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贾府过年时贾敬回到家做了什么事情?贾母是何表现?

关键词:贾敬,贾府,家族说,过年,贾珍贾,内容,热闹,贾母

贾敬是家族里的长房长孙

  贾府过年时贾敬回到家做了什么事情?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红楼梦》开篇到结尾,时间跨度有十五年的样子,小说关键的大节是元宵节和中秋节。篇幅最大的是费了8章笔墨的端午节,承担整部小说急转折点的,是五十三、五十四回贾府过年。《红楼梦》又名《风月宝鉴》,这鉴既有实物,又有读红楼要正反两看的寓意,贾府到这一次过年之前,是正照风月鉴,这个年过完,就是在照风月鉴的另一面了。

  贾府过年时贾敬回到家做了什么事情?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红楼梦》开篇到结尾,时间跨度有十五年的样子,小说关键的大节是元宵节和中秋节。篇幅最大的是费了8章笔墨的端午节,承担整部小说急转折点的,是五十三、五十四回贾府过年。《红楼梦》又名《风月宝鉴》,这鉴既有实物,又有读红楼要正反两看的寓意,贾府到这一次过年之前,是正照风月鉴,这个年过完,就是在照风月鉴的另一面了。

image.png

  表面上看,这个年贾府过得是热闹而富足,喜庆而荣耀,一说年事近了,先有庄头们进京上缴年货银两,再开宗祠、倾金银锞子、领朝廷的春季恩赏、进宫朝贺、祭宗祠、家族亲友往来宴请,一连要热闹一二十天才罢。

  可是,这热闹荣耀的背后,埋下了多处悲凉和悲情的伏笔,比如贾珍说荣府不过是黄白木作磬槌子,是外头光鲜里头苦。就连宁府,贾珍也说今天的物资银两比往年差了一半,真真是没法过年。经济之外,贾府的人伦危机才更加令人担忧。像家族宴会众人都不愿来,这说明家族内部人心散了,没有凝聚力了,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贾府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出现了,这个人就是贾敬。

image.png

  贾敬常年在郊外的道观里修行,家里的事是一概不管的,也许是因为什么重大的打击,也许是看破了红尘,总之贾敬这个人对贾府来说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差别,可是过年他要回家的,他回家只干两件事:一是除夕和元宵祭祖宗,他作为长房长孙也是当然的主祭人;二是带领着家族子弟,给家里最年长的老祖宗贾母行礼拜年。要知道贾敬是中过进士的人,儒家的礼和孝是深入了骨髓,再怎么不负责任,他也不敢数典忘祖,他也怕有一天去见祖宗时被骂不孝子孙。

  除了这两件事,贾敬其他的活动一概不参加,其他的人一概也不见,从头至尾也不见他和谁讲一句话。贾敬只在静室安坐,吃饭也是人送进去。总之他纵使回家来的这半个月,和家族成员仍然是割裂开来的。

  在人伦极为重视的封建社会,贾敬如此,让家族中人何以自处?大家想一想,就算不考虑他人,可是贾珍、惜春是儿女,贾蓉是孙子,这些可都是至亲的血脉,贾珍、贾蓉那和自己是有紧密传承责任的,惜春作为唯一的女儿,尚未成年,自小没有了母亲,现在有父亲和没有一样,这种人伦之痛一般人何以承受得起?

image.png

  可是贾敬回家,一切都好像很有章法和有序的样子,贾府上下俨然已经轻车熟路地处理这种违反伦理纲常的怪异,大家不光有心理准备,似乎觉得这很正常,很平常?事实当然不是如此,只是曹雪芹偏要这么写,他显然不想让读者把视野关注到贾敬的身上,可不关注不代表不存在,更不代表能这么糊弄过去。

