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贾珍和秦可卿的爬灰丑闻到底有多严重?贾母是什么态度

关键词:贾母,秦可卿说事,贾珍里,贾府回,宁国府,知道

对于贾珍和秦可卿的事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秦可卿。

  史太君贾母在《红楼梦》里是一个金字塔尖般的存在,她给人一种富贵而慈祥的感觉,说重话的时候极少,最喜欢孙子孙女们,很会享受、心态年轻,成天乐呵呵的。

  细读贾母,读者会发现,这个老太太从贾府重孙子媳妇做起,嫁进贾家50多年,她赢了一辈子,无论什么事,到她的手里,都能给捋顺了。而且是在笑意盈盈中捋顺的。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秦可卿。

  史太君贾母在《红楼梦》里是一个金字塔尖般的存在,她给人一种富贵而慈祥的感觉,说重话的时候极少,最喜欢孙子孙女们,很会享受、心态年轻,成天乐呵呵的。

  细读贾母,读者会发现,这个老太太从贾府重孙子媳妇做起,嫁进贾家50多年,她赢了一辈子,无论什么事,到她的手里,都能给捋顺了。而且是在笑意盈盈中捋顺的。

image.png

  表面上贾母好像从不管家事,因为上有王夫人、王熙凤,下有各级的管家们,家里的子孙大多不成器她也明白,可她年龄大了,管不了这些了,只要别太出格,就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享受吧。但是,凡牵涉到国公府的脸面、声誉,还有影响到了孙辈们 前途时,贾母立刻打出十二分的精神,一秒钟进入大家长状态,迅速拨乱反正。比如她处理贾赦想通过娶鸳鸯做小老婆从而觊觎贾母财产,贾母三两下就断了他的念想;比如她知道大观园内的夜赌现象,以雷霆之怒,亲自迅速进行了处置;再比如,只要宝玉和黛玉一闹别扭,贾母就没法淡定了,为了她最疼爱的两个孙辈,可谓操碎了心。

  相比以上,贾府里还有一件事更加严重,这事一旦捅出去,整个家族都要蒙羞,更无颜祖宗。这件事就是贾珍和秦可卿的爬灰丑闻。大家族里的男人三妻四妾的私生活不检点,在上流社会算不得什么,无非被说好色而已,可这种淫乱之事的火却不能烧到女眷们的身上,像太太奶奶小姐们,只消有一丁点的贞洁瑕疵,名声品行算是彻底完了,这不仅仅是个人的事,而要整个家族来买单。73回大观园里出现了秽物秀春囊,王夫人质问王熙凤时就有一句话说:

  “(这东西)倘或丫头们捡着,你姊妹看见,这还了得。不然有那小丫头们捡着,出去说是园内捡着地,外人知道,这性命脸面要也不要?”

  看到没有,发现、看见都不行,都有可能酿出泼天大祸。秦可卿和贾珍的乱伦丑闻可是板上钉钉,一个大家族的正房奶奶出了这种事,性命脸面自然是要不得的了。

  秦可卿和贾珍的事不是一天两天了,《红楼梦》第七回,凤姐携宝玉在宁国府玩了半天正要回去,尤氏、贾蓉、秦可卿送出来,正碰见焦大在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众下人连忙堵他的嘴。小说专门交代了一句:凤姐贾蓉遥遥地闻得,都装作没听见。

image.png

  可见,不但凤姐贾蓉心知肚明,连尤氏也是心如明镜。大家平时也就是演好戏别砸了就行。原因很简单,贾珍是贾族的掌门人,在宁国府是绝对的说一不二的人,尤氏没有子嗣娘家没人,她没有底气资本和贾珍闹,贾蓉更不用说了,亲爹给的绿帽子,只好戴着吧。

  既然丑事已然散开,也就不愁所有人知道,流入市井,贾府还怎么在上流社会混?至少,谁家敢把姑娘往贾家嫁?谁家敢娶贾府的姑娘?所以,贾母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在那个绝对男权是社会,贾珍再胡闹,他作为长房嫡孙,又是族长,就算是从悬崖边将他拉过来,贾母不可能没有行动,而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操守要求是严苛的,所以这种事牺牲的只会是秦可卿。

  贾母对秦可卿曾有极高的评价,说她是重孙媳妇里第一得意之人,说她做事素日里妥当。说脸打脸,秦可卿以不可饶恕的错误给贾母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贾母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她清楚地知道这样的事应该牺牲什么,贾母根本不用考虑就能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今天我们看到的《红楼梦》十三回,是脂砚斋指示曹雪芹删除了四五页,又将秦可卿淫丧改为病亡的结果,既然做了如此大的修改,按说也应该将第五回金陵十二钗判词秦可卿的部分一并修改才是,但曹雪芹没有这么做,而且就在十三回,秦可卿死的过程,也留下了许多令人狐疑和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可以肯定的是 ,秦可卿不是病死的,而是自杀身亡的,既然是自杀,当然是因为人生走入了死局,不得不死。

