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古代屠户身份低微,为什么敢去欺负秀才?

关键词:屠户,秀才胡,范进里举,古代,儒林外史,身份,女婿

胡屠户的收入

  古代屠户身份低微,为什么竟然敢去欺负秀才?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接着往下看吧~

  都说古代屠户身份低,可已是秀才的范进怎么照样被屠户岳父欺负?其实,结合《儒林外史》的创作背景,这一幕很好理解。

  首先,看似地位低的胡屠户放在明清年间的社会里,是响当当的“有钱人”。明清年间是中国古代商品经济大发展的时代,特别是“吃肉”这事。且不说达官贵人,赶上风调雨顺的年景,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长工们也能做到“夏秋一日荤,两日素……春冬一日荤,三日素”。

  古代屠户身份低微,为什么竟然敢去欺负秀才?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接着往下看吧~

  都说古代屠户身份低,可已是秀才的范进怎么照样被屠户岳父欺负?其实,结合《儒林外史》的创作背景,这一幕很好理解。

  首先,看似地位低的胡屠户放在明清年间的社会里,是响当当的“有钱人”。明清年间是中国古代商品经济大发展的时代,特别是“吃肉”这事。且不说达官贵人,赶上风调雨顺的年景,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长工们也能做到“夏秋一日荤,两日素……春冬一日荤,三日素”。

image.png

  至于日常的肉食消费,更是越发火热,明朝学者谢肇淛曾出席一位监司官的饮宴,三桌宴席竟用了72只鸡和150斤肉。《儒林外史》里,范进中举后,跑来攀交情的张乡绅,“一年就是无事,肉也要用四五千斤”。这奢靡风气,当时也流行到民间。供应肉食的屠户们自然成了刚需职业,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就以胡屠户骂范进的原话:“我一天杀一个猪,还赚不到一钱银子(10钱银子=1两银子)。”这样算下来,胡屠户一年收入大概是36两银子。明代正七品县官,年收入也就45两白银。胡屠户的收入,真心不少。

  而且就这高收入,胡屠户很可能是“打了埋伏”。万历年间的内阁大学士申时行曾估算,在北京这类大城市里,从事屠户等行业的人,家产往往是“千万之资”。放在《儒林外史》的世界里,胡屠户未必赶得上“北京屠户”,但看看张乡绅之流的消费水平,就知胡屠户的腰包显然比普通百姓鼓得多。

  对此,胡屠户十分自豪,当然敢跟女婿范进说:“我这行行事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面前装大?”

image.png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中举之前,范进的这个秀才身份虽是朝廷功名,实际上严重贬值。

  明初,秀才身份还十分显贵,享有“免赋税劳役”等特权。发展到明朝中后期时,这优越地位已经一落千丈。一方面是社会经济变化快,秀才们的“补贴”早已不够用。外加朝廷日益腐败,秀才要读书求学,就得花钱打通关节,成本直线上升。明末的大多数州县,“穷秀才”往往占到当地秀才数量的一半以上,以致“贫不能葬,身无完衣”。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读书人只靠“读书”过日子,还一个劲往科场上奔,结局就是穷得叮当响,以至于范进的老婆都“不知猪油可曾吃过几回”。对这样的女婿,胡屠户当然有底气开骂。

  面对“秀才女婿”,胡屠户可以骂得这般底气十足,面对“举人女婿”,就不同了。古代读书人阶层里,要论泾渭分明最大的,那就是“秀才”与“举人”。做秀才虽顶着功名,但温饱都成问题,一旦中了举,那就是一步登天。以明朝学者陈益祥的叹息说,只要一个人中了举,各色人等都来投奔。

  看过如此“威风”,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面对中举的范进,胡屠户立刻变脸,花样吹捧“贤婿才学又高”。范进“拜谢”了他,他就“再三不安”。一看张乡绅来了,他“忙躲进女儿房里”。就算屠户再有钱,和举人女婿,也不是一个等级啊。一部《儒林外史》,写的不止是世态炎凉,更有忍俊不禁背后真实的社会生活百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至于日常的肉食消费,更是越发火热,明朝学者谢肇淛曾出席一位监司官的饮宴,三桌宴席竟用了72只鸡和150斤肉。《儒林外史》里,范进中举后,跑来攀交情的张乡绅,“一年就是无事,肉也要用四五千斤”。这奢靡风气,当时也流行到民间。供应肉食的屠户们自然成了刚需职业,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就以胡屠户骂范进的原话:“我一天杀一个猪,还赚不到一钱银子(10钱银子=1两银子)。”这样算下来,胡屠户一年收入大概是36两银子。明代正七品县官,年收入也就45两白银。胡屠户的收入,真心不少。

  而且就这高收入,胡屠户很可能是“打了埋伏”。万历年间的内阁大学士申时行曾估算,在北京这类大城市里,从事屠户等行业的人,家产往往是“千万之资”。放在《儒林外史》的世界里,胡屠户未必赶得上“北京屠户”,但看看张乡绅之流的消费水平,就知胡屠户的腰包显然比普通百姓鼓得多。

  对此,胡屠户十分自豪,当然敢跟女婿范进说:“我这行行事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面前装大?”

