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真的是陈圆圆间接改变了历史吗?她的一生是怎样的?

关键词:陈圆圆,冒辟疆,吴三桂,田弘中,已经遇陈,历史,皇帝

  邹枢、贡若甫、冒辟疆、田弘遇、吴三桂、刘宗敏……原来她一直都是个戏子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今天趣历史小编来说说陈圆圆的故事。

  在《鹿鼎记》中,陈圆圆是吴三桂的小妾,但和李自成生下阿珂。很多影视作品中都有出现过陈圆圆这个角色,她的经历也各自不同,那历史上真正的陈圆圆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陈圆圆是“秦淮八艳”之一,她的确当过吴三桂的妾,后来李自成攻入京城,陈圆圆被刘宗敏看上,导致吴三桂大怒,将清军带入关内,可以说陈圆圆间接改变了历史,甚至成为历史上的罪人,但这一切真是陈圆圆一手造成的么?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今天趣历史小编来说说陈圆圆的故事。

  在《鹿鼎记》中,陈圆圆是吴三桂的小妾,但和李自成生下阿珂。很多影视作品中都有出现过陈圆圆这个角色,她的经历也各自不同,那历史上真正的陈圆圆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陈圆圆是“秦淮八艳”之一,她的确当过吴三桂的妾,后来李自成攻入京城,陈圆圆被刘宗敏看上,导致吴三桂大怒,将清军带入关内,可以说陈圆圆间接改变了历史,甚至成为历史上的罪人,但这一切真是陈圆圆一手造成的么?

image.png

  (一)此身谁属:莫问奴归处

  此生最不能选择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出身,此生最不能左右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命运。龙生龙未必是真的,但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却是不可否认的。或许有一日我们把自己折腾的遍体鳞伤,甚至自认为已经脱离了出身与命运的枷锁,但当某一件事来临,我们瞬间就会被打回原形,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我们自以为是认为的捅破了一层天花板,但也仅仅如此。就算如此,也已经拼尽了我们全部的力气、耗尽了我们全部的幸运。很多时候,很多人,连这一道天花板,都够不到,甚至看不到。他们怎么办?古往今来的答案都一样:顺便。

  所有当陈圆圆被她的姨夫卖进梨花戏班时,她不应该有任何怨言,而且应该感激,毕竟是梨园,不是妓院。那些个青楼女子在投胎之前也是梦想做公主或者格格的,虽被迫出台,但也会留一丝念想。

  陈圆圆生于货郎之家,母亲早亡,是在苏州桃花坞姨娘家长大的。桃花坞虽然不是燕子坞,但也是好地方。明代才子唐伯虎曾隐居于此,并由诗云“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可惜啊,陈圆圆晚生了百年,不然素来风流的唐大才子断然不会让佳人如此委屈。

  有些人的风华就算坠入泥潭也掩盖不了,陈圆圆大概就属于这一种。她“容辞闲雅,额秀颐丰”,一登台开腔,就“观者为之魂断”,她也很快成为了梨园内的台柱子,成了“腕”,而且是“大腕”,这或许让她觉得她可以选择了,于是她喜欢上了邹枢。邹枢是一个穷书生,摇头晃脑的念一念“两情若是久长时”还行,要真动“真金白银”,那还是算了吧。

  同时,江阴贡修龄(万历四十七年进士)之子贡若甫也看上了陈圆圆,并用重金给她赎身,要她做妾。

  赎身啊?多少梨园女子的梦想!就算做妾,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天大的喜事。陈圆圆趋之若鹜,她也再一次看到了那道天花板,改变出身和命运的那道天花板。可惜啊贡若甫的老婆不愿意。

  一个青楼女子,你玩一玩可以,但想娶进门,还真没门。孔老夫子定的规矩,无数女子都填不满的鸿沟。

  我们只能说是陈圆圆的相貌太过于惊人,当贡修龄见了之后,不仅绝了儿子的念想,还称之为“贵人”,然后把她放了。

  陈圆圆自由了!那道天花板她似乎真的捅破了,当她遇见冒辟疆的时候,我都以后她真的实现了逆袭。可惜他们的缘分很快就淹没在农民起义的大潮中。然后她就被外戚田弘遇掠夺进京,成了田的暖脚被,不久就被田献给了吴三桂。

  吴三桂甚是宠幸她,但她的名气太大了,以至于成为刘宗敏攻进北京的内在动力和首要目标。身居山海关的吴三桂也远水解不了近渴,陈圆圆最终落入刘宗敏的魔掌,成为他账下的美人。

  美人帐下犹歌舞,可惜不是自己军中,吴三桂痛啊!

  邹枢、贡若甫、冒辟疆、田弘遇、吴三桂、刘宗敏……原来她一直都是个戏子,被人转来转去。这些事情在她踏进梨园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所谓的自由,所谓的天花板,都是她的天真。

  没办法,谁让她漂亮呢?男人,不就是裤裆里这点儿事吗?

image.png

  (二)乱世情缘:问世间情为何物

  在明代,唐伯虎有“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之称,其实有些名副其实。他所谓的“六如”即六位如花似玉的如夫人不过是后人可怜而演绎出的。他早年因科场舞弊差点丢了性命,那还什么兴致“三笑戏秋香”?但冒辟疆不一样,窃以为如果冒辟疆早生一些时间,这“第一”的称号恐怕要易主了。

  冒辟疆才华横溢,冠绝江南,有“东南秀影”之雅号,位列“明末四公子”,后人称之为四人之中最具民族气节的。

  他风流倜傥,更一日不可无女人。与他有关系并有明确记载的女性就有十多个,且个个都是才艺双绝,世人有“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的赞誉。秦淮名妓董小宛(令顺治皇帝念念不忘的董鄂妃)比他小了十六岁,但甘愿为妾,侍奉左右。另外王节、李湘真、吴扣扣等一众才女无不心甘情愿为其宽衣解带。他享年82岁,19岁娶中书舍人苏文韩的女儿苏元芳, 68岁仍纳一妾,真真一辈子都没有闲着。书读到这个地步,可谓读通透了。

  陈圆圆为董小宛的闺蜜,也曾托身冒辟疆。公元1641年春,冒辟疆回乡省亲途经苏州。他本风流成性,得知陈圆圆大名,焉能不亲自拜访?多年之后,冒辟疆隐居山林,回忆起陈圆圆的歌声,动情写道:“咿呀啁哳之调,乃出之陈姬身回,如云出岫,如珠在盘,令人欲仙欲死。”

  陈圆圆何尝不是如此?她对冒辟疆更是一见倾心。春宵苦短,几经缠绵;离别情长,望断泪眼。临别时,两人约定八月中秋再见。可惜八月时张献忠已经拿下襄阳随州,正攻占信阳,李自成也正向叶县进兵。大明王朝已经风雨飘摇。但冒辟疆还是按时来到苏州,当他到苏州时惊闻陈圆圆被人掠取,“讯陈姬,则已为窦霍豪家掠去,闻之惨然”。他乃一介书生,在那个乱世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或许是上天可怜,几日之后,他在苏州城外意外的又见到了陈圆圆,两人遂山盟海誓,并定下迎娶之日。

  如果就此,陈圆圆就和他的好姐妹董小宛一样入住冒府,过着琴棋书画,清贫但快乐的日子;如果这样,甚至或许也就没有了“大清入关”,我们的世界也是另一番光景。但历史始终无法改写,到约定之日(公元1642年二月)冒辟疆来迎娶陈圆圆,可她再次被豪门大族掠取。这次掠走她的人正是田弘遇,崇祯皇帝的老丈人,田贵妃的老爹。

  命运毫不留情的开了个玩笑。从此陈圆圆在京城内浮浮沉沉,反正不是他;从此冒辟疆浪迹江南反清复明,身边燕瘦环肥。

  公元1693年,冒辟疆终老。两年后,陈圆圆病逝。最后日子,冒辟疆把陈圆圆写进他的《影梅庵忆语》中,情真意切,算是对那段感情的祭奠。最后岁月,陈圆圆皈依道门,听暮鼓晨钟,看朝霞夕阳,在苍山洱海的道观里,或许她也会想起冒辟疆。

  会有恨吗?一定会有的!因为她真真切切的爱过那个男人。她这一生,身子归谁,她无权做主,但心在何处,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本将心向明月,可惜,明月常缺。

image.png

  (三)流落京城:侯门一入深似海

  “裙带”这个词真是挺有意思的。“裙”自然是女子之“裙”;“带”自然是绳带牵连之意。通过女子的“裙”把相关的人绳在一起者,是不是很美好?至少听起来不错。比如大词人周邦彦和宋徽宗赵佶他们也应属于裙带,为什么呢?因为李师师啊,两人至少都在李师师的温柔乡中沉睡过。其实这种裙带还算正常,那些是不正常的呢?外戚!

  外戚实在是中国历史上最奇葩的存在。就因为自家女儿嫁给了皇帝,自家也就成了皇帝的裙带,然后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爹爹成了国仗,她兄弟成了国舅,摇身晋级豪门。像杨玉怀,白居易曾道“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更有甚者,皇帝一旦死了,小皇帝继位,那外戚更是飞扬跋扈,甚至独揽超纲,以至于萌生不臣之心的也不在话下。这样的事情在西汉东汉乃至唐宋,不绝史册。

  窃以为,外戚与宦官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耻的存在。于社稷无寸功,于人民无寸绩,却得享富贵与权势。他们一个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一个献祭了自己的男身,总之都是出卖身体的主儿,还不如青楼中出台卖唱的风尘女子。只是比较可悲的是这种人不但从来未曾消失,反而越来越大。

  田弘遇就是外戚,虽然已经天下大乱,但崇祯皇帝的裙带还是很管用的。当冒辟疆前来迎娶陈圆圆的时候,她已经落到了田弘遇的手里。据《茨村咏史新乐府》记载:“崇祯辛巳年(公元1642年),田贵妃父宏遇进香普陀,道过金阊,渔猎声妓,遂挟沅以归”。这段文字充分说明田弘遇的强盗本色,他是看见了美女就抓啊,艳名远播的陈圆圆焉能幸免?

  或许这也是注定了的,不被田弘遇带到京城,她怎么会遇上吴三桂?当我们后人唏嘘这些故事时,不得不生出对命运的敬畏。似乎无论你如何挣扎如何努力,都始终摆脱不了它给你设定的轨道和藩篱。我当然不是宿命主义者,但这一切一切的,让我不得不怀疑大主宰的存在。

  陈圆圆成了田弘遇的家乐演员,其实就是“家妓”,但她也只能逆来顺受。我们不能指责这样的弱女子,在那个时代,能苟且偷生已经不易。

  不是谁都有勇气选择去死的!再说她为什么要死?为大明朝而死?呵呵,笑话,她欠大明朝吗?!她不欠!至少她现在能安稳的吃口饭!不是吗?尽管外面刀兵四起,但田弘遇这棵大树还是可以遮风挡雨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些是孔门弟子的事情,是崇祯皇帝的事情,而她只是一个唱歌的戏子。

  所以我能理解现在的纸醉金迷。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跟读书人谈理想那是未来,跟企业家谈责任那是现实,跟戏子呢?只能谈票子!

