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红楼梦第九回主要内容是什么?这回该如何解析?

关键词:宝玉说,秦钟,金荣烟茗,李贵香,赶快怜

宝玉就和秦钟说

  《红楼梦》第九回 梗概:

  第九回宝玉和秦钟到贾家学堂读书,就是曲演曹家被雍正迫害,书中说宝玉和秦钟都十二岁,秦钟到贾家学堂读书时,他父亲秦业给先生送了二十四两银子,“十二岁”和“二十四两”就是暗指曹家在雍正五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抄。因此学堂表面上是在说读书的事,实际上是在曲演曹家被害的经过。当时有些学生嫉妒秦钟和宝玉及薛蟠的关系,这实际上是在影射当年曹家和皇帝康熙的关系被人嫉妒。宝玉代表曹家,薛蟠代表皇上,因为薛蟠是皇商,在商业界最大,而“皇商”的谐音也可读为“皇上”。

  秦钟可读为“情种”,秦钟夹在宝玉和薛蟠中间,就是暗指曹家和皇帝(康熙)有情。但薛蟠反复无常,就是暗指后来的皇帝换了雍正,这是在暗指雍正是个反复无常的皇帝。后来秦钟到外面和香怜在一起被金荣“抓住”,就是暗指曹家和太子结娃娃亲而偷抱了郡主。此时的香怜影射曹家,秦钟是东府的人,正好影射东宫太子,而金荣出现在秦钟和香怜之间,就是暗指曹家和废太子家结金玉良缘。但秦钟和香怜被金荣诽谤,就是暗指曹家被妒臣和贪官诽谤。

  后来贾蔷挑拨茗烟打金荣,就是暗指贪官和不良的亲属在雍正面前陷害曹家。这时茗烟是影射曹家的小人雍正,而金荣此时变身,反而在影射曹家。起初金荣诽谤秦钟和香怜是指贪官妒臣诽谤曹家,但后来金荣骂秦钟和香怜是指桑骂槐,骂的是雍正私通李金桂。后来金荣被打,还要向宝玉和秦钟认错,就是指曹家被抄后还要承认罪名。

  《红楼梦》第九回 梗概:

  第九回宝玉和秦钟到贾家学堂读书,就是曲演曹家被雍正迫害,书中说宝玉和秦钟都十二岁,秦钟到贾家学堂读书时,他父亲秦业给先生送了二十四两银子,“十二岁”和“二十四两”就是暗指曹家在雍正五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抄。因此学堂表面上是在说读书的事,实际上是在曲演曹家被害的经过。当时有些学生嫉妒秦钟和宝玉及薛蟠的关系,这实际上是在影射当年曹家和皇帝康熙的关系被人嫉妒。宝玉代表曹家,薛蟠代表皇上,因为薛蟠是皇商,在商业界最大,而“皇商”的谐音也可读为“皇上”。

  秦钟可读为“情种”,秦钟夹在宝玉和薛蟠中间,就是暗指曹家和皇帝(康熙)有情。但薛蟠反复无常,就是暗指后来的皇帝换了雍正,这是在暗指雍正是个反复无常的皇帝。后来秦钟到外面和香怜在一起被金荣“抓住”,就是暗指曹家和太子结娃娃亲而偷抱了郡主。此时的香怜影射曹家,秦钟是东府的人,正好影射东宫太子,而金荣出现在秦钟和香怜之间,就是暗指曹家和废太子家结金玉良缘。但秦钟和香怜被金荣诽谤,就是暗指曹家被妒臣和贪官诽谤。

  后来贾蔷挑拨茗烟打金荣,就是暗指贪官和不良的亲属在雍正面前陷害曹家。这时茗烟是影射曹家的小人雍正,而金荣此时变身,反而在影射曹家。起初金荣诽谤秦钟和香怜是指贪官妒臣诽谤曹家,但后来金荣骂秦钟和香怜是指桑骂槐,骂的是雍正私通李金桂。后来金荣被打,还要向宝玉和秦钟认错,就是指曹家被抄后还要承认罪名。

image.png

  红楼梦第九回解读

  一、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第八回写到贾宝玉和秦钟约好了一起上学。

  1、袭人嘱咐宝玉

  在贾宝玉上学的这一天,袭人一再的嘱咐他,你念书的时候想着书, 不念书的时候想着家, 不要和他们玩闹,功课少点不要紧,身体要保重。学堂里冷,你要想着添换大毛衣服,你要提醒那些懒贼给你添脚炉手炉里面的炭。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这是袭人的判词,袭人温柔和顺、顾全大局,说袭人似桂如兰,说明她虽然长的不很漂亮,但是心灵美、是个好姑娘,谁娶她谁有福,可惜宝玉无缘。袭人是爱宝玉的,像母亲又像姐姐那样无微不至。“功课少点不要紧,身体要保重”,这多么像母亲?功课再重要,也不能把我宝累坏了。学堂里冷,记得添换厚衣服和利用好手炉。还有一句,别在那玩疯了,把家扔在脖子后头了,袭人服侍宝玉是心情舒畅、心甘情愿地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人都说宝玉依恋袭人,袭人又何尝不依恋宝玉?一听母亲和哥哥要赎她回家马上就哭了。

  2、宝玉拜辞父亲

  贾政正在书房里面和清客们闲谈,一看贾宝玉进来请安,说要上学去,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冷笑说,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玩你的去是正理,别站脏了我的地,靠脏了我的们。清客们就赶快劝,说“世兄这一去,三二年就显身成名了,也快到吃饭的时候了,赶快走吧。”几个年老的就把贾宝玉携了出去了。

  贾政又问,跟着宝玉的是谁?那边答应了两声,进来了三四个大汉,打千儿请安。贾政一看,带头的那个叫李贵,是宝玉奶妈的儿子。就问他,你们成日家跟着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语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我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个不长进的算账。

