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为什么“出圈”的总是河南卫视

关键词:河南,晚会,李鹏,节目,杨洋,春晚里,导演,电视,陈雷

河南春晚舞蹈节目《唐宫夜宴》的视频在一天的时间里被观看了1000万次

  七夕晚会,河南卫视再一次出圈了。

  7·20特大暴雨当天,河南卫视“中国节日”特别策划核心主创正在上海开会。执行策划徐娜最先从朋友圈中察觉了异常。回程的高铁票被取消,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周转经石家庄、徐州,两天后才乘坐大巴辗转回到8号演播厅。

  暴雨一周后,演播厅院内仍积有齐腰深的水,电力也没有恢复。这让本就预算不高的七夕晚会变得更难以筹备。这帮千禧年前后入行的“电视老人”也不得不再一次解锁全新的困难模式剧本。

  参与节日晚会的总导演们年纪最大的52岁,最小的也有37岁。在他们入行之时,电视行业如日中天;20年的时光逝去,他们的工资却一度低过了刚入行的时候。

  2021年春晚之前,河南卫视已经淡出公众视野许久。节目组为2021年春晚准备的宣传经费,也仅仅只有一万元。但凭借着“中国节日”系列策划,河南卫视仅仅在上半年就已然实现了全网超百亿的总播放量。

  仔细推导,这样的变化并非无迹可寻:这是一个地方电视台重新找回观众,也是一群电视人在互联网时代逐渐找回本心的故事。

  ▲《七夕奇妙游》晚会剧照,开场节目《龙门金刚》。受访者供图

  ━━━━━

  关上那台电视机

  6月16日,河南卫视的会议室里,台长、导演和总监们正襟危坐。一片黑暗中,大屏幕上的点点蓝光是唯一的光源。40多分钟的《端午奇妙游》开始播放。

  这是一场复盘会。在之前的几天,这档晚会已经出圈,一曲《洛神水赋》,舞蹈演员穿着古装在水中起舞,令节目迅速登上热搜。整个晚会在各大视频平台投放的总播放量超过60亿。

  坐在会议室里的晚会视觉总监李鹏感觉有点“违和”——电视充斥满屏的高饱和度画面和晚会欢乐跳脱的漫画形成强烈反差。他想象着观看这台晚会的观众的样子,却想象不出他们像现在这样——正襟危坐的样子。

  “在现实中,这种正儿八经的观看环境根本不存在。”观众们在手机上收看这台晚会。“电视荧幕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李鹏有些无奈。

  对着大电视看到一半,不知是谁先拿起手机打开了B站,创造了会议室里的第二个光源。接着,越来越多的人挤了过去,直到只剩台长一人孤单地望着大屏幕——没过多久,他也觉得没意思,一起加入了李鹏所在的“手机阵营”。

  李鹏最后一次用电视的方式审视自己的作品是在半年前的2月10日——河南卫视的春晚。

  家里的机顶盒已经积了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更倾向于用手机消磨时间。但那个晚上,他打开电视,开始观看晚会。

  ▲《龙门金刚》节目中,骆文博在舞蹈,模仿龙门石窟中的“伎乐天”。受访者供图

  截止到电视关机的那一刻,这还只是一台中规中矩的晚会:根据河南卫视统计,2021年春晚的IPTV(交互式网络电视)收视率达到了历史新高——最多时,有2万人同时收看。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城市组收视率数据显示,河南卫视春晚首播日,收视率并没有进入卫视自办节目前25名。

  然而,两天后,大年初一,河南春晚舞蹈节目《唐宫夜宴》在网上走红了,唐俑小姐姐演绎出了大唐宫廷夜宴的盛况,单个视频在一天的时间里被看了1000万次。有网友评价,“风吹仙袂飘飖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导演陈雷开始被不同的朋友轮番“轰炸”:他们发来了网友们的微博,其中有些直接将节目录屏放出,观看条件简陋,但还是被转了几万次。

  “正版”河南卫视却连个视频账号也没有。初一下午,台里的宣发人员才将将摸索着开通各大平台的账号。

  ▲6月16日,《端午奇妙游》播出四天后,李鹏导演的工作室白板上仍保留着节目单。新京报记者李雨凝 摄

  ━━━━━

  “反正也没人看”

  往回倒推20年,电视风头正劲。

  李鹏记得,在20年前,一个关于河南台的佳话曾一度广泛流传:“让老人帮忙带孩子可以,但不要耽误他们看《梨园春》。”

