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教师违规补课丈夫殴打学生家长官方:开除校长免职

关键词:老师,汪文月,学校说曹,孩子,方大姐,家长,补课,任某

汪文月提出想要曹老师对其进行道歉

(原标题:关于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

关于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家属殴打学生家长事件有关人员处理情况的通报

2020年11月28日,按照区委、区政府安排部署,区纪委监委立即组织人员成立审查调查组,对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家属殴打学生家长等问题线索进行审查调查。经审查事实清楚,现将有关人员处理情况通报如下:

1.沈阳市第127中学七年二班班主任金某违反廉洁纪律,违反职业道德,依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沈阳市教育局关于防控新冠疫情期间严肃查处在职中小学教师违规补课的通知》的规定,给予金某开除处分。

2.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张某、佟某参与此次有偿补课,违反廉洁纪律,依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沈阳市教育局关于防控新冠疫情期间严肃查处在职中小学教师违规补课的通知》的规定,给予张某降低岗位等级、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给予佟某降低岗位等级处分。

3.沈阳市第127中学校长金某、党总支书记何某违反工作纪律,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分别给予校长金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其沈阳市第127中学校长职务;给予党总支书记何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4.沈阳市第127中学副校长姜某违反工作纪律,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给予副校长姜某党内警告处分。

5.沈阳市第127中学七年级教学主任孟某违反工作纪律,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给予教学主任孟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教学主任职务。

6.区教育局落实教师师德师风建设工作不力,对全区教师有偿补课问题治理不到位。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给予区教育局局长贾某党内警告处分;给予分管副局长郭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副局长职务;鉴于副局长阎某对违规补课等问题日常教育督促不力,给予其批评教育;给予学前与终身教育科工作人员戴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监审科工作人员张某、李某党内警告处分;对监审科科长陈某诫勉谈话。

望全区教育系统引以为戒、举一反三,加强学校教学管理,强化师德师风建设,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中共铁西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铁西区监察委员会

2020年11月30日

官方通报 家长被怀疑举报补课遭老师丈夫暴打:教师停职丈夫被拘 (来源:~)

事件回顾:

学生妈妈被疑举报补课 遭班主任老公暴打:踢出班群

“辽沈晚报”11月28日消息:

“你在哪儿呢?你别走!你别走,我老公马上来……你等着吧!”这样一段对话发生不久后,家长方大姐(化名)被薅着头发从椅子上摔到地上,随后胯骨被踹了一脚,趴在地上被踩住了脖子!

事发沈阳市第127中学的门卫室,打人者是孩子班主任的丈夫。对此,学校表示:

“收发室中发生这样的事,学校保安有责任;但无法处理当事老师。

关于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

事发学校。辽沈晚报记者 吴章杰 摄

怀疑家长举报补课,老师把家长踢出班级群

方大姐的孩子在沈阳市第127中学读初中一年级,班主任是金老师。

“国庆节刚完事儿,儿子回家告诉我说班里补课。然后我看家长群里也在说这个事儿,是每周六下午三节课、周日一节课,一节课70块钱,地点在南八中路附近的一个居民楼里。有的家长用微信给班主任老师转了1400元的补课费,还把截图传到了家长群里。”方大姐让孩子将现金带给了老师,“交钱的当天晚上,班主任老师又用微信给我转回来210元钱,说我孩子少上了三节课。”

10月24号是周六,下午三点多,本该在补课班的孩子忽然回家了:“我问孩子,孩子就说正上课呢,有人来抓补课的,老师就给我们放学了。”

两个小时后,方大姐接到了孩子老师微信语音电话。“唠了10分钟,问我家是不是有个男的去补课那边了。我说不是,我家没用男的。她电话撂了之后又打进来,这次就非常凶,还是说这个事儿。这次说了不到2分钟。”

随后微信记录显示,方大姐三次拨打了老师微信电话都显示呼叫失败;18时19分,方大姐编辑了一条“金老师,您现在在哪?咱俩见一面吧!”此时方大姐发现消息无法发送,自己在微信上被老师拉黑了。

方大姐随后和老师通了电话。

“老师认为是我举报的她补课,我说不是。我当时都发誓了,如果是我,我马上出门让车撞死。”

方大姐:你现在就是认定是我了呗?

