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铁血边关:一位对越作战老兵的战场日记

关键词:军,炮兵,作战日,阵地敌越,陆军时,战场

陆军第67军炮兵指挥所在对越作战中

【前言】今天刊登原陆军第67军炮兵指挥所作战组副组长、学术组副组长魏丕强(时任陆军第67军司令部炮兵处副处长)的老山战地日记。这是一位参战老兵的战场记录,内容翔实,堪称当年部队作战的“大事记”。

1985年5月10日 星期五

1985年5月10日,陆军第67军炮兵指挥所,启用陆军第14军(乙)战时番号(代号35276),在云南省文山州集结地域建立,并召开全军炮兵第一次作战会议。会上,军司令部炮兵处处长费永德提报了《陆军第67军老山地区对越坚守防御作战建立炮兵指挥所的建议报告》和《陆军第67军老山地区对越坚守防御作战军、师、团炮兵群编成及配置建议报告》。会议一致通过《建议报告》,并明确了军、师炮兵指挥所及军、师、团炮兵群编成及配置。

陆军第14军(乙)炮兵指挥所指挥员由副军长佟宝存担任(代号P01),副指挥员由炮兵第12师师长王保书担任(代号P02)。军炮兵指挥所由军司令部炮兵处和炮兵第12师司令部有关人员组成,在落水洞开设。军炮兵指挥所下设作战组,组长由军司令部炮兵处处长费永德担任,副组长由军司令部炮兵处副处长魏丕强、炮兵第12师司令部作训科科长刘庆官担任,成员包括军司令部炮兵处参谋孔军、袁绪泽、姜兆路、李玉平、孙兆江,炮兵第12师司令部作训科参谋王华勤;侦察组,组长由炮兵第12师司令部侦察科科长张之庚担任,成员包括军司令部炮兵处参谋王芳忠,炮兵第12师司令部侦察科参谋张守义、刘延鸣;通信组,组长由炮兵第12师司令部通信科科长查凤章担任,成员包括炮兵第12师司令部通信科参谋李宏山、靳广春;高炮组,组长由军高炮团团长程连振担任,成员为军司令部炮兵处参谋倪建刚;学术组,组长、副组长分别由刘庆官(兼)、魏丕强(兼)担任,成员为袁绪泽(兼)、王华勤(兼)。

1985年5月12日 星期日

1985年5月12日陆军第67军战区先遣指挥组成立,指挥员由副军长吴玉谦担任,于5月12日11时30分在落水洞建立通信联络,于14时30分到陆军第1军指挥所报到并先期对口见习。军炮兵指挥所作战组副组长魏丕强,参谋孔军加入军战区先遣指挥组。5月24日军炮兵指挥所作战组参谋袁绪泽、李玉平,侦察组参谋王芳忠由集结地域进入军战区先遣指挥组。全军炮兵自1985年5月18日始,陆续进入发射阵地并完成作战(射击)准备。

1985年5月17日 星期五

1985年5月5日至5月16日,在军炮兵指挥所的统一组织指挥下,全军千余名炮兵官兵按照作战任务赴陆军第1军对口见习;1985年5月17日前,5个新选择并构筑工事的炮兵营先于部队展开(199师炮兵团第1营、炮兵第22团第2营、炮兵第24团第2营、炮兵第46团第3营、军炮兵团第1营)。自1985年5月18日起 ,陆军第67军与陆军第1军换防,全军炮兵至5月29日接防完毕,并于5月30日9时40分前完成了射击准备。

1985年5月21日 星期二

老山战场敌我兵力相当,炮兵数量也基本相等。我军有师属以上大口径地面炮兵21个营,计各类火炮252门;越军有地面炮兵1个旅、3个团共18个炮兵营,计各类火炮240门。作战初期战场态势并不利于我,作战困难因素较多。主要不利因素在于,一是我军防御地带相对固定,导致防御阵地弹性不足。二是越军对战场的适应性优于我。我军长期在温带平原丘陵驻防,初到热带山岳丛林地区作战一时难以适应,技术、战术达不到极限发挥。三是战区地形对我防守不利。我前沿阵地多是敌在高处我在低处,兵力兵器暴露在敌火力控制之下,敌多利用居高临下的优势设置封锁地(路)段,以直瞄火器对我进出人员、物资杀伤拦截,出现不少“生死地带”,造成我防守困难。四是越军换防比我早。当面之敌越军的4个团均于1985年4月先于我军换防。

1985年5月24日 星期六

整个老山战场还有那群热血男儿就是这样面对着:猫耳洞——高温,40度,何所惧?铁棘刺——剧毒,钻心疼,何在乎?地雷阵——网密,触既发,何怕踩?无言对——煎熬,情感绞,何计较?这是一种比死更难做的事情!