  能在电视台任职,也无疑是一份好工作。1999年,21岁的年轻人李鹏从浙江广播电视高等专科学校(现浙江传媒学院)毕业。他没能赶上毕业包分配的末班车,但凭借着节目制作这一专业文凭,还是顺利回到了家乡,担任河南电视台制作部三维动画科副科长一职。

  那时电脑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在大学时代,李鹏只用来打过游戏。工作一两年后,电视台购入了两套非线性编辑系统,分别给了李鹏所在的制作组和另外一组年轻的同事负责——这两组人员,也要用两套新系统完成全台所有节目的制作。

  李鹏工作的第一年,《梨园春》平均收视率稳步上升至14.26%,位列河南卫视播出节目的第一位。

  《梨园春》的上升趋势也带动了整个电视台。“当时人的工作状态不一样。”李鹏回忆,“每天都是心情很好地来上班,希望多学一点东西,多解决一个问题。”二十年前,河南本地的农药企业是出手阔绰的广告商,动画科负责为广告加上大金字,再做一条龙飞过去。这样一个简单的三维动画广告制作费,能达到2800元一秒。

  转折出现在什么时候?李鹏没有关心过收视率,他只知道,似乎2008年单位分房的时候,当时的工资已经难以覆盖房价。那是他对于电视黄金时代残存的遥远记忆:一天,他在班车上听到同事们讨论——新家属院刚刚盖好,房价上了2000元。“突然间,钱好像就不够用了。”

  时代在向前,而《梨园春》的观众正在一代代老去,并且,这个过程不可逆。曾受老人们照顾的孩子也仿佛一夜间长大了,他们拿走了遥控器,又给家里换上了智能机顶盒。

  这一次,时代的风口没有向李鹏和他的同事们再次开放。2008年之后,河南电视台一直没推出能接档的王牌节目。曾经一起入职的新人也熬成了老人,李鹏的工作也变得清闲了很多。“很多同事都调侃,现在拿的工资,还没刚入行的时候高。”

  属于电视的时代过去了。“从容”是所有人回忆时挂在嘴边的词。

  大半年前,只负责各类晚会的排练、录制或直播的8号演播厅若能排到晚上十点,便值得在场的人们发一条朋友圈:“今晚干大夜!”

  如果出外勤,去洛阳、开封,傍晚收工,还能不耽误去夜市上吃个羊肉串。

  “活儿不是做不完的,忙完就能闲下来,抽空看一天电影。”38岁的音乐总监杨洋回忆起之前的生活。他喜欢美国的大片:漫威、DC,里面的配乐总是能恰到好处地烘托氛围,给人史诗感。

  然而,现实生活里,杨洋过去十年间的生活鲜有大片里如此惊心动魄的时刻。他已经当了十年的晚会音乐总监,最开始那个还会在现场敲错戏曲锣鼓伴奏的黄毛小子已经不见了,如今的杨洋已经轻车熟路,一个武术节目的配乐写好,接下来能起码用半年。

  配乐重复并不碍事,少有观众可以觉察到;准确来说,是观众都少有。

  ▲6月6日凌晨,距离《端午奇妙夜》上线仅差6天,第二个节目《龙舟祭》仍在通宵拍摄。受访者供图

  ━━━━━

  “你们就造吧”

  2020年11月底的一通电话,将这一局面彻底打破。

  “杨洋,有个活儿需要你帮忙。”导演陈雷给他打来了电话,同时收到电话的,还有视觉总监李鹏。

  2020年11月,陈雷刚刚结束15年电视台的导演工作,转而调来全媒体营销策划中心演艺事业部。这是一个刚刚融合完毕的部门,一切按市场化经营,以收益为重心。

  这也是全媒体中心成立以来第一次承办春晚。“新”人遇到新任务,陈雷没多想,按照之前导演综艺的经验,交了一份全新的策划上去:国乐与摇滚串烧、高科技太极、腾格尔,甚至河南籍艺人王一博也名列其中。

  这超出了全媒体中心负责人王春阳的预期。过去十几年来,河南的春晚几乎形成了定式:开头是个合家欢,中间是常规的歌舞与语言类节目,最后再回到大团圆。500万元的制作经费限制,晚会也请不起大牌明星。

  王春阳终是点了头:“反正之前也没人看春晚,你们就造吧,总不能再有什么损失。”

  然而真正准备时,才发现处处是难题。两个月的准备时间里,陈雷给自己和所有人都“挖了大坑”,首先是开场曲:《世界吹来华夏风》。最开始,陈雷给杨洋连续扔了几个大词:世界、华夏,“华夏可不就是古代的中原,那不就是咱们河南吗?河南要走向世界,这就是咱们河南人的气魄!”杨洋也被点燃了激情:“不错,就按这个弄!”