  前文我们说了,对于贾珍和秦可卿的事,尤氏、贾蓉、凤姐包括许多的下人都是知道的,只是大家都装不知道罢了,畏惧贾珍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有就是家族的荣誉也至关重要。在这样的平衡下,秦可卿贾珍才维持了相当时间的苟且。秦可卿的死,显然是这样的平衡维持不住了,而且连贾珍也救不了她。所以,必须是一个巨大不可抵抗力量的参与,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这个力量就是贾母。

image.png

  贾母第一次表达态度是拒绝出席贾敬的生。贾敬根本不回家,但家里要尊规矩行事,从上到下热闹一番。贾母最爱热闹,又喜欢和儿孙们一起,宁国府的梅花开了,尤氏秦可卿都要请了老太太和太太们过来赏花。一点子小事都不放过,给贾敬过生日,当然少不了好戏酒,凤姐解释说贾母因为贪嘴晚上起了两次夜,今天感到身体不大舒服所以不来。听上去好像理由很充分,但是整部《红楼梦》我们从来不见有什么活动贾母不参加时还要交代出理由的,不写她就是了,专门写个理由,其实就是不想来,让贾母不想来的理由不会是别的,只会是她不愿见某些人而已。

  小说前面十几回,荣府女眷频繁到宁国府来,比如王熙凤频繁来打牌,贾母和太太们总来赏花吃饭看戏,感觉贾府的家宴和活动都是在宁府开展的,自从秦可卿的事出来,荣国府女眷再也不见一个人到宁国府来,仅有的几次属于不得不来,比如祭祖,比如贾敬丧礼,比如王熙凤大闹宁国府。荣府的是不来了,但是读者会发现,尤氏和贾珍往荣国府跑得倒是勤多了,夫妻俩去荣府最重要的主题就是在贾母跟前尽孝。从一次次请老祖宗去宁府到不再在宁府设宴而且主动去荣府,这样的变化肯定不是自然而然的,大概率是贾母不愿意去了。

  秦可卿生病的全过程,和贾母再无一次见面。要知道,贾母对秦可卿的评价之高之喜欢,一直到秦氏死亡,她也没有踏进宁国府一步,和这个最得意的重孙媳妇一年多时间不见面,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十一回,王熙凤去探望秦可卿,回来给贾母汇报,汇报的内容是秦可卿看上去还不错,等好了还要过来给老祖先请安呢,请老祖宗放心。贾母听完没有发表意见,沉吟了半晌,嘱咐凤姐说你歇息去吧。

  贾母不发表意见就是表达了意见,这个“沉吟半晌”想想甚是令人不安,如果是真心关怀秦可卿,不可能不表达关切,贾母在对待自己喜欢的儿孙时,态度从不藏着掖着,这里贾母显然有特别多的心理活动,可是她不发一言,这很值得玩味,也很不像贾母。但很明显,贾母的态度不积极,对秦可卿的态度完全不同于从前了。

image.png

  秦可卿病重一直到她死,包括近两个月时间的丧事,全程贾母失声了,也不见了。只在贾宝玉要立刻赶去宁府时,她担心非常的说道:“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天去不迟。”

  贾母的态度和话里一点没有家里死了人后的悲伤情绪,她的担心和焦急透出了两个信息:一是秦可卿属于非正常死亡,所以才不干净,有风的夜里也是阴风;二是贾母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她已经许久不见秦可卿,这个胸有成竹从哪里来的呢?

  贾母的不闻不问,贾母的刻意冷淡,已经说明了一切:贾府是个有名望的大族,你做出这样的丑事,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人世?你唯有自尽,以保全家族声誉。

  为贾母所不容,才是秦可卿绝大压力的原因,别说是贾珍的保护,丈夫贾蓉和婆婆尤氏的隐忍,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这是秦可卿亲口说出的,能真正成为秦可卿命数克星的,贾氏宗族里,只有贾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表面上贾母好像从不管家事,因为上有王夫人、王熙凤,下有各级的管家们,家里的子孙大多不成器她也明白,可她年龄大了,管不了这些了,只要别太出格,就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享受吧。但是,凡牵涉到国公府的脸面、声誉,还有影响到了孙辈们 前途时,贾母立刻打出十二分的精神,一秒钟进入大家长状态,迅速拨乱反正。比如她处理贾赦想通过娶鸳鸯做小老婆从而觊觎贾母财产,贾母三两下就断了他的念想;比如她知道大观园内的夜赌现象,以雷霆之怒,亲自迅速进行了处置;再比如,只要宝玉和黛玉一闹别扭,贾母就没法淡定了,为了她最疼爱的两个孙辈,可谓操碎了心。

  相比以上,贾府里还有一件事更加严重,这事一旦捅出去,整个家族都要蒙羞,更无颜祖宗。这件事就是贾珍和秦可卿的爬灰丑闻。大家族里的男人三妻四妾的私生活不检点,在上流社会算不得什么,无非被说好色而已,可这种淫乱之事的火却不能烧到女眷们的身上,像太太奶奶小姐们,只消有一丁点的贞洁瑕疵,名声品行算是彻底完了,这不仅仅是个人的事,而要整个家族来买单。73回大观园里出现了秽物秀春囊,王夫人质问王熙凤时就有一句话说:

  “(这东西)倘或丫头们捡着,你姊妹看见,这还了得。不然有那小丫头们捡着,出去说是园内捡着地,外人知道,这性命脸面要也不要?”

