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红楼梦中的王夫人,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

关键词:王夫人官芳说晴,读者,算是雯,宝玉王

芳官笑了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红楼梦中的王夫人,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红楼梦》这部书,初读者对王夫人是不容易产生反感的,婆婆说话她视为圣旨,和丈夫贾政相敬如宾,王熙凤提一句家里艰难要裁撤一部分小姐们的丫环,她就流泪了,说你这几个姐妹太可怜了,跟前儿的丫头也就一两个像个样儿,其余虽有四五个就像是庙里的小鬼儿,和你林妹妹的母亲在家时的体统可差太远了,也就比平常人家的女儿略强一点儿,你还要裁了去,要省俭还是我省一点,别委屈了她们。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红楼梦中的王夫人,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红楼梦》这部书,初读者对王夫人是不容易产生反感的,婆婆说话她视为圣旨,和丈夫贾政相敬如宾,王熙凤提一句家里艰难要裁撤一部分小姐们的丫环,她就流泪了,说你这几个姐妹太可怜了,跟前儿的丫头也就一两个像个样儿,其余虽有四五个就像是庙里的小鬼儿,和你林妹妹的母亲在家时的体统可差太远了,也就比平常人家的女儿略强一点儿,你还要裁了去,要省俭还是我省一点,别委屈了她们。

image.png

  曹雪芹从来不正面批评王夫人,读者当然不会刻意把一个人物往坏处想,读者是这样,其实在贾府,全家上下对于王夫人差不多就是这种认知,下人们给王夫人和贾母并列了,一张口总是老太太和太太并列着说,称呼她们是老封君,王夫人平日里吃斋念佛,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

  话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读到够多时,王夫人就面目狰狞起来,她是贾母最大的麻烦制造者,也是最冷血的主子,就算是做母亲,她考虑得多也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至于儿女的心性和幸福,她都是漠视的态度。可惜,荣国府绝大多数人尤其是下人,也是和善良的读者一样,没有看清这位贵妇人的真面目,极端错误的判断下,往往死到临头了还没有意识到。这点在抄检大观园后遗症中得到典型的体现。

  抄检大观园算是王夫人和邢夫人共同决定的结果,站前台的是邢夫人的代表王善保家的,除了探春这样的明白人,很少有人将这件事和王夫人联系起来,抄检的直接结果是司琪和入画离开了大观园,加上薛宝钗主动搬回家去,人们认为这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image.png

  犹如微澜的湖面重归平静,却不知暴风雨即将袭来,王夫人突然出现在怡红院,要清理宝玉身边的女孩子了,首当其冲的是晴雯,其实王夫人但凡动了要整肃怡红院的念头,晴雯是跑不掉的,她本人有预感,宝玉也明白,晴为黛影,她和宝玉黛玉一样,是为世所不容的那一类人。可是让宝玉想不到、读者更想不到的,是王夫人接下来的一番操作:

  王夫人问:“谁是耶律雄奴?”老嬷嬷们将芳官指认出来。王夫人说:“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你就成精鼓捣起来,挑唆着宝玉无所不为。”芳官笑辩道:“并不敢挑唆什么。”王夫人笑道:“你还强嘴。我且问你,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挑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呢。你连你干娘都欺倒了,岂止别人!”喝命:“唤她干娘来领去,就赏她外头自寻个女婿去吧。”

  撵出晴雯、撵出四儿,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令人感到讶异的是芳官这个时候是“笑”着 辩解自己没有挑唆宝玉,这一笑,说明了这个女孩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单纯,在她的心中,王夫人慈善人的形象是多么的深入人心,否则,就从王夫人这架势也能有强烈的山雨欲来的感觉吧,芳官没有,因为她相信王夫人,更对自己的干净有信心。这时她才没有什么压力的笑得出来。

image.png

  王夫人也“笑”了,笑的令读者毛骨悚然,王夫人这次进怡红院,绝不是来给丫环们上课的,她没有空更没心情教育她们,她早就攒够了她们的“劣行”,这一次,她和盘托出,请她们走路。王夫人一直是严厉的,芳官笑了,于是她也笑了,王夫人的笑是有心理动因的,那个背后的潜台词就是:你这个狐狸精死到临头了,还来给我狡辩。

