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东方时尚21亿元定增背后:高管频繁变...

关键词:时尚,东方,公司,业绩,原因,高管%,投资,下降日

  21亿元的募资能否挽救盈利能力下滑、高管频繁变动的东方时尚(20.000

  21亿元的募资能否挽救盈利能力下滑、高管频繁变动的东方时尚(20.000, 0.44, 2.25%)

  近日,东方时尚公布了定增预案,拟通过定增募资不超过21.17亿元,用于航培业务、补充流动资金、偿还银行贷款等。资料显示,东方时尚近些年主营业务较低迷,盈利能力在最近几年下降明显,前三季度甚至靠非经常性损益盈利。尤其是,多名董事、监事、高管在最近两年时间离职、被免或重大调整。加之控股股东短时间内巨额减持套现等行为,公司成长性和稳定性存疑。

  盈利能力下降明显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时尚于2016年登陆A股,是为数不多的驾校概念股。上市后的东方时尚,融资渠道更为多元,除了IPO募资8.2亿元外,今年4月又发行4.28亿元可转债,11月底又抛出21亿元的定增计划,可谓融资不断。

  与频繁融资形成对比的是,东方时尚的业绩表现却不尽人意。2017-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73亿元、10.51 亿元、11.14 亿元和5.8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3%、-10.41%、6.02%和-31.79%;分别实现净利润2.22亿元、2.27亿元、2.55亿元和0.6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47 %、-4.97%、9.42%和-56.42%。

  在公司冲刺IPO的2015年,公司实现营收13.27亿元,实现净利润3.16亿元。上市后的5年间,东方时尚盈利能力下滑明显。今年前三季度,东方时尚实现营业利润0.08亿元,同比下降95.92%;扣非归母净利润为-0.23亿元,如果没有非经常性损益的“帮忙”,公司前三季度将陷入亏损状态。

  除了疫情影响,地区依赖是东方时尚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东方时尚在年报中多次提及北京地区政策对招生人数下降的影响,但事实上正因为东方时尚收入主要来自于北京,故北京的政策会对公司整体业绩造成巨大影响。2017-2019年,北京地区收入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82.28%、82.09%和77.47%。

  资本开支巨大也是东方时尚盈利下滑的重要原因。为了扩大对北京以外地区的影响力度,东方时尚采用取得土地使用权、租赁土地、并购或自建驾驶中心等方式在异地扩张,但这种扩张无疑会增加资本开支及财务费用,进而减少利润。此次定增,东方时尚又要“大兴土木”,未来的资本开支会进一步加大。

  东方时尚异地扩张固有一定合理性,但这种大规模的资本投入与业绩表现难成正比。新浪财经鹰眼预警显示,2018H1、2019H1、2020H1,东方时尚营业收入/固定资产原值比值分别为0.95、0.82、0.26,持续下降。

  高管频繁变动

  与业绩不振同样值得关注的是,东方时尚近两年的高管变动频繁。wind显示,2019年以来东方时尚共有11次董高监变动,涉及董事会秘书、监事会主席、副总经理等职务。

东方时尚近两年高管离职情况东方时尚近两年高管离职情况

  2019年4月17日,经东方时尚董事会提名委员会讨论并提议,免去魏东副总经理职务,但没有披露免职原因。2019年10月18日,原监事会主席龙英琦及职工监事徐腊明因工作原因于同一天离职。2020年1月7日,公司证券事务处代表赵君瑶因为个人原因离职。2020年4月22日,因个人原因,贺艳洁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职务。

  2020年4、5月,东方时尚的监事会、经理层经历了集中变动:贾秋平不再担任公司监事;吴陆华、左飞、王蕾不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这次大变动与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换届有关,但同时不再聘任三位副总经理可谓“大刀阔斧”。

  有投资人士谈到,如果一家公司在短期内大规模调整高管层,既有可能是出于拓展新业务等战略原因增加新高管,也有可能是公司发展遇到困难更换高管。

  有多名高管主动离职的东方时尚,更多的是因发展遇阻而“被动”调整高管层。A股市场上,一家上市公司高管层频繁震动,业绩又不乐观,投资者会质疑公司内部的稳定性及未来的成长性。

  左手增发右手减持

  公开资料显示,在东方时尚拟巨额增发募资的前夕,控股股东东方时尚投资通过协议转让、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手中股票。

  2019年7月2日至~2019年12月2日,东方时尚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股票1153万股,套现2.14亿元;2019年12月18日,东方时尚投资与新余润芳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东方时尚投资出让6093万股东方时尚股票(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10.36%),合计股份转让价款为9.99亿元。2020年7月13日,东方时尚投资与华能信托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东方时尚投资转让4280万股股票(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7.28%),合计股份转让价款为7.8亿元。2020年8月31日,东方时尚、实控人徐雄投资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大兴投资集团出让2940万股股票(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5%),股价转让款为6.01亿元。

  通过一系列的减持,东方时尚投资及实控人徐雄合计套现约25.9亿元。东方时尚投资的持股比例从上市初的57.85%下降至2020年三季末的32.5%。

  控股股东巨额减持手中股票套现,显然是消极的信号。一方面是上市公司控制权削弱,容易加剧决策及执行层面的分歧,进而影响业绩;另一方面,短期内无特殊原因巨额套现的行为会令投资者认为控股股东募资的动机,加之公司业绩不振、高管频繁变动,投资者会产生更多顾虑。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2-08 23:26:09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