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贾母表示要为宝钗过及笄之礼的用意是什么?

关键词:薛家薛,姨妈,贾母说,生日,宝钗府,薛蟠,荣国

贾母却高调表示要为宝钗过生日

  贾母表示要为宝钗过及笄之礼的用意是什么你知道吗?不知道没关系,趣历史小编告诉你。

  薛姨妈这个人,实在不好简单定位,读者对她的印象并不太深刻,可是大小场合里都有她的存在。荣国府里,薛姨妈是个被人尊重的存在,但也从不见她刷存在感,既让人无法忽略又让人不格外的重视,作为一个住在亲戚家的人,这样的分量刚刚好,看起来没什么,这个分寸拿捏却是不容易的。就从这一条看,薛姨妈是智商情商均在线,不是个简单人物。

  死了丈夫的薛姨妈,是四大家族之一薛家的大家长和实际掌门人。原籍不用说,在京城,薛家有几处宅院,还有生意,可是薛姨妈竟然不回自家住,偏要举家寄居荣国府。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别人家再好,也不如住自家来得方便。有宅子有地有生意的薛家情愿寄人篱下若干年,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也能看得出薛姨妈的韬略。

  薛公去世,下人们看薛蟠不成器,各人有着自己的盘算,这种情况下薛家急速衰落,薛家立刻面对三大问题:

  1、迫在眉睫需要寻找靠山和保护伞;

  2、唯一的儿子薛蟠的管教问题;

  3、家族的前途和命运问题。

  贾母表示要为宝钗过及笄之礼的用意是什么你知道吗?不知道没关系,趣历史小编告诉你。

  薛姨妈这个人,实在不好简单定位,读者对她的印象并不太深刻,可是大小场合里都有她的存在。荣国府里,薛姨妈是个被人尊重的存在,但也从不见她刷存在感,既让人无法忽略又让人不格外的重视,作为一个住在亲戚家的人,这样的分量刚刚好,看起来没什么,这个分寸拿捏却是不容易的。就从这一条看,薛姨妈是智商情商均在线,不是个简单人物。

  死了丈夫的薛姨妈,是四大家族之一薛家的大家长和实际掌门人。原籍不用说,在京城,薛家有几处宅院,还有生意,可是薛姨妈竟然不回自家住,偏要举家寄居荣国府。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别人家再好,也不如住自家来得方便。有宅子有地有生意的薛家情愿寄人篱下若干年,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也能看得出薛姨妈的韬略。

  薛公去世,下人们看薛蟠不成器,各人有着自己的盘算,这种情况下薛家急速衰落,薛家立刻面对三大问题:

  1、迫在眉睫需要寻找靠山和保护伞;

  2、唯一的儿子薛蟠的管教问题;

  3、家族的前途和命运问题。

image.png

  以上三条,仅靠薛家自身,迫于客观现实,一条也解决不了。他必须要找一个可以庇护薛家甚至可以解决薛家危机的家族依附。薛家进京投亲,本该去王家,一是那是薛姨妈的娘家,二则王子腾是自己的亲哥哥。可惜王子腾巡边在外,估计是王子腾夫人不发话,薛家只好转而去了荣国府。

  薛家和荣国府是连襟关系,荣国府的当家人是贾政,实际控制人是贾母,王夫人充其量是个三把手,按说住个三两月也没啥,可是薛姨妈一进荣国府就发声道:一概使费自理,方是处常之法。这句话表明,薛姨妈早就打定了主意:这一来就要在荣国府扎下根儿了。

  贾政刚刚为吃了人命官司的薛蟠把屁股擦干净,薛家一队人马就进了府,贾政别的不说,先和王夫人交代:薛蟠是个惹事精,住在府里定要严加约束,不可再是非。贾母是个爱热闹的人,对于薛家的到来,她表示热烈欢迎,刚开始自然是宾主尽欢。可是这样的和谐并没有延续太久的时间,味道就变了。

  薛家很快就抛出了金玉之论,你家宝玉有玉,我家宝钗就有金锁,而且一个和尚说了,这锁将来只有碰见有玉的才能配成姻缘。老天爷,从古至今,从来没有过一个男孩一出生就是衔玉而诞的,也就一个贾宝玉,这就给瞄上了,还不如直接说我薛家就想和你贾府联姻来得爽快。

