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山寨之王”众泰汽车是怎么倒下的?

关键词:众泰,汽车,公司,铁牛,上市,问题%,认为中

在众泰汽车上市之前

  “山寨之王” 是怎么倒下的

  作者: 杨海艳

  [ 今年前三季度,众泰汽车净亏损达到15.63亿元。截至第三季度末,众泰汽车的负债总额达到142亿元。 ]

  [ 据公开数据,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仅生产汽车574辆,销售汽车1417辆,汽车销售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

  “我们现在已经做好了债权登记,同时整个经销商维权团队,也聘请了另外的律师团队,希望能够参与上市公司的破产重整。”今年6月,来自四川的众泰汽车经销商马先生已经连续参与了多次维权,但依然未能从债主浙江众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下称“众泰销售公司”)手中拿回自己的欠款。

  今年12月2日,上市公司众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众泰汽车”,股票代码“000980.SZ”)的一纸公告,更让这些经销商“追偿”的希望变得渺茫。

  众泰汽车在当日发布的公告中提及,公司全资二级子公司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众泰新能源”)被债权人以不能清偿到期债权,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被申请破产清算。与此同时,众泰汽车方面还提及,“公司全资三级子公司杭州杰能动力有限公司、杭州益维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和浙江众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均被永康法院裁定破产清算,并指定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为破产管理人。”

  “我们之前的合作协议都是与众泰销售公司签署的,现在法院裁定破产清算,销售公司基本上已经成了一个空壳,我们担心自己的钱很难拿回来。”马先生告诉记者。启信宝信息显示,众泰销售公司是浙江众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而在此之前,记者了解到,众泰销售公司目前拖欠上述维权众泰汽车经销商的款项已高达3000万元。

  早在9月24日,众泰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正打算进行预重整,并公开招募投资人。“众泰的这个做法就是想要把下属的一些不良资产和债务都全盘清算掉,然后专注于主营业务。”以马先生为代表的维权经销商认为。而在9月份众泰汽车上述招募投资人的公告发出后,上述众泰汽车下属二级、三级公司先后进入破产清算,而控股股东铁牛集团也因为严重资不抵债,且无继续经营的能力,被永康法院裁定破产。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铁牛集团仍持有众泰汽车38.78%的股份。

  “救世主”仍未现身

  在众泰汽车下属公司以及控股股东被宣告破产后的12月25日,众泰汽车股价竟然轻微上涨,在投资者平台上,部分投资人也认为,破产重整对于公司来说,是一大利好。而铁牛集团的破产,有利于新的投资者出手。

  按照众泰汽车此前发布的消息,本次招募重整投资人的报名截止日期为10月30日,而截至今日,并没有任何关于重整和意向投资人的消息传出。

  今年前三季度,众泰汽车净亏损达到15.63亿元,利润同比减少105.67%。其中,第三季度净亏损高达5.29亿元。截至第三季度末,该公司的负债总额达到142亿元。经营方面,据公开数据,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仅生产汽车574辆,销售汽车1417辆,汽车销售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而在11月27日,众泰汽车人力资源部又下发了放假文件,自2020年11月30日起,研究总院全体员工放假,返岗人员和时间待定。据记者了解,目前众泰汽车方面仅有少数的职能部门人员还处于间歇性工作状态中。而在此之前,众泰汽车位于全国的多家基地,也基本上处于停产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仅仅在两年之前,众泰汽车还被称作汽车行业的“黑马”,它以独特的“山寨模式”造车,虽然争议不断,但销量业绩却极其显赫,曾连续4年销量增幅超过30%,一度成为中国十大自主车企之一。

  是什么改变了众泰汽车的命运?在以马先生为代表的经销商看来,众泰汽车走入死局的直接原因是零部件断供和资金问题引发的产能问题。众泰内部一位高层人士胡同(化名)也将此直接归因于资金链的问题。他告诉记者,众泰汽车2019年出现资金短缺的问题,缘于2018年以及2019年外界资本环境的变化所导致的融资困难。

  “我们在2018年和2019年几次要寻求外部融资,但都因为外部监管和融资政策的变化,没有得到落实。”胡同表示。资金不足引发零部件供应不足,加上2018、2019年整个车市发生变化,部分实力弱小的零部件商也出现资金问题,两相叠加,最终导致产能短缺,终端断供,如此恶性循环,加上年初的疫情,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上述经销商人士透露,事实上众泰汽车的现金流一直也不是很好,经常借用经销商的敞口额度,补充自己的流动性。在此前,这些资金可以通过腾挪得到偿还,但在2018、2019年,这些资金的偿还便开始延期。据众泰汽车之前披露的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各经销商按协议担保的、众泰汽车已到期未兑付的银行承兑汇票也高达910万元。

  按照众泰汽车此前对外公布的数据,该公司2016年扣非净利润达到12.33亿元,2017年净利润达到11.36亿元,2018年净利润达到8亿元。但上述经销商推测,众泰的利润数据或存在“粉饰”行为。在此之前,众泰汽车的 2019年年报就曾被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董事娄国海也称,“无法保证2019年年报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由于财报真实性遭质疑,*ST众泰(1.370, -0.05, -3.52%)从2020年6月24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吴建中时代”

