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

关键词:诸葛村村,村庄,诸葛,中国,环境说,村民,人居,兰溪

  诸葛村所在的兰溪

  【中国故事】

  作者:洪铁城(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10月16日,在全球人居环境论坛年会上,中国浙江省兰溪市的诸葛村、长乐村、芝堰村,被授予“全球人居环境范例”称号。这几个村,都有六七百年历史,村民们生于斯,长于斯,百岁之后安息于斯。这是一方人的真正家园,是被上千年历史证明了的适宜人居环境实例,为世界保存了融历史、科学、艺术、社会和生命价值于一体的人类文明活标本。谨以我多次去过的诸葛村为例,来表达我对这个话题的思考。

  数百年的鲜活

  数百年的聚落,鲜活而平实的存在,显现着对岁月的绝对忠诚。走在它五色斑驳的石板芯老街、湿漉漉的鹅卵石小巷,走进雕梁画栋的厅堂、亲切温馨的民居,人会像田里的一棵青菜,顿时水灵灵的,鲜活、自在、安详。

  已数不清是第几次来到诸葛村了。不知何故,下车时突然感到喉咙哽咽,连跟人打招呼都显得结巴。奇怪,难道这就是诗人刘湛秋写诸葛村,“不是儿时的家园/却那般熟悉又陌生”的感受?我与这个村庄,不同姓氏不同籍贯不同地域,相距几百里,怎么会生出回到故乡的激情来呢?

  第一次来诸葛村,是二十多年前,奉命陪文物保护专家郑孝燮、罗哲文、谢辰生三老考察。从浙江东阳匆匆赶到金华,从金华再驱车五十多分钟,到了“一家饭熟三县香”的兰溪、龙游、建德交界处,然后翻过一个小冈丘,但见大片平展展的农田,四外是连绵不断的矮山,前方炊烟袅袅处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这个村落,是“古今第一良相”诸葛亮后裔聚居地。早在1100年前五代后唐间,诸葛亮的十五世孙诸葛浰任浙江寿昌县令,到他儿子诸葛青当家时决定从寿昌迁居兰溪西陲砚山下。传至二十七世诸葛大狮,此人学问渊博,精通堪舆学,认为所居之地空间太过局促,不利于子孙后代发展,于是亲自出门寻找,最终找到这个地方,见一溪相伴,四山环抱,平畴阔远,认定是风水宝地,遂举家迁来。明代后半叶,这里已成为“山可樵、水可渔、岩可登、泉可汲、寺可游、亭可观、田可耕、市可易,四时之景备之”的大村庄,绵延至今已有700年。

  而今,大片农田仍然平展展、绿茸茸、油光光。据说叫“诸葛白”的白菜和“诸葛瓜”的洋瓜,闻名已久。不远处十多个穿红着绿的男女,正在给水稻耘田。他们好像不是在劳作,而是在举行一场实景演出。看他们手中长长的细竹竿,如同二胡的弓弦,在缓缓地推,缓缓地拉,推拉出一个个美妙旋律,还时不时地爆出欢声笑语,如小小的唢呐用三连音让人激动。陪同的村支书诸葛坤亨说,他们是村里自愿加入新组建的股份经济合作社的村民。

  坤亨当书记二十七年了,样子没变,一点不见老。他告诉我们:村里的水田、山地、林地也没变,变的是人口增到2860多人,姓氏增到90多个了。村民们和睦相处,像一家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公或爹,或叔或伯,或兄或弟,或姐或妹,或亲或邻,几乎全是熟面孔。

  村民各自忙碌,有在家门口做手工活的,身边老老实实地陪着一只黄狗;有在堂屋专门写《诫子书》的,或楷或隶,工工整整;有坐在小巷口乘凉的,有聚在堂屋打牌的,吆三喝五的声浪此起彼伏;也有静悄悄立在塘边钓鱼的;还有在自家门口摆摊出售鹅毛扇与“孔明锁”的——相传“孔明锁”是太祖发明,由多根方木条构结而成,很难拆开,而好不容易拆开又很难装回去,像智力魔方,是诸葛村的特色商品。

  小而全的小社会

  村庄作为人的一个聚居单元,是小而全的小社会,同时也是集镇与城市的摇篮。村庄又像《四库全书》,经史子集什么也不缺,蕴藏着原始规划的真知,房屋设计的精妙,环境处理的智慧,阴阳风水的奥秘,以及人居的哲学,时间的密码等。村庄像不老松,像常青藤,像灵芝草,只是不言不语,从来不做自我推介。

  诸葛村特别上镜,特别入画。走进去才能明白,原来这不是司空见惯的大挖大填铺大饼,不是千篇一律的横平竖直棋盘形。

  多年致力于研究乡土建筑、保护古村落的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20世纪90年代在浙江调查研究时来到了诸葛村,“简直像探宝者发现了金矿”,认为“是难得的研究课题”。在陈志华、李秋香教授所著的厚厚的《诸葛村》中,对村落建筑有详细介绍。居住区以三大房派分为三大组团。第一大组团是钟池四周,这是诸葛村最早建设的区块,有“宅近发祥地”之说,多住孟分裔孙;第二大组团是上塘、下塘区块,多住仲分裔孙;第三大组团在旧高隆村北侧,带状,多住季分裔孙。三大组团东侧自南而北分别有尚礼堂、崇行堂等小组团,西侧自南而北分别有滋澍堂、行园堂等小组团。而大小组团,被十八口波光粼粼的池塘间隔,有十八个至今还在汲水的古井点缀,空间因此显得虚虚实实、疏密有致。老街小巷像蛛网有条不紊地伸到各处,村庄因此走动方便,分得开又合得拢。此外还有很多别处罕见的私家小花园,外观之有一步一景、步移景异之美,内赏之是“亲鱼鸟,乐林草,艺名花修竹,结古欢于篷壶福地”。街巷是原先的街巷,石阶是原先的石阶,歪脖子老树是原先的歪脖子老树,所见到的一切,不作假,不作秀,也不赶时髦。

  700年的住房还在使用,700年的聚落活态存在,700年的山水田林生机勃然。铁的历史,佐证了始祖当年相地选址的高明。

  【中国故事】

  作者:洪铁城(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10月16日,在全球人居环境论坛年会上,中国浙江省兰溪市的诸葛村、长乐村、芝堰村,被授予“全球人居环境范例”称号。这几个村,都有六七百年历史,村民们生于斯,长于斯,百岁之后安息于斯。这是一方人的真正家园,是被上千年历史证明了的适宜人居环境实例,为世界保存了融历史、科学、艺术、社会和生命价值于一体的人类文明活标本。谨以我多次去过的诸葛村为例,来表达我对这个话题的思考。

  数百年的鲜活

  数百年的聚落,鲜活而平实的存在,显现着对岁月的绝对忠诚。走在它五色斑驳的石板芯老街、湿漉漉的鹅卵石小巷,走进雕梁画栋的厅堂、亲切温馨的民居,人会像田里的一棵青菜,顿时水灵灵的,鲜活、自在、安详。

  已数不清是第几次来到诸葛村了。不知何故,下车时突然感到喉咙哽咽,连跟人打招呼都显得结巴。奇怪,难道这就是诗人刘湛秋写诸葛村,“不是儿时的家园/却那般熟悉又陌生”的感受?我与这个村庄,不同姓氏不同籍贯不同地域,相距几百里,怎么会生出回到故乡的激情来呢?

