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逍遥津之战的具体过程是怎样的?双方采取了哪些行动?

关键词:东吴,孙权,张辽,合肥,凌统,军队兵,逍遥津战破

张辽为孙权所围

  公元215年,曹魏名将张辽率领七千人迎击东吴十万大军,先后两次大破东吴,史称逍遥津之战,这是历史上一场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战役前期,张辽率领800名将士冲击东吴的十万大军,一直冲杀到孙权的主帅旗下。吴将陈武战死,孙权逃奔山顶。战至中午,吴军皆披靡溃败、闻风丧胆。战役后期,张辽率领追兵,以分兵毁桥的战术,大破孙权、甘宁、凌统等人,差点活捉孙权 。孙权蹴马趋津,跳过断桥,才得以逃脱。一些东吴军人被俘。

  此战化解了合肥之围,俗称逍遥津之战,是汉末三国时期合肥之战的重要组成部分。经此一役,张辽威震江东。“张辽止啼”也成为民间流传的传奇典故 。《三国演义》中“张辽威震逍遥津”的故事,就是对这场战役的改编。

  经过

  合肥交锋

  第二天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张辽被甲持戟,亲自先登,直陷敌阵。在冲入东吴的营垒之前,张辽就已经亲自斩杀了数十名东吴士卒和两名东吴将领。他一边大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号,一边登锋陷阵,冲入东吴的营垒。此后,张辽继续敢死队向孙权主阵方向奋勇冲杀,一直冲到了孙权的主帅麾旗之下。孙权大惊,周围的东吴诸将都不知该怎么办,于是便逃向一座较高的山冢,孙权的卫队持着长戟防止曹军冲上来。张辽在山脚下呼喊:“孙权出来!一决胜负!”孙权不敢有所举动。东吴将士也都不知所措。

  东吴诸将没有做好准备,张辽突然进攻,使得东吴猛将陈武不幸战死,宋谦、徐盛都负伤往后退,潘璋这时正好在他们后面,便驰马上前,斩杀了后退的宋谦、徐盛两人。原本往后退的败军看到这种情形,尽皆回到自己岗位戮力死战。张辽军总共只有八百人,规模庞大的东吴军队把张辽这些敢死队围起来,围了数重。贺齐在中军杀进战局,拾到了徐盛因负伤而丢掉的长矛。(合肥交战的3条本传 ,共有0句撤军,0句津北,3句合肥,并且,都被《甘宁传》带有“唯”字的名单排除。津北交战的5条本传 、1条裴注,共有6句撤军,5句津北,1句津南。)

  公元215年,曹魏名将张辽率领七千人迎击东吴十万大军,先后两次大破东吴,史称逍遥津之战,这是历史上一场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战役前期,张辽率领800名将士冲击东吴的十万大军,一直冲杀到孙权的主帅旗下。吴将陈武战死,孙权逃奔山顶。战至中午,吴军皆披靡溃败、闻风丧胆。战役后期,张辽率领追兵,以分兵毁桥的战术,大破孙权、甘宁、凌统等人,差点活捉孙权 。孙权蹴马趋津,跳过断桥,才得以逃脱。一些东吴军人被俘。

  此战化解了合肥之围,俗称逍遥津之战,是汉末三国时期合肥之战的重要组成部分。经此一役,张辽威震江东。“张辽止啼”也成为民间流传的传奇典故 。《三国演义》中“张辽威震逍遥津”的故事,就是对这场战役的改编。

  经过

  合肥交锋

  第二天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张辽被甲持戟,亲自先登,直陷敌阵。在冲入东吴的营垒之前,张辽就已经亲自斩杀了数十名东吴士卒和两名东吴将领。他一边大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号,一边登锋陷阵,冲入东吴的营垒。此后,张辽继续敢死队向孙权主阵方向奋勇冲杀,一直冲到了孙权的主帅麾旗之下。孙权大惊,周围的东吴诸将都不知该怎么办,于是便逃向一座较高的山冢,孙权的卫队持着长戟防止曹军冲上来。张辽在山脚下呼喊:“孙权出来!一决胜负!”孙权不敢有所举动。东吴将士也都不知所措。

