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借壳上市热情逐渐冰封壳资源前途何在

关键词:借壳,上市,IPO,企业,注册,资本,市场壳制,证券

企业借壳上市动力不足

  曾几何时,借壳上市被视为跻身资本市场的捷径,而在2015年的高潮过后,借壳上市的热情逐渐“冰封”,以至于在2021年的前11个月,A股市场没有一例成功的借壳上市。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通过对投资人、经济学者、分析师、注册会计师、证券律师等多类资本市场观察者、参与者的采访,回顾分析借壳上市十年来的变化,探寻借壳上市降温背后的答案。

  “冒险的游戏”为何遇冷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2年至2020年,借壳上市成功的案例数量分别为16、27、31、31、11、3、6、7、3。而2021年的前11个月,借壳上市则干脆交了白卷。

  历史中曾不乏因借壳上市赚得盆满钵满的企业和投资人。但上述数据折射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各路资本、主体参与借壳上市的热情在极速下降。

  借壳案例的减少,直接反映在了审计机构的业务上。“近两年的借壳项目,加起来还没有以前半年的多。而近年来监管对第三方机构处罚力度加大,大家不得不加强自身风险管理,也要提高质控。”某不愿具名的注册会计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虽然仍有些企业符合重组条件,也愿意借壳上市。但近年来IPO进程总体加快,加之直接上市对原股东持股更为‘友好’,很多企业家不希望因借壳上市导致股份被稀释,所以更为热衷于IPO。”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桂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注册制下IPO审核时间一般不超过6个月,这是造成借壳上市急剧下降的重要原因。“当前,借壳上市的难点主要包括重组方案设计较为复杂、审核时间较长、重组过程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方面。另外,借壳上市方面的监管政策也趋于严格,尤其是要求在重组过程中加强信息披露,这都为借壳上市增加了难度。”

  “近来,科创板、创业板,也包括北交所提供了新的发行渠道,借壳上市的必要性大大降低。”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借壳上市和以前相比大幅减少,原因可以从两方面分析,“实施注册制后,企业借壳上市动力不足;相比IPO审批,借壳上市审批更严,一般的借壳方案很难通过。这主要是因为借壳上市容易引发内幕交易,由此,借壳上市也成为了不被鼓励的上市路径。”

  借壳还是优秀的选项吗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过去在IPO门槛较高的背景下,很多企业想上市,就只能通过买壳、借壳,而为了降低成本,就会去选择垃圾股为壳,但借壳垃圾股风险很高,堪称冒险。而今,注册制下,加之北交所致力于服务更早期的企业,资本市场的包容度显著提高,买壳借壳的代价已远远大于IPO了。

  从另一个维度看,此前借壳上市备受推崇也与标的背后的资本退出需求相关,那么,如今的投资机构们在退出安排上又有怎样的“小九九”?

  聚元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笛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现在投资机构的退出渠道非常多样,包括IPO、重组借壳、并购、实控人回购等,此前,因为IPO排队的时间比较久,考虑时间成本等因素,大家会更为热衷采用借壳上市的方法退出。

  “但当前重大资产重组和首发上市的要求区别不大,对注入资产的审核条件也是一样的,同时注册制落地,借壳的优势已经丧失,这是近年来借壳上市案例急剧减少的原因。”高笛原说,投资机构选择退出渠道,也要基于被投企业、行业的特性,比如文旅行业不一定要IPO,被并购也是不错的选择。

  高笛原认为,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借壳上市在未来仍会继续趋冷,原因可总结为五方面:“注册制之下,优质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会首选IPO;其次,退市制度也在完善,一些ST类公司被借壳与自身退市间存在监管、规则、周期等多方面矛盾,想要通过被借壳维系上市地位或者全身而退的难度越来越大。”

  壳资源价值几何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壳资源虽然不吃香了,但毕竟注册制还没完全铺开,对于那些非双创企业来说,上市还是不容易的,所以借壳上市在目前还有价值。

  有不愿具名的注册会计师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未来,那些规模较小,可能属于传统产业、夕阳产业,但能够维持经营的上市公司,才能成为有价值的壳。

  “在主板未实施注册制之前,一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如果想在主板上市,借壳可能仍旧有效。但总体上,随着注册制的全面实施与IPO通道的多样化,壳资源的价值在不断下降。”王桂虎说。

  失去了被借壳的价值,对于那些乏善可陈、经营长期疲软的上市公司而言,如何保住自己的上市地位就成了当务之急。

  王桂虎认为,在被借壳的路逐渐走不通,壳价值大幅下降后,那些业绩不佳的A股上市公司会更为自主、顺畅地退出资本市场。

  “借鉴成熟市场的经验,上市公司的寿命都在缩短,二十世纪90年代之后,全球上市公司平均挂牌寿命逐渐缩短到十年左右,优胜劣汰蔚然成风。”董登新也认为,“当壳价值不被市场认可,垃圾股自身也就丧失了保壳的动力。”

