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滴滴打车比原来更贵了《反垄断法》应该发挥其作用

关键词:反垄断,互联网,兴东,企业,吴晓波,美国吴,垄断,伯凡,公司

中国互联网反垄断

  吴晓波对话方兴东、吴伯凡:互联网反垄断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互联网企业的优势一旦形成,它巨大的身躯随时有可能把别人给踩踏了。

  ——吴伯凡

  整理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中国互联网发展三十多年,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主流的中国互联网都拥有了较大的话语权。

  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评选中,京东、阿里、腾讯、小米等企业位列其中。排名多位于前段和中段位置。

  面对这样一个个“庞然大物”,中国监管部门似乎开始意识到严加管理的必要性。

  今年4月,阿里因为强制商家“二选一”触犯《反垄断法》被罚了182亿元。这是该法律实行十多年后,首次展现锋芒。

  对此,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强调将继续强化平台经济反垄断。反垄断或将成为一种“常态”。

  与此同时,反垄断也成了互联网圈同行竞争的一大“杀器”。比如,58同城姚劲波公开呼吁对贝壳找房进行反垄断处罚;字节跳动发布长文,指责腾讯屏蔽和封禁字节系产品,暗示其存在垄断行为。

  为什么现在开始大举反垄断,互联网反垄断有什么特点……围绕着大众关于这个话题的一些困惑。日前,吴老师与资深互联网人方兴东、吴伯凡两位老师在《吴聊》进行了深入探讨。

从左到右分别是:方兴东、吴晓波、吴伯凡从左到右分别是:方兴东、吴晓波、吴伯凡

  1

  为什么突然搞反垄断

  吴晓波:为什么在2020年,反垄断变成一个主流的声音?

  方兴东:我觉得跟大背景有关系。2020年以来,大家全部都到数字空间了,然后发现数字空间的基础设施都被巨头把持住了。比如,美国大选,以及整个国家的政治运行实际上背后都有互联网的影响力。比如,脸书可以让美国总统“社会性死亡”。

  吴伯凡:这是其中一个原因。2003年的时候,相当于中国的电商元年,当时的疫情把大家一下子逼到网上去了,2020年的疫情比17年前要大得多,而且是全世界范围内的一下子把互联网的潜力给逼上去了。

  第二,互联网的原材料特别单一,就是0和1。所有的产业边界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几乎是不存在的。它可以向其他领域快速扩张。甚至是今天还没有涉足,第二天进入的时候,一下子就变成老大。

  吴晓波:反垄断这件事情100年前的时候就搞过,比如洛克菲勒、卡内基,但像石油钢铁这些领域,它的资源边界比较清晰,现在的话,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美国反垄断:拆分标准石油公司的裁决报道美国反垄断:拆分标准石油公司的裁决报道

  方兴东:专业术语叫相关市场,相关市场怎么界定?我们看3Q大战,当时也发生二选一,然后双方打到最高法,最后不了了之。因为相关市场的界定上,腾讯不具备垄断地位。相关市场这个问题,中国纠缠了10多年,谁也弄不清楚。

  吴晓波:为什么10年前,二选一没有被认为是违法的?

  吴伯凡:还是规模不够大。而且,垄断并不是直接就会滥用优势,这是旁观者的视角,对于企业自身来说,就是充分发挥我的优势。彼得·蒂尔说,商业模式最高境界就是追求垄断,应该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企业的优势一旦形成,它巨大的身躯随时有可能把别人给踩踏了。

  过去有一个说法叫跨界,现在的互联网企业不存在跨界的问题,举手投足之间就涉足了很多的行业,所以今天用传统的那一套边界来定义是非常无能的。

  2

  中外反垄断的区别

  吴晓波:那现在怎么办?

  吴伯凡:一个方法是要从效果上来看垄断不垄断,不管你具体是怎么做的,只管你效果上是不是。比如看市值,我记得在2000年网络泡沫的时候,如果一个公司达到5000亿的市值,那就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公司,但今天已经有不少万亿市值的公司。

  方兴东:欧洲的答案已经出来了,它叫守门人制度,就是说一个企业的用户超过我欧盟人口的10%,那么就必须遵守我给你制定的18项业务标准。打个比方,在微信平台上,用户说我要把这个数据给头条,微信就不能有任何限制。

  吴晓波:美国反垄断诉讼,估计没咱们行政效率那么快。20世纪90年代,网景跟微软打了好几年官司,到网景死的时候,微软也没有被认定为垄断。美国反垄断的思维和今天中国反垄断的办法有什么区别?

  方兴东:1999年刚开始判决的时候,其实是要把微软当成垄断处罚和拆分的,但是后来总统换了,就和解了。所以美国的反垄断官司既是经济问题,又是政治问题,很复杂。

  它还跟整个国家的经济形势有关系,需要考虑怎么激发市场活力?所以,欧洲、美国、中国这些地区很少同时反垄断。不一样的是,美国反垄断诉讼时间跨度大,一般5年就下不来。我们的制度优势很明显。

  吴伯凡:美国的反垄断到最后,其实判决都没有意义了。

  方兴东:但是,从调查开始对企业造成舆论压迫还是很大的,你想一开始打微软的时候,明确说要拆分,但打完以后,谷歌都已经起来了,微软已经不再处在优势地位了。

  吴晓波:我写过一个案例,滴滴、快的并在一起,形成垄断,但你看我现在打车用高德地图、百度地图,所以滴滴的垄断被瓦解,并不是因为我们进行了行政性的制裁。

  方兴东:这里面还是要区分垄断和垄断行为,目前的法律主要是针对行为本身。比如说这次针对滴滴的主要是它抽成比例的问题。

  方兴东

  吴伯凡:反垄断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不能够听任一家独大,把整个的产业生态给破坏,还有一个是不能把商家跟客户之间的那种平衡给打乱了,如果乱的话,企业就可以任意定价,最后伤害的是消费者利益。

  方兴东:滴滴的最大问题,是当年竞争的时候我们看到打车变便宜了,但现在比原来更贵了,《反垄断法》就应该发挥作用。

  3

  市场也是反垄断的力量

  吴晓波:你们觉得反垄断是通过行政手段解决问题,还是通过市场的方式?

