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唐朝时期的宦官专权最为严重他们的权力到底有多大

关键词:宦官,大军,唐代,监军军,纪律中,成为典,军纪

由宦官监军、典军对于唐代大军影响很大

  还不了解:唐代宦官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宦官专权,唐代最甚,唐代大军中的宦官权力到底可以有多大?

  唐代史料中有关宦官监军、典军的记录层出不穷,宦官在唐代的政治舞台上有着浓重的一笔。宦官监军、典军是唐代中后期军事制度变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唐代的国家政治活动产生了相当深远的影响。宦官作为贵族政治中一个极为特殊的阶层,它的行为本身被主流社会所排斥。而在唐代后期,宦官阶层与大军却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结合(神策军的兴废)。宦官势力的消长,也恰好的反映了唐代大军的兴衰,成为唐代国家逐渐衰落的真实写照。

  一、宦官成为唐代中央在藩镇大军中军纪的执行者

  宦官边令诚曾担任高仙芝、封常清的监军,把二者遇敌不战、丢失城池的行为报告给了皇帝,二人因此被斩杀。抛开边令诚与高仙芝、封常清个人恩怨的原因,仅以东京战败失利原因,皇帝也确实可斩杀高、封二人,且高仙芝也认为自己战败丢失城池理应问罪。

  所以边令诚虽以个人憎恶为出发点污蔑高、封二人并将二人斩杀,但却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监军使的作用。即“监视刑赏,奏察违谬”,这也是唐初监察御史所担当监军使的应有职能。宦官作为监军使代表着唐代中央的政治和军事权威,严格履行监督和控制大军的职责。

  对于军中主将违反军纪的行为,在唐代前期,大多由御史台等三法司机构提请弹劾,而最终由皇帝个人意志所决定。而在宦官出任监军使一职后,由于宦官在开元后期的权力无限扩大,已经改变了唐代初期的局面。因而,监军制度也在宦官出使后也形成了常态,是国家处置大军问题的保障。而宦官作为监军使,也不断的在履行其具体职责。

  还不了解:唐代宦官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宦官专权,唐代最甚,唐代大军中的宦官权力到底可以有多大?

  唐代史料中有关宦官监军、典军的记录层出不穷,宦官在唐代的政治舞台上有着浓重的一笔。宦官监军、典军是唐代中后期军事制度变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唐代的国家政治活动产生了相当深远的影响。宦官作为贵族政治中一个极为特殊的阶层,它的行为本身被主流社会所排斥。而在唐代后期,宦官阶层与大军却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结合(神策军的兴废)。宦官势力的消长,也恰好的反映了唐代大军的兴衰,成为唐代国家逐渐衰落的真实写照。

  一、宦官成为唐代中央在藩镇大军中军纪的执行者

  宦官边令诚曾担任高仙芝、封常清的监军,把二者遇敌不战、丢失城池的行为报告给了皇帝,二人因此被斩杀。抛开边令诚与高仙芝、封常清个人恩怨的原因,仅以东京战败失利原因,皇帝也确实可斩杀高、封二人,且高仙芝也认为自己战败丢失城池理应问罪。

  所以边令诚虽以个人憎恶为出发点污蔑高、封二人并将二人斩杀,但却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监军使的作用。即“监视刑赏,奏察违谬”,这也是唐初监察御史所担当监军使的应有职能。宦官作为监军使代表着唐代中央的政治和军事权威,严格履行监督和控制大军的职责。

  对于军中主将违反军纪的行为,在唐代前期,大多由御史台等三法司机构提请弹劾,而最终由皇帝个人意志所决定。而在宦官出任监军使一职后,由于宦官在开元后期的权力无限扩大,已经改变了唐代初期的局面。因而,监军制度也在宦官出使后也形成了常态,是国家处置大军问题的保障。而宦官作为监军使,也不断的在履行其具体职责。

image.png

  另外,唐代后期各藩镇常发生军乱。为此,避免或阻止军乱,稳定大军也成为监军使的例行公职。否则,将会以失职罪论处。宣宗曾下诏:“自今戎臣失律,并坐监军。”因而,各藩镇监军中官多以其权消除军乱,对于稳定军心,推行军纪有着良好的积极作用。《新唐书》记载“陈许节度使上官说藉,其壻田偁欲胁其子使袭军政;牙将王沛,亦说之婿也,知其谋,以告监军范日用,讨擒之”。

  可见,在唐代藩镇动乱中,监军使凭借自己独特的身份和权力,有效的维护了大军的团结。有利于保持大军纪律的良好风气,力图使军乱的破坏程度降低到最小。可以说,监军使作为唐代中央政府在大军中的代理人,它的行为和职能体现了大军中惩处违法乱纪的作用。在大军内部,监军使“监视刑赏,奏察违谬”的行为也使得部队上下能够保持有效的等级秩序与分配体系,避免大军内部的剧烈动荡和变乱有着决定作用。

  二、宦官监军对军纪的破坏

  唐代后期各支大军出现监军使一职,对于藩镇节帅有着巨大的监视作用。使之在发动对抗中央或者大肆诛杀士兵行为不得不有所收敛,而监军使和藩镇主帅所形成的互相牵制的作用,对于唐代后期的大军有着巨大影响。主将与监军使令行不一,大军战斗力因而长期低下,平叛作战长期出于不利地位。

  但监军使和统兵大将在大军领导权上的矛盾与斗争,也成为中晚唐时期大军虚弱混乱不堪的焦点。鱼朝恩干涉李光弼的作战指令,从而导致了邙山之战中官军大溃败的局面。唐宪宗元和年间讨伐淮西吴元济的斗争。历时多年,军费无度仍无法消灭叛乱。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统兵大将碍于监军使之威没有专擅之权。而且大军中战斗力强的士兵皆被监军使抽调,一直使战事长期不利。

image.png

  唐武宗会昌年间泽滿镇的平叛长期停滞,也是因为监军使对大军纪律的过多干涉而导致令出多门,朝令夕改,从而影响大军的命令和士气。唐代后期大军长期处于不利局面的原因和监军使有着莫大的关系。其问题的核心就是监军使对唐代军纪的维持施加了重要影响,监军使剥夺了大军主将对大军的驾奴权力,因而监军使的个人活动,成为大军纪律优劣的关键。

  在取消监军使过多干涉军中号令的前提下,军事斗争往往快速取得了成功。取消监军使对大军的过多干涉,保持军政的简洁高效,才能使部队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大军纪律风气也会因之而改变。由此,在实际战役斗争中,监军使对于唐代大军的军纪维持是弊大于利。

  三、宦官典军与军纪的关系

  唐代宦官与大军结合的特殊性,还体现在宦官直接掌握大军这种特殊形式。这也是唐代宦官阶层专权与汉、明两朝的不同。汉代与明朝的宦官虽然权势很大,但与唐代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唐代宦官专事章典禁军,特别是神策军的建立和发展,宦官的参与和影响息息相关。