  戏子当道,票子当然也当道。

image.png

  (四)江山美人:冲冠一怒为红颜

  陈圆圆的转机或者说命中注定的机缘却不在票子,毕竟有些东西是钱玩不转的。田贵妃死了,田弘遇的裙带断了,一个死掉女儿的皇帝岳父就真的不值钱了,况且崇祯也是泥菩萨过河,只等赶赴景山的那一天。

  但田弘遇不怕,为什么呢?因为他善于钻营啊!当田贵妃去世后,他毫不犹豫的就抱上了军中实权派吴三桂的大腿,陈圆圆也自然的成了他奉献给吴三桂的见面礼。

  历史终于来到这一天——

  田弘遇请吴三桂赴家喝酒,“出群姬调丝竹,皆殊秀。一淡妆者,统诸美而先众音,情艳意娇。”这位淡妆丽质者正是陈圆圆,吴三桂也“不觉其神移心荡也”。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就像吕不韦收赵姬,董卓认貂蝉一样,田弘遇认陈圆圆为干女儿,并将其许配给吴三桂。做不成外戚,还可以联姻嘛!我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步好棋,哎,中国的“干女儿”大概也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如果一切就此打住,陈圆圆也算有个好归宿。但命运还是没有放过她,可能是她上辈子屠杀了银河系把,也或者是崇祯皇帝太过倒霉。一个张献忠已经够折腾的了,又来一个更能折腾的李自成,关键是山海关外多尔衮也已经兵临城下。还有蝗虫,山东河南河北到处闹蝗虫。哎,有时候会觉得可笑,中国的历史,真正的推动者,似乎就是这些个不起眼的小动物——蝗虫!东汉红巾军,唐朝黄巢等等,他们都是背后元凶!

  蝗虫不是人,他们也只是啃啃庄稼;有些人比蝗虫还可怕,比如贪官污吏,他们直接喝老百姓的血!

  公元1644年一月,吴三桂领兵山海关,李自成攻破北京城。

  于是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颇为滑稽的一面——吴三桂佣兵三海关,抵御多尔衮,但他保护的大明连都城都没有了,皇帝夜自杀了。他怎么办?投降外族还是臣服李自成?这样的问题本不该成为问题,谁愿意做汉奸啊!

  正当吴三桂的天平倾向于李自成之时,刘宗敏横插了一杠子——他掠取陈圆圆,做了压寨夫人。

  陈圆圆成了压倒吴三桂选择的最后一根稻草——《明史·流寇》称:“初,三桂奉诏入援至山海关,京师陷,犹豫不进。自成劫其父襄,作书招之,三桂欲降,至滦州,闻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愤甚,疾归山海,袭破贼将。自成怒,亲部贼十余万,执吴襄于军,东攻山海关,以别将从一片石越关外。三桂惧,乞降于我”。

  吴三桂联合多尔衮把李自成赶出了北京城,救回了陈圆圆,然后带着陈圆圆,南征北战,直到成为独霸云南的“平西王”。

  中国的历史最终在陈圆圆身边打了个转,几个大男人,几个大英雄——吴三桂、李自成、多尔衮、刘宗敏,几个王权,几个政府——大明王朝、大顺王朝、大清王朝,就这么在这个小女子身前被旋进了滚滚洪流,把那些所谓的英雄与史诗,冲荡的干干净净,而她却还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不问世事,任人摆布!

  这一切跟她本来也没有关系!但谁让她美呢?这美,犹如蜜糖,其实就算穿肠毒药,也自有人甘之若饴。这历史,就如同她的百褶裙,优雅但已经肮脏。

image.png

  (五)后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门前冷落车马稀。

  年老色衰的陈圆圆在平西王府中渐渐失宠。男人对女人的选择,年轻漂亮是永远且唯一的标准。她脱下宫装,披上道袍,从此青灯为伴,了此残生。

  公元1678年,吴三桂兵败而亡,陈圆圆还不知在哪个道观里静修。公元1695年(康熙三十四年),陈圆圆辞别尘世,她的一生终于像她的名字一般,画上了“圆”。

  美丽归土,寿终正寝,这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繁华,人人都渴望的繁华,人人都以为会永远常驻的繁华,最终的归宿还是平淡。大明,大清,拟或大顺,在她的记忆中,始终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始终抵不过一个冒辟疆。

  就像《牡丹亭》中唱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溅!”

  这世界,唯有时光与爱情不可替代。这世界,难道美丽真的有罪?是为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一)此身谁属:莫问奴归处

  此生最不能选择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出身,此生最不能左右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命运。龙生龙未必是真的,但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却是不可否认的。或许有一日我们把自己折腾的遍体鳞伤,甚至自认为已经脱离了出身与命运的枷锁,但当某一件事来临,我们瞬间就会被打回原形,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我们自以为是认为的捅破了一层天花板,但也仅仅如此。就算如此,也已经拼尽了我们全部的力气、耗尽了我们全部的幸运。很多时候,很多人,连这一道天花板,都够不到,甚至看不到。他们怎么办?古往今来的答案都一样:顺便。

  所有当陈圆圆被她的姨夫卖进梨花戏班时,她不应该有任何怨言,而且应该感激,毕竟是梨园,不是妓院。那些个青楼女子在投胎之前也是梦想做公主或者格格的,虽被迫出台,但也会留一丝念想。

  陈圆圆生于货郎之家,母亲早亡,是在苏州桃花坞姨娘家长大的。桃花坞虽然不是燕子坞,但也是好地方。明代才子唐伯虎曾隐居于此,并由诗云“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可惜啊,陈圆圆晚生了百年,不然素来风流的唐大才子断然不会让佳人如此委屈。

  有些人的风华就算坠入泥潭也掩盖不了,陈圆圆大概就属于这一种。她“容辞闲雅,额秀颐丰”,一登台开腔,就“观者为之魂断”,她也很快成为了梨园内的台柱子,成了“腕”,而且是“大腕”,这或许让她觉得她可以选择了,于是她喜欢上了邹枢。邹枢是一个穷书生,摇头晃脑的念一念“两情若是久长时”还行,要真动“真金白银”,那还是算了吧。

  同时,江阴贡修龄(万历四十七年进士)之子贡若甫也看上了陈圆圆,并用重金给她赎身,要她做妾。

  赎身啊?多少梨园女子的梦想!就算做妾,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天大的喜事。陈圆圆趋之若鹜,她也再一次看到了那道天花板,改变出身和命运的那道天花板。可惜啊贡若甫的老婆不愿意。

  一个青楼女子,你玩一玩可以,但想娶进门,还真没门。孔老夫子定的规矩,无数女子都填不满的鸿沟。

  我们只能说是陈圆圆的相貌太过于惊人,当贡修龄见了之后,不仅绝了儿子的念想,还称之为“贵人”,然后把她放了。

  陈圆圆自由了!那道天花板她似乎真的捅破了,当她遇见冒辟疆的时候,我都以后她真的实现了逆袭。可惜他们的缘分很快就淹没在农民起义的大潮中。然后她就被外戚田弘遇掠夺进京,成了田的暖脚被,不久就被田献给了吴三桂。

  吴三桂甚是宠幸她,但她的名气太大了,以至于成为刘宗敏攻进北京的内在动力和首要目标。身居山海关的吴三桂也远水解不了近渴,陈圆圆最终落入刘宗敏的魔掌,成为他账下的美人。

  美人帐下犹歌舞,可惜不是自己军中,吴三桂痛啊!

  邹枢、贡若甫、冒辟疆、田弘遇、吴三桂、刘宗敏……原来她一直都是个戏子,被人转来转去。这些事情在她踏进梨园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所谓的自由,所谓的天花板,都是她的天真。

  没办法,谁让她漂亮呢?男人,不就是裤裆里这点儿事吗?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今天趣历史小编来说说陈圆圆的故事。

  在《鹿鼎记》中,陈圆圆是吴三桂的小妾,但和李自成生下阿珂。很多影视作品中都有出现过陈圆圆这个角色,她的经历也各自不同,那历史上真正的陈圆圆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陈圆圆是“秦淮八艳”之一,她的确当过吴三桂的妾,后来李自成攻入京城,陈圆圆被刘宗敏看上,导致吴三桂大怒,将清军带入关内,可以说陈圆圆间接改变了历史,甚至成为历史上的罪人,但这一切真是陈圆圆一手造成的么?

image.png

  (一)此身谁属:莫问奴归处

  此生最不能选择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出身,此生最不能左右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命运。龙生龙未必是真的,但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却是不可否认的。或许有一日我们把自己折腾的遍体鳞伤,甚至自认为已经脱离了出身与命运的枷锁,但当某一件事来临,我们瞬间就会被打回原形,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我们自以为是认为的捅破了一层天花板,但也仅仅如此。就算如此,也已经拼尽了我们全部的力气、耗尽了我们全部的幸运。很多时候,很多人,连这一道天花板,都够不到,甚至看不到。他们怎么办?古往今来的答案都一样:顺便。

  所有当陈圆圆被她的姨夫卖进梨花戏班时,她不应该有任何怨言,而且应该感激,毕竟是梨园,不是妓院。那些个青楼女子在投胎之前也是梦想做公主或者格格的,虽被迫出台,但也会留一丝念想。

  陈圆圆生于货郎之家,母亲早亡,是在苏州桃花坞姨娘家长大的。桃花坞虽然不是燕子坞,但也是好地方。明代才子唐伯虎曾隐居于此,并由诗云“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可惜啊,陈圆圆晚生了百年,不然素来风流的唐大才子断然不会让佳人如此委屈。

  有些人的风华就算坠入泥潭也掩盖不了,陈圆圆大概就属于这一种。她“容辞闲雅,额秀颐丰”,一登台开腔,就“观者为之魂断”,她也很快成为了梨园内的台柱子,成了“腕”,而且是“大腕”,这或许让她觉得她可以选择了,于是她喜欢上了邹枢。邹枢是一个穷书生,摇头晃脑的念一念“两情若是久长时”还行,要真动“真金白银”,那还是算了吧。

  同时,江阴贡修龄(万历四十七年进士)之子贡若甫也看上了陈圆圆,并用重金给她赎身,要她做妾。

  赎身啊?多少梨园女子的梦想!就算做妾,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天大的喜事。陈圆圆趋之若鹜,她也再一次看到了那道天花板,改变出身和命运的那道天花板。可惜啊贡若甫的老婆不愿意。

  一个青楼女子,你玩一玩可以,但想娶进门,还真没门。孔老夫子定的规矩,无数女子都填不满的鸿沟。

  我们只能说是陈圆圆的相貌太过于惊人,当贡修龄见了之后,不仅绝了儿子的念想,还称之为“贵人”,然后把她放了。

  陈圆圆自由了!那道天花板她似乎真的捅破了,当她遇见冒辟疆的时候,我都以后她真的实现了逆袭。可惜他们的缘分很快就淹没在农民起义的大潮中。然后她就被外戚田弘遇掠夺进京,成了田的暖脚被,不久就被田献给了吴三桂。

  吴三桂甚是宠幸她,但她的名气太大了,以至于成为刘宗敏攻进北京的内在动力和首要目标。身居山海关的吴三桂也远水解不了近渴,陈圆圆最终落入刘宗敏的魔掌,成为他账下的美人。

  美人帐下犹歌舞,可惜不是自己军中,吴三桂痛啊!