这就是老山,这就是老山战场上的那群男子汉!

1985年5月26日 星期日

军人以以身许国为豪。他们以自我牺牲和血汗的无私奉献,在那片热土地上铸就着生命的这一回。在老山前沿的一个猫耳洞的门口镌刻着这么一行文字:“有血气的男子汉们,在你家乡的位置上刻上你自己的名字吧!告诉那块神圣的黄土地,你没有辜负她的养育之恩。为了她,苦也无悔、累也无悔、死也无悔,只有无悔的人生才能够对军人的职业爱得更加彻底!”

中国文化的先驱者鲁迅先生曾经这样说过:“惟有民魂是值得宝贵的,惟有他们发扬起来,中国才有真正的进步。”在那片热土地上不正聚合着民族的精英,不正凝聚着祖国的希望,不正显示着伟大民族的灵魂吗?

1985年6月1日 星期六

“5·31”抗反作战(破敌“M1”计划)旗开得胜(摘自作战简报):

1985年5月31日凌晨,越军以第313师982团为主攻团,第356师981团、314师983团为助攻兵力,实施了代号为“M1计划”的团级规模进攻。5时40分敌开始炮火准备,随后向我那拉方向实施了主要突击,与此同时在老山、八里河东山方向实施了牵制性进攻。

全军炮兵按照作战预案和《炮兵火力预先计划》,以准确、猛烈火力支援步兵战斗。5月31日5时48分,199师炮兵首先开火,以压制性火力对牛棍塘、清水、黄罗、156号阵地、424号阵地、238高地、211高地展开、冲击之敌和敌直瞄火器、炮兵阵地行重点压制。7时0分,138师炮兵群、军炮兵群第2营,在军炮兵指挥所的统一指挥下,以火力机动支援那拉方向作战。战至13时0分,越军第982团遭我重大杀伤,进攻之敌全面收缩。但越军不甘心失败,不断组织连排兵力向我211高地3号哨位,408号阵地攻击,并加紧前运后送企图择机再次反扑。为支援步兵第595团坚守574号阵地3号哨位,408号、417号、431号阵地,制止敌增援兵力、前运作战物资,根据军首长决心,全军炮兵不定时、无规律地对135号阵地至黄罗、238高地至211高地、那瑞至清水3个地(路)段,对敌实施了不间断的炮火封锁;并以位于偏马的85加农炮连对211高地及其附近敌屯兵洞进行破坏射击。仅6月1日至6日就毙伤敌115名,摧毁屯兵洞,火炮工事7个。敌被迫在无线通信中呼喊“炮火太猛,运输上不去,前沿粮弹紧缺”有的喊“再不增援我们就撤了,顶不下去了”。此战,共歼敌700余名,毁坏越军各种火炮27门,沉重打击了越军982团、981团、983团嚣张气焰。

1985年6月16日 星期日

根据中央军委指示,陆军第67军对越作战部队,作战时间由半年延长至1年,加之雨季期间战斗频繁、气候恶劣,部队非常疲劳,一线部队指战员长期坚守在高温、高湿、高疫的猫耳洞中体质普遍下降,非战斗减员逐日增多,继续坚守作战面临着极大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陆军第67军一是从上到下开展了坚强有力的政治思想工作,凝聚士气、鼓舞斗志,使部队牢固树立了“长期坚守,长期作战”的思想,为旱季作战打“强心针”;二是陆军第67军拟从军建制内抽调1个步兵团进入战区、投入战斗,以弥补兵员不足之实际。

1985年6月中旬,军首长基于战场发展态势、雨季作战特点、作战部队疲惫状态等,拟申请陆军第200师步兵第598团、炮兵团榴炮第2营进入战区、投入战斗序列。

1985年7月20日 星期六

“7.19”抗反作战(破敌“M2”计划)大获全胜(摘自作战简报):

