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风口上的思维教育是不是在收智商税?

关键词:思维,数理,教育,火花,家长,小孩,课程,孩子课,启蒙

2021年火花思维依旧会将数理思维课作为拳头产品

  原标题:风口上的思维教育是不是在收智商税?

  来源:深燃 

  唐亚华

  在线数理思维赛道成了素质教育的新风向。

  网友调侃:“所有家长在孩子8岁前都认为自家孩子是个好苗子。”在“好苗子”的发展过程中,任何一个可能有助于幼苗成长的因素,家长都不愿意错过。低龄段素质教育、三年级以后学科教育,是大多数家长的选择。

  但就是有这么一个科目,宣称具备了素质教育的启蒙作用,还将未来应试教育最重要的科目之一的数学前置,家长很难不心动。盯上家长焦虑的机构,借着数理思维教育这门生意走上了风口。

  在这个看似很小的赛道里,有成立4年融资9轮、已经在上市边缘的明星创业公司火花思维,有不甘落后的豌豆思维、猿辅导旗下的斑马思维,还有不仅推出了瓜瓜龙思维,还收购了你拍一的字节跳动。从创业公司到巨头,一场数理思维抢滩争夺战已经打到了明面上。

  数理思维指的是用数学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思维活动形式,包括观察、比较、猜想、实验、分析、抽象、概括、演绎等,实际上对于低幼的孩子来说也就是认识二维形状、认识颜色、理解空间里的上下左右、对物体进行点数、不同物体的分类归类,其本质就是提前学数学。

  不少人疑惑,3-6岁还在幼儿园阶段的小孩,就能开始学数学思维了吗?即使是学,真的能做到孩子的数理思维启蒙吗?往远了看,做了数理思维启蒙,将来孩子的数学就能学好吗?我们今天从科学和商业角度,来看看数理思维教育有没有用,以及思维教育这门生意到底怎么样。

  数理思维学得早,孩子数学不一定好

  从朝阳区搬到海淀区后,北京家长静怡不由得焦虑起来了,因为还在上幼儿园小班的女儿同班同学几乎每个人都上一门思维课,还不是动画片类型的AI课,“都是正儿八经线下或线上真人老师教的那种。”

  “我本来主张小学之前不给孩子上任何学科类课程,尽量多做素质教育,但这边家长的学科教育开始得非常早,一再强调数学一定要领先。”没办法,静怡压缩掉了孩子的一些纯玩课程,也开始上“你拍一”的思维课。

  另一位北京家长小雨则是在给孩子尝试各类课程的过程中,发现小孩特别喜欢火花思维的课程,从2019年一直上到现在。“我家娃一周四节思维课,课程设计真有吸引力,我说少上一点踢踢足球,我娃都不同意。火花思维除了师生沟通跟进有待加强、APP不太好用之外,其他都很好。”

  小雨告诉深燃,“火花思维是真人在线小班课,一般是一对四,课程内容趣味性比较强,比如‘小马如何才能通过这条河,请小朋友做路线规划’,是思维的启蒙,不是严格的数学。每个小孩都能被Cue到,也需要在iPad端操作,老师也能看到。还有其他小朋友一起上课,不会太无聊。”

  在线课之后,家长需要给小孩录一段“小老师视频”作为作业,小雨认为这个环节设置很好,“让小孩输出自己的解题思路,家长和老师就能知道小朋友学会了没,问题在哪里,整个学习过程是一个完整的闭环。”

  不过小雨也承认,学了几年,效果不太好判断,毕竟也没有考试。她的想法是,孩子喜欢就好了,每天玩也是玩,顺便学点东西也挺好,画画、英语、思维都行。

  “既然没什么效果,为什么要浪费这个时间和钱去学?”这也是不少家长的意见。甚至在投诉平台上,也有家长对数理思维课程产生了质疑:“小朋友中班的时候,测评显示适合大班的S3课程,升到大班时发现在跟一年级的学生一起上课,中间我们多次对课程难度产生质疑,但(公司)一直未做调整,让小朋友产生了畏难情绪。”而另一位上AI思维课的用户指出:“由于小朋友跟不上,每次要看很多遍,导致视力下降。”

来源/ Pexels来源/ Pexels

  2-8岁就进行数理思维启蒙,到底有没有效果?被称为奥数“新马甲”的数理思维课,真的能让孩子将来学好数学吗?

