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月面48小时,嫦娥五号都做了些啥?

关键词:嫦娥,月球,样品,中国,采样,起飞,五星红旗取,上升器,封装

  图为嫦娥五号探测器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

  12月3日23时10分,嫦娥五号上升器3000N发动机工作约6分钟,成功将携带样品的上升器送入到预定环月轨道。这是中国首次实现地外天体起飞。

  自12月1日23时11分成功落月以来,嫦娥五号在约48小时内迅速完成了“挖土”“打包”“升旗”“起飞”等一系列工作,携月球“土特产”即将返回地球。

  12月3日23时10分,嫦娥五号上升器3000N发动机工作约6分钟,成功将携带样品的上升器送入到预定环月轨道。这是中国首次实现地外天体起飞。

  自12月1日23时11分成功落月以来,嫦娥五号在约48小时内迅速完成了“挖土”“打包”“升旗”“起飞”等一系列工作,携月球“土特产”即将返回地球。

  来源:国家航天局供图。图片摄影:张高翔

  “挖土”

  作为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的收官之战,嫦娥五号任务会从月球采集约2公斤月球样品返回地球。平稳着陆于吕姆克山脉以北地区后,嫦娥五号随即开展月面自动采样工作。

  自动采样是嫦娥五号任务的核心关键环节之一。探测器要经受住超过100摄氏度的月面高温考验,克服了测控、光照、电源等方面的条件约束,实现了多点、多样化自动采样。

  图为嫦娥五号探测器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 中新社发中国国家航天局 供图

  科研人员为嫦娥五号精心设计了两种“挖土”模式:钻取和表取。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系统副总设计师彭兢介绍道:“钻取就是通过空心钻杆的取芯机构,钻到月球表面两米深以下处,得到深层样品的层理信息。表取就是采用机械臂末端固定铲挖型采样器,进行表层和次表层月壤采集,实现多点、多次采样。”这两种方式互为备份,不仅可以提高采样的成功率和可靠性,同时也能够获得更为丰富的样品种类,为后续科学家研究提供更多可靠的原始资料。

  “钻取初步考虑是0.5公斤,表取是1.5公斤。”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嫦娥五号任务新闻发言人裴照宇曾透露。12月2日4时53分,经过3个多小时的持续作业,嫦娥五号钻取子系统顺利完成钻取采样任务。

  另一厢,表取采样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用于表取的机械臂颇为抢眼,臂杆长3.7米,由数十个关节组成。由于着陆区域条件较好,嫦娥五号的采样工作比预想更为顺利,仅用19个小时便提前完成月表自动采样任务。

  “打包”

  相比月面极高真空的环境,地球表面包裹着大气层,大气环境中不仅有气体成分,还漂浮着各种固体颗粒,如果月球样品接触到大气中的这些物质,就会造成污染,导致月球样品科研价值大打折扣。

  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模拟图。北京飞控中心供图

  如何将38万公里之外的月球样品在无人条件下进行“打包”,并保证样品在返回地球的过程中不受污染?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10所研制的月球样品密封封装子系统给出了“答案”,该系统能够自动承接、封装月球样品并具有密封功能的装置,可将采集到的月球样品“打包”返回地球。

  做好封装“打包”工作尤为重要。在封装过程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29厂设计师创新出一种“双管单袋”的钻进取芯方案。钻取到的月球样品,进了取芯管后,取芯软袋拉绳随之上提,样品就被自动装进软袋里。由于质地柔软,软袋可以很方便地进行缠绕封装,再放入初级封装装置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航天局原局长栾恩杰形象地将钻取封装这一过程比喻成“装香肠”。

  采样和封装过程中,科技人员在地面实验室根据探测器传回数据,仿真采样区地理模型并全程模拟采样,为采样决策和各环节操作提供了重要依据。经过约19小时月面工作,嫦娥五号探测器于12月2日22时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已按预定形式将样品封装保存在上升器携带的贮存装置中。

  “升旗”

  紧锣密鼓地开展“挖土”“打包”工作之余,嫦娥五号探测器还不忘在月球上进行一场神圣的“升旗仪式”。点火起飞前,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实现月面国旗展开,这是中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

  五星红旗月面展示模拟图

  与嫦娥三号、嫦娥四号以及玉兔月球车上的五星红旗采用喷涂方式不同,嫦娥五号这面“织物版”五星红旗是一面真正的旗帜。这是五星红旗在月球表面的又一次成功展示,也让中国探测器在月面再次打上“中国标识”。

  宇宙中拥有很强的电磁辐射,月球表面环境恶劣,温差可达正负150摄氏度,这就决定了普通五星红旗无法在月球上使用。为了让五星红旗能顺利在月面上展开,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研制团队花费1年多时间进行选材,最终挑选出二三十种纤维材料作为候选。

  通过热匹配性、耐高低温、防静电、防月球尘埃等物理试验,研制团队最终决定采用某新型复合材料,既能满足强度要求,又能满足染色性能要求,从而保证五星红旗能够抵御月表恶劣的环境,做到不褪色,不串色、不变形。

  中国航天科工国旗展示系统设计团队开展技术研讨。图源:中国航天科工集团

  嫦娥五号五星红旗的平面运动包络将近2000mm×900mm,但整个系统的重量只有1公斤。“虽然这只是一面薄薄的五星红旗,但科技含量十分高。”五星红旗展示系统项目指挥马威感慨道。

  “起飞”

  当嫦娥“五姑娘”完成月面工作后,她就要踏上“回娘家” 的旅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返回地球可不容易,第一步能否“迈好”至关重要,这就涉及到中国航天史上另一个首次——月面起飞上升。

