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对话“私募冠军”叶飞:首次披露“交易”下家涉多家券商

关键词:叶飞,资本蒲,菲迪局中,红星日,上市公司,证券

  红星资本局曾根据叶飞提供的手机号码多次致电蒲菲迪

  独家对话“私募冠军”叶飞:首次披露“交易”下家,涉多家券商

  来源:红星资本局

  编辑|邓凌瑶

  近日,拥有百万粉丝的微博大V叶飞(@叶飞私募冠军直说)自曝称,上市公司中源家居(18.500, -0.60, -3.14%)(603709.SH)进行“市值管理”,而且操盘方赖账,没有按照约定给下家付款。 

  根据叶飞的说法,所谓的“市值管理”更像是上市公司、操盘方、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等多方联合坐庄,涉嫌违规操纵股价、操纵证券市场。

  叶飞自曝后,不仅引发资本市场的广泛关注,也引来监管部门的行动。

  5月14日晚,证监会发文表示,派出机构已约谈公司及相关各方,并启动核查程序。一旦发现相关公司和机构等从事或参与相关违法违规活动,将一查到底、依法严惩,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图据证监会官网

  5月15日,叶飞接受了红星资本局的独家专访,讲述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首次透露下家的身份。同时,叶飞还向红星资本局提供了多份录音文件。

  对于叶飞的说法,多家上市公司、券商都向红星资本局做出回应。

  对话叶飞:

  首次透露下家身份,涉及多家券商

  事件背景:在叶飞看来,是中源家居想要进行“市值管理”,找了盘方。盘方通过中间人找到他,让他联系下家。

  其中,盘方的代表人员为蒲菲迪,叶飞的上家是申万证券青岛营业部的刘鹏,他的下家是一些公募基金经理和券商资管,但具体是谁,叶飞此前从未披露过。

  红星资本局:整个事件中,你接触的只有刘鹏和蒲菲迪等人,是怎么认定上市公司——中源家居也参与其中的?

  叶飞:盘方(指蒲菲迪等人)肯定是认识的,因为他们有股东名册,不认识哪来的股东名册?

  干我们这一行的,你有股东名册再谈合作。这个是行业规矩。

  (注:红星资本局了解到,上市公司前200名股东名册,由中国登记结算中心每个季度提供一份名单给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也可上网站查询。一般来说,该名单只有董事会掌握。)

  红星资本局:此前你未提及下家是谁,但在昨天直播中提到 “管总”,“管总”是谁?你还提及是他联系到民生证券和天风证券(4.940, 0.23, 4.88%)的人?

  叶飞:对,因为接盘的就是民生证券的人。

  “管总”叫管宣,以前是恒泰证券的,网上一查都能查到,他刚离职。

  民生证券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但管宣是我的下家,相当于管宣又有他的下家。管宣告诉我,民生证券的那个人已经离职了。

  红星资本局:可以说说3月31日当天的交易过程吗?

  叶飞:管宣安排民生证券买1500万元中源家居的股票,安排天风证券买1500万元。结果因为跌停只买了1543万元,还有1500万人家没敢买。

  红星资本局:那4月1日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飞: 3月31日买了股票后,我们4月1日上午向他们(指上家和盘方)要钱,他们拖到晚上才来见面,而且没有带钱,说过一个星期再给钱。

  刘鹏(叶飞的上家)同意了,但我不同意,我们吵了一架。他们走后,蒲菲迪的包还在桌上,身份证和银行卡“掉”了出来,我就拍了一下。

  随后有人来找我要蒲菲迪的证件,我们起冲突后就报了警。

  后来,刘鹏担保说一个星期以后给钱,我就把身份证还给了蒲菲迪,对方也不追究我的责任了。

  (红星资本局注:根据叶飞提供的《人民调解口头协议登记表》,纠纷简要情况为:

  “在4月1日21时许,在深圳市福田区四季酒店大厅,蒲菲迪称她陪同朋友去酒店,离开时她的包遗落在酒店大厅休息区,之后朋友通知她去取包,核实包内物品时发现身份证和银行卡不见了,于是她就报警。

  而叶飞称,双方存在经济纠纷,恰巧对方的包遗落了,他就将银行卡和身份证暂时保管了,希望对方可以写一个欠条。”

  经调解,双方达成和解,互不追究。在这一份《人民调解口头协议登记表》下方,叶飞和蒲菲迪均有签字、盖手印确认。)

  图据叶飞微博

  红星资本局:佣金是怎么算的?

