国事忙忙,朕心忘怀此愿。幸菩萨有灵,昨宵托梦于朕。今开销钱粮,铸此铜佛,其功洪大。尉迟王兄,你与朕往湖广真定府,一则了愿,二则督工监铸铜佛,完工回朝缴旨。”敬德领了旨意,辞驾出午门,带家将上马,趁早离了大国长安,竟往湖广铸铜佛去了。此言不表。

  如今单言那薛仁贵,俯伏尘埃奏道:“陛下在上,臣有妻柳氏,苦守破窑,候臣衣锦荣归,夫妻相会。不想自别家乡,已有一十二年,到今日臣在朝中受享,未知妻在破窑如何度日。望陛下容臣到山西私行察访,好接来京,同享荣华。”天子听奏,心中欢悦。说道:“薛王兄功劳浩大,朕当加封为平辽王之爵,掌管山西,安享自在,不必在长安随驾,命卿衣锦还乡,先回山西。程王兄,你到绛州龙门县督工,开销钱粮,起造平辽王府,完工之日,回朝缴旨。”程咬金当殿领了旨意,打点往山西督工造王府。薛仁贵受了王位,心中不胜之喜。三呼万岁,谢恩已毕,退出午门。其夜安歇公馆,一到了次日清晨,端正船只,百官相送出京。下落舟船,放炮三声,掌号开船。离了大国长安,一路上威风凛凛,号带飘飘,耽搁数天,已到山西,炮响三声,泊住号船。合省府州县大小文武官员,献脚册手本,纷纷乱乱,兵马层层,明盔亮甲,装结束,多在马头迎接。仁贵见了,暗想当初三次投军的时节,人不知鬼不觉,何等苦楚,到今日身为王爵,文武俱迎,何等风光。我欲乘轿上岸,未知妻在破窑度日如何?不免此地改妆,扮做差官模样,上岸到绛州龙门县大王庄,私行探听妻房消息,然后说明,未为晚也。薛仁贵算计已定,传令大小文武官员尽回衙署理事。只听一声答应。纷纷然各自散去,我且不表。

  单言薛仁贵扮了差官,独自上岸,只带一名帖身家将,拿了弓箭,静悄悄往龙门县来。天色已晚,主仆歇宿招商,过了一宵。明日清晨早起,离了龙门县,下来数里,前面相近大王庄,抬眼看时,但见:丁山高隐隐,树木旧森森。那破窑,依然凄凄惨惨;这世态,原是碌碌庸庸。满天紫燕,飞飞舞舞;路上行人,联联续续。别离十余载,景况未相更,当年世界虽然在,朱晓窑中可是妻。

image.png

  仁贵看罢,一路行来,心中疑惑。我多年不在家,必定我夫人被岳父家接去,这窑中不是我家,也未可知,且访个明白。只听得前面一群雁鹅飞将起来,忙走上前,抬头一看,只见丁山脚下,满地芦荻,进在那边,有一个金莲池。仁贵见了凄然泪下,我十二年前出去,这里世界依然还在。只见一个小厮,年纪只好十多岁,头满面白,鼻直口方,身上穿一件青布短袄,白布裤子,足下穿双小黑布靴,身长五尺,手中拿条竹箭,在芦苇中赶起一群雁鹏,在空中飞舞。他向左边取弓,右手取了竹箭,犹如蜡烛竿子模样,搭上弓对着飞雁一箭,只听得呀的一声,跌将下来,口是闭不拢的。一连数只,一般如此,名为开口雁。仁贵想:“此子本事高强,与本帅少年一样,但不知谁家之子。待我收了他,教习 武艺,后来必有大用。”正要去问,只听得一声响,芦林中一个怪物跳出来,生得可怕:独角牛头,口似血盆,牙如利剑,浑身青色,伸出丁耙大的手来拿小厮。仁贵一见大惊,可惜这小厮,不要被怪物吞了去,待我救了。他忙向袋中取箭搭弓,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嗖的一声,那怪物却不见了,那箭不左不右,正中小厮咽喉,只听得呵呀一声,仰面一交 ,跌倒尘埃。唬得仁贵一身冷汗,说道:“不好了,无故伤人性命,倘若有人来问,怎生回答他来。自古说:‘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管什么平辽王。”欲待要走,又想夫人不知下落,等待有人来寻我,多把几百金子,他自然也就罢了。不言仁贵胸内之事,原来这个怪物,有个来历的,他却是盖苏文的魂灵青龙星,他与仁贵有不世之仇,见他回来,要索他命,因见仁贵官星盛现,却他不得,使他伤其儿子,欲绝他的后代,也报了一半冤仇。故此竟自避去,此话不讲。再说云梦山水帘洞王敖老祖,驾坐蒲团 ,忽有心血来潮,便掐指一算,知其金童星有难,被白虎星所伤。但他陽寿正长,还要与唐朝干功立业,还有父子相逢之日。忙唤洞口黑虎速去,将金童星驮来。黑虎领了老祖法旨,驾起仙风,飞到丁山脚下,将小厮驮在背上,一阵大风,就不见了。仁贵看见一只吊睛白面黑虎,驮去小厮,到大惊失色,茫然无措。再讲黑虎不片时工夫,就到洞口缴令。老祖一看,将咽喉箭杆拔出,取出丹药敷好箭伤,用仙药准入口中,转入丹田,须臾苏醒。拜老祖为师,教习 槍法,后来征西,父子相会白虎山,误伤仁贵之命,此是后话慢表。

  再讲仁贵叹气一声说:“可怜,骨骸又被虎街去,命该如此。”慢腾腾原到窑前,没门的,是一个竹帘挂的。叫一声:“有人么?”只见走出一个女子来,年纪不多,只好十二三岁的光景。生得眉清目秀,瓜子脸儿,前发齐眉,后发披肩,青布衫,蓝布裙,三寸金莲,到也清清楚楚,斯斯文文,好一个端严女子。口中说道:“我道是哥哥回,原来是一个军官。”问道:“这里荒野所在,尊官到此怎么?”仁贵说道:“在下自京中下来的,要问姓薛的这里可是么?”金莲说:“这里正是。”仁贵就胆大了,连忙要走上来。金莲说:“尊官且住,待我禀知母亲。”金莲说:“母亲,外面有一人,说是京中下来的,要寻姓薛的,还是见不见,好回复他?”柳金花听得此言,想丈夫出去投军,已久没有信息。想必他京中下来,晓得丈夫消息,也未可知,待我去问他。说:“长官到此,想必我丈夫薛仁贵,有音信回来么?”为何问这一声?仁贵去后那小姐无日不想,无刻不思,转身时,亏周青赠的盘费,自己也有些银子,又有乳母相帮,王茂生时常照管,生下一双男女,不致十分劳力。今见了仁贵,难道不认得?投军一别,仁贵才年二十五岁,白面无须,堂堂一表。今日回家,隔了十三年,海风吹得面孔甚黑,三绺长髯,所以认不得。仁贵见娘子花容月貌,打扮虽然布衣布裙,十分清洁,今见他问,待我试他一试。说道:“大娘,薛官人几时出去的,几年不曾回来?”金花道:“长官有所未知,自从贞观五年,同周青出去投军,至今并无下落。”仁贵道:“你丈夫姓甚名谁?为何出去许多年,没有信么?”金花道:“我丈夫姓薛名礼,字仁贵。极有勇力,战法精通,箭无虚发。”仁贵欲要相认,未必他心洁否,正是:欲知别后松筠操,可与梅花一样坚。

  毕竟不知怎生相认夫人,且看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说唐后传·第五十三回 唐天子班师回朝 张士贵欺君正罪