  第一次来诸葛村,是二十多年前,奉命陪文物保护专家郑孝燮、罗哲文、谢辰生三老考察。从浙江东阳匆匆赶到金华,从金华再驱车五十多分钟,到了“一家饭熟三县香”的兰溪、龙游、建德交界处,然后翻过一个小冈丘,但见大片平展展的农田,四外是连绵不断的矮山,前方炊烟袅袅处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这个村落,是“古今第一良相”诸葛亮后裔聚居地。早在1100年前五代后唐间,诸葛亮的十五世孙诸葛浰任浙江寿昌县令,到他儿子诸葛青当家时决定从寿昌迁居兰溪西陲砚山下。传至二十七世诸葛大狮,此人学问渊博,精通堪舆学,认为所居之地空间太过局促,不利于子孙后代发展,于是亲自出门寻找,最终找到这个地方,见一溪相伴,四山环抱,平畴阔远,认定是风水宝地,遂举家迁来。明代后半叶,这里已成为“山可樵、水可渔、岩可登、泉可汲、寺可游、亭可观、田可耕、市可易,四时之景备之”的大村庄,绵延至今已有700年。

  而今,大片农田仍然平展展、绿茸茸、油光光。据说叫“诸葛白”的白菜和“诸葛瓜”的洋瓜,闻名已久。不远处十多个穿红着绿的男女,正在给水稻耘田。他们好像不是在劳作,而是在举行一场实景演出。看他们手中长长的细竹竿,如同二胡的弓弦,在缓缓地推,缓缓地拉,推拉出一个个美妙旋律,还时不时地爆出欢声笑语,如小小的唢呐用三连音让人激动。陪同的村支书诸葛坤亨说,他们是村里自愿加入新组建的股份经济合作社的村民。

  坤亨当书记二十七年了,样子没变,一点不见老。他告诉我们:村里的水田、山地、林地也没变,变的是人口增到2860多人,姓氏增到90多个了。村民们和睦相处,像一家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公或爹,或叔或伯,或兄或弟,或姐或妹,或亲或邻,几乎全是熟面孔。

  村民各自忙碌,有在家门口做手工活的,身边老老实实地陪着一只黄狗;有在堂屋专门写《诫子书》的,或楷或隶,工工整整;有坐在小巷口乘凉的,有聚在堂屋打牌的,吆三喝五的声浪此起彼伏;也有静悄悄立在塘边钓鱼的;还有在自家门口摆摊出售鹅毛扇与“孔明锁”的——相传“孔明锁”是太祖发明,由多根方木条构结而成,很难拆开,而好不容易拆开又很难装回去,像智力魔方,是诸葛村的特色商品。

  小而全的小社会

  村庄作为人的一个聚居单元,是小而全的小社会,同时也是集镇与城市的摇篮。村庄又像《四库全书》,经史子集什么也不缺,蕴藏着原始规划的真知,房屋设计的精妙,环境处理的智慧,阴阳风水的奥秘,以及人居的哲学,时间的密码等。村庄像不老松,像常青藤,像灵芝草,只是不言不语,从来不做自我推介。

  诸葛村特别上镜,特别入画。走进去才能明白,原来这不是司空见惯的大挖大填铺大饼,不是千篇一律的横平竖直棋盘形。

  多年致力于研究乡土建筑、保护古村落的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20世纪90年代在浙江调查研究时来到了诸葛村,“简直像探宝者发现了金矿”,认为“是难得的研究课题”。在陈志华、李秋香教授所著的厚厚的《诸葛村》中,对村落建筑有详细介绍。居住区以三大房派分为三大组团。第一大组团是钟池四周,这是诸葛村最早建设的区块,有“宅近发祥地”之说,多住孟分裔孙;第二大组团是上塘、下塘区块,多住仲分裔孙;第三大组团在旧高隆村北侧,带状,多住季分裔孙。三大组团东侧自南而北分别有尚礼堂、崇行堂等小组团,西侧自南而北分别有滋澍堂、行园堂等小组团。而大小组团,被十八口波光粼粼的池塘间隔,有十八个至今还在汲水的古井点缀,空间因此显得虚虚实实、疏密有致。老街小巷像蛛网有条不紊地伸到各处,村庄因此走动方便,分得开又合得拢。此外还有很多别处罕见的私家小花园,外观之有一步一景、步移景异之美,内赏之是“亲鱼鸟,乐林草,艺名花修竹,结古欢于篷壶福地”。街巷是原先的街巷,石阶是原先的石阶,歪脖子老树是原先的歪脖子老树,所见到的一切,不作假,不作秀,也不赶时髦。

  700年的住房还在使用,700年的聚落活态存在,700年的山水田林生机勃然。铁的历史,佐证了始祖当年相地选址的高明。

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

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

上塘商业中心局部。洪铁城提供

  半部中国建筑史

  波光倒影,玻璃世界一样的上、下塘正好在村中央。这是古时诸葛村的商业中心,原有140多家各色店铺,家家店面向着上、下塘开启,“天天夜市到二更”。而如今,老人们在棋牌室、茶馆店华山论剑,年轻人在网吧战天斗地,幼儿园的孩子举着小龙灯在塘畔欢呼雀跃……是实打实的小集镇范儿。

  村里现存明清古建筑200多座,分民居、宗祠、厅堂、寺庙、学堂、文昌阁、水阁楼及古桥、牌坊等数十种类型,为国内现存古建筑数量最多、类型最多、规模最大、各个朝代遗存最齐全的村庄,堪称半部立体的中国建筑史。1996年,诸葛村成为首例整体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村庄。

  绝不会像某些城市居住区,用挺胸凸肚的高楼大厦嘲讽居者的渺小可怜,虽有道路却没有街巷、没有学校、没有医院、没有影剧场、没有图书馆,马达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诸葛村应有尽有,是一个完善、健全的小社会。700年,三四十代人呵,族人们为什么要不离不弃地坚守,不辞辛劳地建设,不厌其烦地修修补补?这就是世人所谓的故土难离,这里是他们的家园。数百年历史,佐证了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居环境。

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

在店铺里的人分不清是游客还是村民。洪铁城提供

  天下之本在于家

  没有铺天盖地的小别墅、舶来品,诸葛村仍然家家户户粉墙黛瓦;不是排排坐,也不故弄玄虚,村居依山就势在桃源山坡生长,或上或下,或前或后,或左或右,自由自在,众生平等。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最明晰的风格是由普通语言构成”——用普普通通的砖瓦砂石包括日月晨昏、家长里短作为“语言”,构成一幅亲密无间的村寨图。不管在什么位置,朝什么角度,举起相机都能拍下最美的画面。

  从这条窄窄的小巷拾级而上,然后从另一条窄窄的小巷顺坡缓步而下,石榴花从矮墙上探出火红的脸窥看路人。我们坐在小石阶上休息,一侧房子用阴影为我们挡住了炎阳,微风从前方为我们送来舒爽。支书对我们说,村里古建筑保护得好,因为村民知道,人人都是股东,人人都是文保员。《诸葛村村规民约》规定,为每幢古建筑挂牌,划定保护范围,大家都知道应保护什么,怎么保护。

  “青砖灰瓦马头墙,肥梁胖柱小闺房”。这是诸葛村人介绍自己住房特色的两句话。说具体点,外形清一色的白粉马头墙加之苏式砖雕门头,内里是清一色的木雕梁架门窗与挑晾台。最常见户型是上房三间加左右小厢房与一方小天井,叫“三间两搭厢”,又称“半合”楼。大一点“半合”前加倒座称“对合”楼,均属小户型住宅。大户人家用两个“半合”或“对合”“半合”各一个前后串联,称“前厅后堂”楼。都算不上巨宅,但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精美的木雕、砖雕、石雕,雕得满是山水人物、亭台楼阁、飞禽走兽、花鸟鱼虫。

  走进清代建的信堂路83号,这是由前后两个“半合”组合成的“前厅后堂”型住宅。前一个“半合”连接两厢并包着小天井,八字形清水磨砖墙壁,严丝合缝;檐部是优美的砖雕;居中四平八稳有个很大的墨色“福”字。三间上房底层不隔不围为敞口厅,中间上方太师壁前摆着条案、八仙桌与太师椅;上房檐柱有木雕的牛腿、雀替、额枋,二层檐下有木雕的挑晾台、格扇窗。后一个“半合”高起几步石阶,表示步步高、一代比一代强之意。此时天下起小雨,淅淅沥沥,檐头顿时挂起珠串似的水帘子。

  村人捐建的几十座楼、堂、馆、所,座座精雕细刻,不亚于宫殿。走进声名远扬的丞相祠堂,四周廊庑上百根挺拔的石质方柱齐刷刷地挺立,粗壮的木雕梁架把大厅高高托举,空间气势恢宏。诸葛家族的庞大严谨,规矩礼制的森严庄重,包括细部深藏的玄奥,可以任人无尽地想象、研读。

  于是禁不住发问,住房为何建得方方整整?为何建得如此精美?

