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司藤》意外走红,会成为“尾鱼宇宙”第一枪吗?

关键词:藤司剧,原著中鱼,作品主,改编,IP

  剧版将原著司藤

  国产剧里终于出现“女王”了。

  女性题材的风潮从去年蔓延至今,剧集中的女性角色也开启了“万花筒模式”。“姐学”的兴起让30+的女性开始被书写,“剩女”等刻板印象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事业型女强人”和“独立女性”。

  尽管如此,这些角色仍然避免不了质疑之声。《三十而已》里的“全职太太”顾佳看似全能,实则始终围绕家庭和夫妻关系打转,《赘婿》里的女主角苏檀儿则是“表面独立”,一旦经营的布行遇到问题,就需要靠赘婿宁毅的帮忙,才能完成逆袭。

  直到司藤出现。作为最近热播剧《司藤》的“同名”女主角,她不仅武力值超强,而且智商全程在线。豆瓣有网友如此评价:她洞悉人性,又有种看破不说破的淡定。

  景甜饰演女主角司藤

  《司藤》改编自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尾鱼的小说《半妖司藤》(2015年出版时更名为《司藤》),讲述的是外星后裔司藤意外被男主角秦放唤醒,随后开始探寻自己身世真相之旅的故事。

  司藤被称作“女王藤”,是因为她满足了一切对于独立女性的想象:能力强,在感情中属于强势一方,无论在任何情境下都能够掌控全局。尾鱼曾评价她是独一无二的妖,因为“学她者生,似她者死”。

  目前《司藤》的豆瓣评分已经来到7.9分。云合数据显示,《司藤》的有效播放占有率连续多日都位列前三。从上映第三天至今,在骨朵全网热度榜单中一直位列榜首,最高热度达到85.69,在《山河令》《你是我的城池营垒》等多部热门剧集同档播出的情况下,成为了剧集市场的一匹“黑马”。

  网友们常用“改编运”一词来形容知名作者,此前Priest就因为《镇魂》和《有匪》影视化不尽如人意,被认为“改编运很差”,直到近期播出的《山河令》才有所好转。

  尾鱼的《怨气撞铃》此前同样遭遇“魔改”,豆瓣评分只有3.4分。因此在《司藤》播出之后,也有不少读者猜测,“尾鱼的改编运终于要好起来了吗?”

  相比各类IP大神,尾鱼的风格更加混合,她被读者调侃为是“悬疑小说里爱情写得最好的,言情小说里悬疑写得最好的”。

  在她的作品中,由于不同故事的主角之间大多具有关系勾连,更有《七根凶简》《龙骨焚箱》等四部情节连贯的系列作品,因此被认为是拥有“独立宇宙”的作者。

  在市面上的作者大神几乎被开发殆尽之后,终于轮到了尾鱼这一类风格更为独特的作者。摆在他们这一类IP系列作者面前的问题是:随着创造宇宙的不断庞大,影视化的难度也越来越高。

  尾鱼能否成为IP改编的新宠?她的世界观又能否延续《司藤》的成功,再次被复刻?

  “女王”司藤和她的小跟班

  《司藤》开播第一天,#司藤造型#就冲上微博热搜。

  有网友称她是“奇迹藤藤”,因为根据统计,女主角平均一集至少有2~3套不同的造型,以各式旗袍为主。该剧的造型指导李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剧中司藤的衣服九成都是自己缝制。

  李萌在微博发布“司藤小姐的衣橱”

  司藤的扮演者、被称为“人间富贵花”的景甜也因此收获了大批赞美。

  司藤刚重生时,就有弹幕发现,即使是穿着酒店的一次性拖鞋,她的脚都保持着微微踮起的状态,时刻展露优雅气质。由于贴合度很高,更有网友评价景甜是“从书里抠出来的司藤”。

  而除了外表之外,司藤的“女王”气质贯穿全剧。“重生”和“古穿今”的人物设定,也让司藤身上的魅力得以最大程度地展示。

  在被反派沈银灯陷害时,她能准确地猜测到对方的意图,避免落入陷阱,还能谋划“反间计”。不仅智商在线,而且武力值也很高,根据原著设定,司藤“善绞杀”,且“战无败绩”。

  此外,在司藤身上还有“反差萌”的一面,比如怕虫子,对孩子很温柔,明明很关心秦放却要维持高冷人设等等,这些设定都让司藤更“有血有肉”。

  《司藤》的高赞豆瓣长评标题写道:2021年了,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女主?

