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华晨集团破产重整时退休近2年原董事长被查

关键词:华晨,祁玉民,宝马,集团,中华V,汽车%,债务,华晨宝马

华晨集团破产重整时退休近2年的原董事长祁玉民接受调查

  原标题:华晨集团破产重整时 退休近2年的原董事长祁玉民接受调查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更何况是处于风暴中心的那一片。

  半个月前,当华晨集团正式宣告破产重整,作为曾经带领这艘巨轮行驶13载的“掌舵者”——祁玉民不知是否为此感到遗憾。

  12月4日,辽宁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纸“调查令”仅短短的一句话,既没有说明调查的缘由,也未道清调查将持续的具体时限,但大家都有疑问,究竟是谁将华晨推向了破产。

  此时,距离祁玉民2019年4月正式从华晨集团董事长职位上退休,已经过去20个月。

  卖力的“演说家”

  2005年冬,祁玉民顶风冒雪赶往沈阳,以一个车圈“外行人”的身份,接手了千疮百孔的华晨汽车。当时,46岁的祁玉民无疑是怀揣着远大的抱负,想要带领这支“残兵”闯过接下来的生死难关。

  而事实证明,祁玉民的确将华晨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在他接手后,华晨拿到7个亿贷款,补上了员工和部分供应商欠款的“窟窿”,随后立即推出了售价不到10万元的新车骏捷。2007年,华晨中华“扭亏为盈”,而祁玉民也一度成为了华晨的“救世主”。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自主品牌纷纷效仿以价格换市场的做法,主打低价的华晨也逐渐失去了优势。首先是华晨价格体系在不断的“价格战”中终于崩塌,定位B级车的骏捷在终端市场的优惠下彻底“扼杀”了A级、A0级车的生存空间,而曾经家喻户晓的金杯品牌也在华晨的忽视之下,被后起之秀打得落花流水。

  另一方面,华晨却对于宝马的“供奶”甘之如饴,其结果就是不断地在合资公司的管理权限上做出让步,最终,华晨宝马的财务、行政、市场、公关等部门的实际控制权全部交由到了宝马的手中。

  而就在大家戏称华晨已沦为宝马“代工厂”之际,祁玉民却仍旧不断放出震惊业内的“豪言壮语”。

  2018年4月16日,当耗资36亿元,并基于宝马技术加持的M8X智能模块化平台打造的首款产品——中华V7正式亮相时,祁玉民激动万分地说:“中国的宝马来了!”,并且声称“打造最好的自主品牌汽车,是华晨的夙愿,如今中华V7亮相,多年夙愿终于如愿以偿”。

  与此同时,祁玉民还自信满满地表示,中华V7的推出,将解决自主品牌汽车在动力和智能化上的不足。

  可以看到,祁玉民是多么“卖力”地为中华V7正名,花甲之年仍笑露“八颗牙齿”只为其打call,因为,他深刻地明白多年困窘的华晨自主太需要一针兴奋剂,而中华V7能否成功或许就是华晨最后的一根救命绳索。

  只可惜,祁玉民高估了中华V7,也高估了自己的信仰。中华V7上市第一年仅售出1.26万辆,第二年5659辆,第三年,也就是今年,前九个月累计卖出17辆。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还是在依靠宝马背书的中华V7最终还是化为了百年汽车长河中一朵不起眼的浪花。

  “弄丢”华晨宝马

  如果说中华V7的败北是祁玉民掌权华晨过程中的失利,那么,签下与宝马合资股比“倒退”的协议书,也让他陷入舆论漩涡受到争议。

  2018年10月,宝马集团宣布计划用36亿欧元在2022年收购华晨宝马合资公司25%股份,持股比例将由50%提升75%。

  当年,中国汽车产业坚守了二十多年的合资股比限制一经放开,华晨成为了第一个交出合资企业控股权的中国车企。

  俨然,没有足够的技术支持,就等同于没有足够的话语权,上演了一次当时代要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句再见都没有的剧情。

  2019年4月1日,61岁的华晨汽车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宣布年满退休,其职位由时任沈阳市副市长阎秉哲接任。

  一年后,失去了华晨宝马25%股份后,华晨利润直接腰斩,看不见清晰的盈利未来,而以往多年背负的巨额债务又到了需要偿还的时刻。

  11月20日,据新华社报道,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车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经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

  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失去融资能力。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未果。

  多方欠债,埋下祸根

  事实上,在祁玉民执掌华晨期间,债务高企的问题已然存在。

  2018年,华晨集团还宣布实现营业收入2050亿元(相比2017年增长62.3%),成为省属国企第一个跨进2000亿门槛的企业集团。

  依仗辽宁省国企的身份,华晨也在借钱上并不含糊,这也直接为后期10亿债券爆雷埋下了祸根。

  今年7月以来,华晨集团所持有的至少5家公司10笔股权,均被相关法院冻结,金额高达15亿元,时间最多长达三年。而与天风证券(6.380, -0.19, -2.89%)存在的7000万元的纠纷,导致下属公司金杯股份被申请冻结,冻结原因为财产保全。

  仅今年4、5两个月,华晨中华多达13次成为“被执行人”,法律诉讼上今年截至目前为止更是多达25起。

  根据财报显示,2019年华晨集团的全年利润为63亿元,其中华晨宝马贡献的净利润为76亿元。也就是说,如果剥离宝马的供血,华晨去年全年亏损额达到13亿元。

  在华晨汽车成立的18年历史当中,“祁玉民时代”就长达13年。在这十三年的时间里,祁玉民曾带领华晨走出困境,但也为华晨埋下隐患。原本他是有可能打破僵局的人,但结果却是华晨错失了中国自主品牌腾飞的十年。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2-05 23:33:59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