7月19日晨,敌向我实施了代号为“M2计划”的大反扑,原以为可以打我措手不及,没料到我军早已严阵以待。5时38分,越军炮兵第168旅、炮兵第457团对我前沿阵地行短促炮火袭击后,越军第313师以2个多营兵力向我那拉方向408号、577号、417号诸阵地发起轮番攻击。在军炮兵指挥所的统一组织指挥下,师、团炮兵群以主要火力压制敌炮兵,拦阻敌后续梯队;团属炮兵以主要火力集中打击迎面冲击之敌;我配置在铜塔地域的130加大口径直瞄火炮,以“大炮上刺刀”的壮志与勇气,开辟“大口径加农炮行半直瞄射击”之先例,对敌前沿火力点、屯兵洞及敌小青山85加农炮炮位行直瞄破坏射击;我前沿直瞄火炮(高机)拦阻、侧射冲击之敌。在我炮兵有效火力支援下坚守分队激战48小时,粉碎了越军12次营、连规模进攻,取得了歼敌310余名,毁坏敌各种火炮15门的战果。

1985年7月24日 星期三

炮兵“火力拔点”应运而生(摘自炮兵作战简报):

1985年6月17日,陆军第67军炮兵指挥所召开临时作战会议,在军炮兵偏马观察所现地侦察后,以军炮兵指挥所名义下达了《炮兵火力拔点命令》。从此,由陆军第67军独创的炮兵“火力拔点”新战法,在老山地区对越作战全程、全面推广与实施。军炮兵指挥所先后组织4门130加农炮、15门85加农炮、1门57高炮、3门37高炮、2辆坦克占领发射阵地,实施不间断的“火力拔点”。仅据1985年6月中旬至7月中旬不完全统计,我发射炮弹12188发,歼敌359人,毁坏敌各种火炮32门(次)、高射机枪37挺、工事88个、屯兵洞57个。为扩大战果,军炮兵指挥所在1985年7月5日,组织199师第1炮兵群4门130加农炮,在三转弯至铜塔之间地段,选择占领半直瞄发射阵地,对小青山越军固定炮位进行了歼灭性射击,越军一再呼叫:“4门炮都被敌击中了!”

“火力拔点”这一战法,不仅将坦克、85加农炮配置使用,还基于战场环境,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大胆启用130加农炮、57高炮、37高炮行直瞄、半直瞄射击,应该说这是陆军第67军炮兵在对越作战中的伟大创举。这一战法,对敌前沿形成了多层次的扇形直射火力网,使配置在637高地、544高地、354高地地域的敌直射火器、火力点,不能发挥正常威力,从而减轻了我前沿步兵分队的火力威胁。军炮兵指挥所指定部分间瞄火炮在直瞄火炮射击时予以掩护,“以间掩直,以直歼敌”,取得了可喜的战果。经实战检验,此战法对稳定防御态势、鼓舞士气,事半功倍。

1985年8月27日 星期二

基于陆军第200师炮兵团榴炮第2营进入战区后的人员管理、弹药补给、后勤保障等实际困难,军炮兵指挥所向军首长建议,将该营编为“陆军第14军(乙)(陆军第67军战时番号)独立榴炮营”,配属步兵第596团作战,军首长批示同意后,该营由军炮兵指挥所直接指挥并完成战斗部署。

1985年8月27日,军长张志坚、副军长佟宝存(兼任军炮兵指挥所指挥员)、参谋长粟戎生、炮兵第12师师长王保书(兼任军炮兵指挥所副指挥员),召见军炮兵指挥所作战组组长费永徳(时任军司令部炮兵处处长)、副组长魏丕强(时任军司令部炮兵处副处长),听取独立榴炮营战斗队形配置建议。

魏丕强经费永德授权,根据独立榴炮营的作战任务、榴弹炮射击法则(可行高射界射击; 射弹落角67度至80度射击效率比最大)、当前敌情、地形等,提出了“阵地配置在坝子地区楼梯村以东、猛硐河以西,观察所在老山主峰开设”的建议。军长张志坚当即同意该营作战部署,并指示军炮兵指挥所立即下达榴炮营战斗队形配置指示。建议后的阵地配置,较之原方案北移2.4公里,最大限度地实现了“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战争目的。