  诗曰:

  圣驾回銮万事欢,京城祥瑞众朝观。万年海国军威震,全仗元戎智勇兼。

  那征东将士个个受朝廷恩典,多是欢心。犒赏已毕,元帅传令散队回家。于今槍刀归库,马散山林,众军各散回返家乡故土,真个夫妻再聚,子母重圆,安享快乐,太平食粮,不必细表。

  再表贞观天子临朝,那日正当天气晴和,只见: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两班文武上朝,山呼已毕,传旨分立两班,有大元帅薛仁贵同诸将上朝,当金銮殿卸甲,换了朝王公服,盔甲自有官员执掌。朝廷命光禄寺大排筵宴,钦赐功臣。朝廷坐一席九龙御宴,左有老公爷们等坐席,右有众爵主饮酒,欢乐畅饮,直至三更,酒散抽身,谢恩已毕,散了筵席,龙袍一转,驾退回宫。珠帘高卷,群臣散班。天子回宫,有长孙娘娘接驾进入宫中,设宴献酒。朝廷将东辽之事,细说一遍。皇后也知薛仁贵功劳不小,我且慢表。

  再讲众爵主回家,母子相见,也有一番言语;老公爷回府,夫妻相会,说话情长;八位总兵自有总府衙署安歇。薛仁贵元帅自有客寓公馆,家将跟随伏事。当夜将将欢心,单有马、段、殷、刘、王五姓公爷,五府夫人,苦恨不已,悲伤哭泣。但见随驾而去,不见随驾而回。这话不过交 待个清楚。一到了次日清晨,朝廷登位,文武朝过,降旨下来,所有阵亡公爷、总兵们,在教场设坛追荐,拜七日七夜经忏。天子传旨,满城中军民人等,俱要戒酒除荤,料理许多国事,足足忙了十余日。不想这日天子驾坐金銮,文东武西,朝廷降下旨意,往天牢取叛贼张环父子对证。早有侍卫武士口称领旨前去,顷刻,下天牢取出张环父子女婿六人,上殿俯伏阶前。天子望下一看,但见他父子披枷带锁,赤足蓬头,龌龊不过。左有军师徐茂功,分付去了枷锁,右有尉迟恭,即将功劳簿揭开。薛仁贵连忙俯伏金阶。朝廷喝问道:“张士贵,肤封你三十六路都总管,七十二路总先锋,父子翁婿多受王封,荫子封妻,享人间富贵,也不为亏负了你。你不思以报国恩,反生恶计,欺朕逆旨,将应梦贤臣埋没营中,竟把何宗宪搪塞,迷惑朕心,冒他功劳。幸亏天意,使寡人君臣得会,今平静东辽,奏凯回朝,薛仁贵现今在此,你还有何辨?”士贵泣泪道:“陛下在上,此事实情冤枉,望我王龙心详察。臣当年征鸡冠刘武周之时,不过是七品知县出身,叨蒙皇爷隆宠 ,得受先锋之职,臣受国恩,杀身难报,敢起欺心灭王之心?若讲前番月字号内火头军,实叫薛礼,并无手段,又不会使槍弄棍,开兵打仗,何为应梦贤臣?所以不来奏明。况且破关得寨,一应功劳,皆臣婿宗宪所立。今仁贵当面在此,却叫臣一面不会,从未有认得,怎陷臣藏匿贤臣,功劳冒称已有,反加逆旨之罪?臣死不足惜,实情冤屈,怎得在九泉瞑目。”薛仁贵闻言大怒,说:“好个刁巧奸臣,我与你说为火头军之事,料然争论你不过,你既言宗宪功劳甚多,你且讲来,那几功自你们女婿得的?”张士贵心中一想说:“陛下在上,第一功就是天盖山活擒董逵,第二乃山东探地穴有功,第三是四海龙神免朝,第四是献瞒天过海之计。”却忘了龙门阵,做《平辽论》二功。竟说到第五箭射番营,戴笠篷鞭打独角金睛兽,第六功飞身直上东海岸,又忘记了得金沙滩,智取思乡岭二功。竟说到三箭定天山箭中凤凰城,凤凰山救驾之事,尽行失落,不说起了。明欺尉迟恭上的功簿不写字迹,只打条杠子为记色的。讲到槍挑安殿宝,夺取独木关,正说得高兴,就记得不清,竟住了口。谁知仁贵心中到记得清楚明白,一事不差。便说:“张环,这几功就算是你女婿何宗宪得的么?”张环道:“自然,多是我们的功劳。”仁贵笑道:“亏你羞也不羞,分明替我说了这几功。你女婿虽在东辽,还是戟尖上挑着一兵一卒,还是亲手擒捉了一将一骑,从无毫未之力,却冒我如许之大功,今日肉面对肉面在此,还不直说,却在驾前强辩。我薛仁贵功劳也多,你那里一时记得清楚?你可记得在登州海滩上,你还传我摆龙门大阵,又叫我做《平辽论》,东海岸既得了金沙滩、思乡岭,难道飞过去,不得功劳的么。还有冒救尉迟千岁,夺囚车。还有凤凰山救驾,割袍幅,可是有的么。为什么落了这几桩功劳,不说出来?”张环还未开口,尉迟恭大怒,叫道:“呵唷,张环的奸贼,你欺我功劳簿上不写字,却瞒过了许多功劳,欺负天子罪之一也。”茂功亦奏道:“陛下,这张士贵狼心狗肺,将驸马薛万彻打箭身亡,无辜死在他手,又烧化白骨,巧言班奏君王,罪之二也。”朝廷听言,龙颜大怒。说:“原来有这等事!我王儿无辜,惨伤奸贼之手。你又私开战船,背反寡人,欲害寡人的殿下,思想篡位长安。幸有薛仁兄能干,将你擒入天牢,如今明正大罪,再无强辩。十恶大罪,不过如是而已。”降旨锦衣武士,将士贵父子绑出午门,踹为肉酱,前来缴旨。锦衣武士口称:“领旨。”就来捆绑张环父子女婿。

  《说唐演义全传》是清代长篇章回体英雄传奇小说,简称《说唐》,又名《说唐前传》《说唐演传》《说唐全传》。后与《说唐演义后传》《说唐三传》合刻,改名《说唐全传》。今存最早刻本为清代乾隆癸卯(1783)刊本10卷。成书于清雍正、乾隆年间。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这三部书,虽然不是出自一人这手,内容也基本各自独立,但故事情节、人物关系上,也还是有脉络相连。一般读者读这类书,多半是为了看看故事,消遗解闷,都希望故事情节、人物命运,其来龙去脉有最完整的交待。这三部书合在一起印行,总名之曰《说唐合传》。

  《说唐演义全传》以瓦岗寨群雄的风云际会为中心,铺叙自秦彝托孤、隋文帝平陈统一南北起,到唐李渊削平群雄、太宗登极称帝止的一段故事。它以相当篇幅揭露了隋炀帝荒淫无道,大兴徭役,宇文氏恃宠骄横,残暴凶狠,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而统治阶级内部的倾轧矛盾,又加剧了隋王朝的分崩离析之势,致使全国各地爆发了反隋起义。书中着力塑造了一群瓦岗寨起义英雄的形象,这些人中既有来自下层的城市贫民、捕差马夫,又有身据要津的勋戚贵胄、功臣名将,也有浪迹江湖的豪杰义士、绿林好汉。这些人物聚集在反隋的旗帜下,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隋末起义队伍广泛的社会基础。而李世民则是作品中歌颂的“真命天子”,在他身上寄寓着“仁政”的理想,对他归顺与否是群雄成败的根本条件,也是作者评定褒贬的基本标准。这使作品中表现出浓厚的封建正统观念和宿命论色彩。

image.png

  说唐后传·第五十三回 唐天子班师回朝 张士贵欺君正罪

  诗曰:

