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脆弱的地产友谊:曾经炙手可热的新力控股合作方纷纷撇清关系

关键词:项目,合作,新力,房企%,万科暴,蓝光,开发,公司

退出了项目的合作开发

  原标题:脆弱的地产友谊

  来源:进深News

  文/乐居财经 曾树佳 林振兴

  在南昌弘阳府营销中心门外,“新力”二字被无情铲除,但砖墙上仍隐约留有人工扣除的痕迹。而旁边路牌上,来不及清除的字样则被两张A4纸糊住。

  在新力还未出事之前,这个项目原本名叫“新力弘阳府”,由弘阳、新力联合开发。在新力股价闪崩后的第四天,为了将合作损失降到最低,弘阳当机立断接盘了这个项目,并连夜将合作方“新力”抹得一干二净。

  目前弘阳府项目高层有人在施工,小高层无人施工。或许是受到原开发商暴雷拖累,该项目存在一定时间的延期交付。

  “过去在南昌最好卖的房子就是新力和万科的楼盘,南昌人信任新力的牌子。”

  凭借着“新力”两个字,新力控股在南昌“贴牌”操盘了一个又一个楼盘,很多外来房企来到南昌,都主动找到这位“江西一哥”寻求合作。

  可是,曾经用最快的时间实现IPO的黑马新力,如今暴雷速度超乎了所有人想象。“新力”二字,曾经炙手可热的一块金字招牌,如今也成为一个烫手山芋,合作方纷纷撇清关系,在项目上去“新力化”。

  不仅仅是新力,眼下其他暴雷房企也面临类似的尴尬境遇。

  百强房企老板告诉乐居财经,“公司近段时间在执行‘排雷’行动,列出所有项目合作方,看看哪些是已经暴雷房企和存在暴雷风险的房企,提前做好处置方案。”

  在风调雨顺的时候,各方合作主体往往能在宽松的环境中把酒言欢、共享盛宴;当行情不好的时候,如果一方遭遇暴雷,会被另一方当作“瘟神”,有可能全部接盘,有可能撤资,还有可能闹到公开撕破脸、对簿公堂。

  在这场人人自保的危险游戏里,没有所谓的朋友,只有眼前的利益。面对考验,各扫门前雪,休管他家瓦上霜,似乎变成了见怪不怪的生存常态。

  抹去的案名

  暴雷声不断的房地产市场,合作不一定意味着共赢,当一方遇到困境的时候,另一方有可能会迅速与它划清界限,明哲保身。这种现象,眼下并不少见。

  在江西,新力被“除名”的类似情况仍在不断上演,江铃新力臻园、洪大新力合悦滨江等楼盘的对外宣传口径,已不再出现“新力”字眼和logo。

  而在省外的苏州、合肥,合作方“去新力化”的行动也未停歇。去年,走进售楼处时还能看到(苏州)中梁新力·宽泰铂园的推广名,楼盘介绍展板上及品牌介绍区都有关于新力的品牌介绍和相应logo的露出。

  如今再进入售楼处,已经看不到关于新力的任何介绍。项目顾问透露,“自从新力暴雷后中梁已经全全接手项目,目前也正在谈收购事宜;而抹掉新力名字,则是为了消除其给项目带来的负面影响。”

  容错空间渐窄,房企们都变得更为如履薄冰。旭辉在花样年流动性出问题前夕,也迅速退出了与其合作的深圳坪山街道世界塑胶厂片区旧改项目。

  该项目总建筑面积逾39万平方米,规划建设成集住宅、商业、办公、酒店为一体的综合体项目,运营主体为深圳市花样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据业内人士披露,旭辉早在7月底就与花样年签署了合作终止协议,退出了项目的合作开发;并于9月底完成所有股权退出和工商变更流程的同时,它也按约定收回了全部投资款及相应之投资收益。

  熙来攘往的地产界,各方合作主体往往能在宽松的环境中把酒言欢、共享盛宴。一到银根收紧的节点,因一笔款项没谈妥便对簿公堂、公开撕破脸的情景,也时常上演。

  今年年中,北科建便状告了它的二股东泰禾集团(1.880, -0.01, -0.53%)