1985年9月9日 星期一

“9.8”出击作战出其不意(摘自作战简报):

1985年9月8日,步兵第595团指挥该师侦察连精兵奇袭,一举收复574号阵地(211高地)第1、第2号哨位。战前,陆军第67军炮兵在军炮兵指挥所的统一指挥下,实施了近10天的预先火力准备,大部摧毁了574号阵地周边敌观察台、直瞄火器、骨干工事。8日10时45分,炮兵部(分)队根据攻击分队的炮火呼唤,按照预先火力计划对敌实施突然猛烈的炮火袭击。与此同时,在八里河东山方向实施了有重点的火力佯动。攻击分队紧随炮火延伸,以灵活的战术、迅猛的攻势,于10时46分占领了第1号、第2号哨位,当即转入防御。10时51分,越军炮兵对我那拉前沿阵地及纵深炮阵地实施了猛烈炮击,其步兵兵力向574号阵地组织了数次反扑。战至9日5时30分,我防御分队在我强大炮兵火力的支援下,连续打退了敌12次班、排规模的偷袭。9月9日至9月13日,敌不断对我574号阵地及周边地域进行了炮击,并多次使用特工袭扰我哨位。199师炮兵在574号阵地外围构筑了3层绵密火带,使我步兵在极其困难的战场条件下坚守了阵地,巩固了来之不易的既得战果。

1985年9月17日 星期二

今天,我和袁参谋半裸体地到一线阵地捕捉战场情况,刚刚爬到134号阵地北侧,越军的炮弹就飞到了我们的左侧。此时,跟随我们扛运物资的几名战士正通过那布满弹坑的崎岖山道,刹时间两名战士倒下了,永远的倒下了。生命从此终止,堂堂男子汉瞬间变成了亡灵。战士啊,默默无闻的士兵啊,你们所贡献的不就是人们所需求的吗!在这个庞大的国度里,你们所梦幻的一切应归属你们!

在我们整理烈士遗物时,发现在两包“大重九”香烟的封盒上留着这样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亲爱的战友和兄弟,您辛苦了,我先走了!我和我的全家谢谢你为我收拾遗物。请抽烟,多保重”!

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悲伤,任凭眼泪在流,止不住放声痛哭。我为战场上军人的博大胸怀而感动,虽然战友们留下的遗物十分简单,但他们却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精神财富;他们的遗言那么朴素,在品德的天平上却比金子还要硕亮。

1985年9月24日 星期二

“9.23”出击作战精兵奇袭(摘自作战简报):

1985年9月23日,步兵第414团第7连在充分准备的基础上,向395高地、23号阵地、436高地及附近3个无名高地出击。6时15分,炮兵按照火力计划对敌指挥所、支撑点、炮兵阵地等21个目标进行火力急袭,对161高地、227高地、238高地、968高地之敌实施火力佯动。战至7时05分,攻击分队占领敌表面阵地,随即进入搜剿打洞、清剿残敌战斗。此时,我炮兵以部分火力对432高地、907高地实施监视射击,以团、营属炮兵对敌前沿观察所行迷盲射击,集中大部远程炮兵重点压制郎首、那瑞地域敌炮兵。战至9时45分,全歼395高地地域之敌,于16时27分顺利撤回我方阵地。此战,歼敌181名,毁坏敌各种火炮10门、机枪14挺、军车1辆。

1985年11月17日 星期日

陆军第67军首创无人机越境侦察(摘自炮兵作战简报):

陆军第67军炮兵指挥所在对越作战中,根据参谋长粟戎生的指示,指示军高炮团混编营启用无人机(改二型航模靶机)越境侦察。作战中,军高炮团科研人员对该机进行了改装,使其能携带自动照相系统执行空中照相任务。在1985年“12.2”出击拔点前夕,为进一步摸清越军浅近纵深兵力部署、火力配系,3次使用无人机对预定作战区域进行了低空侦察照相,所获取的照片完全覆盖了战区情况,为“12.2”出击作战,提供了大量的、有价值的敌火力点、堑壕、屯兵洞、迫击炮坐标。