  圣驾回銮万事欢,京城祥瑞众朝观。万年海国军威震,全仗元戎智勇兼。

  那征东将士个个受朝廷恩典,多是欢心。犒赏已毕,元帅传令散队回家。于今槍刀归库,马散山林,众军各散回返家乡故土,真个夫妻再聚,子母重圆,安享快乐,太平食粮,不必细表。

  再表贞观天子临朝,那日正当天气晴和,只见: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两班文武上朝,山呼已毕,传旨分立两班,有大元帅薛仁贵同诸将上朝,当金銮殿卸甲,换了朝王公服,盔甲自有官员执掌。朝廷命光禄寺大排筵宴,钦赐功臣。朝廷坐一席九龙御宴,左有老公爷们等坐席,右有众爵主饮酒,欢乐畅饮,直至三更,酒散抽身,谢恩已毕,散了筵席,龙袍一转,驾退回宫。珠帘高卷,群臣散班。天子回宫,有长孙娘娘接驾进入宫中,设宴献酒。朝廷将东辽之事,细说一遍。皇后也知薛仁贵功劳不小,我且慢表。

  再讲众爵主回家,母子相见,也有一番言语;老公爷回府,夫妻相会,说话情长;八位总兵自有总府衙署安歇。薛仁贵元帅自有客寓公馆,家将跟随伏事。当夜将将欢心,单有马、段、殷、刘、王五姓公爷,五府夫人,苦恨不已,悲伤哭泣。但见随驾而去,不见随驾而回。这话不过交 待个清楚。一到了次日清晨,朝廷登位,文武朝过,降旨下来,所有阵亡公爷、总兵们,在教场设坛追荐,拜七日七夜经忏。天子传旨,满城中军民人等,俱要戒酒除荤,料理许多国事,足足忙了十余日。不想这日天子驾坐金銮,文东武西,朝廷降下旨意,往天牢取叛贼张环父子对证。早有侍卫武士口称领旨前去,顷刻,下天牢取出张环父子女婿六人,上殿俯伏阶前。天子望下一看,但见他父子披枷带锁,赤足蓬头,龌龊不过。左有军师徐茂功,分付去了枷锁,右有尉迟恭,即将功劳簿揭开。薛仁贵连忙俯伏金阶。朝廷喝问道:“张士贵,肤封你三十六路都总管,七十二路总先锋,父子翁婿多受王封,荫子封妻,享人间富贵,也不为亏负了你。你不思以报国恩,反生恶计,欺朕逆旨,将应梦贤臣埋没营中,竟把何宗宪搪塞,迷惑朕心,冒他功劳。幸亏天意,使寡人君臣得会,今平静东辽,奏凯回朝,薛仁贵现今在此,你还有何辨?”士贵泣泪道:“陛下在上,此事实情冤枉,望我王龙心详察。臣当年征鸡冠刘武周之时,不过是七品知县出身,叨蒙皇爷隆宠 ,得受先锋之职,臣受国恩,杀身难报,敢起欺心灭王之心?若讲前番月字号内火头军,实叫薛礼,并无手段,又不会使槍弄棍,开兵打仗,何为应梦贤臣?所以不来奏明。况且破关得寨,一应功劳,皆臣婿宗宪所立。今仁贵当面在此,却叫臣一面不会,从未有认得,怎陷臣藏匿贤臣,功劳冒称已有,反加逆旨之罪?臣死不足惜,实情冤屈,怎得在九泉瞑目。”薛仁贵闻言大怒,说:“好个刁巧奸臣,我与你说为火头军之事,料然争论你不过,你既言宗宪功劳甚多,你且讲来,那几功自你们女婿得的?”张士贵心中一想说:“陛下在上,第一功就是天盖山活擒董逵,第二乃山东探地穴有功,第三是四海龙神免朝,第四是献瞒天过海之计。”却忘了龙门阵,做《平辽论》二功。竟说到第五箭射番营,戴笠篷鞭打独角金睛兽,第六功飞身直上东海岸,又忘记了得金沙滩,智取思乡岭二功。竟说到三箭定天山箭中凤凰城,凤凰山救驾之事,尽行失落,不说起了。明欺尉迟恭上的功簿不写字迹,只打条杠子为记色的。讲到槍挑安殿宝,夺取独木关,正说得高兴,就记得不清,竟住了口。谁知仁贵心中到记得清楚明白,一事不差。便说:“张环,这几功就算是你女婿何宗宪得的么?”张环道:“自然,多是我们的功劳。”仁贵笑道:“亏你羞也不羞,分明替我说了这几功。你女婿虽在东辽,还是戟尖上挑着一兵一卒,还是亲手擒捉了一将一骑,从无毫未之力,却冒我如许之大功,今日肉面对肉面在此,还不直说,却在驾前强辩。我薛仁贵功劳也多,你那里一时记得清楚?你可记得在登州海滩上,你还传我摆龙门大阵,又叫我做《平辽论》,东海岸既得了金沙滩、思乡岭,难道飞过去,不得功劳的么。还有冒救尉迟千岁,夺囚车。还有凤凰山救驾,割袍幅,可是有的么。为什么落了这几桩功劳,不说出来?”张环还未开口,尉迟恭大怒,叫道:“呵唷,张环的奸贼,你欺我功劳簿上不写字,却瞒过了许多功劳,欺负天子罪之一也。”茂功亦奏道:“陛下,这张士贵狼心狗肺,将驸马薛万彻打箭身亡,无辜死在他手,又烧化白骨,巧言班奏君王,罪之二也。”朝廷听言,龙颜大怒。说:“原来有这等事!我王儿无辜,惨伤奸贼之手。你又私开战船,背反寡人,欲害寡人的殿下,思想篡位长安。幸有薛仁兄能干,将你擒入天牢,如今明正大罪,再无强辩。十恶大罪,不过如是而已。”降旨锦衣武士,将士贵父子绑出午门,踹为肉酱,前来缴旨。锦衣武士口称:“领旨。”就来捆绑张环父子女婿。

image.png

  单说尉迟恭,原来得细心,仔细睁眼看绑,却见张环对东班文武班内一位顶龙冠,穿黄蟒的眼色斜丢。侍卫扎绑不紧,明知成清王王叔李道宗与张环有瓜葛之亲,在朝堂卖法,暗救张环。连忙俯伏金阶奏道:“陛下,张环父子罪在不赦,若发侍卫绑出,恐有奸臣卖法,放去张环,移调首级,前来缴旨,那里知道?不如待臣亲手将先王封赠的鞭,押出张家父子到午门外打死,谁敢放走张环。”朝廷依了敬德之奏,只吓得张环面如土色,浑身发抖。急得王叔李道宗并无主意,只得大胆出班俯伏金阶,奏道:“陛下龙驾在上,老臣有事冒奏天颜,罪该万死。”天子道:“王叔有何事奏闻?”李道宗奏:“张环父子屡有欺君之罪,理当斩草除根,但他父子也有一番功劳在前,开唐社稷,辅助江 山,数年跋涉,今一旦尽除,使为人臣者见此心灰意冷,故而老臣大胆冒奏,求陛下宽洪,放他一子投生,好接张门后代,未知我王龙心如何?”天子见王叔保奏,只得依准。说:“既然王叔行德,保他一脉接宗。”降下旨意,将张环四子放绑,发配边外为民,余者尽依诛戮。侍臣领旨,传出午门外,放了张志豹,哭别父兄,配发边外。后来子孙在武则天朝中为首相,与薛氏子孙作对,此言不及细表。先讲尉迟恭将张环父子女婿五人打死,割落首级,按了君法,成清王李道宗将他父子五人尸骸埋葬。王叔宠 妃张氏,容貌超群,已经纳为正室,闻父兄因与薛仁贵作对,打死午门,痛哭不已,怨恨仁贵在心,必要摆布,好与父兄报仇。王叔十分解劝,方得逍遥在宫,不表。