  贾敬带子侄们给贾母行礼要跪下磕头时,贾母说:免了罢,你们一年到头辛苦,难为你们。府里真有点事,负责和辛苦的不过是贾珍和贾琏,贾政贾赦们还真谈不上辛苦,贾敬更没资格接受”辛苦“二字。可贾母这么说了,显然在她眼中,她对贾敬没有成见,不但没有成见,她对贾敬是抱有长辈的慈爱和包容心理的。贾母对贾敬如此的理解和包容,证明她认为贾敬的出家和不问世事,要为此负责的并不在贾敬。那么这么说来,贾母应该是同情贾敬的,后来贾敬死了,她专到灵前痛哭一场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责任不在贾敬,当然另有其人,结果却多少由贾敬来承担了,那么他应该有过一段被伤害的过往,这是贾府的机密也是无法回首的过往。这个伤害让贾敬万念俱灰,却并没有让他泯灭了人性,否则他也就没有必要回家过年了。既然还能保留一个子孙对于祖宗和长辈的孝道,可见贾敬的内心从来也没有放下过责任,自然也就不可能放得下痛苦。如此,贾敬可就是一个彻底的悲情人物了。

  秦可卿判词说:箕裘颓堕皆从敬。可见根源脱离不开贾敬,但主要责任人又是他人。贾敬是家族里的长房长孙,他又是族长,承袭着宁国公的爵位,自己又考中了进士,无论从各方面讲,他都是贾府一哥,贾赦、贾政等兄弟们都比不上他。就是这样的贾敬,被伤害打击到连家业爵位所有都不要了,连儿女也不要了。读圣贤书、被儒家伦理教养成长的贾敬,把修齐治平全抛在了脑后,将人伦亲情全抛却了脑后。可见这伤害的巨大和不可言说。

image.png

  贾府的这个年表面再热闹,华丽的背后,却是不堪的伤疤。因为有个贾敬,尽管他连房门都不出,可他客观存在,那些不堪的过往就无法真正做到泯灭,时刻啃噬着贾府上下的人心,当然,因为时间的久远,或许大家都要淡忘了,若如此,贾府应该是更加无可救药的。

  这个年一过完,第一件事就是凤姐的小产,荣国府长房盼望已久的长孙没有见天日就夭折了。这个热闹的大年就如同凤姐讲的那个大炮仗一样,一声巨响和烟尘之后,只留下一地的灰烬和残局,从此,贾府陷入越来越深重的经济危机和内耗内斗危机中,离家破人亡、家族离散也就不远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表面上看,这个年贾府过得是热闹而富足,喜庆而荣耀,一说年事近了,先有庄头们进京上缴年货银两,再开宗祠、倾金银锞子、领朝廷的春季恩赏、进宫朝贺、祭宗祠、家族亲友往来宴请,一连要热闹一二十天才罢。

  可是,这热闹荣耀的背后,埋下了多处悲凉和悲情的伏笔,比如贾珍说荣府不过是黄白木作磬槌子,是外头光鲜里头苦。就连宁府,贾珍也说今天的物资银两比往年差了一半,真真是没法过年。经济之外,贾府的人伦危机才更加令人担忧。像家族宴会众人都不愿来,这说明家族内部人心散了,没有凝聚力了,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贾府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出现了,这个人就是贾敬。

  贾府过年时贾敬回到家做了什么事情?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红楼梦》开篇到结尾,时间跨度有十五年的样子,小说关键的大节是元宵节和中秋节。篇幅最大的是费了8章笔墨的端午节,承担整部小说急转折点的,是五十三、五十四回贾府过年。《红楼梦》又名《风月宝鉴》,这鉴既有实物,又有读红楼要正反两看的寓意,贾府到这一次过年之前,是正照风月鉴,这个年过完,就是在照风月鉴的另一面了。

image.png

  表面上看,这个年贾府过得是热闹而富足,喜庆而荣耀,一说年事近了,先有庄头们进京上缴年货银两,再开宗祠、倾金银锞子、领朝廷的春季恩赏、进宫朝贺、祭宗祠、家族亲友往来宴请,一连要热闹一二十天才罢。