  东吴诸将没有做好准备,张辽突然进攻,使得东吴猛将陈武不幸战死,宋谦、徐盛都负伤往后退,潘璋这时正好在他们后面,便驰马上前,斩杀了后退的宋谦、徐盛两人。原本往后退的败军看到这种情形,尽皆回到自己岗位戮力死战。张辽军总共只有八百人,规模庞大的东吴军队把张辽这些敢死队围起来,围了数重。贺齐在中军杀进战局,拾到了徐盛因负伤而丢掉的长矛。(合肥交战的3条本传 ,共有0句撤军,0句津北,3句合肥,并且,都被《甘宁传》带有“唯”字的名单排除。津北交战的5条本传 、1条裴注,共有6句撤军,5句津北,1句津南。)

image.png

  在东吴军队“围辽数重”之后,张辽的军队分别向左向右驱逐围兵,然后径直向前实施“急击”,将东吴的包围圈打开。在战斗中期,张辽曾经带领着中期破围的几十人突出了重围。而“辽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锋陷阵,大破之”说明此时张辽军还有余众几百人在东吴军队的包围圈中。在张辽与先出的数十人杀出重围之后,余众几百人大声呼喊:“将军要舍弃我们吗?”由于余众的人数很多,余众的呼喊声很大,可以被远处的张辽听到。于是,张辽带领着中期破围的数十人,又杀入了重围,救援余众数百人。终于,东吴军皆披靡溃败,望风而退,不敢再抵挡张辽了,也被称为“权众破走”。

  这次战斗从凌晨一直持续到中午,吴军士气全失,回军修整守备,合肥守军因为初战告捷 而军心大振,李典、乐进等合肥诸将们都对张辽表示心服口服。

  这次战斗分为5个阶段:1.张辽突击吴军;2.吴军包围张辽;3.张辽破围而出;4.张辽复入吴军;5.吴军披靡败走 。

  这次战斗也正是在东吴统治区域出现了“张辽止啼”现象的原因。

  晋朝史学家陈寿将这场发生在合肥被围城时的战斗称之为“孙权围合肥,张辽、李典击破之”,晋朝史学家孙盛认为张辽800人“以致命之兵,击贪墯之卒,其势必胜” 。

  此前,张辽亲自提出“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的作战方略,至此,完全实现目标。战果描述分别是:敌方的“吴人夺气”、己方的“众心乃安”。 此外,《三国志》的“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自旦战至日中,吴人夺气”、《魏书》的“孙权率十万众围合肥,辽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锋陷阵,大破之”、《魏略》的“张辽为孙权所围,辽溃围出,复入,权众破走”都表明张辽800人的敢死队是在击退东吴军队之后(“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才返回合肥城中。反观,孙权军队则是被800人“大破之”,战至中午时,“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

image.png

  “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的东吴败兵与后续部队汇合,继续僵持在合肥十余日(“权守合肥十余日”当中的“守”字,没有进攻的含义,但有坚持、僵持、保持的含义)。既然“守”字没有进攻的含义,《乐进传》又没有记录乐进在合肥拒击敌人的功勋,《武帝纪》也只有出战的张辽、李典之功而无守城的乐进之功,所以,在孙权军队僵持在合肥的十余日这一时间段里,无法确定孙权军队是否曾经对合肥城发起过攻城战。但是,即使东吴军队发起了攻城战,合肥城也是难以攻克的。首先,因为以前的扬州刺史刘馥的积极建设下,合肥城的城墙高又坚固,木柱石头等防御器材一样不少。其次,在张辽800将士成功以少胜多之后,合肥城内因为军心稳定而守则必固,反观孙权的军队则丧失了斗志与信心 。所以,在此期间,东吴诸军无论是一直在围城营寨中闭营自守,还是曾经离开过围城营寨进行攀城交战,都不会改变此次合肥之战的结局。后来,东吴军中发生了疫病,孙权见士气低落、夺城无望,只好下令班师。(陈武等东吴高级将领的遗体早已被运往江南建业的东郊。 )

  津北交锋

  东吴各兵团接到撤军令,纷纷兵皆就路,各自退去了。逍遥津是南肥河上面的渡口。 孙权准备自逍遥津口渡河南撤,此时的逍遥津北岸只剩下5支东吴部队,包括孙权的一千余名车下虎士,以及吕蒙(东吴私兵制,吕蒙的私兵数不明)、蒋钦(东吴私兵制 ,蒋钦的私兵数不明)、凌统(凌统有私兵300人)与甘宁(东吴私兵制,甘宁的私兵数不明)。

  张辽在城上瞭望吴军的退军情况,发现东吴军队大多已经先行出发了,而在逍遥津以北只仅剩下少量的精兵。张辽觇望知之,率诸军追击,同时分兵去毁桥。

  张辽步骑齐出,很快到达津北。孙权见状,心知不妙,赶紧派人去将前面已撤退的部队叫回,无奈那些部队已上路一段时间,一时还赶不回来。甘宁拉弓拼命射箭,看到东吴军战士人人战志消靡,鼓吹手惊怖而不能复鸣。于是,甘宁大声责问鼓吹手为何不吹号擂鼓,甚至拔刀欲斫之,鼓吹手便擂鼓吹号,东吴军听到,士气为之一振。