  王夫人笑着一一指出她过往所做过的那些事,干娘占她便宜又作践她被王夫人定义为刁蛮,热心帮助柳五儿被王夫人定义为拉帮结伙做坏事,还没等芳官做出一个反应,王夫人就定格了她的命运:干娘可以再次作践并利用她——配人。

  作者交代过芳官的过往,她说过:“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芳官此言不但是说她海量,也交代了她应该是出身在经济条件还不错的家庭里,或许是家遭变故,她被卖为优伶,命运就此转折,只是她被卖到荣国府,生活在富贵乡,经济条件的优渥掩盖了社会阶层的巨大落差,她有幸碰上贾宝玉这样的主人和颇为照顾她的麝月晴雯等大丫环,她没怎么受过大委屈,才能和干娘或赵姨娘闹矛盾时哭个死去活来。

  王夫人的一声喝命使她的梦醒了,只是这个梦是被雷劈醒的,或许笑容还僵在脸上吧。从此她将跌入地狱,她和蕊官、藕官誓不嫁人,情愿出家,被圆信、智通几个老尼拐子拐了去,于是三个花季少女从此在尼庵为役,算是又被卖了第二次。

image.png

  除了晴雯、四儿、芳官等几个小戏子,怡红院里凡是有些姿色的女孩子都被王夫人打发了,最后她非常满意的说了一句:“这才干净,省的旁人口舌。”

  怡红院里的“红”被王夫人一扫而空,干净是干净了,只是贾宝玉这个“怡红公子”成了光杆司令,无“红”可怡,贾宝玉的心神算是被抽走了一大半。

  千红一窟、万艳同悲,这说的是全体红楼女子的命运,在贾府大厦倾覆之前那些命运凄惨的女孩子,一个个盘点下来,绝大多数是由王夫人造成的。这个吃斋念佛、以慈悲面目示人的贵妇人,她的每一次起心动念,都是以牺牲他人的人生甚至是生命为代价的,早期的金钏是,后来的晴雯、芳官亦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曹雪芹从来不正面批评王夫人,读者当然不会刻意把一个人物往坏处想,读者是这样,其实在贾府,全家上下对于王夫人差不多就是这种认知,下人们给王夫人和贾母并列了,一张口总是老太太和太太并列着说,称呼她们是老封君,王夫人平日里吃斋念佛,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

  话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读到够多时,王夫人就面目狰狞起来,她是贾母最大的麻烦制造者,也是最冷血的主子,就算是做母亲,她考虑得多也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至于儿女的心性和幸福,她都是漠视的态度。可惜,荣国府绝大多数人尤其是下人,也是和善良的读者一样,没有看清这位贵妇人的真面目,极端错误的判断下,往往死到临头了还没有意识到。这点在抄检大观园后遗症中得到典型的体现。

  抄检大观园算是王夫人和邢夫人共同决定的结果,站前台的是邢夫人的代表王善保家的,除了探春这样的明白人,很少有人将这件事和王夫人联系起来,抄检的直接结果是司琪和入画离开了大观园,加上薛宝钗主动搬回家去,人们认为这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红楼梦中的王夫人,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红楼梦》这部书,初读者对王夫人是不容易产生反感的,婆婆说话她视为圣旨,和丈夫贾政相敬如宾,王熙凤提一句家里艰难要裁撤一部分小姐们的丫环,她就流泪了,说你这几个姐妹太可怜了,跟前儿的丫头也就一两个像个样儿,其余虽有四五个就像是庙里的小鬼儿,和你林妹妹的母亲在家时的体统可差太远了,也就比平常人家的女儿略强一点儿,你还要裁了去,要省俭还是我省一点,别委屈了她们。

image.png

  曹雪芹从来不正面批评王夫人,读者当然不会刻意把一个人物往坏处想,读者是这样,其实在贾府,全家上下对于王夫人差不多就是这种认知,下人们给王夫人和贾母并列了,一张口总是老太太和太太并列着说,称呼她们是老封君,王夫人平日里吃斋念佛,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