  泰禾子公司福州泰禾与北科建合资成立了一家公司,名为北京瑞坤置业有限公司(简称“瑞坤置业”),负责开发泰禾丽春湖院子项目。

  瑞坤置业曾与福州泰禾订立《借款协议》,前者向后者提供借款3.43亿元,借款期限自2018年4月26日至2018年8月6日,借款年利率6.5%。但后来北科建一直没等来泰禾的全部还款,于是提起上诉。

  而眼见泰禾资金链紧绷,丽春湖院子因“减配”问题频遭业主维权,北科建也干脆将其持有的瑞坤置业51%股权,摆上北京产权交易所出售,试图将风险彻底抛开。

  看起来,对于烫手的山芋,谁都避之唯恐不及。面对考验,各扫门前雪,休管他家瓦上霜,似乎变成了见怪不怪的生存画像。

  合作心态变了

  近年来,融资渠道不断收紧,但一些房企仍能保持良好的销售业绩增长,其中的主要秘诀之一,便是报团取暖、合作开发。这种方式能减少开发商的资金压力、分散风险,并实现优势互补,可谓是一剂良药。

  由于合作模式的广泛开展,百强房企的平均销售权益逐年下降,已从2016年的85.5%,降至今年上半年的72.4%,未来预计还会有所下滑。

  但为项目引入援手,并非就能万事大吉。近两年出现流动性问题的房企们,大部分都将联合开发当做自身的发展战略,但调控之下,合作所产生的效益仍难解猝不及防的危机。

  归母净利润与净利润的比率,在一定程度上能衡量企业自主开发体量的占比,并反观其合联营公司的多寡。

  乐居财经统计获悉,今年上半年,蓝光发展(1.700, 0.01, 0.59%)、泰禾、佳兆业、华夏幸福(3.440, -0.04, -1.15%)、恒大等企业该项数值均达到90%以上,而阳光城(2.670, 0.00, 0.00%)、新力控股、花样年、当代置业该项数值分别为88.27%、85.65%、50.5%、66.12%。

  无论是自愿出售项目回笼资金,还是被迫退出合资楼盘,重压之下,它们的合作版图无疑正在不断收缩。

  下半年以来,蓝光接连退出重庆均钥置业、四川润宸置业、四川嘉富润置业,将其完全交给融创、碧桂园等合作方;花样年退出深圳市奥启富投资,把股份都转给奥园……凡此种种,都是例证。

  事物总有正反两面,合作开发虽拥有诸多利好,但统筹协调也是一门不小的学问。

  年景好的时候,尚且常遇到投资理念不合、原则性分歧难调和、联合审批流程复杂等掣肘。当下调控基调持续,企业各自的运转都须更加精打细算,信任危机出现的概率,也就有所增加。

  有房企总裁向乐居财经表示,“合作各方不信任,有时会出现在合资公司中谁都不签字的情况,导致有钱也用不了,对过往账户的钱也不能动。”

  在银根收紧的背景下,这样的操作等同于将各自的退路逼得更窄。

  据乐居财经统计,截止2021上半年末,175家内房股在手现金32516.9亿元。TOP10名门槛为747.69亿元;TOP20门槛511.98亿元。即便部分房企财报上的账面现金充足,或现金量持续增长,也依然不能完全避免短期流动性风险的发生。

  更何况,市场上风声鹤唳,一则负面消息就可能引发一次山崩。

  房企若有债券违约,或被标普、惠誉、穆迪等机构调低评级,那么一场疾风骤雨就在所难免。而风险还会迅速蔓延至合作项目,这对于翘首等待资金回笼的合作方来说,显然是不愿意看到的。

  捡漏者的狂欢

  应对债务问题,出售项目公司、回笼现金是大多受难房企自救的第一步,但这也使得捡漏者们有了可趁之机。

  最聪明的“捡漏王”当属万科。最早之前,万科也曾考虑24亿元拿下泰禾20%股份,当上二股东,但尽调之后却发现整体入股房企困难重重,它便改变了打法,转而“精挑细选”收购单个项目。