  不是等待男人拯救的“傻白甜”,也不是一路开挂、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爽文女主”,而是赤手空拳地为自己开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真正的“独立女性”。从这个角度来说,司藤提供了受欢迎女性角色的一个范本。

  与之相比,男主角秦放则被戏称为“拿了女主的剧本”。因为他身上有许多之前国产剧女主角的影子,比如“傻白甜”,一旦遇到问题,无法靠自己摆平,必须求助更有能力的另一半。再比如“圣母心”,即使沈银灯设局陷害司藤,十恶不赦,秦放依旧祈求司藤放过她。

  在《司藤》第15集中,秦放被绑架,塞进火车后备箱,在给司藤留记号的过程中,还被发现并暴打。司藤几经辗转,发现了他的所在地,从天而降拯救了他。

  巧合的是,前日刚完结的《赘婿》和最近正在播出的《锦心似玉》中,都有绑架情节,只不过被绑架者分别是苏檀儿和十一娘两位女主。

  秦放扮演者张彬彬发微博称:“虽然她凶我气我误会我,但是不可以赶我走,这么想我一定是拿了虐文女主的剧本。”#司藤秦放男女主拿错剧本#的话题在微博的讨论度达到了3.9万。

  制片人贾士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之所以选中《司藤》,正是看中了原著女强男弱的设定。这个关系在二人初遇时就被点出,司藤在被唤醒后,跟秦放说,“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凡事都要听我的。”

  原著里司藤和秦放的感情线极弱,是较为单纯的主仆关系。在六年前《半妖司藤》更新时,有读者在评论区表示,作为情感洁癖,无法接受男主曾经有一段难以忘怀的感情,而尾鱼则回复他:“你想太多了,就跟司藤会跟秦放谈恋爱似的。”

  而在剧中,二人之间的情感得到了强化。因此有不少微博网友表示,《司藤》就是一部“性别互换”的甜宠剧。

  虽然有意识地强化了二人的感情部分,但恋爱部分的剧情并不拖沓。

  在第11集,司藤意外发现秦放和她的死对头沈银灯私下接触,误会二人有关系,因此愤而赶走秦放。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秦放去而复返,将他假意与沈银灯交好、实则为司藤套取机密一事尽数坦白,误会就此揭开。弹幕纷纷表示,“这要是在别的电视剧里,得误会个两三集。”

  部分微博评价

  这种不同于一般男女CP的“另类甜宠”标签,也是《司藤》能在这个时间节点成为“黑马”的主要原因。

  与《司藤》同期热播的《山河令》,被认为是今年“耽改101”打响的第一枪,不仅热度居高不下,也让龚俊和张哲瀚两位主演迅速蹿红。而同样改编自耽美小说的《皓衣行》已经定档四月,目前已经备案的耽改剧更是超过48部,开始扎堆。

  有人统计了微博超话的CP榜单前100名,其中男男CP多达76对,而男女CP只有13对。在这种情况下,《司藤》凭借着女强男弱的“另类甜宠”CP,杀出了耽改重围。

  不仅如此,《司藤》同样是剧集“分众时代”的标志性产物。随着大众爆款的逐渐缺失,多种类型混合的剧集已经成为市场主流。除了言情以外,《司藤》沿袭原著的悬疑色彩和奇幻背景,给三月份热闹的剧集市场注入了新的变量。