  嫦娥五号上升器点火瞬间 国家航天局供图 摄影:张高翔

  顺利完成月球样品采样封装后,上升器就要准备月面点火起飞,这是一个高难度科目。众所周知,运载火箭在地球起飞是有一套完备的发射塔架系统的,点火起飞位置也经过精确测算,飞行轨道更是一遍遍计算好的。但月面起飞就不一样了,它没有一马平川的起飞地点,更没有成熟完备的发射塔架,着陆器就相当于上升器的发射塔架,托举着嫦娥“五姑娘”回家。

  此外,上升器还要克服地月环境差异、发动机羽流导流空间受限等难题。月面起飞的时候,还无法像运载火箭一样在地面发射前由地面人员完成测调和确认,必须依靠航天器“自力更生”,实现起飞时自主定位、定姿。

  为了确保上升器能够顺利起飞上升,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研制团队进行了大量的试验验证,并建立了一整套环环相扣的系统保证任务,为嫦娥五号胜利迈出回家一步保驾护航。

  12月3日23时10分,“满载而归”的嫦娥五号上升器从月面起飞,实现中国首次地外天体起飞。后续,在完成交会对接与样品转移、环月等待后,嫦娥五号将正式启程返回地球。(作者:郭超凯)

[ 责编:张蕃 ]

  来源:国家航天局供图。图片摄影:张高翔

  “挖土”

  作为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的收官之战,嫦娥五号任务会从月球采集约2公斤月球样品返回地球。平稳着陆于吕姆克山脉以北地区后,嫦娥五号随即开展月面自动采样工作。

  自动采样是嫦娥五号任务的核心关键环节之一。探测器要经受住超过100摄氏度的月面高温考验,克服了测控、光照、电源等方面的条件约束,实现了多点、多样化自动采样。

  12月3日23时10分,嫦娥五号上升器3000N发动机工作约6分钟,成功将携带样品的上升器送入到预定环月轨道。这是中国首次实现地外天体起飞。

  自12月1日23时11分成功落月以来,嫦娥五号在约48小时内迅速完成了“挖土”“打包”“升旗”“起飞”等一系列工作,携月球“土特产”即将返回地球。

  来源:国家航天局供图。图片摄影:张高翔

  “挖土”

  作为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的收官之战,嫦娥五号任务会从月球采集约2公斤月球样品返回地球。平稳着陆于吕姆克山脉以北地区后,嫦娥五号随即开展月面自动采样工作。

  自动采样是嫦娥五号任务的核心关键环节之一。探测器要经受住超过100摄氏度的月面高温考验,克服了测控、光照、电源等方面的条件约束,实现了多点、多样化自动采样。

  图为嫦娥五号探测器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 中新社发中国国家航天局 供图

  科研人员为嫦娥五号精心设计了两种“挖土”模式:钻取和表取。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系统副总设计师彭兢介绍道:“钻取就是通过空心钻杆的取芯机构,钻到月球表面两米深以下处,得到深层样品的层理信息。表取就是采用机械臂末端固定铲挖型采样器,进行表层和次表层月壤采集,实现多点、多次采样。”这两种方式互为备份,不仅可以提高采样的成功率和可靠性,同时也能够获得更为丰富的样品种类,为后续科学家研究提供更多可靠的原始资料。

  “钻取初步考虑是0.5公斤,表取是1.5公斤。”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嫦娥五号任务新闻发言人裴照宇曾透露。12月2日4时53分,经过3个多小时的持续作业,嫦娥五号钻取子系统顺利完成钻取采样任务。

  另一厢,表取采样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用于表取的机械臂颇为抢眼,臂杆长3.7米,由数十个关节组成。由于着陆区域条件较好,嫦娥五号的采样工作比预想更为顺利,仅用19个小时便提前完成月表自动采样任务。

  “打包”

  相比月面极高真空的环境,地球表面包裹着大气层,大气环境中不仅有气体成分,还漂浮着各种固体颗粒,如果月球样品接触到大气中的这些物质,就会造成污染,导致月球样品科研价值大打折扣。

  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模拟图。北京飞控中心供图

  如何将38万公里之外的月球样品在无人条件下进行“打包”,并保证样品在返回地球的过程中不受污染?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10所研制的月球样品密封封装子系统给出了“答案”,该系统能够自动承接、封装月球样品并具有密封功能的装置,可将采集到的月球样品“打包”返回地球。

  做好封装“打包”工作尤为重要。在封装过程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29厂设计师创新出一种“双管单袋”的钻进取芯方案。钻取到的月球样品,进了取芯管后,取芯软袋拉绳随之上提,样品就被自动装进软袋里。由于质地柔软,软袋可以很方便地进行缠绕封装,再放入初级封装装置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航天局原局长栾恩杰形象地将钻取封装这一过程比喻成“装香肠”。

  采样和封装过程中,科技人员在地面实验室根据探测器传回数据,仿真采样区地理模型并全程模拟采样,为采样决策和各环节操作提供了重要依据。经过约19小时月面工作,嫦娥五号探测器于12月2日22时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已按预定形式将样品封装保存在上升器携带的贮存装置中。

  “升旗”

  紧锣密鼓地开展“挖土”“打包”工作之余,嫦娥五号探测器还不忘在月球上进行一场神圣的“升旗仪式”。点火起飞前,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实现月面国旗展开,这是中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

  五星红旗月面展示模拟图

  与嫦娥三号、嫦娥四号以及玉兔月球车上的五星红旗采用喷涂方式不同,嫦娥五号这面“织物版”五星红旗是一面真正的旗帜。这是五星红旗在月球表面的又一次成功展示,也让中国探测器在月面再次打上“中国标识”。