  话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读到够多时,王夫人就面目狰狞起来,她是贾母最大的麻烦制造者,也是最冷血的主子,就算是做母亲,她考虑得多也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至于儿女的心性和幸福,她都是漠视的态度。可惜,荣国府绝大多数人尤其是下人,也是和善良的读者一样,没有看清这位贵妇人的真面目,极端错误的判断下,往往死到临头了还没有意识到。这点在抄检大观园后遗症中得到典型的体现。

  抄检大观园算是王夫人和邢夫人共同决定的结果,站前台的是邢夫人的代表王善保家的,除了探春这样的明白人,很少有人将这件事和王夫人联系起来,抄检的直接结果是司琪和入画离开了大观园,加上薛宝钗主动搬回家去,人们认为这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image.png

  犹如微澜的湖面重归平静,却不知暴风雨即将袭来,王夫人突然出现在怡红院,要清理宝玉身边的女孩子了,首当其冲的是晴雯,其实王夫人但凡动了要整肃怡红院的念头,晴雯是跑不掉的,她本人有预感,宝玉也明白,晴为黛影,她和宝玉黛玉一样,是为世所不容的那一类人。可是让宝玉想不到、读者更想不到的,是王夫人接下来的一番操作:

  王夫人问:“谁是耶律雄奴?”老嬷嬷们将芳官指认出来。王夫人说:“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你就成精鼓捣起来,挑唆着宝玉无所不为。”芳官笑辩道:“并不敢挑唆什么。”王夫人笑道:“你还强嘴。我且问你,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挑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呢。你连你干娘都欺倒了,岂止别人!”喝命:“唤她干娘来领去,就赏她外头自寻个女婿去吧。”

  撵出晴雯、撵出四儿,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令人感到讶异的是芳官这个时候是“笑”着 辩解自己没有挑唆宝玉,这一笑,说明了这个女孩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单纯,在她的心中,王夫人慈善人的形象是多么的深入人心,否则,就从王夫人这架势也能有强烈的山雨欲来的感觉吧,芳官没有,因为她相信王夫人,更对自己的干净有信心。这时她才没有什么压力的笑得出来。

image.png

  王夫人也“笑”了,笑的令读者毛骨悚然,王夫人这次进怡红院,绝不是来给丫环们上课的,她没有空更没心情教育她们,她早就攒够了她们的“劣行”,这一次,她和盘托出,请她们走路。王夫人一直是严厉的,芳官笑了,于是她也笑了,王夫人的笑是有心理动因的,那个背后的潜台词就是:你这个狐狸精死到临头了,还来给我狡辩。

  王夫人笑着一一指出她过往所做过的那些事,干娘占她便宜又作践她被王夫人定义为刁蛮,热心帮助柳五儿被王夫人定义为拉帮结伙做坏事,还没等芳官做出一个反应,王夫人就定格了她的命运:干娘可以再次作践并利用她——配人。

  作者交代过芳官的过往,她说过:“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芳官此言不但是说她海量,也交代了她应该是出身在经济条件还不错的家庭里,或许是家遭变故,她被卖为优伶,命运就此转折,只是她被卖到荣国府,生活在富贵乡,经济条件的优渥掩盖了社会阶层的巨大落差,她有幸碰上贾宝玉这样的主人和颇为照顾她的麝月晴雯等大丫环,她没怎么受过大委屈,才能和干娘或赵姨娘闹矛盾时哭个死去活来。

  王夫人的一声喝命使她的梦醒了,只是这个梦是被雷劈醒的,或许笑容还僵在脸上吧。从此她将跌入地狱,她和蕊官、藕官誓不嫁人,情愿出家,被圆信、智通几个老尼拐子拐了去,于是三个花季少女从此在尼庵为役,算是又被卖了第二次。

image.png

  除了晴雯、四儿、芳官等几个小戏子,怡红院里凡是有些姿色的女孩子都被王夫人打发了,最后她非常满意的说了一句:“这才干净,省的旁人口舌。”