  叶飞:(下家)每买1000万元股票,(上家)给65万元,我扣5万元。我只有5万的中介费。

  (注:以1543万元的交易额来看,上家应付100万元左右。)

  红星资本局:你曾说中源家居打算用100万封你的口是怎么回事?

  叶飞:有一个人叫陈庆波,在我的爆料内容还没发酵的时候,主动来找我,说他认识中源家居前面的几个庄家,能帮我一个忙,问我有什么诉求。我说,因为下家的尾款没收到,大概70-80万没收到,就只收到10万的定金,我的中介费5万元也没收到。

  陈庆波随后告诉我“人家说愿意给”,然后说付钱方式,一开始说是现金或者说提供账号,我说都行。

  过了一天,我的(爆料内容的)点击都到100万了,他说这个事情要等一等,上市公司还在考虑。

  陈庆波说,他前面向我要的10万元(作为中间人去沟通的费用)也不要了。他觉得这个事情可能要闹大。

  然后,他就把另一位“姜总”推荐给我。“姜总”说他能联系到实控人,叫我等一等。

  结果我一看(消息),中源家居报警了,告我诽谤。我觉得这是有人在给我设套,也不敢问上市公司要钱了,我又不是敲诈勒索。

  红星资本局:为什么一会说70-80万,一会说100万?

  叶飞:因为账算错了,第一次说的是70万,第二次说的100万。

  红星资本局:类似上市公司做“市值管理”,更多是公募基金还是私募来参与接盘?这在行业内常见还是罕见?

  叶飞:普遍情况。

  这是赚外快,基金经理都会干的事情,我说的是公募。私募不会干,因为私募给客户亏钱后,他拿不到提成。

  民生证券、天风证券工作人员:

  会核查,如有必要会发布公告

  对于叶飞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的恒泰证券、民生证券、天风证券均涉嫌卷入到中源家居“市值管理”一事,5月15日(星期六(18.560, -0.04, -0.22%)),红星资本局先后致电上述三家券商。

  其中,恒泰证券在非工作时间无人工服务,未接通。

  民生证券的客服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她需要先向上级部门汇报,看涉及到哪个具体的业务部门,后续应该会进行核查,出了结果会告知红星资本局。如有必要会发布相关公告。

  天风证券的客服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目前不太清楚这个情况,但会把这件事反馈到相关部门。

  截至发稿,红星资本局尚未收到来自上述券商的任何情况反馈。

  14日深夜直播

  叶飞公布录音文件,涉及沟通过程

  5月14日深夜至15日凌晨,叶飞在微博账号@叶飞私募冠军直说 进行直播,直播时间长达1个小时20分钟。

  在直播中,叶飞建立了一个QQ群,并上传了多个录音文件(部分文件重复上传)。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其中有一份录音文件的名字带有“陈庆波”字样。

  叶飞上传到QQ群的录音文件

  在这一份录音文件中,自我介绍为“叶飞”的人和被称为“陈总”(指陈庆波)的人进行沟通,以下内容为节选:

  叶飞:我在等你这边的回话。如果上市公司(指中源家居)愿意好好沟通、谈一下,那我这个料就不爆了。

  陈总:现在你的意思就是叫他再拿70万出来,对吧?

  叶飞:对,因为这个事情是他欠我的,我的下家券商老是找我要钱,我去垫吗?中介费5万块都没收到……

  陈总:那个里面、那天1000多万的(机构)是哪个名字啊?让他们自己查一下不就得了。

  叶飞:可以,反正是买了1543万,查一下就知道,大跌的那一天——3月31日。

  5月15日,红星资本局根据叶飞提供的信息多次致电陈庆波,但其电话始终在通话中,无法接通。

  除了这份带有“陈庆波”字样的录音文件,尚不清楚其他录音文件中与叶飞对话的人是谁,内容涉及到见面、算钱、后续怎么解决、整件事情中的责任等。

  曾称计划爆料18家公司

  在直播点名多家上市公司,纷纷否认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5月14日,叶飞曾在朋友圈表示,“今天心情不错,看了一下材料,计划爆料18家上市公司,只多不少!一周一家!”

  究竟是哪18家公司?