  建得方方整整,是因为住所讲究八卦齐全,一卦不缺为吉;因为天圆地方,天地对应,住所才能阴阳平和。

  汉代荀悦在《申鉴·政体》中说“天下之本在家”,家是社会的细胞,家的功能不仅仅是繁衍子孙后代,也是一个传授道德行为规范的地方。所以要建得规规矩矩,建得精美,让居者知道做人做事要认真,要严谨,要讲究完美,一丝不苟。

  祠堂为何建得如此宏伟?因为这是宗法制度的象征,这是维护宗法社会制度与礼仪的执行机构。宋代《事物纪原》载:“堂,明也,言明礼仪之所。”

  有幸碰到在大公堂举行的春祭。第四进后堂上方高挂诸葛孔明出山时的画像,像前陈列着神位与香案,摆放着圣猪、圣羊各一头,三牲、馒首、米饭、索面、糕点、水果等供品十八样。吉时一到,分别由主祭、引祭、内外执事、司仪及读祝等十多人担任祭祀班子,各个身穿士林长衫,头戴黑色礼帽,按程序进行祭拜。整个仪式庄严肃穆,井然有序。看到此刻,我们终于明白,家族、血缘、聚落、历史、文化的魅力与神奇所在。这是一个城市居住区里绝对不可能克隆的盛典。

  运输贸易半中国

  精美与宏伟,固然离不开经济基础,但更离不开家风与村风。诸葛村人几百年来一直做生意发家致富,但祖上严格规定,外出的人一不许携带家眷,二不许在外纳妾。因此,才有了村人用赚到的巨资换来的故乡的精美与宏伟。

  诸葛村所在的兰溪,两宋时的“天下江南”,明清朝的“钱塘第一商埠”,二十世纪初的“民国第一县”“小上海”。县志载:“吾兰药业以濲西为著名,而濲西药业又以诸葛为独占。”先祖训曰:“不为良相,宁为良医”。诸葛裔孙历来相信“兴商致富”,认为“读书贵矣,但农工商贾,各专一业,便是孝子慈孙。”所以,读了书壮了胆,不死守土地,敢于剑走偏锋,走自己的路——发展中医药之路。

  诸葛村搞贸易,条件得天独厚。村东有条石岭溪,可以乘竹排到游埠进入波澜壮阔的兰江,然后直至富春江、钱塘冮,有水上高速通道的优势。古籍谓之:“长驾远驭,设祥源庄于沪上。南则广州香港,北则津沽牛庄。”诸葛村早早享有“运输贸易半中国”的誉称。

  《兰溪县诸葛镇文化志》载,仅清代康雍乾三朝,诸葛村就有半数以上男丁从事中药业,“在外地经营药业的共有350家以上”。其中规模、名气最大的天一堂,现今是国家认定的“中华老字号”,清咸丰年间,由村人诸葛锵创设。诸葛锵之子韵笙,22岁中秀才,27岁留学日本,学成归国,不谋一官半职,而是老老实实继承父业。他把天一堂扩充为药行,又经营中药材批发业务,使在兰溪收集的药材包括山货,直达上海、广州、香港,成为晚清浙中药商界巨子。史料显示,诸葛四代以上从事中医药有16家之多。

  “贸易半中国”的成就是重视教育的结果。诸葛村早在16世纪明正德年间就创办了南阳书院,而后又办义塾、私塾和小学、女学、中学。仅韵笙就办了诸葛宗高小学,捐巨资给担三中学、高隆小学,1920年在城里创办兰溪中医专门学校并亲任校长,这是国内较早的中医药高等学府。诸葛村还建有让学子们在攻读之余专门学习农业劳作的“笔耘轩”。“兴登瀛文会”是为贫寒家庭孩子奖学助学的专门组织,定期“出卷供食,以较长短”。因此村里人才辈出,出了进士7名、举人11名、各类正途贡生43名。此中,有明代诸葛心吾、诸葛守训,清初诸葛蓝田等名医,被后世写进县志的著名大夫就有30多位。作为一个村,这些数字了不得。

  去处就在眼前方

  诸葛村人自诩:登山攀岗,可啸;春水池塘,可渔;田亩连畈,可耕;古树生荫,可憩;街巷纵横,可逛;店铺比肩,可商;园圃精美,可游;小亭翼然,可赏;花草斗妍,可观;鲜果生蔬,可采;雨打芭蕉,可诗;拱桥似虹,可画;窗明几净,可居;青苔石阶,可上;凉室风来,可夏;暖房南薰,可冬;学堂书院,可读;院落生荫,可凉;祠堂畅阔,可聚;家庙有供,可祭……诚可信也。

  近期夜里常常无法入眠,孤灯独守,胡思乱想。想起我的故乡,全部用黄褐色片石砌住房、筑驳岸、铺路面的东山头村,已被我的表弟、表侄、表孙们拆得所存无几了;想起被行内高手们称为民国期间东阳木雕顶峰之作,中国工程院院士戴复东教授喻为“东方洛可可”的“杨溪十八间”,因为产权问题倒坍,我当时曾在《光明日报》发过感叹,至今过去二十七年了。

  当下,有一些村因为房屋损毁无力修缮而濒临消亡,有一些村好端端但因年轻人走光而成为空壳村,有一些村花巨资修了古建筑却门可罗雀,有一些村路面硬化、街巷亮化、环境美化了,结果外人却说过了俗了……为此,笔者前不久在网上发表了《将传统优秀文化资源转化为生产力》一文,想不到立马被多家媒体传播。这说明,这方面的话题正在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今年10月16日,诸葛村获得“全球人居环境村落范例”称号。诸葛村,700年如一日地为我们保存了名副其实的人居环境的样板,健康星球的标本;诸葛村,用长达700年的活态存在,回答了世界著名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提出的“人类向何处去”的问题。

  我特别的鼓之呼之。或曰:嘤嘤其鸣,求其友声?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04日 14版)

[ 责编:杨煜 ]

  【中国故事】

  作者:洪铁城(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10月16日,在全球人居环境论坛年会上,中国浙江省兰溪市的诸葛村、长乐村、芝堰村,被授予“全球人居环境范例”称号。这几个村,都有六七百年历史,村民们生于斯,长于斯,百岁之后安息于斯。这是一方人的真正家园,是被上千年历史证明了的适宜人居环境实例,为世界保存了融历史、科学、艺术、社会和生命价值于一体的人类文明活标本。谨以我多次去过的诸葛村为例,来表达我对这个话题的思考。

  数百年的鲜活

  数百年的聚落,鲜活而平实的存在,显现着对岁月的绝对忠诚。走在它五色斑驳的石板芯老街、湿漉漉的鹅卵石小巷,走进雕梁画栋的厅堂、亲切温馨的民居,人会像田里的一棵青菜,顿时水灵灵的,鲜活、自在、安详。

  已数不清是第几次来到诸葛村了。不知何故,下车时突然感到喉咙哽咽,连跟人打招呼都显得结巴。奇怪,难道这就是诗人刘湛秋写诸葛村,“不是儿时的家园/却那般熟悉又陌生”的感受?我与这个村庄,不同姓氏不同籍贯不同地域,相距几百里,怎么会生出回到故乡的激情来呢?