  本报记者 桂小笋 李亚男

  曾几何时,借壳上市被视为跻身资本市场的捷径,而在2015年的高潮过后,借壳上市的热情逐渐“冰封”,以至于在2021年的前11个月,A股市场没有一例成功的借壳上市。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通过对投资人、经济学者、分析师、注册会计师、证券律师等多类资本市场观察者、参与者的采访,回顾分析借壳上市十年来的变化,探寻借壳上市降温背后的答案。

  “冒险的游戏”为何遇冷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2年至2020年,借壳上市成功的案例数量分别为16、27、31、31、11、3、6、7、3。而2021年的前11个月,借壳上市则干脆交了白卷。

  历史中曾不乏因借壳上市赚得盆满钵满的企业和投资人。但上述数据折射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各路资本、主体参与借壳上市的热情在极速下降。

  借壳案例的减少,直接反映在了审计机构的业务上。“近两年的借壳项目,加起来还没有以前半年的多。而近年来监管对第三方机构处罚力度加大,大家不得不加强自身风险管理,也要提高质控。”某不愿具名的注册会计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虽然仍有些企业符合重组条件,也愿意借壳上市。但近年来IPO进程总体加快,加之直接上市对原股东持股更为‘友好’,很多企业家不希望因借壳上市导致股份被稀释,所以更为热衷于IPO。”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桂虎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注册制下IPO审核时间一般不超过6个月,这是造成借壳上市急剧下降的重要原因。“当前,借壳上市的难点主要包括重组方案设计较为复杂、审核时间较长、重组过程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方面。另外,借壳上市方面的监管政策也趋于严格,尤其是要求在重组过程中加强信息披露,这都为借壳上市增加了难度。”

  “近来,科创板、创业板,也包括北交所提供了新的发行渠道,借壳上市的必要性大大降低。”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借壳上市和以前相比大幅减少,原因可以从两方面分析,“实施注册制后,企业借壳上市动力不足;相比IPO审批,借壳上市审批更严,一般的借壳方案很难通过。这主要是因为借壳上市容易引发内幕交易,由此,借壳上市也成为了不被鼓励的上市路径。”

  借壳还是优秀的选项吗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过去在IPO门槛较高的背景下,很多企业想上市,就只能通过买壳、借壳,而为了降低成本,就会去选择垃圾股为壳,但借壳垃圾股风险很高,堪称冒险。而今,注册制下,加之北交所致力于服务更早期的企业,资本市场的包容度显著提高,买壳借壳的代价已远远大于IPO了。

  从另一个维度看,此前借壳上市备受推崇也与标的背后的资本退出需求相关,那么,如今的投资机构们在退出安排上又有怎样的“小九九”?

  聚元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笛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现在投资机构的退出渠道非常多样,包括IPO、重组借壳、并购、实控人回购等,此前,因为IPO排队的时间比较久,考虑时间成本等因素,大家会更为热衷采用借壳上市的方法退出。

  “但当前重大资产重组和首发上市的要求区别不大,对注入资产的审核条件也是一样的,同时注册制落地,借壳的优势已经丧失,这是近年来借壳上市案例急剧减少的原因。”高笛原说,投资机构选择退出渠道,也要基于被投企业、行业的特性,比如文旅行业不一定要IPO,被并购也是不错的选择。

  高笛原认为,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借壳上市在未来仍会继续趋冷,原因可总结为五方面:“注册制之下,优质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会首选IPO;其次,退市制度也在完善,一些ST类公司被借壳与自身退市间存在监管、规则、周期等多方面矛盾,想要通过被借壳维系上市地位或者全身而退的难度越来越大。”

  壳资源价值几何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壳资源虽然不吃香了,但毕竟注册制还没完全铺开,对于那些非双创企业来说,上市还是不容易的,所以借壳上市在目前还有价值。

  有不愿具名的注册会计师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未来,那些规模较小,可能属于传统产业、夕阳产业,但能够维持经营的上市公司,才能成为有价值的壳。

  “在主板未实施注册制之前,一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如果想在主板上市,借壳可能仍旧有效。但总体上,随着注册制的全面实施与IPO通道的多样化,壳资源的价值在不断下降。”王桂虎说。

  失去了被借壳的价值,对于那些乏善可陈、经营长期疲软的上市公司而言,如何保住自己的上市地位就成了当务之急。

  王桂虎认为,在被借壳的路逐渐走不通,壳价值大幅下降后,那些业绩不佳的A股上市公司会更为自主、顺畅地退出资本市场。

  “借鉴成熟市场的经验,上市公司的寿命都在缩短,二十世纪90年代之后,全球上市公司平均挂牌寿命逐渐缩短到十年左右,优胜劣汰蔚然成风。”董登新也认为,“当壳价值不被市场认可,垃圾股自身也就丧失了保壳的动力。”

  本报记者 桂小笋 李亚男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12-07 23:14:15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