  可等他回家打开电脑,无论是用哪个引擎搜,都找不到《世界吹来华夏风》。“这首曲子找不到啊!”杨洋又一头雾水找到了陈雷,对方不以为然:“那肯定没有,是我脑子里想的,这不是要你写出来嘛。”

  稀里糊涂的也不只杨洋一个。陈雷迟迟给不出后期制作的框架,李鹏的工作只能全往后堆,但也不能休息:陈雷总是在凌晨四五点打电话来“骚扰”他们,“咋整,弄不出来。”

  交片前的一两天则最难挨,李鹏根本连工作室都出不去。

  在这样一个冲刺阶段,工作室出现了罕见的戏剧时刻:凌晨4点,李鹏从沙发上睡醒,以为会议室里没人,一抬头却看到了层层羽绒服下“长”出了春晚总导演陈雷,另一位执行导演从吃完的外卖盒里抬起了头。李鹏对此印象深刻:“我们台里平日的美女导演,就那么迷迷糊糊,从一堆垃圾里探了出来。”

  疫情防控下,陈雷还准备试水短视频直播:“创新就是要全面革新,就放到短视频平台上,看看咋样。”为了不和一线地方台的春晚撞时间,河南春晚特意改到了大年二十九播出。尽管如此,当天还是有三家地方台选择了短视频直播,平台在权衡过后,并没有选择推广河南台。

  ▲1月,河南电视台8号演播厅303会议室人声鼎沸,导演们共同商量晚会节目筹备。在此后的半年里,303会议室成为了中国节日晚会节目组的常用驻地之一,无数人在这里昼夜不分赶过工。受访者供图

  ━━━━━

  “总播放量达5亿”的要求

  然而,从前没什么人观看、也没有人重视的河南春晚就是这样在网络上走红了。

  当天直播结束,短视频平台上累计观看人数已经突破了800万,破了河南电视台以往节目的收视纪录。持续发酵的口碑在两天后迎来了质的突破:大年初一,河南春晚舞蹈节目《唐宫夜宴》的视频在一天的时间里被观看了1000万次,相关话题更是连续4天位列热搜榜单。

  热度起来后,陈雷一度怀疑是台里宣发在自卖自夸。他跑去问,只得到了一个好笑又心酸的回答:“哪来的那么多钱!”

  意外的走红令他们思考——“做流量肯定做不过别人,但找文化,河南势在必得。”

  “既然网友喜欢,我们为什么不做下去?”看到网友的评论,主创们有些焦急,“以前我们都不知道观众在哪儿,现在他们就在面前,嚷嚷着想看,我们怎么能不做?”

  他们挑出了春晚里的“爆款元素”:传统文化、新兴时尚。元宵晚会结束后,围绕中国节日展开的全年节目策划逐渐成形,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和重阳。

  所有人又有了奔头。这回换夜猫子李鹏想办法赶人回去睡觉了:他心疼后期的年轻人像喝水一样“干掉”一箱箱黄牛,便下了10点回家的死命令。“休息会儿啊!”

  ▲节目《洛神水赋》剧照。受访者供图

  在春晚之后,李鹏在三台晚会中接连运用了AR(增强现实)技术、3D动画与漫画转场。延续了元宵的“考古”精神,端午晚会最终呈现的节目也都能“引经据典”: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张择端的《金明池争标图》、流传到日本的《兰陵王入阵曲》、仇英的《千秋绝艳图》。

  对于端午晚会总导演陈佳来说,这样的期待落到导演组,便是台里“总播放量达5亿”的要求。

  这位80后的女导演却并不打算延续“国潮”综艺的思路。“要做就做新的。”陈佳撸起袖子,她为这台晚会设立了标准:把网综拍成网剧,画面要向《长安十二时辰》靠拢,每帧都尽量做到能够截图。

  一条全新的剧情线使得节目组工作量骤增。拍摄方案迟迟定不下来,往往前一天会后刚梳理好思路,在第二天便被新的进展推翻。在执行导演汪瑶的电脑上,名为“端午策划”的文件夹里静静躺着二十多份策划,只能以撰写当天日期命名加以区分。