  古代屠户身份低微,为什么竟然敢去欺负秀才?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接着往下看吧~

  都说古代屠户身份低,可已是秀才的范进怎么照样被屠户岳父欺负?其实,结合《儒林外史》的创作背景,这一幕很好理解。

  首先,看似地位低的胡屠户放在明清年间的社会里,是响当当的“有钱人”。明清年间是中国古代商品经济大发展的时代,特别是“吃肉”这事。且不说达官贵人,赶上风调雨顺的年景,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长工们也能做到“夏秋一日荤,两日素……春冬一日荤,三日素”。

image.png

  至于日常的肉食消费,更是越发火热,明朝学者谢肇淛曾出席一位监司官的饮宴,三桌宴席竟用了72只鸡和150斤肉。《儒林外史》里,范进中举后,跑来攀交情的张乡绅,“一年就是无事,肉也要用四五千斤”。这奢靡风气,当时也流行到民间。供应肉食的屠户们自然成了刚需职业,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就以胡屠户骂范进的原话:“我一天杀一个猪,还赚不到一钱银子(10钱银子=1两银子)。”这样算下来,胡屠户一年收入大概是36两银子。明代正七品县官,年收入也就45两白银。胡屠户的收入,真心不少。

  而且就这高收入,胡屠户很可能是“打了埋伏”。万历年间的内阁大学士申时行曾估算,在北京这类大城市里,从事屠户等行业的人,家产往往是“千万之资”。放在《儒林外史》的世界里,胡屠户未必赶得上“北京屠户”,但看看张乡绅之流的消费水平,就知胡屠户的腰包显然比普通百姓鼓得多。

  对此,胡屠户十分自豪,当然敢跟女婿范进说:“我这行行事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面前装大?”

image.png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中举之前,范进的这个秀才身份虽是朝廷功名,实际上严重贬值。

  明初,秀才身份还十分显贵,享有“免赋税劳役”等特权。发展到明朝中后期时,这优越地位已经一落千丈。一方面是社会经济变化快,秀才们的“补贴”早已不够用。外加朝廷日益腐败,秀才要读书求学,就得花钱打通关节,成本直线上升。明末的大多数州县,“穷秀才”往往占到当地秀才数量的一半以上,以致“贫不能葬,身无完衣”。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读书人只靠“读书”过日子,还一个劲往科场上奔,结局就是穷得叮当响,以至于范进的老婆都“不知猪油可曾吃过几回”。对这样的女婿,胡屠户当然有底气开骂。

  面对“秀才女婿”,胡屠户可以骂得这般底气十足,面对“举人女婿”,就不同了。古代读书人阶层里,要论泾渭分明最大的,那就是“秀才”与“举人”。做秀才虽顶着功名,但温饱都成问题,一旦中了举,那就是一步登天。以明朝学者陈益祥的叹息说,只要一个人中了举,各色人等都来投奔。

  看过如此“威风”,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面对中举的范进,胡屠户立刻变脸,花样吹捧“贤婿才学又高”。范进“拜谢”了他,他就“再三不安”。一看张乡绅来了,他“忙躲进女儿房里”。就算屠户再有钱,和举人女婿,也不是一个等级啊。一部《儒林外史》,写的不止是世态炎凉,更有忍俊不禁背后真实的社会生活百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中举之前,范进的这个秀才身份虽是朝廷功名,实际上严重贬值。

  明初,秀才身份还十分显贵,享有“免赋税劳役”等特权。发展到明朝中后期时,这优越地位已经一落千丈。一方面是社会经济变化快,秀才们的“补贴”早已不够用。外加朝廷日益腐败,秀才要读书求学,就得花钱打通关节,成本直线上升。明末的大多数州县,“穷秀才”往往占到当地秀才数量的一半以上,以致“贫不能葬,身无完衣”。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读书人只靠“读书”过日子,还一个劲往科场上奔,结局就是穷得叮当响,以至于范进的老婆都“不知猪油可曾吃过几回”。对这样的女婿,胡屠户当然有底气开骂。

  面对“秀才女婿”,胡屠户可以骂得这般底气十足,面对“举人女婿”,就不同了。古代读书人阶层里,要论泾渭分明最大的,那就是“秀才”与“举人”。做秀才虽顶着功名,但温饱都成问题,一旦中了举,那就是一步登天。以明朝学者陈益祥的叹息说,只要一个人中了举,各色人等都来投奔。

  看过如此“威风”,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面对中举的范进,胡屠户立刻变脸,花样吹捧“贤婿才学又高”。范进“拜谢”了他,他就“再三不安”。一看张乡绅来了,他“忙躲进女儿房里”。就算屠户再有钱,和举人女婿,也不是一个等级啊。一部《儒林外史》,写的不止是世态炎凉,更有忍俊不禁背后真实的社会生活百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12-15 19:41:50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