  第一次来诸葛村,是二十多年前,奉命陪文物保护专家郑孝燮、罗哲文、谢辰生三老考察。从浙江东阳匆匆赶到金华,从金华再驱车五十多分钟,到了“一家饭熟三县香”的兰溪、龙游、建德交界处,然后翻过一个小冈丘,但见大片平展展的农田,四外是连绵不断的矮山,前方炊烟袅袅处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这个村落,是“古今第一良相”诸葛亮后裔聚居地。早在1100年前五代后唐间,诸葛亮的十五世孙诸葛浰任浙江寿昌县令,到他儿子诸葛青当家时决定从寿昌迁居兰溪西陲砚山下。传至二十七世诸葛大狮,此人学问渊博,精通堪舆学,认为所居之地空间太过局促,不利于子孙后代发展,于是亲自出门寻找,最终找到这个地方,见一溪相伴,四山环抱,平畴阔远,认定是风水宝地,遂举家迁来。明代后半叶,这里已成为“山可樵、水可渔、岩可登、泉可汲、寺可游、亭可观、田可耕、市可易,四时之景备之”的大村庄,绵延至今已有700年。

  而今,大片农田仍然平展展、绿茸茸、油光光。据说叫“诸葛白”的白菜和“诸葛瓜”的洋瓜,闻名已久。不远处十多个穿红着绿的男女,正在给水稻耘田。他们好像不是在劳作,而是在举行一场实景演出。看他们手中长长的细竹竿,如同二胡的弓弦,在缓缓地推,缓缓地拉,推拉出一个个美妙旋律,还时不时地爆出欢声笑语,如小小的唢呐用三连音让人激动。陪同的村支书诸葛坤亨说,他们是村里自愿加入新组建的股份经济合作社的村民。

  坤亨当书记二十七年了,样子没变,一点不见老。他告诉我们:村里的水田、山地、林地也没变,变的是人口增到2860多人,姓氏增到90多个了。村民们和睦相处,像一家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公或爹,或叔或伯,或兄或弟,或姐或妹,或亲或邻,几乎全是熟面孔。

  村民各自忙碌,有在家门口做手工活的,身边老老实实地陪着一只黄狗;有在堂屋专门写《诫子书》的,或楷或隶,工工整整;有坐在小巷口乘凉的,有聚在堂屋打牌的,吆三喝五的声浪此起彼伏;也有静悄悄立在塘边钓鱼的;还有在自家门口摆摊出售鹅毛扇与“孔明锁”的——相传“孔明锁”是太祖发明,由多根方木条构结而成,很难拆开,而好不容易拆开又很难装回去,像智力魔方,是诸葛村的特色商品。

  小而全的小社会

  村庄作为人的一个聚居单元,是小而全的小社会,同时也是集镇与城市的摇篮。村庄又像《四库全书》,经史子集什么也不缺,蕴藏着原始规划的真知,房屋设计的精妙,环境处理的智慧,阴阳风水的奥秘,以及人居的哲学,时间的密码等。村庄像不老松,像常青藤,像灵芝草,只是不言不语,从来不做自我推介。

  诸葛村特别上镜,特别入画。走进去才能明白,原来这不是司空见惯的大挖大填铺大饼,不是千篇一律的横平竖直棋盘形。

  多年致力于研究乡土建筑、保护古村落的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20世纪90年代在浙江调查研究时来到了诸葛村,“简直像探宝者发现了金矿”,认为“是难得的研究课题”。在陈志华、李秋香教授所著的厚厚的《诸葛村》中,对村落建筑有详细介绍。居住区以三大房派分为三大组团。第一大组团是钟池四周,这是诸葛村最早建设的区块,有“宅近发祥地”之说,多住孟分裔孙;第二大组团是上塘、下塘区块,多住仲分裔孙;第三大组团在旧高隆村北侧,带状,多住季分裔孙。三大组团东侧自南而北分别有尚礼堂、崇行堂等小组团,西侧自南而北分别有滋澍堂、行园堂等小组团。而大小组团,被十八口波光粼粼的池塘间隔,有十八个至今还在汲水的古井点缀,空间因此显得虚虚实实、疏密有致。老街小巷像蛛网有条不紊地伸到各处,村庄因此走动方便,分得开又合得拢。此外还有很多别处罕见的私家小花园,外观之有一步一景、步移景异之美,内赏之是“亲鱼鸟,乐林草,艺名花修竹,结古欢于篷壶福地”。街巷是原先的街巷,石阶是原先的石阶,歪脖子老树是原先的歪脖子老树,所见到的一切,不作假,不作秀,也不赶时髦。

  700年的住房还在使用,700年的聚落活态存在,700年的山水田林生机勃然。铁的历史,佐证了始祖当年相地选址的高明。

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

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

上塘商业中心局部。洪铁城提供

  半部中国建筑史

  波光倒影,玻璃世界一样的上、下塘正好在村中央。这是古时诸葛村的商业中心,原有140多家各色店铺,家家店面向着上、下塘开启,“天天夜市到二更”。而如今,老人们在棋牌室、茶馆店华山论剑,年轻人在网吧战天斗地,幼儿园的孩子举着小龙灯在塘畔欢呼雀跃……是实打实的小集镇范儿。

  村里现存明清古建筑200多座,分民居、宗祠、厅堂、寺庙、学堂、文昌阁、水阁楼及古桥、牌坊等数十种类型,为国内现存古建筑数量最多、类型最多、规模最大、各个朝代遗存最齐全的村庄,堪称半部立体的中国建筑史。1996年,诸葛村成为首例整体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村庄。

  绝不会像某些城市居住区,用挺胸凸肚的高楼大厦嘲讽居者的渺小可怜,虽有道路却没有街巷、没有学校、没有医院、没有影剧场、没有图书馆,马达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诸葛村应有尽有,是一个完善、健全的小社会。700年,三四十代人呵,族人们为什么要不离不弃地坚守,不辞辛劳地建设,不厌其烦地修修补补?这就是世人所谓的故土难离,这里是他们的家园。数百年历史,佐证了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居环境。

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

在店铺里的人分不清是游客还是村民。洪铁城提供

  天下之本在于家

  没有铺天盖地的小别墅、舶来品,诸葛村仍然家家户户粉墙黛瓦;不是排排坐,也不故弄玄虚,村居依山就势在桃源山坡生长,或上或下,或前或后,或左或右,自由自在,众生平等。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最明晰的风格是由普通语言构成”——用普普通通的砖瓦砂石包括日月晨昏、家长里短作为“语言”,构成一幅亲密无间的村寨图。不管在什么位置,朝什么角度,举起相机都能拍下最美的画面。

  从这条窄窄的小巷拾级而上,然后从另一条窄窄的小巷顺坡缓步而下,石榴花从矮墙上探出火红的脸窥看路人。我们坐在小石阶上休息,一侧房子用阴影为我们挡住了炎阳,微风从前方为我们送来舒爽。支书对我们说,村里古建筑保护得好,因为村民知道,人人都是股东,人人都是文保员。《诸葛村村规民约》规定,为每幢古建筑挂牌,划定保护范围,大家都知道应保护什么,怎么保护。

  “青砖灰瓦马头墙,肥梁胖柱小闺房”。这是诸葛村人介绍自己住房特色的两句话。说具体点,外形清一色的白粉马头墙加之苏式砖雕门头,内里是清一色的木雕梁架门窗与挑晾台。最常见户型是上房三间加左右小厢房与一方小天井,叫“三间两搭厢”,又称“半合”楼。大一点“半合”前加倒座称“对合”楼,均属小户型住宅。大户人家用两个“半合”或“对合”“半合”各一个前后串联,称“前厅后堂”楼。都算不上巨宅,但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精美的木雕、砖雕、石雕,雕得满是山水人物、亭台楼阁、飞禽走兽、花鸟鱼虫。

  走进清代建的信堂路83号,这是由前后两个“半合”组合成的“前厅后堂”型住宅。前一个“半合”连接两厢并包着小天井,八字形清水磨砖墙壁,严丝合缝;檐部是优美的砖雕;居中四平八稳有个很大的墨色“福”字。三间上房底层不隔不围为敞口厅,中间上方太师壁前摆着条案、八仙桌与太师椅;上房檐柱有木雕的牛腿、雀替、额枋,二层檐下有木雕的挑晾台、格扇窗。后一个“半合”高起几步石阶,表示步步高、一代比一代强之意。此时天下起小雨,淅淅沥沥,檐头顿时挂起珠串似的水帘子。

  村人捐建的几十座楼、堂、馆、所,座座精雕细刻,不亚于宫殿。走进声名远扬的丞相祠堂,四周廊庑上百根挺拔的石质方柱齐刷刷地挺立,粗壮的木雕梁架把大厅高高托举,空间气势恢宏。诸葛家族的庞大严谨,规矩礼制的森严庄重,包括细部深藏的玄奥,可以任人无尽地想象、研读。

  于是禁不住发问,住房为何建得方方整整?为何建得如此精美?

