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有祝贺也有“杂音”,嫦娥五号成功返回地球后,世界各国态度不同

关键词:嫦娥,月球,任务,航天,样本,美国,地球,返回,中国,国家

中国嫦娥五号成功返回地球将月球样本带回了地球

【南方+12月17日讯】综合外媒报道,中国“嫦娥五号”返回器携带月球表面土石样本于当地时间星期四12月17日凌晨,成功在内蒙古四子王旗预定区域安全着陆。而上一次人类将月球样本带回地球还是40多年前,中国也成为全球第三个实现月球采样返回能力的国家。世界各个航天大国对此反应不一,有的点赞祝贺,有的毫无表示,还有的阴阳怪气。

嫦娥五号成功返回地球

嫦娥五号成功返回地球后,最开心的要数欧洲宇航局(ESA)了,这主要是因为ESA参与到了嫦娥五号返回任务中,并一直向中方提供嫦娥五号的最新位置数据。在嫦娥五号成功返回地球后,ESA开心地在社交媒体打出“Welcome home, Chang’e 5!”(欢迎回家,嫦娥五号!)。ESA的下属账号ESA Operations(ESA运营),一直在嫦娥五号任务中实时关注最新任务进展,特别是ESA的西班牙地面站一直在协助中国国家航天局追踪嫦娥五号返回器的位置,直到嫦娥五号进入大气层。欧洲太空总署(ESA)国际事务部官员伯奎斯特(Karl Bergquist)周三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祝贺并期待嫦娥五号凯旋,他认为中欧近20年来的航天合作显示了“科学无国界”,具有重要意义。

欧洲宇航局十分欢迎嫦娥五号返回地球

相对于欧洲的热烈欢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俄罗斯、以色列、印度几个国家的航天部门就有意思多了,比如无论发生什么都毫不理睬只管自己发射火箭的俄罗斯宇航局,以色列宇航局旗下的官方推特账号以色列登月“Israel To The Moon”12月6日曾发过祝贺嫦娥五号任务的报道,之后就一直在关注自己的登月项目计划。而澳大利亚和英国则对嫦娥五号任务彻底装聋作哑,特别是由于英国已经脱欧必须离开ESA,因此英国宇航局在推特上的主要任务是:招聘。而澳大利亚则在推特上高兴地宣布:给孩子们的准备的澳大利亚太空探索中心(ASDC)即将完工了!印度空间研究组织(ISRO)则一直在关心自己在12月17日的火箭发射任务。

以色列方面曾祝贺嫦娥五号成功采集样品

英国则在招聘

印度在准备自己的卫星发射任务

相比顾左右而言他的其他国家,美国和日本的态度则有意思得多,比如日本航天航空局(JAXA)就在首页展示了太空探测器“隼鸟2号”发回地球的密封舱,2014年飞向太空的“隼鸟2号”,分别于2019年2月和7月,在小行星“龙宫”着陆,并在含有碳的这颗行星上采集了部分样本。据共同社报道,日本宇航研发机构(JAXA)12月15日举行在线记者会,介绍在“隼鸟2号”密封舱内发现的黑色沙粒样本。教授津田雄一表示,“已确认密封舱内有显然是在‘龙宫’采集的相当数量的沙子”。他说隼鸟2号“100%完成了取样送回地球的任务”。而NASA则属于阴阳怪气最顶级了,比如在嫦娥5号返回地球后,NASA就表示即将执行重返月球的载人航天任务,显然并没有将中国嫦娥五号返回地球当作一回事。更有甚者,美国NASA旗下众多账号中仅有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对此进行了回应,而与其说回应倒不如说是嘲讽。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就表示:中国嫦娥五号成功返回地球将月球样本带回了地球,而上一次完成这样的壮举是1976年的苏联“月球”24号飞船任务。

日本大谈自己的“隼鸟2号”

美国NASA在谈自己的登月计划

只有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对此事进行了回应

美媒称,原本许多人希望中美之间的航天竞争可以转变为合作。但是,目前NASA与中国航天局或中资公司的直接合作受到了政治限制。因此在不久的将来,美国的行星科学家可能无法分享到嫦娥五号收集的月球岩石所带来的科学收获,而这些岩石来自比以前美苏采集到的月球样本年轻得多的区域。而在未来几年里,对中国新获取的月球岩石的合作研究限制,将会令许多美国科学家失望。“它们代表着月球历史上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肯定能帮助我们了解月球的演变,”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土木工程和地质科学教授克莱夫·R·尼尔(Clive R. Neal)写道,他说自己很乐意得到研究这些新样本的机会。“可惜,”尼尔在邮件中补充道,“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了。”这句话后面接了一个悲伤的表情符号。

校对曹柏英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2-17 22:47:38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