  右部督凌统带著亲卫族众三百人与曹军展开激烈血战,将孙权救出。孙权与甘宁蹴马趋津,逃到逍遥津的桥边,发现桥已被曹军破坏,只剩下两边延伸的桥板,中间有一丈多的地方没有桥板可供依托。孙权亲近的官员谷利,要孙权持著马鞍,然后让马后退,再飞纵向前,谷利在后面用鞭抽马,以助马势。孙权就这样连人带马的飞到南岸。由于桥梁已被拆毁,贺齐的三千兵马只能在津南迎接孙权。

  凌统看著孙权安全的到了南岸,又回身继续再战。身旁的左右亲兵一一战死,凌统也多处负伤。后来认为孙权应该没安全顾虑了,才准备离开战场。但是桥已被曹军破坏,各条通路也被曹军封锁,已经达到了“桥败路绝”的境地。凌统只好披着战甲以潜泳的方式游过了逍遥津。

image.png

  在东吴将领们逃离津北之后,依然留在津北的东吴精兵们失去了领导,而且还处在“桥败路绝”的情况,于是,逐渐向魏军投降。战斗结束,张辽率军押解俘虏。在押解的途中,张辽询问投降的东吴士兵:“有个紫色胡须、上身长腿短、善于骑射的人是谁?”东吴降卒说:“是孙权。”等到张辽与乐进相遇,谈到这事,叹息己方没有早点知道孙权的样子,早知道就急追他,说不定就能抓到他了。合肥城内的曹军将士听说,皆大为叹恨。

  “几复获权”也说明了津北吴军的兵败之势,以至于他们的首领孙权险些就被活捉 。

  孙权已经登上返回东吴的大船,在船上与诸将饮宴,贺齐在席间涕泣而道:“至尊(当时东吴将士如此称孙权) 身为人主,应当持重,今天这样的事,差点全盘皆没,部下们都震惊万分,希望您能以此为终身之诫!”孙权起身谢贺齐,说必定会谨记在心。

  孙权看到凌统回来,十分惊喜,赶紧找人帮凌统更衣换药。凌统因他的亲族们没有人活着回来,很是伤感,孙权用衣袖帮他擦泪,安慰他说:“公绩(凌统的字),亡者已矣,只要你还活着,还怕会没有人吗?”回去之后,孙权果然给凌统以前两倍的部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东吴军队“围辽数重”之后,张辽的军队分别向左向右驱逐围兵,然后径直向前实施“急击”,将东吴的包围圈打开。在战斗中期,张辽曾经带领着中期破围的几十人突出了重围。而“辽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锋陷阵,大破之”说明此时张辽军还有余众几百人在东吴军队的包围圈中。在张辽与先出的数十人杀出重围之后,余众几百人大声呼喊:“将军要舍弃我们吗?”由于余众的人数很多,余众的呼喊声很大,可以被远处的张辽听到。于是,张辽带领着中期破围的数十人,又杀入了重围,救援余众数百人。终于,东吴军皆披靡溃败,望风而退,不敢再抵挡张辽了,也被称为“权众破走”。

  这次战斗从凌晨一直持续到中午,吴军士气全失,回军修整守备,合肥守军因为初战告捷 而军心大振,李典、乐进等合肥诸将们都对张辽表示心服口服。

  这次战斗分为5个阶段:1.张辽突击吴军;2.吴军包围张辽;3.张辽破围而出;4.张辽复入吴军;5.吴军披靡败走 。

  这次战斗也正是在东吴统治区域出现了“张辽止啼”现象的原因。

  晋朝史学家陈寿将这场发生在合肥被围城时的战斗称之为“孙权围合肥,张辽、李典击破之”,晋朝史学家孙盛认为张辽800人“以致命之兵,击贪墯之卒,其势必胜” 。

  此前,张辽亲自提出“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的作战方略,至此,完全实现目标。战果描述分别是:敌方的“吴人夺气”、己方的“众心乃安”。 此外,《三国志》的“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自旦战至日中,吴人夺气”、《魏书》的“孙权率十万众围合肥,辽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锋陷阵,大破之”、《魏略》的“张辽为孙权所围,辽溃围出,复入,权众破走”都表明张辽800人的敢死队是在击退东吴军队之后(“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才返回合肥城中。反观,孙权军队则是被800人“大破之”,战至中午时,“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