  这风口一出,别人不说,宝玉黛玉两个是天天闹别扭,原本人家两个言合意顺、两小无猜,这下好了,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闹。贾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从此看薛家母女不顺眼,可是薛姨妈毕竟是儿媳妇的亲妹妹,儿媳妇又的确看重薛宝钗。如此对贾母来说很难办,和儿媳妇是不能闹翻的,但如鲠在喉整天的不舒服也不是个事,于是,贾母好几次或明或暗、含沙射影地不是撵薛家,就是给薛家难堪。比如他和王熙凤联手戳破了宝玉黛玉关系的这层窗户纸,比如她格外抬举宝琴就是要让薛宝钗知难而退,比如她借着鸳鸯抗婚指桑骂槐…

image.png

  《红楼梦》二十二回,薛宝钗要十五岁了,古人对于小姐十五岁生日是比较忌讳的。这个生日叫做及笄之礼,意思是这个生日一过,女孩子也就该嫁人了,距离开娘家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是一个令亲人伤感的年龄,一般来说礼节是要行的,但是要低调,范围要尽可能的小,没见过谁家满天地吆喝似得喜气洋洋大过特过的。对于这个相当敏感年龄的生日,贾母却高调表示要为宝钗过生日,她这么干,其实就是想要提醒薛家:你家姑娘都快要出阁了,难道你们准备从我们贾家嫁出去吗?还是赶紧回你们自己家去吧。

  贾母高调还不算,她拿出二十两银子,让凤姐去操办。也不知道凤姐是故意的还是缺心眼,当众就叫唤,说你这个老祖宗也太抠了,二十两银子是够酒的?还是够戏的?你这是故意要我添上呀。贾母是不是不知道办个生日要花多少钱啊?当然不是,你看她后面要为凤姐过生日时,说咱凑份子吧,就为个热闹,我掏二十两,最后大家一共凑了一百五十多两银子。这才叫过生日呢,所以,老太太嘴巴说得山响,掏这二十两银子纯属恶心人。

  薛家照单全收,才不管你是什么意图,我就当你是好意。薛宝钗的生日宴上,贾母也没有收敛,既是为宝钗过生日,当然是小寿星先点戏,宝钗点完,贾母就让黛玉点戏,这种场合黛玉当然是配角,再说还有薛姨妈王夫人这样的长辈在呢,黛玉推让不肯点,贾母就说了:

  “今日原是我特带着你们取笑,咱们只管咱们的,别理他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他们不成?他们在这里白听白吃,已经便宜了,还让他们点呢!”

image.png

  薛姨妈毕竟是客人,而且人家女儿的生日宴上,这个玩笑开得太过分了。连白吃白喝这种让人容易多心的话都说出来,配合老太太偏要抬举自己外孙女黛玉的举动,薛姨妈和薛宝钗这个心理该有多堵,可想而知。贾母表面上像开玩笑,实际上,后来的确所有人都点了戏,包括凤姐和李纨,还真是没有让王夫人和薛姨妈点。这可是真说不过去,太让人尴尬了。

  大肆造势及笄生日、扣扣索索的二十两银子、当众说人家白吃白喝,贾母的三个举动都是令人极不舒服的,但凡有一点骨气人家也早走了。可是薛姨妈装聋作哑,乐呵呵地全接受,最讲规矩礼节的贾母,也被弄得没了脾气。

  薛姨妈这可不是软弱,而是她清楚地明白,薛家当下就要在贾府荫护下生存,至少抱着贾府的大腿,薛家的生意运作还算正常,薛蟠也还有个忌惮,最关键的是,只有达成和贾府的联姻,薛家才算是真正的踏实了。在这些大事面前,一点羞辱又算的了什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以上三条,仅靠薛家自身,迫于客观现实,一条也解决不了。他必须要找一个可以庇护薛家甚至可以解决薛家危机的家族依附。薛家进京投亲,本该去王家,一是那是薛姨妈的娘家,二则王子腾是自己的亲哥哥。可惜王子腾巡边在外,估计是王子腾夫人不发话,薛家只好转而去了荣国府。

  薛家和荣国府是连襟关系,荣国府的当家人是贾政,实际控制人是贾母,王夫人充其量是个三把手,按说住个三两月也没啥,可是薛姨妈一进荣国府就发声道:一概使费自理,方是处常之法。这句话表明,薛姨妈早就打定了主意:这一来就要在荣国府扎下根儿了。