  单言尉迟恭缴过旨意,仁贵侍立在旁,有黄门接了湖广汉陽荒本一道,奏达天子。朝廷看本,顿发仁慈。说:“湖广如此大荒,不去救济,民不能生,恐有变乱之患。”便对茂功说:“徐先生,你往湖广定遭罢。寡人开销钱粮,周济子民,招安百姓,要紧之事,非先生不可。”徐责力领旨。当日辞驾,离了长安,竟往湖广救荒而去,此非一日之功。

  当夜驾退回宫,群臣散班。其夜朝廷睡至三更,梦见一尊金身罗汉,到来说:“唐王,你曾许下一愿,今日太平安乐,为何不来了偿此愿?”天子梦中惊醒,心中记得,专等五更三点,驾登龙位,文武朝见,三呼已毕,侍立两旁。天子开言说:“寡人当初即位时,天下通财,铸国宝不出,曾借湖广真定府宝庆寺中一尊铜佛,铸了国宝,通行天下。曾许复得辽邦,班师回朝,重修庙宇,再塑金身,不想今日安享班师,国事忙忙,朕心忘怀此愿。幸菩萨有灵,昨宵托梦于朕。今开销钱粮,铸此铜佛,其功洪大。尉迟王兄,你与朕往湖广真定府,一则了愿,二则督工监铸铜佛,完工回朝缴旨。”敬德领了旨意,辞驾出午门,带家将上马,趁早离了大国长安,竟往湖广铸铜佛去了。此言不表。

  如今单言那薛仁贵,俯伏尘埃奏道:“陛下在上,臣有妻柳氏,苦守破窑,候臣衣锦荣归,夫妻相会。不想自别家乡,已有一十二年,到今日臣在朝中受享,未知妻在破窑如何度日。望陛下容臣到山西私行察访,好接来京,同享荣华。”天子听奏,心中欢悦。说道:“薛王兄功劳浩大,朕当加封为平辽王之爵,掌管山西,安享自在,不必在长安随驾,命卿衣锦还乡,先回山西。程王兄,你到绛州龙门县督工,开销钱粮,起造平辽王府,完工之日,回朝缴旨。”程咬金当殿领了旨意,打点往山西督工造王府。薛仁贵受了王位,心中不胜之喜。三呼万岁,谢恩已毕,退出午门。其夜安歇公馆,一到了次日清晨,端正船只,百官相送出京。下落舟船,放炮三声,掌号开船。离了大国长安,一路上威风凛凛,号带飘飘,耽搁数天,已到山西,炮响三声,泊住号船。合省府州县大小文武官员,献脚册手本,纷纷乱乱,兵马层层,明盔亮甲,装结束,多在马头迎接。仁贵见了,暗想当初三次投军的时节,人不知鬼不觉,何等苦楚,到今日身为王爵,文武俱迎,何等风光。我欲乘轿上岸,未知妻在破窑度日如何?不免此地改妆,扮做差官模样,上岸到绛州龙门县大王庄,私行探听妻房消息,然后说明,未为晚也。薛仁贵算计已定,传令大小文武官员尽回衙署理事。只听一声答应。纷纷然各自散去,我且不表。

  单言薛仁贵扮了差官,独自上岸,只带一名帖身家将,拿了弓箭,静悄悄往龙门县来。天色已晚,主仆歇宿招商,过了一宵。明日清晨早起,离了龙门县,下来数里,前面相近大王庄,抬眼看时,但见:丁山高隐隐,树木旧森森。那破窑,依然凄凄惨惨;这世态,原是碌碌庸庸。满天紫燕,飞飞舞舞;路上行人,联联续续。别离十余载,景况未相更,当年世界虽然在,朱晓窑中可是妻。

image.png

  仁贵看罢,一路行来,心中疑惑。我多年不在家,必定我夫人被岳父家接去,这窑中不是我家,也未可知,且访个明白。只听得前面一群雁鹅飞将起来,忙走上前,抬头一看,只见丁山脚下,满地芦荻,进在那边,有一个金莲池。仁贵见了凄然泪下,我十二年前出去,这里世界依然还在。只见一个小厮,年纪只好十多岁,头满面白,鼻直口方,身上穿一件青布短袄,白布裤子,足下穿双小黑布靴,身长五尺,手中拿条竹箭,在芦苇中赶起一群雁鹏,在空中飞舞。他向左边取弓,右手取了竹箭,犹如蜡烛竿子模样,搭上弓对着飞雁一箭,只听得呀的一声,跌将下来,口是闭不拢的。一连数只,一般如此,名为开口雁。仁贵想:“此子本事高强,与本帅少年一样,但不知谁家之子。待我收了他,教习 武艺,后来必有大用。”正要去问,只听得一声响,芦林中一个怪物跳出来,生得可怕:独角牛头,口似血盆,牙如利剑,浑身青色,伸出丁耙大的手来拿小厮。仁贵一见大惊,可惜这小厮,不要被怪物吞了去,待我救了。他忙向袋中取箭搭弓,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嗖的一声,那怪物却不见了,那箭不左不右,正中小厮咽喉,只听得呵呀一声,仰面一交 ,跌倒尘埃。唬得仁贵一身冷汗,说道:“不好了,无故伤人性命,倘若有人来问,怎生回答他来。自古说:‘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管什么平辽王。”欲待要走,又想夫人不知下落,等待有人来寻我,多把几百金子,他自然也就罢了。不言仁贵胸内之事,原来这个怪物,有个来历的,他却是盖苏文的魂灵青龙星,他与仁贵有不世之仇,见他回来,要索他命,因见仁贵官星盛现,却他不得,使他伤其儿子,欲绝他的后代,也报了一半冤仇。故此竟自避去,此话不讲。再说云梦山水帘洞王敖老祖,驾坐蒲团 ,忽有心血来潮,便掐指一算,知其金童星有难,被白虎星所伤。但他陽寿正长,还要与唐朝干功立业,还有父子相逢之日。忙唤洞口黑虎速去,将金童星驮来。黑虎领了老祖法旨,驾起仙风,飞到丁山脚下,将小厮驮在背上,一阵大风,就不见了。仁贵看见一只吊睛白面黑虎,驮去小厮,到大惊失色,茫然无措。再讲黑虎不片时工夫,就到洞口缴令。老祖一看,将咽喉箭杆拔出,取出丹药敷好箭伤,用仙药准入口中,转入丹田,须臾苏醒。拜老祖为师,教习 槍法,后来征西,父子相会白虎山,误伤仁贵之命,此是后话慢表。

