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花西子患上李佳琦依赖症:流量、销售都成软肋

关键词:花西子,李佳琦琦,直播花,流量,李佳,口红,成为佳

一旦李佳琦直播间内没有出现花西子产品

  花西子的李佳琦依赖症

  作者/苗正卿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核心导读

  这是关于“过去三年,花西子如何凭借李佳琦流量崛起”的一篇深度阅读,你可以通过此文获得如下信息点:

  1.这是一个超级流量重塑品牌的故事:在早期花西子并没有把李佳琦作为流量核心,他们曾在21个月的时间里走了弯路,但押注李佳琦,挽救了这个品牌。

  2.这是关于“超级流量反噬品牌”的探讨:李佳琦不仅是花西子的最大流量源,也是花西子最大的销量源。近期来看,花西子可以逐渐降低李佳琦的流量权重,却很难降低李佳琦的销量权重。而“利润分成”疑云,已经成为花西子的阿格琉斯之踵。

  3.这是流量主和创业者的思维差异的绝佳注脚:李佳琦强烈建议花西子CEO花满天开一家美妆旗舰店,花满天最终开了一家奶茶店。

  “李佳琦推起来的花西子!”

  3月6日晚上23:29分,在李佳琦直播间内,面对1753万名观众,口红一哥将这句话重复了两遍。此时他左手指着自己胸口,右手拿着花西子蜜粉盒。

  在将近12分钟的直播里,李佳琦多次明示他和花西子交情非凡:

  “去年花西子的同心锁口红,就是我监督他们反复打磨的。”

  “今年双十一,李佳琦和花西子会给大家带来一个厉害的新品。”

  “在我李佳琦的监督之下,花西子越来越好。”

  鼓吹花西子,引起了部分观众不适。有观众留言吐槽花西子的质量,并建议李佳琦不要总是“无脑吹花西子”,这让29岁的李佳琦难得在直播间“焦躁”。

  在五秒之中,李佳琦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加快语速对1753万名观众说:“你们不要再说花西子怎么样(不好)了,我只想对所有爱国货的女生做推荐。”

  甚至从这一刻开始,李佳琦刻意改变了称呼,在之后关于花西子的直播中,当提到花西子时他干脆冠以“我们”一词。

  自从2019年9月28日李佳琦成为花西子首席推荐官后,这样的场景在他的直播间中并不罕见。李佳琦从未对哪个品牌表表现出同样的青睐,“国货之光”“我的梦想”“我最爱的”这些李氏说法只出现在花西子身上。

  李佳琦的流量倾注,让花西子迅速崛起。

  在2019年3月前,花西子只是一个在天猫销量难入前20的美妆新品,但2019年3月花西子散粉登陆李佳琦直播间后,花西子搭上了流量火箭。16个月内,花西子销量持续增长,并最终在2020年618登顶天猫GMV第一。

  花西子业绩高增长背后,李佳琦依赖症如影相随。

  2020年,花西子超过30%的流量均基于李佳琦直播间和李佳琦抖音号。在双十一等关键周期,李佳琦直播间贡献的GMV甚至占花西子总GMV60%以上。

  但绑定李佳琦,绝非免费午餐。

  公开信息显示,从2018年初至2020年底,李佳琦的坑位费上涨超过10倍。某美妆业内人士透露,花西子和口红一哥的合作,和常见的主播返佣模式不同,“花西子和李佳琦的合作模式可以总结为年度框架协议+极高的利润分成比,天猫销量TOP10的品牌里没有第二家这么做。”

  值得注意的是,“流量蚕食利润”正成为美妆行业的痛点。

  3月11日,完美日记发布上市后首份财报,34.1亿营销费占其总营收的65%。而花西子高度依赖李佳琦的模式,也早引起业内人士质疑,甚至曾有人暗示:“花西子在给李佳琦打工。”

  “降低李佳琦流量权重”的计划,在花西子内部悄然启动。

  2020年3月至今,花西子每天都在进行“店铺自播”,月均自播超过50场。而在B站上,2020年花西子合作的UP主数量相当于以往三年的3倍。

  但这并没能治愈花西子的李佳琦依赖症。

  2021年2月24日,李佳琦直播间在十分钟内便给花西子贡献了1967万元GMV,而这也是整个“3•8妇女节预售”活动中,花西子最大的销量来源。

  甚至有无李佳琦“加成”的花西子,展现出了两种形态:以花西子天猫旗舰店20201年1月的销售数据为例,曾出现在李佳琦直播间的单品,订单数不会低于1万,而那些未曾在李佳琦直播间露面的单品,月订单甚至不足900。