  贾政刚刚为吃了人命官司的薛蟠把屁股擦干净,薛家一队人马就进了府,贾政别的不说,先和王夫人交代:薛蟠是个惹事精,住在府里定要严加约束,不可再是非。贾母是个爱热闹的人,对于薛家的到来,她表示热烈欢迎,刚开始自然是宾主尽欢。可是这样的和谐并没有延续太久的时间,味道就变了。

  薛家很快就抛出了金玉之论,你家宝玉有玉,我家宝钗就有金锁,而且一个和尚说了,这锁将来只有碰见有玉的才能配成姻缘。老天爷,从古至今,从来没有过一个男孩一出生就是衔玉而诞的,也就一个贾宝玉,这就给瞄上了,还不如直接说我薛家就想和你贾府联姻来得爽快。

  这风口一出,别人不说,宝玉黛玉两个是天天闹别扭,原本人家两个言合意顺、两小无猜,这下好了,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闹。贾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从此看薛家母女不顺眼,可是薛姨妈毕竟是儿媳妇的亲妹妹,儿媳妇又的确看重薛宝钗。如此对贾母来说很难办,和儿媳妇是不能闹翻的,但如鲠在喉整天的不舒服也不是个事,于是,贾母好几次或明或暗、含沙射影地不是撵薛家,就是给薛家难堪。比如他和王熙凤联手戳破了宝玉黛玉关系的这层窗户纸,比如她格外抬举宝琴就是要让薛宝钗知难而退,比如她借着鸳鸯抗婚指桑骂槐…

  贾母表示要为宝钗过及笄之礼的用意是什么你知道吗?不知道没关系,趣历史小编告诉你。

  薛姨妈这个人,实在不好简单定位,读者对她的印象并不太深刻,可是大小场合里都有她的存在。荣国府里,薛姨妈是个被人尊重的存在,但也从不见她刷存在感,既让人无法忽略又让人不格外的重视,作为一个住在亲戚家的人,这样的分量刚刚好,看起来没什么,这个分寸拿捏却是不容易的。就从这一条看,薛姨妈是智商情商均在线,不是个简单人物。

  死了丈夫的薛姨妈,是四大家族之一薛家的大家长和实际掌门人。原籍不用说,在京城,薛家有几处宅院,还有生意,可是薛姨妈竟然不回自家住,偏要举家寄居荣国府。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别人家再好,也不如住自家来得方便。有宅子有地有生意的薛家情愿寄人篱下若干年,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也能看得出薛姨妈的韬略。

  薛公去世,下人们看薛蟠不成器,各人有着自己的盘算,这种情况下薛家急速衰落,薛家立刻面对三大问题:

  1、迫在眉睫需要寻找靠山和保护伞;

  2、唯一的儿子薛蟠的管教问题;

  3、家族的前途和命运问题。

image.png

  以上三条,仅靠薛家自身,迫于客观现实,一条也解决不了。他必须要找一个可以庇护薛家甚至可以解决薛家危机的家族依附。薛家进京投亲,本该去王家,一是那是薛姨妈的娘家,二则王子腾是自己的亲哥哥。可惜王子腾巡边在外,估计是王子腾夫人不发话,薛家只好转而去了荣国府。

  薛家和荣国府是连襟关系,荣国府的当家人是贾政,实际控制人是贾母,王夫人充其量是个三把手,按说住个三两月也没啥,可是薛姨妈一进荣国府就发声道:一概使费自理,方是处常之法。这句话表明,薛姨妈早就打定了主意:这一来就要在荣国府扎下根儿了。

  贾政刚刚为吃了人命官司的薛蟠把屁股擦干净,薛家一队人马就进了府,贾政别的不说,先和王夫人交代:薛蟠是个惹事精,住在府里定要严加约束,不可再是非。贾母是个爱热闹的人,对于薛家的到来,她表示热烈欢迎,刚开始自然是宾主尽欢。可是这样的和谐并没有延续太久的时间,味道就变了。

  薛家很快就抛出了金玉之论,你家宝玉有玉,我家宝钗就有金锁,而且一个和尚说了,这锁将来只有碰见有玉的才能配成姻缘。老天爷,从古至今,从来没有过一个男孩一出生就是衔玉而诞的,也就一个贾宝玉,这就给瞄上了,还不如直接说我薛家就想和你贾府联姻来得爽快。