  陈佳要画面,李鹏要逻辑,汪瑶只好坐在会议室的凳子上苦思冥想。郁闷间,她瞥到李鹏站了起来,径直向外走去——李鹏又要去种花了。

  这是他的一个小习惯。做节目想不通的时候,李鹏便拿上小铲子去外面倒腾,直到有了思路才会回去。

  汪瑶最终将目光锁定在明代画家仇英所画的《千秋绝艳图》上。早在元宵晚会时,文物与古画便已是中国节日系列活动的灵感来源,《千秋绝艳图》所绘历代著名女性人物共五十七人,可不就是“丽人行”?汪瑶再一看,人物形象从秦汉到明代,又符合李鹏要求的三个文化输出节点:西汉张骞通西域、唐代鉴真东渡和明代郑和下西洋。

  这下,所有人都满意了,李鹏也重新坐回了会议室桌边。

  《丽人行》的创作过程并不是个例。事实上,端午的每个节目背后都融入了主创们大量的史实考据精力。晚会最终呈现的节目也都能“引经据典”:顾恺之的《洛神赋图》、流传到日本的《兰陵王入阵曲》、仇英的《千秋绝艳图》,张择端的《金明池争标图》则被用为了《龙舟祭》的灵感源泉。

  “端午奇妙游”先网后台播出,新的剧情线与精致的画面再次将河南卫视送出了圈。晚会在全网的总播放量也超过了50亿,主创们把每一句发在弹幕上的鼓励都看在眼里。

  中国节日系列主创之一徐娜反复提及“诚心”二字,“与其说我们的网友挑剔,不如说网友们水平很高,一眼就能看出来做节目有没有用心,对于糊弄人的节目,大家会骂;但遇到他们满意的,哪怕有瑕疵,大家也真的会包容。”

  提到七夕,她也有些担心:因为暴雨与反复的疫情,很多拍摄都被叫停,原先一周的工期均被压缩到了一两天。播出效果也因此打了折扣。“如果网友们看到了一些瑕疵,我们也是真的请求网友去包容。”

  ▲3月7日,春晚剧组自发在视频网站上进行了“十万粉丝回馈直播”。杨洋临时找了把吉他,开始即兴演奏。受访者供图

  ━━━━━

  “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对于河南电视台来说,这次连续半年的出圈无疑又让它重新拥有了观众。第一次看到庞大的观看次数,导演们受宠若惊,开始在每次晚会结尾都打上“特别鸣谢:全国网友、观众以及可爱的粉丝们。”

  几台晚会给这些老电视人“打了一针鸡血”。从元宵开始,所有人都受不了“吃老本”了。“名声打出来了,如果质量不往上走,别人都会觉得你不上心。”杨洋坦白。

  另一方面,晚会的播放量直接挂钩奖金,工资上涨也成为了最直接的激励手段。

  清明节目的录制中,杨洋随节目组的车一起被拉到了黄河边拍一个乐队的场景,摄影老师一定要一个“打鼓扬起黄沙”的场景。杨洋负责吉他,拍完了进车补觉,两个小时后再睁眼:“嘿,还卡在这一条!”

  杨洋奇怪,便问了旁人:“怎么进度还在这儿?”

  其他人比他还着急:“前一条是沙子落歪了,再前一条是敲得不够猛!”

  出圈的效应也体现在亲友之间。以前排节目熬一晚,主创们的家属便开始有意见,现在,大家不再反对。杨洋的妻子在春节聚会期间甚至收到了好几个人的询问:“这是杨洋?你能不能给他打个视频电话,让我们见见他?”

  获得粉丝也是杨洋意料之外的。在弹幕上:细心的网友们发现几乎所有的报幕条的作曲、编曲都是由他包揽,于是,每每出现杨洋二字,“杨洋又是你”、“杨洋”、“杨洋yyds(永远的神)”等词条便会充斥全屏。后来,杨洋的微博也被网友们扒了出来,所有人都涌去向他道喜。

  然而,“火”到现实生活中又是另一种感觉。好友刘震是河南卫视春晚说唱节目《为河南加油》的歌手,也是一名幕后制作人。

  7月,刘震从河南焦作出差回来,在高速口,一名警察把他拦下,开始常规检查,然而,在看过他的身份证后,警察愣了一下,“你是刘震?”

  刘震有点害怕,“怎么了?”

  警察继续追问:“是春晚上唱说唱的刘震?”

  刘震缓缓点了点头。警察眼睛一亮:“我是你的粉丝!我把同事也叫过来。”

  后来,刘震给杨洋打了个电话:“干这一行这么久,第一次有人认出我来!”杨洋有点感动:“活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举报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8-18 10:20:57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