  安史之乱后,唐代统治者对于武将极力防备。以往唐初那种由武将来担任禁军将领的传统没有因之而延续,而以宦官担当,李辅国、程元振、鱼朝恩先后专事章典禁军。唐代统治者也认为相对不断叛乱的方镇武将,作为“刑余之人”的家奴宦官更为可靠。唐宪宗曾经针对任用宦官有着自己的看法:“此辈是朕家人,智识凡近,此缓经任使,所以假贷恩私。若事迹无良,违犯有验,朕处置如一毫耳。”

image.png

  宪宗认为宦官作为家奴易制,但是却忽略了唐代宦官本身并不是一个独立阶层,它与大军的紧密结合造成了神策军的特殊性,一损俱损,因而造成宪宗也被宦官合谋害死的结局。自德宗贞元十二年窦文昌、霍仙鸣分别典当神策左右军并出任护军中尉后,宦官开始垄断神策军军权,神策军落入宦官控制之中。

  由中官担任统帅,至崔脱引朱温诛灭宦官。神策军一直作为直属皇帝的野战部队,兵力也一度多达十五万人,经突破了禁军原先仅有的维护京城治安的警戒功能,成为讨伐叛逆,维护唐代中央政权稳固的强大组织。在神策军中,宦官不但拥有类似出任地方大军中监军的权力,而且直接掌握大军的领导权,成为事实上的领兵主帅。

  在唐宪宗时期平定王朝宗叛乱便由当时的大宦官吐突承璀担任主帅,虽劳而无功,但是确实对于当时的唐代官僚和大军阶层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对于唐代大军纪律来说,由宦官典军,危害巨大,影响深远。宦官监军,仅仅是对于大军的调动或者行军作战指令的干涉,在实际上的军事指挥体系中,有大军主将与其形成制约,宦官无法逾越。

  裴度、李德裕认识到宦官监军之危害性,以恩赐等作为条件,因而达成中人不干涉大军的共识。这样大军才能做到令行禁止、指挥一统,大军纪律也得以保持严整。不但提高大军士气,也增强了部队战斗力。而由宦官典军,宦官成为军事统帅,刑赏杀伐皆专擅于宦官,大军纪律也无法得以维持。宦官典军何以对唐代军纪造成巨大的危害?据笔者推测,大致有以下几点:

image.png

  其一,宦官作为一个特殊的全体,历来不被主流社会所接纳;即便因皇帝欣赏而飞黄腾达也被封建士大夫所斥。唐宪宗任用吐突承璀为帅而遭到朝臣反对,便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白居易认为宦官是地位下贱之人,由宦官出任主帅,使敌人轻视中央大军,会造成中央无才可用的赋她局面。而且宦官出任主将,没有先例可循,会造成大军内部上下离心,令行不一,长久之间会造成出征失利,无功而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吐突承璀讨伐王承宗也是无疾而终。战斗失利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然而由于宦官身份的特殊性而形成的大军内部新型将官体系,确实危害了军纪的建设和维持。

  其二,宦官大多为宫廷杂役、洒扫之徒,缺乏文化修养,特别是对于大军指挥可谓是一窍不通。这也造成宦官典军的低劣和无能,因而妨害了大军的纪律风气。唐代的内侍省和内诸司使系统的发达,确实需要一批有文化和修养的宦官群体。并且有的宦官获得了在皇宫内廷学习文化的机会,地方每年向唐代献纳宦儿也多为聪颖之辈。这使得一批宦官文化素质和道德修养也颇有建树。

  然而多数宦官文化较为低下,其职责多为“闇门守御,黄衣廪食而已”。至于担任大军将领,维护大军纪律,既无所学,亦非其长。宦官缺乏维护大军纪律不容侵犯的胆魄和绝对权威,所以宦官典军是对大军纪律的一种破坏。而且典军宦官本身就是违反军纪、以身试法的好手,更不用说维护大军纪律风气,做到言行如一、赏罚分明。

image.png

  其三,宦官出任统军主帅,多利用权力谋私利,贪污纳贿之风遍布军中,军中将领的任命、节度使的出任皆以贿赂成行。

  四、总结

  在唐代,由宦官监军、典军对于唐代大军影响很大,也与大军纪律好坏大有关联。宦官不但成为大军纪律维护与执行者,而且成为大军权力的决策者。唐代后期大军的纪律风气,因宦官监典而与初期大有不同,也成为了中国古代军事史上一个特殊的阶段。宦官作为唐代社会的“异类”群体,是唐代大军变化的特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另外,唐代后期各藩镇常发生军乱。为此,避免或阻止军乱,稳定大军也成为监军使的例行公职。否则,将会以失职罪论处。宣宗曾下诏:“自今戎臣失律,并坐监军。”因而,各藩镇监军中官多以其权消除军乱,对于稳定军心,推行军纪有着良好的积极作用。《新唐书》记载“陈许节度使上官说藉,其壻田偁欲胁其子使袭军政;牙将王沛,亦说之婿也,知其谋,以告监军范日用,讨擒之”。

  可见,在唐代藩镇动乱中,监军使凭借自己独特的身份和权力,有效的维护了大军的团结。有利于保持大军纪律的良好风气,力图使军乱的破坏程度降低到最小。可以说,监军使作为唐代中央政府在大军中的代理人,它的行为和职能体现了大军中惩处违法乱纪的作用。在大军内部,监军使“监视刑赏,奏察违谬”的行为也使得部队上下能够保持有效的等级秩序与分配体系,避免大军内部的剧烈动荡和变乱有着决定作用。

  二、宦官监军对军纪的破坏

  唐代后期各支大军出现监军使一职,对于藩镇节帅有着巨大的监视作用。使之在发动对抗中央或者大肆诛杀士兵行为不得不有所收敛,而监军使和藩镇主帅所形成的互相牵制的作用,对于唐代后期的大军有着巨大影响。主将与监军使令行不一,大军战斗力因而长期低下,平叛作战长期出于不利地位。

  但监军使和统兵大将在大军领导权上的矛盾与斗争,也成为中晚唐时期大军虚弱混乱不堪的焦点。鱼朝恩干涉李光弼的作战指令,从而导致了邙山之战中官军大溃败的局面。唐宪宗元和年间讨伐淮西吴元济的斗争。历时多年,军费无度仍无法消灭叛乱。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统兵大将碍于监军使之威没有专擅之权。而且大军中战斗力强的士兵皆被监军使抽调,一直使战事长期不利。

  还不了解:唐代宦官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宦官专权,唐代最甚,唐代大军中的宦官权力到底可以有多大?