  这风口一出,别人不说,宝玉黛玉两个是天天闹别扭,原本人家两个言合意顺、两小无猜,这下好了,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闹。贾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从此看薛家母女不顺眼,可是薛姨妈毕竟是儿媳妇的亲妹妹,儿媳妇又的确看重薛宝钗。如此对贾母来说很难办,和儿媳妇是不能闹翻的,但如鲠在喉整天的不舒服也不是个事,于是,贾母好几次或明或暗、含沙射影地不是撵薛家,就是给薛家难堪。比如他和王熙凤联手戳破了宝玉黛玉关系的这层窗户纸,比如她格外抬举宝琴就是要让薛宝钗知难而退,比如她借着鸳鸯抗婚指桑骂槐…

image.png

  《红楼梦》二十二回,薛宝钗要十五岁了,古人对于小姐十五岁生日是比较忌讳的。这个生日叫做及笄之礼,意思是这个生日一过,女孩子也就该嫁人了,距离开娘家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是一个令亲人伤感的年龄,一般来说礼节是要行的,但是要低调,范围要尽可能的小,没见过谁家满天地吆喝似得喜气洋洋大过特过的。对于这个相当敏感年龄的生日,贾母却高调表示要为宝钗过生日,她这么干,其实就是想要提醒薛家:你家姑娘都快要出阁了,难道你们准备从我们贾家嫁出去吗?还是赶紧回你们自己家去吧。

  贾母高调还不算,她拿出二十两银子,让凤姐去操办。也不知道凤姐是故意的还是缺心眼,当众就叫唤,说你这个老祖宗也太抠了,二十两银子是够酒的?还是够戏的?你这是故意要我添上呀。贾母是不是不知道办个生日要花多少钱啊?当然不是,你看她后面要为凤姐过生日时,说咱凑份子吧,就为个热闹,我掏二十两,最后大家一共凑了一百五十多两银子。这才叫过生日呢,所以,老太太嘴巴说得山响,掏这二十两银子纯属恶心人。

  薛家照单全收,才不管你是什么意图,我就当你是好意。薛宝钗的生日宴上,贾母也没有收敛,既是为宝钗过生日,当然是小寿星先点戏,宝钗点完,贾母就让黛玉点戏,这种场合黛玉当然是配角,再说还有薛姨妈王夫人这样的长辈在呢,黛玉推让不肯点,贾母就说了:

  “今日原是我特带着你们取笑,咱们只管咱们的,别理他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他们不成?他们在这里白听白吃,已经便宜了,还让他们点呢!”

image.png

  薛姨妈毕竟是客人,而且人家女儿的生日宴上,这个玩笑开得太过分了。连白吃白喝这种让人容易多心的话都说出来,配合老太太偏要抬举自己外孙女黛玉的举动,薛姨妈和薛宝钗这个心理该有多堵,可想而知。贾母表面上像开玩笑,实际上,后来的确所有人都点了戏,包括凤姐和李纨,还真是没有让王夫人和薛姨妈点。这可是真说不过去,太让人尴尬了。

  大肆造势及笄生日、扣扣索索的二十两银子、当众说人家白吃白喝,贾母的三个举动都是令人极不舒服的,但凡有一点骨气人家也早走了。可是薛姨妈装聋作哑,乐呵呵地全接受,最讲规矩礼节的贾母,也被弄得没了脾气。

  薛姨妈这可不是软弱,而是她清楚地明白,薛家当下就要在贾府荫护下生存,至少抱着贾府的大腿,薛家的生意运作还算正常,薛蟠也还有个忌惮,最关键的是,只有达成和贾府的联姻,薛家才算是真正的踏实了。在这些大事面前,一点羞辱又算的了什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红楼梦》二十二回,薛宝钗要十五岁了,古人对于小姐十五岁生日是比较忌讳的。这个生日叫做及笄之礼,意思是这个生日一过,女孩子也就该嫁人了,距离开娘家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是一个令亲人伤感的年龄,一般来说礼节是要行的,但是要低调,范围要尽可能的小,没见过谁家满天地吆喝似得喜气洋洋大过特过的。对于这个相当敏感年龄的生日,贾母却高调表示要为宝钗过生日,她这么干,其实就是想要提醒薛家:你家姑娘都快要出阁了,难道你们准备从我们贾家嫁出去吗?还是赶紧回你们自己家去吧。