  中华教育改进社副理事长蒋永红对深燃说:“数理思维启蒙和能不能学好数学,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他指出,启蒙的原理是,比如一个小孩喜欢经常画画或看颜色,刺激大脑发育,大脑分辨色彩的能力就越来越强;数理思维也是一样,小孩做一些算术或者记忆数字,这种抽象的东西刺激大脑,大脑可能更适合识别这些抽象的符号,但是它还没有形成一种思维。从两岁开始做数理思维启蒙,往往形成的并不是数理思维,可能只是刺激大脑发育。

  “幼儿阶段的小孩,大脑还没有发育完全,刺激大脑发育的途径包括运动、呼吸系统、循环系统、语言启蒙,没有办法保证某一个单向刺激会取得什么效果。类比到植物,小孩的大脑还只是个胚芽,在某一方面给了一点刺激,只是有了可能会朝这方面发展的一点土壤,但最后会不会朝这个方向发展,还很不确定。”蒋永红表示。

  而数学是一种高度抽象的知识,在三年级之前,小孩的大脑发育远不能承担逻辑思维这么庞大的东西,所以提早进行数理方面的培训意义不是非常大。

  甚至,强刺激的学科教育还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蒋永红指出,如果硬要在这个阶段让小孩学会这些知识,可能会变成强刺激,挤压小孩活动、说话、玩的时间,对小孩的情绪、心理等可能产生负面影响。“小孩身体还没发育好就想培养思维能力,相当于用庞大的软件在一个配置很低的手机上运行,手机除了发热崩溃之外,没有什么结果。这个阶段的小孩应该跑着玩,让他的肢体协调、循环系统正常,身体健康大脑才能更好地发育。”

  事实上,教育部已经明令禁止了在幼儿园进行学科教学,也就是提前进行学科教育的科学性已被官方否认了。

  那为什么市面上的数理思维课程这么受追捧?

  在春风时雨创始人兼CEO、在线教育专家王思锋看来,越早期的家长越盲目,他们对孩子的培养计划、消费习惯没有完全养成,这种时候花钱相对更容易。另外,还有一个“剧场效应”,家长会担心孩子占到了劣势的位置。

  家长青睐数理思维,也是学科教育焦虑前置的表现。一些机构迎合家长的焦虑,找一些噱头,说孩子从小进行思维启蒙,能变得更聪明,为将来学好数学打好基础。他们不是严格的学科教育,但是为了照顾效果,前置一部分学科内容,另外增加趣味性,不影响小孩正常发育,正好打了学科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擦边球。

  事实上,蒋永红也提到,知识性的东西,提前学和别人没学,成绩肯定是不一样,但这只是时间差而不是最终的结果。

  他举例,有一种评价方式叫增值评价,会有前测和后测,比如两个小孩,一个在幼儿园阶段学了数学,另一个没有学,上小学前测试,学过的成绩肯定会好一些,但到期末再测一次,发现成绩差不多,一定程度上这是一种自我欺骗,唯一的好处可能是小孩有点自信心。

  “有的家长期望通过时间差卡到高考结束。但教育是一件漫长的事情,过程中的变数太多了,幼儿阶段的启蒙几乎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反而小孩的身体、大脑的健康发育才能真正起作用。”

  什么样的启蒙方式是真的有效的?蒋永红也给出了答案,人的器官越用越好,假如小孩对一个东西特别感兴趣,主动去玩和探索,这个时候会对大脑产生强刺激,发育出相关的大脑神经元来支撑它的进一步探索。

  “像20分钟的外教一对一英语课,能产生作用的往往不是这20分钟,而是之后家长和小孩保持对话沟通交流,小孩学会了,家长表扬他,小孩更开心,经常去说英语。想发生效果,需要小孩主动去做这些事情,而不是做被动的信息接受者。”蒋永红说。