  公元215年,曹魏名将张辽率领七千人迎击东吴十万大军,先后两次大破东吴,史称逍遥津之战,这是历史上一场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战役前期,张辽率领800名将士冲击东吴的十万大军,一直冲杀到孙权的主帅旗下。吴将陈武战死,孙权逃奔山顶。战至中午,吴军皆披靡溃败、闻风丧胆。战役后期,张辽率领追兵,以分兵毁桥的战术,大破孙权、甘宁、凌统等人,差点活捉孙权 。孙权蹴马趋津,跳过断桥,才得以逃脱。一些东吴军人被俘。

  此战化解了合肥之围,俗称逍遥津之战,是汉末三国时期合肥之战的重要组成部分。经此一役,张辽威震江东。“张辽止啼”也成为民间流传的传奇典故 。《三国演义》中“张辽威震逍遥津”的故事,就是对这场战役的改编。

  经过

  合肥交锋

  第二天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张辽被甲持戟,亲自先登,直陷敌阵。在冲入东吴的营垒之前,张辽就已经亲自斩杀了数十名东吴士卒和两名东吴将领。他一边大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号,一边登锋陷阵,冲入东吴的营垒。此后,张辽继续敢死队向孙权主阵方向奋勇冲杀,一直冲到了孙权的主帅麾旗之下。孙权大惊,周围的东吴诸将都不知该怎么办,于是便逃向一座较高的山冢,孙权的卫队持着长戟防止曹军冲上来。张辽在山脚下呼喊:“孙权出来!一决胜负!”孙权不敢有所举动。东吴将士也都不知所措。

  东吴诸将没有做好准备,张辽突然进攻,使得东吴猛将陈武不幸战死,宋谦、徐盛都负伤往后退,潘璋这时正好在他们后面,便驰马上前,斩杀了后退的宋谦、徐盛两人。原本往后退的败军看到这种情形,尽皆回到自己岗位戮力死战。张辽军总共只有八百人,规模庞大的东吴军队把张辽这些敢死队围起来,围了数重。贺齐在中军杀进战局,拾到了徐盛因负伤而丢掉的长矛。(合肥交战的3条本传 ,共有0句撤军,0句津北,3句合肥,并且,都被《甘宁传》带有“唯”字的名单排除。津北交战的5条本传 、1条裴注,共有6句撤军,5句津北,1句津南。)

image.png

  在东吴军队“围辽数重”之后,张辽的军队分别向左向右驱逐围兵,然后径直向前实施“急击”,将东吴的包围圈打开。在战斗中期,张辽曾经带领着中期破围的几十人突出了重围。而“辽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锋陷阵,大破之”说明此时张辽军还有余众几百人在东吴军队的包围圈中。在张辽与先出的数十人杀出重围之后,余众几百人大声呼喊:“将军要舍弃我们吗?”由于余众的人数很多,余众的呼喊声很大,可以被远处的张辽听到。于是,张辽带领着中期破围的数十人,又杀入了重围,救援余众数百人。终于,东吴军皆披靡溃败,望风而退,不敢再抵挡张辽了,也被称为“权众破走”。

  这次战斗从凌晨一直持续到中午,吴军士气全失,回军修整守备,合肥守军因为初战告捷 而军心大振,李典、乐进等合肥诸将们都对张辽表示心服口服。

  这次战斗分为5个阶段:1.张辽突击吴军;2.吴军包围张辽;3.张辽破围而出;4.张辽复入吴军;5.吴军披靡败走 。

  这次战斗也正是在东吴统治区域出现了“张辽止啼”现象的原因。

  晋朝史学家陈寿将这场发生在合肥被围城时的战斗称之为“孙权围合肥,张辽、李典击破之”,晋朝史学家孙盛认为张辽800人“以致命之兵,击贪墯之卒,其势必胜” 。

  此前,张辽亲自提出“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的作战方略,至此,完全实现目标。战果描述分别是:敌方的“吴人夺气”、己方的“众心乃安”。 此外,《三国志》的“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自旦战至日中,吴人夺气”、《魏书》的“孙权率十万众围合肥,辽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锋陷阵,大破之”、《魏略》的“张辽为孙权所围,辽溃围出,复入,权众破走”都表明张辽800人的敢死队是在击退东吴军队之后(“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才返回合肥城中。反观,孙权军队则是被800人“大破之”,战至中午时,“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