  看到没有,发现、看见都不行,都有可能酿出泼天大祸。秦可卿和贾珍的乱伦丑闻可是板上钉钉,一个大家族的正房奶奶出了这种事,性命脸面自然是要不得的了。

  秦可卿和贾珍的事不是一天两天了,《红楼梦》第七回,凤姐携宝玉在宁国府玩了半天正要回去,尤氏、贾蓉、秦可卿送出来,正碰见焦大在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众下人连忙堵他的嘴。小说专门交代了一句:凤姐贾蓉遥遥地闻得,都装作没听见。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秦可卿。

  史太君贾母在《红楼梦》里是一个金字塔尖般的存在,她给人一种富贵而慈祥的感觉,说重话的时候极少,最喜欢孙子孙女们,很会享受、心态年轻,成天乐呵呵的。

  细读贾母,读者会发现,这个老太太从贾府重孙子媳妇做起,嫁进贾家50多年,她赢了一辈子,无论什么事,到她的手里,都能给捋顺了。而且是在笑意盈盈中捋顺的。

image.png

  表面上贾母好像从不管家事,因为上有王夫人、王熙凤,下有各级的管家们,家里的子孙大多不成器她也明白,可她年龄大了,管不了这些了,只要别太出格,就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享受吧。但是,凡牵涉到国公府的脸面、声誉,还有影响到了孙辈们 前途时,贾母立刻打出十二分的精神,一秒钟进入大家长状态,迅速拨乱反正。比如她处理贾赦想通过娶鸳鸯做小老婆从而觊觎贾母财产,贾母三两下就断了他的念想;比如她知道大观园内的夜赌现象,以雷霆之怒,亲自迅速进行了处置;再比如,只要宝玉和黛玉一闹别扭,贾母就没法淡定了,为了她最疼爱的两个孙辈,可谓操碎了心。

  相比以上,贾府里还有一件事更加严重,这事一旦捅出去,整个家族都要蒙羞,更无颜祖宗。这件事就是贾珍和秦可卿的爬灰丑闻。大家族里的男人三妻四妾的私生活不检点,在上流社会算不得什么,无非被说好色而已,可这种淫乱之事的火却不能烧到女眷们的身上,像太太奶奶小姐们,只消有一丁点的贞洁瑕疵,名声品行算是彻底完了,这不仅仅是个人的事,而要整个家族来买单。73回大观园里出现了秽物秀春囊,王夫人质问王熙凤时就有一句话说:

  “(这东西)倘或丫头们捡着,你姊妹看见,这还了得。不然有那小丫头们捡着,出去说是园内捡着地,外人知道,这性命脸面要也不要?”

  看到没有,发现、看见都不行,都有可能酿出泼天大祸。秦可卿和贾珍的乱伦丑闻可是板上钉钉,一个大家族的正房奶奶出了这种事,性命脸面自然是要不得的了。

  秦可卿和贾珍的事不是一天两天了,《红楼梦》第七回,凤姐携宝玉在宁国府玩了半天正要回去,尤氏、贾蓉、秦可卿送出来,正碰见焦大在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众下人连忙堵他的嘴。小说专门交代了一句:凤姐贾蓉遥遥地闻得,都装作没听见。

image.png

  可见,不但凤姐贾蓉心知肚明,连尤氏也是心如明镜。大家平时也就是演好戏别砸了就行。原因很简单,贾珍是贾族的掌门人,在宁国府是绝对的说一不二的人,尤氏没有子嗣娘家没人,她没有底气资本和贾珍闹,贾蓉更不用说了,亲爹给的绿帽子,只好戴着吧。

  既然丑事已然散开,也就不愁所有人知道,流入市井,贾府还怎么在上流社会混?至少,谁家敢把姑娘往贾家嫁?谁家敢娶贾府的姑娘?所以,贾母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在那个绝对男权是社会,贾珍再胡闹,他作为长房嫡孙,又是族长,就算是从悬崖边将他拉过来,贾母不可能没有行动,而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操守要求是严苛的,所以这种事牺牲的只会是秦可卿。

  贾母对秦可卿曾有极高的评价,说她是重孙媳妇里第一得意之人,说她做事素日里妥当。说脸打脸,秦可卿以不可饶恕的错误给贾母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贾母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她清楚地知道这样的事应该牺牲什么,贾母根本不用考虑就能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今天我们看到的《红楼梦》十三回,是脂砚斋指示曹雪芹删除了四五页,又将秦可卿淫丧改为病亡的结果,既然做了如此大的修改,按说也应该将第五回金陵十二钗判词秦可卿的部分一并修改才是,但曹雪芹没有这么做,而且就在十三回,秦可卿死的过程,也留下了许多令人狐疑和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可以肯定的是 ,秦可卿不是病死的,而是自杀身亡的,既然是自杀,当然是因为人生走入了死局,不得不死。