  “早期花西子在探索直播的时候也走了一些弯路。”3月22日,花西子CEO花满天在接受《三联》采访时坦诚,在最早的“弯路期”,是李佳琦盘活了花西子直播。但眼下这位比李佳琦年长约10岁的美妆老兵需要考虑的新问题是:继续深度绑定李佳琦,会不会让花西子走上另一条弯路?

  曾经错过李佳琦

  李佳琦并非花满天桌上的A方案。

  2017年3月花西子诞生时,李佳琦尚未成为流量中心。此时李佳琦只是欧莱雅和淘宝、美ONE三方共同打造的七个“网红BA”之一。

  甚至在2017年2月前,李佳琦是没有得到过淘宝官方引流的。此时江湖上尚无口红一哥,只有一个“坑位费”3000元左右的小网红。

  花满天的团队从2016年开始不断收集直播数据和主播信息,到2017年上半年,粉丝量不足5万人的李佳琦在花西子“网红名单库”中甚至不在前100位。

  此时国货美妆新星完美日记的崛起路,给了花满天启示:通过投放小红书KOL和直播主播,新兴品牌可以绕开微博等流量中心并减少头部明星的投放,这意味着更低的成本并避开与国际大牌在流量端正面交锋。

  于是在2017年9月,花西子开始复制完美日记的模式,在三个月内花西子投放的网红中小主播、KOL、UP主超过300人。为了扩大声量,花西子甚至拿出了“高返佣法宝”。部分带货主播的返佣比例甚至达到了60%~80%。这种手笔在当时平均返佣比例仅为20%的圈内,显得阔气十足。

  李佳琦也曾参与到2017年下半年花西子的投放活动中。但李佳琦直到2017年底,在淘宝端的粉丝量不足17万。所以他并没有成为花西子的重点投放目标,这一年内李佳琦和花西子的合作只限于转发互动微博。

  海投+高返佣玩法,并未让花西子崛起。

  2017年双十一,花西子天猫GMV没有进入TOP50。“我们在2016年就意识到直播的重要性,团队把直播看做最重要的流量端,但一开始的打法确实不如人意。”花满天表示,找对人(李佳琦)是花西子日后走通直播的关键。

  但最早找到李佳琦的并非花西子。

  老东家欧莱雅,成为了检测李佳琦流量红利的试金石。2018年,李佳琦完成了80场欧莱雅直播,直接给欧莱雅贡献了1000余万元GMV。

  李佳琦的带货能力初露锋芒,但先注意到这一点的并非花西子而是完美日记。2018年上半年,完美日记的“数据团队”发现李佳琦直播间流量的高活跃度和高增速,自2017年6月起李佳琦在365天的时间内,进行了385场直播,来自淘宝的流量扶持让“日播”的李佳琦流量发酵(2018年淘宝在美妆领域的扶持男主播计划)于是在2018年上半年李佳琦直播间的观看人数经常可以突破5万人大关。

  为了不错失新流量引擎,完美日记成为了最早与李佳琦合作的国货美妆之一。2018年6月之后,完美日记所有核心产品均登陆李佳琦直播间。但完美日记从未把李佳琦视作唯一着力点,在早期与口红一哥合作时,完美日记总是选几个粉丝量相近的主播或KOL同步投放。

  但李佳琦的魔力依然让完美日记尝到甜头,2018年双十一,李佳琦和马云口红销量PK大战,让口红一哥成为了流量中心。重注豪赌李佳琦的完美日记在这一年双十一大获成功,首次成为国货美妆天猫销量第一。

  双十一战绩,让李佳琦名震美妆圈。而直到此时,李佳琦才正式被花西子内部列为“重点对象”。熟悉花满天的朋友回忆,当时“李佳琦超越马云”的消息让花满天极为震撼,几乎在听到信息的一瞬间,花满天就决定要深度绑定李佳琦。