  吓得李贵就双膝跪下,摘了帽子,碰头有声,赶快说是是是,又汇报,哥儿已经念到第三本诗经,什么“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小的不敢撒谎。他一说这个话,满座哄然大笑。为什么呢?因为诗经里面的话是“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李贵弄不懂,就记成了“呦呦鹿鸣,荷叶浮萍”,这些清客都是有学问的,就哄然大笑了,贾政撑不住也笑了,就说哪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偷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了: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

  在这段里,贾政的话有三种,气话,一听宝玉要去学堂念书,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少不得感情丰沛地“突突突”扫射一番;问话,世间有一种父亲叫“爱之深责之切”,他们刀子嘴豆腐心,嘴上骂得凶,心里是爱着自己的孩子的。贾政三言两语把儿子骂跑了,到底不放心,就把李贵叫来问话;发话,一听李贵说读到第三本诗经了,贾政马上发下话来: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

  《四书》是什么?是当时科举考试的指定内容,贾政之所以对宝玉这样严厉,是希望他学有所成考中进士,振兴家业、光宗耀祖。因为贾府从第一代荣国公到第二代荣国公,再到第三代贾赦继承了荣国公的一等将军,贾政就已经不能继承了,他的官是皇帝送的。到第四代宝玉时,皇帝连送官都不可能了,必须要科举出身,要科举出身就必须要把四书五经背熟。而宝玉最讨厌这一套,虽然当面时畏惧贾政淫威,但是私下里仍然我行我素。所以贾政一有机会就要敲打敲打他。

  3、宝玉告辞林黛玉

  贾宝玉告别了父亲到贾母这边,拜辞了贾母,他忽然想起来,我还得告辞我林妹妹,就跑到黛玉的房中来告辞。林黛玉正在窗下对镜梳妆,听说贾宝玉要上学去,就说,好,这一去,可定要蟾宫折桂了,我不能送你了。贾宝玉说,好妹妹,等我下了学再吃饭,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唠叨了半天,才要出去,黛玉赶快又问,你怎么不去辞辞你的宝姐姐呢?贾宝玉笑而不答。

  “笑而不答”有两个可能的意思:我不想去辞她,只想辞你,对我来说你很重要的;我想去辞她,但是怕你不高兴,我只在乎你。无论哪个意思,都不便说出口,所以宝玉笑而不答。

  二、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贾家的义学离贾府不远,是由他们的始祖建立的,怕族中子弟有贫寒的,不能请师,就到这儿来学习,有钱的人给钱,没钱的免费还有一些补助,选一个年高有德的人掌握这个私塾,现在宝玉、秦钟来了,就在这里读起书来了,一晃已经读了一个多月了。宝玉有时候把秦钟留在荣国府,两个人感情越来越好。秦钟见他得叫宝叔,宝玉就和秦钟说,咱两个是一样的年纪,又是同窗同学,以后你不要叫我叔叔了,咱两个算朋友,算兄弟了。从此二人便以兄弟相称。

  而这个学里面本来是本族的人和一些亲戚的子弟。因为薛蟠在这里上学,有的孩子贪图薛蟠的金银吃穿便成了他的同性恋伙伴,其中有两个小学生,长的特别的风流妩媚,学里面就给他们两个起了外号,一个叫香怜,一个叫玉爱。但是这帮小学生,因为怕薛蟠,就不敢来沾惹这两个可爱的小男孩。

  现在那帮人看到宝玉和秦钟来了,两个人都长得像花朵一样,而秦钟还特别地腼腆,特别温柔,很像个小女儿。而贾宝玉天生的能够做小服低,能够体贴,话语缠绵,两个人非常亲密,就起了疑心,开始造谣,你言我语,这些谣言就布满了书房内外了。

  而宝玉和秦钟呢,见了香怜、玉爱,也很喜欢这两个人。他们两个人也留情宝玉和秦钟,但是因为惧怕薛蟠,不敢有什么动作,四个人坐在四个地方,却“八目勾留”,就互相你看我我看你,“或设言托意,或者是咏桑寓柳”,就是借读诗表达,我是很喜欢你的。这种四个小男孩之间的似乎是搞同性恋的迹象就被几个滑贼看出来了,他们就在背后挤眉弄眼。

  山雨欲来风满楼

  可巧这一天贾代儒有事提前回家了,由助教贾瑞盯班。

  因为现在薛蟠不大来了,秦钟就趁机和香怜挤眉弄眼、递暗号,两个人假装出去上厕所,出来说体己话,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秦钟刚刚问了香怜一句,你家里的大人管你交朋友不管?还没说完,后面就有人咳嗽了一声,两个人吓了一跳,一看,他们的一个同窗叫金荣的在那里假装咳嗽,香怜就说你咳嗽什么,难道不许我们两个人说话?金荣就说,许你们说话,难道不许我咳嗽?你们两个干的什么事,我拿住了,先叫我抽个头儿。接着金荣就说了一番很污秽的话,把秦钟和香怜气的回去就向贾瑞告状,说金荣无故欺负他们两个。

  而贾瑞是什么人呢?假公济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喝酒,因为图些银钱酒肉,薛蟠怎么横行霸道他也不管,反而助纣为虐地讨好。现在薛蟠不来了,贾瑞就没法再去要点酒肉要点金钱了。他不怨薛蟠,他只怨香怜、玉爱不在薛蟠跟前提携他,所以这一告状,贾瑞心里正不高兴呢,他不好去训秦钟,因为秦钟是贾蓉的小舅子,那是有面子的人,他就拿着香怜说你多事,说了他几句,香怜讨了没趣,秦钟也很不高兴回到座位上去。这个金荣就越发得意,就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他在那里乱说,气坏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呢?宁国府的正枝玄孙贾蔷,他从小跟着贾珍过活,长了十六岁,比贾蓉还风流俊俏。后来宁国府的人就造了很多谣,贾珍只好给了他房屋,叫他搬出去过了。