  前文我们说了,对于贾珍和秦可卿的事,尤氏、贾蓉、凤姐包括许多的下人都是知道的,只是大家都装不知道罢了,畏惧贾珍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有就是家族的荣誉也至关重要。在这样的平衡下,秦可卿贾珍才维持了相当时间的苟且。秦可卿的死,显然是这样的平衡维持不住了,而且连贾珍也救不了她。所以,必须是一个巨大不可抵抗力量的参与,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这个力量就是贾母。

image.png

  贾母第一次表达态度是拒绝出席贾敬的生。贾敬根本不回家,但家里要尊规矩行事,从上到下热闹一番。贾母最爱热闹,又喜欢和儿孙们一起,宁国府的梅花开了,尤氏秦可卿都要请了老太太和太太们过来赏花。一点子小事都不放过,给贾敬过生日,当然少不了好戏酒,凤姐解释说贾母因为贪嘴晚上起了两次夜,今天感到身体不大舒服所以不来。听上去好像理由很充分,但是整部《红楼梦》我们从来不见有什么活动贾母不参加时还要交代出理由的,不写她就是了,专门写个理由,其实就是不想来,让贾母不想来的理由不会是别的,只会是她不愿见某些人而已。

  小说前面十几回,荣府女眷频繁到宁国府来,比如王熙凤频繁来打牌,贾母和太太们总来赏花吃饭看戏,感觉贾府的家宴和活动都是在宁府开展的,自从秦可卿的事出来,荣国府女眷再也不见一个人到宁国府来,仅有的几次属于不得不来,比如祭祖,比如贾敬丧礼,比如王熙凤大闹宁国府。荣府的是不来了,但是读者会发现,尤氏和贾珍往荣国府跑得倒是勤多了,夫妻俩去荣府最重要的主题就是在贾母跟前尽孝。从一次次请老祖宗去宁府到不再在宁府设宴而且主动去荣府,这样的变化肯定不是自然而然的,大概率是贾母不愿意去了。

  秦可卿生病的全过程,和贾母再无一次见面。要知道,贾母对秦可卿的评价之高之喜欢,一直到秦氏死亡,她也没有踏进宁国府一步,和这个最得意的重孙媳妇一年多时间不见面,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十一回,王熙凤去探望秦可卿,回来给贾母汇报,汇报的内容是秦可卿看上去还不错,等好了还要过来给老祖先请安呢,请老祖宗放心。贾母听完没有发表意见,沉吟了半晌,嘱咐凤姐说你歇息去吧。

  贾母不发表意见就是表达了意见,这个“沉吟半晌”想想甚是令人不安,如果是真心关怀秦可卿,不可能不表达关切,贾母在对待自己喜欢的儿孙时,态度从不藏着掖着,这里贾母显然有特别多的心理活动,可是她不发一言,这很值得玩味,也很不像贾母。但很明显,贾母的态度不积极,对秦可卿的态度完全不同于从前了。

image.png

  秦可卿病重一直到她死,包括近两个月时间的丧事,全程贾母失声了,也不见了。只在贾宝玉要立刻赶去宁府时,她担心非常的说道:“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天去不迟。”

  贾母的态度和话里一点没有家里死了人后的悲伤情绪,她的担心和焦急透出了两个信息:一是秦可卿属于非正常死亡,所以才不干净,有风的夜里也是阴风;二是贾母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她已经许久不见秦可卿,这个胸有成竹从哪里来的呢?

  贾母的不闻不问,贾母的刻意冷淡,已经说明了一切:贾府是个有名望的大族,你做出这样的丑事,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人世?你唯有自尽,以保全家族声誉。

  为贾母所不容,才是秦可卿绝大压力的原因,别说是贾珍的保护,丈夫贾蓉和婆婆尤氏的隐忍,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这是秦可卿亲口说出的,能真正成为秦可卿命数克星的,贾氏宗族里,只有贾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可见,不但凤姐贾蓉心知肚明,连尤氏也是心如明镜。大家平时也就是演好戏别砸了就行。原因很简单,贾珍是贾族的掌门人,在宁国府是绝对的说一不二的人,尤氏没有子嗣娘家没人,她没有底气资本和贾珍闹,贾蓉更不用说了,亲爹给的绿帽子,只好戴着吧。

  既然丑事已然散开,也就不愁所有人知道,流入市井,贾府还怎么在上流社会混?至少,谁家敢把姑娘往贾家嫁?谁家敢娶贾府的姑娘?所以,贾母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在那个绝对男权是社会,贾珍再胡闹,他作为长房嫡孙,又是族长,就算是从悬崖边将他拉过来,贾母不可能没有行动,而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操守要求是严苛的,所以这种事牺牲的只会是秦可卿。

  贾母对秦可卿曾有极高的评价,说她是重孙媳妇里第一得意之人,说她做事素日里妥当。说脸打脸,秦可卿以不可饶恕的错误给贾母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贾母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她清楚地知道这样的事应该牺牲什么,贾母根本不用考虑就能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今天我们看到的《红楼梦》十三回,是脂砚斋指示曹雪芹删除了四五页,又将秦可卿淫丧改为病亡的结果,既然做了如此大的修改,按说也应该将第五回金陵十二钗判词秦可卿的部分一并修改才是,但曹雪芹没有这么做,而且就在十三回,秦可卿死的过程,也留下了许多令人狐疑和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可以肯定的是 ,秦可卿不是病死的,而是自杀身亡的,既然是自杀,当然是因为人生走入了死局,不得不死。