  唐代史料中有关宦官监军、典军的记录层出不穷,宦官在唐代的政治舞台上有着浓重的一笔。宦官监军、典军是唐代中后期军事制度变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唐代的国家政治活动产生了相当深远的影响。宦官作为贵族政治中一个极为特殊的阶层,它的行为本身被主流社会所排斥。而在唐代后期,宦官阶层与大军却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结合(神策军的兴废)。宦官势力的消长,也恰好的反映了唐代大军的兴衰,成为唐代国家逐渐衰落的真实写照。

  一、宦官成为唐代中央在藩镇大军中军纪的执行者

  宦官边令诚曾担任高仙芝、封常清的监军,把二者遇敌不战、丢失城池的行为报告给了皇帝,二人因此被斩杀。抛开边令诚与高仙芝、封常清个人恩怨的原因,仅以东京战败失利原因,皇帝也确实可斩杀高、封二人,且高仙芝也认为自己战败丢失城池理应问罪。

  所以边令诚虽以个人憎恶为出发点污蔑高、封二人并将二人斩杀,但却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监军使的作用。即“监视刑赏,奏察违谬”,这也是唐初监察御史所担当监军使的应有职能。宦官作为监军使代表着唐代中央的政治和军事权威,严格履行监督和控制大军的职责。

  对于军中主将违反军纪的行为,在唐代前期,大多由御史台等三法司机构提请弹劾,而最终由皇帝个人意志所决定。而在宦官出任监军使一职后,由于宦官在开元后期的权力无限扩大,已经改变了唐代初期的局面。因而,监军制度也在宦官出使后也形成了常态,是国家处置大军问题的保障。而宦官作为监军使,也不断的在履行其具体职责。

image.png

  另外,唐代后期各藩镇常发生军乱。为此,避免或阻止军乱,稳定大军也成为监军使的例行公职。否则,将会以失职罪论处。宣宗曾下诏:“自今戎臣失律,并坐监军。”因而,各藩镇监军中官多以其权消除军乱,对于稳定军心,推行军纪有着良好的积极作用。《新唐书》记载“陈许节度使上官说藉,其壻田偁欲胁其子使袭军政;牙将王沛,亦说之婿也,知其谋,以告监军范日用,讨擒之”。

  可见,在唐代藩镇动乱中,监军使凭借自己独特的身份和权力,有效的维护了大军的团结。有利于保持大军纪律的良好风气,力图使军乱的破坏程度降低到最小。可以说,监军使作为唐代中央政府在大军中的代理人,它的行为和职能体现了大军中惩处违法乱纪的作用。在大军内部,监军使“监视刑赏,奏察违谬”的行为也使得部队上下能够保持有效的等级秩序与分配体系,避免大军内部的剧烈动荡和变乱有着决定作用。

  二、宦官监军对军纪的破坏

  唐代后期各支大军出现监军使一职,对于藩镇节帅有着巨大的监视作用。使之在发动对抗中央或者大肆诛杀士兵行为不得不有所收敛,而监军使和藩镇主帅所形成的互相牵制的作用,对于唐代后期的大军有着巨大影响。主将与监军使令行不一,大军战斗力因而长期低下,平叛作战长期出于不利地位。

  但监军使和统兵大将在大军领导权上的矛盾与斗争,也成为中晚唐时期大军虚弱混乱不堪的焦点。鱼朝恩干涉李光弼的作战指令,从而导致了邙山之战中官军大溃败的局面。唐宪宗元和年间讨伐淮西吴元济的斗争。历时多年,军费无度仍无法消灭叛乱。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统兵大将碍于监军使之威没有专擅之权。而且大军中战斗力强的士兵皆被监军使抽调,一直使战事长期不利。

image.png

  唐武宗会昌年间泽滿镇的平叛长期停滞,也是因为监军使对大军纪律的过多干涉而导致令出多门,朝令夕改,从而影响大军的命令和士气。唐代后期大军长期处于不利局面的原因和监军使有着莫大的关系。其问题的核心就是监军使对唐代军纪的维持施加了重要影响,监军使剥夺了大军主将对大军的驾奴权力,因而监军使的个人活动,成为大军纪律优劣的关键。

  在取消监军使过多干涉军中号令的前提下,军事斗争往往快速取得了成功。取消监军使对大军的过多干涉,保持军政的简洁高效,才能使部队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大军纪律风气也会因之而改变。由此,在实际战役斗争中,监军使对于唐代大军的军纪维持是弊大于利。

  三、宦官典军与军纪的关系

  唐代宦官与大军结合的特殊性,还体现在宦官直接掌握大军这种特殊形式。这也是唐代宦官阶层专权与汉、明两朝的不同。汉代与明朝的宦官虽然权势很大,但与唐代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唐代宦官专事章典禁军,特别是神策军的建立和发展,宦官的参与和影响息息相关。

  安史之乱后,唐代统治者对于武将极力防备。以往唐初那种由武将来担任禁军将领的传统没有因之而延续,而以宦官担当,李辅国、程元振、鱼朝恩先后专事章典禁军。唐代统治者也认为相对不断叛乱的方镇武将,作为“刑余之人”的家奴宦官更为可靠。唐宪宗曾经针对任用宦官有着自己的看法:“此辈是朕家人,智识凡近,此缓经任使,所以假贷恩私。若事迹无良,违犯有验,朕处置如一毫耳。”

image.png

  宪宗认为宦官作为家奴易制,但是却忽略了唐代宦官本身并不是一个独立阶层,它与大军的紧密结合造成了神策军的特殊性,一损俱损,因而造成宪宗也被宦官合谋害死的结局。自德宗贞元十二年窦文昌、霍仙鸣分别典当神策左右军并出任护军中尉后,宦官开始垄断神策军军权,神策军落入宦官控制之中。

  由中官担任统帅,至崔脱引朱温诛灭宦官。神策军一直作为直属皇帝的野战部队,兵力也一度多达十五万人,经突破了禁军原先仅有的维护京城治安的警戒功能,成为讨伐叛逆,维护唐代中央政权稳固的强大组织。在神策军中,宦官不但拥有类似出任地方大军中监军的权力,而且直接掌握大军的领导权,成为事实上的领兵主帅。

  在唐宪宗时期平定王朝宗叛乱便由当时的大宦官吐突承璀担任主帅,虽劳而无功,但是确实对于当时的唐代官僚和大军阶层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对于唐代大军纪律来说,由宦官典军,危害巨大,影响深远。宦官监军,仅仅是对于大军的调动或者行军作战指令的干涉,在实际上的军事指挥体系中,有大军主将与其形成制约,宦官无法逾越。

  裴度、李德裕认识到宦官监军之危害性,以恩赐等作为条件,因而达成中人不干涉大军的共识。这样大军才能做到令行禁止、指挥一统,大军纪律也得以保持严整。不但提高大军士气,也增强了部队战斗力。而由宦官典军,宦官成为军事统帅,刑赏杀伐皆专擅于宦官,大军纪律也无法得以维持。宦官典军何以对唐代军纪造成巨大的危害?据笔者推测,大致有以下几点:

image.png

  其一,宦官作为一个特殊的全体,历来不被主流社会所接纳;即便因皇帝欣赏而飞黄腾达也被封建士大夫所斥。唐宪宗任用吐突承璀为帅而遭到朝臣反对,便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白居易认为宦官是地位下贱之人,由宦官出任主帅,使敌人轻视中央大军,会造成中央无才可用的赋她局面。而且宦官出任主将,没有先例可循,会造成大军内部上下离心,令行不一,长久之间会造成出征失利,无功而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吐突承璀讨伐王承宗也是无疾而终。战斗失利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然而由于宦官身份的特殊性而形成的大军内部新型将官体系,确实危害了军纪的建设和维持。