  贾蔷和贾蓉最好,现在看有人欺负秦钟,他就得打抱不平,但是他又一想,这个金荣是和薛大叔相好,而我也和薛大叔相好,我如果一出头,他们告诉了老薛,这不就伤了我们的和气了?我得想办法,既把这个事替秦钟出了气,我又伤不了脸面。

  他就假装出去上厕所,跑到外面悄悄地把宝玉的书童茗烟叫了来,如此这般挑拨了他几句,茗烟是个什么人?茗烟是宝玉跟前的一员虎将,年轻不懂世事,他现在一听,金荣欺负秦钟,连我宝二爷都牵连在内了,我不给他个厉害还行。

  他就进来大骂,姓金的,你是什么东西。贾蔷一看,火已经点着了,跺了跺靴子,说我家里有事,给瑞大爷说,我先走了。此时茗烟一把揪住金荣,骂了一番很难听的话,满屋子的子弟都没听到过这样的混话,就呆呆的望着,贾瑞就赶快吆喝,茗烟不得撒野。金荣也气黄了脸,奴才都敢这样,我和你主子说。就要打宝玉打秦钟,他还没打,脑后飕的一声,一方砚台打来了,打到贾菌和贾兰的桌子上。贾菌年纪小,志气大,他最不怕人。他一看到金荣的朋友飞砚来打茗烟,没打到茗烟,把一个磨墨的水壶打了个粉碎,溅了自己一身黑水,他还能允许吗?他也骂了,他抓起砚台也要打回去。

image.png

  贾兰赶快按住砚台说,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贾菌就不干,你不叫我扔砚台,拿起书匣子就到一边扔了过去了,但是他力气太小了,打到宝玉的桌上就落下来了,哗啦啦一声砸在桌上,把宝玉一碗茶也砸得粉碎。贾菌一看,我扔的倒没打中,打到我叔叔那儿了,就跳出来要打那个飞砚的。这时候金荣就抓了一个毛竹大板,舞动起来,先打了茗烟一下,茗烟就说,你们还不来动手,宝玉的另外三个小厮就都来了,蜂拥而上。

  几个大仆人在外面听到里面作反了,就赶快进来制止,问了缘故,这个这样说,那个那样说,李贵先把茗烟这四个小厮撵了出去,秦钟的头因为叫金荣的板子给撞上了,就打破了一层油皮,宝玉心疼的正替他揉呢,就给李贵说,李贵,收书,拉马来,我去回太爷,我们被人欺负了,不说别的,来告诉瑞大爷,瑞大爷反而派我们的不是,还挑唆他们打我们茗烟,连秦钟的头也打破了,还念什么书,散了吧。

  李贵就劝,太爷有事回家了,不要为这点事去找他老人家,我看这都是瑞大爷的不是,太爷不在这,你老人家就是这学里的头脑了,闹到这个地步你还不管。贾瑞说,我吆喝他们都不听。李贵说,不怕你老人家恼我,素日你老人家到底有些不正经,所以这些兄弟才不听。你赶快做主意把这个事处理了吧。宝玉就说,叫他处理,我是一定得回去的。秦钟也说,有金荣在这,我就不在这念书。宝玉就问李贵,金荣是哪一房的亲戚。李贵想了想说,别问了,要问哪一房亲戚,就伤了兄弟们的和气了。茗烟在外面还在听,他就说,金荣是东胡同子里璜大奶奶的侄儿。那是什么硬正仗腰子的,也来唬我们。璜大奶奶是他姑妈。你那姑妈只会给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我眼里就看不起他那样的主子奶奶。李贵就赶快说,偏你这个小家伙知道有一些蛆嚼,宝玉就冷笑道,我当是谁的亲戚,原来是璜嫂子的侄儿,我就去问问他。说着,叫茗烟进来包书,茗烟一边包书,又得意洋洋的说,爷也不用自己去见那个璜奶奶,等我到他家就给他说,老太太有话要问他,雇上一辆车拉进去,当着老太太问他,不省事吗?

  李贵就赶快喝住了茗烟,你要死,仔细回去我现好不好捶了你,再回老爷太太,说宝玉全是你调唆的,我好容易劝哄好了一半,你又来生新法闹学堂。茗烟这才不敢做声了。

  闹学堂出来了贾宝玉身边的两个男性,一个李贵,一个是茗烟,李贵对贾宝玉既像是他的警卫班长,又像是大哥哥,他特别爱护贾宝玉,他注意不要叫贾宝玉在贾府里面跟人留下一个闹事的印象。而茗烟淘气、顽皮、唯恐天下不乱,还有点狗仗人势,他负责挑事,李贵负责平息。

  贾瑞也怕这个事闹大了,就只好来央求秦钟,央求宝玉,他两个人不肯,后来再三的央求,宝玉就说,不回去也行,叫金荣来赔不是。金荣先是不肯,后来是贾瑞逼着他去赔不是,李贵也劝说,这都是你惹的头,你不去赔不是,怎么了局。金荣只好过来给秦钟作揖,宝玉还不干,你得磕头。贾瑞只好悄悄的劝金荣,你磕个头算了,金荣没有办法,进来给秦钟磕头。

  1、宝玉和秦钟亲密,他们想和热门人物香怜、玉爱交往。

  2、金荣没事找事。

  3、贾瑞处理事情不公,助长了金荣的气焰。

  4、贾蔷想为秦钟出口恶气,挑拨茗烟出手。

  5、李贵力挽狂澜平息事态,最后贾瑞主持金荣磕头道歉了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红楼梦第九回解读