  建得方方整整,是因为住所讲究八卦齐全,一卦不缺为吉;因为天圆地方,天地对应,住所才能阴阳平和。

  汉代荀悦在《申鉴·政体》中说“天下之本在家”,家是社会的细胞,家的功能不仅仅是繁衍子孙后代,也是一个传授道德行为规范的地方。所以要建得规规矩矩,建得精美,让居者知道做人做事要认真,要严谨,要讲究完美,一丝不苟。

  祠堂为何建得如此宏伟?因为这是宗法制度的象征,这是维护宗法社会制度与礼仪的执行机构。宋代《事物纪原》载:“堂,明也,言明礼仪之所。”

  有幸碰到在大公堂举行的春祭。第四进后堂上方高挂诸葛孔明出山时的画像,像前陈列着神位与香案,摆放着圣猪、圣羊各一头,三牲、馒首、米饭、索面、糕点、水果等供品十八样。吉时一到,分别由主祭、引祭、内外执事、司仪及读祝等十多人担任祭祀班子,各个身穿士林长衫,头戴黑色礼帽,按程序进行祭拜。整个仪式庄严肃穆,井然有序。看到此刻,我们终于明白,家族、血缘、聚落、历史、文化的魅力与神奇所在。这是一个城市居住区里绝对不可能克隆的盛典。

  运输贸易半中国

  精美与宏伟,固然离不开经济基础,但更离不开家风与村风。诸葛村人几百年来一直做生意发家致富,但祖上严格规定,外出的人一不许携带家眷,二不许在外纳妾。因此,才有了村人用赚到的巨资换来的故乡的精美与宏伟。

  诸葛村所在的兰溪,两宋时的“天下江南”,明清朝的“钱塘第一商埠”,二十世纪初的“民国第一县”“小上海”。县志载:“吾兰药业以濲西为著名,而濲西药业又以诸葛为独占。”先祖训曰:“不为良相,宁为良医”。诸葛裔孙历来相信“兴商致富”,认为“读书贵矣,但农工商贾,各专一业,便是孝子慈孙。”所以,读了书壮了胆,不死守土地,敢于剑走偏锋,走自己的路——发展中医药之路。

  诸葛村搞贸易,条件得天独厚。村东有条石岭溪,可以乘竹排到游埠进入波澜壮阔的兰江,然后直至富春江、钱塘冮,有水上高速通道的优势。古籍谓之:“长驾远驭,设祥源庄于沪上。南则广州香港,北则津沽牛庄。”诸葛村早早享有“运输贸易半中国”的誉称。

  《兰溪县诸葛镇文化志》载,仅清代康雍乾三朝,诸葛村就有半数以上男丁从事中药业,“在外地经营药业的共有350家以上”。其中规模、名气最大的天一堂,现今是国家认定的“中华老字号”,清咸丰年间,由村人诸葛锵创设。诸葛锵之子韵笙,22岁中秀才,27岁留学日本,学成归国,不谋一官半职,而是老老实实继承父业。他把天一堂扩充为药行,又经营中药材批发业务,使在兰溪收集的药材包括山货,直达上海、广州、香港,成为晚清浙中药商界巨子。史料显示,诸葛四代以上从事中医药有16家之多。

  “贸易半中国”的成就是重视教育的结果。诸葛村早在16世纪明正德年间就创办了南阳书院,而后又办义塾、私塾和小学、女学、中学。仅韵笙就办了诸葛宗高小学,捐巨资给担三中学、高隆小学,1920年在城里创办兰溪中医专门学校并亲任校长,这是国内较早的中医药高等学府。诸葛村还建有让学子们在攻读之余专门学习农业劳作的“笔耘轩”。“兴登瀛文会”是为贫寒家庭孩子奖学助学的专门组织,定期“出卷供食,以较长短”。因此村里人才辈出,出了进士7名、举人11名、各类正途贡生43名。此中,有明代诸葛心吾、诸葛守训,清初诸葛蓝田等名医,被后世写进县志的著名大夫就有30多位。作为一个村,这些数字了不得。

  去处就在眼前方

  诸葛村人自诩:登山攀岗,可啸;春水池塘,可渔;田亩连畈,可耕;古树生荫,可憩;街巷纵横,可逛;店铺比肩,可商;园圃精美,可游;小亭翼然,可赏;花草斗妍,可观;鲜果生蔬,可采;雨打芭蕉,可诗;拱桥似虹,可画;窗明几净,可居;青苔石阶,可上;凉室风来,可夏;暖房南薰,可冬;学堂书院,可读;院落生荫,可凉;祠堂畅阔,可聚;家庙有供,可祭……诚可信也。

  近期夜里常常无法入眠,孤灯独守,胡思乱想。想起我的故乡,全部用黄褐色片石砌住房、筑驳岸、铺路面的东山头村,已被我的表弟、表侄、表孙们拆得所存无几了;想起被行内高手们称为民国期间东阳木雕顶峰之作,中国工程院院士戴复东教授喻为“东方洛可可”的“杨溪十八间”,因为产权问题倒坍,我当时曾在《光明日报》发过感叹,至今过去二十七年了。

  当下,有一些村因为房屋损毁无力修缮而濒临消亡,有一些村好端端但因年轻人走光而成为空壳村,有一些村花巨资修了古建筑却门可罗雀,有一些村路面硬化、街巷亮化、环境美化了,结果外人却说过了俗了……为此,笔者前不久在网上发表了《将传统优秀文化资源转化为生产力》一文,想不到立马被多家媒体传播。这说明,这方面的话题正在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今年10月16日,诸葛村获得“全球人居环境村落范例”称号。诸葛村,700年如一日地为我们保存了名副其实的人居环境的样板,健康星球的标本;诸葛村,用长达700年的活态存在,回答了世界著名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提出的“人类向何处去”的问题。

  我特别的鼓之呼之。或曰:嘤嘤其鸣,求其友声?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04日 14版)

[ 责编:杨煜 ]

上塘商业中心局部。洪铁城提供

  半部中国建筑史

  波光倒影,玻璃世界一样的上、下塘正好在村中央。这是古时诸葛村的商业中心,原有140多家各色店铺,家家店面向着上、下塘开启,“天天夜市到二更”。而如今,老人们在棋牌室、茶馆店华山论剑,年轻人在网吧战天斗地,幼儿园的孩子举着小龙灯在塘畔欢呼雀跃……是实打实的小集镇范儿。

  村里现存明清古建筑200多座,分民居、宗祠、厅堂、寺庙、学堂、文昌阁、水阁楼及古桥、牌坊等数十种类型,为国内现存古建筑数量最多、类型最多、规模最大、各个朝代遗存最齐全的村庄,堪称半部立体的中国建筑史。1996年,诸葛村成为首例整体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村庄。

  绝不会像某些城市居住区,用挺胸凸肚的高楼大厦嘲讽居者的渺小可怜,虽有道路却没有街巷、没有学校、没有医院、没有影剧场、没有图书馆,马达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诸葛村应有尽有,是一个完善、健全的小社会。700年,三四十代人呵,族人们为什么要不离不弃地坚守,不辞辛劳地建设,不厌其烦地修修补补?这就是世人所谓的故土难离,这里是他们的家园。数百年历史,佐证了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居环境。

  【中国故事】

  作者:洪铁城(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10月16日,在全球人居环境论坛年会上,中国浙江省兰溪市的诸葛村、长乐村、芝堰村,被授予“全球人居环境范例”称号。这几个村,都有六七百年历史,村民们生于斯,长于斯,百岁之后安息于斯。这是一方人的真正家园,是被上千年历史证明了的适宜人居环境实例,为世界保存了融历史、科学、艺术、社会和生命价值于一体的人类文明活标本。谨以我多次去过的诸葛村为例,来表达我对这个话题的思考。

  数百年的鲜活

  数百年的聚落,鲜活而平实的存在,显现着对岁月的绝对忠诚。走在它五色斑驳的石板芯老街、湿漉漉的鹅卵石小巷,走进雕梁画栋的厅堂、亲切温馨的民居,人会像田里的一棵青菜,顿时水灵灵的,鲜活、自在、安详。

  已数不清是第几次来到诸葛村了。不知何故,下车时突然感到喉咙哽咽,连跟人打招呼都显得结巴。奇怪,难道这就是诗人刘湛秋写诸葛村,“不是儿时的家园/却那般熟悉又陌生”的感受?我与这个村庄,不同姓氏不同籍贯不同地域,相距几百里,怎么会生出回到故乡的激情来呢?