  前文我们说了,对于贾珍和秦可卿的事,尤氏、贾蓉、凤姐包括许多的下人都是知道的,只是大家都装不知道罢了,畏惧贾珍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有就是家族的荣誉也至关重要。在这样的平衡下,秦可卿贾珍才维持了相当时间的苟且。秦可卿的死,显然是这样的平衡维持不住了,而且连贾珍也救不了她。所以,必须是一个巨大不可抵抗力量的参与,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这个力量就是贾母。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秦可卿。

  史太君贾母在《红楼梦》里是一个金字塔尖般的存在,她给人一种富贵而慈祥的感觉,说重话的时候极少,最喜欢孙子孙女们,很会享受、心态年轻,成天乐呵呵的。

  细读贾母,读者会发现,这个老太太从贾府重孙子媳妇做起,嫁进贾家50多年,她赢了一辈子,无论什么事,到她的手里,都能给捋顺了。而且是在笑意盈盈中捋顺的。

image.png

  表面上贾母好像从不管家事,因为上有王夫人、王熙凤,下有各级的管家们,家里的子孙大多不成器她也明白,可她年龄大了,管不了这些了,只要别太出格,就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享受吧。但是,凡牵涉到国公府的脸面、声誉,还有影响到了孙辈们 前途时,贾母立刻打出十二分的精神,一秒钟进入大家长状态,迅速拨乱反正。比如她处理贾赦想通过娶鸳鸯做小老婆从而觊觎贾母财产,贾母三两下就断了他的念想;比如她知道大观园内的夜赌现象,以雷霆之怒,亲自迅速进行了处置;再比如,只要宝玉和黛玉一闹别扭,贾母就没法淡定了,为了她最疼爱的两个孙辈,可谓操碎了心。

  相比以上,贾府里还有一件事更加严重,这事一旦捅出去,整个家族都要蒙羞,更无颜祖宗。这件事就是贾珍和秦可卿的爬灰丑闻。大家族里的男人三妻四妾的私生活不检点,在上流社会算不得什么,无非被说好色而已,可这种淫乱之事的火却不能烧到女眷们的身上,像太太奶奶小姐们,只消有一丁点的贞洁瑕疵,名声品行算是彻底完了,这不仅仅是个人的事,而要整个家族来买单。73回大观园里出现了秽物秀春囊,王夫人质问王熙凤时就有一句话说:

  “(这东西)倘或丫头们捡着,你姊妹看见,这还了得。不然有那小丫头们捡着,出去说是园内捡着地,外人知道,这性命脸面要也不要?”

  看到没有,发现、看见都不行,都有可能酿出泼天大祸。秦可卿和贾珍的乱伦丑闻可是板上钉钉,一个大家族的正房奶奶出了这种事,性命脸面自然是要不得的了。

  秦可卿和贾珍的事不是一天两天了,《红楼梦》第七回,凤姐携宝玉在宁国府玩了半天正要回去,尤氏、贾蓉、秦可卿送出来,正碰见焦大在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众下人连忙堵他的嘴。小说专门交代了一句:凤姐贾蓉遥遥地闻得,都装作没听见。

image.png

  可见,不但凤姐贾蓉心知肚明,连尤氏也是心如明镜。大家平时也就是演好戏别砸了就行。原因很简单,贾珍是贾族的掌门人,在宁国府是绝对的说一不二的人,尤氏没有子嗣娘家没人,她没有底气资本和贾珍闹,贾蓉更不用说了,亲爹给的绿帽子,只好戴着吧。

  既然丑事已然散开,也就不愁所有人知道,流入市井,贾府还怎么在上流社会混?至少,谁家敢把姑娘往贾家嫁?谁家敢娶贾府的姑娘?所以,贾母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在那个绝对男权是社会,贾珍再胡闹,他作为长房嫡孙,又是族长,就算是从悬崖边将他拉过来,贾母不可能没有行动,而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操守要求是严苛的,所以这种事牺牲的只会是秦可卿。

  贾母对秦可卿曾有极高的评价,说她是重孙媳妇里第一得意之人,说她做事素日里妥当。说脸打脸,秦可卿以不可饶恕的错误给贾母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贾母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她清楚地知道这样的事应该牺牲什么,贾母根本不用考虑就能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今天我们看到的《红楼梦》十三回,是脂砚斋指示曹雪芹删除了四五页,又将秦可卿淫丧改为病亡的结果,既然做了如此大的修改,按说也应该将第五回金陵十二钗判词秦可卿的部分一并修改才是,但曹雪芹没有这么做,而且就在十三回,秦可卿死的过程,也留下了许多令人狐疑和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可以肯定的是 ,秦可卿不是病死的,而是自杀身亡的,既然是自杀,当然是因为人生走入了死局,不得不死。