  宇宙中拥有很强的电磁辐射,月球表面环境恶劣,温差可达正负150摄氏度,这就决定了普通五星红旗无法在月球上使用。为了让五星红旗能顺利在月面上展开,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研制团队花费1年多时间进行选材,最终挑选出二三十种纤维材料作为候选。

  通过热匹配性、耐高低温、防静电、防月球尘埃等物理试验,研制团队最终决定采用某新型复合材料,既能满足强度要求,又能满足染色性能要求,从而保证五星红旗能够抵御月表恶劣的环境,做到不褪色,不串色、不变形。

  中国航天科工国旗展示系统设计团队开展技术研讨。图源:中国航天科工集团

  嫦娥五号五星红旗的平面运动包络将近2000mm×900mm,但整个系统的重量只有1公斤。“虽然这只是一面薄薄的五星红旗,但科技含量十分高。”五星红旗展示系统项目指挥马威感慨道。

  “起飞”

  当嫦娥“五姑娘”完成月面工作后,她就要踏上“回娘家” 的旅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返回地球可不容易,第一步能否“迈好”至关重要,这就涉及到中国航天史上另一个首次——月面起飞上升。

  嫦娥五号上升器点火瞬间 国家航天局供图 摄影:张高翔

  顺利完成月球样品采样封装后,上升器就要准备月面点火起飞,这是一个高难度科目。众所周知,运载火箭在地球起飞是有一套完备的发射塔架系统的,点火起飞位置也经过精确测算,飞行轨道更是一遍遍计算好的。但月面起飞就不一样了,它没有一马平川的起飞地点,更没有成熟完备的发射塔架,着陆器就相当于上升器的发射塔架,托举着嫦娥“五姑娘”回家。

  此外,上升器还要克服地月环境差异、发动机羽流导流空间受限等难题。月面起飞的时候,还无法像运载火箭一样在地面发射前由地面人员完成测调和确认,必须依靠航天器“自力更生”,实现起飞时自主定位、定姿。

  为了确保上升器能够顺利起飞上升,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研制团队进行了大量的试验验证,并建立了一整套环环相扣的系统保证任务,为嫦娥五号胜利迈出回家一步保驾护航。

  12月3日23时10分,“满载而归”的嫦娥五号上升器从月面起飞,实现中国首次地外天体起飞。后续,在完成交会对接与样品转移、环月等待后,嫦娥五号将正式启程返回地球。(作者:郭超凯)

[ 责编:张蕃 ]

  图为嫦娥五号探测器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 中新社发中国国家航天局 供图

  科研人员为嫦娥五号精心设计了两种“挖土”模式:钻取和表取。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系统副总设计师彭兢介绍道:“钻取就是通过空心钻杆的取芯机构,钻到月球表面两米深以下处,得到深层样品的层理信息。表取就是采用机械臂末端固定铲挖型采样器,进行表层和次表层月壤采集,实现多点、多次采样。”这两种方式互为备份,不仅可以提高采样的成功率和可靠性,同时也能够获得更为丰富的样品种类,为后续科学家研究提供更多可靠的原始资料。

  “钻取初步考虑是0.5公斤,表取是1.5公斤。”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嫦娥五号任务新闻发言人裴照宇曾透露。12月2日4时53分,经过3个多小时的持续作业,嫦娥五号钻取子系统顺利完成钻取采样任务。

  另一厢,表取采样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用于表取的机械臂颇为抢眼,臂杆长3.7米,由数十个关节组成。由于着陆区域条件较好,嫦娥五号的采样工作比预想更为顺利,仅用19个小时便提前完成月表自动采样任务。

  “打包”

  相比月面极高真空的环境,地球表面包裹着大气层,大气环境中不仅有气体成分,还漂浮着各种固体颗粒,如果月球样品接触到大气中的这些物质,就会造成污染,导致月球样品科研价值大打折扣。

  12月3日23时10分,嫦娥五号上升器3000N发动机工作约6分钟,成功将携带样品的上升器送入到预定环月轨道。这是中国首次实现地外天体起飞。

  自12月1日23时11分成功落月以来,嫦娥五号在约48小时内迅速完成了“挖土”“打包”“升旗”“起飞”等一系列工作,携月球“土特产”即将返回地球。

  来源:国家航天局供图。图片摄影:张高翔

  “挖土”

  作为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的收官之战,嫦娥五号任务会从月球采集约2公斤月球样品返回地球。平稳着陆于吕姆克山脉以北地区后,嫦娥五号随即开展月面自动采样工作。

  自动采样是嫦娥五号任务的核心关键环节之一。探测器要经受住超过100摄氏度的月面高温考验,克服了测控、光照、电源等方面的条件约束,实现了多点、多样化自动采样。

  图为嫦娥五号探测器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 中新社发中国国家航天局 供图

  科研人员为嫦娥五号精心设计了两种“挖土”模式:钻取和表取。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系统副总设计师彭兢介绍道:“钻取就是通过空心钻杆的取芯机构,钻到月球表面两米深以下处,得到深层样品的层理信息。表取就是采用机械臂末端固定铲挖型采样器,进行表层和次表层月壤采集,实现多点、多次采样。”这两种方式互为备份,不仅可以提高采样的成功率和可靠性,同时也能够获得更为丰富的样品种类,为后续科学家研究提供更多可靠的原始资料。

  “钻取初步考虑是0.5公斤,表取是1.5公斤。”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嫦娥五号任务新闻发言人裴照宇曾透露。12月2日4时53分,经过3个多小时的持续作业,嫦娥五号钻取子系统顺利完成钻取采样任务。