  与资金原因相对应,众泰汽车离职的员工江珊(化名)则认为,观察众泰汽车如何走到今天,公司借壳上市应该是分水岭。江珊认为,在众泰汽车上市之前,虽然业内对于众泰的“山寨”等问题评论不已,但至少公司整体仍然呈现出向上的势头。

  众泰汽车的前身是永康市铁牛机电有限公司(下称“永康铁牛”),此前的主要业务是五金和零部件。21世纪初的汽车市场,合资仍是主流,自主品牌还刚刚起步,“造车”一时间蔚然成风。据媒体报道,在那段时间,国家发改委一度收到40余家浙江民营企业要求取得整车生产目录的申请。

  作为“中国五金之都”,永康拥有的是供应链、模具和工人,但最缺乏的是关键技术,彼时浙江的资本涉足汽车市场,往往有几种方式,一是宁波华翔(15.310, 0.01, 0.07%)通过收购河北中兴的股份;二是借壳,比如奥克斯集团收购沈阳汉乌汽车95%的股权;三是涉足客车和专用车领域。

  吴建中在出面统筹组建众泰之前,已经担任了16年的国企高管,拥有一定的资历、管理能力和人脉,加上其是永康铁牛实控人应建仁的姐夫身份,其出面统筹组建众泰汽车的项目也是不错的人选。从2003年开始筹建,众泰进军整车制造,比吉利、奇瑞晚了四五年,彼时后两家车企已经利用低价策略,搅动中国车市,当年吉利的年销接近4万辆,而奇瑞则接近10万辆。摆在吴建中面前的,首先是要选择一条什么道路的问题。

  此时恰值台湾的一条丰田特锐车型的生产线要进行出售,包括吉利在内的车企都有意购买,但吴建中快人一步,不仅拿下了上述生产线,连设备带模具,乃至技术工人和管理人员都一起带回了永康。通过本土零部件的采购和改造,2005年,从外形到内饰都与特锐高度相似的众泰2008下线。2006年1月,这款小型SUV正式上市销售,当年便售出1.1万台。同年7月,永康铁牛更名为浙江众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下称“众泰制造”)。

  “众泰汽车采用的是‘拿来主义’,通过引进国外车型和技术,来达到快速发展的目的,这也是我们整合式运营的一大特色。”众泰汽车前董事长吴建中此前曾公开谈及。2007年,众泰2008销量数据上升到3万辆,众泰制造通过重组江南汽车,获得奥拓车型的生产资质。2008年,众泰汽车照搬特锐模式,买来梦迪博朗车型生产线。在当时,这款既像MPV又像轿车的梦迪博朗售价达到20万元左右,但经过众泰的自主改造,起名为“朗悦”,起步售价降至7万元左右,由于外观设计独特、价格实惠,当年便大卖。

  “拿来主义本身没有问题,包括韩国车企和比亚迪(178.600, -9.33, -4.96%)、吉利等品牌,最开始都是靠拿来主义起家的。”众泰汽车营销部门的离职人员金华(化名)认为,可怕的是习惯了拿来主义,并以此作为生存和经营模式。

  2014年11月,众泰汽车旗下的轿车产品Z500上市,这款模仿了多款车型的轿车产品并没有在市场上激起太大的水花,上市不到一年,单月销量已经跌至500多辆。但好在,此时国内SUV市场开始爆发式增长,模仿主流畅销车型,众泰汽车推出越来越多的SUV车型。2014年,众泰汽车全年销售突破16.6万辆,较2013年增长23.8%;2015年,销量达到22.2万辆,同比增幅更是高达36%。而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众泰也是最早一批发力电动车的企业。

  “虽然之前大家都觉得众泰模仿抄袭,口碑不好,但客观来说,无论是做传统车还是新能源,众泰的行业敏感度都还算不错的。”江珊认为。在与记者交流时,江珊谈道,吴建中是军人出身,做事情相对专一、有执行力,也乐于与外界沟通,对汽车行业和发展也有自己的认知。“但他毕竟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江珊表示,自2015、2016年众泰汽车开始谋划借壳上市后,公司的氛围就发生了变化。

  借壳上市 实业疏离

  2015年,金浙勇成立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并将众泰制造纳入麾下。随后通过资本运作,众泰汽车顺利实现上市,而吴建中则另外组建了大迈汽车,借用众泰的生产资质和车型,但与众泰汽车独立开来,从此之后,众泰汽车的轨迹与此前相比,迥然不同。

  “上市之前,众泰汽车基本上能够与吴建中(众泰汽车前董事长)深度绑定。”江珊告诉记者,但在众泰汽车谋划上市的过程中,吴建中本人实际上已逐渐淡出了众泰,当时上市邀请他去现场,他都拒绝了。

