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星座 交友 视频 明星 新闻 NBA 足球 体育 美图 游戏 音乐 摄影 军事 笑话
社区 招聘 地图 美食 汽车 基金 两性 女性 法律 娱乐 时尚 彩票 宠物 股票 手机
购物 健康 银行 房产 儿童 旅游 大学 宗教 公益 考试 教育 外语 留学 科技 爱好
微博 电脑 桌面 招商 聊天 硬件 软件 建站 编程 邮箱 设计 数码 曲艺 棋牌 生活
QQ 二手汽车 生活助手 天气 直播 站长 婚嫁 租厂房 服务器 租赁 互联网 农产品 修理 搬家 UI素材
保洁 面辅料 牧业 出书 代工 物流 电影 电视 综艺 动漫 全知导航-八卦 秀场 减肥 美女 母婴
团购 特卖 家居 杀毒 手机应用 找加盟 找设计 找家政 众筹 找搬家 找代理 热门应用 找代工 找工作 找物流
找回收
曹远征:新基建要调动两个市场使用两种资源

关键词:市场,金融,疫情,经济,开放,现在,中国,人民币,政策,全球

第三个中国资本市场现在还不对外币开放

  11月11日至15日,第二十二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将在深圳举行。本届高交会以“科技改变生活、创新驱动发展”为主题,总展览面积超过14万平方米,有3000多家海内外展商、近万个项目参展,各项活动将超过140场。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出席并演讲。

  曹远征表示,对于科技企业来说,对于新基建来说,一定要调动两个市场、使用两种资源。这两个市场、两种资源除了你们看到的物理的物质产品市场,其中还有金融市场。

  以下为演讲实录:

  曹远征:跟前几位发言者相比,我是来自于传统金融的,我是来自于中国银行(3.240, 0.01, 0.31%),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是中国银行的全资子公司,我是全球中资背景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

  刚刚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了“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这是面向现代化的规划,其中科技创新是核心,而且会形成一个新的发展格局“双循环”。对于科技企业来说,对于新基建来说,一定是要调动两个市场、使用两种资源。这两个市场、两种资源除了你们看到的物理的物质产品市场,其中还有金融市场。

  金融开放从一般意义上理解是两件事,一个是金融服务业的开放,第二个是国际收支资本项的开发,通常来说就是资本的自由流动,目标是可兑换性。这种开放在大的经济体和小经济体是不一样的,对小经济体来说可以一开了之,换而言之就是把自己的货币政策挂在全球的货币政策上,或者挂在全球的主要货币国家的政策上,比如香港就是这样的,香港是没有货币政策的,所以香港的货币政策就是美国的货币政策,香港的利率就是美元的利率。但是对大国来说不能这样做,大国由于本身的经济体量非常大,国内的发展是非常不平衡的,必须要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同时大国的体量非常大,意味着本币有极大的市场。对大国来说,就是本币资源的动用和使用,就是我们所说的人民币的国际化。你会看到各个大体量国家,又是贸易程度比较高的国家,它的本币资源使用往往是国际使用的。无论美元、英镑还是日元以及马克、欧元都是如此。

  在这样的情况下,金融开放在大国条件下情况发生了变化,如果讲服务业开放会看到各国的金融服务机构对本币资源的争夺。我们在本世纪初加入WTO的时候,大家非常担心中国金融机构非常脆弱,可能接受不了这种开放。但是20年来,外资金融机构是从中国金融市场撤退,不仅仅是表现在银行,也表现在保险公司,不仅仅表现在机构,还表现在上市公司的股本,为什么?很简单,对于任何一个以本币资源为主的市场,零售业务是最重要的业务,零售业务是粘住客户的用户,因为也客户所以有存款,因为有存款所以有贷款,构成了本土银行的竞争力。全球无一例外,零售业务永远是本土银行比外资银行强。我们也有体会,中国银行已经有100多年历史了,我们伦敦行已经快100年了,但伦敦行依然是小行。很多外国银行在中国开了分支,但是业务很难做大,因为他没有本币资源,本币资源最大的获取就是来自本土的零售带来的存款。很多科技金融都是在零售端做得好,在零售端获取资源。