  再讲仁贵叹气一声说:“可怜,骨骸又被虎街去,命该如此。”慢腾腾原到窑前,没门的,是一个竹帘挂的。叫一声:“有人么?”只见走出一个女子来,年纪不多,只好十二三岁的光景。生得眉清目秀,瓜子脸儿,前发齐眉,后发披肩,青布衫,蓝布裙,三寸金莲,到也清清楚楚,斯斯文文,好一个端严女子。口中说道:“我道是哥哥回,原来是一个军官。”问道:“这里荒野所在,尊官到此怎么?”仁贵说道:“在下自京中下来的,要问姓薛的这里可是么?”金莲说:“这里正是。”仁贵就胆大了,连忙要走上来。金莲说:“尊官且住,待我禀知母亲。”金莲说:“母亲,外面有一人,说是京中下来的,要寻姓薛的,还是见不见,好回复他?”柳金花听得此言,想丈夫出去投军,已久没有信息。想必他京中下来,晓得丈夫消息,也未可知,待我去问他。说:“长官到此,想必我丈夫薛仁贵,有音信回来么?”为何问这一声?仁贵去后那小姐无日不想,无刻不思,转身时,亏周青赠的盘费,自己也有些银子,又有乳母相帮,王茂生时常照管,生下一双男女,不致十分劳力。今见了仁贵,难道不认得?投军一别,仁贵才年二十五岁,白面无须,堂堂一表。今日回家,隔了十三年,海风吹得面孔甚黑,三绺长髯,所以认不得。仁贵见娘子花容月貌,打扮虽然布衣布裙,十分清洁,今见他问,待我试他一试。说道:“大娘,薛官人几时出去的,几年不曾回来?”金花道:“长官有所未知,自从贞观五年,同周青出去投军,至今并无下落。”仁贵道:“你丈夫姓甚名谁?为何出去许多年,没有信么?”金花道:“我丈夫姓薛名礼,字仁贵。极有勇力,战法精通,箭无虚发。”仁贵欲要相认,未必他心洁否,正是:欲知别后松筠操,可与梅花一样坚。

  毕竟不知怎生相认夫人,且看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单说尉迟恭,原来得细心,仔细睁眼看绑,却见张环对东班文武班内一位顶龙冠,穿黄蟒的眼色斜丢。侍卫扎绑不紧,明知成清王王叔李道宗与张环有瓜葛之亲,在朝堂卖法,暗救张环。连忙俯伏金阶奏道:“陛下,张环父子罪在不赦,若发侍卫绑出,恐有奸臣卖法,放去张环,移调首级,前来缴旨,那里知道?不如待臣亲手将先王封赠的鞭,押出张家父子到午门外打死,谁敢放走张环。”朝廷依了敬德之奏,只吓得张环面如土色,浑身发抖。急得王叔李道宗并无主意,只得大胆出班俯伏金阶,奏道:“陛下龙驾在上,老臣有事冒奏天颜,罪该万死。”天子道:“王叔有何事奏闻?”李道宗奏:“张环父子屡有欺君之罪,理当斩草除根,但他父子也有一番功劳在前,开唐社稷,辅助江 山,数年跋涉,今一旦尽除,使为人臣者见此心灰意冷,故而老臣大胆冒奏,求陛下宽洪,放他一子投生,好接张门后代,未知我王龙心如何?”天子见王叔保奏,只得依准。说:“既然王叔行德,保他一脉接宗。”降下旨意,将张环四子放绑,发配边外为民,余者尽依诛戮。侍臣领旨,传出午门外,放了张志豹,哭别父兄,配发边外。后来子孙在武则天朝中为首相,与薛氏子孙作对,此言不及细表。先讲尉迟恭将张环父子女婿五人打死,割落首级,按了君法,成清王李道宗将他父子五人尸骸埋葬。王叔宠 妃张氏,容貌超群,已经纳为正室,闻父兄因与薛仁贵作对,打死午门,痛哭不已,怨恨仁贵在心,必要摆布,好与父兄报仇。王叔十分解劝,方得逍遥在宫,不表。

  单言尉迟恭缴过旨意,仁贵侍立在旁,有黄门接了湖广汉陽荒本一道,奏达天子。朝廷看本,顿发仁慈。说:“湖广如此大荒,不去救济,民不能生,恐有变乱之患。”便对茂功说:“徐先生,你往湖广定遭罢。寡人开销钱粮,周济子民,招安百姓,要紧之事,非先生不可。”徐责力领旨。当日辞驾,离了长安,竟往湖广救荒而去,此非一日之功。

  当夜驾退回宫,群臣散班。其夜朝廷睡至三更,梦见一尊金身罗汉,到来说:“唐王,你曾许下一愿,今日太平安乐,为何不来了偿此愿?”天子梦中惊醒,心中记得,专等五更三点,驾登龙位,文武朝见,三呼已毕,侍立两旁。天子开言说:“寡人当初即位时,天下通财,铸国宝不出,曾借湖广真定府宝庆寺中一尊铜佛,铸了国宝,通行天下。曾许复得辽邦,班师回朝,重修庙宇,再塑金身,不想今日安享班师,国事忙忙,朕心忘怀此愿。幸菩萨有灵,昨宵托梦于朕。今开销钱粮,铸此铜佛,其功洪大。尉迟王兄,你与朕往湖广真定府,一则了愿,二则督工监铸铜佛,完工回朝缴旨。”敬德领了旨意,辞驾出午门,带家将上马,趁早离了大国长安,竟往湖广铸铜佛去了。此言不表。

  如今单言那薛仁贵,俯伏尘埃奏道:“陛下在上,臣有妻柳氏,苦守破窑,候臣衣锦荣归,夫妻相会。不想自别家乡,已有一十二年,到今日臣在朝中受享,未知妻在破窑如何度日。望陛下容臣到山西私行察访,好接来京,同享荣华。”天子听奏,心中欢悦。说道:“薛王兄功劳浩大,朕当加封为平辽王之爵,掌管山西,安享自在,不必在长安随驾,命卿衣锦还乡,先回山西。程王兄,你到绛州龙门县督工,开销钱粮,起造平辽王府,完工之日,回朝缴旨。”程咬金当殿领了旨意,打点往山西督工造王府。薛仁贵受了王位,心中不胜之喜。三呼万岁,谢恩已毕,退出午门。其夜安歇公馆,一到了次日清晨,端正船只,百官相送出京。下落舟船,放炮三声,掌号开船。离了大国长安,一路上威风凛凛,号带飘飘,耽搁数天,已到山西,炮响三声,泊住号船。合省府州县大小文武官员,献脚册手本,纷纷乱乱,兵马层层,明盔亮甲,装结束,多在马头迎接。仁贵见了,暗想当初三次投军的时节,人不知鬼不觉,何等苦楚,到今日身为王爵,文武俱迎,何等风光。我欲乘轿上岸,未知妻在破窑度日如何?不免此地改妆,扮做差官模样,上岸到绛州龙门县大王庄,私行探听妻房消息,然后说明,未为晚也。薛仁贵算计已定,传令大小文武官员尽回衙署理事。只听一声答应。纷纷然各自散去,我且不表。

  单言薛仁贵扮了差官,独自上岸,只带一名帖身家将,拿了弓箭,静悄悄往龙门县来。天色已晚,主仆歇宿招商,过了一宵。明日清晨早起,离了龙门县,下来数里,前面相近大王庄,抬眼看时,但见:丁山高隐隐,树木旧森森。那破窑,依然凄凄惨惨;这世态,原是碌碌庸庸。满天紫燕,飞飞舞舞;路上行人,联联续续。别离十余载,景况未相更,当年世界虽然在,朱晓窑中可是妻。

  《说唐演义全传》是清代长篇章回体英雄传奇小说,简称《说唐》,又名《说唐前传》《说唐演传》《说唐全传》。后与《说唐演义后传》《说唐三传》合刻,改名《说唐全传》。今存最早刻本为清代乾隆癸卯(1783)刊本10卷。成书于清雍正、乾隆年间。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这三部书,虽然不是出自一人这手,内容也基本各自独立,但故事情节、人物关系上,也还是有脉络相连。一般读者读这类书,多半是为了看看故事,消遗解闷,都希望故事情节、人物命运,其来龙去脉有最完整的交待。这三部书合在一起印行,总名之曰《说唐合传》。