  头部企业4年融资9轮,数理思维跑步入场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少儿思维培训赛道融资额达到27.3亿元,行业内已获得融资的企业达18家。行业内数理思维最受追捧的企业,要数火花思维了。

  最新的融资消息在2021年1月21日,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称,火花思维正在寻求赴美IPO,计划最多募资5亿美元,且已经找到瑞士信贷和高盛集团为IPO承销商。

  刚过去的2020年,4月,火花思维收获来自快手的3000万美元D+轮投资,8月,完成E1轮1.5亿美元融资,10月,又宣布完成E2轮1亿美元融资。

  而行业内另一大玩家豌豆思维也在跟火花思维“对垒”。2019年豌豆思维完成来自新东方、创新工场等的数亿元B轮融资,2020年9月,豌豆思维又宣布完成来自软银等的1.8亿美元C轮融资。

  行业内,最早的数理思维课程是精锐教育创办的至慧学堂,但最知名的是好未来在2009年推出的摩比思维馆,以线下班课为主,但因为非刚需,这一业务一直不温不火。

  到了2017年,火花思维作为这一领域的先行者之一,开始探索在线模式的数理思维教育。创始人罗剑曾任赶集网CTO,在赶集网和58同城合并后离开,并于2016年7月创办儿童玩具租赁平台“玩多多”。项目反响一般,随后他又探索起了思维教育。

  火花思维吸纳了摩比思维的资深教研负责人闵锐,由他来担任火花思维的教研副总裁,加上互联网背景出身的赶集网班底,这个技术和内容兼备的组合出道了。

  直接给数理思维教育加了“一脚油”的则是2018年7月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监管层明确要求幼儿园“去小学化”。但家长对“幼升小”的需求仍然在,因为逻辑思维是很多小学招生中的考察关键。

来源/ Unsplash来源/ Unsplash

  再加上近年来国家要求奥数班停办,明确任何竞赛奖项均不能作为基础教育阶段招生入学加分依据,坚持素质教育是大的风向标。数理思维可以说是学科教育遇上素质教育的产物。

  火花思维最早采用在线小班直播的模式,开创了“情节动画+互动游戏”的先河。公司对外宣称,2019年3月,在读正式学员已超过2万名,学员续费率接近85%,2018年7月至2019年3月9个月时间营收破1亿元。到2020年底,火花思维宣布累计超过30万在读学生,员工近8000人,转介绍率达到85%,2020年确认营收达15亿元。豌豆思维也不甘落后,两家呈你追我赶之势。

  战火甚至弥漫到了两家公司创始人头上。2020年3月31日,先是豌豆思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大川在朋友圈宣布“最新单月营收突破8000万元”,一天后,火花思维创始人兼CEO罗剑在朋友圈宣布其最新单月营收突破1.5亿元,后于大川又在公开场合表示,3月实际月收入超过9000万元,且这9000万营收中现金流为正4300万,现金储备和预收学费比值超过1:1,有全额兑付能力。

  2020年11月,豌豆思维自称学员数量达到25万,单月营收破2.2亿、首单UE(单位经济模型)为正、现金流持续正向,2021年1月,火花思维又宣称其付费学员数量已增长至35万。

  这两家之外,猿辅导旗下的斑马AI课近年来大量广告营销,也在抢占市场,曾对外公布2020年3月单月整体营收达3亿元。

  另外,高调进军教育领域的字节跳动在这一领域的品牌是“瓜瓜龙思维”,2020年8月,字节跳动官宣完成对数学启蒙教育品牌“你拍一”的收购。此前专攻K12一对一的掌门教育也推出了数理思维课程。素质教育赛道玩家贝尔科教于2020年4月宣布推出鲸幂数学思维,入局数理思维赛道。

  从产品角度,不少用户的反馈是,火花思维的趣味性更强,而豌豆思维的知识点更密集,斑马AI课更适合孩子用碎片化的时间益智。

  有业内人士指出,数理思维兼具学科及素质的属性使得其产品的延展性更好,较之一般素质教育产品的刚需性更强,未来市场空间的天花板更高,有望塑造继少儿英语后的又一条千亿级赛道。

  陷入瓶颈,下一个增长点是什么?