  金融方面的开放不是令人担心的,这也构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对外资金融机构的股比限制取消了,扩大了金融开放,这意味着金融机构开始在国内市场的竞争就是国际竞争,是在同台竞技,为各位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金融开放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基本做到了金融服务业开放。

  第二个是资本项目的开放,这个问题稍微有点复杂。过去传统理解资本项目开放一定是本币和外币可兑换。但是本币和外币可兑换以后,资本可以自由来往,一旦短期资本一会儿冲进来,一会儿冲出去,那么就会引起宏观经济的波动,带来严重的经济问题,20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就是这么发生的。所以从那以后资本管制就变成很多发展中国家没有办法的一个办法。我20多年前下岗分流进入中国银行,我见过亚洲金融危机的惨烈,我们也能理解资本管制的意义。但是作为一个开放的经济体,资本一定要开放,开放的流动性加大以后又不敢开放,我们就处在这个矛盾中间。1996年中国宣布2000年中国实现全面可兑换,但是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全面可兑换是我们的目标,但是没有时间表,包括十年前这个时间表开始逐渐奠定。我们现在做的是分成两步走,第一步是资本项下的本币开放,第二步是资本项下的本外币可兑换,这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

  如果从资本项下来看,IMF的标准有41个科目,中国大多数科目都实现了可兑换或基本可兑换,唯有三个科目依然保持管制,一个是外商对华投资需要审批,第二个是外汇进来需要逐笔审批逐笔核销,就形成你们在合资当中遇到的投注差的问题,协议投资和实际投资有差别,这是外币管制带来的结果,中国居民不可对外付账,第三个是中国资本市场,尤其是二级市场不得对外资开放,这就形成了A股、H股,外部资金不能进入中国市场的原因。如果外资要进入中国市场需要特别的管道,就是QFII的安排,十年前是这样的。

  但经过十年的努力以后,我们发现这项可以用人民币来做到。比如现在外商对华投资,如果用人民币做没有任何限制,没有投注差,而且可以一笔到账。这也促使了海外的对华投资用人民币的热潮,我曾经帮助很多企业在香港市场筹集人民币债,然后投资到大陆来,比如麦当劳就是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然后用人民币投资国内市场。第二个现在中国居民依然不可以对外以外币负债,但是对外可以用本币负债,比如跨境人民币贷款,现在跨境人民币贷款、跨境人民币发债、跨境债券安排日益成气候。第三个中国资本市场现在还不对外币开放,但是对本币是开放的。比如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如果没有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就有沪伦通了,上海市场跟伦敦市场互通,这是全新的经验,我们叫先流动后兑换,而先流动后兑换只有大国能做到。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由人民币的国际化导致两个市场在开始,这个割裂在打通,然后逐渐形成了双循环打通。