  2016年3月27日,上市公司金马股份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和现金支付方式,收购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对价为116亿元。2017年6月1日,金马股份证券简称变更为众泰汽车。

  在重组的对赌协议中根据上市公司(当初金马股份)与补偿义务人铁牛集团签订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铁牛集团作为补偿义务人承诺,众泰汽车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21,000万元、141,000万元、161,000万元、161,000万元。而根据财报数据,其2016年到2019年,众泰汽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83亿、11.04亿、-12.4亿、-112亿元,不仅未能完成业绩承诺,2019年的巨亏还让业界均为之震惊。

  在众泰汽车上市之前的2017年初,金浙勇公开夸口众泰当年销量会“突破40万辆”。“我们认为当时的估值还是合理的,也认为后面销量可以持续向上,突破50万辆。”胡同告诉记者,也因此,铁牛集团的管理层为众泰汽车做出了如上的对赌。

  “这恰恰说明了铁牛集团本身对于市场不理解,或者说为了上市故意造势。”众泰汽车的另一位高层路放(化名)则认为。2016年众泰汽车销量突破30万辆,要实现2017年的40万辆目标,相当于要增长30%。路放认为,如果对行业和市场环境多一些了解,不可能有这种自信。

  不仅如此,路放也认为,与众泰此前的发展路径相比,上市后的众泰汽车更像是一个“玩资本”而非做实业的人。首先是众泰汽车上市时的估值高达116亿元,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资产账面价值增值94.06亿元,增值率高达428.52%。在当时,这起并购案也曾引发监管部门的质疑,但最终,铁牛集团通过曲线的方式让众泰汽车实现上市。

  上市后,众泰汽车的市值屡创新高,曾一度达到386亿高点。但值得关注的是,自上市后的第二个月,众泰汽车的大股东便开始频频质押所持有众泰汽车股权,至2018年12月,控股股东铁牛集团共有6.48亿股股份、占所持股票82.4%的持股比例在股权质押中,金马股份则共有1.04亿股股份、占所持股票的98.52%在质押中。而在2017~2018年之间,众泰汽车的股价最高触及15元左右。也就是说,通过腾挪众泰汽车的上市,包括铁牛集团在内的股东通过股权质押,获得了大量的融资,但这些钱到底去了哪里,不得而知。

  其次,在众泰汽车上市之后,管理层并没有继续着力于众泰汽车的转型,而是不断推出新品牌,多点开花,推出汉腾、君马以及汉龙等多个汽车品牌,借用众泰汽车的生产资质,产品也基本上是众泰汽车已有产品的“拉皮”。

  比如成立于2016年1月,总部位于湖北大冶的汉龙汽车,就是众泰汽车母公司铁牛集团投资组建,前期为众泰汽车代工生产旗下车型及发动机。而后,汉龙汽车借力当地政府,在湖北大冶号称投资百亿,将生产新能源汽车。但该项目首款车型上市后不久,就因为资金问题陷入僵局,最后以停工停产告终。

  在路放看来,这还是此前车企投资所惯常用的“拿地拿钱”的圈钱模式。他认为,通过这一模式,铁牛的野心一是为了进一步扩大规模,类似于“多生孩子好打架”;二是在当地投资,政府基本上都会给一些低价的配套用地,而这里面则有可以腾挪的空间。比如汉龙汽车旗下就还有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

  再次,在他看来,众泰汽车虽然是一家上市公司,但在公司治理方面,显然不够透明。比如说众泰汽车公告中提及的母公司铁牛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众泰汽车资金逾3亿元问题,以及深交所今年以来问询函中提及的系列问题,在金华看来,都可以看出,众泰汽车及其母公司铁牛集团在市场化运作方面的不规范和不透明之处。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去年以来,众泰汽车陷入困窘,而后,政府联合银行为众泰汽车提供了30亿元的纾困基金,众泰汽车方面此前对外表示,这部分资金将用于复工复产以及员工工资支付等系列问题,但最终结果并非复产,而是破产重整。包括马先生在内的经销商也提出疑问,“30亿元的纾困基金到底去了何处”?但外界无人知晓。

  “所以,如果说是模仿抄袭害死了众泰,也有道理。”路放认为,与吉利汽车几乎同时起步,经历了同样的在市场夹缝中求生的众泰汽车,其实本来有机会转型,并在中国的汽车品牌中占有一席之地的,但因为公司治理和决策等问题,都错过了。但同时他也认为,作为从草根中崛起的民营企业,众泰的抄袭以及公司治理,乃至各基地分而治之的方式,其实在早期的多家自主品牌身上都存在,而其他品牌之所以能够走到现在,更重要的是能够做到边走边修正。“一直认定一个方向”,而在他看来,众泰最大的问题在于后期越走越“歪”。

  “没有了初心,一切都是枉然。”路放如是感慨。而包括马先生在内的众泰汽车经销商,在苦苦追讨无果后,为了生存也几乎都已经转投别的品牌,如果不能等来“接盘侠”,“众泰”或许终将成为历史。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2-29 22:50:40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