  一、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第八回写到贾宝玉和秦钟约好了一起上学。

  1、袭人嘱咐宝玉

  在贾宝玉上学的这一天,袭人一再的嘱咐他,你念书的时候想着书, 不念书的时候想着家, 不要和他们玩闹,功课少点不要紧,身体要保重。学堂里冷,你要想着添换大毛衣服,你要提醒那些懒贼给你添脚炉手炉里面的炭。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这是袭人的判词,袭人温柔和顺、顾全大局,说袭人似桂如兰,说明她虽然长的不很漂亮,但是心灵美、是个好姑娘,谁娶她谁有福,可惜宝玉无缘。袭人是爱宝玉的,像母亲又像姐姐那样无微不至。“功课少点不要紧,身体要保重”,这多么像母亲?功课再重要,也不能把我宝累坏了。学堂里冷,记得添换厚衣服和利用好手炉。还有一句,别在那玩疯了,把家扔在脖子后头了,袭人服侍宝玉是心情舒畅、心甘情愿地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人都说宝玉依恋袭人,袭人又何尝不依恋宝玉?一听母亲和哥哥要赎她回家马上就哭了。

  2、宝玉拜辞父亲

  贾政正在书房里面和清客们闲谈,一看贾宝玉进来请安,说要上学去,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冷笑说,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玩你的去是正理,别站脏了我的地,靠脏了我的们。清客们就赶快劝,说“世兄这一去,三二年就显身成名了,也快到吃饭的时候了,赶快走吧。”几个年老的就把贾宝玉携了出去了。

  贾政又问,跟着宝玉的是谁?那边答应了两声,进来了三四个大汉,打千儿请安。贾政一看,带头的那个叫李贵,是宝玉奶妈的儿子。就问他,你们成日家跟着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语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我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个不长进的算账。

  吓得李贵就双膝跪下,摘了帽子,碰头有声,赶快说是是是,又汇报,哥儿已经念到第三本诗经,什么“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小的不敢撒谎。他一说这个话,满座哄然大笑。为什么呢?因为诗经里面的话是“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李贵弄不懂,就记成了“呦呦鹿鸣,荷叶浮萍”,这些清客都是有学问的,就哄然大笑了,贾政撑不住也笑了,就说哪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偷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了: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

  在这段里,贾政的话有三种,气话,一听宝玉要去学堂念书,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少不得感情丰沛地“突突突”扫射一番;问话,世间有一种父亲叫“爱之深责之切”,他们刀子嘴豆腐心,嘴上骂得凶,心里是爱着自己的孩子的。贾政三言两语把儿子骂跑了,到底不放心,就把李贵叫来问话;发话,一听李贵说读到第三本诗经了,贾政马上发下话来: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

  《四书》是什么?是当时科举考试的指定内容,贾政之所以对宝玉这样严厉,是希望他学有所成考中进士,振兴家业、光宗耀祖。因为贾府从第一代荣国公到第二代荣国公,再到第三代贾赦继承了荣国公的一等将军,贾政就已经不能继承了,他的官是皇帝送的。到第四代宝玉时,皇帝连送官都不可能了,必须要科举出身,要科举出身就必须要把四书五经背熟。而宝玉最讨厌这一套,虽然当面时畏惧贾政淫威,但是私下里仍然我行我素。所以贾政一有机会就要敲打敲打他。

  3、宝玉告辞林黛玉

  贾宝玉告别了父亲到贾母这边,拜辞了贾母,他忽然想起来,我还得告辞我林妹妹,就跑到黛玉的房中来告辞。林黛玉正在窗下对镜梳妆,听说贾宝玉要上学去,就说,好,这一去,可定要蟾宫折桂了,我不能送你了。贾宝玉说,好妹妹,等我下了学再吃饭,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唠叨了半天,才要出去,黛玉赶快又问,你怎么不去辞辞你的宝姐姐呢?贾宝玉笑而不答。

  “笑而不答”有两个可能的意思:我不想去辞她,只想辞你,对我来说你很重要的;我想去辞她,但是怕你不高兴,我只在乎你。无论哪个意思,都不便说出口,所以宝玉笑而不答。

  二、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贾家的义学离贾府不远,是由他们的始祖建立的,怕族中子弟有贫寒的,不能请师,就到这儿来学习,有钱的人给钱,没钱的免费还有一些补助,选一个年高有德的人掌握这个私塾,现在宝玉、秦钟来了,就在这里读起书来了,一晃已经读了一个多月了。宝玉有时候把秦钟留在荣国府,两个人感情越来越好。秦钟见他得叫宝叔,宝玉就和秦钟说,咱两个是一样的年纪,又是同窗同学,以后你不要叫我叔叔了,咱两个算朋友,算兄弟了。从此二人便以兄弟相称。

  而这个学里面本来是本族的人和一些亲戚的子弟。因为薛蟠在这里上学,有的孩子贪图薛蟠的金银吃穿便成了他的同性恋伙伴,其中有两个小学生,长的特别的风流妩媚,学里面就给他们两个起了外号,一个叫香怜,一个叫玉爱。但是这帮小学生,因为怕薛蟠,就不敢来沾惹这两个可爱的小男孩。

  现在那帮人看到宝玉和秦钟来了,两个人都长得像花朵一样,而秦钟还特别地腼腆,特别温柔,很像个小女儿。而贾宝玉天生的能够做小服低,能够体贴,话语缠绵,两个人非常亲密,就起了疑心,开始造谣,你言我语,这些谣言就布满了书房内外了。