  可是,这热闹荣耀的背后,埋下了多处悲凉和悲情的伏笔,比如贾珍说荣府不过是黄白木作磬槌子,是外头光鲜里头苦。就连宁府,贾珍也说今天的物资银两比往年差了一半,真真是没法过年。经济之外,贾府的人伦危机才更加令人担忧。像家族宴会众人都不愿来,这说明家族内部人心散了,没有凝聚力了,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贾府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出现了,这个人就是贾敬。

image.png

  贾敬常年在郊外的道观里修行,家里的事是一概不管的,也许是因为什么重大的打击,也许是看破了红尘,总之贾敬这个人对贾府来说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差别,可是过年他要回家的,他回家只干两件事:一是除夕和元宵祭祖宗,他作为长房长孙也是当然的主祭人;二是带领着家族子弟,给家里最年长的老祖宗贾母行礼拜年。要知道贾敬是中过进士的人,儒家的礼和孝是深入了骨髓,再怎么不负责任,他也不敢数典忘祖,他也怕有一天去见祖宗时被骂不孝子孙。

  除了这两件事,贾敬其他的活动一概不参加,其他的人一概也不见,从头至尾也不见他和谁讲一句话。贾敬只在静室安坐,吃饭也是人送进去。总之他纵使回家来的这半个月,和家族成员仍然是割裂开来的。

  在人伦极为重视的封建社会,贾敬如此,让家族中人何以自处?大家想一想,就算不考虑他人,可是贾珍、惜春是儿女,贾蓉是孙子,这些可都是至亲的血脉,贾珍、贾蓉那和自己是有紧密传承责任的,惜春作为唯一的女儿,尚未成年,自小没有了母亲,现在有父亲和没有一样,这种人伦之痛一般人何以承受得起?

image.png

  可是贾敬回家,一切都好像很有章法和有序的样子,贾府上下俨然已经轻车熟路地处理这种违反伦理纲常的怪异,大家不光有心理准备,似乎觉得这很正常,很平常?事实当然不是如此,只是曹雪芹偏要这么写,他显然不想让读者把视野关注到贾敬的身上,可不关注不代表不存在,更不代表能这么糊弄过去。

  贾敬带子侄们给贾母行礼要跪下磕头时,贾母说:免了罢,你们一年到头辛苦,难为你们。府里真有点事,负责和辛苦的不过是贾珍和贾琏,贾政贾赦们还真谈不上辛苦,贾敬更没资格接受”辛苦“二字。可贾母这么说了,显然在她眼中,她对贾敬没有成见,不但没有成见,她对贾敬是抱有长辈的慈爱和包容心理的。贾母对贾敬如此的理解和包容,证明她认为贾敬的出家和不问世事,要为此负责的并不在贾敬。那么这么说来,贾母应该是同情贾敬的,后来贾敬死了,她专到灵前痛哭一场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责任不在贾敬,当然另有其人,结果却多少由贾敬来承担了,那么他应该有过一段被伤害的过往,这是贾府的机密也是无法回首的过往。这个伤害让贾敬万念俱灰,却并没有让他泯灭了人性,否则他也就没有必要回家过年了。既然还能保留一个子孙对于祖宗和长辈的孝道,可见贾敬的内心从来也没有放下过责任,自然也就不可能放得下痛苦。如此,贾敬可就是一个彻底的悲情人物了。

  秦可卿判词说:箕裘颓堕皆从敬。可见根源脱离不开贾敬,但主要责任人又是他人。贾敬是家族里的长房长孙,他又是族长,承袭着宁国公的爵位,自己又考中了进士,无论从各方面讲,他都是贾府一哥,贾赦、贾政等兄弟们都比不上他。就是这样的贾敬,被伤害打击到连家业爵位所有都不要了,连儿女也不要了。读圣贤书、被儒家伦理教养成长的贾敬,把修齐治平全抛在了脑后,将人伦亲情全抛却了脑后。可见这伤害的巨大和不可言说。

image.png

  贾府的这个年表面再热闹,华丽的背后,却是不堪的伤疤。因为有个贾敬,尽管他连房门都不出,可他客观存在,那些不堪的过往就无法真正做到泯灭,时刻啃噬着贾府上下的人心,当然,因为时间的久远,或许大家都要淡忘了,若如此,贾府应该是更加无可救药的。