金老师:那你不告诉我是谁呀。

方大姐:我不告诉你是谁就代表是我吗?我告诉你是谁,就代表肯定是这个人吗,班级里那么多人。你要拿咱家孩子咋样啊……

通话录音中,双方的语气都很激烈。

随后,方大姐发现老师的电话也打不通了。

“拉黑了,然后把我们家三口人都从班级微信里踢出来的, 我就联系不上她了。和我一起被踢的,还有另一位转账1400块钱补课费的家长。”

方大姐表示,“我分析老师怀疑我是因为我之前在微信上给她提过意见。我问老师能不能把补课排到同一天,而且补课的地点距离学校也有点远。她当时没回复我,我也没当回事儿。结果没过几天就遇到抓补课这个事了么。微信转账补课费的家长估计也被怀疑了,微信转账不是留下补课的证据了么。”

学校门卫室:老师找来丈夫打倒学生家长

10月26日(周一),方大姐来到了学校想和老师见面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先遇到了他们学校的主任,我说找金老师,主任让我等一会儿就进学校了。没一会儿金老师就给我打电话了。”

金老师:我老公马上来,他也想见见你。

方大姐:你老公……金老师我想见你……这是咱们之间的事情,你找你老公干什么啊。

金老师:什么之间什么事,你要干什么?

方大姐:我就想跟你谈一谈。

金老师:你自己干什么不知道吗?

方大姐:我干啥了,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才来找你的,你必须还我一个清白……

金老师:你事办完了,靠一张嘴啊。

方大姐:我事儿办完?我办什么事情了。

这是方大姐提供的录音。

当日早上,双方一共有四次简短的通话,录音中,金老师还表示:

“你等着,我老头马上到,他说他要塞(音)你,等着啊,你等着。”

“你在哪儿呢?你别走!你别走,我老公马上来……你等着吧!”

几分钟之后,金老师的爱人出现在了学校的门卫室里。

“我想站起来跟他打声招呼,他冲过来一下子薅着头发就把我从椅子上薅起来了摔趴那了,我脑袋撞地上,他冲着我胯骨踹了一脚,还用他的脚踩我的脖子。保安这时过来给他拉开了,我就一边哭一边就打了110。”方大姐表示。

10月26日上午,方大姐到沈阳市公安医院,初步诊断为:头外伤,颈部挫伤,左大腿、左髋挫伤,未达到轻伤程度

学校领导:学校有一定责任,无法处理老师

警方随后介入调查。

“派出所给我们调解,我说我就要个道歉,别的都不要。派出所说我只要签字就可以拘留他。她爱人在派出所还挺冲的,说拘留就拘留!我当时没签字,就是想留点余地。”方大姐表示,“我也没住院,处理完伤口之后开了点舒筋活血的药就回家了。”

事发后已经一个月的时间,方大姐一直没有等到金老师两口子的道歉。方大姐于是到学校找领导寻求帮助。

“确实在收发室打的……我说需要学校承担什么责任,那学校承担,这事肯定是学校有责任,在收发室这块她爱人进来了,保安这块肯定有问题,我们可以承担这个责任。”

方大姐提供的与校领导沟通的录音显示。

录音中,校领导表示事后他特地找过涉事的七年级班主任金老师,学校也进行过调查,但是无法处理金老师。

“一是补课这块,我们调查过了她说没补课;二是你和她家属冲突这一块,你说是她指使她爱人打人,她有没有连带责任;金老师的说法是自己受到了威胁,找自己爱人来保护自己;这个派出所要是不定性,让我们去定性,我们定不了。”

“我现在就想让她还我一个清白,事情不是我干的;然后她爱人打人也是不对的,到现在他们两口子谁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我的心里感到很委屈,我就想要个公道。”

昨日上午,方大姐到派出所签了字。目前,金老师的爱人已经被行政拘留。

延伸阅读:

家长举报老师索贿遭报复:1个月索贿4次 说要海鲜

“儿子的班主任曹老师向我一个月索贿四次。我后来不再纵容他,他就针对孩子,我忍无可忍,向教育局举报了曹老师。”