无人机首次投入对越作战战场,引起了成都军区前指的高度关注,一再指示摸索经验、形成教范,以备后用。的确,使用无人机照相,提升了陆军第67军对越作战的侦察能力,改变了以往侦查手段单一,空中照相只能依靠空军的局面。该无人机可机动灵活地接受本级指挥,减少了陆空协同手续,且获取战场资料迅速及时,一次飞行侦查从捕捉目标到成像一般不会超过4个小时。

无人机对气象条件要求相对较低,老山地区属于热带山岳丛林地,在气象上有“十里不同天”之称,天气变化反复无常,可供航空照相的时间有限,航空兵照相显然不具备条件,而无人机可在1000米以下空域照相,灵活应变,出进自由。该机由于体积小且又属于玻璃钢复合材料结构,敌防空雷达很难发现,即使被敌发现被击落的概率也很小。无人机的发动机功率只有15马力,热辐射很小使得靠红外制导的地空导弹难以跟踪,提高了战场生存能力。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由陆军第67军炮兵发明的无人机战场照相,被后期对越作战部队广泛运用,并为尔后国防装备中的21世纪无人机项目的研制提供了经验。

1985年12月2日 星期一

“12.2”出击拔点作战打得异常残酷,要战斗就会有牺牲,英烈的忠魂铸就的是钢铁阵地!他们迎着死亡大踏步迈进,迎着炮火硝烟、扛着血红的战旗,用生命点缀和平的记忆!我时常在想,我们有些同志,在8小时以外享受了一切应该享受的生活情趣,但还感到不满足,总感到领导和社会给予他的物质财富太少太少。这部分同志能否从前线军人的牺牲中得到一点启示呢?保尔柯察金这样说过:“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人,是要有点精神的。精气神不是喊出来的,是朝着共同目标奋进的过程中升华出来的!

1985年12月3日 星期二

“12.2”出击作战攻其不备(摘自作战简报):

1985年11月,越军抽调第3军区第31师第866团、922团及第328师568团接替了982团、981团、983团以及754团、881团的作战任务。该敌接防后,我军趁其立足未稳,于1985年12月2日组织出击作战,给敌以重大杀伤。

1985年12月2日,步兵第596团第7连、步兵第597团第4连按照作战预案,成功组织实施了“12.2”(代号:“851工程”)出击作战。1985年11月30日6时前,突击分队进入攻击出发阵地屯兵洞择机出击。12月2日6时30分,突击分队秘密占领冲击出发阵地,完成攻击直前准备。7时40分,炮兵按照火力计划对既设目标进行火力急袭,对405号阵地、968高地、那拉前沿以及朗屏、那瑞地域敌炮兵进行压制射击。突击分队在我炮火急袭同时,一路从301号阵地北侧向301号、405号攻击,一路从北长形高地向301号、405号阵地突击,形成钳形夹击态势。7时58分,根据突击分队炮火请求,炮火急袭由20分钟延长至40分钟。8时05分,为支援攻击分队夺占301号、302号、405号表面阵地,对968高地集中了7个炮兵连进行了40分钟火力急袭。该火力急袭,既作为攻击405号阵地的佯动火力,又是即将出击968高地的预先火力准备。突击分队在我炮火支援下,分3个波次接力超越攻击,分别于9时12分、9时30分、9时56分,攻占了603号、604号阵地和968高地表面阵地。在取得出击告捷的背景下,突击分队采取边打洞边占领的战法,迅速全歼了守敌。10时10分至10时49分,突击分队在我炮火掩护下有序撤回我方阵地。此战歼敌408名,摧毁敌85以上口径火炮9门、迫击炮17门、重机枪6挺、汽车2辆、工事144个、屯兵洞23个,取得了旱季作战的首次胜利。

1986年1月13日 星期一

“12.10”“1.12”抗反作战(摘自作战简报):

在旱季作战后期,越军为挽回面子、夺回“失地”,其866团于1985年12月10日(“12.10”抗反作战)晨对我405号阵地实施了一次营级规模进攻后又于1986年1月12日(“1.12”抗反作战)深夜对我那拉方向408号、405号阵地实施了一次1个营级兵力的反扑。199师及早判明了越军之企图,及时组织所属炮兵对展开、冲击之敌实施集中射击,大量杀伤了敌有生力量,支援坚守分队粉碎了敌反扑企图。在“12.10”抗反作战中,越军一再呼叫:“敌炮火太猛,伤亡112人,已无力进攻。”