image.png

  “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的东吴败兵与后续部队汇合,继续僵持在合肥十余日(“权守合肥十余日”当中的“守”字,没有进攻的含义,但有坚持、僵持、保持的含义)。既然“守”字没有进攻的含义,《乐进传》又没有记录乐进在合肥拒击敌人的功勋,《武帝纪》也只有出战的张辽、李典之功而无守城的乐进之功,所以,在孙权军队僵持在合肥的十余日这一时间段里,无法确定孙权军队是否曾经对合肥城发起过攻城战。但是,即使东吴军队发起了攻城战,合肥城也是难以攻克的。首先,因为以前的扬州刺史刘馥的积极建设下,合肥城的城墙高又坚固,木柱石头等防御器材一样不少。其次,在张辽800将士成功以少胜多之后,合肥城内因为军心稳定而守则必固,反观孙权的军队则丧失了斗志与信心 。所以,在此期间,东吴诸军无论是一直在围城营寨中闭营自守,还是曾经离开过围城营寨进行攀城交战,都不会改变此次合肥之战的结局。后来,东吴军中发生了疫病,孙权见士气低落、夺城无望,只好下令班师。(陈武等东吴高级将领的遗体早已被运往江南建业的东郊。 )

  津北交锋

  东吴各兵团接到撤军令,纷纷兵皆就路,各自退去了。逍遥津是南肥河上面的渡口。 孙权准备自逍遥津口渡河南撤,此时的逍遥津北岸只剩下5支东吴部队,包括孙权的一千余名车下虎士,以及吕蒙(东吴私兵制,吕蒙的私兵数不明)、蒋钦(东吴私兵制 ,蒋钦的私兵数不明)、凌统(凌统有私兵300人)与甘宁(东吴私兵制,甘宁的私兵数不明)。

  张辽在城上瞭望吴军的退军情况,发现东吴军队大多已经先行出发了,而在逍遥津以北只仅剩下少量的精兵。张辽觇望知之,率诸军追击,同时分兵去毁桥。

  张辽步骑齐出,很快到达津北。孙权见状,心知不妙,赶紧派人去将前面已撤退的部队叫回,无奈那些部队已上路一段时间,一时还赶不回来。甘宁拉弓拼命射箭,看到东吴军战士人人战志消靡,鼓吹手惊怖而不能复鸣。于是,甘宁大声责问鼓吹手为何不吹号擂鼓,甚至拔刀欲斫之,鼓吹手便擂鼓吹号,东吴军听到,士气为之一振。

  右部督凌统带著亲卫族众三百人与曹军展开激烈血战,将孙权救出。孙权与甘宁蹴马趋津,逃到逍遥津的桥边,发现桥已被曹军破坏,只剩下两边延伸的桥板,中间有一丈多的地方没有桥板可供依托。孙权亲近的官员谷利,要孙权持著马鞍,然后让马后退,再飞纵向前,谷利在后面用鞭抽马,以助马势。孙权就这样连人带马的飞到南岸。由于桥梁已被拆毁,贺齐的三千兵马只能在津南迎接孙权。

  凌统看著孙权安全的到了南岸,又回身继续再战。身旁的左右亲兵一一战死,凌统也多处负伤。后来认为孙权应该没安全顾虑了,才准备离开战场。但是桥已被曹军破坏,各条通路也被曹军封锁,已经达到了“桥败路绝”的境地。凌统只好披着战甲以潜泳的方式游过了逍遥津。

image.png

  在东吴将领们逃离津北之后,依然留在津北的东吴精兵们失去了领导,而且还处在“桥败路绝”的情况,于是,逐渐向魏军投降。战斗结束,张辽率军押解俘虏。在押解的途中,张辽询问投降的东吴士兵:“有个紫色胡须、上身长腿短、善于骑射的人是谁?”东吴降卒说:“是孙权。”等到张辽与乐进相遇,谈到这事,叹息己方没有早点知道孙权的样子,早知道就急追他,说不定就能抓到他了。合肥城内的曹军将士听说,皆大为叹恨。

  “几复获权”也说明了津北吴军的兵败之势,以至于他们的首领孙权险些就被活捉 。

  孙权已经登上返回东吴的大船,在船上与诸将饮宴,贺齐在席间涕泣而道:“至尊(当时东吴将士如此称孙权) 身为人主,应当持重,今天这样的事,差点全盘皆没,部下们都震惊万分,希望您能以此为终身之诫!”孙权起身谢贺齐,说必定会谨记在心。