  2018年年底,花满天通过朋友的关系,和李佳琦正式会面。

  “为了这次会面,花满天用心良苦。”一位熟悉李佳琦的主播透露,在2018年双十一后,李佳琦已经成为流量中心,来拜访口红一哥的品牌方络绎不绝。在上海美ONE总部内,得到李佳琦同意的拜访者可以获得大约半小时的“新品讲解时间”,而近百人的选品团队会一同协助李佳琦定夺(美ONE是李佳琦的签约公司,如今李佳琦的选品团队已经扩大到近200人)。

  登门造访的品牌中,想和李佳琦“签独家”的很多。甚至有某国货品牌愿意出让高比例股份,让李佳琦成为股东。当时美ONE公司和李佳琦自己,也在考虑尝试和品牌合作的新模式,美ONE核心层觉得,“单纯的卖货,浪费了佳琦的人气”。

  花西子成为了此时造访李佳琦的品牌之一。一位不愿具名的熟悉李佳琦的人透露,许多人搞错了一件事“不是花西子选择了李佳琦,而是李佳琦选择了花西子。”

  李佳琦依赖症

  “花西子今天的崛起,绝对离不开李佳琦的流量,花满天ALL IN李佳琦,李佳琦也没让花西子失望。”美妆产业观察家、女子刀法创始人柯润东认为,2019年花西子之所以崛起,核心原因就是豪赌李佳琦。

  在2018年会面时,花满天带来的新品方案让李佳琦眼前一亮,这是一款定价超过120元、用中国微雕技术呈现的国风口红。

  在当时,来找李佳琦合作的国货美妆口红普遍定价区间在30~50元,而其中大部分设计都借鉴了国际大牌。“120元的国风口红”,成为了李佳琦桌上的“稀客”,这样的定价已经和美宝莲的部分口红产品持平。

  “花满天所展示的东西,让佳琦印象深刻。”一位李佳琦的友人透露,在2018年双十一胜过马云后,口红一哥的心态其实发生了变化。他第一次对朋友们描述了梦想:“打造一个属于李佳琦的品牌,并成为国际大牌”。

  甚至这并非空想。

  李佳琦曾亲自设计过一款口红,并委托熟悉的友人生产样品。但这是一个失败的作品,样品口红只在李佳琦手中停留了一分多钟,便被扔到了一旁。

  这件事后,李佳琦对梦想的描述出现了微妙改变:“帮助国内品牌成为国际大牌。”

  在《鲁豫有约》中,李佳琦曾回忆过这次会面:“2018年时,花西子还没有什么名气。我见到花满天,提出了两个希望,希望花西子尽快在国内开线下旗舰店,第二就是尽快在香榭丽舍大街开一家花西子出来。”

  “花满天是营销高手,他成功地把花西子的野心和佳琦的梦想交织在一起了,当然也少不了真金白银的分成。”一位李佳琦友人指出了2018年底,花、李二人的境况差异:此时的李佳琦刚刚在抖音平台完成二次崛起。2018年12月发力短视频后,李佳琦的抖音粉丝量迅速突破1400万。这进一步强化了李佳琦的流量优势,在当时的美妆圈“直播+抖音”总粉丝量超过1500万人的,只有李佳琦一人。

  而花满天在花西子项目上花费的时间已经21个月,但结果并未达到预期。值得注意的是,花西子创立伊始并未融资,花满天个人积蓄和家中支援成为了这个国货新品的基础燃料。

  美妆圈内的说法是,通过2018年底到2019年初的多次会面,花满天和李佳琦(及其背后的美ONE)达成了日后合作的基础框架:李佳琦深度参与到花西子产品之中,以及全新的分成模式。

  “李佳琦和花西子的合作模式,打破了直播带货圈的常见玩法。”精励文化创始人、营销领域研究者Emily透露,“李佳琦卖出的每一个花西子产品,利润都归他。”

  这和李佳琦的常见合作模式并不相同。

  自2017年进军直播带货以来,李佳琦带货收入以“坑位费+返佣”为主要模式。坑位费可以理解为每天晚上30余个混播产品的“门票钱”。返佣则有两种模式,其一是固定价格,无论主播卖出多少货,只拿走固定的一笔“演出费”,而大主播一般倾向于第二种返佣模式——销售额分成。直播带货研究者枫叁曾供职于淘宝直播团队,他表示常见的主播返佣比例是销售额的20%~40%之间。