因为不满儿子班主任向自己再三地暗示“索贿”,河北沧州的家长汪文月向教育局实名举报。但事态的发展远远超过了控制:自己作为举报人被透露了身份,班里的一些家长联合起来声讨自己。矛盾激化后警方介入,汪文月被行政拘留20天。事件经过媒体报道后引起了轩然大波,迅速成为舆论热点。

事态还在发酵,当地教育局已经介入调查,但具体的调查结果目前“仍不方便透露”。从9月27日的举报到现在11月底的舆论沸腾,在这场每个人说法不同的“罗生门”中,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真相。

关于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
孩子所在的学校

一把车钥匙

汪文月从未想过自己会作为风暴眼,卷入这么大的舆论漩涡中。

在她平静的30多年生活中,一直是按部就班地读书、工作、结婚生子。如果不是一次纠结的“举报”,汪文月还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延续风平浪静的幸福。

“我纠结了好几天,还是觉得应该举报他。”汪文月所说的“他”,是儿子顾明的四年级班主任曹老师。9月27日上午8时许,在上班的第一时间,她拨通了沧州市教育局和该局石油分局的举报电话,举报曹老师索贿的同时,在班里针对孩子。

事情的直接诱因是班里要选举“二道杠”,也就是学校的中队委。班主任曹老师说选“二道杠”,可以是体育好的,也可以选纪律好的,就是不选“学习好的”。

顾明学习成绩好,回家跟妈妈说这次觉得是老师在“针对自己”。实际上,在过去的两年中,孩子不止一次跟汪文月提到过,感觉“曹老师针对自己”。

汪文月心里清楚,这种“针对”,可能并不仅仅是因为孩子的敏感。而是因为和曹老师的矛盾由来已久。最直接的矛盾,是曹老师塞来的车钥匙,这从2017年就埋下了伏笔。

关于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

媒体报道中的相关情节

儿子顾明到了读书的年纪,进入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读书,这也曾经是汪文月的母校。更让汪文月高兴的是,孩子的班主任曹老师也曾经是她小学时期的班主任。

“2017年孩子刚上一年级。学校开运动会,家长都不让进场。当时曹老师就招手让我过去,我心里还挺臭美的,觉得曹老师对我就是不一样,我们有师生的交情。”汪文月回忆,当时曹老师也没说话,就把车钥匙递给自己。“我还傻乎乎地开玩笑,说您这是让我去兜兜风吗?”

曹老师的车就停在校门口,是一辆现代轿车。满腹狐疑地开着车围着大街转,汪文月一方面觉得班主任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让自己开车出门;另一方面又觉得像曹老师这种德高望重的老师,不会暗示自己“送东西”。

纠结了许久,汪文月还是回家把一些米面粮油装到了车上。到了学校以后,又觉得这些东西价值不高,拿不出手,趁着学校的运动会还没结束,折回超市买了一千多块钱的茶叶,又放了1000块钱在礼品中。

“我就想,一次性地送足了,因为这是第一回,也是最后一回。”把钥匙还给曹老师后,汪文月对曹老师的话记忆犹新:“咱俩这关系,不至于的,这东西有点多了。”

“听到这话,我悬着的心就觉得放下了。但是觉得有点膈应,觉得我们的师生情被玷污了。”汪文月说,没想到这第一次的送礼,仅仅只是开头。“过了几天就是中秋节,曹老师微信找到我,跟我抱怨说学校发的福利少。问我单位有没有海鲜、螃蟹,经过这第一次的事,我就明白他的意思。”汪文月说,自己去海鲜市场买了几百块钱的螃蟹,曹老师说送到小区门卫处即可,但因为自己不熟悉地方,送到了隔壁的小区,还被曹老师埋怨了一顿。

再后来,在曹老师类似于“海鲜”一样的“提点”下,汪文月又先后送了一箱子生蚝,两箱苹果、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送了四次东西。

一盆兜头而下的热水

“后来我拒绝了继续给曹老师送礼,我们的关系就恶化了,他就一直针对孩子。这次又把车钥匙给我,还是暗示我送礼。我没有买任何东西就把车钥匙还给了他。这件事情后我跟曹老师的关系进一步恶化。”这次班里选举,汪文月觉得是针对孩子,就给沧州市教育局和该教育局石油分局打了举报电话。