  另一厢,表取采样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用于表取的机械臂颇为抢眼,臂杆长3.7米,由数十个关节组成。由于着陆区域条件较好,嫦娥五号的采样工作比预想更为顺利,仅用19个小时便提前完成月表自动采样任务。

  “打包”

  相比月面极高真空的环境,地球表面包裹着大气层,大气环境中不仅有气体成分,还漂浮着各种固体颗粒,如果月球样品接触到大气中的这些物质,就会造成污染,导致月球样品科研价值大打折扣。

  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模拟图。北京飞控中心供图

  如何将38万公里之外的月球样品在无人条件下进行“打包”,并保证样品在返回地球的过程中不受污染?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10所研制的月球样品密封封装子系统给出了“答案”,该系统能够自动承接、封装月球样品并具有密封功能的装置,可将采集到的月球样品“打包”返回地球。

  做好封装“打包”工作尤为重要。在封装过程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29厂设计师创新出一种“双管单袋”的钻进取芯方案。钻取到的月球样品,进了取芯管后,取芯软袋拉绳随之上提,样品就被自动装进软袋里。由于质地柔软,软袋可以很方便地进行缠绕封装,再放入初级封装装置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航天局原局长栾恩杰形象地将钻取封装这一过程比喻成“装香肠”。

  采样和封装过程中,科技人员在地面实验室根据探测器传回数据,仿真采样区地理模型并全程模拟采样,为采样决策和各环节操作提供了重要依据。经过约19小时月面工作,嫦娥五号探测器于12月2日22时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已按预定形式将样品封装保存在上升器携带的贮存装置中。

  “升旗”

  紧锣密鼓地开展“挖土”“打包”工作之余,嫦娥五号探测器还不忘在月球上进行一场神圣的“升旗仪式”。点火起飞前,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实现月面国旗展开,这是中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

  五星红旗月面展示模拟图

  与嫦娥三号、嫦娥四号以及玉兔月球车上的五星红旗采用喷涂方式不同,嫦娥五号这面“织物版”五星红旗是一面真正的旗帜。这是五星红旗在月球表面的又一次成功展示,也让中国探测器在月面再次打上“中国标识”。

  宇宙中拥有很强的电磁辐射,月球表面环境恶劣,温差可达正负150摄氏度,这就决定了普通五星红旗无法在月球上使用。为了让五星红旗能顺利在月面上展开,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研制团队花费1年多时间进行选材,最终挑选出二三十种纤维材料作为候选。

  通过热匹配性、耐高低温、防静电、防月球尘埃等物理试验,研制团队最终决定采用某新型复合材料,既能满足强度要求,又能满足染色性能要求,从而保证五星红旗能够抵御月表恶劣的环境,做到不褪色,不串色、不变形。

  中国航天科工国旗展示系统设计团队开展技术研讨。图源:中国航天科工集团

  嫦娥五号五星红旗的平面运动包络将近2000mm×900mm,但整个系统的重量只有1公斤。“虽然这只是一面薄薄的五星红旗,但科技含量十分高。”五星红旗展示系统项目指挥马威感慨道。

  “起飞”

  当嫦娥“五姑娘”完成月面工作后,她就要踏上“回娘家” 的旅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返回地球可不容易,第一步能否“迈好”至关重要,这就涉及到中国航天史上另一个首次——月面起飞上升。

  嫦娥五号上升器点火瞬间 国家航天局供图 摄影:张高翔

  顺利完成月球样品采样封装后,上升器就要准备月面点火起飞,这是一个高难度科目。众所周知,运载火箭在地球起飞是有一套完备的发射塔架系统的,点火起飞位置也经过精确测算,飞行轨道更是一遍遍计算好的。但月面起飞就不一样了,它没有一马平川的起飞地点,更没有成熟完备的发射塔架,着陆器就相当于上升器的发射塔架,托举着嫦娥“五姑娘”回家。

  此外,上升器还要克服地月环境差异、发动机羽流导流空间受限等难题。月面起飞的时候,还无法像运载火箭一样在地面发射前由地面人员完成测调和确认,必须依靠航天器“自力更生”,实现起飞时自主定位、定姿。

  为了确保上升器能够顺利起飞上升,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研制团队进行了大量的试验验证,并建立了一整套环环相扣的系统保证任务,为嫦娥五号胜利迈出回家一步保驾护航。

  12月3日23时10分,“满载而归”的嫦娥五号上升器从月面起飞,实现中国首次地外天体起飞。后续,在完成交会对接与样品转移、环月等待后,嫦娥五号将正式启程返回地球。(作者:郭超凯)

[ 责编:张蕃 ]

  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模拟图。北京飞控中心供图

  如何将38万公里之外的月球样品在无人条件下进行“打包”,并保证样品在返回地球的过程中不受污染?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10所研制的月球样品密封封装子系统给出了“答案”,该系统能够自动承接、封装月球样品并具有密封功能的装置,可将采集到的月球样品“打包”返回地球。

  做好封装“打包”工作尤为重要。在封装过程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29厂设计师创新出一种“双管单袋”的钻进取芯方案。钻取到的月球样品,进了取芯管后,取芯软袋拉绳随之上提,样品就被自动装进软袋里。由于质地柔软,软袋可以很方便地进行缠绕封装,再放入初级封装装置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航天局原局长栾恩杰形象地将钻取封装这一过程比喻成“装香肠”。