  其二,宦官大多为宫廷杂役、洒扫之徒,缺乏文化修养,特别是对于大军指挥可谓是一窍不通。这也造成宦官典军的低劣和无能,因而妨害了大军的纪律风气。唐代的内侍省和内诸司使系统的发达,确实需要一批有文化和修养的宦官群体。并且有的宦官获得了在皇宫内廷学习文化的机会,地方每年向唐代献纳宦儿也多为聪颖之辈。这使得一批宦官文化素质和道德修养也颇有建树。

  然而多数宦官文化较为低下,其职责多为“闇门守御,黄衣廪食而已”。至于担任大军将领,维护大军纪律,既无所学,亦非其长。宦官缺乏维护大军纪律不容侵犯的胆魄和绝对权威,所以宦官典军是对大军纪律的一种破坏。而且典军宦官本身就是违反军纪、以身试法的好手,更不用说维护大军纪律风气,做到言行如一、赏罚分明。

image.png

  其三,宦官出任统军主帅,多利用权力谋私利,贪污纳贿之风遍布军中,军中将领的任命、节度使的出任皆以贿赂成行。

  四、总结

  在唐代,由宦官监军、典军对于唐代大军影响很大,也与大军纪律好坏大有关联。宦官不但成为大军纪律维护与执行者,而且成为大军权力的决策者。唐代后期大军的纪律风气,因宦官监典而与初期大有不同,也成为了中国古代军事史上一个特殊的阶段。宦官作为唐代社会的“异类”群体,是唐代大军变化的特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唐武宗会昌年间泽滿镇的平叛长期停滞,也是因为监军使对大军纪律的过多干涉而导致令出多门,朝令夕改,从而影响大军的命令和士气。唐代后期大军长期处于不利局面的原因和监军使有着莫大的关系。其问题的核心就是监军使对唐代军纪的维持施加了重要影响,监军使剥夺了大军主将对大军的驾奴权力,因而监军使的个人活动,成为大军纪律优劣的关键。

  在取消监军使过多干涉军中号令的前提下,军事斗争往往快速取得了成功。取消监军使对大军的过多干涉,保持军政的简洁高效,才能使部队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大军纪律风气也会因之而改变。由此,在实际战役斗争中,监军使对于唐代大军的军纪维持是弊大于利。

  三、宦官典军与军纪的关系

  唐代宦官与大军结合的特殊性,还体现在宦官直接掌握大军这种特殊形式。这也是唐代宦官阶层专权与汉、明两朝的不同。汉代与明朝的宦官虽然权势很大,但与唐代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唐代宦官专事章典禁军,特别是神策军的建立和发展,宦官的参与和影响息息相关。

  安史之乱后,唐代统治者对于武将极力防备。以往唐初那种由武将来担任禁军将领的传统没有因之而延续,而以宦官担当,李辅国、程元振、鱼朝恩先后专事章典禁军。唐代统治者也认为相对不断叛乱的方镇武将,作为“刑余之人”的家奴宦官更为可靠。唐宪宗曾经针对任用宦官有着自己的看法:“此辈是朕家人,智识凡近,此缓经任使,所以假贷恩私。若事迹无良,违犯有验,朕处置如一毫耳。”

  还不了解:唐代宦官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宦官专权,唐代最甚,唐代大军中的宦官权力到底可以有多大?

  唐代史料中有关宦官监军、典军的记录层出不穷,宦官在唐代的政治舞台上有着浓重的一笔。宦官监军、典军是唐代中后期军事制度变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唐代的国家政治活动产生了相当深远的影响。宦官作为贵族政治中一个极为特殊的阶层,它的行为本身被主流社会所排斥。而在唐代后期,宦官阶层与大军却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结合(神策军的兴废)。宦官势力的消长,也恰好的反映了唐代大军的兴衰,成为唐代国家逐渐衰落的真实写照。

  一、宦官成为唐代中央在藩镇大军中军纪的执行者

  宦官边令诚曾担任高仙芝、封常清的监军,把二者遇敌不战、丢失城池的行为报告给了皇帝,二人因此被斩杀。抛开边令诚与高仙芝、封常清个人恩怨的原因,仅以东京战败失利原因,皇帝也确实可斩杀高、封二人,且高仙芝也认为自己战败丢失城池理应问罪。

  所以边令诚虽以个人憎恶为出发点污蔑高、封二人并将二人斩杀,但却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监军使的作用。即“监视刑赏,奏察违谬”,这也是唐初监察御史所担当监军使的应有职能。宦官作为监军使代表着唐代中央的政治和军事权威,严格履行监督和控制大军的职责。

  对于军中主将违反军纪的行为,在唐代前期,大多由御史台等三法司机构提请弹劾,而最终由皇帝个人意志所决定。而在宦官出任监军使一职后,由于宦官在开元后期的权力无限扩大,已经改变了唐代初期的局面。因而,监军制度也在宦官出使后也形成了常态,是国家处置大军问题的保障。而宦官作为监军使,也不断的在履行其具体职责。

image.png

  另外,唐代后期各藩镇常发生军乱。为此,避免或阻止军乱,稳定大军也成为监军使的例行公职。否则,将会以失职罪论处。宣宗曾下诏:“自今戎臣失律,并坐监军。”因而,各藩镇监军中官多以其权消除军乱,对于稳定军心,推行军纪有着良好的积极作用。《新唐书》记载“陈许节度使上官说藉,其壻田偁欲胁其子使袭军政;牙将王沛,亦说之婿也,知其谋,以告监军范日用,讨擒之”。

  可见,在唐代藩镇动乱中,监军使凭借自己独特的身份和权力,有效的维护了大军的团结。有利于保持大军纪律的良好风气,力图使军乱的破坏程度降低到最小。可以说,监军使作为唐代中央政府在大军中的代理人,它的行为和职能体现了大军中惩处违法乱纪的作用。在大军内部,监军使“监视刑赏,奏察违谬”的行为也使得部队上下能够保持有效的等级秩序与分配体系,避免大军内部的剧烈动荡和变乱有着决定作用。

  二、宦官监军对军纪的破坏

  唐代后期各支大军出现监军使一职,对于藩镇节帅有着巨大的监视作用。使之在发动对抗中央或者大肆诛杀士兵行为不得不有所收敛,而监军使和藩镇主帅所形成的互相牵制的作用,对于唐代后期的大军有着巨大影响。主将与监军使令行不一,大军战斗力因而长期低下,平叛作战长期出于不利地位。

  但监军使和统兵大将在大军领导权上的矛盾与斗争,也成为中晚唐时期大军虚弱混乱不堪的焦点。鱼朝恩干涉李光弼的作战指令,从而导致了邙山之战中官军大溃败的局面。唐宪宗元和年间讨伐淮西吴元济的斗争。历时多年,军费无度仍无法消灭叛乱。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统兵大将碍于监军使之威没有专擅之权。而且大军中战斗力强的士兵皆被监军使抽调,一直使战事长期不利。

image.png

  唐武宗会昌年间泽滿镇的平叛长期停滞,也是因为监军使对大军纪律的过多干涉而导致令出多门,朝令夕改,从而影响大军的命令和士气。唐代后期大军长期处于不利局面的原因和监军使有着莫大的关系。其问题的核心就是监军使对唐代军纪的维持施加了重要影响,监军使剥夺了大军主将对大军的驾奴权力,因而监军使的个人活动,成为大军纪律优劣的关键。