举报的当天,教育局就派人前来学校做了笔录,并且在过后回复“曹老师想还钱,并想跟你见面谈谈”。

汪文月提出想要曹老师对其进行道歉。但10月13日下午16时左右,汪文月接到关系不错的家长打来的电话:“出事了,抓紧来学校。”

她慌慌张张地从单位往学校赶,没进门就被几个家长拦住了。这都是平时跟汪文月关系不错的家长,提前拦住她,是怕她被人打了吃亏。原来不知道是哪里,将汪文月举报曹老师的事情泄露出去,班里组织了不少家长在学校门口声讨她和骂她,现在他们正在学校的操场里闹。汪文月说,隔着马路和院墙,她听到了几个带头的人在校园操场里骂她“小人”、“不要脸”,并且还有家长告诉她,带头组织者之一是任某,她还组织在举报撤销之前,让全班同学不要来上课。

对于泄露自己举报者身份的这件事,汪文月很气愤。但是教育局、学校都否认泄露。但更让汪文月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被集体声讨后的次日8时,汪文月应之前校长的协调,去了曹老师的办公室。虽然学校两位校长都在现场,但从8时调解到10时,还是没有结果。期间,他们提出可以给她调解她与任某之间的关系,但联系任某多次,任某并未出现。

大约10许,趁课间操时间,汪文月去了教室,看到任某的女儿在教室,她就走过去问她:“你妈妈不是让大家不来上课吗?你怎么来了?”说这话时,她还录了像,说完便回到了曹老师的办公室。

汪文月告诉记者,自己刚进曹老师的办公室没多久,任某便出现,端起一盆热水趁其不备从她背后兜头浇了下来,边泼水边说“要给曹老师出气”。

“我想要反抗,但两个校长摁着我,不让我还手,让任某打我打了十多分钟。我想要报警,孟校长就抢我的手机,说不是大事,不用报警。我就想我得先脱离这个办公室,但等我出了办公室后报警,就发现派出所的人已经在学校里了。原来是任某报的警,说我扰乱治安。

关于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
汪文月和曹老师的对话截图

遗憾的是,不管是曹老师,还是姓任的家长,都拒绝了记者的采访。曹老师明确告诉记者,上级已经开始调查,自己不接受任何的采访。姓任的家长则直接拒绝了电话。记者发送短信过去,对方回复短信:公安机关已经调查清楚了。

因为无法联系到两位当事人,记者无法确定一些细节的完整性。尤其是“泼热水”、“辱骂”等情节,截至记者发稿,对方仍然没有回复。

“战火”烧到孩子之间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从汪文月和曹老师之间的矛盾,发展到汪文月和班里很多家长之间的矛盾。

出了学校后,浑身湿淋淋的汪文月又急又气又委屈,就给弟弟汪明打了电话。两天后的深夜凌晨,汪明11时下班以后,和汪文月一起去了任某家,并踹了任某家的门。汪文月说,时间总共不超过三秒。

汪文月与任某的恩怨延续到了孩子身上。有一天放学时,儿子顾明给汪文月打电话,说任某的女儿无缘无故地打了他。因老师不管,她又给派出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了此事,但对方表示这种事并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

汪文月就给弟弟汪明打了个电话,说要自己去学校找任某女儿问个明白,汪明也跟着去了。进入学校后,孩子们正在上体育课,汪文月跟体育老师说要打扰几分钟,体育老师同意了。她就过去揪住任某女儿的衣领,问她为何要打顾明,任某女儿说她没打,并极力反抗。汪文月就对儿子顾明说:“人家咋打你的,你就咋打回去。”但儿子说不打,她有些生气,转身就走了。

关于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

汪文月提供给红星新闻的,教育局工作人员的回复:“曹某想还钱”

汪文月到学校揪任某女儿衣领后,学校报了警。当天汪文月和弟弟柳明就被带到了冀中市公安局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10月30日,汪文月被告知被行政拘留20天,当天晚上被送往冀中公安局拘留所。汪明同样被行政拘留20天,但因其腰椎被一辆三轮撞伤,暂缓收押。