  怡红院里的“红”被王夫人一扫而空,干净是干净了,只是贾宝玉这个“怡红公子”成了光杆司令,无“红”可怡,贾宝玉的心神算是被抽走了一大半。

  千红一窟、万艳同悲,这说的是全体红楼女子的命运,在贾府大厦倾覆之前那些命运凄惨的女孩子,一个个盘点下来,绝大多数是由王夫人造成的。这个吃斋念佛、以慈悲面目示人的贵妇人,她的每一次起心动念,都是以牺牲他人的人生甚至是生命为代价的,早期的金钏是,后来的晴雯、芳官亦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犹如微澜的湖面重归平静,却不知暴风雨即将袭来,王夫人突然出现在怡红院,要清理宝玉身边的女孩子了,首当其冲的是晴雯,其实王夫人但凡动了要整肃怡红院的念头,晴雯是跑不掉的,她本人有预感,宝玉也明白,晴为黛影,她和宝玉黛玉一样,是为世所不容的那一类人。可是让宝玉想不到、读者更想不到的,是王夫人接下来的一番操作:

  王夫人问:“谁是耶律雄奴?”老嬷嬷们将芳官指认出来。王夫人说:“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你就成精鼓捣起来,挑唆着宝玉无所不为。”芳官笑辩道:“并不敢挑唆什么。”王夫人笑道:“你还强嘴。我且问你,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挑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呢。你连你干娘都欺倒了,岂止别人!”喝命:“唤她干娘来领去,就赏她外头自寻个女婿去吧。”

  撵出晴雯、撵出四儿,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令人感到讶异的是芳官这个时候是“笑”着 辩解自己没有挑唆宝玉,这一笑,说明了这个女孩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单纯,在她的心中,王夫人慈善人的形象是多么的深入人心,否则,就从王夫人这架势也能有强烈的山雨欲来的感觉吧,芳官没有,因为她相信王夫人,更对自己的干净有信心。这时她才没有什么压力的笑得出来。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红楼梦中的王夫人,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红楼梦》这部书,初读者对王夫人是不容易产生反感的,婆婆说话她视为圣旨,和丈夫贾政相敬如宾,王熙凤提一句家里艰难要裁撤一部分小姐们的丫环,她就流泪了,说你这几个姐妹太可怜了,跟前儿的丫头也就一两个像个样儿,其余虽有四五个就像是庙里的小鬼儿,和你林妹妹的母亲在家时的体统可差太远了,也就比平常人家的女儿略强一点儿,你还要裁了去,要省俭还是我省一点,别委屈了她们。

image.png

  曹雪芹从来不正面批评王夫人,读者当然不会刻意把一个人物往坏处想,读者是这样,其实在贾府,全家上下对于王夫人差不多就是这种认知,下人们给王夫人和贾母并列了,一张口总是老太太和太太并列着说,称呼她们是老封君,王夫人平日里吃斋念佛,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

  话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读到够多时,王夫人就面目狰狞起来,她是贾母最大的麻烦制造者,也是最冷血的主子,就算是做母亲,她考虑得多也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至于儿女的心性和幸福,她都是漠视的态度。可惜,荣国府绝大多数人尤其是下人,也是和善良的读者一样,没有看清这位贵妇人的真面目,极端错误的判断下,往往死到临头了还没有意识到。这点在抄检大观园后遗症中得到典型的体现。

  抄检大观园算是王夫人和邢夫人共同决定的结果,站前台的是邢夫人的代表王善保家的,除了探春这样的明白人,很少有人将这件事和王夫人联系起来,抄检的直接结果是司琪和入画离开了大观园,加上薛宝钗主动搬回家去,人们认为这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image.png