  而宝玉和秦钟呢,见了香怜、玉爱,也很喜欢这两个人。他们两个人也留情宝玉和秦钟,但是因为惧怕薛蟠,不敢有什么动作,四个人坐在四个地方,却“八目勾留”,就互相你看我我看你,“或设言托意,或者是咏桑寓柳”,就是借读诗表达,我是很喜欢你的。这种四个小男孩之间的似乎是搞同性恋的迹象就被几个滑贼看出来了,他们就在背后挤眉弄眼。

  山雨欲来风满楼

  可巧这一天贾代儒有事提前回家了,由助教贾瑞盯班。

  因为现在薛蟠不大来了,秦钟就趁机和香怜挤眉弄眼、递暗号,两个人假装出去上厕所,出来说体己话,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秦钟刚刚问了香怜一句,你家里的大人管你交朋友不管?还没说完,后面就有人咳嗽了一声,两个人吓了一跳,一看,他们的一个同窗叫金荣的在那里假装咳嗽,香怜就说你咳嗽什么,难道不许我们两个人说话?金荣就说,许你们说话,难道不许我咳嗽?你们两个干的什么事,我拿住了,先叫我抽个头儿。接着金荣就说了一番很污秽的话,把秦钟和香怜气的回去就向贾瑞告状,说金荣无故欺负他们两个。

  而贾瑞是什么人呢?假公济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喝酒,因为图些银钱酒肉,薛蟠怎么横行霸道他也不管,反而助纣为虐地讨好。现在薛蟠不来了,贾瑞就没法再去要点酒肉要点金钱了。他不怨薛蟠,他只怨香怜、玉爱不在薛蟠跟前提携他,所以这一告状,贾瑞心里正不高兴呢,他不好去训秦钟,因为秦钟是贾蓉的小舅子,那是有面子的人,他就拿着香怜说你多事,说了他几句,香怜讨了没趣,秦钟也很不高兴回到座位上去。这个金荣就越发得意,就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他在那里乱说,气坏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呢?宁国府的正枝玄孙贾蔷,他从小跟着贾珍过活,长了十六岁,比贾蓉还风流俊俏。后来宁国府的人就造了很多谣,贾珍只好给了他房屋,叫他搬出去过了。

  贾蔷和贾蓉最好,现在看有人欺负秦钟,他就得打抱不平,但是他又一想,这个金荣是和薛大叔相好,而我也和薛大叔相好,我如果一出头,他们告诉了老薛,这不就伤了我们的和气了?我得想办法,既把这个事替秦钟出了气,我又伤不了脸面。

  他就假装出去上厕所,跑到外面悄悄地把宝玉的书童茗烟叫了来,如此这般挑拨了他几句,茗烟是个什么人?茗烟是宝玉跟前的一员虎将,年轻不懂世事,他现在一听,金荣欺负秦钟,连我宝二爷都牵连在内了,我不给他个厉害还行。

  他就进来大骂,姓金的,你是什么东西。贾蔷一看,火已经点着了,跺了跺靴子,说我家里有事,给瑞大爷说,我先走了。此时茗烟一把揪住金荣,骂了一番很难听的话,满屋子的子弟都没听到过这样的混话,就呆呆的望着,贾瑞就赶快吆喝,茗烟不得撒野。金荣也气黄了脸,奴才都敢这样,我和你主子说。就要打宝玉打秦钟,他还没打,脑后飕的一声,一方砚台打来了,打到贾菌和贾兰的桌子上。贾菌年纪小,志气大,他最不怕人。他一看到金荣的朋友飞砚来打茗烟,没打到茗烟,把一个磨墨的水壶打了个粉碎,溅了自己一身黑水,他还能允许吗?他也骂了,他抓起砚台也要打回去。

  《红楼梦》第九回 梗概:

  第九回宝玉和秦钟到贾家学堂读书,就是曲演曹家被雍正迫害,书中说宝玉和秦钟都十二岁,秦钟到贾家学堂读书时,他父亲秦业给先生送了二十四两银子,“十二岁”和“二十四两”就是暗指曹家在雍正五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抄。因此学堂表面上是在说读书的事,实际上是在曲演曹家被害的经过。当时有些学生嫉妒秦钟和宝玉及薛蟠的关系,这实际上是在影射当年曹家和皇帝康熙的关系被人嫉妒。宝玉代表曹家,薛蟠代表皇上,因为薛蟠是皇商,在商业界最大,而“皇商”的谐音也可读为“皇上”。

  秦钟可读为“情种”,秦钟夹在宝玉和薛蟠中间,就是暗指曹家和皇帝(康熙)有情。但薛蟠反复无常,就是暗指后来的皇帝换了雍正,这是在暗指雍正是个反复无常的皇帝。后来秦钟到外面和香怜在一起被金荣“抓住”,就是暗指曹家和太子结娃娃亲而偷抱了郡主。此时的香怜影射曹家,秦钟是东府的人,正好影射东宫太子,而金荣出现在秦钟和香怜之间,就是暗指曹家和废太子家结金玉良缘。但秦钟和香怜被金荣诽谤,就是暗指曹家被妒臣和贪官诽谤。

