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中的“西楼”是什么?

关键词:西楼中愁时写,风雨情,小楼,思念,相思

无论是西楼还是小楼

  在唐代诗人中,许浑并不算著名,然而,我却尤其喜欢他的《谢亭送别》:“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诗中运用了古典诗词中的一个比较常见的意象:“西楼”。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在古典诗词中,“西楼”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虚拟场景和物象,它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但却能真切地印在人们的脑海里,经由无数怀念、相思的伤感片断,凑集为挥之不去的清愁。

  “西楼”常常与月相联,唐人张籍的《西楼望月》写道:“城西楼上月,复是雪晴时。寒夜共来望,思乡独下迟。幽光落水堑,净色在霜枝。明日千里去,此中还别离。”;而韦应物《寄李儋元锡》则写道“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已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西楼”是古代诗人们旧日生活情景的写照,或许是登临处,或许是欢聚场,又或许是行吟之所在,然而又可能都不是。它可以是故乡的小楼,可以是情感的码头,也可以是思念和遥想的地方······

  在唐代诗人中,许浑并不算著名,然而,我却尤其喜欢他的《谢亭送别》:“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诗中运用了古典诗词中的一个比较常见的意象:“西楼”。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在古典诗词中,“西楼”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虚拟场景和物象,它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但却能真切地印在人们的脑海里,经由无数怀念、相思的伤感片断,凑集为挥之不去的清愁。

  “西楼”常常与月相联,唐人张籍的《西楼望月》写道:“城西楼上月,复是雪晴时。寒夜共来望,思乡独下迟。幽光落水堑,净色在霜枝。明日千里去,此中还别离。”;而韦应物《寄李儋元锡》则写道“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已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西楼”是古代诗人们旧日生活情景的写照,或许是登临处,或许是欢聚场,又或许是行吟之所在,然而又可能都不是。它可以是故乡的小楼,可以是情感的码头,也可以是思念和遥想的地方······

image.png

  如唐唐后主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独上西楼、月如钩、梧桐深院、锁清秋——句句凄清幽冷。李煜当时可能确实独自上了西楼,也可能并无西楼可上,无非是百感交集、沉吟想象、寄托离愁别绪、故国忧思罢了!

  “西楼”并不是实指,而是一个若有若无、虚实之间、似是而非的意象。如宋朝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以女性敏感细腻的才思和款款深情,用一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点染成皓月素晖,烘托出西楼寂寞的剪影。荷塘月色下,兰舟独坐,雁字西楼上,花落水流。良辰美景,反衬女诗人的相思之苦,貌似不动声色,声色却在眉头心上。

  再来读南宋词人周紫芝的两首词。“一点残红欲尽时,乍凉秋气满屏帷。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调宝瑟,拨金猊。那时同唱鹧鸪词。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周紫芝《鹧鸪天》)

  这是写“风雨西楼”,说的是羁旅之人思念一名歌女,前面数句回忆铺陈之后,忽然下笔陡转,一句“如今风雨西楼夜”,今非昔比,让人不得不感慨,流年似水,落月摇情。

  “江天云薄,江头雪似杨花落。寒灯不管人离索。照得人来,真个睡不著。归期已负梅花约,又还春动空飘泊。晓寒谁看伊梳掠。雪满西楼,人在阑干角。”(周紫芝《醉落魄》)

  这是写“雪满西楼”,主人翁应为远方家中的妻妾所作,故而情真意切,下笔沉郁顿挫,没有一丝轻浮。冬日江岸,乌云飘雪,寒灯孤馆,遥想家人。因为愧恨自己负了归期,只有在想象中与女人相会。

image.png

  而思念中的女人,在每一个清寒的拂晓,一番梳妆打扮后,正倚靠着楼上的阑干,急切地翘望着夫君归来。然而,诗人终究还是没有归来,女人连同她独倚的小楼,都笼罩在漫天的飞雪中,天地间只见白茫茫的一片。

  风雨西楼也好,风雪西楼也罢,都跟月下西楼一样,无非是些缠绵悱恻的愁情。这与唐人送别时的壮阔悲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生活在在晚唐衰景下的许浑,写起西楼来,也是那般的豪迈:“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历代诗法》评价其:“中晚唐人送别截句最多,无不尽态极妍;而不事尖巧,浑成一气,应推此为巨擘。”《唐人绝句精华》说它:“通首不叙别情,而末句七字中别后之情,殊觉难堪,此以景结情之说也。”

  文学终究是人学,人的意境就是诗文的意境。无论是西楼还是小楼,豪杰之士也能写出万丈波澜;哪怕是风霜雪雨,闺阁之辈也能写得活色生香。小楼可以写出大景象,高楼可以写出小愁肠,月色可以写出激荡之态,风雪可以写出旖旎情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如唐唐后主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独上西楼、月如钩、梧桐深院、锁清秋——句句凄清幽冷。李煜当时可能确实独自上了西楼,也可能并无西楼可上,无非是百感交集、沉吟想象、寄托离愁别绪、故国忧思罢了!