  邹枢、贡若甫、冒辟疆、田弘遇、吴三桂、刘宗敏……原来她一直都是个戏子,被人转来转去。这些事情在她踏进梨园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所谓的自由,所谓的天花板,都是她的天真。

  没办法,谁让她漂亮呢?男人,不就是裤裆里这点儿事吗?

image.png

  (二)乱世情缘:问世间情为何物

  在明代,唐伯虎有“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之称,其实有些名副其实。他所谓的“六如”即六位如花似玉的如夫人不过是后人可怜而演绎出的。他早年因科场舞弊差点丢了性命,那还什么兴致“三笑戏秋香”?但冒辟疆不一样,窃以为如果冒辟疆早生一些时间,这“第一”的称号恐怕要易主了。

  冒辟疆才华横溢,冠绝江南,有“东南秀影”之雅号,位列“明末四公子”,后人称之为四人之中最具民族气节的。

  他风流倜傥,更一日不可无女人。与他有关系并有明确记载的女性就有十多个,且个个都是才艺双绝,世人有“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的赞誉。秦淮名妓董小宛(令顺治皇帝念念不忘的董鄂妃)比他小了十六岁,但甘愿为妾,侍奉左右。另外王节、李湘真、吴扣扣等一众才女无不心甘情愿为其宽衣解带。他享年82岁,19岁娶中书舍人苏文韩的女儿苏元芳, 68岁仍纳一妾,真真一辈子都没有闲着。书读到这个地步,可谓读通透了。

  陈圆圆为董小宛的闺蜜,也曾托身冒辟疆。公元1641年春,冒辟疆回乡省亲途经苏州。他本风流成性,得知陈圆圆大名,焉能不亲自拜访?多年之后,冒辟疆隐居山林,回忆起陈圆圆的歌声,动情写道:“咿呀啁哳之调,乃出之陈姬身回,如云出岫,如珠在盘,令人欲仙欲死。”

  陈圆圆何尝不是如此?她对冒辟疆更是一见倾心。春宵苦短,几经缠绵;离别情长,望断泪眼。临别时,两人约定八月中秋再见。可惜八月时张献忠已经拿下襄阳随州,正攻占信阳,李自成也正向叶县进兵。大明王朝已经风雨飘摇。但冒辟疆还是按时来到苏州,当他到苏州时惊闻陈圆圆被人掠取,“讯陈姬,则已为窦霍豪家掠去,闻之惨然”。他乃一介书生,在那个乱世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或许是上天可怜,几日之后,他在苏州城外意外的又见到了陈圆圆,两人遂山盟海誓,并定下迎娶之日。

  如果就此,陈圆圆就和他的好姐妹董小宛一样入住冒府,过着琴棋书画,清贫但快乐的日子;如果这样,甚至或许也就没有了“大清入关”,我们的世界也是另一番光景。但历史始终无法改写,到约定之日(公元1642年二月)冒辟疆来迎娶陈圆圆,可她再次被豪门大族掠取。这次掠走她的人正是田弘遇,崇祯皇帝的老丈人,田贵妃的老爹。

  命运毫不留情的开了个玩笑。从此陈圆圆在京城内浮浮沉沉,反正不是他;从此冒辟疆浪迹江南反清复明,身边燕瘦环肥。

  公元1693年,冒辟疆终老。两年后,陈圆圆病逝。最后日子,冒辟疆把陈圆圆写进他的《影梅庵忆语》中,情真意切,算是对那段感情的祭奠。最后岁月,陈圆圆皈依道门,听暮鼓晨钟,看朝霞夕阳,在苍山洱海的道观里,或许她也会想起冒辟疆。

  会有恨吗?一定会有的!因为她真真切切的爱过那个男人。她这一生,身子归谁,她无权做主,但心在何处,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本将心向明月,可惜,明月常缺。

image.png

  (三)流落京城:侯门一入深似海

  “裙带”这个词真是挺有意思的。“裙”自然是女子之“裙”;“带”自然是绳带牵连之意。通过女子的“裙”把相关的人绳在一起者,是不是很美好?至少听起来不错。比如大词人周邦彦和宋徽宗赵佶他们也应属于裙带,为什么呢?因为李师师啊,两人至少都在李师师的温柔乡中沉睡过。其实这种裙带还算正常,那些是不正常的呢?外戚!

  外戚实在是中国历史上最奇葩的存在。就因为自家女儿嫁给了皇帝,自家也就成了皇帝的裙带,然后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爹爹成了国仗,她兄弟成了国舅,摇身晋级豪门。像杨玉怀,白居易曾道“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更有甚者,皇帝一旦死了,小皇帝继位,那外戚更是飞扬跋扈,甚至独揽超纲,以至于萌生不臣之心的也不在话下。这样的事情在西汉东汉乃至唐宋,不绝史册。

  窃以为,外戚与宦官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耻的存在。于社稷无寸功,于人民无寸绩,却得享富贵与权势。他们一个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一个献祭了自己的男身,总之都是出卖身体的主儿,还不如青楼中出台卖唱的风尘女子。只是比较可悲的是这种人不但从来未曾消失,反而越来越大。

  田弘遇就是外戚,虽然已经天下大乱,但崇祯皇帝的裙带还是很管用的。当冒辟疆前来迎娶陈圆圆的时候,她已经落到了田弘遇的手里。据《茨村咏史新乐府》记载:“崇祯辛巳年(公元1642年),田贵妃父宏遇进香普陀,道过金阊,渔猎声妓,遂挟沅以归”。这段文字充分说明田弘遇的强盗本色,他是看见了美女就抓啊,艳名远播的陈圆圆焉能幸免?

  或许这也是注定了的,不被田弘遇带到京城,她怎么会遇上吴三桂?当我们后人唏嘘这些故事时,不得不生出对命运的敬畏。似乎无论你如何挣扎如何努力,都始终摆脱不了它给你设定的轨道和藩篱。我当然不是宿命主义者,但这一切一切的,让我不得不怀疑大主宰的存在。

  陈圆圆成了田弘遇的家乐演员,其实就是“家妓”,但她也只能逆来顺受。我们不能指责这样的弱女子,在那个时代,能苟且偷生已经不易。

  不是谁都有勇气选择去死的!再说她为什么要死?为大明朝而死?呵呵,笑话,她欠大明朝吗?!她不欠!至少她现在能安稳的吃口饭!不是吗?尽管外面刀兵四起,但田弘遇这棵大树还是可以遮风挡雨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些是孔门弟子的事情,是崇祯皇帝的事情,而她只是一个唱歌的戏子。

  所以我能理解现在的纸醉金迷。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跟读书人谈理想那是未来,跟企业家谈责任那是现实,跟戏子呢?只能谈票子!

  戏子当道,票子当然也当道。

image.png

  (四)江山美人:冲冠一怒为红颜

  陈圆圆的转机或者说命中注定的机缘却不在票子,毕竟有些东西是钱玩不转的。田贵妃死了,田弘遇的裙带断了,一个死掉女儿的皇帝岳父就真的不值钱了,况且崇祯也是泥菩萨过河,只等赶赴景山的那一天。

  但田弘遇不怕,为什么呢?因为他善于钻营啊!当田贵妃去世后,他毫不犹豫的就抱上了军中实权派吴三桂的大腿,陈圆圆也自然的成了他奉献给吴三桂的见面礼。

  历史终于来到这一天——

  田弘遇请吴三桂赴家喝酒,“出群姬调丝竹,皆殊秀。一淡妆者,统诸美而先众音,情艳意娇。”这位淡妆丽质者正是陈圆圆,吴三桂也“不觉其神移心荡也”。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就像吕不韦收赵姬,董卓认貂蝉一样,田弘遇认陈圆圆为干女儿,并将其许配给吴三桂。做不成外戚,还可以联姻嘛!我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步好棋,哎,中国的“干女儿”大概也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如果一切就此打住,陈圆圆也算有个好归宿。但命运还是没有放过她,可能是她上辈子屠杀了银河系把,也或者是崇祯皇帝太过倒霉。一个张献忠已经够折腾的了,又来一个更能折腾的李自成,关键是山海关外多尔衮也已经兵临城下。还有蝗虫,山东河南河北到处闹蝗虫。哎,有时候会觉得可笑,中国的历史,真正的推动者,似乎就是这些个不起眼的小动物——蝗虫!东汉红巾军,唐朝黄巢等等,他们都是背后元凶!

  蝗虫不是人,他们也只是啃啃庄稼;有些人比蝗虫还可怕,比如贪官污吏,他们直接喝老百姓的血!

  公元1644年一月,吴三桂领兵山海关,李自成攻破北京城。

  于是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颇为滑稽的一面——吴三桂佣兵三海关,抵御多尔衮,但他保护的大明连都城都没有了,皇帝夜自杀了。他怎么办?投降外族还是臣服李自成?这样的问题本不该成为问题,谁愿意做汉奸啊!

  正当吴三桂的天平倾向于李自成之时,刘宗敏横插了一杠子——他掠取陈圆圆,做了压寨夫人。

  陈圆圆成了压倒吴三桂选择的最后一根稻草——《明史·流寇》称:“初,三桂奉诏入援至山海关,京师陷,犹豫不进。自成劫其父襄,作书招之,三桂欲降,至滦州,闻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愤甚,疾归山海,袭破贼将。自成怒,亲部贼十余万,执吴襄于军,东攻山海关,以别将从一片石越关外。三桂惧,乞降于我”。

  吴三桂联合多尔衮把李自成赶出了北京城,救回了陈圆圆,然后带着陈圆圆,南征北战,直到成为独霸云南的“平西王”。

  中国的历史最终在陈圆圆身边打了个转,几个大男人,几个大英雄——吴三桂、李自成、多尔衮、刘宗敏,几个王权,几个政府——大明王朝、大顺王朝、大清王朝,就这么在这个小女子身前被旋进了滚滚洪流,把那些所谓的英雄与史诗,冲荡的干干净净,而她却还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不问世事,任人摆布!

  这一切跟她本来也没有关系!但谁让她美呢?这美,犹如蜜糖,其实就算穿肠毒药,也自有人甘之若饴。这历史,就如同她的百褶裙,优雅但已经肮脏。

image.png

  (五)后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门前冷落车马稀。

  年老色衰的陈圆圆在平西王府中渐渐失宠。男人对女人的选择,年轻漂亮是永远且唯一的标准。她脱下宫装,披上道袍,从此青灯为伴,了此残生。

  公元1678年,吴三桂兵败而亡,陈圆圆还不知在哪个道观里静修。公元1695年(康熙三十四年),陈圆圆辞别尘世,她的一生终于像她的名字一般,画上了“圆”。

  美丽归土,寿终正寝,这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繁华,人人都渴望的繁华,人人都以为会永远常驻的繁华,最终的归宿还是平淡。大明,大清,拟或大顺,在她的记忆中,始终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始终抵不过一个冒辟疆。

  就像《牡丹亭》中唱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溅!”