  孙权看到凌统回来,十分惊喜,赶紧找人帮凌统更衣换药。凌统因他的亲族们没有人活着回来,很是伤感,孙权用衣袖帮他擦泪,安慰他说:“公绩(凌统的字),亡者已矣,只要你还活着,还怕会没有人吗?”回去之后,孙权果然给凌统以前两倍的部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的东吴败兵与后续部队汇合,继续僵持在合肥十余日(“权守合肥十余日”当中的“守”字,没有进攻的含义,但有坚持、僵持、保持的含义)。既然“守”字没有进攻的含义,《乐进传》又没有记录乐进在合肥拒击敌人的功勋,《武帝纪》也只有出战的张辽、李典之功而无守城的乐进之功,所以,在孙权军队僵持在合肥的十余日这一时间段里,无法确定孙权军队是否曾经对合肥城发起过攻城战。但是,即使东吴军队发起了攻城战,合肥城也是难以攻克的。首先,因为以前的扬州刺史刘馥的积极建设下,合肥城的城墙高又坚固,木柱石头等防御器材一样不少。其次,在张辽800将士成功以少胜多之后,合肥城内因为军心稳定而守则必固,反观孙权的军队则丧失了斗志与信心 。所以,在此期间,东吴诸军无论是一直在围城营寨中闭营自守,还是曾经离开过围城营寨进行攀城交战,都不会改变此次合肥之战的结局。后来,东吴军中发生了疫病,孙权见士气低落、夺城无望,只好下令班师。(陈武等东吴高级将领的遗体早已被运往江南建业的东郊。 )

  津北交锋

  东吴各兵团接到撤军令,纷纷兵皆就路,各自退去了。逍遥津是南肥河上面的渡口。 孙权准备自逍遥津口渡河南撤,此时的逍遥津北岸只剩下5支东吴部队,包括孙权的一千余名车下虎士,以及吕蒙(东吴私兵制,吕蒙的私兵数不明)、蒋钦(东吴私兵制 ,蒋钦的私兵数不明)、凌统(凌统有私兵300人)与甘宁(东吴私兵制,甘宁的私兵数不明)。

  张辽在城上瞭望吴军的退军情况,发现东吴军队大多已经先行出发了,而在逍遥津以北只仅剩下少量的精兵。张辽觇望知之,率诸军追击,同时分兵去毁桥。

  张辽步骑齐出,很快到达津北。孙权见状,心知不妙,赶紧派人去将前面已撤退的部队叫回,无奈那些部队已上路一段时间,一时还赶不回来。甘宁拉弓拼命射箭,看到东吴军战士人人战志消靡,鼓吹手惊怖而不能复鸣。于是,甘宁大声责问鼓吹手为何不吹号擂鼓,甚至拔刀欲斫之,鼓吹手便擂鼓吹号,东吴军听到,士气为之一振。

  右部督凌统带著亲卫族众三百人与曹军展开激烈血战,将孙权救出。孙权与甘宁蹴马趋津,逃到逍遥津的桥边,发现桥已被曹军破坏,只剩下两边延伸的桥板,中间有一丈多的地方没有桥板可供依托。孙权亲近的官员谷利,要孙权持著马鞍,然后让马后退,再飞纵向前,谷利在后面用鞭抽马,以助马势。孙权就这样连人带马的飞到南岸。由于桥梁已被拆毁,贺齐的三千兵马只能在津南迎接孙权。

  凌统看著孙权安全的到了南岸,又回身继续再战。身旁的左右亲兵一一战死,凌统也多处负伤。后来认为孙权应该没安全顾虑了,才准备离开战场。但是桥已被曹军破坏,各条通路也被曹军封锁,已经达到了“桥败路绝”的境地。凌统只好披着战甲以潜泳的方式游过了逍遥津。

  公元215年,曹魏名将张辽率领七千人迎击东吴十万大军,先后两次大破东吴,史称逍遥津之战,这是历史上一场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战役前期,张辽率领800名将士冲击东吴的十万大军,一直冲杀到孙权的主帅旗下。吴将陈武战死,孙权逃奔山顶。战至中午,吴军皆披靡溃败、闻风丧胆。战役后期,张辽率领追兵,以分兵毁桥的战术,大破孙权、甘宁、凌统等人,差点活捉孙权 。孙权蹴马趋津,跳过断桥,才得以逃脱。一些东吴军人被俘。

  此战化解了合肥之围,俗称逍遥津之战,是汉末三国时期合肥之战的重要组成部分。经此一役,张辽威震江东。“张辽止啼”也成为民间流传的传奇典故 。《三国演义》中“张辽威震逍遥津”的故事,就是对这场战役的改编。

  经过

  合肥交锋

  第二天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张辽被甲持戟,亲自先登,直陷敌阵。在冲入东吴的营垒之前,张辽就已经亲自斩杀了数十名东吴士卒和两名东吴将领。他一边大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号,一边登锋陷阵,冲入东吴的营垒。此后,张辽继续敢死队向孙权主阵方向奋勇冲杀,一直冲到了孙权的主帅麾旗之下。孙权大惊,周围的东吴诸将都不知该怎么办,于是便逃向一座较高的山冢,孙权的卫队持着长戟防止曹军冲上来。张辽在山脚下呼喊:“孙权出来!一决胜负!”孙权不敢有所举动。东吴将士也都不知所措。