1986年1月29日 星期三

“1.28”出击作战经典之作(摘自作战简报):

根据中央军委、成都军区前指关于旱季作战的指示,军决心组织实施“1.28”出击作战(代号:山虎8号工程),在那拉和黄泥坝两个地区同时出击。届时,令我第6、第7侦察大队从两翼秘密出境对敌实施破袭,配合正面作战。从1986年1月13日始,我军炮兵用间、直瞄破坏射击的方法对544等高地、61号、62号等阵地进行了15天的打破常规的“火力拔点”和零星炮击,并对981高地、1081高地,408号阵地以南实施火力佯动。1986年1月28日,我军经过45天的周密准备,出敌不意、乘其不备向那拉方向425号阵地以及八里河东山方向55号、59号阵地同时发起攻击。在我炮火掩护下,向425号阵地攻击的步兵第595团第4连,仅用11分钟就一举攻占425号阵地。攻击59号、55号阵地的突击分队也于7时57分、8时13分相继占领上述阵地。此战,我炮兵共对920个目标射击1744次,与步兵一道歼敌438名,毁坏敌各种火炮29门、高机(重机)33挺,并以炮火摧毁了越军第866团3营、第568团1、2营一线连排阵地大部工事。

1986年2月28日 星期五

今天是我第29次穿越百米生死线,战争真残酷,战士真伟大!人,一旦到了那个极端艰苦的环境,你的心灵必将得到净化。面对着战士们的赤身裸体,我曾爆发出这样的呼喊:你了解我们的战士吗?你知道在和平的净土上是怎样迎来第一缕阳光的吗?难道说军人仅仅具备正直而又浑厚的躯体壳吗?不!里面有更昂扬的乐章——激情与奉献交响曲。

1986年6月7日 星期六

我们并非喜欢血与火的神韵。但,既然穿上了军装,就应该和血与火结下缘分。军人如果不是挥戈保边,可能会成为“奥运会冠军”“银幕上的影星”。可是为了让陈景润早日摘取数学皇冠上的明珠,为了让朱建华的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让龚雪的“金鸡”早日变成奥斯卡的铜像,军人可以舍弃一切!

【作者简介】魏丕强,中共党员,1972年11月入伍,先后毕业于解放军桂林陆军学院(合成参谋业务)、宣化炮兵学院(炮兵射击指挥业务),大学文化、上校军衔、高级政工师、战残6级。入伍后从军于广州军区、济南军区,在部队期间曾任侦察班长、指挥排长、作训参谋、连长、副营长、营长、军司令部副处长、副团长、接兵团团长、师炮兵指挥部主任(正团)等职,先后于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任连长、营先遣侦察组组长)和1985年3月至1986年6月(任军司令部炮兵处副处长、军炮兵指挥所作战组副组长)两次参加对越作战,曾荣立4次三等功(其中一次战功)。

1985年8月,魏丕强(左二)陪同副军长佟宝存到步兵第597团第2营指挥所与营指挥员一道研究防敌特工偷袭。

1985年6月27日,魏丕强在陆军第67军炮兵偏马观察所(猫耳洞)驻守侦察(该图片是在为防敌狙击的背景下抢拍的)。

图为1985年7月,魏丕强在偏马军炮兵观察所(猫耳洞)。

1985年5月31日,“5.31”抗击敌加强团级规模进攻作战中的陆军第67军炮兵。

图为1985年7月19日,“7.19”抗反作战中的陆军第67军炮兵“打红了炮管”。

图为1985年6月,魏丕强在130加农炮阵地组织大口径火炮对敌实施“火力拔点”。

图为在1985年12月2日,“12.2”出击作战中担任侦察任务的陆军第67军炮兵侦察分队。

图为“12.2”出击作战后,魏丕强(中)与陆军第67军独立榴炮营指挥员在一起,分享作战胜利的喜悦。

图为2018年4月8日,陆军第67军对越作战炮兵老战士重返老山战场,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祭奠英烈。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4-27 10:24:42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