  这世界,唯有时光与爱情不可替代。这世界,难道美丽真的有罪?是为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二)乱世情缘:问世间情为何物

  在明代,唐伯虎有“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之称,其实有些名副其实。他所谓的“六如”即六位如花似玉的如夫人不过是后人可怜而演绎出的。他早年因科场舞弊差点丢了性命,那还什么兴致“三笑戏秋香”?但冒辟疆不一样,窃以为如果冒辟疆早生一些时间,这“第一”的称号恐怕要易主了。

  冒辟疆才华横溢,冠绝江南,有“东南秀影”之雅号,位列“明末四公子”,后人称之为四人之中最具民族气节的。

  他风流倜傥,更一日不可无女人。与他有关系并有明确记载的女性就有十多个,且个个都是才艺双绝,世人有“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的赞誉。秦淮名妓董小宛(令顺治皇帝念念不忘的董鄂妃)比他小了十六岁,但甘愿为妾,侍奉左右。另外王节、李湘真、吴扣扣等一众才女无不心甘情愿为其宽衣解带。他享年82岁,19岁娶中书舍人苏文韩的女儿苏元芳, 68岁仍纳一妾,真真一辈子都没有闲着。书读到这个地步,可谓读通透了。

  陈圆圆为董小宛的闺蜜,也曾托身冒辟疆。公元1641年春,冒辟疆回乡省亲途经苏州。他本风流成性,得知陈圆圆大名,焉能不亲自拜访?多年之后,冒辟疆隐居山林,回忆起陈圆圆的歌声,动情写道:“咿呀啁哳之调,乃出之陈姬身回,如云出岫,如珠在盘,令人欲仙欲死。”

  陈圆圆何尝不是如此?她对冒辟疆更是一见倾心。春宵苦短,几经缠绵;离别情长,望断泪眼。临别时,两人约定八月中秋再见。可惜八月时张献忠已经拿下襄阳随州,正攻占信阳,李自成也正向叶县进兵。大明王朝已经风雨飘摇。但冒辟疆还是按时来到苏州,当他到苏州时惊闻陈圆圆被人掠取,“讯陈姬,则已为窦霍豪家掠去,闻之惨然”。他乃一介书生,在那个乱世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或许是上天可怜,几日之后,他在苏州城外意外的又见到了陈圆圆,两人遂山盟海誓,并定下迎娶之日。

  如果就此,陈圆圆就和他的好姐妹董小宛一样入住冒府,过着琴棋书画,清贫但快乐的日子;如果这样,甚至或许也就没有了“大清入关”,我们的世界也是另一番光景。但历史始终无法改写,到约定之日(公元1642年二月)冒辟疆来迎娶陈圆圆,可她再次被豪门大族掠取。这次掠走她的人正是田弘遇,崇祯皇帝的老丈人,田贵妃的老爹。

  命运毫不留情的开了个玩笑。从此陈圆圆在京城内浮浮沉沉,反正不是他;从此冒辟疆浪迹江南反清复明,身边燕瘦环肥。

  公元1693年,冒辟疆终老。两年后,陈圆圆病逝。最后日子,冒辟疆把陈圆圆写进他的《影梅庵忆语》中,情真意切,算是对那段感情的祭奠。最后岁月,陈圆圆皈依道门,听暮鼓晨钟,看朝霞夕阳,在苍山洱海的道观里,或许她也会想起冒辟疆。

  会有恨吗?一定会有的!因为她真真切切的爱过那个男人。她这一生,身子归谁,她无权做主,但心在何处,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本将心向明月,可惜,明月常缺。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今天趣历史小编来说说陈圆圆的故事。

  在《鹿鼎记》中,陈圆圆是吴三桂的小妾,但和李自成生下阿珂。很多影视作品中都有出现过陈圆圆这个角色,她的经历也各自不同,那历史上真正的陈圆圆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陈圆圆是“秦淮八艳”之一,她的确当过吴三桂的妾,后来李自成攻入京城,陈圆圆被刘宗敏看上,导致吴三桂大怒,将清军带入关内,可以说陈圆圆间接改变了历史,甚至成为历史上的罪人,但这一切真是陈圆圆一手造成的么?

image.png

  (一)此身谁属:莫问奴归处

  此生最不能选择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出身,此生最不能左右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命运。龙生龙未必是真的,但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却是不可否认的。或许有一日我们把自己折腾的遍体鳞伤,甚至自认为已经脱离了出身与命运的枷锁,但当某一件事来临,我们瞬间就会被打回原形,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我们自以为是认为的捅破了一层天花板,但也仅仅如此。就算如此,也已经拼尽了我们全部的力气、耗尽了我们全部的幸运。很多时候,很多人,连这一道天花板,都够不到,甚至看不到。他们怎么办?古往今来的答案都一样:顺便。

  所有当陈圆圆被她的姨夫卖进梨花戏班时,她不应该有任何怨言,而且应该感激,毕竟是梨园,不是妓院。那些个青楼女子在投胎之前也是梦想做公主或者格格的,虽被迫出台,但也会留一丝念想。

  陈圆圆生于货郎之家,母亲早亡,是在苏州桃花坞姨娘家长大的。桃花坞虽然不是燕子坞,但也是好地方。明代才子唐伯虎曾隐居于此,并由诗云“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可惜啊,陈圆圆晚生了百年,不然素来风流的唐大才子断然不会让佳人如此委屈。

  有些人的风华就算坠入泥潭也掩盖不了,陈圆圆大概就属于这一种。她“容辞闲雅,额秀颐丰”,一登台开腔,就“观者为之魂断”,她也很快成为了梨园内的台柱子,成了“腕”,而且是“大腕”,这或许让她觉得她可以选择了,于是她喜欢上了邹枢。邹枢是一个穷书生,摇头晃脑的念一念“两情若是久长时”还行,要真动“真金白银”,那还是算了吧。

  同时,江阴贡修龄(万历四十七年进士)之子贡若甫也看上了陈圆圆,并用重金给她赎身,要她做妾。

  赎身啊?多少梨园女子的梦想!就算做妾,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天大的喜事。陈圆圆趋之若鹜,她也再一次看到了那道天花板,改变出身和命运的那道天花板。可惜啊贡若甫的老婆不愿意。

  一个青楼女子,你玩一玩可以,但想娶进门,还真没门。孔老夫子定的规矩,无数女子都填不满的鸿沟。

  我们只能说是陈圆圆的相貌太过于惊人,当贡修龄见了之后,不仅绝了儿子的念想,还称之为“贵人”,然后把她放了。

  陈圆圆自由了!那道天花板她似乎真的捅破了,当她遇见冒辟疆的时候,我都以后她真的实现了逆袭。可惜他们的缘分很快就淹没在农民起义的大潮中。然后她就被外戚田弘遇掠夺进京,成了田的暖脚被,不久就被田献给了吴三桂。

  吴三桂甚是宠幸她,但她的名气太大了,以至于成为刘宗敏攻进北京的内在动力和首要目标。身居山海关的吴三桂也远水解不了近渴,陈圆圆最终落入刘宗敏的魔掌,成为他账下的美人。

  美人帐下犹歌舞,可惜不是自己军中,吴三桂痛啊!

  邹枢、贡若甫、冒辟疆、田弘遇、吴三桂、刘宗敏……原来她一直都是个戏子,被人转来转去。这些事情在她踏进梨园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所谓的自由,所谓的天花板,都是她的天真。

  没办法,谁让她漂亮呢?男人,不就是裤裆里这点儿事吗?

image.png

  (二)乱世情缘:问世间情为何物

  在明代,唐伯虎有“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之称,其实有些名副其实。他所谓的“六如”即六位如花似玉的如夫人不过是后人可怜而演绎出的。他早年因科场舞弊差点丢了性命,那还什么兴致“三笑戏秋香”?但冒辟疆不一样,窃以为如果冒辟疆早生一些时间,这“第一”的称号恐怕要易主了。

  冒辟疆才华横溢,冠绝江南,有“东南秀影”之雅号,位列“明末四公子”,后人称之为四人之中最具民族气节的。

  他风流倜傥,更一日不可无女人。与他有关系并有明确记载的女性就有十多个,且个个都是才艺双绝,世人有“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的赞誉。秦淮名妓董小宛(令顺治皇帝念念不忘的董鄂妃)比他小了十六岁,但甘愿为妾,侍奉左右。另外王节、李湘真、吴扣扣等一众才女无不心甘情愿为其宽衣解带。他享年82岁,19岁娶中书舍人苏文韩的女儿苏元芳, 68岁仍纳一妾,真真一辈子都没有闲着。书读到这个地步,可谓读通透了。

  陈圆圆为董小宛的闺蜜,也曾托身冒辟疆。公元1641年春,冒辟疆回乡省亲途经苏州。他本风流成性,得知陈圆圆大名,焉能不亲自拜访?多年之后,冒辟疆隐居山林,回忆起陈圆圆的歌声,动情写道:“咿呀啁哳之调,乃出之陈姬身回,如云出岫,如珠在盘,令人欲仙欲死。”

  陈圆圆何尝不是如此?她对冒辟疆更是一见倾心。春宵苦短,几经缠绵;离别情长,望断泪眼。临别时,两人约定八月中秋再见。可惜八月时张献忠已经拿下襄阳随州,正攻占信阳,李自成也正向叶县进兵。大明王朝已经风雨飘摇。但冒辟疆还是按时来到苏州,当他到苏州时惊闻陈圆圆被人掠取,“讯陈姬,则已为窦霍豪家掠去,闻之惨然”。他乃一介书生,在那个乱世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或许是上天可怜,几日之后,他在苏州城外意外的又见到了陈圆圆,两人遂山盟海誓,并定下迎娶之日。

  如果就此,陈圆圆就和他的好姐妹董小宛一样入住冒府,过着琴棋书画,清贫但快乐的日子;如果这样,甚至或许也就没有了“大清入关”,我们的世界也是另一番光景。但历史始终无法改写,到约定之日(公元1642年二月)冒辟疆来迎娶陈圆圆,可她再次被豪门大族掠取。这次掠走她的人正是田弘遇,崇祯皇帝的老丈人,田贵妃的老爹。

  命运毫不留情的开了个玩笑。从此陈圆圆在京城内浮浮沉沉,反正不是他;从此冒辟疆浪迹江南反清复明,身边燕瘦环肥。

  公元1693年,冒辟疆终老。两年后,陈圆圆病逝。最后日子,冒辟疆把陈圆圆写进他的《影梅庵忆语》中,情真意切,算是对那段感情的祭奠。最后岁月,陈圆圆皈依道门,听暮鼓晨钟,看朝霞夕阳,在苍山洱海的道观里,或许她也会想起冒辟疆。

  会有恨吗?一定会有的!因为她真真切切的爱过那个男人。她这一生,身子归谁,她无权做主,但心在何处,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本将心向明月,可惜,明月常缺。

image.png

  (三)流落京城:侯门一入深似海

  “裙带”这个词真是挺有意思的。“裙”自然是女子之“裙”;“带”自然是绳带牵连之意。通过女子的“裙”把相关的人绳在一起者,是不是很美好?至少听起来不错。比如大词人周邦彦和宋徽宗赵佶他们也应属于裙带,为什么呢?因为李师师啊,两人至少都在李师师的温柔乡中沉睡过。其实这种裙带还算正常,那些是不正常的呢?外戚!