  《说唐演义全传》以瓦岗寨群雄的风云际会为中心,铺叙自秦彝托孤、隋文帝平陈统一南北起,到唐李渊削平群雄、太宗登极称帝止的一段故事。它以相当篇幅揭露了隋炀帝荒淫无道,大兴徭役,宇文氏恃宠骄横,残暴凶狠,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而统治阶级内部的倾轧矛盾,又加剧了隋王朝的分崩离析之势,致使全国各地爆发了反隋起义。书中着力塑造了一群瓦岗寨起义英雄的形象,这些人中既有来自下层的城市贫民、捕差马夫,又有身据要津的勋戚贵胄、功臣名将,也有浪迹江湖的豪杰义士、绿林好汉。这些人物聚集在反隋的旗帜下,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隋末起义队伍广泛的社会基础。而李世民则是作品中歌颂的“真命天子”,在他身上寄寓着“仁政”的理想,对他归顺与否是群雄成败的根本条件,也是作者评定褒贬的基本标准。这使作品中表现出浓厚的封建正统观念和宿命论色彩。

image.png

  说唐后传·第五十三回 唐天子班师回朝 张士贵欺君正罪

  诗曰:

  圣驾回銮万事欢,京城祥瑞众朝观。万年海国军威震,全仗元戎智勇兼。

  那征东将士个个受朝廷恩典,多是欢心。犒赏已毕,元帅传令散队回家。于今槍刀归库,马散山林,众军各散回返家乡故土,真个夫妻再聚,子母重圆,安享快乐,太平食粮,不必细表。

  再表贞观天子临朝,那日正当天气晴和,只见: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

  两班文武上朝,山呼已毕,传旨分立两班,有大元帅薛仁贵同诸将上朝,当金銮殿卸甲,换了朝王公服,盔甲自有官员执掌。朝廷命光禄寺大排筵宴,钦赐功臣。朝廷坐一席九龙御宴,左有老公爷们等坐席,右有众爵主饮酒,欢乐畅饮,直至三更,酒散抽身,谢恩已毕,散了筵席,龙袍一转,驾退回宫。珠帘高卷,群臣散班。天子回宫,有长孙娘娘接驾进入宫中,设宴献酒。朝廷将东辽之事,细说一遍。皇后也知薛仁贵功劳不小,我且慢表。

  再讲众爵主回家,母子相见,也有一番言语;老公爷回府,夫妻相会,说话情长;八位总兵自有总府衙署安歇。薛仁贵元帅自有客寓公馆,家将跟随伏事。当夜将将欢心,单有马、段、殷、刘、王五姓公爷,五府夫人,苦恨不已,悲伤哭泣。但见随驾而去,不见随驾而回。这话不过交 待个清楚。一到了次日清晨,朝廷登位,文武朝过,降旨下来,所有阵亡公爷、总兵们,在教场设坛追荐,拜七日七夜经忏。天子传旨,满城中军民人等,俱要戒酒除荤,料理许多国事,足足忙了十余日。不想这日天子驾坐金銮,文东武西,朝廷降下旨意,往天牢取叛贼张环父子对证。早有侍卫武士口称领旨前去,顷刻,下天牢取出张环父子女婿六人,上殿俯伏阶前。天子望下一看,但见他父子披枷带锁,赤足蓬头,龌龊不过。左有军师徐茂功,分付去了枷锁,右有尉迟恭,即将功劳簿揭开。薛仁贵连忙俯伏金阶。朝廷喝问道:“张士贵,肤封你三十六路都总管,七十二路总先锋,父子翁婿多受王封,荫子封妻,享人间富贵,也不为亏负了你。你不思以报国恩,反生恶计,欺朕逆旨,将应梦贤臣埋没营中,竟把何宗宪搪塞,迷惑朕心,冒他功劳。幸亏天意,使寡人君臣得会,今平静东辽,奏凯回朝,薛仁贵现今在此,你还有何辨?”士贵泣泪道:“陛下在上,此事实情冤枉,望我王龙心详察。臣当年征鸡冠刘武周之时,不过是七品知县出身,叨蒙皇爷隆宠 ,得受先锋之职,臣受国恩,杀身难报,敢起欺心灭王之心?若讲前番月字号内火头军,实叫薛礼,并无手段,又不会使槍弄棍,开兵打仗,何为应梦贤臣?所以不来奏明。况且破关得寨,一应功劳,皆臣婿宗宪所立。今仁贵当面在此,却叫臣一面不会,从未有认得,怎陷臣藏匿贤臣,功劳冒称已有,反加逆旨之罪?臣死不足惜,实情冤屈,怎得在九泉瞑目。”薛仁贵闻言大怒,说:“好个刁巧奸臣,我与你说为火头军之事,料然争论你不过,你既言宗宪功劳甚多,你且讲来,那几功自你们女婿得的?”张士贵心中一想说:“陛下在上,第一功就是天盖山活擒董逵,第二乃山东探地穴有功,第三是四海龙神免朝,第四是献瞒天过海之计。”却忘了龙门阵,做《平辽论》二功。竟说到第五箭射番营,戴笠篷鞭打独角金睛兽,第六功飞身直上东海岸,又忘记了得金沙滩,智取思乡岭二功。竟说到三箭定天山箭中凤凰城,凤凰山救驾之事,尽行失落,不说起了。明欺尉迟恭上的功簿不写字迹,只打条杠子为记色的。讲到槍挑安殿宝,夺取独木关,正说得高兴,就记得不清,竟住了口。谁知仁贵心中到记得清楚明白,一事不差。便说:“张环,这几功就算是你女婿何宗宪得的么?”张环道:“自然,多是我们的功劳。”仁贵笑道:“亏你羞也不羞,分明替我说了这几功。你女婿虽在东辽,还是戟尖上挑着一兵一卒,还是亲手擒捉了一将一骑,从无毫未之力,却冒我如许之大功,今日肉面对肉面在此,还不直说,却在驾前强辩。我薛仁贵功劳也多,你那里一时记得清楚?你可记得在登州海滩上,你还传我摆龙门大阵,又叫我做《平辽论》,东海岸既得了金沙滩、思乡岭,难道飞过去,不得功劳的么。还有冒救尉迟千岁,夺囚车。还有凤凰山救驾,割袍幅,可是有的么。为什么落了这几桩功劳,不说出来?”张环还未开口,尉迟恭大怒,叫道:“呵唷,张环的奸贼,你欺我功劳簿上不写字,却瞒过了许多功劳,欺负天子罪之一也。”茂功亦奏道:“陛下,这张士贵狼心狗肺,将驸马薛万彻打箭身亡,无辜死在他手,又烧化白骨,巧言班奏君王,罪之二也。”朝廷听言,龙颜大怒。说:“原来有这等事!我王儿无辜,惨伤奸贼之手。你又私开战船,背反寡人,欲害寡人的殿下,思想篡位长安。幸有薛仁兄能干,将你擒入天牢,如今明正大罪,再无强辩。十恶大罪,不过如是而已。”降旨锦衣武士,将士贵父子绑出午门,踹为肉酱,前来缴旨。锦衣武士口称:“领旨。”就来捆绑张环父子女婿。