  这个年一过完,第一件事就是凤姐的小产,荣国府长房盼望已久的长孙没有见天日就夭折了。这个热闹的大年就如同凤姐讲的那个大炮仗一样,一声巨响和烟尘之后,只留下一地的灰烬和残局,从此,贾府陷入越来越深重的经济危机和内耗内斗危机中,离家破人亡、家族离散也就不远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贾敬常年在郊外的道观里修行,家里的事是一概不管的,也许是因为什么重大的打击,也许是看破了红尘,总之贾敬这个人对贾府来说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差别,可是过年他要回家的,他回家只干两件事:一是除夕和元宵祭祖宗,他作为长房长孙也是当然的主祭人;二是带领着家族子弟,给家里最年长的老祖宗贾母行礼拜年。要知道贾敬是中过进士的人,儒家的礼和孝是深入了骨髓,再怎么不负责任,他也不敢数典忘祖,他也怕有一天去见祖宗时被骂不孝子孙。

  除了这两件事,贾敬其他的活动一概不参加,其他的人一概也不见,从头至尾也不见他和谁讲一句话。贾敬只在静室安坐,吃饭也是人送进去。总之他纵使回家来的这半个月,和家族成员仍然是割裂开来的。

  在人伦极为重视的封建社会,贾敬如此,让家族中人何以自处?大家想一想,就算不考虑他人,可是贾珍、惜春是儿女,贾蓉是孙子,这些可都是至亲的血脉,贾珍、贾蓉那和自己是有紧密传承责任的,惜春作为唯一的女儿,尚未成年,自小没有了母亲,现在有父亲和没有一样,这种人伦之痛一般人何以承受得起?

  贾府过年时贾敬回到家做了什么事情?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红楼梦》开篇到结尾,时间跨度有十五年的样子,小说关键的大节是元宵节和中秋节。篇幅最大的是费了8章笔墨的端午节,承担整部小说急转折点的,是五十三、五十四回贾府过年。《红楼梦》又名《风月宝鉴》,这鉴既有实物,又有读红楼要正反两看的寓意,贾府到这一次过年之前,是正照风月鉴,这个年过完,就是在照风月鉴的另一面了。

image.png

  表面上看,这个年贾府过得是热闹而富足,喜庆而荣耀,一说年事近了,先有庄头们进京上缴年货银两,再开宗祠、倾金银锞子、领朝廷的春季恩赏、进宫朝贺、祭宗祠、家族亲友往来宴请,一连要热闹一二十天才罢。

  可是,这热闹荣耀的背后,埋下了多处悲凉和悲情的伏笔,比如贾珍说荣府不过是黄白木作磬槌子,是外头光鲜里头苦。就连宁府,贾珍也说今天的物资银两比往年差了一半,真真是没法过年。经济之外,贾府的人伦危机才更加令人担忧。像家族宴会众人都不愿来,这说明家族内部人心散了,没有凝聚力了,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贾府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出现了,这个人就是贾敬。

image.png

  贾敬常年在郊外的道观里修行,家里的事是一概不管的,也许是因为什么重大的打击,也许是看破了红尘,总之贾敬这个人对贾府来说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差别,可是过年他要回家的,他回家只干两件事:一是除夕和元宵祭祖宗,他作为长房长孙也是当然的主祭人;二是带领着家族子弟,给家里最年长的老祖宗贾母行礼拜年。要知道贾敬是中过进士的人,儒家的礼和孝是深入了骨髓,再怎么不负责任,他也不敢数典忘祖,他也怕有一天去见祖宗时被骂不孝子孙。

  除了这两件事,贾敬其他的活动一概不参加,其他的人一概也不见,从头至尾也不见他和谁讲一句话。贾敬只在静室安坐,吃饭也是人送进去。总之他纵使回家来的这半个月,和家族成员仍然是割裂开来的。