  除了全新的分成模式,花满天还给了李佳琦极大的“产品话语权”。

  2020年花西子的同心锁口红在投产前,十余人的项目团队带着样品造访美ONE总部。在三十分钟的汇报后,李佳琦一连指出了包括颜色不对、按压手感差等五六个问题,而最终项目团队全盘听取了李佳琦的意见并重新生产样品。自2019年以来,投产前征询李佳琦意见,成为了双方合作的重要环节。

  美妆行业研究者鹿小鹿表示,美妆圈内经常戏称“李佳琦是花西子的产品经理”。“甚至李佳琦拥有一票否决权,如果花西子的产品他不喜欢,他可以直接拒绝带货,因为他和花西子不是常见的 ‘主播雇佣关系’。”

  分成模式和产品话语权,让李佳琦对花西子的影响超越了带货主播或流量主的界限:他是花西子最大的广告投放平台、最大的销售渠道、最大的用户沉淀池。

  在产品投产前,李佳琦会深度参与到设计环节,花西子的样品只有得到李佳琦首肯后才能投产。当产品即将上市时,李佳琦便会在直播间内预热,由于参与到产品研发中,李佳琦经常会讲一些产品背后的故事,或者在抖音或微博上发布一些“周边物料”。当产品上线后,李佳琦便会成为最强的力推者,而花西子也会给李佳琦一些特殊的“福利权限”。这使得花西子的粉丝逐渐聚集到李佳琦直播间,最终形成了一种围绕李佳琦展开的“花西子流量循环”。

  2019年4月上线的花西子“花隐星穹雕花口红”是双方最早的合作之一。在口红上线前,李佳琦已经频繁在直播间制造悬念,比如讲述自己探访花西子工厂的体验,或者描述他帮助花西子寻找设计灵感的故事。

  在口红上线后,李佳琦的直播间、抖音、微博几乎成为了花西子的“御用广告牌”,在连续30余天的时间里,你可以在每一次李佳琦直播中见到这款口红的身影。而不定期李佳琦还会在直播间发送一些针对这款口红的优惠券。

  经过一个月的流量发酵,在2019年5月,这款口红成为了天猫爆款,“花西子微雕星穹雕花口红”单月销量突破594.8万元,环比增长165%,在天猫所有口红中,这成为了月度销量增速第一的产品。

  流量倾斜让花西子在2019年火箭般崛起。

  这一年双十一,李佳琦在预售阶段便声称“要施展平生所学为大家展现花西子”。其实从9月开始,李佳琦就已经在为花西子预热了,他经常在微博上直接给花西子引流,或者在直播其他产品时“不小心”提起花西子。

  在一次直播MAC口红时,MAC赠送了化妆包,但这款化妆包略小,难以放下MAC的眉笔。当小助理提出这个问题时,李佳琦对着镜头极为认真地说:“花西子的眉笔大小刚刚好呀。”

  李佳琦不遗余力地引流,让花西子成为了2019年双十一的大赢家,双十一当天花西子GMV达到2.2亿元,直接成为国货美妆第二。来自天猫的数据显示,在双十一前后,李佳琦直播间贡献了花西子总流量的近80%,而超过64%的交易额都源自李佳琦直播间。

  上瘾容易,摆脱难

  “李佳琦花西子公司”成立时,花西子的李佳琦依赖症正处于巅峰。

  2019年双十一后,花西子连续参加李佳琦的直播。而2020年初疫情导致的“主播停播潮”,进一步将流量聚集到了李佳琦处:由于李佳琦在2月5日率先复播,并在复播当天获得1482万播放人次,他迅速成为了2020年开年后的流量中心。

  于是在2020年2月中下旬,花西子呈现出了严重的“流量畸形”,超过80%的销售额完成于天猫平台,而在天猫端超过40%的销售额直接源自李佳琦直播间。

  但这并非花满天心中理想的“李佳琦使用手册”。

  在2019年花西子内部,花满天曾明确提过自己的思路:在重要的节点发布重磅产品时,通过李佳琦迅速获得流量,当出现热度后,花西子通过微博、小红书上的明星投放,进一步让流量发酵,最后通过中小KOL甚至KOC来日常维护热度。

  这种流量玩法的关键节点有三个:打开局面的李佳琦+发酵热度的明星矩阵+日常维护的中小KOL、KOC以及自播。而让花满天试图打通这条流量道路的核心原因,是花西子的产品模式——销量高度集中于散粉、眉笔和口红三款产品之中。