  在取消监军使过多干涉军中号令的前提下,军事斗争往往快速取得了成功。取消监军使对大军的过多干涉,保持军政的简洁高效,才能使部队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大军纪律风气也会因之而改变。由此,在实际战役斗争中,监军使对于唐代大军的军纪维持是弊大于利。

  三、宦官典军与军纪的关系

  唐代宦官与大军结合的特殊性,还体现在宦官直接掌握大军这种特殊形式。这也是唐代宦官阶层专权与汉、明两朝的不同。汉代与明朝的宦官虽然权势很大,但与唐代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唐代宦官专事章典禁军,特别是神策军的建立和发展,宦官的参与和影响息息相关。

  安史之乱后,唐代统治者对于武将极力防备。以往唐初那种由武将来担任禁军将领的传统没有因之而延续,而以宦官担当,李辅国、程元振、鱼朝恩先后专事章典禁军。唐代统治者也认为相对不断叛乱的方镇武将,作为“刑余之人”的家奴宦官更为可靠。唐宪宗曾经针对任用宦官有着自己的看法:“此辈是朕家人,智识凡近,此缓经任使,所以假贷恩私。若事迹无良,违犯有验,朕处置如一毫耳。”

image.png

  宪宗认为宦官作为家奴易制,但是却忽略了唐代宦官本身并不是一个独立阶层,它与大军的紧密结合造成了神策军的特殊性,一损俱损,因而造成宪宗也被宦官合谋害死的结局。自德宗贞元十二年窦文昌、霍仙鸣分别典当神策左右军并出任护军中尉后,宦官开始垄断神策军军权,神策军落入宦官控制之中。

  由中官担任统帅,至崔脱引朱温诛灭宦官。神策军一直作为直属皇帝的野战部队,兵力也一度多达十五万人,经突破了禁军原先仅有的维护京城治安的警戒功能,成为讨伐叛逆,维护唐代中央政权稳固的强大组织。在神策军中,宦官不但拥有类似出任地方大军中监军的权力,而且直接掌握大军的领导权,成为事实上的领兵主帅。

  在唐宪宗时期平定王朝宗叛乱便由当时的大宦官吐突承璀担任主帅,虽劳而无功,但是确实对于当时的唐代官僚和大军阶层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对于唐代大军纪律来说,由宦官典军,危害巨大,影响深远。宦官监军,仅仅是对于大军的调动或者行军作战指令的干涉,在实际上的军事指挥体系中,有大军主将与其形成制约,宦官无法逾越。

  裴度、李德裕认识到宦官监军之危害性,以恩赐等作为条件,因而达成中人不干涉大军的共识。这样大军才能做到令行禁止、指挥一统,大军纪律也得以保持严整。不但提高大军士气,也增强了部队战斗力。而由宦官典军,宦官成为军事统帅,刑赏杀伐皆专擅于宦官,大军纪律也无法得以维持。宦官典军何以对唐代军纪造成巨大的危害?据笔者推测,大致有以下几点:

image.png

  其一,宦官作为一个特殊的全体,历来不被主流社会所接纳;即便因皇帝欣赏而飞黄腾达也被封建士大夫所斥。唐宪宗任用吐突承璀为帅而遭到朝臣反对,便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白居易认为宦官是地位下贱之人,由宦官出任主帅,使敌人轻视中央大军,会造成中央无才可用的赋她局面。而且宦官出任主将,没有先例可循,会造成大军内部上下离心,令行不一,长久之间会造成出征失利,无功而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吐突承璀讨伐王承宗也是无疾而终。战斗失利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然而由于宦官身份的特殊性而形成的大军内部新型将官体系,确实危害了军纪的建设和维持。

  其二,宦官大多为宫廷杂役、洒扫之徒,缺乏文化修养,特别是对于大军指挥可谓是一窍不通。这也造成宦官典军的低劣和无能,因而妨害了大军的纪律风气。唐代的内侍省和内诸司使系统的发达,确实需要一批有文化和修养的宦官群体。并且有的宦官获得了在皇宫内廷学习文化的机会,地方每年向唐代献纳宦儿也多为聪颖之辈。这使得一批宦官文化素质和道德修养也颇有建树。

  然而多数宦官文化较为低下,其职责多为“闇门守御,黄衣廪食而已”。至于担任大军将领,维护大军纪律,既无所学,亦非其长。宦官缺乏维护大军纪律不容侵犯的胆魄和绝对权威,所以宦官典军是对大军纪律的一种破坏。而且典军宦官本身就是违反军纪、以身试法的好手,更不用说维护大军纪律风气,做到言行如一、赏罚分明。

image.png

  其三,宦官出任统军主帅,多利用权力谋私利,贪污纳贿之风遍布军中,军中将领的任命、节度使的出任皆以贿赂成行。

  四、总结

  在唐代,由宦官监军、典军对于唐代大军影响很大,也与大军纪律好坏大有关联。宦官不但成为大军纪律维护与执行者,而且成为大军权力的决策者。唐代后期大军的纪律风气,因宦官监典而与初期大有不同,也成为了中国古代军事史上一个特殊的阶段。宦官作为唐代社会的“异类”群体,是唐代大军变化的特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宪宗认为宦官作为家奴易制,但是却忽略了唐代宦官本身并不是一个独立阶层,它与大军的紧密结合造成了神策军的特殊性,一损俱损,因而造成宪宗也被宦官合谋害死的结局。自德宗贞元十二年窦文昌、霍仙鸣分别典当神策左右军并出任护军中尉后,宦官开始垄断神策军军权,神策军落入宦官控制之中。

  由中官担任统帅,至崔脱引朱温诛灭宦官。神策军一直作为直属皇帝的野战部队,兵力也一度多达十五万人,经突破了禁军原先仅有的维护京城治安的警戒功能,成为讨伐叛逆,维护唐代中央政权稳固的强大组织。在神策军中,宦官不但拥有类似出任地方大军中监军的权力,而且直接掌握大军的领导权,成为事实上的领兵主帅。

  在唐宪宗时期平定王朝宗叛乱便由当时的大宦官吐突承璀担任主帅,虽劳而无功,但是确实对于当时的唐代官僚和大军阶层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对于唐代大军纪律来说,由宦官典军,危害巨大,影响深远。宦官监军,仅仅是对于大军的调动或者行军作战指令的干涉,在实际上的军事指挥体系中,有大军主将与其形成制约,宦官无法逾越。

  裴度、李德裕认识到宦官监军之危害性,以恩赐等作为条件,因而达成中人不干涉大军的共识。这样大军才能做到令行禁止、指挥一统,大军纪律也得以保持严整。不但提高大军士气,也增强了部队战斗力。而由宦官典军,宦官成为军事统帅,刑赏杀伐皆专擅于宦官,大军纪律也无法得以维持。宦官典军何以对唐代军纪造成巨大的危害?据笔者推测,大致有以下几点:

  还不了解:唐代宦官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宦官专权,唐代最甚,唐代大军中的宦官权力到底可以有多大?