  前文我们说了,对于贾珍和秦可卿的事,尤氏、贾蓉、凤姐包括许多的下人都是知道的,只是大家都装不知道罢了,畏惧贾珍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有就是家族的荣誉也至关重要。在这样的平衡下,秦可卿贾珍才维持了相当时间的苟且。秦可卿的死,显然是这样的平衡维持不住了,而且连贾珍也救不了她。所以,必须是一个巨大不可抵抗力量的参与,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这个力量就是贾母。

image.png

  贾母第一次表达态度是拒绝出席贾敬的生。贾敬根本不回家,但家里要尊规矩行事,从上到下热闹一番。贾母最爱热闹,又喜欢和儿孙们一起,宁国府的梅花开了,尤氏秦可卿都要请了老太太和太太们过来赏花。一点子小事都不放过,给贾敬过生日,当然少不了好戏酒,凤姐解释说贾母因为贪嘴晚上起了两次夜,今天感到身体不大舒服所以不来。听上去好像理由很充分,但是整部《红楼梦》我们从来不见有什么活动贾母不参加时还要交代出理由的,不写她就是了,专门写个理由,其实就是不想来,让贾母不想来的理由不会是别的,只会是她不愿见某些人而已。

  小说前面十几回,荣府女眷频繁到宁国府来,比如王熙凤频繁来打牌,贾母和太太们总来赏花吃饭看戏,感觉贾府的家宴和活动都是在宁府开展的,自从秦可卿的事出来,荣国府女眷再也不见一个人到宁国府来,仅有的几次属于不得不来,比如祭祖,比如贾敬丧礼,比如王熙凤大闹宁国府。荣府的是不来了,但是读者会发现,尤氏和贾珍往荣国府跑得倒是勤多了,夫妻俩去荣府最重要的主题就是在贾母跟前尽孝。从一次次请老祖宗去宁府到不再在宁府设宴而且主动去荣府,这样的变化肯定不是自然而然的,大概率是贾母不愿意去了。

  秦可卿生病的全过程,和贾母再无一次见面。要知道,贾母对秦可卿的评价之高之喜欢,一直到秦氏死亡,她也没有踏进宁国府一步,和这个最得意的重孙媳妇一年多时间不见面,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十一回,王熙凤去探望秦可卿,回来给贾母汇报,汇报的内容是秦可卿看上去还不错,等好了还要过来给老祖先请安呢,请老祖宗放心。贾母听完没有发表意见,沉吟了半晌,嘱咐凤姐说你歇息去吧。

  贾母不发表意见就是表达了意见,这个“沉吟半晌”想想甚是令人不安,如果是真心关怀秦可卿,不可能不表达关切,贾母在对待自己喜欢的儿孙时,态度从不藏着掖着,这里贾母显然有特别多的心理活动,可是她不发一言,这很值得玩味,也很不像贾母。但很明显,贾母的态度不积极,对秦可卿的态度完全不同于从前了。

image.png

  秦可卿病重一直到她死,包括近两个月时间的丧事,全程贾母失声了,也不见了。只在贾宝玉要立刻赶去宁府时,她担心非常的说道:“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天去不迟。”

  贾母的态度和话里一点没有家里死了人后的悲伤情绪,她的担心和焦急透出了两个信息:一是秦可卿属于非正常死亡,所以才不干净,有风的夜里也是阴风;二是贾母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她已经许久不见秦可卿,这个胸有成竹从哪里来的呢?

  贾母的不闻不问,贾母的刻意冷淡,已经说明了一切:贾府是个有名望的大族,你做出这样的丑事,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人世?你唯有自尽,以保全家族声誉。

  为贾母所不容,才是秦可卿绝大压力的原因,别说是贾珍的保护,丈夫贾蓉和婆婆尤氏的隐忍,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这是秦可卿亲口说出的,能真正成为秦可卿命数克星的,贾氏宗族里,只有贾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贾母第一次表达态度是拒绝出席贾敬的生。贾敬根本不回家,但家里要尊规矩行事,从上到下热闹一番。贾母最爱热闹,又喜欢和儿孙们一起,宁国府的梅花开了,尤氏秦可卿都要请了老太太和太太们过来赏花。一点子小事都不放过,给贾敬过生日,当然少不了好戏酒,凤姐解释说贾母因为贪嘴晚上起了两次夜,今天感到身体不大舒服所以不来。听上去好像理由很充分,但是整部《红楼梦》我们从来不见有什么活动贾母不参加时还要交代出理由的,不写她就是了,专门写个理由,其实就是不想来,让贾母不想来的理由不会是别的,只会是她不愿见某些人而已。

  小说前面十几回,荣府女眷频繁到宁国府来,比如王熙凤频繁来打牌,贾母和太太们总来赏花吃饭看戏,感觉贾府的家宴和活动都是在宁府开展的,自从秦可卿的事出来,荣国府女眷再也不见一个人到宁国府来,仅有的几次属于不得不来,比如祭祖,比如贾敬丧礼,比如王熙凤大闹宁国府。荣府的是不来了,但是读者会发现,尤氏和贾珍往荣国府跑得倒是勤多了,夫妻俩去荣府最重要的主题就是在贾母跟前尽孝。从一次次请老祖宗去宁府到不再在宁府设宴而且主动去荣府,这样的变化肯定不是自然而然的,大概率是贾母不愿意去了。