  外戚实在是中国历史上最奇葩的存在。就因为自家女儿嫁给了皇帝,自家也就成了皇帝的裙带,然后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爹爹成了国仗,她兄弟成了国舅,摇身晋级豪门。像杨玉怀,白居易曾道“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更有甚者,皇帝一旦死了,小皇帝继位,那外戚更是飞扬跋扈,甚至独揽超纲,以至于萌生不臣之心的也不在话下。这样的事情在西汉东汉乃至唐宋,不绝史册。

  窃以为,外戚与宦官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耻的存在。于社稷无寸功,于人民无寸绩,却得享富贵与权势。他们一个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一个献祭了自己的男身,总之都是出卖身体的主儿,还不如青楼中出台卖唱的风尘女子。只是比较可悲的是这种人不但从来未曾消失,反而越来越大。

  田弘遇就是外戚,虽然已经天下大乱,但崇祯皇帝的裙带还是很管用的。当冒辟疆前来迎娶陈圆圆的时候,她已经落到了田弘遇的手里。据《茨村咏史新乐府》记载:“崇祯辛巳年(公元1642年),田贵妃父宏遇进香普陀,道过金阊,渔猎声妓,遂挟沅以归”。这段文字充分说明田弘遇的强盗本色,他是看见了美女就抓啊,艳名远播的陈圆圆焉能幸免?

  或许这也是注定了的,不被田弘遇带到京城,她怎么会遇上吴三桂?当我们后人唏嘘这些故事时,不得不生出对命运的敬畏。似乎无论你如何挣扎如何努力,都始终摆脱不了它给你设定的轨道和藩篱。我当然不是宿命主义者,但这一切一切的,让我不得不怀疑大主宰的存在。

  陈圆圆成了田弘遇的家乐演员,其实就是“家妓”,但她也只能逆来顺受。我们不能指责这样的弱女子,在那个时代,能苟且偷生已经不易。

  不是谁都有勇气选择去死的!再说她为什么要死?为大明朝而死?呵呵,笑话,她欠大明朝吗?!她不欠!至少她现在能安稳的吃口饭!不是吗?尽管外面刀兵四起,但田弘遇这棵大树还是可以遮风挡雨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些是孔门弟子的事情,是崇祯皇帝的事情,而她只是一个唱歌的戏子。

  所以我能理解现在的纸醉金迷。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跟读书人谈理想那是未来,跟企业家谈责任那是现实,跟戏子呢?只能谈票子!

  戏子当道,票子当然也当道。

image.png

  (四)江山美人:冲冠一怒为红颜

  陈圆圆的转机或者说命中注定的机缘却不在票子,毕竟有些东西是钱玩不转的。田贵妃死了,田弘遇的裙带断了,一个死掉女儿的皇帝岳父就真的不值钱了,况且崇祯也是泥菩萨过河,只等赶赴景山的那一天。

  但田弘遇不怕,为什么呢?因为他善于钻营啊!当田贵妃去世后,他毫不犹豫的就抱上了军中实权派吴三桂的大腿,陈圆圆也自然的成了他奉献给吴三桂的见面礼。

  历史终于来到这一天——

  田弘遇请吴三桂赴家喝酒,“出群姬调丝竹,皆殊秀。一淡妆者,统诸美而先众音,情艳意娇。”这位淡妆丽质者正是陈圆圆,吴三桂也“不觉其神移心荡也”。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就像吕不韦收赵姬,董卓认貂蝉一样,田弘遇认陈圆圆为干女儿,并将其许配给吴三桂。做不成外戚,还可以联姻嘛!我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步好棋,哎,中国的“干女儿”大概也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如果一切就此打住,陈圆圆也算有个好归宿。但命运还是没有放过她,可能是她上辈子屠杀了银河系把,也或者是崇祯皇帝太过倒霉。一个张献忠已经够折腾的了,又来一个更能折腾的李自成,关键是山海关外多尔衮也已经兵临城下。还有蝗虫,山东河南河北到处闹蝗虫。哎,有时候会觉得可笑,中国的历史,真正的推动者,似乎就是这些个不起眼的小动物——蝗虫!东汉红巾军,唐朝黄巢等等,他们都是背后元凶!

  蝗虫不是人,他们也只是啃啃庄稼;有些人比蝗虫还可怕,比如贪官污吏,他们直接喝老百姓的血!

  公元1644年一月,吴三桂领兵山海关,李自成攻破北京城。

  于是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颇为滑稽的一面——吴三桂佣兵三海关,抵御多尔衮,但他保护的大明连都城都没有了,皇帝夜自杀了。他怎么办?投降外族还是臣服李自成?这样的问题本不该成为问题,谁愿意做汉奸啊!

  正当吴三桂的天平倾向于李自成之时,刘宗敏横插了一杠子——他掠取陈圆圆,做了压寨夫人。

  陈圆圆成了压倒吴三桂选择的最后一根稻草——《明史·流寇》称:“初,三桂奉诏入援至山海关,京师陷,犹豫不进。自成劫其父襄,作书招之,三桂欲降,至滦州,闻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愤甚,疾归山海,袭破贼将。自成怒,亲部贼十余万,执吴襄于军,东攻山海关,以别将从一片石越关外。三桂惧,乞降于我”。

  吴三桂联合多尔衮把李自成赶出了北京城,救回了陈圆圆,然后带着陈圆圆,南征北战,直到成为独霸云南的“平西王”。

  中国的历史最终在陈圆圆身边打了个转,几个大男人,几个大英雄——吴三桂、李自成、多尔衮、刘宗敏,几个王权,几个政府——大明王朝、大顺王朝、大清王朝,就这么在这个小女子身前被旋进了滚滚洪流,把那些所谓的英雄与史诗,冲荡的干干净净,而她却还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不问世事,任人摆布!

  这一切跟她本来也没有关系!但谁让她美呢?这美,犹如蜜糖,其实就算穿肠毒药,也自有人甘之若饴。这历史,就如同她的百褶裙,优雅但已经肮脏。

image.png

  (五)后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门前冷落车马稀。

  年老色衰的陈圆圆在平西王府中渐渐失宠。男人对女人的选择,年轻漂亮是永远且唯一的标准。她脱下宫装,披上道袍,从此青灯为伴,了此残生。

  公元1678年,吴三桂兵败而亡,陈圆圆还不知在哪个道观里静修。公元1695年(康熙三十四年),陈圆圆辞别尘世,她的一生终于像她的名字一般,画上了“圆”。

  美丽归土,寿终正寝,这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繁华,人人都渴望的繁华,人人都以为会永远常驻的繁华,最终的归宿还是平淡。大明,大清,拟或大顺,在她的记忆中,始终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始终抵不过一个冒辟疆。

  就像《牡丹亭》中唱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溅!”

  这世界,唯有时光与爱情不可替代。这世界,难道美丽真的有罪?是为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三)流落京城:侯门一入深似海

  “裙带”这个词真是挺有意思的。“裙”自然是女子之“裙”;“带”自然是绳带牵连之意。通过女子的“裙”把相关的人绳在一起者,是不是很美好?至少听起来不错。比如大词人周邦彦和宋徽宗赵佶他们也应属于裙带,为什么呢?因为李师师啊,两人至少都在李师师的温柔乡中沉睡过。其实这种裙带还算正常,那些是不正常的呢?外戚!

  外戚实在是中国历史上最奇葩的存在。就因为自家女儿嫁给了皇帝,自家也就成了皇帝的裙带,然后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爹爹成了国仗,她兄弟成了国舅,摇身晋级豪门。像杨玉怀,白居易曾道“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更有甚者,皇帝一旦死了,小皇帝继位,那外戚更是飞扬跋扈,甚至独揽超纲,以至于萌生不臣之心的也不在话下。这样的事情在西汉东汉乃至唐宋,不绝史册。

  窃以为,外戚与宦官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耻的存在。于社稷无寸功,于人民无寸绩,却得享富贵与权势。他们一个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一个献祭了自己的男身,总之都是出卖身体的主儿,还不如青楼中出台卖唱的风尘女子。只是比较可悲的是这种人不但从来未曾消失,反而越来越大。

  田弘遇就是外戚,虽然已经天下大乱,但崇祯皇帝的裙带还是很管用的。当冒辟疆前来迎娶陈圆圆的时候,她已经落到了田弘遇的手里。据《茨村咏史新乐府》记载:“崇祯辛巳年(公元1642年),田贵妃父宏遇进香普陀,道过金阊,渔猎声妓,遂挟沅以归”。这段文字充分说明田弘遇的强盗本色,他是看见了美女就抓啊,艳名远播的陈圆圆焉能幸免?

  或许这也是注定了的,不被田弘遇带到京城,她怎么会遇上吴三桂?当我们后人唏嘘这些故事时,不得不生出对命运的敬畏。似乎无论你如何挣扎如何努力,都始终摆脱不了它给你设定的轨道和藩篱。我当然不是宿命主义者,但这一切一切的,让我不得不怀疑大主宰的存在。

  陈圆圆成了田弘遇的家乐演员,其实就是“家妓”,但她也只能逆来顺受。我们不能指责这样的弱女子,在那个时代,能苟且偷生已经不易。

  不是谁都有勇气选择去死的!再说她为什么要死?为大明朝而死?呵呵,笑话,她欠大明朝吗?!她不欠!至少她现在能安稳的吃口饭!不是吗?尽管外面刀兵四起,但田弘遇这棵大树还是可以遮风挡雨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些是孔门弟子的事情,是崇祯皇帝的事情,而她只是一个唱歌的戏子。

  所以我能理解现在的纸醉金迷。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跟读书人谈理想那是未来,跟企业家谈责任那是现实,跟戏子呢?只能谈票子!