  第一次来诸葛村,是二十多年前,奉命陪文物保护专家郑孝燮、罗哲文、谢辰生三老考察。从浙江东阳匆匆赶到金华,从金华再驱车五十多分钟,到了“一家饭熟三县香”的兰溪、龙游、建德交界处,然后翻过一个小冈丘,但见大片平展展的农田,四外是连绵不断的矮山,前方炊烟袅袅处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这个村落,是“古今第一良相”诸葛亮后裔聚居地。早在1100年前五代后唐间,诸葛亮的十五世孙诸葛浰任浙江寿昌县令,到他儿子诸葛青当家时决定从寿昌迁居兰溪西陲砚山下。传至二十七世诸葛大狮,此人学问渊博,精通堪舆学,认为所居之地空间太过局促,不利于子孙后代发展,于是亲自出门寻找,最终找到这个地方,见一溪相伴,四山环抱,平畴阔远,认定是风水宝地,遂举家迁来。明代后半叶,这里已成为“山可樵、水可渔、岩可登、泉可汲、寺可游、亭可观、田可耕、市可易,四时之景备之”的大村庄,绵延至今已有700年。

  而今,大片农田仍然平展展、绿茸茸、油光光。据说叫“诸葛白”的白菜和“诸葛瓜”的洋瓜,闻名已久。不远处十多个穿红着绿的男女,正在给水稻耘田。他们好像不是在劳作,而是在举行一场实景演出。看他们手中长长的细竹竿,如同二胡的弓弦,在缓缓地推,缓缓地拉,推拉出一个个美妙旋律,还时不时地爆出欢声笑语,如小小的唢呐用三连音让人激动。陪同的村支书诸葛坤亨说,他们是村里自愿加入新组建的股份经济合作社的村民。

  坤亨当书记二十七年了,样子没变,一点不见老。他告诉我们:村里的水田、山地、林地也没变,变的是人口增到2860多人,姓氏增到90多个了。村民们和睦相处,像一家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公或爹,或叔或伯,或兄或弟,或姐或妹,或亲或邻,几乎全是熟面孔。

  村民各自忙碌,有在家门口做手工活的,身边老老实实地陪着一只黄狗;有在堂屋专门写《诫子书》的,或楷或隶,工工整整;有坐在小巷口乘凉的,有聚在堂屋打牌的,吆三喝五的声浪此起彼伏;也有静悄悄立在塘边钓鱼的;还有在自家门口摆摊出售鹅毛扇与“孔明锁”的——相传“孔明锁”是太祖发明,由多根方木条构结而成,很难拆开,而好不容易拆开又很难装回去,像智力魔方,是诸葛村的特色商品。

  小而全的小社会

  村庄作为人的一个聚居单元,是小而全的小社会,同时也是集镇与城市的摇篮。村庄又像《四库全书》,经史子集什么也不缺,蕴藏着原始规划的真知,房屋设计的精妙,环境处理的智慧,阴阳风水的奥秘,以及人居的哲学,时间的密码等。村庄像不老松,像常青藤,像灵芝草,只是不言不语,从来不做自我推介。

  诸葛村特别上镜,特别入画。走进去才能明白,原来这不是司空见惯的大挖大填铺大饼,不是千篇一律的横平竖直棋盘形。

  多年致力于研究乡土建筑、保护古村落的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20世纪90年代在浙江调查研究时来到了诸葛村,“简直像探宝者发现了金矿”,认为“是难得的研究课题”。在陈志华、李秋香教授所著的厚厚的《诸葛村》中,对村落建筑有详细介绍。居住区以三大房派分为三大组团。第一大组团是钟池四周,这是诸葛村最早建设的区块,有“宅近发祥地”之说,多住孟分裔孙;第二大组团是上塘、下塘区块,多住仲分裔孙;第三大组团在旧高隆村北侧,带状,多住季分裔孙。三大组团东侧自南而北分别有尚礼堂、崇行堂等小组团,西侧自南而北分别有滋澍堂、行园堂等小组团。而大小组团,被十八口波光粼粼的池塘间隔,有十八个至今还在汲水的古井点缀,空间因此显得虚虚实实、疏密有致。老街小巷像蛛网有条不紊地伸到各处,村庄因此走动方便,分得开又合得拢。此外还有很多别处罕见的私家小花园,外观之有一步一景、步移景异之美,内赏之是“亲鱼鸟,乐林草,艺名花修竹,结古欢于篷壶福地”。街巷是原先的街巷,石阶是原先的石阶,歪脖子老树是原先的歪脖子老树,所见到的一切,不作假,不作秀,也不赶时髦。

  700年的住房还在使用,700年的聚落活态存在,700年的山水田林生机勃然。铁的历史,佐证了始祖当年相地选址的高明。

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

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

上塘商业中心局部。洪铁城提供

  半部中国建筑史

  波光倒影,玻璃世界一样的上、下塘正好在村中央。这是古时诸葛村的商业中心,原有140多家各色店铺,家家店面向着上、下塘开启,“天天夜市到二更”。而如今,老人们在棋牌室、茶馆店华山论剑,年轻人在网吧战天斗地,幼儿园的孩子举着小龙灯在塘畔欢呼雀跃……是实打实的小集镇范儿。

  村里现存明清古建筑200多座,分民居、宗祠、厅堂、寺庙、学堂、文昌阁、水阁楼及古桥、牌坊等数十种类型,为国内现存古建筑数量最多、类型最多、规模最大、各个朝代遗存最齐全的村庄,堪称半部立体的中国建筑史。1996年,诸葛村成为首例整体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村庄。

  绝不会像某些城市居住区,用挺胸凸肚的高楼大厦嘲讽居者的渺小可怜,虽有道路却没有街巷、没有学校、没有医院、没有影剧场、没有图书馆,马达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诸葛村应有尽有,是一个完善、健全的小社会。700年,三四十代人呵,族人们为什么要不离不弃地坚守,不辞辛劳地建设,不厌其烦地修修补补?这就是世人所谓的故土难离,这里是他们的家园。数百年历史,佐证了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人居环境。

可居,可耕,可易,可诗,可画——一个村庄的人居哲学

在店铺里的人分不清是游客还是村民。洪铁城提供

  天下之本在于家

  没有铺天盖地的小别墅、舶来品,诸葛村仍然家家户户粉墙黛瓦;不是排排坐,也不故弄玄虚,村居依山就势在桃源山坡生长,或上或下,或前或后,或左或右,自由自在,众生平等。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最明晰的风格是由普通语言构成”——用普普通通的砖瓦砂石包括日月晨昏、家长里短作为“语言”,构成一幅亲密无间的村寨图。不管在什么位置,朝什么角度,举起相机都能拍下最美的画面。

  从这条窄窄的小巷拾级而上,然后从另一条窄窄的小巷顺坡缓步而下,石榴花从矮墙上探出火红的脸窥看路人。我们坐在小石阶上休息,一侧房子用阴影为我们挡住了炎阳,微风从前方为我们送来舒爽。支书对我们说,村里古建筑保护得好,因为村民知道,人人都是股东,人人都是文保员。《诸葛村村规民约》规定,为每幢古建筑挂牌,划定保护范围,大家都知道应保护什么,怎么保护。

  “青砖灰瓦马头墙,肥梁胖柱小闺房”。这是诸葛村人介绍自己住房特色的两句话。说具体点,外形清一色的白粉马头墙加之苏式砖雕门头,内里是清一色的木雕梁架门窗与挑晾台。最常见户型是上房三间加左右小厢房与一方小天井,叫“三间两搭厢”,又称“半合”楼。大一点“半合”前加倒座称“对合”楼,均属小户型住宅。大户人家用两个“半合”或“对合”“半合”各一个前后串联,称“前厅后堂”楼。都算不上巨宅,但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精美的木雕、砖雕、石雕,雕得满是山水人物、亭台楼阁、飞禽走兽、花鸟鱼虫。

