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被资本“喂养”的小红书:新一轮融资“到货”,商业化还在蹚路

关键词:书红,电商,平台,融资,用户,内容,营收未,记者

就是如何将内容变现——大部分用户主要在小红书种草

距离赴港上市传闻过去不到一个月,小红书又传来了融资消息。

11月8日,天眼查显示,小红书已完成新一轮5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超过200亿美元,本轮融资由淡马锡、腾讯和阿里领投。对此,小红书方面在当日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本轮融资以老股东增持为主。但对于具体融资金额及资金用途,小红书并未给予记者肯定答复。

而至今仍未走通商业化的小红书,能否撑得起200亿美元的估值?

三年等来5亿美元融资

本次融资传出的5亿美元是小红书融资历史上金额最大的一笔。此次融资处于小红书频频被传上市的当口,这背后是今年同为社区平台的快手、知乎先后在港股、纽交所上市。

纵向来看,小红书传闻中的估值增长迅速。

今年4月,有消息称,小红书正在进行Pre-IPO轮融资,目标估值100亿美元。而小红书本轮融资投后传闻中的200亿美元估值,不仅是4月时的估值传闻的两倍,也是2018年D轮融资时的六倍多。

截至目前,小红书在9年间共公开披露6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超过10亿美元。投资方中除了阿里巴巴、腾讯两大互联网巨头,还包括金沙江创投、纪源资本、真格基金等投资机构。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小红书在2013年成立当年,就获得了来自真格基金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此后便一直保持与资本市场的接触。但需要提及的是,自2018年至今,小红书已经三年未公开披露融资。小红书上一次公开披露的融资,还是2018年阿里作为领投方与腾讯在内的新老股东,参与了小红书超过3亿美元的D轮融资,当时小红书估值为30亿美元。

而与行业中其它有“种草”属性的社区平台横向相比,小红书200亿美元的估值传闻是微博总市值的两倍,是知乎总市值的四倍多,但还未超过B站297.23亿美元的市值。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在资本助力下,小红书成为目前国内“种草”社区独角兽之一,内容覆盖时尚、美妆、美食、旅行等多个领域。但小红书的营收和用户体量和其它“种草”社区相比还有距离。

小红书的营收结构主要为广告和电商两部分。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20年小红书广告业务收入约为6-8亿美元,约占总营收八成。以此来计算,小红书在2020年7.5亿美元-10亿美元的营收仅为微博总营收四到六成左右。B站2020年的收入则是120亿元。

而在用户体量方面,根据小红书援引易观发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8月,小红书月活用户约1.6亿。但这样的数据放在整个行业中,并不具备绝对竞争力。截至2021年6月,微博月活用户达5.66亿;今年B站在处于淡季的二季度,月活用户还达到了2.37亿。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小红书与微博发展路径高度相似,但微博在营收规模、用户量、影响力等方面均高于小红书,他认为以目前微博在美股市值刚过100亿美元来看,小红书的营收规模并不足以支撑其200亿美元的估值。

矛盾的电商化

只做内容还是做“内容+电商”,对小红书来说,一直是件矛盾的事。社区平台只做内容,靠广告带来营收,在资本市场并不是一个好故事。张毅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小红书融资到第6轮,上市是必然要走的路,但依靠广告收入的单一营收模式很难持续。

而将内容变现,实现商业化,又很难不破坏社区内容生态。实际上,小红书长期以来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将内容变现——大部分用户主要在小红书种草,下单则转至其他购物平台。

一位小红书的资深用户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使用小红书四年以来,虽然在小红书下过单,但仍以浏览有趣、有用的内容为主。还有使用小红书一年左右的用户在跟记者交流时表示,自己主要在小红书上种草,拔草则会回到淘宝、京东等专业的购物平台。“我认为与小红书相比,专业的购物平台在商品品质、物流、售后服务等方面的服务更让人放心。

早在2014年,小红书就开始了电商业务的尝试,当时小红书推出跨境电商“福利社”,由内容社区升级电商平台,试图完成“种草+拔草”的商业闭环。

但当时海淘领域已经有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等在供应链和物流方面更具优势的头部电商平台。强敌环绕下,2018年小红书的电商部门还传出开启裁员的消息。当时业界有消息称,小红书自营电商未能完成2018年100亿元的GMV目标,且未实现盈利。

尽管电商之路充满坎坷,但小红书一直未放弃在电商业务上的探索。

2020年小红书开始直播带货,但在这一早已站满竞争对手的领域,作为后来者的小红书还未迎头赶上。有报道显示,2020年小红书电商GMV(商品成交总额)达为10亿美元(约68.9亿元),而抖音电商同期全年GMV超过5000亿元。艾媒网数据还显示,2021年1-2月小红书直播预估销售额不到抖音的百分之一。

而在今年8月,小红书在宣布关闭笔记中的商品外链权限后,推出“号店一体”机制。即所有用户都可以注册成为专业号,从而在小红书上开店,小红书则通过抽取专业号收益佣金的方式实现盈利。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虽然小红书用户量庞大,但其问题在于它的价值没有直接转化为商业收益,而抖音、快手等平台已证明博主、大V有能力带动电商交易,所以小红书推出‘号店一体’是可行的,关键在于未来小红书将如何运作该机制。

但张毅则认为,平台做内容电商这种“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员”的方式对内容的真实性存在冲击;另一方面,做电商需要完整的供应链,包括货源、交易、物流、售后服务等方面,而“号店一体”机制让博主在平台开店,产品品质如何把控也是一个问题。

11月8日,《华夏时报》记者就“号店一体”机制最新进展情况,多次联系小红书公关工作人员,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复。

需要提及的是,多次尝试电商化的小红书,其“真实性”已经受到了冲击。今年10月,小红书因失真的滤镜和虚假笔记登上热搜。虽然小红书迅速道歉,并宣布将尝试景区评分榜、踩雷榜,以及与其他平台一起,共同对抗黑产行为,但用户对小红书的信任还能被消耗几次?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11-09 22:15:33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