  秦可卿生病的全过程,和贾母再无一次见面。要知道,贾母对秦可卿的评价之高之喜欢,一直到秦氏死亡,她也没有踏进宁国府一步,和这个最得意的重孙媳妇一年多时间不见面,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十一回,王熙凤去探望秦可卿,回来给贾母汇报,汇报的内容是秦可卿看上去还不错,等好了还要过来给老祖先请安呢,请老祖宗放心。贾母听完没有发表意见,沉吟了半晌,嘱咐凤姐说你歇息去吧。

  贾母不发表意见就是表达了意见,这个“沉吟半晌”想想甚是令人不安,如果是真心关怀秦可卿,不可能不表达关切,贾母在对待自己喜欢的儿孙时,态度从不藏着掖着,这里贾母显然有特别多的心理活动,可是她不发一言,这很值得玩味,也很不像贾母。但很明显,贾母的态度不积极,对秦可卿的态度完全不同于从前了。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秦可卿。

  史太君贾母在《红楼梦》里是一个金字塔尖般的存在,她给人一种富贵而慈祥的感觉,说重话的时候极少,最喜欢孙子孙女们,很会享受、心态年轻,成天乐呵呵的。

  细读贾母,读者会发现,这个老太太从贾府重孙子媳妇做起,嫁进贾家50多年,她赢了一辈子,无论什么事,到她的手里,都能给捋顺了。而且是在笑意盈盈中捋顺的。

image.png

  表面上贾母好像从不管家事,因为上有王夫人、王熙凤,下有各级的管家们,家里的子孙大多不成器她也明白,可她年龄大了,管不了这些了,只要别太出格,就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享受吧。但是,凡牵涉到国公府的脸面、声誉,还有影响到了孙辈们 前途时,贾母立刻打出十二分的精神,一秒钟进入大家长状态,迅速拨乱反正。比如她处理贾赦想通过娶鸳鸯做小老婆从而觊觎贾母财产,贾母三两下就断了他的念想;比如她知道大观园内的夜赌现象,以雷霆之怒,亲自迅速进行了处置;再比如,只要宝玉和黛玉一闹别扭,贾母就没法淡定了,为了她最疼爱的两个孙辈,可谓操碎了心。

  相比以上,贾府里还有一件事更加严重,这事一旦捅出去,整个家族都要蒙羞,更无颜祖宗。这件事就是贾珍和秦可卿的爬灰丑闻。大家族里的男人三妻四妾的私生活不检点,在上流社会算不得什么,无非被说好色而已,可这种淫乱之事的火却不能烧到女眷们的身上,像太太奶奶小姐们,只消有一丁点的贞洁瑕疵,名声品行算是彻底完了,这不仅仅是个人的事,而要整个家族来买单。73回大观园里出现了秽物秀春囊,王夫人质问王熙凤时就有一句话说:

  “(这东西)倘或丫头们捡着,你姊妹看见,这还了得。不然有那小丫头们捡着,出去说是园内捡着地,外人知道,这性命脸面要也不要?”

  看到没有,发现、看见都不行,都有可能酿出泼天大祸。秦可卿和贾珍的乱伦丑闻可是板上钉钉,一个大家族的正房奶奶出了这种事,性命脸面自然是要不得的了。

  秦可卿和贾珍的事不是一天两天了,《红楼梦》第七回,凤姐携宝玉在宁国府玩了半天正要回去,尤氏、贾蓉、秦可卿送出来,正碰见焦大在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众下人连忙堵他的嘴。小说专门交代了一句:凤姐贾蓉遥遥地闻得,都装作没听见。

image.png

  可见,不但凤姐贾蓉心知肚明,连尤氏也是心如明镜。大家平时也就是演好戏别砸了就行。原因很简单,贾珍是贾族的掌门人,在宁国府是绝对的说一不二的人,尤氏没有子嗣娘家没人,她没有底气资本和贾珍闹,贾蓉更不用说了,亲爹给的绿帽子,只好戴着吧。

  既然丑事已然散开,也就不愁所有人知道,流入市井,贾府还怎么在上流社会混?至少,谁家敢把姑娘往贾家嫁?谁家敢娶贾府的姑娘?所以,贾母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在那个绝对男权是社会,贾珍再胡闹,他作为长房嫡孙,又是族长,就算是从悬崖边将他拉过来,贾母不可能没有行动,而整个社会对于女性的操守要求是严苛的,所以这种事牺牲的只会是秦可卿。

  贾母对秦可卿曾有极高的评价,说她是重孙媳妇里第一得意之人,说她做事素日里妥当。说脸打脸,秦可卿以不可饶恕的错误给贾母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贾母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她清楚地知道这样的事应该牺牲什么,贾母根本不用考虑就能第一时间做出判断。

  今天我们看到的《红楼梦》十三回,是脂砚斋指示曹雪芹删除了四五页,又将秦可卿淫丧改为病亡的结果,既然做了如此大的修改,按说也应该将第五回金陵十二钗判词秦可卿的部分一并修改才是,但曹雪芹没有这么做,而且就在十三回,秦可卿死的过程,也留下了许多令人狐疑和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可以肯定的是 ,秦可卿不是病死的,而是自杀身亡的,既然是自杀,当然是因为人生走入了死局,不得不死。