  在人伦极为重视的封建社会,贾敬如此,让家族中人何以自处?大家想一想,就算不考虑他人,可是贾珍、惜春是儿女,贾蓉是孙子,这些可都是至亲的血脉,贾珍、贾蓉那和自己是有紧密传承责任的,惜春作为唯一的女儿,尚未成年,自小没有了母亲,现在有父亲和没有一样,这种人伦之痛一般人何以承受得起?

image.png

  可是贾敬回家,一切都好像很有章法和有序的样子,贾府上下俨然已经轻车熟路地处理这种违反伦理纲常的怪异,大家不光有心理准备,似乎觉得这很正常,很平常?事实当然不是如此,只是曹雪芹偏要这么写,他显然不想让读者把视野关注到贾敬的身上,可不关注不代表不存在,更不代表能这么糊弄过去。

  贾敬带子侄们给贾母行礼要跪下磕头时,贾母说:免了罢,你们一年到头辛苦,难为你们。府里真有点事,负责和辛苦的不过是贾珍和贾琏,贾政贾赦们还真谈不上辛苦,贾敬更没资格接受”辛苦“二字。可贾母这么说了,显然在她眼中,她对贾敬没有成见,不但没有成见,她对贾敬是抱有长辈的慈爱和包容心理的。贾母对贾敬如此的理解和包容,证明她认为贾敬的出家和不问世事,要为此负责的并不在贾敬。那么这么说来,贾母应该是同情贾敬的,后来贾敬死了,她专到灵前痛哭一场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责任不在贾敬,当然另有其人,结果却多少由贾敬来承担了,那么他应该有过一段被伤害的过往,这是贾府的机密也是无法回首的过往。这个伤害让贾敬万念俱灰,却并没有让他泯灭了人性,否则他也就没有必要回家过年了。既然还能保留一个子孙对于祖宗和长辈的孝道,可见贾敬的内心从来也没有放下过责任,自然也就不可能放得下痛苦。如此,贾敬可就是一个彻底的悲情人物了。

  秦可卿判词说:箕裘颓堕皆从敬。可见根源脱离不开贾敬,但主要责任人又是他人。贾敬是家族里的长房长孙,他又是族长,承袭着宁国公的爵位,自己又考中了进士,无论从各方面讲,他都是贾府一哥,贾赦、贾政等兄弟们都比不上他。就是这样的贾敬,被伤害打击到连家业爵位所有都不要了,连儿女也不要了。读圣贤书、被儒家伦理教养成长的贾敬,把修齐治平全抛在了脑后,将人伦亲情全抛却了脑后。可见这伤害的巨大和不可言说。

image.png

  贾府的这个年表面再热闹,华丽的背后,却是不堪的伤疤。因为有个贾敬,尽管他连房门都不出,可他客观存在,那些不堪的过往就无法真正做到泯灭,时刻啃噬着贾府上下的人心,当然,因为时间的久远,或许大家都要淡忘了,若如此,贾府应该是更加无可救药的。

  这个年一过完,第一件事就是凤姐的小产,荣国府长房盼望已久的长孙没有见天日就夭折了。这个热闹的大年就如同凤姐讲的那个大炮仗一样,一声巨响和烟尘之后,只留下一地的灰烬和残局,从此,贾府陷入越来越深重的经济危机和内耗内斗危机中,离家破人亡、家族离散也就不远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可是贾敬回家,一切都好像很有章法和有序的样子,贾府上下俨然已经轻车熟路地处理这种违反伦理纲常的怪异,大家不光有心理准备,似乎觉得这很正常,很平常?事实当然不是如此,只是曹雪芹偏要这么写,他显然不想让读者把视野关注到贾敬的身上,可不关注不代表不存在,更不代表能这么糊弄过去。