  来自天猫的数据显示,2020年,散粉、眉笔和口红的销售额在花西子总销售额占比超过63%。

  “这三款产品的购买频次都不高,花西子的推新速度又较慢,这意味着花西子存在明显的消费周期。”营销分析专家朱民对比了花西子和完美日记的产品线差异,创立至今花西子SKU数量不足完美日记30%。而高客单价进一步导致花西子的购买频次低于完美日记,目前花西子的客单价已经上涨到150元,而完美日记的客单价分布在50~70元区间内。

  从李佳琦给花西子的带货销量时间分布,能看出花西子销量的“周期性”。在2020年,618、七夕、双十一三个周期,几乎贡献了花西子70%的销量。

  “所以,如何最高效地使用李佳琦流量,是花西子需要精打细算的事情。”朱民研究发现,2020年开始,花西子已经不再持续参加李佳琦直播了,只有在发布新品和关键的消费周期内,花西子的产品才会集中出现在李佳琦直播间里。

  资源开始向李佳琦之外的流量主倾斜。

  在传统渠道,花西子加大投放。在2020年2月选择杜鹃为代言人后,2020年6月周深演唱的新曲《花西子》正式上线。这些投放,确实让花西子得到了流量提振。来自美至科技的统计数据显示,这些“破圈”的投放方案,让花西子在社交媒体上呈现出阶段性热度上升。

  花西子也加速布局更多主播和KOL,仅仅在2019年11月花西子在小红书上的KOL投放量就扩大了一倍。截至2020年底,花西子在B站上合作的UP主超过430位,在小红书合作的KOC将近400位。与此同时,花西子从2020年3月开始坚持“自播”,每天合作的直播主播数,也平均超过50人。

  但这些投放,对花西子销量的作用有限。

  以2021年以来的数据为例,花西子的销售额高峰均出现在李佳琦直播同期,一旦李佳琦直播间内没有出现花西子产品,那么这段时间内花西子的GMV往往不足李佳琦开播时GMV的五分之一。据柯润东的研究显示,目前花西子合作的腰部主播,给花西子营收带来的贡献低于10%,而李佳琦一旦开播,一人便能至少给花西子带来20%左右的营收贡献。

  “花西子不仅流量依赖李佳琦,销售更是依赖李佳琦,这才是花西子最大的软肋。”一位不愿具名的美妆分析人士认为,从2019年来散粉占据了花西子销售额的44%以上,而花西子最大的散粉销售渠道正是李佳琦直播间。

  “这款产品被人熟知,是2019年3月登陆李佳琦直播间后。散粉也是李佳琦推广力度最强的单品,每一次直播大促时,花西子散粉都会成为李佳琦直播间销量最高的单品之一。”这位分析人士表示,目前花西子很难找到一个可以取代李佳琦的销售渠道,花西子所有合作主播全年销售的散粉量,甚至比不上李佳琦双十一期间的散粉销量。

  李佳琦依赖症也在考验花满天的宽容心,他需要允许花西子的产品上出现更重的李佳琦烙印。花西子曾为李佳琦开发过适合他“油性皮”肤质的散粉,也曾根据李佳琦的个人品味改变过包装盒颜色。

  而一个更深层的问题是:花满天和李佳琦对于花西子的畅想并不相同。在最新的采访中,李佳琦依然把“到伦敦和巴黎开花西子旗舰店”视为自己的梦想之一,但发力线下并非是花满天渴望的事情。

  在2018年听到李佳琦“开店”建议后三年,花满天至今只在线下布局了一个店铺:一家名为西子黛茶的奶茶店。在花满天过往二十余年的美妆从业经历中,他一直自诩为“电商玩家”而从来不是“丝芙兰模式”推崇者。

  值得玩味的是,国际市场或将成为花西子“去李佳琦化”的试验田。

  3月1日,花西子登陆亚马逊(日本),同心锁口红曾一度杀入销售榜前三。这是花西子创立以来最大的国际化战略,但此时此刻,一直心心念打造国际大牌的李佳琦却更像局外人。

  除了在国内淘宝直播时怒赞外国友人抢购花西子口红外,口红一哥对这场海外运动帮助不多。毕竟,亚马逊(日本)是一个没有李佳琦直播间的地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4-01 10:35:09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