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国际复材的对赌与赚钱之谜

关键词:国际材复,公司,对赌,协议,云天化,集团,债务%

国际复材存在对赌失败、对赌延期以及短期债务压力大等情况

  若不考虑股改时未分配利润变化的情况,国际复材直到2019年末,其在经营上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还亏损了近200万元。

  近期,重庆国际复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际复材”)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10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国际复材存在对赌失败、对赌延期以及短期债务压力大等情况。

  对赌失败延期

  据了解,国际复材成立于1991年,由重庆市玻纤厂、PC国际、玻璃原丝公司、鲍里斯出资设立。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云天化集团持有国际复材73.69%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而云南省国资委直接持有云天化集团64.17%股份。因此,云南省国资委为国际复材的实际控制人,国际复材实际上是一家云南省国资委控股的公司。

  需要指出的是,记者查询发现,在历史前沿中,国际复材存在不少对赌情况。

  2006年4月,凯雷投资、凯雷有限入股了国际复材,并与国际复材以及其当时的股东签订了相关对赌协议,该协议约定若国际复材未能在2010年12月31日前实现合格的首次公开上市,凯雷有限、凯雷投资有权要求国际复材以公平市场价值回购凯雷有限、凯雷投资所持有的国际复材的股权。

  随后,因国际复材未能在约定的2010年底前完成上市,触发了协议中的对赌回购条款,云天化股份(云天化集团的下属A股上市公司)分别于2011年和2012年分两次以现金收购了凯雷有限、凯雷投资持有的国际复材有限全部股权。

  也就是说,上述的对赌,以国际复材失败告终。

  虽然曾经对赌失败,但国际复材“爱赌之心”却没改变。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12月,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入股了国际复材,而云天化集团分别与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签署了相关对赌协议,并约定国际复材需要在2020年12月31日获得证监会出具的申报材料受理文件等,否则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有权要求云天化集团回购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

  然而,国际复材仍未完成上述相关约定。这也意味着,国际复材上述对赌又以失败告终。

  需要指出的是,2021年4月,建信投资、云南云熹又与云天化集团修改了上述对赌协议,IPO申报受理的时间点改为了2021年6月30日;2021年5月,中国信达也与云天化集团修改了上述对赌协议,IPO申报受理的时间点改为了2021年12月31日。

  因此,云天化集团分别与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签署的对赌协议履行时间获得延期。

  对此,国际复材表示,虽然上述对赌协议同时满足以下要求:公司未作为对赌协议的当事人;对赌协议不存在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变化的约定;对赌协议不与市值挂钩;对赌协议不存在严重影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但是,公司控股股东仍存在回购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持有的公司股权的风险。

  赚了多少钱?

  从业务来看,国际复材是一家致力于玻璃纤维及其制品研发、生产、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

  2018年-2020年和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国际复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2.07亿元、54.85亿元、69.12亿元、40.1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13亿元、1.67亿元、5.84亿元、5.33亿元。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国际复材的营收呈现持续上升趋势,合计收入突破了200亿元。但国际复材净利润却在波动,特别是2019年,国际复材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21.48%。总的来看,公司报告期内合计赚了约15亿元。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却发现,国际复材赚的这15亿元有些“虚”。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国际复材的未分配利润为-7784.17万元、-189.56万元、37534.8万元。

  也就是说,若不考虑股改时未分配利润变化的情况,国际复材直到2019年末,其在经营上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还亏损了近200万元。

  那么,国际复材股改时的未分配利润到底如何?若股改时,未进行未分配利润的变动,那么,自1991年成立以来至2019年,28年的时间,为何国际复材没赚到钱?

  短债压力大

  记者还注意到,国际复材还面临着短期债务较大的风险。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2021年6月末,国际复材的流动资产分别为399378.8万元、522603.99万元、546595.04万元、595398.68万元,流动负债分别为633665.09万元、725822.61万元、732105.04万元、827849.88万元。

  在上述时间段内,国际复材的流动资产始终低于其流动负债。

  上述情况也导致国际复材的相关财务指标不太理想。

  报告期内,国际复材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63、0.72、0.75、0.72;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1.1、1.34、1.67、1.42;速动比率分别为0.42、0.5、0.58、0.58,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0.9、1.12、1.48、1.23。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无论是流动比率还是速动比率,国际复材均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从细分领域上看,在上述时间段内,国际复材的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93178.39万元、171138.11万元、173818.71万元、199529.03万元,短期借款分别为341684.32万元、414975.69万元、353592.97万元、371393.78万元。国际复材的货币资金余额似乎始终不够支付其短期债务。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若短期债务到期,国际复材的货币资金余额不足以支付其短期债务,这可能会对其经营业务产生一定的影响。除了上述情况之外,报告期内,国际复材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9.94%、64.25%、63.08%、65.04%,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35.17%、39.98%、41.07%、41.56%。

  国际复材的资产负债率至少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22个百分点。

  对此,国际复材表示,公司资产负债水平较高,同时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偏低。因此,公司存在一定的偿债风险。