  走进清代建的信堂路83号,这是由前后两个“半合”组合成的“前厅后堂”型住宅。前一个“半合”连接两厢并包着小天井,八字形清水磨砖墙壁,严丝合缝;檐部是优美的砖雕;居中四平八稳有个很大的墨色“福”字。三间上房底层不隔不围为敞口厅,中间上方太师壁前摆着条案、八仙桌与太师椅;上房檐柱有木雕的牛腿、雀替、额枋,二层檐下有木雕的挑晾台、格扇窗。后一个“半合”高起几步石阶,表示步步高、一代比一代强之意。此时天下起小雨,淅淅沥沥,檐头顿时挂起珠串似的水帘子。

  村人捐建的几十座楼、堂、馆、所,座座精雕细刻,不亚于宫殿。走进声名远扬的丞相祠堂,四周廊庑上百根挺拔的石质方柱齐刷刷地挺立,粗壮的木雕梁架把大厅高高托举,空间气势恢宏。诸葛家族的庞大严谨,规矩礼制的森严庄重,包括细部深藏的玄奥,可以任人无尽地想象、研读。

  于是禁不住发问,住房为何建得方方整整?为何建得如此精美?

  建得方方整整,是因为住所讲究八卦齐全,一卦不缺为吉;因为天圆地方,天地对应,住所才能阴阳平和。

  汉代荀悦在《申鉴·政体》中说“天下之本在家”,家是社会的细胞,家的功能不仅仅是繁衍子孙后代,也是一个传授道德行为规范的地方。所以要建得规规矩矩,建得精美,让居者知道做人做事要认真,要严谨,要讲究完美,一丝不苟。

  祠堂为何建得如此宏伟?因为这是宗法制度的象征,这是维护宗法社会制度与礼仪的执行机构。宋代《事物纪原》载:“堂,明也,言明礼仪之所。”

  有幸碰到在大公堂举行的春祭。第四进后堂上方高挂诸葛孔明出山时的画像,像前陈列着神位与香案,摆放着圣猪、圣羊各一头,三牲、馒首、米饭、索面、糕点、水果等供品十八样。吉时一到,分别由主祭、引祭、内外执事、司仪及读祝等十多人担任祭祀班子,各个身穿士林长衫,头戴黑色礼帽,按程序进行祭拜。整个仪式庄严肃穆,井然有序。看到此刻,我们终于明白,家族、血缘、聚落、历史、文化的魅力与神奇所在。这是一个城市居住区里绝对不可能克隆的盛典。

  运输贸易半中国

  精美与宏伟,固然离不开经济基础,但更离不开家风与村风。诸葛村人几百年来一直做生意发家致富,但祖上严格规定,外出的人一不许携带家眷,二不许在外纳妾。因此,才有了村人用赚到的巨资换来的故乡的精美与宏伟。

  诸葛村所在的兰溪,两宋时的“天下江南”,明清朝的“钱塘第一商埠”,二十世纪初的“民国第一县”“小上海”。县志载:“吾兰药业以濲西为著名,而濲西药业又以诸葛为独占。”先祖训曰:“不为良相,宁为良医”。诸葛裔孙历来相信“兴商致富”,认为“读书贵矣,但农工商贾,各专一业,便是孝子慈孙。”所以,读了书壮了胆,不死守土地,敢于剑走偏锋,走自己的路——发展中医药之路。

  诸葛村搞贸易,条件得天独厚。村东有条石岭溪,可以乘竹排到游埠进入波澜壮阔的兰江,然后直至富春江、钱塘冮,有水上高速通道的优势。古籍谓之:“长驾远驭,设祥源庄于沪上。南则广州香港,北则津沽牛庄。”诸葛村早早享有“运输贸易半中国”的誉称。

  《兰溪县诸葛镇文化志》载,仅清代康雍乾三朝,诸葛村就有半数以上男丁从事中药业,“在外地经营药业的共有350家以上”。其中规模、名气最大的天一堂,现今是国家认定的“中华老字号”,清咸丰年间,由村人诸葛锵创设。诸葛锵之子韵笙,22岁中秀才,27岁留学日本,学成归国,不谋一官半职,而是老老实实继承父业。他把天一堂扩充为药行,又经营中药材批发业务,使在兰溪收集的药材包括山货,直达上海、广州、香港,成为晚清浙中药商界巨子。史料显示,诸葛四代以上从事中医药有16家之多。

  “贸易半中国”的成就是重视教育的结果。诸葛村早在16世纪明正德年间就创办了南阳书院,而后又办义塾、私塾和小学、女学、中学。仅韵笙就办了诸葛宗高小学,捐巨资给担三中学、高隆小学,1920年在城里创办兰溪中医专门学校并亲任校长,这是国内较早的中医药高等学府。诸葛村还建有让学子们在攻读之余专门学习农业劳作的“笔耘轩”。“兴登瀛文会”是为贫寒家庭孩子奖学助学的专门组织,定期“出卷供食,以较长短”。因此村里人才辈出,出了进士7名、举人11名、各类正途贡生43名。此中,有明代诸葛心吾、诸葛守训,清初诸葛蓝田等名医,被后世写进县志的著名大夫就有30多位。作为一个村,这些数字了不得。

  去处就在眼前方

  诸葛村人自诩:登山攀岗,可啸;春水池塘,可渔;田亩连畈,可耕;古树生荫,可憩;街巷纵横,可逛;店铺比肩,可商;园圃精美,可游;小亭翼然,可赏;花草斗妍,可观;鲜果生蔬,可采;雨打芭蕉,可诗;拱桥似虹,可画;窗明几净,可居;青苔石阶,可上;凉室风来,可夏;暖房南薰,可冬;学堂书院,可读;院落生荫,可凉;祠堂畅阔,可聚;家庙有供,可祭……诚可信也。

  近期夜里常常无法入眠,孤灯独守,胡思乱想。想起我的故乡,全部用黄褐色片石砌住房、筑驳岸、铺路面的东山头村,已被我的表弟、表侄、表孙们拆得所存无几了;想起被行内高手们称为民国期间东阳木雕顶峰之作,中国工程院院士戴复东教授喻为“东方洛可可”的“杨溪十八间”,因为产权问题倒坍,我当时曾在《光明日报》发过感叹,至今过去二十七年了。

  当下,有一些村因为房屋损毁无力修缮而濒临消亡,有一些村好端端但因年轻人走光而成为空壳村,有一些村花巨资修了古建筑却门可罗雀,有一些村路面硬化、街巷亮化、环境美化了,结果外人却说过了俗了……为此,笔者前不久在网上发表了《将传统优秀文化资源转化为生产力》一文,想不到立马被多家媒体传播。这说明,这方面的话题正在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今年10月16日,诸葛村获得“全球人居环境村落范例”称号。诸葛村,700年如一日地为我们保存了名副其实的人居环境的样板,健康星球的标本;诸葛村,用长达700年的活态存在,回答了世界著名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提出的“人类向何处去”的问题。

  我特别的鼓之呼之。或曰:嘤嘤其鸣,求其友声?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04日 14版)

[ 责编:杨煜 ]

在店铺里的人分不清是游客还是村民。洪铁城提供

  天下之本在于家

  没有铺天盖地的小别墅、舶来品,诸葛村仍然家家户户粉墙黛瓦;不是排排坐,也不故弄玄虚,村居依山就势在桃源山坡生长,或上或下,或前或后,或左或右,自由自在,众生平等。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最明晰的风格是由普通语言构成”——用普普通通的砖瓦砂石包括日月晨昏、家长里短作为“语言”,构成一幅亲密无间的村寨图。不管在什么位置,朝什么角度,举起相机都能拍下最美的画面。