  贾敬带子侄们给贾母行礼要跪下磕头时,贾母说:免了罢,你们一年到头辛苦,难为你们。府里真有点事,负责和辛苦的不过是贾珍和贾琏,贾政贾赦们还真谈不上辛苦,贾敬更没资格接受”辛苦“二字。可贾母这么说了,显然在她眼中,她对贾敬没有成见,不但没有成见,她对贾敬是抱有长辈的慈爱和包容心理的。贾母对贾敬如此的理解和包容,证明她认为贾敬的出家和不问世事,要为此负责的并不在贾敬。那么这么说来,贾母应该是同情贾敬的,后来贾敬死了,她专到灵前痛哭一场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责任不在贾敬,当然另有其人,结果却多少由贾敬来承担了,那么他应该有过一段被伤害的过往,这是贾府的机密也是无法回首的过往。这个伤害让贾敬万念俱灰,却并没有让他泯灭了人性,否则他也就没有必要回家过年了。既然还能保留一个子孙对于祖宗和长辈的孝道,可见贾敬的内心从来也没有放下过责任,自然也就不可能放得下痛苦。如此,贾敬可就是一个彻底的悲情人物了。

  秦可卿判词说:箕裘颓堕皆从敬。可见根源脱离不开贾敬,但主要责任人又是他人。贾敬是家族里的长房长孙,他又是族长,承袭着宁国公的爵位,自己又考中了进士,无论从各方面讲,他都是贾府一哥,贾赦、贾政等兄弟们都比不上他。就是这样的贾敬,被伤害打击到连家业爵位所有都不要了,连儿女也不要了。读圣贤书、被儒家伦理教养成长的贾敬,把修齐治平全抛在了脑后,将人伦亲情全抛却了脑后。可见这伤害的巨大和不可言说。

  贾府过年时贾敬回到家做了什么事情?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红楼梦》开篇到结尾,时间跨度有十五年的样子,小说关键的大节是元宵节和中秋节。篇幅最大的是费了8章笔墨的端午节,承担整部小说急转折点的,是五十三、五十四回贾府过年。《红楼梦》又名《风月宝鉴》,这鉴既有实物,又有读红楼要正反两看的寓意,贾府到这一次过年之前,是正照风月鉴,这个年过完,就是在照风月鉴的另一面了。

image.png

  表面上看,这个年贾府过得是热闹而富足,喜庆而荣耀,一说年事近了,先有庄头们进京上缴年货银两,再开宗祠、倾金银锞子、领朝廷的春季恩赏、进宫朝贺、祭宗祠、家族亲友往来宴请,一连要热闹一二十天才罢。

  可是,这热闹荣耀的背后,埋下了多处悲凉和悲情的伏笔,比如贾珍说荣府不过是黄白木作磬槌子,是外头光鲜里头苦。就连宁府,贾珍也说今天的物资银两比往年差了一半,真真是没法过年。经济之外,贾府的人伦危机才更加令人担忧。像家族宴会众人都不愿来,这说明家族内部人心散了,没有凝聚力了,更加值得关注的,是贾府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出现了,这个人就是贾敬。

image.png

  贾敬常年在郊外的道观里修行,家里的事是一概不管的,也许是因为什么重大的打击,也许是看破了红尘,总之贾敬这个人对贾府来说和死了也没有什么差别,可是过年他要回家的,他回家只干两件事:一是除夕和元宵祭祖宗,他作为长房长孙也是当然的主祭人;二是带领着家族子弟,给家里最年长的老祖宗贾母行礼拜年。要知道贾敬是中过进士的人,儒家的礼和孝是深入了骨髓,再怎么不负责任,他也不敢数典忘祖,他也怕有一天去见祖宗时被骂不孝子孙。

  除了这两件事,贾敬其他的活动一概不参加,其他的人一概也不见,从头至尾也不见他和谁讲一句话。贾敬只在静室安坐,吃饭也是人送进去。总之他纵使回家来的这半个月,和家族成员仍然是割裂开来的。

