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科创板将迎来国产CPU第一股,年收入10亿元,陷知识产权纠纷

关键词:龙芯,中科,CPU芯,芯片中,研发,中国,胡伟武,MIPS

龙芯中科将成为国产通用CPU的第一股

文/《财经天下》周刊 康嘉林

编/游勇

国产CPU第一股终于要来了。

近日,科创板上市委公告称,龙芯中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首发12月17日上会。如果顺利过会,龙芯中科将成为国产通用CPU的第一股。而CPU被视作计算机的中枢神经,其产业结构复杂,研发门槛高,一直被视为芯片产业的“战略高地”。

在国产力量中,龙芯中科是较早一代研发CPU的厂商之一,亦是国产六大通用CPU厂商中首家公开IPO进程的公司,与天津飞腾、华为鲲鹏、海光信息、上海申威和上海兆芯共同构成“国产CPU六大金刚”。

但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是,以龙芯中科为代表的国产CPU的实力依然不强。根据龙芯中科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到2020年,龙芯中科营收分别约为1.93亿元、4.86亿元、10.82亿元,复合增长率达137%;归母净利润分别约为0.08亿元、1.92亿元、0.72亿元。

(图源/龙芯中科官方微信公众号)

头顶中科大光环,号称自主知识产权

龙芯入局CPU,至今算起来已有20年时间,从第一次流片到做大上市,龙芯的国产芯片征程历经坎坷。

2000年,毕业多年的胡伟武回到母校中科大进行招生宣传,看到凌乱实验室中的芯片、电容、电阻,激起了他做国产芯片的冲动。自此之后,胡伟武参与到计算所筹备的CPU设计项目中,龙芯中科的前身便发源于此。

经过一年半的研发,2002年,龙芯中科终于做成了中国首款通用CPU“龙芯一号”。胡伟武还给龙芯取了一个颇有中国特色的小名“狗剩”,希望名字贱一点容易养大,音译成英文,就是“Godson”。

现实并未如胡伟武预期那般进行。彼时汉芯黑幕骗取国家补贴事件,让中国芯遭遇了行业地震,龙芯也没有例外。尤其是龙芯指令集与美国MIPS的指令集有95%的相似度,让不少人直指龙芯也是“伪自主”。

而支持的一部分人士则认为,龙芯中科的做法只是遵循了MIPS的指令集,但并没有拿MIPS的这套公开代码,而是自己设计的CPU,属于“自主知识产权的CPU”。

争议实在太过激烈,胡伟武不得不出来解释:2003年龙芯中科考虑购买授权,MIPS开出了500万美元(按当时汇率约3500-4000万元)的天价,但项目组当时只有1000万元的启动资金,国家在龙芯项目上平均年投入也只有2000万元,“不是不想买,确实是买不起。”

这次风暴也为日后龙芯上市羁绊埋下了伏笔。

2016年龙芯的3A3000芯片研制成功,龙芯CPU的性能开始能应对政府办公市场;2017年,龙芯开始应用于北斗卫星在内的国家重器中;2019年净利润首破1亿元。

虽然龙芯中科在过去三年的研发投入持续增长,分别约为0.75亿元、0.78亿元、2.08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约为19%、16%、39%。而本次上市募资的35.12亿元,也将发力先进制程芯片。

但相比之下,龙芯中科就显得相形见绌。根据公开数据,英特尔2017年到2019年的总研发投入在260亿元左右,同期AMD的研发投入为46亿元。一位芯片行业分析师告诉《财经天下》周刊,龙芯需要钱,一个是研发,一个是做生态。“龙芯需要投入很多经费去升级CPU,特别是这个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市场中。”

随着华为鲲鹏的入局,目前国产通用CPU分成如下阵营,以龙芯、申威为代表可控路线,以飞腾、华为鲲鹏为主的Arm路线,以及以海光、兆芯为代表的X86路线。彼此之间互为竞争,在企业的大型的集采中也互有胜负。

《财经天下》周刊此前获悉,2019年前,国家信创项目做了两批试点,总共四五百家单位做了国产替代。由于龙芯和飞腾做得比较早,又分别是中科大和国防科大的背景,获得先发优势。其中桌面CPU市场绝大部分是龙芯中科获得,服务器CPU市场80%也是龙芯,剩下的20%才是飞腾和兆芯。

知识产权纠纷待解

在2020年一场学术年会上,胡伟武提到,龙芯中科正在研发一套完全自主设计的指令集LoongArch。如果成功,这意味着最基础的指令集也是龙芯自主设计的,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CPU,也为龙芯冲刺IPO提供了基础动力。

但6月的一则告示让龙芯再次陷入舆论中心,国内一家名为上海芯联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宣布其在2019年取得了MIPS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永久和不可撤销的经营权,并承接其在中国的所有授权合约,以及其全部技术与可衍生的二次研究开发权与命名权、可追溯的诉讼权。

芯联芯认为,龙芯中科“彻底抛弃MIPS发布自主指令系统”等内容的宣传和报道偏离事实,损害了芯联芯的合法权益,龙芯中科未依约履行相关授权协议,包括未依约按时足额向其支付技术授权的权利金等相关费用。

口水战一触即发,双方在各自公众号中隔空回应。龙芯称其恶意中伤,但对于芯联芯声明里所有披露的问题,没有提出任何实质性的回复或法律证据。

双方的沟通并不顺畅,《财经天下》周刊获悉,2021年2月至今,龙芯中科与芯联芯分别在香港、北京、广州产生了一起仲裁申请以及三起互诉案件,目前均在审理过程之中。

仲裁以及互诉案件的焦点在于,龙芯中科所称的自研LoongArch架构是否构成对MIPS的“超范围使用、修改创新、再授权”。由此或衍生出仲裁与知识产权纠纷是否会对公司存续产生更为严厉的后果,进而影响上市。

在二轮问询中,上交所的主要点便是龙芯重大仲裁、诉讼纠纷、研发支出资本化等几大问题。11月25日,龙芯中科回复上交所科创板二轮问询,列举了权威第三方机构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赛西实验室(国家工信部直属单位)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龙芯3A5000处理器芯片使用的是LoongArch指令系统,未使用MIPS指令系统。

但双方的诉讼并没有就此结束,龙芯中科的说法能否获得上交所的认同需要在两天后才能揭晓。但即便成功上市,留给龙芯的难题依然还有很多。最关键的是能否构建一个良好的生态,如果按照国产CPU从2010年开始做生态算起,这个生态大约到2030年才能建好。

《财经天下》周刊了解到,目前,一些基础软件,比如国产操作系统、国产数据库、国产中间件、通用应用软件已经基本没有问题了,但其中还有大量软件需要适配,需要人力、财力和时间,更需要政策的指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12-15 19:43:1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