  犹如微澜的湖面重归平静,却不知暴风雨即将袭来,王夫人突然出现在怡红院,要清理宝玉身边的女孩子了,首当其冲的是晴雯,其实王夫人但凡动了要整肃怡红院的念头,晴雯是跑不掉的,她本人有预感,宝玉也明白,晴为黛影,她和宝玉黛玉一样,是为世所不容的那一类人。可是让宝玉想不到、读者更想不到的,是王夫人接下来的一番操作:

  王夫人问:“谁是耶律雄奴?”老嬷嬷们将芳官指认出来。王夫人说:“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你就成精鼓捣起来,挑唆着宝玉无所不为。”芳官笑辩道:“并不敢挑唆什么。”王夫人笑道:“你还强嘴。我且问你,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挑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呢。你连你干娘都欺倒了,岂止别人!”喝命:“唤她干娘来领去,就赏她外头自寻个女婿去吧。”

  撵出晴雯、撵出四儿,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令人感到讶异的是芳官这个时候是“笑”着 辩解自己没有挑唆宝玉,这一笑,说明了这个女孩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单纯,在她的心中,王夫人慈善人的形象是多么的深入人心,否则,就从王夫人这架势也能有强烈的山雨欲来的感觉吧,芳官没有,因为她相信王夫人,更对自己的干净有信心。这时她才没有什么压力的笑得出来。

image.png

  王夫人也“笑”了,笑的令读者毛骨悚然,王夫人这次进怡红院,绝不是来给丫环们上课的,她没有空更没心情教育她们,她早就攒够了她们的“劣行”,这一次,她和盘托出,请她们走路。王夫人一直是严厉的,芳官笑了,于是她也笑了,王夫人的笑是有心理动因的,那个背后的潜台词就是:你这个狐狸精死到临头了,还来给我狡辩。

  王夫人笑着一一指出她过往所做过的那些事,干娘占她便宜又作践她被王夫人定义为刁蛮,热心帮助柳五儿被王夫人定义为拉帮结伙做坏事,还没等芳官做出一个反应,王夫人就定格了她的命运:干娘可以再次作践并利用她——配人。

  作者交代过芳官的过往,她说过:“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芳官此言不但是说她海量,也交代了她应该是出身在经济条件还不错的家庭里,或许是家遭变故,她被卖为优伶,命运就此转折,只是她被卖到荣国府,生活在富贵乡,经济条件的优渥掩盖了社会阶层的巨大落差,她有幸碰上贾宝玉这样的主人和颇为照顾她的麝月晴雯等大丫环,她没怎么受过大委屈,才能和干娘或赵姨娘闹矛盾时哭个死去活来。

  王夫人的一声喝命使她的梦醒了,只是这个梦是被雷劈醒的,或许笑容还僵在脸上吧。从此她将跌入地狱,她和蕊官、藕官誓不嫁人,情愿出家,被圆信、智通几个老尼拐子拐了去,于是三个花季少女从此在尼庵为役,算是又被卖了第二次。

image.png

  除了晴雯、四儿、芳官等几个小戏子,怡红院里凡是有些姿色的女孩子都被王夫人打发了,最后她非常满意的说了一句:“这才干净,省的旁人口舌。”

  怡红院里的“红”被王夫人一扫而空,干净是干净了,只是贾宝玉这个“怡红公子”成了光杆司令,无“红”可怡,贾宝玉的心神算是被抽走了一大半。

  千红一窟、万艳同悲,这说的是全体红楼女子的命运,在贾府大厦倾覆之前那些命运凄惨的女孩子,一个个盘点下来,绝大多数是由王夫人造成的。这个吃斋念佛、以慈悲面目示人的贵妇人,她的每一次起心动念,都是以牺牲他人的人生甚至是生命为代价的,早期的金钏是,后来的晴雯、芳官亦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王夫人也“笑”了,笑的令读者毛骨悚然,王夫人这次进怡红院,绝不是来给丫环们上课的,她没有空更没心情教育她们,她早就攒够了她们的“劣行”,这一次,她和盘托出,请她们走路。王夫人一直是严厉的,芳官笑了,于是她也笑了,王夫人的笑是有心理动因的,那个背后的潜台词就是:你这个狐狸精死到临头了,还来给我狡辩。