  后来贾蔷挑拨茗烟打金荣,就是暗指贪官和不良的亲属在雍正面前陷害曹家。这时茗烟是影射曹家的小人雍正,而金荣此时变身,反而在影射曹家。起初金荣诽谤秦钟和香怜是指贪官妒臣诽谤曹家,但后来金荣骂秦钟和香怜是指桑骂槐,骂的是雍正私通李金桂。后来金荣被打,还要向宝玉和秦钟认错,就是指曹家被抄后还要承认罪名。

image.png

  红楼梦第九回解读

  一、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第八回写到贾宝玉和秦钟约好了一起上学。

  1、袭人嘱咐宝玉

  在贾宝玉上学的这一天,袭人一再的嘱咐他,你念书的时候想着书, 不念书的时候想着家, 不要和他们玩闹,功课少点不要紧,身体要保重。学堂里冷,你要想着添换大毛衣服,你要提醒那些懒贼给你添脚炉手炉里面的炭。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这是袭人的判词,袭人温柔和顺、顾全大局,说袭人似桂如兰,说明她虽然长的不很漂亮,但是心灵美、是个好姑娘,谁娶她谁有福,可惜宝玉无缘。袭人是爱宝玉的,像母亲又像姐姐那样无微不至。“功课少点不要紧,身体要保重”,这多么像母亲?功课再重要,也不能把我宝累坏了。学堂里冷,记得添换厚衣服和利用好手炉。还有一句,别在那玩疯了,把家扔在脖子后头了,袭人服侍宝玉是心情舒畅、心甘情愿地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人都说宝玉依恋袭人,袭人又何尝不依恋宝玉?一听母亲和哥哥要赎她回家马上就哭了。

  2、宝玉拜辞父亲

  贾政正在书房里面和清客们闲谈,一看贾宝玉进来请安,说要上学去,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冷笑说,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玩你的去是正理,别站脏了我的地,靠脏了我的们。清客们就赶快劝,说“世兄这一去,三二年就显身成名了,也快到吃饭的时候了,赶快走吧。”几个年老的就把贾宝玉携了出去了。

  贾政又问,跟着宝玉的是谁?那边答应了两声,进来了三四个大汉,打千儿请安。贾政一看,带头的那个叫李贵,是宝玉奶妈的儿子。就问他,你们成日家跟着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语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我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个不长进的算账。

  吓得李贵就双膝跪下,摘了帽子,碰头有声,赶快说是是是,又汇报,哥儿已经念到第三本诗经,什么“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小的不敢撒谎。他一说这个话,满座哄然大笑。为什么呢?因为诗经里面的话是“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李贵弄不懂,就记成了“呦呦鹿鸣,荷叶浮萍”,这些清客都是有学问的,就哄然大笑了,贾政撑不住也笑了,就说哪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偷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了: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

  在这段里,贾政的话有三种,气话,一听宝玉要去学堂念书,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少不得感情丰沛地“突突突”扫射一番;问话,世间有一种父亲叫“爱之深责之切”,他们刀子嘴豆腐心,嘴上骂得凶,心里是爱着自己的孩子的。贾政三言两语把儿子骂跑了,到底不放心,就把李贵叫来问话;发话,一听李贵说读到第三本诗经了,贾政马上发下话来: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

  《四书》是什么?是当时科举考试的指定内容,贾政之所以对宝玉这样严厉,是希望他学有所成考中进士,振兴家业、光宗耀祖。因为贾府从第一代荣国公到第二代荣国公,再到第三代贾赦继承了荣国公的一等将军,贾政就已经不能继承了,他的官是皇帝送的。到第四代宝玉时,皇帝连送官都不可能了,必须要科举出身,要科举出身就必须要把四书五经背熟。而宝玉最讨厌这一套,虽然当面时畏惧贾政淫威,但是私下里仍然我行我素。所以贾政一有机会就要敲打敲打他。

  3、宝玉告辞林黛玉

  贾宝玉告别了父亲到贾母这边,拜辞了贾母,他忽然想起来,我还得告辞我林妹妹,就跑到黛玉的房中来告辞。林黛玉正在窗下对镜梳妆,听说贾宝玉要上学去,就说,好,这一去,可定要蟾宫折桂了,我不能送你了。贾宝玉说,好妹妹,等我下了学再吃饭,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唠叨了半天,才要出去,黛玉赶快又问,你怎么不去辞辞你的宝姐姐呢?贾宝玉笑而不答。

  “笑而不答”有两个可能的意思:我不想去辞她,只想辞你,对我来说你很重要的;我想去辞她,但是怕你不高兴,我只在乎你。无论哪个意思,都不便说出口,所以宝玉笑而不答。

  二、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贾家的义学离贾府不远,是由他们的始祖建立的,怕族中子弟有贫寒的,不能请师,就到这儿来学习,有钱的人给钱,没钱的免费还有一些补助,选一个年高有德的人掌握这个私塾,现在宝玉、秦钟来了,就在这里读起书来了,一晃已经读了一个多月了。宝玉有时候把秦钟留在荣国府,两个人感情越来越好。秦钟见他得叫宝叔,宝玉就和秦钟说,咱两个是一样的年纪,又是同窗同学,以后你不要叫我叔叔了,咱两个算朋友,算兄弟了。从此二人便以兄弟相称。

  而这个学里面本来是本族的人和一些亲戚的子弟。因为薛蟠在这里上学,有的孩子贪图薛蟠的金银吃穿便成了他的同性恋伙伴,其中有两个小学生,长的特别的风流妩媚,学里面就给他们两个起了外号,一个叫香怜,一个叫玉爱。但是这帮小学生,因为怕薛蟠,就不敢来沾惹这两个可爱的小男孩。

  现在那帮人看到宝玉和秦钟来了,两个人都长得像花朵一样,而秦钟还特别地腼腆,特别温柔,很像个小女儿。而贾宝玉天生的能够做小服低,能够体贴,话语缠绵,两个人非常亲密,就起了疑心,开始造谣,你言我语,这些谣言就布满了书房内外了。

  而宝玉和秦钟呢,见了香怜、玉爱,也很喜欢这两个人。他们两个人也留情宝玉和秦钟,但是因为惧怕薛蟠,不敢有什么动作,四个人坐在四个地方,却“八目勾留”,就互相你看我我看你,“或设言托意,或者是咏桑寓柳”,就是借读诗表达,我是很喜欢你的。这种四个小男孩之间的似乎是搞同性恋的迹象就被几个滑贼看出来了,他们就在背后挤眉弄眼。