  唐代史料中有关宦官监军、典军的记录层出不穷,宦官在唐代的政治舞台上有着浓重的一笔。宦官监军、典军是唐代中后期军事制度变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唐代的国家政治活动产生了相当深远的影响。宦官作为贵族政治中一个极为特殊的阶层,它的行为本身被主流社会所排斥。而在唐代后期,宦官阶层与大军却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结合(神策军的兴废)。宦官势力的消长,也恰好的反映了唐代大军的兴衰,成为唐代国家逐渐衰落的真实写照。

  一、宦官成为唐代中央在藩镇大军中军纪的执行者

  宦官边令诚曾担任高仙芝、封常清的监军,把二者遇敌不战、丢失城池的行为报告给了皇帝,二人因此被斩杀。抛开边令诚与高仙芝、封常清个人恩怨的原因,仅以东京战败失利原因,皇帝也确实可斩杀高、封二人,且高仙芝也认为自己战败丢失城池理应问罪。

  所以边令诚虽以个人憎恶为出发点污蔑高、封二人并将二人斩杀,但却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监军使的作用。即“监视刑赏,奏察违谬”,这也是唐初监察御史所担当监军使的应有职能。宦官作为监军使代表着唐代中央的政治和军事权威,严格履行监督和控制大军的职责。

  对于军中主将违反军纪的行为,在唐代前期,大多由御史台等三法司机构提请弹劾,而最终由皇帝个人意志所决定。而在宦官出任监军使一职后,由于宦官在开元后期的权力无限扩大,已经改变了唐代初期的局面。因而,监军制度也在宦官出使后也形成了常态,是国家处置大军问题的保障。而宦官作为监军使,也不断的在履行其具体职责。

image.png

  另外,唐代后期各藩镇常发生军乱。为此,避免或阻止军乱,稳定大军也成为监军使的例行公职。否则,将会以失职罪论处。宣宗曾下诏:“自今戎臣失律,并坐监军。”因而,各藩镇监军中官多以其权消除军乱,对于稳定军心,推行军纪有着良好的积极作用。《新唐书》记载“陈许节度使上官说藉,其壻田偁欲胁其子使袭军政;牙将王沛,亦说之婿也,知其谋,以告监军范日用,讨擒之”。

  可见,在唐代藩镇动乱中,监军使凭借自己独特的身份和权力,有效的维护了大军的团结。有利于保持大军纪律的良好风气,力图使军乱的破坏程度降低到最小。可以说,监军使作为唐代中央政府在大军中的代理人,它的行为和职能体现了大军中惩处违法乱纪的作用。在大军内部,监军使“监视刑赏,奏察违谬”的行为也使得部队上下能够保持有效的等级秩序与分配体系,避免大军内部的剧烈动荡和变乱有着决定作用。

  二、宦官监军对军纪的破坏

  唐代后期各支大军出现监军使一职,对于藩镇节帅有着巨大的监视作用。使之在发动对抗中央或者大肆诛杀士兵行为不得不有所收敛,而监军使和藩镇主帅所形成的互相牵制的作用,对于唐代后期的大军有着巨大影响。主将与监军使令行不一,大军战斗力因而长期低下,平叛作战长期出于不利地位。

  但监军使和统兵大将在大军领导权上的矛盾与斗争,也成为中晚唐时期大军虚弱混乱不堪的焦点。鱼朝恩干涉李光弼的作战指令,从而导致了邙山之战中官军大溃败的局面。唐宪宗元和年间讨伐淮西吴元济的斗争。历时多年,军费无度仍无法消灭叛乱。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统兵大将碍于监军使之威没有专擅之权。而且大军中战斗力强的士兵皆被监军使抽调,一直使战事长期不利。

image.png

  唐武宗会昌年间泽滿镇的平叛长期停滞,也是因为监军使对大军纪律的过多干涉而导致令出多门,朝令夕改,从而影响大军的命令和士气。唐代后期大军长期处于不利局面的原因和监军使有着莫大的关系。其问题的核心就是监军使对唐代军纪的维持施加了重要影响,监军使剥夺了大军主将对大军的驾奴权力,因而监军使的个人活动,成为大军纪律优劣的关键。

  在取消监军使过多干涉军中号令的前提下,军事斗争往往快速取得了成功。取消监军使对大军的过多干涉,保持军政的简洁高效,才能使部队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大军纪律风气也会因之而改变。由此,在实际战役斗争中,监军使对于唐代大军的军纪维持是弊大于利。

  三、宦官典军与军纪的关系

  唐代宦官与大军结合的特殊性,还体现在宦官直接掌握大军这种特殊形式。这也是唐代宦官阶层专权与汉、明两朝的不同。汉代与明朝的宦官虽然权势很大,但与唐代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唐代宦官专事章典禁军,特别是神策军的建立和发展,宦官的参与和影响息息相关。

  安史之乱后,唐代统治者对于武将极力防备。以往唐初那种由武将来担任禁军将领的传统没有因之而延续,而以宦官担当,李辅国、程元振、鱼朝恩先后专事章典禁军。唐代统治者也认为相对不断叛乱的方镇武将,作为“刑余之人”的家奴宦官更为可靠。唐宪宗曾经针对任用宦官有着自己的看法:“此辈是朕家人,智识凡近,此缓经任使,所以假贷恩私。若事迹无良,违犯有验,朕处置如一毫耳。”

image.png

  宪宗认为宦官作为家奴易制,但是却忽略了唐代宦官本身并不是一个独立阶层,它与大军的紧密结合造成了神策军的特殊性,一损俱损,因而造成宪宗也被宦官合谋害死的结局。自德宗贞元十二年窦文昌、霍仙鸣分别典当神策左右军并出任护军中尉后,宦官开始垄断神策军军权,神策军落入宦官控制之中。

  由中官担任统帅,至崔脱引朱温诛灭宦官。神策军一直作为直属皇帝的野战部队,兵力也一度多达十五万人,经突破了禁军原先仅有的维护京城治安的警戒功能,成为讨伐叛逆,维护唐代中央政权稳固的强大组织。在神策军中,宦官不但拥有类似出任地方大军中监军的权力,而且直接掌握大军的领导权,成为事实上的领兵主帅。

  在唐宪宗时期平定王朝宗叛乱便由当时的大宦官吐突承璀担任主帅,虽劳而无功,但是确实对于当时的唐代官僚和大军阶层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对于唐代大军纪律来说,由宦官典军,危害巨大,影响深远。宦官监军,仅仅是对于大军的调动或者行军作战指令的干涉,在实际上的军事指挥体系中,有大军主将与其形成制约,宦官无法逾越。