image.png

  单说尉迟恭,原来得细心,仔细睁眼看绑,却见张环对东班文武班内一位顶龙冠,穿黄蟒的眼色斜丢。侍卫扎绑不紧,明知成清王王叔李道宗与张环有瓜葛之亲,在朝堂卖法,暗救张环。连忙俯伏金阶奏道:“陛下,张环父子罪在不赦,若发侍卫绑出,恐有奸臣卖法,放去张环,移调首级,前来缴旨,那里知道?不如待臣亲手将先王封赠的鞭,押出张家父子到午门外打死,谁敢放走张环。”朝廷依了敬德之奏,只吓得张环面如土色,浑身发抖。急得王叔李道宗并无主意,只得大胆出班俯伏金阶,奏道:“陛下龙驾在上,老臣有事冒奏天颜,罪该万死。”天子道:“王叔有何事奏闻?”李道宗奏:“张环父子屡有欺君之罪,理当斩草除根,但他父子也有一番功劳在前,开唐社稷,辅助江 山,数年跋涉,今一旦尽除,使为人臣者见此心灰意冷,故而老臣大胆冒奏,求陛下宽洪,放他一子投生,好接张门后代,未知我王龙心如何?”天子见王叔保奏,只得依准。说:“既然王叔行德,保他一脉接宗。”降下旨意,将张环四子放绑,发配边外为民,余者尽依诛戮。侍臣领旨,传出午门外,放了张志豹,哭别父兄,配发边外。后来子孙在武则天朝中为首相,与薛氏子孙作对,此言不及细表。先讲尉迟恭将张环父子女婿五人打死,割落首级,按了君法,成清王李道宗将他父子五人尸骸埋葬。王叔宠 妃张氏,容貌超群,已经纳为正室,闻父兄因与薛仁贵作对,打死午门,痛哭不已,怨恨仁贵在心,必要摆布,好与父兄报仇。王叔十分解劝,方得逍遥在宫,不表。

  单言尉迟恭缴过旨意,仁贵侍立在旁,有黄门接了湖广汉陽荒本一道,奏达天子。朝廷看本,顿发仁慈。说:“湖广如此大荒,不去救济,民不能生,恐有变乱之患。”便对茂功说:“徐先生,你往湖广定遭罢。寡人开销钱粮,周济子民,招安百姓,要紧之事,非先生不可。”徐责力领旨。当日辞驾,离了长安,竟往湖广救荒而去,此非一日之功。

  当夜驾退回宫,群臣散班。其夜朝廷睡至三更,梦见一尊金身罗汉,到来说:“唐王,你曾许下一愿,今日太平安乐,为何不来了偿此愿?”天子梦中惊醒,心中记得,专等五更三点,驾登龙位,文武朝见,三呼已毕,侍立两旁。天子开言说:“寡人当初即位时,天下通财,铸国宝不出,曾借湖广真定府宝庆寺中一尊铜佛,铸了国宝,通行天下。曾许复得辽邦,班师回朝,重修庙宇,再塑金身,不想今日安享班师,国事忙忙,朕心忘怀此愿。幸菩萨有灵,昨宵托梦于朕。今开销钱粮,铸此铜佛,其功洪大。尉迟王兄,你与朕往湖广真定府,一则了愿,二则督工监铸铜佛,完工回朝缴旨。”敬德领了旨意,辞驾出午门,带家将上马,趁早离了大国长安,竟往湖广铸铜佛去了。此言不表。

  如今单言那薛仁贵,俯伏尘埃奏道:“陛下在上,臣有妻柳氏,苦守破窑,候臣衣锦荣归,夫妻相会。不想自别家乡,已有一十二年,到今日臣在朝中受享,未知妻在破窑如何度日。望陛下容臣到山西私行察访,好接来京,同享荣华。”天子听奏,心中欢悦。说道:“薛王兄功劳浩大,朕当加封为平辽王之爵,掌管山西,安享自在,不必在长安随驾,命卿衣锦还乡,先回山西。程王兄,你到绛州龙门县督工,开销钱粮,起造平辽王府,完工之日,回朝缴旨。”程咬金当殿领了旨意,打点往山西督工造王府。薛仁贵受了王位,心中不胜之喜。三呼万岁,谢恩已毕,退出午门。其夜安歇公馆,一到了次日清晨,端正船只,百官相送出京。下落舟船,放炮三声,掌号开船。离了大国长安,一路上威风凛凛,号带飘飘,耽搁数天,已到山西,炮响三声,泊住号船。合省府州县大小文武官员,献脚册手本,纷纷乱乱,兵马层层,明盔亮甲,装结束,多在马头迎接。仁贵见了,暗想当初三次投军的时节,人不知鬼不觉,何等苦楚,到今日身为王爵,文武俱迎,何等风光。我欲乘轿上岸,未知妻在破窑度日如何?不免此地改妆,扮做差官模样,上岸到绛州龙门县大王庄,私行探听妻房消息,然后说明,未为晚也。薛仁贵算计已定,传令大小文武官员尽回衙署理事。只听一声答应。纷纷然各自散去,我且不表。

  单言薛仁贵扮了差官,独自上岸,只带一名帖身家将,拿了弓箭,静悄悄往龙门县来。天色已晚,主仆歇宿招商,过了一宵。明日清晨早起,离了龙门县,下来数里,前面相近大王庄,抬眼看时,但见:丁山高隐隐,树木旧森森。那破窑,依然凄凄惨惨;这世态,原是碌碌庸庸。满天紫燕,飞飞舞舞;路上行人,联联续续。别离十余载,景况未相更,当年世界虽然在,朱晓窑中可是妻。

image.png

  仁贵看罢,一路行来,心中疑惑。我多年不在家,必定我夫人被岳父家接去,这窑中不是我家,也未可知,且访个明白。只听得前面一群雁鹅飞将起来,忙走上前,抬头一看,只见丁山脚下,满地芦荻,进在那边,有一个金莲池。仁贵见了凄然泪下,我十二年前出去,这里世界依然还在。只见一个小厮,年纪只好十多岁,头满面白,鼻直口方,身上穿一件青布短袄,白布裤子,足下穿双小黑布靴,身长五尺,手中拿条竹箭,在芦苇中赶起一群雁鹏,在空中飞舞。他向左边取弓,右手取了竹箭,犹如蜡烛竿子模样,搭上弓对着飞雁一箭,只听得呀的一声,跌将下来,口是闭不拢的。一连数只,一般如此,名为开口雁。仁贵想:“此子本事高强,与本帅少年一样,但不知谁家之子。待我收了他,教习 武艺,后来必有大用。”正要去问,只听得一声响,芦林中一个怪物跳出来,生得可怕:独角牛头,口似血盆,牙如利剑,浑身青色,伸出丁耙大的手来拿小厮。仁贵一见大惊,可惜这小厮,不要被怪物吞了去,待我救了。他忙向袋中取箭搭弓,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嗖的一声,那怪物却不见了,那箭不左不右,正中小厮咽喉,只听得呵呀一声,仰面一交 ,跌倒尘埃。唬得仁贵一身冷汗,说道:“不好了,无故伤人性命,倘若有人来问,怎生回答他来。自古说:‘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管什么平辽王。”欲待要走,又想夫人不知下落,等待有人来寻我,多把几百金子,他自然也就罢了。不言仁贵胸内之事,原来这个怪物,有个来历的,他却是盖苏文的魂灵青龙星,他与仁贵有不世之仇,见他回来,要索他命,因见仁贵官星盛现,却他不得,使他伤其儿子,欲绝他的后代,也报了一半冤仇。故此竟自避去,此话不讲。再说云梦山水帘洞王敖老祖,驾坐蒲团 ,忽有心血来潮,便掐指一算,知其金童星有难,被白虎星所伤。但他陽寿正长,还要与唐朝干功立业,还有父子相逢之日。忙唤洞口黑虎速去,将金童星驮来。黑虎领了老祖法旨,驾起仙风,飞到丁山脚下,将小厮驮在背上,一阵大风,就不见了。仁贵看见一只吊睛白面黑虎,驮去小厮,到大惊失色,茫然无措。再讲黑虎不片时工夫,就到洞口缴令。老祖一看,将咽喉箭杆拔出,取出丹药敷好箭伤,用仙药准入口中,转入丹田,须臾苏醒。拜老祖为师,教习 槍法,后来征西,父子相会白虎山,误伤仁贵之命,此是后话慢表。