  戏子当道,票子当然也当道。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今天趣历史小编来说说陈圆圆的故事。

  在《鹿鼎记》中,陈圆圆是吴三桂的小妾,但和李自成生下阿珂。很多影视作品中都有出现过陈圆圆这个角色,她的经历也各自不同,那历史上真正的陈圆圆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陈圆圆是“秦淮八艳”之一,她的确当过吴三桂的妾,后来李自成攻入京城,陈圆圆被刘宗敏看上,导致吴三桂大怒,将清军带入关内,可以说陈圆圆间接改变了历史,甚至成为历史上的罪人,但这一切真是陈圆圆一手造成的么?

image.png

  (一)此身谁属:莫问奴归处

  此生最不能选择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出身,此生最不能左右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命运。龙生龙未必是真的,但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却是不可否认的。或许有一日我们把自己折腾的遍体鳞伤,甚至自认为已经脱离了出身与命运的枷锁,但当某一件事来临,我们瞬间就会被打回原形,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我们自以为是认为的捅破了一层天花板,但也仅仅如此。就算如此,也已经拼尽了我们全部的力气、耗尽了我们全部的幸运。很多时候,很多人,连这一道天花板,都够不到,甚至看不到。他们怎么办?古往今来的答案都一样:顺便。

  所有当陈圆圆被她的姨夫卖进梨花戏班时,她不应该有任何怨言,而且应该感激,毕竟是梨园,不是妓院。那些个青楼女子在投胎之前也是梦想做公主或者格格的,虽被迫出台,但也会留一丝念想。

  陈圆圆生于货郎之家,母亲早亡,是在苏州桃花坞姨娘家长大的。桃花坞虽然不是燕子坞,但也是好地方。明代才子唐伯虎曾隐居于此,并由诗云“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可惜啊,陈圆圆晚生了百年,不然素来风流的唐大才子断然不会让佳人如此委屈。

  有些人的风华就算坠入泥潭也掩盖不了,陈圆圆大概就属于这一种。她“容辞闲雅,额秀颐丰”,一登台开腔,就“观者为之魂断”,她也很快成为了梨园内的台柱子,成了“腕”,而且是“大腕”,这或许让她觉得她可以选择了,于是她喜欢上了邹枢。邹枢是一个穷书生,摇头晃脑的念一念“两情若是久长时”还行,要真动“真金白银”,那还是算了吧。

  同时,江阴贡修龄(万历四十七年进士)之子贡若甫也看上了陈圆圆,并用重金给她赎身,要她做妾。

  赎身啊?多少梨园女子的梦想!就算做妾,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天大的喜事。陈圆圆趋之若鹜,她也再一次看到了那道天花板,改变出身和命运的那道天花板。可惜啊贡若甫的老婆不愿意。

  一个青楼女子,你玩一玩可以,但想娶进门,还真没门。孔老夫子定的规矩,无数女子都填不满的鸿沟。

  我们只能说是陈圆圆的相貌太过于惊人,当贡修龄见了之后,不仅绝了儿子的念想,还称之为“贵人”,然后把她放了。

  陈圆圆自由了!那道天花板她似乎真的捅破了,当她遇见冒辟疆的时候,我都以后她真的实现了逆袭。可惜他们的缘分很快就淹没在农民起义的大潮中。然后她就被外戚田弘遇掠夺进京,成了田的暖脚被,不久就被田献给了吴三桂。

  吴三桂甚是宠幸她,但她的名气太大了,以至于成为刘宗敏攻进北京的内在动力和首要目标。身居山海关的吴三桂也远水解不了近渴,陈圆圆最终落入刘宗敏的魔掌,成为他账下的美人。

  美人帐下犹歌舞,可惜不是自己军中,吴三桂痛啊!

  邹枢、贡若甫、冒辟疆、田弘遇、吴三桂、刘宗敏……原来她一直都是个戏子,被人转来转去。这些事情在她踏进梨园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所谓的自由,所谓的天花板,都是她的天真。

  没办法,谁让她漂亮呢?男人,不就是裤裆里这点儿事吗?

image.png

  (二)乱世情缘:问世间情为何物

  在明代,唐伯虎有“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之称,其实有些名副其实。他所谓的“六如”即六位如花似玉的如夫人不过是后人可怜而演绎出的。他早年因科场舞弊差点丢了性命,那还什么兴致“三笑戏秋香”?但冒辟疆不一样,窃以为如果冒辟疆早生一些时间,这“第一”的称号恐怕要易主了。

  冒辟疆才华横溢,冠绝江南,有“东南秀影”之雅号,位列“明末四公子”,后人称之为四人之中最具民族气节的。

  他风流倜傥,更一日不可无女人。与他有关系并有明确记载的女性就有十多个,且个个都是才艺双绝,世人有“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的赞誉。秦淮名妓董小宛(令顺治皇帝念念不忘的董鄂妃)比他小了十六岁,但甘愿为妾,侍奉左右。另外王节、李湘真、吴扣扣等一众才女无不心甘情愿为其宽衣解带。他享年82岁,19岁娶中书舍人苏文韩的女儿苏元芳, 68岁仍纳一妾,真真一辈子都没有闲着。书读到这个地步,可谓读通透了。

  陈圆圆为董小宛的闺蜜,也曾托身冒辟疆。公元1641年春,冒辟疆回乡省亲途经苏州。他本风流成性,得知陈圆圆大名,焉能不亲自拜访?多年之后,冒辟疆隐居山林,回忆起陈圆圆的歌声,动情写道:“咿呀啁哳之调,乃出之陈姬身回,如云出岫,如珠在盘,令人欲仙欲死。”

  陈圆圆何尝不是如此?她对冒辟疆更是一见倾心。春宵苦短,几经缠绵;离别情长,望断泪眼。临别时,两人约定八月中秋再见。可惜八月时张献忠已经拿下襄阳随州,正攻占信阳,李自成也正向叶县进兵。大明王朝已经风雨飘摇。但冒辟疆还是按时来到苏州,当他到苏州时惊闻陈圆圆被人掠取,“讯陈姬,则已为窦霍豪家掠去,闻之惨然”。他乃一介书生,在那个乱世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或许是上天可怜,几日之后,他在苏州城外意外的又见到了陈圆圆,两人遂山盟海誓,并定下迎娶之日。

  如果就此,陈圆圆就和他的好姐妹董小宛一样入住冒府,过着琴棋书画,清贫但快乐的日子;如果这样,甚至或许也就没有了“大清入关”,我们的世界也是另一番光景。但历史始终无法改写,到约定之日(公元1642年二月)冒辟疆来迎娶陈圆圆,可她再次被豪门大族掠取。这次掠走她的人正是田弘遇,崇祯皇帝的老丈人,田贵妃的老爹。

  命运毫不留情的开了个玩笑。从此陈圆圆在京城内浮浮沉沉,反正不是他;从此冒辟疆浪迹江南反清复明,身边燕瘦环肥。

  公元1693年,冒辟疆终老。两年后,陈圆圆病逝。最后日子,冒辟疆把陈圆圆写进他的《影梅庵忆语》中,情真意切,算是对那段感情的祭奠。最后岁月,陈圆圆皈依道门,听暮鼓晨钟,看朝霞夕阳,在苍山洱海的道观里,或许她也会想起冒辟疆。

  会有恨吗?一定会有的!因为她真真切切的爱过那个男人。她这一生,身子归谁,她无权做主,但心在何处,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本将心向明月,可惜,明月常缺。

image.png

  (三)流落京城:侯门一入深似海

  “裙带”这个词真是挺有意思的。“裙”自然是女子之“裙”;“带”自然是绳带牵连之意。通过女子的“裙”把相关的人绳在一起者,是不是很美好?至少听起来不错。比如大词人周邦彦和宋徽宗赵佶他们也应属于裙带,为什么呢?因为李师师啊,两人至少都在李师师的温柔乡中沉睡过。其实这种裙带还算正常,那些是不正常的呢?外戚!

  外戚实在是中国历史上最奇葩的存在。就因为自家女儿嫁给了皇帝,自家也就成了皇帝的裙带,然后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爹爹成了国仗,她兄弟成了国舅,摇身晋级豪门。像杨玉怀,白居易曾道“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更有甚者,皇帝一旦死了,小皇帝继位,那外戚更是飞扬跋扈,甚至独揽超纲,以至于萌生不臣之心的也不在话下。这样的事情在西汉东汉乃至唐宋,不绝史册。

  窃以为,外戚与宦官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耻的存在。于社稷无寸功,于人民无寸绩,却得享富贵与权势。他们一个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一个献祭了自己的男身,总之都是出卖身体的主儿,还不如青楼中出台卖唱的风尘女子。只是比较可悲的是这种人不但从来未曾消失,反而越来越大。

  田弘遇就是外戚,虽然已经天下大乱,但崇祯皇帝的裙带还是很管用的。当冒辟疆前来迎娶陈圆圆的时候,她已经落到了田弘遇的手里。据《茨村咏史新乐府》记载:“崇祯辛巳年(公元1642年),田贵妃父宏遇进香普陀,道过金阊,渔猎声妓,遂挟沅以归”。这段文字充分说明田弘遇的强盗本色,他是看见了美女就抓啊,艳名远播的陈圆圆焉能幸免?

  或许这也是注定了的,不被田弘遇带到京城,她怎么会遇上吴三桂?当我们后人唏嘘这些故事时,不得不生出对命运的敬畏。似乎无论你如何挣扎如何努力,都始终摆脱不了它给你设定的轨道和藩篱。我当然不是宿命主义者,但这一切一切的,让我不得不怀疑大主宰的存在。

  陈圆圆成了田弘遇的家乐演员,其实就是“家妓”,但她也只能逆来顺受。我们不能指责这样的弱女子,在那个时代,能苟且偷生已经不易。

  不是谁都有勇气选择去死的!再说她为什么要死?为大明朝而死?呵呵,笑话,她欠大明朝吗?!她不欠!至少她现在能安稳的吃口饭!不是吗?尽管外面刀兵四起,但田弘遇这棵大树还是可以遮风挡雨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些是孔门弟子的事情,是崇祯皇帝的事情,而她只是一个唱歌的戏子。

  所以我能理解现在的纸醉金迷。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跟读书人谈理想那是未来,跟企业家谈责任那是现实,跟戏子呢?只能谈票子!

  戏子当道,票子当然也当道。

image.png

  (四)江山美人:冲冠一怒为红颜

  陈圆圆的转机或者说命中注定的机缘却不在票子,毕竟有些东西是钱玩不转的。田贵妃死了,田弘遇的裙带断了,一个死掉女儿的皇帝岳父就真的不值钱了,况且崇祯也是泥菩萨过河,只等赶赴景山的那一天。

  但田弘遇不怕,为什么呢?因为他善于钻营啊!当田贵妃去世后,他毫不犹豫的就抱上了军中实权派吴三桂的大腿,陈圆圆也自然的成了他奉献给吴三桂的见面礼。

  历史终于来到这一天——

  田弘遇请吴三桂赴家喝酒,“出群姬调丝竹,皆殊秀。一淡妆者,统诸美而先众音,情艳意娇。”这位淡妆丽质者正是陈圆圆,吴三桂也“不觉其神移心荡也”。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就像吕不韦收赵姬,董卓认貂蝉一样,田弘遇认陈圆圆为干女儿,并将其许配给吴三桂。做不成外戚,还可以联姻嘛!我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步好棋,哎,中国的“干女儿”大概也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如果一切就此打住,陈圆圆也算有个好归宿。但命运还是没有放过她,可能是她上辈子屠杀了银河系把,也或者是崇祯皇帝太过倒霉。一个张献忠已经够折腾的了,又来一个更能折腾的李自成,关键是山海关外多尔衮也已经兵临城下。还有蝗虫,山东河南河北到处闹蝗虫。哎,有时候会觉得可笑,中国的历史,真正的推动者,似乎就是这些个不起眼的小动物——蝗虫!东汉红巾军,唐朝黄巢等等,他们都是背后元凶!