  若不考虑股改时未分配利润变化的情况,国际复材直到2019年末,其在经营上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还亏损了近200万元。

  近期,重庆国际复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际复材”)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10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国际复材存在对赌失败、对赌延期以及短期债务压力大等情况。

  对赌失败延期

  据了解,国际复材成立于1991年,由重庆市玻纤厂、PC国际、玻璃原丝公司、鲍里斯出资设立。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云天化集团持有国际复材73.69%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而云南省国资委直接持有云天化集团64.17%股份。因此,云南省国资委为国际复材的实际控制人,国际复材实际上是一家云南省国资委控股的公司。

  需要指出的是,记者查询发现,在历史前沿中,国际复材存在不少对赌情况。

  2006年4月,凯雷投资、凯雷有限入股了国际复材,并与国际复材以及其当时的股东签订了相关对赌协议,该协议约定若国际复材未能在2010年12月31日前实现合格的首次公开上市,凯雷有限、凯雷投资有权要求国际复材以公平市场价值回购凯雷有限、凯雷投资所持有的国际复材的股权。

  随后,因国际复材未能在约定的2010年底前完成上市,触发了协议中的对赌回购条款,云天化股份(云天化集团的下属A股上市公司)分别于2011年和2012年分两次以现金收购了凯雷有限、凯雷投资持有的国际复材有限全部股权。

  也就是说,上述的对赌,以国际复材失败告终。

  虽然曾经对赌失败,但国际复材“爱赌之心”却没改变。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12月,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入股了国际复材,而云天化集团分别与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签署了相关对赌协议,并约定国际复材需要在2020年12月31日获得证监会出具的申报材料受理文件等,否则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有权要求云天化集团回购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

  然而,国际复材仍未完成上述相关约定。这也意味着,国际复材上述对赌又以失败告终。

  需要指出的是,2021年4月,建信投资、云南云熹又与云天化集团修改了上述对赌协议,IPO申报受理的时间点改为了2021年6月30日;2021年5月,中国信达也与云天化集团修改了上述对赌协议,IPO申报受理的时间点改为了2021年12月31日。

  因此,云天化集团分别与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签署的对赌协议履行时间获得延期。

  对此,国际复材表示,虽然上述对赌协议同时满足以下要求:公司未作为对赌协议的当事人;对赌协议不存在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变化的约定;对赌协议不与市值挂钩;对赌协议不存在严重影响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但是,公司控股股东仍存在回购中国信达、建信投资、云南云熹持有的公司股权的风险。

  赚了多少钱?

  从业务来看,国际复材是一家致力于玻璃纤维及其制品研发、生产、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

  2018年-2020年和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国际复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2.07亿元、54.85亿元、69.12亿元、40.1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13亿元、1.67亿元、5.84亿元、5.33亿元。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国际复材的营收呈现持续上升趋势,合计收入突破了200亿元。但国际复材净利润却在波动,特别是2019年,国际复材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21.48%。总的来看,公司报告期内合计赚了约15亿元。

  然而,《国际金融报》记者却发现,国际复材赚的这15亿元有些“虚”。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国际复材的未分配利润为-7784.17万元、-189.56万元、37534.8万元。

  也就是说,若不考虑股改时未分配利润变化的情况,国际复材直到2019年末,其在经营上不仅没有赚到钱,反而还亏损了近200万元。

  那么,国际复材股改时的未分配利润到底如何?若股改时,未进行未分配利润的变动,那么,自1991年成立以来至2019年,28年的时间,为何国际复材没赚到钱?

  短债压力大

  记者还注意到,国际复材还面临着短期债务较大的风险。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末、2021年6月末,国际复材的流动资产分别为399378.8万元、522603.99万元、546595.04万元、595398.68万元,流动负债分别为633665.09万元、725822.61万元、732105.04万元、827849.88万元。

  在上述时间段内,国际复材的流动资产始终低于其流动负债。

  上述情况也导致国际复材的相关财务指标不太理想。

  报告期内,国际复材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63、0.72、0.75、0.72;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1.1、1.34、1.67、1.42;速动比率分别为0.42、0.5、0.58、0.58,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0.9、1.12、1.48、1.23。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无论是流动比率还是速动比率,国际复材均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从细分领域上看,在上述时间段内,国际复材的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93178.39万元、171138.11万元、173818.71万元、199529.03万元,短期借款分别为341684.32万元、414975.69万元、353592.97万元、371393.78万元。国际复材的货币资金余额似乎始终不够支付其短期债务。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若短期债务到期,国际复材的货币资金余额不足以支付其短期债务,这可能会对其经营业务产生一定的影响。除了上述情况之外,报告期内,国际复材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9.94%、64.25%、63.08%、65.04%,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35.17%、39.98%、41.07%、41.56%。

  国际复材的资产负债率至少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22个百分点。

  对此,国际复材表示,公司资产负债水平较高,同时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偏低。因此,公司存在一定的偿债风险。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11-29 23:12:2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