  贾母高调还不算,她拿出二十两银子,让凤姐去操办。也不知道凤姐是故意的还是缺心眼,当众就叫唤,说你这个老祖宗也太抠了,二十两银子是够酒的?还是够戏的?你这是故意要我添上呀。贾母是不是不知道办个生日要花多少钱啊?当然不是,你看她后面要为凤姐过生日时,说咱凑份子吧,就为个热闹,我掏二十两,最后大家一共凑了一百五十多两银子。这才叫过生日呢,所以,老太太嘴巴说得山响,掏这二十两银子纯属恶心人。

  薛家照单全收,才不管你是什么意图,我就当你是好意。薛宝钗的生日宴上,贾母也没有收敛,既是为宝钗过生日,当然是小寿星先点戏,宝钗点完,贾母就让黛玉点戏,这种场合黛玉当然是配角,再说还有薛姨妈王夫人这样的长辈在呢,黛玉推让不肯点,贾母就说了:

  “今日原是我特带着你们取笑,咱们只管咱们的,别理他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他们不成?他们在这里白听白吃,已经便宜了,还让他们点呢!”

  贾母表示要为宝钗过及笄之礼的用意是什么你知道吗?不知道没关系,趣历史小编告诉你。

  薛姨妈这个人,实在不好简单定位,读者对她的印象并不太深刻,可是大小场合里都有她的存在。荣国府里,薛姨妈是个被人尊重的存在,但也从不见她刷存在感,既让人无法忽略又让人不格外的重视,作为一个住在亲戚家的人,这样的分量刚刚好,看起来没什么,这个分寸拿捏却是不容易的。就从这一条看,薛姨妈是智商情商均在线,不是个简单人物。

  死了丈夫的薛姨妈,是四大家族之一薛家的大家长和实际掌门人。原籍不用说,在京城,薛家有几处宅院,还有生意,可是薛姨妈竟然不回自家住,偏要举家寄居荣国府。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别人家再好,也不如住自家来得方便。有宅子有地有生意的薛家情愿寄人篱下若干年,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也能看得出薛姨妈的韬略。

  薛公去世,下人们看薛蟠不成器,各人有着自己的盘算,这种情况下薛家急速衰落,薛家立刻面对三大问题:

  1、迫在眉睫需要寻找靠山和保护伞;

  2、唯一的儿子薛蟠的管教问题;

  3、家族的前途和命运问题。

image.png

  以上三条,仅靠薛家自身,迫于客观现实,一条也解决不了。他必须要找一个可以庇护薛家甚至可以解决薛家危机的家族依附。薛家进京投亲,本该去王家,一是那是薛姨妈的娘家,二则王子腾是自己的亲哥哥。可惜王子腾巡边在外,估计是王子腾夫人不发话,薛家只好转而去了荣国府。

  薛家和荣国府是连襟关系,荣国府的当家人是贾政,实际控制人是贾母,王夫人充其量是个三把手,按说住个三两月也没啥,可是薛姨妈一进荣国府就发声道:一概使费自理,方是处常之法。这句话表明,薛姨妈早就打定了主意:这一来就要在荣国府扎下根儿了。

  贾政刚刚为吃了人命官司的薛蟠把屁股擦干净,薛家一队人马就进了府,贾政别的不说,先和王夫人交代:薛蟠是个惹事精,住在府里定要严加约束,不可再是非。贾母是个爱热闹的人,对于薛家的到来,她表示热烈欢迎,刚开始自然是宾主尽欢。可是这样的和谐并没有延续太久的时间,味道就变了。

  薛家很快就抛出了金玉之论,你家宝玉有玉,我家宝钗就有金锁,而且一个和尚说了,这锁将来只有碰见有玉的才能配成姻缘。老天爷,从古至今,从来没有过一个男孩一出生就是衔玉而诞的,也就一个贾宝玉,这就给瞄上了,还不如直接说我薛家就想和你贾府联姻来得爽快。

