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如何迈过职场“35岁门槛”:回家考编成许多人的选择

关键词:工作,公司,姜宇,选择,企业,管理,单位考,门槛,担心

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许瑶就开始担心

  原标题:如何迈过职场“35岁门槛”:回家考编成许多人的选择

  来源:工人日报

  在一些公司,员工一旦迈进35岁门槛,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35岁焦虑症”也随之而来。事实上,与其说是35岁门槛,不如说是试错和适应的窗口缩短了。如果经历10多年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或者没什么提高,自然就可能面临出局的情形。如何化解职场焦虑,顺利迈过这道坎儿?

  自从过完34岁生日,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许瑶就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一年内失去现有的职位,“公司基本没有35岁以上的人。”

  许瑶的担心,也是不少企业职工的担心,因为公司对外的招聘公告往往是“35岁以下”,公司内又鲜见35岁以上非管理层员工。一旦迈进35岁门槛,就不禁担心自己的未来职场生涯,“35岁焦虑症”也随之而来。

  转型的困惑

  “今年我35岁了,我很怕离开现在的公司和岗位,因为一旦离开,自己很难找到同等薪资的同类岗位。”在北京一家合资企业从事销售类工作的范晓君说,“大公司有个问题,每个人负责的工作都特别具体,其实你对整个业务全貌并不了解,工作几年,从事的还是很细微的事务性工作,不可能带去别的地方用。”

  正因如此,范晓君对自己职业的未来感到困惑。但是,今年受疫情影响,随着相关业务的减少,这家合资企业正在削减相关职位,“大家都在等着那把‘刀’落下,不知道先‘落’在谁头上,但大家都明白,谁年岁大谁危险。”更令她担心的是,由于整体业务萎缩,她在这一行业积累的销售人脉,一旦离职,也没有多大再利用价值。

  同样35岁的姜宇,也面临着和范晓君同样的问题,但他的选择是转岗,因为之前他是工程师,一直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许多技术人员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是,35岁左右拿到不错的技术等级,之后向管理岗转型。你有家有业,真的拼不过20多岁的年轻人,更何况技术一直在日新月异。”

  为了实现从技术岗转管理岗,孩子已经4岁的姜宇,选择了周末去进修工商管理硕士,这就意味着牺牲了陪伴孩子的时间。“家庭压力大,妻子也有怨言,可是没有办法。”工商管理硕士课程中包括金融、会计等专业课程,全无经济学基础的姜宇听得一头雾水。即便拿到了学位,未来公司里管理岗位的竞争者却为数不少。

  更为关键的是,“如果不转型,一旦技术更新自己被淘汰,别说生活,光房贷就是个问题。”想起35岁以后的发展,姜宇并不乐观。

  “师医公”成了避风港

  姜宇的忧虑,他的妻子心知肚明。有一次一家人在看《蜡笔小新》,动画片中的35岁父亲,“万年股长”野原广志担心自己失去岗位,还不起“32年的房贷”,妻子美伢和儿子小新可能会流落街头。看到这段,姜宇回到卧室默默地发呆,夫妻俩许久无言。

  “其实有的时候,觉得老家父母那代人很幸福,可以在一个单位做一辈子。”许瑶说,她的父母都曾在大国企工作,从小她习惯了企业大院里的生活,“那种生活一眼能看到头,20多岁的时候,觉得出来看世面真好,老家连星巴克都没有,但到了35岁,就无比期待稳定的工作。”许瑶的父母一直劝她在35岁之前回家考编,因为许多用人单位招聘考试都限制在“35岁以下”。

  根据《劳动法》,“劳动者在同一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10年以上,当事人双方同意续延劳动合同的,如果劳动者提出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但不论是姜宇、范晓君还是许瑶,都达不到签订无固定期劳动合同的条件,因为在职场生涯中,他们更换过公司。“即便你不换公司,真干满10年,公司也有很多办法,要么合同从来不签到第10年,要么就是10年之中换马甲签合同。”有企业人力资源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现实中,许多企业会采取方法规避“10年之限”。

  正因如此,“回家考编”成了许多人在35岁以前的选择,以至于有了“师医公”的说法,即考入学校、医院和机关三种稳定单位。

  “考编热”也在影响着企业的招聘。在一家民企从事培训工作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他招聘的员工质量正在逐年下降,“以前招到211院校的很正常,现在已经少了很多,而且留不住。即便给到1.5万元到2万元的月薪,好多人做一段时间就回老家‘考编’了,有考教师的,有考公务员的。”久而久之,王先生也怠于进行员工培训。

  即便是一线城市,“考编”依旧很热。2020年深圳公务员计划招录1069人,最终报名成功者是133724人报名,平均竞争比132.5:1。

  真正的稳定是自己的资源

  事实上,我国劳动力的整体年龄早已迈过“35岁门槛”。根据中央财经大学人力资本与劳动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人力资本报告 2020》,1985~2018年间,中国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年龄从32.23岁上升到38.39岁,其中城镇38.37岁,农村38.42岁。

  而随着受教育年限的增长,职工的入职年龄也在增长。我国高中以上受教育人口占劳动力比例从1985年的11.77%上升到2018年的39.78%。全国平均受教育年限从1985年的6.24年增加到2018年的10.36年,其中城镇11.27年。

  “以前在单位,工作到35岁的都是工龄十几年的中年骨干了,但现在往往入职的都将近30岁了,很多人到了35岁还是刚适应的状态。”在一家高科技企业从事人力工作的冯先生告诉记者,“事实上,与其说是35岁门槛,不如说是试错和适应的窗口缩短了,以前都10多年的时间供一个员工成长到35岁,现在没几年就到了‘35岁门槛’。如果这几年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也没有提高,自然就可能被淘汰。”

  20世纪90年代初,辞去“铁饭碗”的潘先生就开始在外企和合资企业不断更换工作,一直做到较高层级的管理岗位。“用人市场本来就是双向选择的过程,很多90后可能难以理解我们那代人的‘围城’,分配到一个工作单位干一辈子,你喜不喜欢,开不开心,甚至和家人在不在一个城市,都要一直干下去,没有选择的余地。一旦你面临双向选择的人才市场,就要意识到,真正的‘稳定’,是你自己的选择,自己的能力,自己的资源,而不是企业本身。”在他看来,资源不局限于工作本身,也包括了人脉、创业和投资置业。

  赵昂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2-16 22:16:15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