  东吴诸将没有做好准备,张辽突然进攻,使得东吴猛将陈武不幸战死,宋谦、徐盛都负伤往后退,潘璋这时正好在他们后面,便驰马上前,斩杀了后退的宋谦、徐盛两人。原本往后退的败军看到这种情形,尽皆回到自己岗位戮力死战。张辽军总共只有八百人,规模庞大的东吴军队把张辽这些敢死队围起来,围了数重。贺齐在中军杀进战局,拾到了徐盛因负伤而丢掉的长矛。(合肥交战的3条本传 ,共有0句撤军,0句津北,3句合肥,并且,都被《甘宁传》带有“唯”字的名单排除。津北交战的5条本传 、1条裴注,共有6句撤军,5句津北,1句津南。)

image.png

  在东吴军队“围辽数重”之后,张辽的军队分别向左向右驱逐围兵,然后径直向前实施“急击”,将东吴的包围圈打开。在战斗中期,张辽曾经带领着中期破围的几十人突出了重围。而“辽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锋陷阵,大破之”说明此时张辽军还有余众几百人在东吴军队的包围圈中。在张辽与先出的数十人杀出重围之后,余众几百人大声呼喊:“将军要舍弃我们吗?”由于余众的人数很多,余众的呼喊声很大,可以被远处的张辽听到。于是,张辽带领着中期破围的数十人,又杀入了重围,救援余众数百人。终于,东吴军皆披靡溃败,望风而退,不敢再抵挡张辽了,也被称为“权众破走”。

  这次战斗从凌晨一直持续到中午,吴军士气全失,回军修整守备,合肥守军因为初战告捷 而军心大振,李典、乐进等合肥诸将们都对张辽表示心服口服。

  这次战斗分为5个阶段:1.张辽突击吴军;2.吴军包围张辽;3.张辽破围而出;4.张辽复入吴军;5.吴军披靡败走 。

  这次战斗也正是在东吴统治区域出现了“张辽止啼”现象的原因。

  晋朝史学家陈寿将这场发生在合肥被围城时的战斗称之为“孙权围合肥,张辽、李典击破之”,晋朝史学家孙盛认为张辽800人“以致命之兵,击贪墯之卒,其势必胜” 。

  此前,张辽亲自提出“折其盛势,以安众心”的作战方略,至此,完全实现目标。战果描述分别是:敌方的“吴人夺气”、己方的“众心乃安”。 此外,《三国志》的“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自旦战至日中,吴人夺气”、《魏书》的“孙权率十万众围合肥,辽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锋陷阵,大破之”、《魏略》的“张辽为孙权所围,辽溃围出,复入,权众破走”都表明张辽800人的敢死队是在击退东吴军队之后(“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才返回合肥城中。反观,孙权军队则是被800人“大破之”,战至中午时,“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

image.png

  “权人马皆披靡”、“权众破走”的东吴败兵与后续部队汇合,继续僵持在合肥十余日(“权守合肥十余日”当中的“守”字,没有进攻的含义,但有坚持、僵持、保持的含义)。既然“守”字没有进攻的含义,《乐进传》又没有记录乐进在合肥拒击敌人的功勋,《武帝纪》也只有出战的张辽、李典之功而无守城的乐进之功,所以,在孙权军队僵持在合肥的十余日这一时间段里,无法确定孙权军队是否曾经对合肥城发起过攻城战。但是,即使东吴军队发起了攻城战,合肥城也是难以攻克的。首先,因为以前的扬州刺史刘馥的积极建设下,合肥城的城墙高又坚固,木柱石头等防御器材一样不少。其次,在张辽800将士成功以少胜多之后,合肥城内因为军心稳定而守则必固,反观孙权的军队则丧失了斗志与信心 。所以,在此期间,东吴诸军无论是一直在围城营寨中闭营自守,还是曾经离开过围城营寨进行攀城交战,都不会改变此次合肥之战的结局。后来,东吴军中发生了疫病,孙权见士气低落、夺城无望,只好下令班师。(陈武等东吴高级将领的遗体早已被运往江南建业的东郊。 )

  津北交锋

  东吴各兵团接到撤军令,纷纷兵皆就路,各自退去了。逍遥津是南肥河上面的渡口。 孙权准备自逍遥津口渡河南撤,此时的逍遥津北岸只剩下5支东吴部队,包括孙权的一千余名车下虎士,以及吕蒙(东吴私兵制,吕蒙的私兵数不明)、蒋钦(东吴私兵制 ,蒋钦的私兵数不明)、凌统(凌统有私兵300人)与甘宁(东吴私兵制,甘宁的私兵数不明)。