  蝗虫不是人,他们也只是啃啃庄稼;有些人比蝗虫还可怕,比如贪官污吏,他们直接喝老百姓的血!

  公元1644年一月,吴三桂领兵山海关,李自成攻破北京城。

  于是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颇为滑稽的一面——吴三桂佣兵三海关,抵御多尔衮,但他保护的大明连都城都没有了,皇帝夜自杀了。他怎么办?投降外族还是臣服李自成?这样的问题本不该成为问题,谁愿意做汉奸啊!

  正当吴三桂的天平倾向于李自成之时,刘宗敏横插了一杠子——他掠取陈圆圆,做了压寨夫人。

  陈圆圆成了压倒吴三桂选择的最后一根稻草——《明史·流寇》称:“初,三桂奉诏入援至山海关,京师陷,犹豫不进。自成劫其父襄,作书招之,三桂欲降,至滦州,闻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愤甚,疾归山海,袭破贼将。自成怒,亲部贼十余万,执吴襄于军,东攻山海关,以别将从一片石越关外。三桂惧,乞降于我”。

  吴三桂联合多尔衮把李自成赶出了北京城,救回了陈圆圆,然后带着陈圆圆,南征北战,直到成为独霸云南的“平西王”。

  中国的历史最终在陈圆圆身边打了个转,几个大男人,几个大英雄——吴三桂、李自成、多尔衮、刘宗敏,几个王权,几个政府——大明王朝、大顺王朝、大清王朝,就这么在这个小女子身前被旋进了滚滚洪流,把那些所谓的英雄与史诗,冲荡的干干净净,而她却还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不问世事,任人摆布!

  这一切跟她本来也没有关系!但谁让她美呢?这美,犹如蜜糖,其实就算穿肠毒药,也自有人甘之若饴。这历史,就如同她的百褶裙,优雅但已经肮脏。

image.png

  (五)后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门前冷落车马稀。

  年老色衰的陈圆圆在平西王府中渐渐失宠。男人对女人的选择,年轻漂亮是永远且唯一的标准。她脱下宫装,披上道袍,从此青灯为伴,了此残生。

  公元1678年,吴三桂兵败而亡,陈圆圆还不知在哪个道观里静修。公元1695年(康熙三十四年),陈圆圆辞别尘世,她的一生终于像她的名字一般,画上了“圆”。

  美丽归土,寿终正寝,这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繁华,人人都渴望的繁华,人人都以为会永远常驻的繁华,最终的归宿还是平淡。大明,大清,拟或大顺,在她的记忆中,始终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始终抵不过一个冒辟疆。

  就像《牡丹亭》中唱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溅!”

  这世界,唯有时光与爱情不可替代。这世界,难道美丽真的有罪?是为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四)江山美人:冲冠一怒为红颜

  陈圆圆的转机或者说命中注定的机缘却不在票子,毕竟有些东西是钱玩不转的。田贵妃死了,田弘遇的裙带断了,一个死掉女儿的皇帝岳父就真的不值钱了,况且崇祯也是泥菩萨过河,只等赶赴景山的那一天。

  但田弘遇不怕,为什么呢?因为他善于钻营啊!当田贵妃去世后,他毫不犹豫的就抱上了军中实权派吴三桂的大腿,陈圆圆也自然的成了他奉献给吴三桂的见面礼。

  历史终于来到这一天——

  田弘遇请吴三桂赴家喝酒,“出群姬调丝竹,皆殊秀。一淡妆者,统诸美而先众音,情艳意娇。”这位淡妆丽质者正是陈圆圆,吴三桂也“不觉其神移心荡也”。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就像吕不韦收赵姬,董卓认貂蝉一样,田弘遇认陈圆圆为干女儿,并将其许配给吴三桂。做不成外戚,还可以联姻嘛!我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步好棋,哎,中国的“干女儿”大概也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如果一切就此打住,陈圆圆也算有个好归宿。但命运还是没有放过她,可能是她上辈子屠杀了银河系把,也或者是崇祯皇帝太过倒霉。一个张献忠已经够折腾的了,又来一个更能折腾的李自成,关键是山海关外多尔衮也已经兵临城下。还有蝗虫,山东河南河北到处闹蝗虫。哎,有时候会觉得可笑,中国的历史,真正的推动者,似乎就是这些个不起眼的小动物——蝗虫!东汉红巾军,唐朝黄巢等等,他们都是背后元凶!

  蝗虫不是人,他们也只是啃啃庄稼;有些人比蝗虫还可怕,比如贪官污吏,他们直接喝老百姓的血!

  公元1644年一月,吴三桂领兵山海关,李自成攻破北京城。

  于是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颇为滑稽的一面——吴三桂佣兵三海关,抵御多尔衮,但他保护的大明连都城都没有了,皇帝夜自杀了。他怎么办?投降外族还是臣服李自成?这样的问题本不该成为问题,谁愿意做汉奸啊!

  正当吴三桂的天平倾向于李自成之时,刘宗敏横插了一杠子——他掠取陈圆圆,做了压寨夫人。

  陈圆圆成了压倒吴三桂选择的最后一根稻草——《明史·流寇》称:“初,三桂奉诏入援至山海关,京师陷,犹豫不进。自成劫其父襄,作书招之,三桂欲降,至滦州,闻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愤甚,疾归山海,袭破贼将。自成怒,亲部贼十余万,执吴襄于军,东攻山海关,以别将从一片石越关外。三桂惧,乞降于我”。

  吴三桂联合多尔衮把李自成赶出了北京城,救回了陈圆圆,然后带着陈圆圆,南征北战,直到成为独霸云南的“平西王”。

  中国的历史最终在陈圆圆身边打了个转,几个大男人,几个大英雄——吴三桂、李自成、多尔衮、刘宗敏,几个王权,几个政府——大明王朝、大顺王朝、大清王朝,就这么在这个小女子身前被旋进了滚滚洪流,把那些所谓的英雄与史诗,冲荡的干干净净,而她却还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不问世事,任人摆布!

  这一切跟她本来也没有关系!但谁让她美呢?这美,犹如蜜糖,其实就算穿肠毒药,也自有人甘之若饴。这历史,就如同她的百褶裙,优雅但已经肮脏。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今天趣历史小编来说说陈圆圆的故事。

  在《鹿鼎记》中,陈圆圆是吴三桂的小妾,但和李自成生下阿珂。很多影视作品中都有出现过陈圆圆这个角色,她的经历也各自不同,那历史上真正的陈圆圆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陈圆圆是“秦淮八艳”之一,她的确当过吴三桂的妾,后来李自成攻入京城,陈圆圆被刘宗敏看上,导致吴三桂大怒,将清军带入关内,可以说陈圆圆间接改变了历史,甚至成为历史上的罪人,但这一切真是陈圆圆一手造成的么?

image.png

  (一)此身谁属:莫问奴归处

  此生最不能选择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出身,此生最不能左右的也往往是最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命运。龙生龙未必是真的,但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却是不可否认的。或许有一日我们把自己折腾的遍体鳞伤,甚至自认为已经脱离了出身与命运的枷锁,但当某一件事来临,我们瞬间就会被打回原形,原来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我们自以为是认为的捅破了一层天花板,但也仅仅如此。就算如此,也已经拼尽了我们全部的力气、耗尽了我们全部的幸运。很多时候,很多人,连这一道天花板,都够不到,甚至看不到。他们怎么办?古往今来的答案都一样:顺便。

  所有当陈圆圆被她的姨夫卖进梨花戏班时,她不应该有任何怨言,而且应该感激,毕竟是梨园,不是妓院。那些个青楼女子在投胎之前也是梦想做公主或者格格的,虽被迫出台,但也会留一丝念想。

  陈圆圆生于货郎之家,母亲早亡,是在苏州桃花坞姨娘家长大的。桃花坞虽然不是燕子坞,但也是好地方。明代才子唐伯虎曾隐居于此,并由诗云“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可惜啊,陈圆圆晚生了百年,不然素来风流的唐大才子断然不会让佳人如此委屈。

  有些人的风华就算坠入泥潭也掩盖不了,陈圆圆大概就属于这一种。她“容辞闲雅,额秀颐丰”,一登台开腔,就“观者为之魂断”,她也很快成为了梨园内的台柱子,成了“腕”,而且是“大腕”,这或许让她觉得她可以选择了,于是她喜欢上了邹枢。邹枢是一个穷书生,摇头晃脑的念一念“两情若是久长时”还行,要真动“真金白银”,那还是算了吧。

  同时,江阴贡修龄(万历四十七年进士)之子贡若甫也看上了陈圆圆,并用重金给她赎身,要她做妾。

  赎身啊?多少梨园女子的梦想!就算做妾,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天大的喜事。陈圆圆趋之若鹜,她也再一次看到了那道天花板,改变出身和命运的那道天花板。可惜啊贡若甫的老婆不愿意。

  一个青楼女子,你玩一玩可以,但想娶进门,还真没门。孔老夫子定的规矩,无数女子都填不满的鸿沟。

  我们只能说是陈圆圆的相貌太过于惊人,当贡修龄见了之后,不仅绝了儿子的念想,还称之为“贵人”,然后把她放了。

  陈圆圆自由了!那道天花板她似乎真的捅破了,当她遇见冒辟疆的时候,我都以后她真的实现了逆袭。可惜他们的缘分很快就淹没在农民起义的大潮中。然后她就被外戚田弘遇掠夺进京,成了田的暖脚被,不久就被田献给了吴三桂。

  吴三桂甚是宠幸她,但她的名气太大了,以至于成为刘宗敏攻进北京的内在动力和首要目标。身居山海关的吴三桂也远水解不了近渴,陈圆圆最终落入刘宗敏的魔掌,成为他账下的美人。

  美人帐下犹歌舞,可惜不是自己军中,吴三桂痛啊!