  采样和封装过程中,科技人员在地面实验室根据探测器传回数据,仿真采样区地理模型并全程模拟采样,为采样决策和各环节操作提供了重要依据。经过约19小时月面工作,嫦娥五号探测器于12月2日22时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已按预定形式将样品封装保存在上升器携带的贮存装置中。

  “升旗”

  紧锣密鼓地开展“挖土”“打包”工作之余,嫦娥五号探测器还不忘在月球上进行一场神圣的“升旗仪式”。点火起飞前,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实现月面国旗展开,这是中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

  12月3日23时10分,嫦娥五号上升器3000N发动机工作约6分钟,成功将携带样品的上升器送入到预定环月轨道。这是中国首次实现地外天体起飞。

  自12月1日23时11分成功落月以来,嫦娥五号在约48小时内迅速完成了“挖土”“打包”“升旗”“起飞”等一系列工作,携月球“土特产”即将返回地球。

  来源:国家航天局供图。图片摄影:张高翔

  “挖土”

  作为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的收官之战,嫦娥五号任务会从月球采集约2公斤月球样品返回地球。平稳着陆于吕姆克山脉以北地区后,嫦娥五号随即开展月面自动采样工作。

  自动采样是嫦娥五号任务的核心关键环节之一。探测器要经受住超过100摄氏度的月面高温考验,克服了测控、光照、电源等方面的条件约束,实现了多点、多样化自动采样。

  图为嫦娥五号探测器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 中新社发中国国家航天局 供图

  科研人员为嫦娥五号精心设计了两种“挖土”模式:钻取和表取。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系统副总设计师彭兢介绍道:“钻取就是通过空心钻杆的取芯机构,钻到月球表面两米深以下处,得到深层样品的层理信息。表取就是采用机械臂末端固定铲挖型采样器,进行表层和次表层月壤采集,实现多点、多次采样。”这两种方式互为备份,不仅可以提高采样的成功率和可靠性,同时也能够获得更为丰富的样品种类,为后续科学家研究提供更多可靠的原始资料。

  “钻取初步考虑是0.5公斤,表取是1.5公斤。”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嫦娥五号任务新闻发言人裴照宇曾透露。12月2日4时53分,经过3个多小时的持续作业,嫦娥五号钻取子系统顺利完成钻取采样任务。

  另一厢,表取采样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用于表取的机械臂颇为抢眼,臂杆长3.7米,由数十个关节组成。由于着陆区域条件较好,嫦娥五号的采样工作比预想更为顺利,仅用19个小时便提前完成月表自动采样任务。

  “打包”

  相比月面极高真空的环境,地球表面包裹着大气层,大气环境中不仅有气体成分,还漂浮着各种固体颗粒,如果月球样品接触到大气中的这些物质,就会造成污染,导致月球样品科研价值大打折扣。

  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模拟图。北京飞控中心供图

  如何将38万公里之外的月球样品在无人条件下进行“打包”,并保证样品在返回地球的过程中不受污染?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10所研制的月球样品密封封装子系统给出了“答案”,该系统能够自动承接、封装月球样品并具有密封功能的装置,可将采集到的月球样品“打包”返回地球。

  做好封装“打包”工作尤为重要。在封装过程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29厂设计师创新出一种“双管单袋”的钻进取芯方案。钻取到的月球样品,进了取芯管后,取芯软袋拉绳随之上提,样品就被自动装进软袋里。由于质地柔软,软袋可以很方便地进行缠绕封装,再放入初级封装装置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航天局原局长栾恩杰形象地将钻取封装这一过程比喻成“装香肠”。

  采样和封装过程中,科技人员在地面实验室根据探测器传回数据,仿真采样区地理模型并全程模拟采样,为采样决策和各环节操作提供了重要依据。经过约19小时月面工作,嫦娥五号探测器于12月2日22时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已按预定形式将样品封装保存在上升器携带的贮存装置中。

  “升旗”

  紧锣密鼓地开展“挖土”“打包”工作之余,嫦娥五号探测器还不忘在月球上进行一场神圣的“升旗仪式”。点火起飞前,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实现月面国旗展开,这是中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

  五星红旗月面展示模拟图

  与嫦娥三号、嫦娥四号以及玉兔月球车上的五星红旗采用喷涂方式不同,嫦娥五号这面“织物版”五星红旗是一面真正的旗帜。这是五星红旗在月球表面的又一次成功展示,也让中国探测器在月面再次打上“中国标识”。

  宇宙中拥有很强的电磁辐射,月球表面环境恶劣,温差可达正负150摄氏度,这就决定了普通五星红旗无法在月球上使用。为了让五星红旗能顺利在月面上展开,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研制团队花费1年多时间进行选材,最终挑选出二三十种纤维材料作为候选。

  通过热匹配性、耐高低温、防静电、防月球尘埃等物理试验,研制团队最终决定采用某新型复合材料,既能满足强度要求,又能满足染色性能要求,从而保证五星红旗能够抵御月表恶劣的环境,做到不褪色,不串色、不变形。

  中国航天科工国旗展示系统设计团队开展技术研讨。图源:中国航天科工集团

  嫦娥五号五星红旗的平面运动包络将近2000mm×900mm,但整个系统的重量只有1公斤。“虽然这只是一面薄薄的五星红旗,但科技含量十分高。”五星红旗展示系统项目指挥马威感慨道。

  “起飞”

  当嫦娥“五姑娘”完成月面工作后,她就要踏上“回娘家” 的旅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返回地球可不容易,第一步能否“迈好”至关重要,这就涉及到中国航天史上另一个首次——月面起飞上升。