  裴度、李德裕认识到宦官监军之危害性,以恩赐等作为条件,因而达成中人不干涉大军的共识。这样大军才能做到令行禁止、指挥一统,大军纪律也得以保持严整。不但提高大军士气,也增强了部队战斗力。而由宦官典军,宦官成为军事统帅,刑赏杀伐皆专擅于宦官,大军纪律也无法得以维持。宦官典军何以对唐代军纪造成巨大的危害?据笔者推测,大致有以下几点:

image.png

  其一,宦官作为一个特殊的全体,历来不被主流社会所接纳;即便因皇帝欣赏而飞黄腾达也被封建士大夫所斥。唐宪宗任用吐突承璀为帅而遭到朝臣反对,便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白居易认为宦官是地位下贱之人,由宦官出任主帅,使敌人轻视中央大军,会造成中央无才可用的赋她局面。而且宦官出任主将,没有先例可循,会造成大军内部上下离心,令行不一,长久之间会造成出征失利,无功而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吐突承璀讨伐王承宗也是无疾而终。战斗失利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然而由于宦官身份的特殊性而形成的大军内部新型将官体系,确实危害了军纪的建设和维持。

  其二,宦官大多为宫廷杂役、洒扫之徒,缺乏文化修养,特别是对于大军指挥可谓是一窍不通。这也造成宦官典军的低劣和无能,因而妨害了大军的纪律风气。唐代的内侍省和内诸司使系统的发达,确实需要一批有文化和修养的宦官群体。并且有的宦官获得了在皇宫内廷学习文化的机会,地方每年向唐代献纳宦儿也多为聪颖之辈。这使得一批宦官文化素质和道德修养也颇有建树。

  然而多数宦官文化较为低下,其职责多为“闇门守御,黄衣廪食而已”。至于担任大军将领,维护大军纪律,既无所学,亦非其长。宦官缺乏维护大军纪律不容侵犯的胆魄和绝对权威,所以宦官典军是对大军纪律的一种破坏。而且典军宦官本身就是违反军纪、以身试法的好手,更不用说维护大军纪律风气,做到言行如一、赏罚分明。

image.png

  其三,宦官出任统军主帅,多利用权力谋私利,贪污纳贿之风遍布军中,军中将领的任命、节度使的出任皆以贿赂成行。

  四、总结

  在唐代,由宦官监军、典军对于唐代大军影响很大,也与大军纪律好坏大有关联。宦官不但成为大军纪律维护与执行者,而且成为大军权力的决策者。唐代后期大军的纪律风气,因宦官监典而与初期大有不同,也成为了中国古代军事史上一个特殊的阶段。宦官作为唐代社会的“异类”群体,是唐代大军变化的特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其一,宦官作为一个特殊的全体,历来不被主流社会所接纳;即便因皇帝欣赏而飞黄腾达也被封建士大夫所斥。唐宪宗任用吐突承璀为帅而遭到朝臣反对,便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白居易认为宦官是地位下贱之人,由宦官出任主帅,使敌人轻视中央大军,会造成中央无才可用的赋她局面。而且宦官出任主将,没有先例可循,会造成大军内部上下离心,令行不一,长久之间会造成出征失利,无功而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吐突承璀讨伐王承宗也是无疾而终。战斗失利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然而由于宦官身份的特殊性而形成的大军内部新型将官体系,确实危害了军纪的建设和维持。

  其二,宦官大多为宫廷杂役、洒扫之徒,缺乏文化修养,特别是对于大军指挥可谓是一窍不通。这也造成宦官典军的低劣和无能,因而妨害了大军的纪律风气。唐代的内侍省和内诸司使系统的发达,确实需要一批有文化和修养的宦官群体。并且有的宦官获得了在皇宫内廷学习文化的机会,地方每年向唐代献纳宦儿也多为聪颖之辈。这使得一批宦官文化素质和道德修养也颇有建树。

  然而多数宦官文化较为低下,其职责多为“闇门守御,黄衣廪食而已”。至于担任大军将领,维护大军纪律,既无所学,亦非其长。宦官缺乏维护大军纪律不容侵犯的胆魄和绝对权威,所以宦官典军是对大军纪律的一种破坏。而且典军宦官本身就是违反军纪、以身试法的好手,更不用说维护大军纪律风气,做到言行如一、赏罚分明。

  还不了解:唐代宦官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宦官专权,唐代最甚,唐代大军中的宦官权力到底可以有多大?

  唐代史料中有关宦官监军、典军的记录层出不穷,宦官在唐代的政治舞台上有着浓重的一笔。宦官监军、典军是唐代中后期军事制度变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唐代的国家政治活动产生了相当深远的影响。宦官作为贵族政治中一个极为特殊的阶层,它的行为本身被主流社会所排斥。而在唐代后期,宦官阶层与大军却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结合(神策军的兴废)。宦官势力的消长,也恰好的反映了唐代大军的兴衰,成为唐代国家逐渐衰落的真实写照。

  一、宦官成为唐代中央在藩镇大军中军纪的执行者

  宦官边令诚曾担任高仙芝、封常清的监军,把二者遇敌不战、丢失城池的行为报告给了皇帝,二人因此被斩杀。抛开边令诚与高仙芝、封常清个人恩怨的原因,仅以东京战败失利原因,皇帝也确实可斩杀高、封二人,且高仙芝也认为自己战败丢失城池理应问罪。

  所以边令诚虽以个人憎恶为出发点污蔑高、封二人并将二人斩杀,但却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监军使的作用。即“监视刑赏,奏察违谬”,这也是唐初监察御史所担当监军使的应有职能。宦官作为监军使代表着唐代中央的政治和军事权威,严格履行监督和控制大军的职责。

  对于军中主将违反军纪的行为,在唐代前期,大多由御史台等三法司机构提请弹劾,而最终由皇帝个人意志所决定。而在宦官出任监军使一职后,由于宦官在开元后期的权力无限扩大,已经改变了唐代初期的局面。因而,监军制度也在宦官出使后也形成了常态,是国家处置大军问题的保障。而宦官作为监军使,也不断的在履行其具体职责。

image.png

  另外,唐代后期各藩镇常发生军乱。为此,避免或阻止军乱,稳定大军也成为监军使的例行公职。否则,将会以失职罪论处。宣宗曾下诏:“自今戎臣失律,并坐监军。”因而,各藩镇监军中官多以其权消除军乱,对于稳定军心,推行军纪有着良好的积极作用。《新唐书》记载“陈许节度使上官说藉,其壻田偁欲胁其子使袭军政;牙将王沛,亦说之婿也,知其谋,以告监军范日用,讨擒之”。

  可见,在唐代藩镇动乱中,监军使凭借自己独特的身份和权力,有效的维护了大军的团结。有利于保持大军纪律的良好风气,力图使军乱的破坏程度降低到最小。可以说,监军使作为唐代中央政府在大军中的代理人,它的行为和职能体现了大军中惩处违法乱纪的作用。在大军内部,监军使“监视刑赏,奏察违谬”的行为也使得部队上下能够保持有效的等级秩序与分配体系,避免大军内部的剧烈动荡和变乱有着决定作用。