  尾鱼搭上时代顺风车

  “大女主”的名头实际上早已不新鲜了,毒眸也曾在过往的文章中分析过,“从炙手可热到人见人嫌,大女主的繁荣也不过才维持了五年。”

  彼时,毒眸还总结了近五年来知名的大女主作品豆瓣评分,如今看来,豆瓣7.9的《司藤》在其中已然是一览众山小的存在了。

  正走下坡路的大女主剧为何遇到《司藤》就实现了触底反弹?如前文所述,不做“伪大女主”,不依靠男人才能实现逆袭,是它和传统大女主剧套路之间最大的差异,也是惊喜的由来。

  在原著《半妖司藤》的后记中,尾鱼提到司藤是她笔下最爱的女主角,“我毕生都在仰望这样的人,她不依赖任何人,把自己从人生的欲海里救赎出来,微微一笑,是自扬的帆。苍天为庐,瀚海为席,无风亦能招展。”

  事实上,原著作者尾鱼笔下的女主人公,虽然人生际遇和性格色彩各有不同,但独立自强的属性是共通的。

  《怨气撞铃》中的季棠棠从娇气公主成长为风餐露宿的背包客,家门绝学只传女不传男;《西出玉门》中的叶流西是一身匪气的暗黑势力领袖,曾放言:“有那个精力放在男人身上,无不无聊,要是我……就去称王称霸”;《龙骨焚箱》中的孟千姿是从小就在严酷的训练和冷漠的情感之中成长起来的王座,即便到了生死关头也绝无“害怕”这种情绪存在。

  尽管这些书中也有设置感情线,但更多是服务于女主事业的“调剂”,而非传统大女主剧中“对外人大女主,对男主傻白甜”的情况。

  尤其在2020年以来,随着《乘风破浪的姐姐》、《三十而已》等荧幕“姐学”的兴起,展示成熟自主女性形象的作品广受欢迎。根据《2020腾讯视频年度指数报告》,2020年腾讯视频用户男性和女性最爱的10部剧中,女性剧集占比相较于2019年而言均大幅上升。

  《司藤》的上线正好搭上了“姐学”兴起的东风,而尾鱼的作品在女性角色的塑造上基本都符合这个趋势,可谓是踩在了剧集观众审美的点子上。

  而另一大东风,也是尾鱼小说另一重引人入胜的特质——悬疑。古代文学评论中常用“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一句来形容悬疑作品中暗线的安置,看似若有若无,但实际上贯穿始终,让观者为作者驾驭结构的能力而赞叹。

  这也是尾鱼尤其擅长的悬疑表现方式,譬如《龙骨焚箱》当中,表面上的行事动机是山鬼寻找解救水鬼的方式,但暗线是其中一个角色关乎史前的梦境。

  当梦境中的表象被一一解读,读者才发现原来各族人的命运都是源于前人的一场共谋。也正是这一场密谋,将《怨气撞铃》、《七根凶简》和《三线轮回》中的角色来历串联在了一起,形成“尾鱼宇宙”的最终结局。

  许多读者更是直呼,“看完《龙骨》才知道,前面几本书有一些云遮雾绕、解释不通的地方,原来是隐藏到结局才揭晓的伏笔。”

  而细数近段时间以来大火的影视剧,尽管题材类型不同,但都加入了悬疑元素以增强可看性,“悬疑+”成为了剧集创作的新风潮。

  如耽改武侠题材的《山河令》,从明面上的江湖纷争逐渐演化到庙堂暗斗;国安主旋律题材的《暴风眼》在集团内部猜间谍,一如在《人民的名义》中猜贪污犯;玄幻题材的《斗罗大陆》在改编后也在开头加入了关于人面魔蛛的梦境,以增强悬念。

  在2020年,爱奇艺迷雾剧场、优酷悬疑剧场等悬疑剧场厂牌的推出,无疑将悬疑这个品类推向了高峰。相对于纯粹的“破案式”悬疑作品而言,“悬疑+”的形式显然面向的受众更广,具有更大的开拓空间。