  方兴东:还是要双管齐下,因为你垄断了以后市场就失效了,竞争失效了。 

  吴晓波:我是2011年开始写《腾讯传》的,你看2012年以前各平台之间是互通的。比如说支付宝可以跟微博通,微博跟微信通,然后微信跟百度通。2012年开始互相屏蔽。等于3Q大战之后,各个之间形成了一个壁垒。

  吴伯凡:这也很有意思,我们过去老说避免百度一家独大,结果后来有了App以后,百度它就变成孤岛了,成了百家号的一个内部搜索引擎了。

  刚才我们提到的主要是政府反垄断,我觉得市场也可以反垄断。1996年的时候,我们好多人起来反对微软,到2006年共十年的时间,微软的霸权就没了,谷歌们起来了。所以,我们不要忽视了市场,它的确有一股反垄断的力量。

  方兴东:企业的创新确实是一波反垄断的力量。垄断惯了以后,就没有竞争力。某种程度上,如果不反垄断,像微软等企业真的会慢慢死掉。

  吴晓波:反垄断会引起创新基因,真的吗?

  方兴东:美国的反垄断大概每20年一波,已经四波了。每一波都能释放市场活力。比如,1956年AT&T和司法部的和解协议,其中一条是把贝尔实验室的专利免费开放。如果没有那次开放,英特尔这些公司就起不来。

  贝尔实验室向美国公司免费开放专利后催生了一批新兴公司

  吴伯凡:垄断公司革自己的命是不可能的,但是有几个力量可以给它某种打击,一个是政府,一个是技术创新力量,还有自己把自己玩死,这几种力量都可以让垄断不能持久。

  吴晓波:有一个问题,美国对中国的互联网霸权,这个问题还存在吗?

  方兴东:我觉得趋势还是乐观的,现在美国的网民只占全球的6%。目前全球大概50亿网民,亚洲占了一半25亿。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优势在于:它可以做高端,也能做低端。

  而且,像TikTok发展起来以后,确实整个互联网格局在改变。我之前跟一个做短视频的聊天,他说我们做短视频8000人,其中技术人员就有5000个,他说这是硅谷做不到的,基本上吊打硅谷那些人。

  吴伯凡:江苏也有一家卖衣服的电商公司SHEIN,它在美国电商类企业中的实力仅次于亚马逊,在很多国家都是排第一了。

  4

  政府的角色

  吴晓波:那么,政府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吴伯凡:在美国,主要是吓唬吓唬你,因为一拖就是5年、8年,一个技术周期就过去了。

  方兴东:核心还是威慑力。中国的最大问题是,过去10年《反垄断法》没在互联网里面发挥作用,所以造成了大家可以肆无忌惮。而且,10多年前我们批评一下,他们还会很认真听,这些年根本就无所谓,你批评肯定是无理取闹?或者是拿了对手的钱要攻击我?企业整个认知体系已经发生改变了。这一次的182亿元,最大作用就是促使很多互联网公司赶紧设立反垄断的合规岗位。

  吴伯凡:衡量一个公司是否成功,就是成没成立专门管合规的部门。

  吴伯凡

  吴晓波:问题在于,那些合规部门,它可能知道今天行为是合规的,但是它不知道以后的情况。

  吴伯凡:互联网发展的特点就是:制定法律的人根本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对于企业来说,起码有一点敬畏之心,不知道边界在哪边,但边界感是要有的。

  方兴东:我们管互联网的原则就是先发展再管理,所以有很多不确定的东西。当时也没想到我们这么一个池塘里面就出现了很多大鱼。但监管部门这些年也有很大责任,一下子变成了举国反垄断。

  5

  反垄断是一个过程

  吴晓波:我记得美国的学者福山,他写了一篇文章叫作《如何从大型科技公司手中拯救民主》。他讲了政府监管、数据隐私保护,但他认为这些都是传统办法,无法真正从根本上解决大型公司的潜在威胁,咱们是不是有点乐观主义?

  方兴东:他的解决方案是搞一些中间件,一般是指位处现有平台之上的软件,中间件可以让用户选择如何为他们规划和过滤信息,形成一个制衡权力。

  吴伯凡:我觉得促进“生物多样性”可能是一个解决方案,现在还不够多样性,以后希望有一些独立的技术,把这些力量给动员起来,形成一个相对比较完善的生态。现在确实不太像样子,没有约束。

  吴晓波:中国互联网反垄断,处在怎么一个水平?

  从左到右分别是:方兴东、吴晓波、吴伯凡

  方兴东:制度层面肯定是都跟在欧美后面的。中国企业目前还没真正走出去,只有中国企业经过各个国家的地缘政治洗礼以后,才知道怎么做合规。

  吴晓波:聊了一个多小时,大概有个总结。反垄断实际上是一个过程,当这个公司已经慢慢超出它的商业能力,形成对国家甚至对文明挑战的能力,这个时候就不再是从商业角度来评估它,要从更高的维度来评估和引导,最终有可能完成一种恐怖平衡,也很有可能一个新的技术又给迭代掉了。

  本篇整理人| 林波|当值编辑 | 麻酱

  责任编辑 |何梦飞| 主编 |郑媛眉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6-08 17:53:13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