  从这条窄窄的小巷拾级而上,然后从另一条窄窄的小巷顺坡缓步而下,石榴花从矮墙上探出火红的脸窥看路人。我们坐在小石阶上休息,一侧房子用阴影为我们挡住了炎阳,微风从前方为我们送来舒爽。支书对我们说,村里古建筑保护得好,因为村民知道,人人都是股东,人人都是文保员。《诸葛村村规民约》规定,为每幢古建筑挂牌,划定保护范围,大家都知道应保护什么,怎么保护。

  “青砖灰瓦马头墙,肥梁胖柱小闺房”。这是诸葛村人介绍自己住房特色的两句话。说具体点,外形清一色的白粉马头墙加之苏式砖雕门头,内里是清一色的木雕梁架门窗与挑晾台。最常见户型是上房三间加左右小厢房与一方小天井,叫“三间两搭厢”,又称“半合”楼。大一点“半合”前加倒座称“对合”楼,均属小户型住宅。大户人家用两个“半合”或“对合”“半合”各一个前后串联,称“前厅后堂”楼。都算不上巨宅,但几乎每家每户都有精美的木雕、砖雕、石雕,雕得满是山水人物、亭台楼阁、飞禽走兽、花鸟鱼虫。

  走进清代建的信堂路83号,这是由前后两个“半合”组合成的“前厅后堂”型住宅。前一个“半合”连接两厢并包着小天井,八字形清水磨砖墙壁,严丝合缝;檐部是优美的砖雕;居中四平八稳有个很大的墨色“福”字。三间上房底层不隔不围为敞口厅,中间上方太师壁前摆着条案、八仙桌与太师椅;上房檐柱有木雕的牛腿、雀替、额枋,二层檐下有木雕的挑晾台、格扇窗。后一个“半合”高起几步石阶,表示步步高、一代比一代强之意。此时天下起小雨,淅淅沥沥,檐头顿时挂起珠串似的水帘子。

  村人捐建的几十座楼、堂、馆、所,座座精雕细刻,不亚于宫殿。走进声名远扬的丞相祠堂,四周廊庑上百根挺拔的石质方柱齐刷刷地挺立,粗壮的木雕梁架把大厅高高托举,空间气势恢宏。诸葛家族的庞大严谨,规矩礼制的森严庄重,包括细部深藏的玄奥,可以任人无尽地想象、研读。

  于是禁不住发问,住房为何建得方方整整?为何建得如此精美?

  建得方方整整,是因为住所讲究八卦齐全,一卦不缺为吉;因为天圆地方,天地对应,住所才能阴阳平和。

  汉代荀悦在《申鉴·政体》中说“天下之本在家”,家是社会的细胞,家的功能不仅仅是繁衍子孙后代,也是一个传授道德行为规范的地方。所以要建得规规矩矩,建得精美,让居者知道做人做事要认真,要严谨,要讲究完美,一丝不苟。

  祠堂为何建得如此宏伟?因为这是宗法制度的象征,这是维护宗法社会制度与礼仪的执行机构。宋代《事物纪原》载:“堂,明也,言明礼仪之所。”

  有幸碰到在大公堂举行的春祭。第四进后堂上方高挂诸葛孔明出山时的画像,像前陈列着神位与香案,摆放着圣猪、圣羊各一头,三牲、馒首、米饭、索面、糕点、水果等供品十八样。吉时一到,分别由主祭、引祭、内外执事、司仪及读祝等十多人担任祭祀班子,各个身穿士林长衫,头戴黑色礼帽,按程序进行祭拜。整个仪式庄严肃穆,井然有序。看到此刻,我们终于明白,家族、血缘、聚落、历史、文化的魅力与神奇所在。这是一个城市居住区里绝对不可能克隆的盛典。

  运输贸易半中国

  精美与宏伟,固然离不开经济基础,但更离不开家风与村风。诸葛村人几百年来一直做生意发家致富,但祖上严格规定,外出的人一不许携带家眷,二不许在外纳妾。因此,才有了村人用赚到的巨资换来的故乡的精美与宏伟。

  诸葛村所在的兰溪,两宋时的“天下江南”,明清朝的“钱塘第一商埠”,二十世纪初的“民国第一县”“小上海”。县志载:“吾兰药业以濲西为著名,而濲西药业又以诸葛为独占。”先祖训曰:“不为良相,宁为良医”。诸葛裔孙历来相信“兴商致富”,认为“读书贵矣,但农工商贾,各专一业,便是孝子慈孙。”所以,读了书壮了胆,不死守土地,敢于剑走偏锋,走自己的路——发展中医药之路。

  诸葛村搞贸易,条件得天独厚。村东有条石岭溪,可以乘竹排到游埠进入波澜壮阔的兰江,然后直至富春江、钱塘冮,有水上高速通道的优势。古籍谓之:“长驾远驭,设祥源庄于沪上。南则广州香港,北则津沽牛庄。”诸葛村早早享有“运输贸易半中国”的誉称。

  《兰溪县诸葛镇文化志》载,仅清代康雍乾三朝,诸葛村就有半数以上男丁从事中药业,“在外地经营药业的共有350家以上”。其中规模、名气最大的天一堂,现今是国家认定的“中华老字号”,清咸丰年间,由村人诸葛锵创设。诸葛锵之子韵笙,22岁中秀才,27岁留学日本,学成归国,不谋一官半职,而是老老实实继承父业。他把天一堂扩充为药行,又经营中药材批发业务,使在兰溪收集的药材包括山货,直达上海、广州、香港,成为晚清浙中药商界巨子。史料显示,诸葛四代以上从事中医药有16家之多。

  “贸易半中国”的成就是重视教育的结果。诸葛村早在16世纪明正德年间就创办了南阳书院,而后又办义塾、私塾和小学、女学、中学。仅韵笙就办了诸葛宗高小学,捐巨资给担三中学、高隆小学,1920年在城里创办兰溪中医专门学校并亲任校长,这是国内较早的中医药高等学府。诸葛村还建有让学子们在攻读之余专门学习农业劳作的“笔耘轩”。“兴登瀛文会”是为贫寒家庭孩子奖学助学的专门组织,定期“出卷供食,以较长短”。因此村里人才辈出,出了进士7名、举人11名、各类正途贡生43名。此中,有明代诸葛心吾、诸葛守训,清初诸葛蓝田等名医,被后世写进县志的著名大夫就有30多位。作为一个村,这些数字了不得。

  去处就在眼前方

  诸葛村人自诩:登山攀岗,可啸;春水池塘,可渔;田亩连畈,可耕;古树生荫,可憩;街巷纵横,可逛;店铺比肩,可商;园圃精美,可游;小亭翼然,可赏;花草斗妍,可观;鲜果生蔬,可采;雨打芭蕉,可诗;拱桥似虹,可画;窗明几净,可居;青苔石阶,可上;凉室风来,可夏;暖房南薰,可冬;学堂书院,可读;院落生荫,可凉;祠堂畅阔,可聚;家庙有供,可祭……诚可信也。

  近期夜里常常无法入眠,孤灯独守,胡思乱想。想起我的故乡,全部用黄褐色片石砌住房、筑驳岸、铺路面的东山头村,已被我的表弟、表侄、表孙们拆得所存无几了;想起被行内高手们称为民国期间东阳木雕顶峰之作,中国工程院院士戴复东教授喻为“东方洛可可”的“杨溪十八间”,因为产权问题倒坍,我当时曾在《光明日报》发过感叹,至今过去二十七年了。

  当下,有一些村因为房屋损毁无力修缮而濒临消亡,有一些村好端端但因年轻人走光而成为空壳村,有一些村花巨资修了古建筑却门可罗雀,有一些村路面硬化、街巷亮化、环境美化了,结果外人却说过了俗了……为此,笔者前不久在网上发表了《将传统优秀文化资源转化为生产力》一文,想不到立马被多家媒体传播。这说明,这方面的话题正在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今年10月16日,诸葛村获得“全球人居环境村落范例”称号。诸葛村,700年如一日地为我们保存了名副其实的人居环境的样板,健康星球的标本;诸葛村,用长达700年的活态存在,回答了世界著名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提出的“人类向何处去”的问题。

  我特别的鼓之呼之。或曰:嘤嘤其鸣,求其友声?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04日 14版)

[ 责编:杨煜 ]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2-04 12:57:16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