汪文月向记者提供了两份《冀中公安局霸西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处罚的原因有:在学校造成教学秩序无法正常开展、对任某进行辱骂和人身威胁等。但汪文月认为,上述行政处罚书有失公平。

在她被泼水的当天,任某也曾走进教室,她要全班同学跟着她拍着巴掌一起喊:“顾明妈,真讨厌;顾明真讨厌。”同时,在班级微信群里的辱骂也是相互的。最重要的是,10月26日晚,她去长安派出所做核糖核酸检测时,任某单独和带其家人两次去汪文月的母亲家,对其60多岁的母亲进行威胁谩骂,并且也跺了她家的门。她母亲多次前去派出所报案,并带了很多邻居作证,但并未得到警方的立案。

“骗走”的处罚决定书

“现在给你看的这个处罚决定书是新的,旧的被他们‘骗回去’了。”汪文月告诉记者,在自己被解除拘留当天,长安派出所以有错别字为由,从其母亲手中“骗走”了之前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然后给了两份新的。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第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但据母亲表述,第一份和第二份并不同,第一份的措辞更为激烈,罪责更为严重,第二份措辞则舒缓了很多。

关于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

汪文月提供给红星新闻的,其质问教育局石油分局泄露自己举报人身份信息的短信

汪文月提供的一段录音对话显示,其母亲向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负责人要第一份判决书,对方说“没有更改”,而且“已经撕掉了。”

11月26日,记者向冀中市公安局霸西分局长安派出所所长夏海伟联系,其表示,需要带着证件到宣传口进行咨询,他对记者个人不作出解答。但当记者表示可以以单位名义发出采访函,对方直接挂掉了电话。

此外,记者辗转联系到长安派出所一名直接参与案件调解的“刘警官”,对方同样表示不能接受采访,但是在记者要求下给了记者办公室电话。记者拨打办公室电话,对方无人应答。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就在新闻发酵后,11月26日,汪文月表示有警察再次传唤自己母亲进行“沟通”,在交流的时候自己母亲要录音,对方坚决不允许。

由于学校孟校长、曹老师、家长任某等人都拒绝了采访,记者拨通了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的电话。对方表示从9月份接到举报开始就进行调查,新闻发酵后今天又派了工作组去学校进行调查。“但很多情况我们也没有特别清楚。很多细节不是很清楚。”对方表示,曹老师本人承认接受了王女士送的米面油、海鲜、礼品礼金等情况,但是并不认为这是“索贿”。“ 因为他们是师生关系,有人情在。曹老师认为不是索贿,而且你说的这个热水,多少度算是热水呢?就是办公室的一个脸盆里装的热水,(任女士)泼她也是因为她先去了班里找了任的孩子,孩子说挺害怕的。”

至于为何一个简单的调解,从9月底一直持续到了11月底,对方表示学校也做过沟通工作,但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至于今后如何调解,“一切还是等调查组回来吧。我们局高度注意这个事,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尽可能地安抚情绪,加强各学校的师德师风教育。”

关于沈阳市第127中学教师金某有偿补课...
教育局进行中间调解

每个裹挟在这个事件中的人中,孩子是最无辜的。

“孩子已经在家好几天了。没有去上学。”说起孩子的情况,汪文月哭了起来。因为一个举报,自己被拘留,孩子不想上学,事情闹到这般田地,后悔吗?

“说不上。好多人私信跟我说,你得适应这个学校的‘潜规则’,让你送礼你给了不就没有这个事了。但是就算是我给了他,难道就不发生这个事了?(这个事)早晚会发生的。”汪文月说,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就是我跳楼都无所谓了。但是就是孩子,我挂念着孩子。”

接下来的打算,汪文月希望能够通过舆论的关注,能给自己一个“公道”,更重要的是给孩子一个好的教育环境。孩子特别喜欢班级的英语老师和数学老师,成绩也是名列前茅。自己希望孩子能继续在班里读书,但是希望能“换掉班主任曹老师,他要道歉。”(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汪文月、汪明为化名)

127中学

张宪超 本文来源:铁西发布 责任编辑:张宪超_NN9310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1-30 23:11:12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