  这风口一出,别人不说,宝玉黛玉两个是天天闹别扭,原本人家两个言合意顺、两小无猜,这下好了,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闹。贾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从此看薛家母女不顺眼,可是薛姨妈毕竟是儿媳妇的亲妹妹,儿媳妇又的确看重薛宝钗。如此对贾母来说很难办,和儿媳妇是不能闹翻的,但如鲠在喉整天的不舒服也不是个事,于是,贾母好几次或明或暗、含沙射影地不是撵薛家,就是给薛家难堪。比如他和王熙凤联手戳破了宝玉黛玉关系的这层窗户纸,比如她格外抬举宝琴就是要让薛宝钗知难而退,比如她借着鸳鸯抗婚指桑骂槐…

image.png

  《红楼梦》二十二回,薛宝钗要十五岁了,古人对于小姐十五岁生日是比较忌讳的。这个生日叫做及笄之礼,意思是这个生日一过,女孩子也就该嫁人了,距离开娘家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是一个令亲人伤感的年龄,一般来说礼节是要行的,但是要低调,范围要尽可能的小,没见过谁家满天地吆喝似得喜气洋洋大过特过的。对于这个相当敏感年龄的生日,贾母却高调表示要为宝钗过生日,她这么干,其实就是想要提醒薛家:你家姑娘都快要出阁了,难道你们准备从我们贾家嫁出去吗?还是赶紧回你们自己家去吧。

  贾母高调还不算,她拿出二十两银子,让凤姐去操办。也不知道凤姐是故意的还是缺心眼,当众就叫唤,说你这个老祖宗也太抠了,二十两银子是够酒的?还是够戏的?你这是故意要我添上呀。贾母是不是不知道办个生日要花多少钱啊?当然不是,你看她后面要为凤姐过生日时,说咱凑份子吧,就为个热闹,我掏二十两,最后大家一共凑了一百五十多两银子。这才叫过生日呢,所以,老太太嘴巴说得山响,掏这二十两银子纯属恶心人。

  薛家照单全收,才不管你是什么意图,我就当你是好意。薛宝钗的生日宴上,贾母也没有收敛,既是为宝钗过生日,当然是小寿星先点戏,宝钗点完,贾母就让黛玉点戏,这种场合黛玉当然是配角,再说还有薛姨妈王夫人这样的长辈在呢,黛玉推让不肯点,贾母就说了:

  “今日原是我特带着你们取笑,咱们只管咱们的,别理他们。我巴巴的唱戏摆酒,为他们不成?他们在这里白听白吃,已经便宜了,还让他们点呢!”

image.png

  薛姨妈毕竟是客人,而且人家女儿的生日宴上,这个玩笑开得太过分了。连白吃白喝这种让人容易多心的话都说出来,配合老太太偏要抬举自己外孙女黛玉的举动,薛姨妈和薛宝钗这个心理该有多堵,可想而知。贾母表面上像开玩笑,实际上,后来的确所有人都点了戏,包括凤姐和李纨,还真是没有让王夫人和薛姨妈点。这可是真说不过去,太让人尴尬了。

  大肆造势及笄生日、扣扣索索的二十两银子、当众说人家白吃白喝,贾母的三个举动都是令人极不舒服的,但凡有一点骨气人家也早走了。可是薛姨妈装聋作哑,乐呵呵地全接受,最讲规矩礼节的贾母,也被弄得没了脾气。

  薛姨妈这可不是软弱,而是她清楚地明白,薛家当下就要在贾府荫护下生存,至少抱着贾府的大腿,薛家的生意运作还算正常,薛蟠也还有个忌惮,最关键的是,只有达成和贾府的联姻,薛家才算是真正的踏实了。在这些大事面前,一点羞辱又算的了什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薛姨妈毕竟是客人,而且人家女儿的生日宴上,这个玩笑开得太过分了。连白吃白喝这种让人容易多心的话都说出来,配合老太太偏要抬举自己外孙女黛玉的举动,薛姨妈和薛宝钗这个心理该有多堵,可想而知。贾母表面上像开玩笑,实际上,后来的确所有人都点了戏,包括凤姐和李纨,还真是没有让王夫人和薛姨妈点。这可是真说不过去,太让人尴尬了。

  大肆造势及笄生日、扣扣索索的二十两银子、当众说人家白吃白喝,贾母的三个举动都是令人极不舒服的,但凡有一点骨气人家也早走了。可是薛姨妈装聋作哑,乐呵呵地全接受,最讲规矩礼节的贾母,也被弄得没了脾气。

  薛姨妈这可不是软弱,而是她清楚地明白,薛家当下就要在贾府荫护下生存,至少抱着贾府的大腿,薛家的生意运作还算正常,薛蟠也还有个忌惮,最关键的是,只有达成和贾府的联姻,薛家才算是真正的踏实了。在这些大事面前,一点羞辱又算的了什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5-13 14:16:01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