  嫦娥五号上升器点火瞬间 国家航天局供图 摄影:张高翔

  顺利完成月球样品采样封装后,上升器就要准备月面点火起飞,这是一个高难度科目。众所周知,运载火箭在地球起飞是有一套完备的发射塔架系统的,点火起飞位置也经过精确测算,飞行轨道更是一遍遍计算好的。但月面起飞就不一样了,它没有一马平川的起飞地点,更没有成熟完备的发射塔架,着陆器就相当于上升器的发射塔架,托举着嫦娥“五姑娘”回家。

  此外,上升器还要克服地月环境差异、发动机羽流导流空间受限等难题。月面起飞的时候,还无法像运载火箭一样在地面发射前由地面人员完成测调和确认,必须依靠航天器“自力更生”,实现起飞时自主定位、定姿。

  为了确保上升器能够顺利起飞上升,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研制团队进行了大量的试验验证,并建立了一整套环环相扣的系统保证任务,为嫦娥五号胜利迈出回家一步保驾护航。

  12月3日23时10分,“满载而归”的嫦娥五号上升器从月面起飞,实现中国首次地外天体起飞。后续,在完成交会对接与样品转移、环月等待后,嫦娥五号将正式启程返回地球。(作者:郭超凯)

[ 责编:张蕃 ]

  五星红旗月面展示模拟图

  与嫦娥三号、嫦娥四号以及玉兔月球车上的五星红旗采用喷涂方式不同,嫦娥五号这面“织物版”五星红旗是一面真正的旗帜。这是五星红旗在月球表面的又一次成功展示,也让中国探测器在月面再次打上“中国标识”。

  宇宙中拥有很强的电磁辐射,月球表面环境恶劣,温差可达正负150摄氏度,这就决定了普通五星红旗无法在月球上使用。为了让五星红旗能顺利在月面上展开,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研制团队花费1年多时间进行选材,最终挑选出二三十种纤维材料作为候选。

  通过热匹配性、耐高低温、防静电、防月球尘埃等物理试验,研制团队最终决定采用某新型复合材料,既能满足强度要求,又能满足染色性能要求,从而保证五星红旗能够抵御月表恶劣的环境,做到不褪色,不串色、不变形。

  12月3日23时10分,嫦娥五号上升器3000N发动机工作约6分钟,成功将携带样品的上升器送入到预定环月轨道。这是中国首次实现地外天体起飞。

  自12月1日23时11分成功落月以来,嫦娥五号在约48小时内迅速完成了“挖土”“打包”“升旗”“起飞”等一系列工作,携月球“土特产”即将返回地球。

  来源:国家航天局供图。图片摄影:张高翔

  “挖土”

  作为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的收官之战,嫦娥五号任务会从月球采集约2公斤月球样品返回地球。平稳着陆于吕姆克山脉以北地区后,嫦娥五号随即开展月面自动采样工作。

  自动采样是嫦娥五号任务的核心关键环节之一。探测器要经受住超过100摄氏度的月面高温考验,克服了测控、光照、电源等方面的条件约束,实现了多点、多样化自动采样。

  图为嫦娥五号探测器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 中新社发中国国家航天局 供图

  科研人员为嫦娥五号精心设计了两种“挖土”模式:钻取和表取。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系统副总设计师彭兢介绍道:“钻取就是通过空心钻杆的取芯机构,钻到月球表面两米深以下处,得到深层样品的层理信息。表取就是采用机械臂末端固定铲挖型采样器,进行表层和次表层月壤采集,实现多点、多次采样。”这两种方式互为备份,不仅可以提高采样的成功率和可靠性,同时也能够获得更为丰富的样品种类,为后续科学家研究提供更多可靠的原始资料。

  “钻取初步考虑是0.5公斤,表取是1.5公斤。”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嫦娥五号任务新闻发言人裴照宇曾透露。12月2日4时53分,经过3个多小时的持续作业,嫦娥五号钻取子系统顺利完成钻取采样任务。

  另一厢,表取采样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用于表取的机械臂颇为抢眼,臂杆长3.7米,由数十个关节组成。由于着陆区域条件较好,嫦娥五号的采样工作比预想更为顺利,仅用19个小时便提前完成月表自动采样任务。

  “打包”

  相比月面极高真空的环境,地球表面包裹着大气层,大气环境中不仅有气体成分,还漂浮着各种固体颗粒,如果月球样品接触到大气中的这些物质,就会造成污染,导致月球样品科研价值大打折扣。

  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模拟图。北京飞控中心供图

  如何将38万公里之外的月球样品在无人条件下进行“打包”,并保证样品在返回地球的过程中不受污染?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10所研制的月球样品密封封装子系统给出了“答案”,该系统能够自动承接、封装月球样品并具有密封功能的装置,可将采集到的月球样品“打包”返回地球。

  做好封装“打包”工作尤为重要。在封装过程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29厂设计师创新出一种“双管单袋”的钻进取芯方案。钻取到的月球样品,进了取芯管后,取芯软袋拉绳随之上提,样品就被自动装进软袋里。由于质地柔软,软袋可以很方便地进行缠绕封装,再放入初级封装装置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航天局原局长栾恩杰形象地将钻取封装这一过程比喻成“装香肠”。

  采样和封装过程中,科技人员在地面实验室根据探测器传回数据,仿真采样区地理模型并全程模拟采样,为采样决策和各环节操作提供了重要依据。经过约19小时月面工作,嫦娥五号探测器于12月2日22时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已按预定形式将样品封装保存在上升器携带的贮存装置中。

  “升旗”

  紧锣密鼓地开展“挖土”“打包”工作之余,嫦娥五号探测器还不忘在月球上进行一场神圣的“升旗仪式”。点火起飞前,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实现月面国旗展开,这是中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