  前文我们说了,对于贾珍和秦可卿的事,尤氏、贾蓉、凤姐包括许多的下人都是知道的,只是大家都装不知道罢了,畏惧贾珍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有就是家族的荣誉也至关重要。在这样的平衡下,秦可卿贾珍才维持了相当时间的苟且。秦可卿的死,显然是这样的平衡维持不住了,而且连贾珍也救不了她。所以,必须是一个巨大不可抵抗力量的参与,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这个力量就是贾母。

image.png

  贾母第一次表达态度是拒绝出席贾敬的生。贾敬根本不回家,但家里要尊规矩行事,从上到下热闹一番。贾母最爱热闹,又喜欢和儿孙们一起,宁国府的梅花开了,尤氏秦可卿都要请了老太太和太太们过来赏花。一点子小事都不放过,给贾敬过生日,当然少不了好戏酒,凤姐解释说贾母因为贪嘴晚上起了两次夜,今天感到身体不大舒服所以不来。听上去好像理由很充分,但是整部《红楼梦》我们从来不见有什么活动贾母不参加时还要交代出理由的,不写她就是了,专门写个理由,其实就是不想来,让贾母不想来的理由不会是别的,只会是她不愿见某些人而已。

  小说前面十几回,荣府女眷频繁到宁国府来,比如王熙凤频繁来打牌,贾母和太太们总来赏花吃饭看戏,感觉贾府的家宴和活动都是在宁府开展的,自从秦可卿的事出来,荣国府女眷再也不见一个人到宁国府来,仅有的几次属于不得不来,比如祭祖,比如贾敬丧礼,比如王熙凤大闹宁国府。荣府的是不来了,但是读者会发现,尤氏和贾珍往荣国府跑得倒是勤多了,夫妻俩去荣府最重要的主题就是在贾母跟前尽孝。从一次次请老祖宗去宁府到不再在宁府设宴而且主动去荣府,这样的变化肯定不是自然而然的,大概率是贾母不愿意去了。

  秦可卿生病的全过程,和贾母再无一次见面。要知道,贾母对秦可卿的评价之高之喜欢,一直到秦氏死亡,她也没有踏进宁国府一步,和这个最得意的重孙媳妇一年多时间不见面,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十一回,王熙凤去探望秦可卿,回来给贾母汇报,汇报的内容是秦可卿看上去还不错,等好了还要过来给老祖先请安呢,请老祖宗放心。贾母听完没有发表意见,沉吟了半晌,嘱咐凤姐说你歇息去吧。

  贾母不发表意见就是表达了意见,这个“沉吟半晌”想想甚是令人不安,如果是真心关怀秦可卿,不可能不表达关切,贾母在对待自己喜欢的儿孙时,态度从不藏着掖着,这里贾母显然有特别多的心理活动,可是她不发一言,这很值得玩味,也很不像贾母。但很明显,贾母的态度不积极,对秦可卿的态度完全不同于从前了。

image.png

  秦可卿病重一直到她死,包括近两个月时间的丧事,全程贾母失声了,也不见了。只在贾宝玉要立刻赶去宁府时,她担心非常的说道:“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天去不迟。”

  贾母的态度和话里一点没有家里死了人后的悲伤情绪,她的担心和焦急透出了两个信息:一是秦可卿属于非正常死亡,所以才不干净,有风的夜里也是阴风;二是贾母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她已经许久不见秦可卿,这个胸有成竹从哪里来的呢?

  贾母的不闻不问,贾母的刻意冷淡,已经说明了一切:贾府是个有名望的大族,你做出这样的丑事,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人世?你唯有自尽,以保全家族声誉。

  为贾母所不容,才是秦可卿绝大压力的原因,别说是贾珍的保护,丈夫贾蓉和婆婆尤氏的隐忍,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这是秦可卿亲口说出的,能真正成为秦可卿命数克星的,贾氏宗族里,只有贾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秦可卿病重一直到她死,包括近两个月时间的丧事,全程贾母失声了,也不见了。只在贾宝玉要立刻赶去宁府时,她担心非常的说道:“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天去不迟。”

  贾母的态度和话里一点没有家里死了人后的悲伤情绪,她的担心和焦急透出了两个信息:一是秦可卿属于非正常死亡,所以才不干净,有风的夜里也是阴风;二是贾母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她已经许久不见秦可卿,这个胸有成竹从哪里来的呢?

  贾母的不闻不问,贾母的刻意冷淡,已经说明了一切:贾府是个有名望的大族,你做出这样的丑事,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人世?你唯有自尽,以保全家族声誉。

  为贾母所不容,才是秦可卿绝大压力的原因,别说是贾珍的保护,丈夫贾蓉和婆婆尤氏的隐忍,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她。“治得了病治不了命”,这是秦可卿亲口说出的,能真正成为秦可卿命数克星的,贾氏宗族里,只有贾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6-25 11:31:56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