  二、宦官监军对军纪的破坏

  唐代后期各支大军出现监军使一职,对于藩镇节帅有着巨大的监视作用。使之在发动对抗中央或者大肆诛杀士兵行为不得不有所收敛,而监军使和藩镇主帅所形成的互相牵制的作用,对于唐代后期的大军有着巨大影响。主将与监军使令行不一,大军战斗力因而长期低下,平叛作战长期出于不利地位。

  但监军使和统兵大将在大军领导权上的矛盾与斗争,也成为中晚唐时期大军虚弱混乱不堪的焦点。鱼朝恩干涉李光弼的作战指令,从而导致了邙山之战中官军大溃败的局面。唐宪宗元和年间讨伐淮西吴元济的斗争。历时多年,军费无度仍无法消灭叛乱。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统兵大将碍于监军使之威没有专擅之权。而且大军中战斗力强的士兵皆被监军使抽调,一直使战事长期不利。

image.png

  唐武宗会昌年间泽滿镇的平叛长期停滞,也是因为监军使对大军纪律的过多干涉而导致令出多门,朝令夕改,从而影响大军的命令和士气。唐代后期大军长期处于不利局面的原因和监军使有着莫大的关系。其问题的核心就是监军使对唐代军纪的维持施加了重要影响,监军使剥夺了大军主将对大军的驾奴权力,因而监军使的个人活动,成为大军纪律优劣的关键。

  在取消监军使过多干涉军中号令的前提下,军事斗争往往快速取得了成功。取消监军使对大军的过多干涉,保持军政的简洁高效,才能使部队形成强大的战斗力,大军纪律风气也会因之而改变。由此,在实际战役斗争中,监军使对于唐代大军的军纪维持是弊大于利。

  三、宦官典军与军纪的关系

  唐代宦官与大军结合的特殊性,还体现在宦官直接掌握大军这种特殊形式。这也是唐代宦官阶层专权与汉、明两朝的不同。汉代与明朝的宦官虽然权势很大,但与唐代相比,仍有较大差距。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唐代宦官专事章典禁军,特别是神策军的建立和发展,宦官的参与和影响息息相关。

  安史之乱后,唐代统治者对于武将极力防备。以往唐初那种由武将来担任禁军将领的传统没有因之而延续,而以宦官担当,李辅国、程元振、鱼朝恩先后专事章典禁军。唐代统治者也认为相对不断叛乱的方镇武将,作为“刑余之人”的家奴宦官更为可靠。唐宪宗曾经针对任用宦官有着自己的看法:“此辈是朕家人,智识凡近,此缓经任使,所以假贷恩私。若事迹无良,违犯有验,朕处置如一毫耳。”

image.png

  宪宗认为宦官作为家奴易制,但是却忽略了唐代宦官本身并不是一个独立阶层,它与大军的紧密结合造成了神策军的特殊性,一损俱损,因而造成宪宗也被宦官合谋害死的结局。自德宗贞元十二年窦文昌、霍仙鸣分别典当神策左右军并出任护军中尉后,宦官开始垄断神策军军权,神策军落入宦官控制之中。

  由中官担任统帅,至崔脱引朱温诛灭宦官。神策军一直作为直属皇帝的野战部队,兵力也一度多达十五万人,经突破了禁军原先仅有的维护京城治安的警戒功能,成为讨伐叛逆,维护唐代中央政权稳固的强大组织。在神策军中,宦官不但拥有类似出任地方大军中监军的权力,而且直接掌握大军的领导权,成为事实上的领兵主帅。

  在唐宪宗时期平定王朝宗叛乱便由当时的大宦官吐突承璀担任主帅,虽劳而无功,但是确实对于当时的唐代官僚和大军阶层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对于唐代大军纪律来说,由宦官典军,危害巨大,影响深远。宦官监军,仅仅是对于大军的调动或者行军作战指令的干涉,在实际上的军事指挥体系中,有大军主将与其形成制约,宦官无法逾越。

  裴度、李德裕认识到宦官监军之危害性,以恩赐等作为条件,因而达成中人不干涉大军的共识。这样大军才能做到令行禁止、指挥一统,大军纪律也得以保持严整。不但提高大军士气,也增强了部队战斗力。而由宦官典军,宦官成为军事统帅,刑赏杀伐皆专擅于宦官,大军纪律也无法得以维持。宦官典军何以对唐代军纪造成巨大的危害?据笔者推测,大致有以下几点:

image.png

  其一,宦官作为一个特殊的全体,历来不被主流社会所接纳;即便因皇帝欣赏而飞黄腾达也被封建士大夫所斥。唐宪宗任用吐突承璀为帅而遭到朝臣反对,便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白居易认为宦官是地位下贱之人,由宦官出任主帅,使敌人轻视中央大军,会造成中央无才可用的赋她局面。而且宦官出任主将,没有先例可循,会造成大军内部上下离心,令行不一,长久之间会造成出征失利,无功而返。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吐突承璀讨伐王承宗也是无疾而终。战斗失利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然而由于宦官身份的特殊性而形成的大军内部新型将官体系,确实危害了军纪的建设和维持。

  其二,宦官大多为宫廷杂役、洒扫之徒,缺乏文化修养,特别是对于大军指挥可谓是一窍不通。这也造成宦官典军的低劣和无能,因而妨害了大军的纪律风气。唐代的内侍省和内诸司使系统的发达,确实需要一批有文化和修养的宦官群体。并且有的宦官获得了在皇宫内廷学习文化的机会,地方每年向唐代献纳宦儿也多为聪颖之辈。这使得一批宦官文化素质和道德修养也颇有建树。

  然而多数宦官文化较为低下,其职责多为“闇门守御,黄衣廪食而已”。至于担任大军将领,维护大军纪律,既无所学,亦非其长。宦官缺乏维护大军纪律不容侵犯的胆魄和绝对权威,所以宦官典军是对大军纪律的一种破坏。而且典军宦官本身就是违反军纪、以身试法的好手,更不用说维护大军纪律风气,做到言行如一、赏罚分明。

image.png

  其三,宦官出任统军主帅,多利用权力谋私利,贪污纳贿之风遍布军中,军中将领的任命、节度使的出任皆以贿赂成行。

  四、总结

  在唐代,由宦官监军、典军对于唐代大军影响很大,也与大军纪律好坏大有关联。宦官不但成为大军纪律维护与执行者,而且成为大军权力的决策者。唐代后期大军的纪律风气,因宦官监典而与初期大有不同,也成为了中国古代军事史上一个特殊的阶段。宦官作为唐代社会的“异类”群体,是唐代大军变化的特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其三,宦官出任统军主帅,多利用权力谋私利,贪污纳贿之风遍布军中,军中将领的任命、节度使的出任皆以贿赂成行。

  四、总结

  在唐代,由宦官监军、典军对于唐代大军影响很大,也与大军纪律好坏大有关联。宦官不但成为大军纪律维护与执行者,而且成为大军权力的决策者。唐代后期大军的纪律风气,因宦官监典而与初期大有不同,也成为了中国古代军事史上一个特殊的阶段。宦官作为唐代社会的“异类”群体,是唐代大军变化的特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3-31 15:57:05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