  再讲仁贵叹气一声说:“可怜,骨骸又被虎街去,命该如此。”慢腾腾原到窑前,没门的,是一个竹帘挂的。叫一声:“有人么?”只见走出一个女子来,年纪不多,只好十二三岁的光景。生得眉清目秀,瓜子脸儿,前发齐眉,后发披肩,青布衫,蓝布裙,三寸金莲,到也清清楚楚,斯斯文文,好一个端严女子。口中说道:“我道是哥哥回,原来是一个军官。”问道:“这里荒野所在,尊官到此怎么?”仁贵说道:“在下自京中下来的,要问姓薛的这里可是么?”金莲说:“这里正是。”仁贵就胆大了,连忙要走上来。金莲说:“尊官且住,待我禀知母亲。”金莲说:“母亲,外面有一人,说是京中下来的,要寻姓薛的,还是见不见,好回复他?”柳金花听得此言,想丈夫出去投军,已久没有信息。想必他京中下来,晓得丈夫消息,也未可知,待我去问他。说:“长官到此,想必我丈夫薛仁贵,有音信回来么?”为何问这一声?仁贵去后那小姐无日不想,无刻不思,转身时,亏周青赠的盘费,自己也有些银子,又有乳母相帮,王茂生时常照管,生下一双男女,不致十分劳力。今见了仁贵,难道不认得?投军一别,仁贵才年二十五岁,白面无须,堂堂一表。今日回家,隔了十三年,海风吹得面孔甚黑,三绺长髯,所以认不得。仁贵见娘子花容月貌,打扮虽然布衣布裙,十分清洁,今见他问,待我试他一试。说道:“大娘,薛官人几时出去的,几年不曾回来?”金花道:“长官有所未知,自从贞观五年,同周青出去投军,至今并无下落。”仁贵道:“你丈夫姓甚名谁?为何出去许多年,没有信么?”金花道:“我丈夫姓薛名礼,字仁贵。极有勇力,战法精通,箭无虚发。”仁贵欲要相认,未必他心洁否,正是:欲知别后松筠操,可与梅花一样坚。

  毕竟不知怎生相认夫人,且看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仁贵看罢,一路行来,心中疑惑。我多年不在家,必定我夫人被岳父家接去,这窑中不是我家,也未可知,且访个明白。只听得前面一群雁鹅飞将起来,忙走上前,抬头一看,只见丁山脚下,满地芦荻,进在那边,有一个金莲池。仁贵见了凄然泪下,我十二年前出去,这里世界依然还在。只见一个小厮,年纪只好十多岁,头满面白,鼻直口方,身上穿一件青布短袄,白布裤子,足下穿双小黑布靴,身长五尺,手中拿条竹箭,在芦苇中赶起一群雁鹏,在空中飞舞。他向左边取弓,右手取了竹箭,犹如蜡烛竿子模样,搭上弓对着飞雁一箭,只听得呀的一声,跌将下来,口是闭不拢的。一连数只,一般如此,名为开口雁。仁贵想:“此子本事高强,与本帅少年一样,但不知谁家之子。待我收了他,教习 武艺,后来必有大用。”正要去问,只听得一声响,芦林中一个怪物跳出来,生得可怕:独角牛头,口似血盆,牙如利剑,浑身青色,伸出丁耙大的手来拿小厮。仁贵一见大惊,可惜这小厮,不要被怪物吞了去,待我救了。他忙向袋中取箭搭弓,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嗖的一声,那怪物却不见了,那箭不左不右,正中小厮咽喉,只听得呵呀一声,仰面一交 ,跌倒尘埃。唬得仁贵一身冷汗,说道:“不好了,无故伤人性命,倘若有人来问,怎生回答他来。自古说:‘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管什么平辽王。”欲待要走,又想夫人不知下落,等待有人来寻我,多把几百金子,他自然也就罢了。不言仁贵胸内之事,原来这个怪物,有个来历的,他却是盖苏文的魂灵青龙星,他与仁贵有不世之仇,见他回来,要索他命,因见仁贵官星盛现,却他不得,使他伤其儿子,欲绝他的后代,也报了一半冤仇。故此竟自避去,此话不讲。再说云梦山水帘洞王敖老祖,驾坐蒲团 ,忽有心血来潮,便掐指一算,知其金童星有难,被白虎星所伤。但他陽寿正长,还要与唐朝干功立业,还有父子相逢之日。忙唤洞口黑虎速去,将金童星驮来。黑虎领了老祖法旨,驾起仙风,飞到丁山脚下,将小厮驮在背上,一阵大风,就不见了。仁贵看见一只吊睛白面黑虎,驮去小厮,到大惊失色,茫然无措。再讲黑虎不片时工夫,就到洞口缴令。老祖一看,将咽喉箭杆拔出,取出丹药敷好箭伤,用仙药准入口中,转入丹田,须臾苏醒。拜老祖为师,教习 槍法,后来征西,父子相会白虎山,误伤仁贵之命,此是后话慢表。

  再讲仁贵叹气一声说:“可怜,骨骸又被虎街去,命该如此。”慢腾腾原到窑前,没门的,是一个竹帘挂的。叫一声:“有人么?”只见走出一个女子来,年纪不多,只好十二三岁的光景。生得眉清目秀,瓜子脸儿,前发齐眉,后发披肩,青布衫,蓝布裙,三寸金莲,到也清清楚楚,斯斯文文,好一个端严女子。口中说道:“我道是哥哥回,原来是一个军官。”问道:“这里荒野所在,尊官到此怎么?”仁贵说道:“在下自京中下来的,要问姓薛的这里可是么?”金莲说:“这里正是。”仁贵就胆大了,连忙要走上来。金莲说:“尊官且住,待我禀知母亲。”金莲说:“母亲,外面有一人,说是京中下来的,要寻姓薛的,还是见不见,好回复他?”柳金花听得此言,想丈夫出去投军,已久没有信息。想必他京中下来,晓得丈夫消息,也未可知,待我去问他。说:“长官到此,想必我丈夫薛仁贵,有音信回来么?”为何问这一声?仁贵去后那小姐无日不想,无刻不思,转身时,亏周青赠的盘费,自己也有些银子,又有乳母相帮,王茂生时常照管,生下一双男女,不致十分劳力。今见了仁贵,难道不认得?投军一别,仁贵才年二十五岁,白面无须,堂堂一表。今日回家,隔了十三年,海风吹得面孔甚黑,三绺长髯,所以认不得。仁贵见娘子花容月貌,打扮虽然布衣布裙,十分清洁,今见他问,待我试他一试。说道:“大娘,薛官人几时出去的,几年不曾回来?”金花道:“长官有所未知,自从贞观五年,同周青出去投军,至今并无下落。”仁贵道:“你丈夫姓甚名谁?为何出去许多年,没有信么?”金花道:“我丈夫姓薛名礼,字仁贵。极有勇力,战法精通,箭无虚发。”仁贵欲要相认,未必他心洁否,正是:欲知别后松筠操,可与梅花一样坚。

  毕竟不知怎生相认夫人,且看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4-11 12:19:14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