  火花思维团队是原来赶集网的班底,又挖了学而思摩比思维的团队,创始人罗剑有过创业的经历,经过一些风浪,这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团队,整体战斗力非常强。

  豌豆思维创始人张洁是互联网产品出身,联合创始人于大川是销售出身,风格偏传统,团队比火花思维的组合差一些,不过他们抓住趋势从线下转往了线上,速度和效率都很可观。

  从业者张宁告诉深燃,目前火花思维和豌豆思维都在调模型,他们在尝试小班课里面逐步去掉班主任这个角色,让老师去做获客,去做客户的维护。压成本调模型,说明现在还没达到一个稳定的模型。

  数理思维行业发展火爆,但是疲态也开始显现。因为只是2-8岁的数理思维课程,相比K12教育的12年长生命周期乘以3个以上科目,数理思维的想象空间大打折扣。所以各企业目前在做的都是扩科。

  此前,罗剑还称火花思维不做英语学科,但他们在2019年推出了大语文课程,2020年8月又推出了小火花AI课的英语产品。新的一年,罗剑表示:“2021年火花思维依旧会将数理思维课作为拳头产品,同时也会加大对语文课和英语课的课程开发投入,为孩子提供更多有趣有效的课程。”

  不同于火花思维的内部孵化,豌豆思维扩科的首战,是在2020年10月收购在线英语小班品牌魔力耳朵。其创始人张洁在当时的全员信中透露,豌豆思维将在数学学习的基础上,实现让用户在这里学英语、学语文等更多学科的梦想,成为孩子一站式在线学习的平台。

  科目限制之外,数理思维行业面临的第二大问题是用户增长瓶颈。

  王思锋解释:“目前行业内主要企业的用户客单价在6000元左右,基本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学员主要是3-6岁儿童,这个阶段的用户群本来就没那么大,认可这个课程价值的家长更少,市场天花板偏低,而且,相比AI课和大班课,真人在线小班课价格也不低,基本上是高端家长的需求。”

来源/ Pexels来源/ Pexels

  早期火花思维、豌豆思维等企业的主要获客方式是口碑获客,转介绍是主要的途径,但近年来,他们的广告也在车站、电梯、网络、电视上蔓延。这意味着企业们开始提速做增量了。

  突破用户增长途径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扩展下沉市场。比如用AI课来降低成本,将目前的小班课价格降下来,以高性价的课程打入下沉市场。

  但即使是扩科、发展下沉市场,发展成全科全用户群的启蒙产品线,依然不能高枕无忧。因为下一步,竞争会更加激烈。

  “扩科以后,数理思维赛道其实和少儿英语赛道没什么区别了,只不过是从不同路径发展过来,除了思维领域的企业,他们和原本启蒙赛道上的企业竞争的是同一波用户。另外,下一步,新的企业入局,新的产品形态出现也都有可能。这又是一个红海市场,大家最终拼的还是产品力和组织能力。”王思锋说。

  不过,在王思锋看来,头部企业的未来是明朗的,独立发展或被巨头并购,都会有不错的回报。目前来看,猿辅导投资了火花思维,新东方投资了豌豆思维,现在已经有了站队的趋势,将来即使模式受阻,并到K12巨头里,也是划算的生意,相当于巨头在前置年龄段上拿了一个流量入口。

  但是,既然数理思维启蒙对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培养不一定有效,孩子未来的数学成绩不一定好,那这一行业存在的根基还在吗?

  “未来,低龄段数理启蒙在用户心目中会是什么地位,能不能支撑起来一个家庭对于这个事情的期望与投入,这是根本问题。”王思锋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静怡、小雨、张宁为化名。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发布日期:2021-03-12 00:47:57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