  “西楼”并不是实指,而是一个若有若无、虚实之间、似是而非的意象。如宋朝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以女性敏感细腻的才思和款款深情,用一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点染成皓月素晖,烘托出西楼寂寞的剪影。荷塘月色下,兰舟独坐,雁字西楼上,花落水流。良辰美景,反衬女诗人的相思之苦,貌似不动声色,声色却在眉头心上。

  再来读南宋词人周紫芝的两首词。“一点残红欲尽时,乍凉秋气满屏帷。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调宝瑟,拨金猊。那时同唱鹧鸪词。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周紫芝《鹧鸪天》)

  这是写“风雨西楼”,说的是羁旅之人思念一名歌女,前面数句回忆铺陈之后,忽然下笔陡转,一句“如今风雨西楼夜”,今非昔比,让人不得不感慨,流年似水,落月摇情。

  “江天云薄,江头雪似杨花落。寒灯不管人离索。照得人来,真个睡不著。归期已负梅花约,又还春动空飘泊。晓寒谁看伊梳掠。雪满西楼,人在阑干角。”(周紫芝《醉落魄》)

  这是写“雪满西楼”,主人翁应为远方家中的妻妾所作,故而情真意切,下笔沉郁顿挫,没有一丝轻浮。冬日江岸,乌云飘雪,寒灯孤馆,遥想家人。因为愧恨自己负了归期,只有在想象中与女人相会。

  在唐代诗人中,许浑并不算著名,然而,我却尤其喜欢他的《谢亭送别》:“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诗中运用了古典诗词中的一个比较常见的意象:“西楼”。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在古典诗词中,“西楼”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虚拟场景和物象,它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但却能真切地印在人们的脑海里,经由无数怀念、相思的伤感片断,凑集为挥之不去的清愁。

  “西楼”常常与月相联,唐人张籍的《西楼望月》写道:“城西楼上月,复是雪晴时。寒夜共来望,思乡独下迟。幽光落水堑,净色在霜枝。明日千里去,此中还别离。”;而韦应物《寄李儋元锡》则写道“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已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西楼”是古代诗人们旧日生活情景的写照,或许是登临处,或许是欢聚场,又或许是行吟之所在,然而又可能都不是。它可以是故乡的小楼,可以是情感的码头,也可以是思念和遥想的地方······

image.png

  如唐唐后主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独上西楼、月如钩、梧桐深院、锁清秋——句句凄清幽冷。李煜当时可能确实独自上了西楼,也可能并无西楼可上,无非是百感交集、沉吟想象、寄托离愁别绪、故国忧思罢了!

  “西楼”并不是实指,而是一个若有若无、虚实之间、似是而非的意象。如宋朝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以女性敏感细腻的才思和款款深情,用一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点染成皓月素晖,烘托出西楼寂寞的剪影。荷塘月色下,兰舟独坐,雁字西楼上,花落水流。良辰美景,反衬女诗人的相思之苦,貌似不动声色,声色却在眉头心上。

  再来读南宋词人周紫芝的两首词。“一点残红欲尽时,乍凉秋气满屏帷。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调宝瑟,拨金猊。那时同唱鹧鸪词。如今风雨西楼夜,不听清歌也泪垂。”(周紫芝《鹧鸪天》)

  这是写“风雨西楼”,说的是羁旅之人思念一名歌女,前面数句回忆铺陈之后,忽然下笔陡转,一句“如今风雨西楼夜”,今非昔比,让人不得不感慨,流年似水,落月摇情。

  “江天云薄,江头雪似杨花落。寒灯不管人离索。照得人来,真个睡不著。归期已负梅花约,又还春动空飘泊。晓寒谁看伊梳掠。雪满西楼,人在阑干角。”(周紫芝《醉落魄》)

  这是写“雪满西楼”,主人翁应为远方家中的妻妾所作,故而情真意切,下笔沉郁顿挫,没有一丝轻浮。冬日江岸,乌云飘雪,寒灯孤馆,遥想家人。因为愧恨自己负了归期,只有在想象中与女人相会。

image.png

  而思念中的女人,在每一个清寒的拂晓,一番梳妆打扮后,正倚靠着楼上的阑干,急切地翘望着夫君归来。然而,诗人终究还是没有归来,女人连同她独倚的小楼,都笼罩在漫天的飞雪中,天地间只见白茫茫的一片。

  风雨西楼也好,风雪西楼也罢,都跟月下西楼一样,无非是些缠绵悱恻的愁情。这与唐人送别时的壮阔悲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生活在在晚唐衰景下的许浑,写起西楼来,也是那般的豪迈:“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历代诗法》评价其:“中晚唐人送别截句最多,无不尽态极妍;而不事尖巧,浑成一气,应推此为巨擘。”《唐人绝句精华》说它:“通首不叙别情,而末句七字中别后之情,殊觉难堪,此以景结情之说也。”

  文学终究是人学,人的意境就是诗文的意境。无论是西楼还是小楼,豪杰之士也能写出万丈波澜;哪怕是风霜雪雨,闺阁之辈也能写得活色生香。小楼可以写出大景象,高楼可以写出小愁肠,月色可以写出激荡之态,风雪可以写出旖旎情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而思念中的女人,在每一个清寒的拂晓,一番梳妆打扮后,正倚靠着楼上的阑干,急切地翘望着夫君归来。然而,诗人终究还是没有归来,女人连同她独倚的小楼,都笼罩在漫天的飞雪中,天地间只见白茫茫的一片。

  风雨西楼也好,风雪西楼也罢,都跟月下西楼一样,无非是些缠绵悱恻的愁情。这与唐人送别时的壮阔悲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连生活在在晚唐衰景下的许浑,写起西楼来,也是那般的豪迈:“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历代诗法》评价其:“中晚唐人送别截句最多,无不尽态极妍;而不事尖巧,浑成一气,应推此为巨擘。”《唐人绝句精华》说它:“通首不叙别情,而末句七字中别后之情,殊觉难堪,此以景结情之说也。”

  文学终究是人学,人的意境就是诗文的意境。无论是西楼还是小楼,豪杰之士也能写出万丈波澜;哪怕是风霜雪雨,闺阁之辈也能写得活色生香。小楼可以写出大景象,高楼可以写出小愁肠,月色可以写出激荡之态,风雪可以写出旖旎情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5-22 10:45:2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