  张辽在城上瞭望吴军的退军情况,发现东吴军队大多已经先行出发了,而在逍遥津以北只仅剩下少量的精兵。张辽觇望知之,率诸军追击,同时分兵去毁桥。

  张辽步骑齐出,很快到达津北。孙权见状,心知不妙,赶紧派人去将前面已撤退的部队叫回,无奈那些部队已上路一段时间,一时还赶不回来。甘宁拉弓拼命射箭,看到东吴军战士人人战志消靡,鼓吹手惊怖而不能复鸣。于是,甘宁大声责问鼓吹手为何不吹号擂鼓,甚至拔刀欲斫之,鼓吹手便擂鼓吹号,东吴军听到,士气为之一振。

  右部督凌统带著亲卫族众三百人与曹军展开激烈血战,将孙权救出。孙权与甘宁蹴马趋津,逃到逍遥津的桥边,发现桥已被曹军破坏,只剩下两边延伸的桥板,中间有一丈多的地方没有桥板可供依托。孙权亲近的官员谷利,要孙权持著马鞍,然后让马后退,再飞纵向前,谷利在后面用鞭抽马,以助马势。孙权就这样连人带马的飞到南岸。由于桥梁已被拆毁,贺齐的三千兵马只能在津南迎接孙权。

  凌统看著孙权安全的到了南岸,又回身继续再战。身旁的左右亲兵一一战死,凌统也多处负伤。后来认为孙权应该没安全顾虑了,才准备离开战场。但是桥已被曹军破坏,各条通路也被曹军封锁,已经达到了“桥败路绝”的境地。凌统只好披着战甲以潜泳的方式游过了逍遥津。

image.png

  在东吴将领们逃离津北之后,依然留在津北的东吴精兵们失去了领导,而且还处在“桥败路绝”的情况,于是,逐渐向魏军投降。战斗结束,张辽率军押解俘虏。在押解的途中,张辽询问投降的东吴士兵:“有个紫色胡须、上身长腿短、善于骑射的人是谁?”东吴降卒说:“是孙权。”等到张辽与乐进相遇,谈到这事,叹息己方没有早点知道孙权的样子,早知道就急追他,说不定就能抓到他了。合肥城内的曹军将士听说,皆大为叹恨。

  “几复获权”也说明了津北吴军的兵败之势,以至于他们的首领孙权险些就被活捉 。

  孙权已经登上返回东吴的大船,在船上与诸将饮宴,贺齐在席间涕泣而道:“至尊(当时东吴将士如此称孙权) 身为人主,应当持重,今天这样的事,差点全盘皆没,部下们都震惊万分,希望您能以此为终身之诫!”孙权起身谢贺齐,说必定会谨记在心。

  孙权看到凌统回来,十分惊喜,赶紧找人帮凌统更衣换药。凌统因他的亲族们没有人活着回来,很是伤感,孙权用衣袖帮他擦泪,安慰他说:“公绩(凌统的字),亡者已矣,只要你还活着,还怕会没有人吗?”回去之后,孙权果然给凌统以前两倍的部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在东吴将领们逃离津北之后,依然留在津北的东吴精兵们失去了领导,而且还处在“桥败路绝”的情况,于是,逐渐向魏军投降。战斗结束,张辽率军押解俘虏。在押解的途中,张辽询问投降的东吴士兵:“有个紫色胡须、上身长腿短、善于骑射的人是谁?”东吴降卒说:“是孙权。”等到张辽与乐进相遇,谈到这事,叹息己方没有早点知道孙权的样子,早知道就急追他,说不定就能抓到他了。合肥城内的曹军将士听说,皆大为叹恨。

  “几复获权”也说明了津北吴军的兵败之势,以至于他们的首领孙权险些就被活捉 。

  孙权已经登上返回东吴的大船,在船上与诸将饮宴,贺齐在席间涕泣而道:“至尊(当时东吴将士如此称孙权) 身为人主,应当持重,今天这样的事,差点全盘皆没,部下们都震惊万分,希望您能以此为终身之诫!”孙权起身谢贺齐,说必定会谨记在心。

  孙权看到凌统回来,十分惊喜,赶紧找人帮凌统更衣换药。凌统因他的亲族们没有人活着回来,很是伤感,孙权用衣袖帮他擦泪,安慰他说:“公绩(凌统的字),亡者已矣,只要你还活着,还怕会没有人吗?”回去之后,孙权果然给凌统以前两倍的部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2-03-20 02:25:33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