  王夫人笑着一一指出她过往所做过的那些事,干娘占她便宜又作践她被王夫人定义为刁蛮,热心帮助柳五儿被王夫人定义为拉帮结伙做坏事,还没等芳官做出一个反应,王夫人就定格了她的命运:干娘可以再次作践并利用她——配人。

  作者交代过芳官的过往,她说过:“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芳官此言不但是说她海量,也交代了她应该是出身在经济条件还不错的家庭里,或许是家遭变故,她被卖为优伶,命运就此转折,只是她被卖到荣国府,生活在富贵乡,经济条件的优渥掩盖了社会阶层的巨大落差,她有幸碰上贾宝玉这样的主人和颇为照顾她的麝月晴雯等大丫环,她没怎么受过大委屈,才能和干娘或赵姨娘闹矛盾时哭个死去活来。

  王夫人的一声喝命使她的梦醒了,只是这个梦是被雷劈醒的,或许笑容还僵在脸上吧。从此她将跌入地狱,她和蕊官、藕官誓不嫁人,情愿出家,被圆信、智通几个老尼拐子拐了去,于是三个花季少女从此在尼庵为役,算是又被卖了第二次。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红楼梦中的王夫人,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红楼梦》这部书,初读者对王夫人是不容易产生反感的,婆婆说话她视为圣旨,和丈夫贾政相敬如宾,王熙凤提一句家里艰难要裁撤一部分小姐们的丫环,她就流泪了,说你这几个姐妹太可怜了,跟前儿的丫头也就一两个像个样儿,其余虽有四五个就像是庙里的小鬼儿,和你林妹妹的母亲在家时的体统可差太远了,也就比平常人家的女儿略强一点儿,你还要裁了去,要省俭还是我省一点,别委屈了她们。

image.png

  曹雪芹从来不正面批评王夫人,读者当然不会刻意把一个人物往坏处想,读者是这样,其实在贾府,全家上下对于王夫人差不多就是这种认知,下人们给王夫人和贾母并列了,一张口总是老太太和太太并列着说,称呼她们是老封君,王夫人平日里吃斋念佛,是荣国府里排名第一位的慈善人。

  话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读到够多时,王夫人就面目狰狞起来,她是贾母最大的麻烦制造者,也是最冷血的主子,就算是做母亲,她考虑得多也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至于儿女的心性和幸福,她都是漠视的态度。可惜,荣国府绝大多数人尤其是下人,也是和善良的读者一样,没有看清这位贵妇人的真面目,极端错误的判断下,往往死到临头了还没有意识到。这点在抄检大观园后遗症中得到典型的体现。

  抄检大观园算是王夫人和邢夫人共同决定的结果,站前台的是邢夫人的代表王善保家的,除了探春这样的明白人,很少有人将这件事和王夫人联系起来,抄检的直接结果是司琪和入画离开了大观园,加上薛宝钗主动搬回家去,人们认为这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image.png

  犹如微澜的湖面重归平静,却不知暴风雨即将袭来,王夫人突然出现在怡红院,要清理宝玉身边的女孩子了,首当其冲的是晴雯,其实王夫人但凡动了要整肃怡红院的念头,晴雯是跑不掉的,她本人有预感,宝玉也明白,晴为黛影,她和宝玉黛玉一样,是为世所不容的那一类人。可是让宝玉想不到、读者更想不到的,是王夫人接下来的一番操作:

  王夫人问:“谁是耶律雄奴?”老嬷嬷们将芳官指认出来。王夫人说:“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你就成精鼓捣起来,挑唆着宝玉无所不为。”芳官笑辩道:“并不敢挑唆什么。”王夫人笑道:“你还强嘴。我且问你,前年我们往皇陵上去,是谁挑唆宝玉要柳家的丫头五儿了?幸而那丫头短命死了,不然进来了,你们又连伙聚党遭害这园子呢。你连你干娘都欺倒了,岂止别人!”喝命:“唤她干娘来领去,就赏她外头自寻个女婿去吧。”