  山雨欲来风满楼

  可巧这一天贾代儒有事提前回家了,由助教贾瑞盯班。

  因为现在薛蟠不大来了,秦钟就趁机和香怜挤眉弄眼、递暗号,两个人假装出去上厕所,出来说体己话,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秦钟刚刚问了香怜一句,你家里的大人管你交朋友不管?还没说完,后面就有人咳嗽了一声,两个人吓了一跳,一看,他们的一个同窗叫金荣的在那里假装咳嗽,香怜就说你咳嗽什么,难道不许我们两个人说话?金荣就说,许你们说话,难道不许我咳嗽?你们两个干的什么事,我拿住了,先叫我抽个头儿。接着金荣就说了一番很污秽的话,把秦钟和香怜气的回去就向贾瑞告状,说金荣无故欺负他们两个。

  而贾瑞是什么人呢?假公济私,勒索子弟们请他喝酒,因为图些银钱酒肉,薛蟠怎么横行霸道他也不管,反而助纣为虐地讨好。现在薛蟠不来了,贾瑞就没法再去要点酒肉要点金钱了。他不怨薛蟠,他只怨香怜、玉爱不在薛蟠跟前提携他,所以这一告状,贾瑞心里正不高兴呢,他不好去训秦钟,因为秦钟是贾蓉的小舅子,那是有面子的人,他就拿着香怜说你多事,说了他几句,香怜讨了没趣,秦钟也很不高兴回到座位上去。这个金荣就越发得意,就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他在那里乱说,气坏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呢?宁国府的正枝玄孙贾蔷,他从小跟着贾珍过活,长了十六岁,比贾蓉还风流俊俏。后来宁国府的人就造了很多谣,贾珍只好给了他房屋,叫他搬出去过了。

  贾蔷和贾蓉最好,现在看有人欺负秦钟,他就得打抱不平,但是他又一想,这个金荣是和薛大叔相好,而我也和薛大叔相好,我如果一出头,他们告诉了老薛,这不就伤了我们的和气了?我得想办法,既把这个事替秦钟出了气,我又伤不了脸面。

  他就假装出去上厕所,跑到外面悄悄地把宝玉的书童茗烟叫了来,如此这般挑拨了他几句,茗烟是个什么人?茗烟是宝玉跟前的一员虎将,年轻不懂世事,他现在一听,金荣欺负秦钟,连我宝二爷都牵连在内了,我不给他个厉害还行。

  他就进来大骂,姓金的,你是什么东西。贾蔷一看,火已经点着了,跺了跺靴子,说我家里有事,给瑞大爷说,我先走了。此时茗烟一把揪住金荣,骂了一番很难听的话,满屋子的子弟都没听到过这样的混话,就呆呆的望着,贾瑞就赶快吆喝,茗烟不得撒野。金荣也气黄了脸,奴才都敢这样,我和你主子说。就要打宝玉打秦钟,他还没打,脑后飕的一声,一方砚台打来了,打到贾菌和贾兰的桌子上。贾菌年纪小,志气大,他最不怕人。他一看到金荣的朋友飞砚来打茗烟,没打到茗烟,把一个磨墨的水壶打了个粉碎,溅了自己一身黑水,他还能允许吗?他也骂了,他抓起砚台也要打回去。

image.png

  贾兰赶快按住砚台说,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贾菌就不干,你不叫我扔砚台,拿起书匣子就到一边扔了过去了,但是他力气太小了,打到宝玉的桌上就落下来了,哗啦啦一声砸在桌上,把宝玉一碗茶也砸得粉碎。贾菌一看,我扔的倒没打中,打到我叔叔那儿了,就跳出来要打那个飞砚的。这时候金荣就抓了一个毛竹大板,舞动起来,先打了茗烟一下,茗烟就说,你们还不来动手,宝玉的另外三个小厮就都来了,蜂拥而上。

  几个大仆人在外面听到里面作反了,就赶快进来制止,问了缘故,这个这样说,那个那样说,李贵先把茗烟这四个小厮撵了出去,秦钟的头因为叫金荣的板子给撞上了,就打破了一层油皮,宝玉心疼的正替他揉呢,就给李贵说,李贵,收书,拉马来,我去回太爷,我们被人欺负了,不说别的,来告诉瑞大爷,瑞大爷反而派我们的不是,还挑唆他们打我们茗烟,连秦钟的头也打破了,还念什么书,散了吧。

  李贵就劝,太爷有事回家了,不要为这点事去找他老人家,我看这都是瑞大爷的不是,太爷不在这,你老人家就是这学里的头脑了,闹到这个地步你还不管。贾瑞说,我吆喝他们都不听。李贵说,不怕你老人家恼我,素日你老人家到底有些不正经,所以这些兄弟才不听。你赶快做主意把这个事处理了吧。宝玉就说,叫他处理,我是一定得回去的。秦钟也说,有金荣在这,我就不在这念书。宝玉就问李贵,金荣是哪一房的亲戚。李贵想了想说,别问了,要问哪一房亲戚,就伤了兄弟们的和气了。茗烟在外面还在听,他就说,金荣是东胡同子里璜大奶奶的侄儿。那是什么硬正仗腰子的,也来唬我们。璜大奶奶是他姑妈。你那姑妈只会给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我眼里就看不起他那样的主子奶奶。李贵就赶快说,偏你这个小家伙知道有一些蛆嚼,宝玉就冷笑道,我当是谁的亲戚,原来是璜嫂子的侄儿,我就去问问他。说着,叫茗烟进来包书,茗烟一边包书,又得意洋洋的说,爷也不用自己去见那个璜奶奶,等我到他家就给他说,老太太有话要问他,雇上一辆车拉进去,当着老太太问他,不省事吗?