  展望未来,这个形势还在发展之中。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使得这个趋势更加明显。新冠肺炎疫情固然对经济有很多的影响,但是新冠肺炎疫情这件事本身带来新的思考,它可能是全球范式的改变。新冠肺炎疫情是全球公共卫生危机,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它既不是外生的,也不是内生的,它是一种新型危机,它所带来的问题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我们知道在经济活动中人是最活跃、最基本的要素,劳动力生产、再生产是基本的条件。但是在传统中我们认为劳动力生产、再生产是资源进行的,是自我维持的,对经济活动来说仅仅是付给你足够的薪酬,生而淤泥、家庭幸福,第二天高高兴兴来上班。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重挑战是这个过程不能自动生成,必须人为干预,劳动力的生产、再生产条件不能自动产生,不是很顺的过程。由此疫情内生于经济,疫情由此就变成生产要素,只不过这个要素的贡献是负的,这就叫抗疫常态化。在未来的发展中会看到佩戴口罩,减少社交聚集,1米的间隔,到哪去得扫码,今后的工厂设备通风要进行考虑,这就叫生成过程。当疫情内生于经济,稳定劳动力生产、再生产条件是第一要务,抗疫就是最好的经济政策。但是抗疫,在疫苗和特效药尚未出现以前,最好的办法也是最传统的办法就是隔离,但隔离跟现代经济是有很大冲突的。现在的经济是全球化的,要求互联互通的,一隔离不就通不了了嘛,经济必然衰退。所以衰退是抗疫的代价,抗疫越坚决衰退的程度就越大,那么就变成你在衰退和抗疫之间做一个权衡。美国的政策为什么变得这么混乱?就是这个权衡的混乱,封还是不封,就变成一个问题,甚至戴口罩就变成政治问题了。

  疫情的严重化,衰退也会出现,为了避免衰退就需要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尤其是财政政策为代表。但这个政策上会看到,一个新的悖论出现,什么悖论呢?我们过去的宏观经济政策都是刺激总需求的,但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衰退还不是需求下降带来的衰退,最重要的是供给下降带来的衰退,而传统的宏观经济政策是没法应对这种衰退。那么就出现一个情况,经济越下行越要刺激,越刺激越起不来,还要刺激,这是今年10个月以来看到的全球状况。这时候宏观政策就发生深刻的变形,它不是针对提升经济增长的,它是针对保住未来增长基础的,就变成纾困,纾困是构成现在宏观经济政策的要义。为什么中国好呢?中国经济开始走出困境了,所以我们才在这里讨论伟大的设想,但是海外现在能不能过今天都还不知道。美国疫情现在已经到了高峰,每天感染13万人,总感染数超过1000万人,美国人口只占全球人口1/4,但是美国的感染人数占了全球的1/5。未来是什么前景呢?如果疫情按照正态分布,政策能覆盖的时候才属于正常状态,但现在全球的态势,现有的政策不足以覆盖,就会先系统性紊乱。我们看美国的政策体系就是系统性紊乱,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甚至脚痛医头,搞不定了。

  有一件事提醒我们,今年肯定是在疫情中度过了,甚至明年都会在疫情中度过,如果病毒是生产要素,这意味着人类进入新时代,这个新时代就是跟病毒共生共存共同博弈,抗疫由此常态化。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金融风险在加大,如果疫情继续严重,还要继续纾困,还要继续放水,是通过印钞票的办法来支持国债,然后形成赤字,来对冲疫情带来的衰退,这一定会带来国际货币的混乱。今年最大的问题就是美元的变动,形成人民币的大幅波动,并不是人民币在贬值,而是美元指数在变动。过去10个月的时间,人民币从高点的7.2元现在变到了6.5毛钱,短短三个季度六七毛钱就不见了。未来如果疫情继续严重,美国继续放水,市场预测可能会达到6.2毛钱。这给在座的高科技企业一个提醒,汇率风险可能是在疫情共处这个时代很重要的一个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能做的话最好用本币,最好用人民币,它可以回避汇率风险,因为你的资产负债表都是人民币的资产负债表。与此同时,你要特别考虑在这个市场融资中的币种错配问题,考虑资金来源中的币种错配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想要技术进步、想要创新,除了你们要有本身的科研研发能力以外,恐怕还要有控制风险的能力,而现在的金融风险是在加大之中的,控制风险是第一要务,这对很多企业来说,明年是建立一个巩固的资产负债表,现金流为王的时代。谢谢大家。

TIP:您正在快照阅读,阅读更多点击 原文阅读

发布日期:2020-11-18 23:42:59

以上由全知导航为您整理呈现.删除请联系: info@404886.com     

网友观点:
马上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知头条立场。请理想发言,恶性发现将由个人承担全部责任。

已为您加载完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评论