  五星红旗月面展示模拟图

  与嫦娥三号、嫦娥四号以及玉兔月球车上的五星红旗采用喷涂方式不同,嫦娥五号这面“织物版”五星红旗是一面真正的旗帜。这是五星红旗在月球表面的又一次成功展示,也让中国探测器在月面再次打上“中国标识”。

  宇宙中拥有很强的电磁辐射,月球表面环境恶劣,温差可达正负150摄氏度,这就决定了普通五星红旗无法在月球上使用。为了让五星红旗能顺利在月面上展开,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研制团队花费1年多时间进行选材,最终挑选出二三十种纤维材料作为候选。

  通过热匹配性、耐高低温、防静电、防月球尘埃等物理试验,研制团队最终决定采用某新型复合材料,既能满足强度要求,又能满足染色性能要求,从而保证五星红旗能够抵御月表恶劣的环境,做到不褪色,不串色、不变形。

  中国航天科工国旗展示系统设计团队开展技术研讨。图源:中国航天科工集团

  嫦娥五号五星红旗的平面运动包络将近2000mm×900mm,但整个系统的重量只有1公斤。“虽然这只是一面薄薄的五星红旗,但科技含量十分高。”五星红旗展示系统项目指挥马威感慨道。

  “起飞”

  当嫦娥“五姑娘”完成月面工作后,她就要踏上“回娘家” 的旅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返回地球可不容易,第一步能否“迈好”至关重要,这就涉及到中国航天史上另一个首次——月面起飞上升。

  嫦娥五号上升器点火瞬间 国家航天局供图 摄影:张高翔

  顺利完成月球样品采样封装后,上升器就要准备月面点火起飞,这是一个高难度科目。众所周知,运载火箭在地球起飞是有一套完备的发射塔架系统的,点火起飞位置也经过精确测算,飞行轨道更是一遍遍计算好的。但月面起飞就不一样了,它没有一马平川的起飞地点,更没有成熟完备的发射塔架,着陆器就相当于上升器的发射塔架,托举着嫦娥“五姑娘”回家。

  此外,上升器还要克服地月环境差异、发动机羽流导流空间受限等难题。月面起飞的时候,还无法像运载火箭一样在地面发射前由地面人员完成测调和确认,必须依靠航天器“自力更生”,实现起飞时自主定位、定姿。

  为了确保上升器能够顺利起飞上升,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研制团队进行了大量的试验验证,并建立了一整套环环相扣的系统保证任务,为嫦娥五号胜利迈出回家一步保驾护航。

  12月3日23时10分,“满载而归”的嫦娥五号上升器从月面起飞,实现中国首次地外天体起飞。后续,在完成交会对接与样品转移、环月等待后,嫦娥五号将正式启程返回地球。(作者:郭超凯)

[ 责编:张蕃 ]

  中国航天科工国旗展示系统设计团队开展技术研讨。图源:中国航天科工集团

  嫦娥五号五星红旗的平面运动包络将近2000mm×900mm,但整个系统的重量只有1公斤。“虽然这只是一面薄薄的五星红旗,但科技含量十分高。”五星红旗展示系统项目指挥马威感慨道。

  “起飞”

  当嫦娥“五姑娘”完成月面工作后,她就要踏上“回娘家” 的旅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返回地球可不容易,第一步能否“迈好”至关重要,这就涉及到中国航天史上另一个首次——月面起飞上升。

  12月3日23时10分,嫦娥五号上升器3000N发动机工作约6分钟,成功将携带样品的上升器送入到预定环月轨道。这是中国首次实现地外天体起飞。

  自12月1日23时11分成功落月以来,嫦娥五号在约48小时内迅速完成了“挖土”“打包”“升旗”“起飞”等一系列工作,携月球“土特产”即将返回地球。

  来源:国家航天局供图。图片摄影:张高翔

  “挖土”

  作为中国探月工程“绕、落、回”三步走的收官之战,嫦娥五号任务会从月球采集约2公斤月球样品返回地球。平稳着陆于吕姆克山脉以北地区后,嫦娥五号随即开展月面自动采样工作。

  自动采样是嫦娥五号任务的核心关键环节之一。探测器要经受住超过100摄氏度的月面高温考验,克服了测控、光照、电源等方面的条件约束,实现了多点、多样化自动采样。

  图为嫦娥五号探测器在月球表面自动采样。 中新社发中国国家航天局 供图

  科研人员为嫦娥五号精心设计了两种“挖土”模式:钻取和表取。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五号探测器系统副总设计师彭兢介绍道:“钻取就是通过空心钻杆的取芯机构,钻到月球表面两米深以下处,得到深层样品的层理信息。表取就是采用机械臂末端固定铲挖型采样器,进行表层和次表层月壤采集,实现多点、多次采样。”这两种方式互为备份,不仅可以提高采样的成功率和可靠性,同时也能够获得更为丰富的样品种类,为后续科学家研究提供更多可靠的原始资料。

  “钻取初步考虑是0.5公斤,表取是1.5公斤。”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嫦娥五号任务新闻发言人裴照宇曾透露。12月2日4时53分,经过3个多小时的持续作业,嫦娥五号钻取子系统顺利完成钻取采样任务。

  另一厢,表取采样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用于表取的机械臂颇为抢眼,臂杆长3.7米,由数十个关节组成。由于着陆区域条件较好,嫦娥五号的采样工作比预想更为顺利,仅用19个小时便提前完成月表自动采样任务。

  “打包”