  李贵就赶快喝住了茗烟,你要死,仔细回去我现好不好捶了你,再回老爷太太,说宝玉全是你调唆的,我好容易劝哄好了一半,你又来生新法闹学堂。茗烟这才不敢做声了。

  闹学堂出来了贾宝玉身边的两个男性,一个李贵,一个是茗烟,李贵对贾宝玉既像是他的警卫班长,又像是大哥哥,他特别爱护贾宝玉,他注意不要叫贾宝玉在贾府里面跟人留下一个闹事的印象。而茗烟淘气、顽皮、唯恐天下不乱,还有点狗仗人势,他负责挑事,李贵负责平息。

  贾瑞也怕这个事闹大了,就只好来央求秦钟,央求宝玉,他两个人不肯,后来再三的央求,宝玉就说,不回去也行,叫金荣来赔不是。金荣先是不肯,后来是贾瑞逼着他去赔不是,李贵也劝说,这都是你惹的头,你不去赔不是,怎么了局。金荣只好过来给秦钟作揖,宝玉还不干,你得磕头。贾瑞只好悄悄的劝金荣,你磕个头算了,金荣没有办法,进来给秦钟磕头。

  1、宝玉和秦钟亲密,他们想和热门人物香怜、玉爱交往。

  2、金荣没事找事。

  3、贾瑞处理事情不公,助长了金荣的气焰。

  4、贾蔷想为秦钟出口恶气,挑拨茗烟出手。

  5、李贵力挽狂澜平息事态,最后贾瑞主持金荣磕头道歉了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贾兰赶快按住砚台说,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贾菌就不干,你不叫我扔砚台,拿起书匣子就到一边扔了过去了,但是他力气太小了,打到宝玉的桌上就落下来了,哗啦啦一声砸在桌上,把宝玉一碗茶也砸得粉碎。贾菌一看,我扔的倒没打中,打到我叔叔那儿了,就跳出来要打那个飞砚的。这时候金荣就抓了一个毛竹大板,舞动起来,先打了茗烟一下,茗烟就说,你们还不来动手,宝玉的另外三个小厮就都来了,蜂拥而上。

  几个大仆人在外面听到里面作反了,就赶快进来制止,问了缘故,这个这样说,那个那样说,李贵先把茗烟这四个小厮撵了出去,秦钟的头因为叫金荣的板子给撞上了,就打破了一层油皮,宝玉心疼的正替他揉呢,就给李贵说,李贵,收书,拉马来,我去回太爷,我们被人欺负了,不说别的,来告诉瑞大爷,瑞大爷反而派我们的不是,还挑唆他们打我们茗烟,连秦钟的头也打破了,还念什么书,散了吧。

  李贵就劝,太爷有事回家了,不要为这点事去找他老人家,我看这都是瑞大爷的不是,太爷不在这,你老人家就是这学里的头脑了,闹到这个地步你还不管。贾瑞说,我吆喝他们都不听。李贵说,不怕你老人家恼我,素日你老人家到底有些不正经,所以这些兄弟才不听。你赶快做主意把这个事处理了吧。宝玉就说,叫他处理,我是一定得回去的。秦钟也说,有金荣在这,我就不在这念书。宝玉就问李贵,金荣是哪一房的亲戚。李贵想了想说,别问了,要问哪一房亲戚,就伤了兄弟们的和气了。茗烟在外面还在听,他就说,金荣是东胡同子里璜大奶奶的侄儿。那是什么硬正仗腰子的,也来唬我们。璜大奶奶是他姑妈。你那姑妈只会给我们琏二奶奶跪着借当头。我眼里就看不起他那样的主子奶奶。李贵就赶快说,偏你这个小家伙知道有一些蛆嚼,宝玉就冷笑道,我当是谁的亲戚,原来是璜嫂子的侄儿,我就去问问他。说着,叫茗烟进来包书,茗烟一边包书,又得意洋洋的说,爷也不用自己去见那个璜奶奶,等我到他家就给他说,老太太有话要问他,雇上一辆车拉进去,当着老太太问他,不省事吗?

  李贵就赶快喝住了茗烟,你要死,仔细回去我现好不好捶了你,再回老爷太太,说宝玉全是你调唆的,我好容易劝哄好了一半,你又来生新法闹学堂。茗烟这才不敢做声了。

  闹学堂出来了贾宝玉身边的两个男性,一个李贵,一个是茗烟,李贵对贾宝玉既像是他的警卫班长,又像是大哥哥,他特别爱护贾宝玉,他注意不要叫贾宝玉在贾府里面跟人留下一个闹事的印象。而茗烟淘气、顽皮、唯恐天下不乱,还有点狗仗人势,他负责挑事,李贵负责平息。

  贾瑞也怕这个事闹大了,就只好来央求秦钟,央求宝玉,他两个人不肯,后来再三的央求,宝玉就说,不回去也行,叫金荣来赔不是。金荣先是不肯,后来是贾瑞逼着他去赔不是,李贵也劝说,这都是你惹的头,你不去赔不是,怎么了局。金荣只好过来给秦钟作揖,宝玉还不干,你得磕头。贾瑞只好悄悄的劝金荣,你磕个头算了,金荣没有办法,进来给秦钟磕头。

  1、宝玉和秦钟亲密,他们想和热门人物香怜、玉爱交往。

  2、金荣没事找事。

  3、贾瑞处理事情不公,助长了金荣的气焰。

  4、贾蔷想为秦钟出口恶气,挑拨茗烟出手。

  5、李贵力挽狂澜平息事态,最后贾瑞主持金荣磕头道歉了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1-09 19:59:42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