  优酷剧集中心制片人张元欢曾在关于“悬疑+”的研讨会上表示,“悬疑是一个特别大的品类,未来悬疑剧会越来越细化,在叙事、人设、话题等很多方面都值得去进一步探索和创新。”

  综合当下剧集市场的审美来看,尾鱼的作品可算作“生得逢时”。但IP的影视化改编同时还面临着许多掣肘,想要将接下来每一部都如《司藤》一般,尽可能将原著小说中的魅力呈现出来,并非易事。

  IP系列,改编之路漫漫

  “生得逢时”的尾鱼还拥有一个筹码,那便是“自造宇宙”的能力。

  从IP影视化的角度来看,开发国产IP宇宙已经成为行业共同追求的目标。因为只有对某个IP进行系列化的开发,才能提高IP价值的天花板,延长生命周期。

  因此,像尾鱼这样各本书之间共用世界观与种族设定,主角之间可以互相联动的“独立宇宙”作者,其作品的IP价值也会更高,成为影视人们追求的“香饽饽”。

  但这些成系列的IP作品,由于体量庞大,其影视化的难度也比一般作品要大。

  版权是首要原因。

  由于系列小说的写作时间跨度过长,再加上版权金额的限制,同系列作品的影视化版权几乎都会被拆分售出,不仅联动的可能微乎其微,更消解了一部分系列IP的魅力。

  以南派三叔的作品为例,目前已经影视化的共有六部网剧和一部电影,出品方包含欢瑞世纪、慈文传媒、企鹅影视等不同公司。

  因此,在“盗笔宇宙”中,无论是演员配置还是剧情都并不连贯,联动也很少,大大削弱了原著的魅力。光主要角色“张起灵”的扮演者就有杨洋、井柏然、肖宇梁等五位演员,看起来不像是系列IP,倒更像是“平行宇宙”。

  井柏然、肖宇梁、杨洋版张起灵

  除了影视主创,一以贯之的版权对内容影响其实也非常大。

  著有“天定风华”系列的天下归元曾向毒眸表示,她在写系列作品时,就希望它们能够在荧屏上被串联起来,形成大的世界观。“特别希望有谁能够大手笔地把所有的都收了,因为一旦做成系列,它带来的效应肯定是成倍增长的,会形成联动反应。”但她也提到,“并没有谁能一口气把它们签下来”。

  目前国内剧集市场上,为数不多的解决了版权问题的热门IP是《鬼吹灯》系列。在《怒晴湘西》播出后,腾讯视频就表示,他们将把《鬼吹灯》的五部系列作品进行连拍,主创团队是由费振翔导演及师父管虎、梁静带队的7印象团队,主要演员阵容无例外也不再发生变动。

  而即使版权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影视化的过程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如前文所述,全新的世界观意味着题材大部分远离现实主义,架空的设定和天马行空的想象才是新宇宙的魅力所在。但类似题材在影视化的过程中本身就有难度。

  2018年播出的《镇魂》,就将原作中“先秦典籍山海经”的背景设定改为“地星”和“海星”两个星球。由于改动过大,影响了原作的逻辑线,编剧也因此被指责。更有网友调侃道,这是“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拥有史诗般完整世界观的《九州》系列,则由于架构过于庞大,在影视化时难以还原全貌,从而大都出现“烂尾”情况。目前已经播出的四部改编剧豆瓣评分均未超过7分。