  在直播中,叶飞点名了多家上市公司,包括众应互联(现*ST众应(1.900, -0.03, -1.55%),002464.SZ)、华钰矿业(现ST华钰(6.600, -0.35, -5.04%),601020.SH)、维信诺(8.800, 0.04, 0.46%)(002387.SZ)、昊志机电(12.220, 0.02, 0.16%)(300503.SZ)、东方时尚(14.790, 0.22, 1.51%)(603377.SH)和隆基机械(5.480, 0.02, 0.37%)(002363.SZ)。

  维信诺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已经核实过了,没有相关情况。昊志机电证券部工作人员则告诉红星资本局,“我们不认识这个人(指叶飞)。”

  另外,东方时尚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不太了解这一情况,希望记者能把相关问题发送到披露邮箱。随后,红星资本局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5月15日(星期六),红星资本局又致电其他涉及的上市公司在年报中披露的电话,但大多无人接听。

  蒲菲迪是谁?

  资本市场老手,正陷借贷纠纷

  红星资本局曾根据叶飞提供的手机号码多次致电蒲菲迪,但均无人接听。

  从叶飞提供的身份证来看,蒲菲迪出生于1987年11月5日,住址位于北京市房山区良乡镇。

  红星资本局检索发现,蒲菲迪可算是资本市场的老手,但现在正深陷纠纷。

  今年3月15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一份《申欣等与谭存敏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在该案中,蒲菲迪为原审被告。 

  根据《裁定书》,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同时受理蒲菲迪案六案,包括梁宏海诉蒲菲迪、金淑曼民间借贷纠纷,谭存敏诉蒲菲迪、申欣民间借贷纠纷,梁宏海诉蒲菲迪、章林民间借贷纠纷,梁宏海诉蒲菲迪、林峰民间借贷纠纷,谭存敏诉蒲菲迪、武培娟民间借贷纠纷,谭存敏诉蒲菲迪、伍建勇民间借贷纠纷。

  其中,谭存敏、梁宏海与蒲菲迪签订六份借款合同,约定资产金额为5000万、8000万、6000万、5000万元、9000万、6000万(借款金额加上保证金),蒲菲迪向谭存敏提供申欣、武培娟、伍建勇名下的股票账户供炒股,蒲菲迪向梁宏海提供金淑曼、章林、林峰名下的股票账户。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均体现为股票账户内的股票金额,谭存敏向蒲菲迪支付保证金,蒲菲迪有权强制平仓卖出股票并扣留谭存敏的保证金冲抵股票亏损。

  北京二中院审理认为,谭存敏与蒲菲迪、申欣之间的借贷,具备证券市场场外配资的特征,且蒲菲迪个人没有证券业务经营资格,与谭存敏、梁宏海等签订六份“借款合同”,交易资金高达4.12亿元,案涉保证金金额巨大,严重妨碍证券交易秩序,涉嫌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或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故应将本案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

  中源家居发公告否认

  证监会已启动核查程序,一查到底

  事实上,在叶飞的爆料内容发酵以后,5月13日,监管部门给中源家居发去监管工作函,要求对相关事项予以核实。

  当天,中源家居发布公告回应称,经内部自查及征询,自上市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也未接触或与蒲菲迪、叶飞相识。

  对于叶飞自称看到的前200名股东名册,中源家居回应称,为申请公开发行可转债,公司曾向聘请的中介机构提供相关资料,作为尽职调查使用。除此以外,未对外发送、出示过。

  5月14日,中源家居证券部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能回复的都在公告上写清楚了,“我们正积极配合监管部门的监管要求,也会积极回应市场、回应媒体。”

  “我们不认识这些人,也不了解这样的行业生态(指叶飞所说的市值管理),但这样的行业生态肯定是不对的。”该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

  5月14日晚间,昊志机电公告称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就媒体相关报道进行核查,并说明相关报道是否属实、是否存在与第三方合谋和单独操纵公司股价、坐庄等情形,是否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投资者利益情形等。

  当晚,隆基机械和维信诺也发布公告称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内容与昊志机电收到的相似。

  另外,东方时尚发布公告回应了关于叶飞爆料的相关内容。

  东方时尚称,经内部自查及征询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他们均未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公司股票,开展“市值管理”,也未接触“叶飞”及其“淮北市倚天投资有限公司”。

  同时,东方时尚称,核查了2020年1-12月、2021年1-5月的各期股东名册,“叶飞”及“淮北市倚天投资有限公司”并未持有公司股票。

  值得一提的是,在5月14日傍晚,证监会在官网发文回应该事,称“我会派出机构已约谈公司及相关各方,并启动核查程序。”

  “对于以市值管理之名实施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我们始终秉持‘零容忍’态度,依法予以严肃查处,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公安机关。”证监会称,一旦发现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私募基金、公募基金等相关机构从事或参与相关违法违规活动,将一查到底、依法严惩,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扫二维码,注册即可领取6.xx%理财券>>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5-17 04:19:23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