  今年以来,万科频频接洽资金陷入困境的房企,接盘恒大、蓝光、华夏幸福多个项目和旗下公司。郁亮表示,“万科会积极的想方设法,在能力许可的情况下愿意做一些对行业有利的事情;如果给我们一些具体的机会,我们在市场化原则之下去考量。”

  7月的最后一天,恒大集团退出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深圳高新投”)的股东行列,退出前持股7%,由万科旗下子公司深圳市盈达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接手。

  据了解,深圳高新投是深圳市委、市政府为解决中小科技企业融资难问题而设立的专业金融服务机构。换言之,它也是一家“纾困”机构,2018年,深圳高新投曾纾困多家困难企业,将众多深圳上市公司从“死亡线”挽救回来。

  更早之前,蓝光进军石家庄的首个项目——蓝光雍锦,于6月底被万科全资收购。

  该项目地处石家庄东南片区,是近来大热的地块,附近医疗、商业、交通配套均较完善。去年8月,该宗地块出让时,场面颇为激烈,短短一个半小时内,蓝光打败万科、中海、荣盛、平安等竞争对手,以7.93亿元将该地块收入囊中,溢价率高达99.7%。

  此外,据乐居财经不完全统计,今年5-7月,万科先后收购了蓝光江阴蓝光雍锦园、常州牡丹蓝光晶曜、常州蓝光黑钻、南宁芙蓉山悦、成都天府新区的50亩项目“蓝光·天府黑钻”等一批优质资产。

  同样的逻辑还出现在与华夏幸福的交易中。7月,南京江宁地王“孔雀城上元府”项目主体南京孔雀海房地产,大股东就由华夏幸福旗下公司变更为南京万科,公司名称也随之变更为南京裕融置业。

  万科拿下“孔雀城上元府”被外界视为是一次精准狙击。对于万科而言,低价购入一个优质准现房项目,既扩充了土储,还能在短期内推项目入市,获得回报,显然是一笔值得做的交易。

  行业“老大哥”万科此举,给行业提供了一条新的并购思路,同时也暗示土地市场抄底与并购市场捡漏的机会来了。

  同时,看上华夏幸福旗下项目的还有鹏瑞地产。

  6月,华夏幸福(深圳)城市更新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城更”)的投资方出现变更,股东由“华夏幸福(深圳)运营管理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市鹏瑞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司也一并更名为鹏瑞(深圳)城市发展有限公司。

  据了解,成立不到两年,华夏幸福城更已在深圳、东莞、广州等地拿下十几个旧改项目,其中深圳盐田沙头角项目建筑面积超百万平方米。在外界看来,鹏瑞能通过收购一家公司,鲸吞十多个优质旧改项目,不仅得了便宜,还赚足了眼球。

  不关有头部房企和隐秘资本方在此轮暴雷中轮番捡漏,就连地方小房企也看准了“抄底”机会。11月,阳光城转让西安子公司“陕西瑞朗置业有限公司”,由本地开发商陕西泰发祥全资接盘。

  这些捡漏者,以低价收购急需资金的开发商的优质资产,为自己扩储的同时,又博得“纾困”美名,一举两得。

  当然,除了紧急出售项目公司以外,暴雷房企还将优质资产摆上了“货架”。

  乐居财经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佳兆业打算出售北京佳兆业广场。该项目前身为京城长安街上的著名烂尾楼长安8号,2013年,郭英成家族将其收入囊中。今年3月,佳兆业公告称,以130亿元价格从郭英成手中取得佳兆业广场96.8%的股权。

  然而,至今都未有下文。业内人士分析,目前佳兆业集团出现流动性危机,这笔交易估计实现不了;卖掉佳兆业广场,集中资金保证债券、理财的偿付,才是当下最为急迫的。

  而富力华东区也在出售持有酒店项目,其存有收购万达的酒店17家,其中万达系品牌11家、其它品牌6家客房数4833间,附带车位1359个,华东区域万达系酒店总建面66.72万平方米,产权面积61.74万平方米。

快速选定适合自己的投资策略,查看策略股票池及最新调仓,精准捕捉投资机会,扫码免费获取>>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11-09 00:35:47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