  《九州》系列电视剧豆瓣评分

  而对IP系列来说,改编的最大难点还是在于维持主题和风格的连贯性。

  从这点来说,网文天然有其缺陷。为了给读者更大的刺激,制造连载的悬念,网络文学剧情的发展常常是片段式的,逻辑性不强。

  而这个问题在系列作品中更加显著,由于时间跨度太长,前后剧情难免会产生割裂感,甚至可能无法自圆其说,这也为影视化增加了难度。

  知乎一则“《盗墓笔记》中有哪些坑没有被填上?”的问题下面,就有答主总结了包括“它是谁”“齐羽”“终极”等在内的多达33个未解之谜。

  在《鬼吹灯》系列的导演费振翔看来,逻辑性问题也是自己在改编中遇到最难的问题。为了更适合影视剧的节奏,《龙岭迷窟》将主要角色Shirley杨和陈瞎子出场顺序提前,并充分利用了每一个配角,比如在剧中设局想蒙骗胡八一等人的李春来,在原著中仅出现了几章。

  而不同的主创团队和对IP本身的理解,也可能影响最终的产出。

  “盗墓宇宙”的影视化作品中,豆瓣评分最高的是8.5分的《终极笔记》,编剧田良良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及,该剧的主创团队基本都是“原著粉”,因此在改编时会尽量还原原著。

  去年播出的《重启之极海听雷》就因为加入了原著并不存在的“白昊天”“哑女”等新角色,并增加了许多围绕新角色的感情戏份,从而引起不小的争议。最终豆瓣评分只有7.3分。

  《终极笔记》新月饭店

  而上述困境,在尾鱼的作品里都可以一一对应。在她目前已经确定影视化的作品中,《怨气撞铃》版权归属于灵河文化,《司藤》的出品方是优酷和悦凯影视,而即将开拍的《西出玉门》则由腾讯收入囊中。目前看来,想要做到完全联动似乎不太现实。

  背景设定的调整也仍然是原著粉最担心的部分。

  在今年1月《西出玉门》备案的消息传开时,就有不少读者担心遭到“魔改”。认为“根本拍不出来”。因为在原作中,不仅出现了“水眼”(一种水做的妖怪,雌雄可以共享视野)等几十种妖怪,而且还涉及到对真实历史的改动。

  而由《怨气撞铃》改编的《示铃录》之所以恶评如潮,除了饱受诟病的选角之外,剧情不连贯同样是一大槽点。

  有原著粉在豆瓣发长评吐槽,认为原著的第一个故事《食骨》在剧中的呈现过于仓促,“很多要说的、重要的线索都一笔带过,随便交代完,居然两集就拍完了。后面却在原著没有或者无关紧要的剧情上打转。”

  无论是主要角色的草率亮相,还是肆意添加的无关剧情,其原因都在于主创团队对原著的理解不够深入,也没有足够的尊重。

  《示铃录》 图源微博

  不过,《司藤》的出现,或许给原著粉们打了一针强心剂。

  剧版将原著司藤“妖”的身份更改为“苅族”,设定成外星的生命基因和地球上的植物融合产生的基因变异体。

  剧集KOL、尾鱼的忠实读者荷兰豆告诉毒眸,她觉得这个改编虽不出彩,但也不伤筋动骨。“除了最开始提到了外星人,后面的剧情几乎不涉及该设定,还是按照原著主线在推进,而且人物的核心人设一旦立住之后,整体观感就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此外,《司藤》也有为了增强悬疑感和剧集连贯性,而增加的原创剧情,比如将原著中的NPC角色白金,塑造成有隐藏秘密的关键人物之一;秦放的好友单志刚因为同样拥有“藤杀”的技能,身份也扑朔迷离。

  由于并未影响原著的剧情主线,这些新添加的悬疑点不仅没有喧宾夺主,反而提升了原著粉的观看体验,避免原著粉因提前知晓剧情而丧失可看性。

  二人身份引发网友猜测

  虽然IP系列化改编的难题仍然存在,但随着网剧生态的逐渐完善,我们已经在《司藤》《终极笔记》《鬼吹灯》系列等热度与口碑双收的剧集身上,看到了不同方向上的进步。

  而这种探索还将继续。正如天下归元所言,“像漫威宇宙、《指环王》系列之类的作品,已经提供了成功的模式,如果能有网络文学的作者塑造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并成功被开发,对产业会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举报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3-24 08:40:1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