  邹枢、贡若甫、冒辟疆、田弘遇、吴三桂、刘宗敏……原来她一直都是个戏子,被人转来转去。这些事情在她踏进梨园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所谓的自由,所谓的天花板,都是她的天真。

  没办法,谁让她漂亮呢?男人,不就是裤裆里这点儿事吗?

image.png

  (二)乱世情缘:问世间情为何物

  在明代,唐伯虎有“江南第一风流才子”之称,其实有些名副其实。他所谓的“六如”即六位如花似玉的如夫人不过是后人可怜而演绎出的。他早年因科场舞弊差点丢了性命,那还什么兴致“三笑戏秋香”?但冒辟疆不一样,窃以为如果冒辟疆早生一些时间,这“第一”的称号恐怕要易主了。

  冒辟疆才华横溢,冠绝江南,有“东南秀影”之雅号,位列“明末四公子”,后人称之为四人之中最具民族气节的。

  他风流倜傥,更一日不可无女人。与他有关系并有明确记载的女性就有十多个,且个个都是才艺双绝,世人有“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的赞誉。秦淮名妓董小宛(令顺治皇帝念念不忘的董鄂妃)比他小了十六岁,但甘愿为妾,侍奉左右。另外王节、李湘真、吴扣扣等一众才女无不心甘情愿为其宽衣解带。他享年82岁,19岁娶中书舍人苏文韩的女儿苏元芳, 68岁仍纳一妾,真真一辈子都没有闲着。书读到这个地步,可谓读通透了。

  陈圆圆为董小宛的闺蜜,也曾托身冒辟疆。公元1641年春,冒辟疆回乡省亲途经苏州。他本风流成性,得知陈圆圆大名,焉能不亲自拜访?多年之后,冒辟疆隐居山林,回忆起陈圆圆的歌声,动情写道:“咿呀啁哳之调,乃出之陈姬身回,如云出岫,如珠在盘,令人欲仙欲死。”

  陈圆圆何尝不是如此?她对冒辟疆更是一见倾心。春宵苦短,几经缠绵;离别情长,望断泪眼。临别时,两人约定八月中秋再见。可惜八月时张献忠已经拿下襄阳随州,正攻占信阳,李自成也正向叶县进兵。大明王朝已经风雨飘摇。但冒辟疆还是按时来到苏州,当他到苏州时惊闻陈圆圆被人掠取,“讯陈姬,则已为窦霍豪家掠去,闻之惨然”。他乃一介书生,在那个乱世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或许是上天可怜,几日之后,他在苏州城外意外的又见到了陈圆圆,两人遂山盟海誓,并定下迎娶之日。

  如果就此,陈圆圆就和他的好姐妹董小宛一样入住冒府,过着琴棋书画,清贫但快乐的日子;如果这样,甚至或许也就没有了“大清入关”,我们的世界也是另一番光景。但历史始终无法改写,到约定之日(公元1642年二月)冒辟疆来迎娶陈圆圆,可她再次被豪门大族掠取。这次掠走她的人正是田弘遇,崇祯皇帝的老丈人,田贵妃的老爹。

  命运毫不留情的开了个玩笑。从此陈圆圆在京城内浮浮沉沉,反正不是他;从此冒辟疆浪迹江南反清复明,身边燕瘦环肥。

  公元1693年,冒辟疆终老。两年后,陈圆圆病逝。最后日子,冒辟疆把陈圆圆写进他的《影梅庵忆语》中,情真意切,算是对那段感情的祭奠。最后岁月,陈圆圆皈依道门,听暮鼓晨钟,看朝霞夕阳,在苍山洱海的道观里,或许她也会想起冒辟疆。

  会有恨吗?一定会有的!因为她真真切切的爱过那个男人。她这一生,身子归谁,她无权做主,但心在何处,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本将心向明月,可惜,明月常缺。

image.png

  (三)流落京城:侯门一入深似海

  “裙带”这个词真是挺有意思的。“裙”自然是女子之“裙”;“带”自然是绳带牵连之意。通过女子的“裙”把相关的人绳在一起者,是不是很美好?至少听起来不错。比如大词人周邦彦和宋徽宗赵佶他们也应属于裙带,为什么呢?因为李师师啊,两人至少都在李师师的温柔乡中沉睡过。其实这种裙带还算正常,那些是不正常的呢?外戚!

  外戚实在是中国历史上最奇葩的存在。就因为自家女儿嫁给了皇帝,自家也就成了皇帝的裙带,然后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爹爹成了国仗,她兄弟成了国舅,摇身晋级豪门。像杨玉怀,白居易曾道“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更有甚者,皇帝一旦死了,小皇帝继位,那外戚更是飞扬跋扈,甚至独揽超纲,以至于萌生不臣之心的也不在话下。这样的事情在西汉东汉乃至唐宋,不绝史册。

  窃以为,外戚与宦官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无耻的存在。于社稷无寸功,于人民无寸绩,却得享富贵与权势。他们一个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一个献祭了自己的男身,总之都是出卖身体的主儿,还不如青楼中出台卖唱的风尘女子。只是比较可悲的是这种人不但从来未曾消失,反而越来越大。

  田弘遇就是外戚,虽然已经天下大乱,但崇祯皇帝的裙带还是很管用的。当冒辟疆前来迎娶陈圆圆的时候,她已经落到了田弘遇的手里。据《茨村咏史新乐府》记载:“崇祯辛巳年(公元1642年),田贵妃父宏遇进香普陀,道过金阊,渔猎声妓,遂挟沅以归”。这段文字充分说明田弘遇的强盗本色,他是看见了美女就抓啊,艳名远播的陈圆圆焉能幸免?

  或许这也是注定了的,不被田弘遇带到京城,她怎么会遇上吴三桂?当我们后人唏嘘这些故事时,不得不生出对命运的敬畏。似乎无论你如何挣扎如何努力,都始终摆脱不了它给你设定的轨道和藩篱。我当然不是宿命主义者,但这一切一切的,让我不得不怀疑大主宰的存在。

  陈圆圆成了田弘遇的家乐演员,其实就是“家妓”,但她也只能逆来顺受。我们不能指责这样的弱女子,在那个时代,能苟且偷生已经不易。

  不是谁都有勇气选择去死的!再说她为什么要死?为大明朝而死?呵呵,笑话,她欠大明朝吗?!她不欠!至少她现在能安稳的吃口饭!不是吗?尽管外面刀兵四起,但田弘遇这棵大树还是可以遮风挡雨的。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那些是孔门弟子的事情,是崇祯皇帝的事情,而她只是一个唱歌的戏子。

  所以我能理解现在的纸醉金迷。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跟读书人谈理想那是未来,跟企业家谈责任那是现实,跟戏子呢?只能谈票子!

  戏子当道,票子当然也当道。

image.png

  (四)江山美人:冲冠一怒为红颜

  陈圆圆的转机或者说命中注定的机缘却不在票子,毕竟有些东西是钱玩不转的。田贵妃死了,田弘遇的裙带断了,一个死掉女儿的皇帝岳父就真的不值钱了,况且崇祯也是泥菩萨过河,只等赶赴景山的那一天。

  但田弘遇不怕,为什么呢?因为他善于钻营啊!当田贵妃去世后,他毫不犹豫的就抱上了军中实权派吴三桂的大腿,陈圆圆也自然的成了他奉献给吴三桂的见面礼。

  历史终于来到这一天——

  田弘遇请吴三桂赴家喝酒,“出群姬调丝竹,皆殊秀。一淡妆者,统诸美而先众音,情艳意娇。”这位淡妆丽质者正是陈圆圆,吴三桂也“不觉其神移心荡也”。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就像吕不韦收赵姬,董卓认貂蝉一样,田弘遇认陈圆圆为干女儿,并将其许配给吴三桂。做不成外戚,还可以联姻嘛!我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一步好棋,哎,中国的“干女儿”大概也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如果一切就此打住,陈圆圆也算有个好归宿。但命运还是没有放过她,可能是她上辈子屠杀了银河系把,也或者是崇祯皇帝太过倒霉。一个张献忠已经够折腾的了,又来一个更能折腾的李自成,关键是山海关外多尔衮也已经兵临城下。还有蝗虫,山东河南河北到处闹蝗虫。哎,有时候会觉得可笑,中国的历史,真正的推动者,似乎就是这些个不起眼的小动物——蝗虫!东汉红巾军,唐朝黄巢等等,他们都是背后元凶!

  蝗虫不是人,他们也只是啃啃庄稼;有些人比蝗虫还可怕,比如贪官污吏,他们直接喝老百姓的血!

  公元1644年一月,吴三桂领兵山海关,李自成攻破北京城。

  于是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颇为滑稽的一面——吴三桂佣兵三海关,抵御多尔衮,但他保护的大明连都城都没有了,皇帝夜自杀了。他怎么办?投降外族还是臣服李自成?这样的问题本不该成为问题,谁愿意做汉奸啊!

  正当吴三桂的天平倾向于李自成之时,刘宗敏横插了一杠子——他掠取陈圆圆,做了压寨夫人。

  陈圆圆成了压倒吴三桂选择的最后一根稻草——《明史·流寇》称:“初,三桂奉诏入援至山海关,京师陷,犹豫不进。自成劫其父襄,作书招之,三桂欲降,至滦州,闻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愤甚,疾归山海,袭破贼将。自成怒,亲部贼十余万,执吴襄于军,东攻山海关,以别将从一片石越关外。三桂惧,乞降于我”。

  吴三桂联合多尔衮把李自成赶出了北京城,救回了陈圆圆,然后带着陈圆圆,南征北战,直到成为独霸云南的“平西王”。

  中国的历史最终在陈圆圆身边打了个转,几个大男人,几个大英雄——吴三桂、李自成、多尔衮、刘宗敏,几个王权,几个政府——大明王朝、大顺王朝、大清王朝,就这么在这个小女子身前被旋进了滚滚洪流,把那些所谓的英雄与史诗,冲荡的干干净净,而她却还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姑娘,不问世事,任人摆布!

  这一切跟她本来也没有关系!但谁让她美呢?这美,犹如蜜糖,其实就算穿肠毒药,也自有人甘之若饴。这历史,就如同她的百褶裙,优雅但已经肮脏。

image.png

  (五)后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门前冷落车马稀。

  年老色衰的陈圆圆在平西王府中渐渐失宠。男人对女人的选择,年轻漂亮是永远且唯一的标准。她脱下宫装,披上道袍,从此青灯为伴,了此残生。

  公元1678年,吴三桂兵败而亡,陈圆圆还不知在哪个道观里静修。公元1695年(康熙三十四年),陈圆圆辞别尘世,她的一生终于像她的名字一般,画上了“圆”。

  美丽归土,寿终正寝,这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繁华,人人都渴望的繁华,人人都以为会永远常驻的繁华,最终的归宿还是平淡。大明,大清,拟或大顺,在她的记忆中,始终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始终抵不过一个冒辟疆。

  就像《牡丹亭》中唱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溅!”

  这世界,唯有时光与爱情不可替代。这世界,难道美丽真的有罪?是为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五)后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门前冷落车马稀。

  年老色衰的陈圆圆在平西王府中渐渐失宠。男人对女人的选择,年轻漂亮是永远且唯一的标准。她脱下宫装,披上道袍,从此青灯为伴,了此残生。

  公元1678年,吴三桂兵败而亡,陈圆圆还不知在哪个道观里静修。公元1695年(康熙三十四年),陈圆圆辞别尘世,她的一生终于像她的名字一般,画上了“圆”。

  美丽归土,寿终正寝,这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繁华,人人都渴望的繁华,人人都以为会永远常驻的繁华,最终的归宿还是平淡。大明,大清,拟或大顺,在她的记忆中,始终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始终抵不过一个冒辟疆。

  就像《牡丹亭》中唱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溅!”

  这世界,唯有时光与爱情不可替代。这世界,难道美丽真的有罪?是为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2-27 11:54:06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