  相比月面极高真空的环境,地球表面包裹着大气层,大气环境中不仅有气体成分,还漂浮着各种固体颗粒,如果月球样品接触到大气中的这些物质,就会造成污染,导致月球样品科研价值大打折扣。

  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模拟图。北京飞控中心供图

  如何将38万公里之外的月球样品在无人条件下进行“打包”,并保证样品在返回地球的过程中不受污染?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10所研制的月球样品密封封装子系统给出了“答案”,该系统能够自动承接、封装月球样品并具有密封功能的装置,可将采集到的月球样品“打包”返回地球。

  做好封装“打包”工作尤为重要。在封装过程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529厂设计师创新出一种“双管单袋”的钻进取芯方案。钻取到的月球样品,进了取芯管后,取芯软袋拉绳随之上提,样品就被自动装进软袋里。由于质地柔软,软袋可以很方便地进行缠绕封装,再放入初级封装装置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航天局原局长栾恩杰形象地将钻取封装这一过程比喻成“装香肠”。

  采样和封装过程中,科技人员在地面实验室根据探测器传回数据,仿真采样区地理模型并全程模拟采样,为采样决策和各环节操作提供了重要依据。经过约19小时月面工作,嫦娥五号探测器于12月2日22时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已按预定形式将样品封装保存在上升器携带的贮存装置中。

  “升旗”

  紧锣密鼓地开展“挖土”“打包”工作之余,嫦娥五号探测器还不忘在月球上进行一场神圣的“升旗仪式”。点火起飞前,嫦娥五号着上组合体实现月面国旗展开,这是中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

  五星红旗月面展示模拟图

  与嫦娥三号、嫦娥四号以及玉兔月球车上的五星红旗采用喷涂方式不同,嫦娥五号这面“织物版”五星红旗是一面真正的旗帜。这是五星红旗在月球表面的又一次成功展示,也让中国探测器在月面再次打上“中国标识”。

  宇宙中拥有很强的电磁辐射,月球表面环境恶劣,温差可达正负150摄氏度,这就决定了普通五星红旗无法在月球上使用。为了让五星红旗能顺利在月面上展开,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研制团队花费1年多时间进行选材,最终挑选出二三十种纤维材料作为候选。

  通过热匹配性、耐高低温、防静电、防月球尘埃等物理试验,研制团队最终决定采用某新型复合材料,既能满足强度要求,又能满足染色性能要求,从而保证五星红旗能够抵御月表恶劣的环境,做到不褪色,不串色、不变形。

  中国航天科工国旗展示系统设计团队开展技术研讨。图源:中国航天科工集团

  嫦娥五号五星红旗的平面运动包络将近2000mm×900mm,但整个系统的重量只有1公斤。“虽然这只是一面薄薄的五星红旗,但科技含量十分高。”五星红旗展示系统项目指挥马威感慨道。

  “起飞”

  当嫦娥“五姑娘”完成月面工作后,她就要踏上“回娘家” 的旅程。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返回地球可不容易,第一步能否“迈好”至关重要,这就涉及到中国航天史上另一个首次——月面起飞上升。

  嫦娥五号上升器点火瞬间 国家航天局供图 摄影:张高翔

  顺利完成月球样品采样封装后,上升器就要准备月面点火起飞,这是一个高难度科目。众所周知,运载火箭在地球起飞是有一套完备的发射塔架系统的,点火起飞位置也经过精确测算,飞行轨道更是一遍遍计算好的。但月面起飞就不一样了,它没有一马平川的起飞地点,更没有成熟完备的发射塔架,着陆器就相当于上升器的发射塔架,托举着嫦娥“五姑娘”回家。

  此外,上升器还要克服地月环境差异、发动机羽流导流空间受限等难题。月面起飞的时候,还无法像运载火箭一样在地面发射前由地面人员完成测调和确认,必须依靠航天器“自力更生”,实现起飞时自主定位、定姿。

  为了确保上升器能够顺利起飞上升,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研制团队进行了大量的试验验证,并建立了一整套环环相扣的系统保证任务,为嫦娥五号胜利迈出回家一步保驾护航。

  12月3日23时10分,“满载而归”的嫦娥五号上升器从月面起飞,实现中国首次地外天体起飞。后续,在完成交会对接与样品转移、环月等待后,嫦娥五号将正式启程返回地球。(作者:郭超凯)

[ 责编:张蕃 ]

  嫦娥五号上升器点火瞬间 国家航天局供图 摄影:张高翔

  顺利完成月球样品采样封装后,上升器就要准备月面点火起飞,这是一个高难度科目。众所周知,运载火箭在地球起飞是有一套完备的发射塔架系统的,点火起飞位置也经过精确测算,飞行轨道更是一遍遍计算好的。但月面起飞就不一样了,它没有一马平川的起飞地点,更没有成熟完备的发射塔架,着陆器就相当于上升器的发射塔架,托举着嫦娥“五姑娘”回家。

  此外,上升器还要克服地月环境差异、发动机羽流导流空间受限等难题。月面起飞的时候,还无法像运载火箭一样在地面发射前由地面人员完成测调和确认,必须依靠航天器“自力更生”,实现起飞时自主定位、定姿。

  为了确保上升器能够顺利起飞上升,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五院嫦娥研制团队进行了大量的试验验证,并建立了一整套环环相扣的系统保证任务,为嫦娥五号胜利迈出回家一步保驾护航。

  12月3日23时10分,“满载而归”的嫦娥五号上升器从月面起飞,实现中国首次地外天体起飞。后续,在完成交会对接与样品转移、环月等待后,嫦娥五号将正式启程返回地球。(作者:郭超凯)

[ 责编:张蕃 ]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2-05 22:27:02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