  在人伦极为重视的封建社会,贾敬如此,让家族中人何以自处?大家想一想,就算不考虑他人,可是贾珍、惜春是儿女,贾蓉是孙子,这些可都是至亲的血脉,贾珍、贾蓉那和自己是有紧密传承责任的,惜春作为唯一的女儿,尚未成年,自小没有了母亲,现在有父亲和没有一样,这种人伦之痛一般人何以承受得起?

image.png

  可是贾敬回家,一切都好像很有章法和有序的样子,贾府上下俨然已经轻车熟路地处理这种违反伦理纲常的怪异,大家不光有心理准备,似乎觉得这很正常,很平常?事实当然不是如此,只是曹雪芹偏要这么写,他显然不想让读者把视野关注到贾敬的身上,可不关注不代表不存在,更不代表能这么糊弄过去。

  贾敬带子侄们给贾母行礼要跪下磕头时,贾母说:免了罢,你们一年到头辛苦,难为你们。府里真有点事,负责和辛苦的不过是贾珍和贾琏,贾政贾赦们还真谈不上辛苦,贾敬更没资格接受”辛苦“二字。可贾母这么说了,显然在她眼中,她对贾敬没有成见,不但没有成见,她对贾敬是抱有长辈的慈爱和包容心理的。贾母对贾敬如此的理解和包容,证明她认为贾敬的出家和不问世事,要为此负责的并不在贾敬。那么这么说来,贾母应该是同情贾敬的,后来贾敬死了,她专到灵前痛哭一场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责任不在贾敬,当然另有其人,结果却多少由贾敬来承担了,那么他应该有过一段被伤害的过往,这是贾府的机密也是无法回首的过往。这个伤害让贾敬万念俱灰,却并没有让他泯灭了人性,否则他也就没有必要回家过年了。既然还能保留一个子孙对于祖宗和长辈的孝道,可见贾敬的内心从来也没有放下过责任,自然也就不可能放得下痛苦。如此,贾敬可就是一个彻底的悲情人物了。

  秦可卿判词说:箕裘颓堕皆从敬。可见根源脱离不开贾敬,但主要责任人又是他人。贾敬是家族里的长房长孙,他又是族长,承袭着宁国公的爵位,自己又考中了进士,无论从各方面讲,他都是贾府一哥,贾赦、贾政等兄弟们都比不上他。就是这样的贾敬,被伤害打击到连家业爵位所有都不要了,连儿女也不要了。读圣贤书、被儒家伦理教养成长的贾敬,把修齐治平全抛在了脑后,将人伦亲情全抛却了脑后。可见这伤害的巨大和不可言说。

image.png

  贾府的这个年表面再热闹,华丽的背后,却是不堪的伤疤。因为有个贾敬,尽管他连房门都不出,可他客观存在,那些不堪的过往就无法真正做到泯灭,时刻啃噬着贾府上下的人心,当然,因为时间的久远,或许大家都要淡忘了,若如此,贾府应该是更加无可救药的。

  这个年一过完,第一件事就是凤姐的小产,荣国府长房盼望已久的长孙没有见天日就夭折了。这个热闹的大年就如同凤姐讲的那个大炮仗一样,一声巨响和烟尘之后,只留下一地的灰烬和残局,从此,贾府陷入越来越深重的经济危机和内耗内斗危机中,离家破人亡、家族离散也就不远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贾府的这个年表面再热闹,华丽的背后,却是不堪的伤疤。因为有个贾敬,尽管他连房门都不出,可他客观存在,那些不堪的过往就无法真正做到泯灭,时刻啃噬着贾府上下的人心,当然,因为时间的久远,或许大家都要淡忘了,若如此,贾府应该是更加无可救药的。

  这个年一过完,第一件事就是凤姐的小产,荣国府长房盼望已久的长孙没有见天日就夭折了。这个热闹的大年就如同凤姐讲的那个大炮仗一样,一声巨响和烟尘之后,只留下一地的灰烬和残局,从此,贾府陷入越来越深重的经济危机和内耗内斗危机中,离家破人亡、家族离散也就不远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6-29 08:20:2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