  撵出晴雯、撵出四儿,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令人感到讶异的是芳官这个时候是“笑”着 辩解自己没有挑唆宝玉,这一笑,说明了这个女孩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单纯,在她的心中,王夫人慈善人的形象是多么的深入人心,否则,就从王夫人这架势也能有强烈的山雨欲来的感觉吧,芳官没有,因为她相信王夫人,更对自己的干净有信心。这时她才没有什么压力的笑得出来。

image.png

  王夫人也“笑”了,笑的令读者毛骨悚然,王夫人这次进怡红院,绝不是来给丫环们上课的,她没有空更没心情教育她们,她早就攒够了她们的“劣行”,这一次,她和盘托出,请她们走路。王夫人一直是严厉的,芳官笑了,于是她也笑了,王夫人的笑是有心理动因的,那个背后的潜台词就是:你这个狐狸精死到临头了,还来给我狡辩。

  王夫人笑着一一指出她过往所做过的那些事,干娘占她便宜又作践她被王夫人定义为刁蛮,热心帮助柳五儿被王夫人定义为拉帮结伙做坏事,还没等芳官做出一个反应,王夫人就定格了她的命运:干娘可以再次作践并利用她——配人。

  作者交代过芳官的过往,她说过:“我先在家里,吃二三斤好惠泉酒呢。”芳官此言不但是说她海量,也交代了她应该是出身在经济条件还不错的家庭里,或许是家遭变故,她被卖为优伶,命运就此转折,只是她被卖到荣国府,生活在富贵乡,经济条件的优渥掩盖了社会阶层的巨大落差,她有幸碰上贾宝玉这样的主人和颇为照顾她的麝月晴雯等大丫环,她没怎么受过大委屈,才能和干娘或赵姨娘闹矛盾时哭个死去活来。

  王夫人的一声喝命使她的梦醒了,只是这个梦是被雷劈醒的,或许笑容还僵在脸上吧。从此她将跌入地狱,她和蕊官、藕官誓不嫁人,情愿出家,被圆信、智通几个老尼拐子拐了去,于是三个花季少女从此在尼庵为役,算是又被卖了第二次。

image.png

  除了晴雯、四儿、芳官等几个小戏子,怡红院里凡是有些姿色的女孩子都被王夫人打发了,最后她非常满意的说了一句:“这才干净,省的旁人口舌。”

  怡红院里的“红”被王夫人一扫而空,干净是干净了,只是贾宝玉这个“怡红公子”成了光杆司令,无“红”可怡,贾宝玉的心神算是被抽走了一大半。

  千红一窟、万艳同悲,这说的是全体红楼女子的命运,在贾府大厦倾覆之前那些命运凄惨的女孩子,一个个盘点下来,绝大多数是由王夫人造成的。这个吃斋念佛、以慈悲面目示人的贵妇人,她的每一次起心动念,都是以牺牲他人的人生甚至是生命为代价的,早期的金钏是,后来的晴雯、芳官亦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除了晴雯、四儿、芳官等几个小戏子,怡红院里凡是有些姿色的女孩子都被王夫人打发了,最后她非常满意的说了一句:“这才干净,省的旁人口舌。”

  怡红院里的“红”被王夫人一扫而空,干净是干净了,只是贾宝玉这个“怡红公子”成了光杆司令,无“红”可怡,贾宝玉的心神算是被抽走了一大半。

  千红一窟、万艳同悲,这说的是全体红楼女子的命运,在贾府大厦倾覆之前那些命运凄惨的女孩子,一个个盘点下来,绝大多数是由王夫人造成的。这个吃斋念佛、以慈悲面目示人的贵妇人,她的每一次起心动念,都是以牺牲他人的人生甚至是生命为代价的,早期的金钏是,后来的晴雯、芳官亦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5-19 23:21:24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